苏清婉唐慕安小说全文阅读(肉包)

苏清婉唐慕安小说全文阅读(肉包)

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

时间: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作者:肉包

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苏清婉唐慕安小说

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主角苏清婉唐慕安免费阅读完整版本站免费看,作者是肉包。主人公苏清婉唐慕安又是怎么出场的。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主角苏清婉唐慕安免费阅读完整版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一场大火让她失去双亲,弟弟重度烧伤。悲痛至极的时刻还要忍受未婚夫与闺蜜的双双背叛为了弟弟为了祖宅,她与神秘金主签下代孕契约。肚子里的孩子才七个月就被拖上手术台她不敢相信,这一切像是个圈套她要让那个男人付出代价!...

苏清婉唐慕安小说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推荐章节

第17章 机会只有一次

  “海潮,你不要不理我”

  唐依依苦苦哀求着宁海潮,仿若柔弱无骨的小手轻轻拉拽着宁海潮的衣袖,讨好地看着他。

  宁海潮过了良久才终于冷冷出声道:

  “依依,我们分手吧,我始终是只爱清婉的,我无法阻止自己奔向她的身边”

  “不,不行!我不允许——”

  那头唐依依和宁海潮两人之间爆发了激烈的争吵,这边,苏清婉正缓步走向院长办公室。

  她经过唐依依的胡搅蛮缠,一片混沌的大脑终于冷静下来,她知道自己不能倒下。

  因为她身后空无一人。

  “院长,在吗?”

  她轻扣院长办公室门。

  “请进。”

  院长摘下眼镜,看是苏清婉,又和善地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坐。

  “院长,我”

  苏清婉手里握着腾腾上升着雾气的茶杯,她盯着那在空气中扭曲弥散的白雾,咬了咬唇。

  “我想做doctor唐的助理医师了,只是不知道现在还可以吗?”

  院长闻言,有些为难地说:

  “清婉,机会只有一次,而且现在doctor唐不在医院接下来的几天很有可能也不在。”

  苏清婉知道,唐慕安的目的也许就是让自己难堪,先前不同意,如今却要求他,这样绝佳的羞辱她的把戏,唐慕安想必一时是不会腻了。

  她没有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太久,而是很快回过神,对院长感激地笑了笑。

  “好的谢谢院长。”

  无论如何,她也不算是众叛亲离,至少院长、同事们,对她都十分和善。

  只要有着这些人的支持,她就有了前行的力量。

  苏清婉没有回家休息,甚至连一点停下来的意思也没有,马不停蹄地赶去了唐慕安的公司。

  即使她再累,也不可以停下,弟弟的病情日益严重,她不敢拿分秒必争的治疗时间休息,哪怕只是浅眠半小时,醒来后也会有难以言喻的罪恶感。

  苏清婉赶到了唐慕安的公司,站在这栋处于商业圈中心,仿佛直入云霄的大厦前方,这栋普通人倾尽全家之力也无法买下一个卫生间的位置的建筑,竟然全是唐慕安的,他在这寸土寸金的位置买下这整栋大厦,嚣张地昭示着自己无可置喙的帝王身份。

  难得的,苏清婉有些退怯了,她看着公司门口穿流着许许多多西装革履、领带打的仔细,手提公文包的男人,也有穿着职业套装、妆容整齐精致的女人,就是这些精英白领,构成了唐慕安无懈可击的商业帝国,也让苏清婉的反击一时无法施展。

  她有一瞬间看着这些人,心里是无可适从的,如果不是那场骤变她本应也是这些人其中的一员,而绝不会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苏清婉敛目,将所有情绪都遮挡在那一层薄薄的眼皮之下,纤细青色的血管在皮肤下奔腾着输送血液,直到双腿开始微微发麻,苏清婉才终于迈开步子,踏进了唐慕安的公司。

  她没有别的选择。

  “您好,我想问一下,可以见一下唐慕安唐总吗?”

  前台接待小姐白嫩的小脸上是职业化、弧度恰到好处的微笑,她礼貌地对苏清婉点了点头,道:

  “这位小姐,请问您有预约吗?没有预约的话,是无法见到我们唐总的。”

  苏清婉咬唇道:

  “你可否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是苏清婉来找他。”

  “好的,小姐。”

  苏清婉感受到来往过去的众人漠视的目光,几个前台好奇又鄙夷的视线,她知道这些人把她当成了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不知廉耻的女人,但她却无力反驳。

  至少现在,她的确需要唐慕安的帮助,为此,哪怕是出卖自己的身体,她也在所不惜。

  “小姐,不好意思。我们唐总现在可能没有时间见您,您可以先预约一下,好吗?”

  “好的。”

  苏清婉留下了自己的名字电话,有些茫然地走出了唐慕安装饰设计无一不精致的公司大楼,伸手遮挡了一下直直照射而来的阳光。

  也许唐慕安知道是自己来了,确保不想看见自己,也许那通电话根本没有经过唐慕安之手,像自己这样“贪慕虚荣”的女人一般是会直接交给秘书处理。

  苏清婉曾经也是大富之家培养出的女儿,自然知道这些潜规则。

  她绞紧手指,在衣服上留下一道道褶皱。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

  苏清婉很清楚,如果这时候她直接走了,所谓的预约很有可能根本无法送到唐慕安那里,而在这期间如果她的弟弟出任何的意外,她甚至连应对那意外的资本也没有。

  苏清婉跺了跺脚,左右看了一眼,顺着人流走到公司旁边的停车场,混了进去。

  无论如何,只要唐慕安要回家或者去应酬,他就不可能不下来开车,来停车场等他苏清婉有一半以上的把握可以如愿见到唐慕安。

  虽然这停车场又阴暗又湿冷。

  苏清婉低头苦笑,她并没有任何别的选择,不是吗。

  在大厦最顶端,一个装修风格简洁,却处处透着大气奢侈的办公室里,在意大利手工黑色真皮转椅上坐着的,那个气场无比强大的男人,正是唐慕安。

  “她去停车场了?”

  “是的,boss。”

  唐慕安玩味地笑了笑,垂下眼睑,不让自己眸中深沉的暗光泄露出一丝一毫:

  “不要管她。”

  “是,boss。”

  向唐慕安汇报的秘书推了推金丝眼镜,安静地退出了办公室。

  苏清婉,你如果早预料到有这一天,当初是否就会选择留下我们的那个孩子?而不是愚蠢地将他打掉。

  唐慕安修长的双腿交叠,身上量身定制的西装仍然平整。

  如果是苏清婉这个一切以利益优先的女人,那么为了日后不被我如此报复,留下一个孩子也是完全可能的,不是吗。

  唐慕安心中对苏清婉尚存下一丝的温柔彻底消失。

  

第18章 那是他的孩子

  在混进去之后,苏清婉按照之前的印象寻找着唐慕安的汽车。

  地下的湿气和寒意,以及在空旷的建筑中她的脚步声,此时正是上班的时间,人很少,有时向四周望去,甚至看不到一个身影。

  这让人莫名有些恐惧。

  苏清婉抱臂向前,其实并不算冷,只是环境使然,后脊梁上的刺骨无法去除。

  原地使劲跺了跺脚,重新挺直了身板,才有了些大步向前的勇气,一边走一边张望自己的目标,仔细的连一点痕迹都不放过。

  灰色的墙壁组成的通道间,有一个素雅瘦弱的身影来回穿梭着。

  当目光看到那辆专属于唐慕安的豪车时,苏清婉的内心终于松了口气,咽下刚才在喉间的些许苦涩,习惯性的带起浅笑向那边走去。

  车保养得很好,线条流畅,外形美观,想必性能也不差,苏清婉在内心估算了一下,大概这样的一辆车便能抵她弟弟几十次的手术费了吧,这样想来倒是又涌起些许已经溢在嘴边的苦涩,

  不知道弟弟他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苏清婉轻轻的闭上眼睛,将心中的一切念头果断抛出,只留一个,那就是一定要拿下这个助理,索性已经将尊严抛之脑后,也不差这一次,唐慕安不就是想羞辱她吗?若还嫌踩的不够彻底,那么再来几脚也无事,

  没关系,她认了!

  若说目前,什么都没有为她弟弟治病更重要啊。

  “咚—咚—咚。”

  突然轻微的敲击声在她耳旁响起,轻巧到没有在这空旷的地方响起回声,但苏清婉还是被吓了一大跳,猛地睁开眼睛,身体反射性的向音源的相反方向歪。

  而这声音仅仅只响了一遍便没了其他。

  苏清婉定了定心神,挪动脚步向其中靠拢,从车窗中模糊的看到一个白白的小身影,正想再仔细的看看,那个身影却一下子扑到窗前。

  不过这次苏清婉没被吓到,经过上次也已有准备,她认真的看了看,顿时大惊失色,因为,

  这竟然是个孩子!

  她连忙趴在窗前,回应的敲击着玻璃,只见那孩子半眯着眼睛,嘴微微张开,看到她之后便努力的做着口型。

  “救——救——我。”

  这声音不是那孩子发出的,而是苏清婉根据他的口型读出来的,当明白这个意思的时候,苏清婉当即就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跌跌撞撞的跑去保安室。

  这时,她的脑海一片空白,既没有想这个孩子是不是唐慕安的也没有关心自己的复仇,只是飞快的跑着,生怕晚了一秒。

  当唐慕安安静的坐在办公室处理公务的时候,嘈杂的声音在自己办公室的门前响起,他拧紧了眉头,他并不喜欢在工作时有不和谐声音,此时,秘书也慌慌张张的闯进来,神情急迫,他刚想开口询问,便被秘书的下一句话呃住了喉咙。

  “boss,小少爷出事了!”

  想说的话被卡住,唐慕安猛地站起来,

  “在哪?!”

  “地下停车场”

  还未说完,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从自己身后的门飞快的出去了。

  苏清婉抱臂蹲在地上,嘴唇发白。

  孩子还没有救出来,这个车没有钥匙是打不开的,眼看着孩子的呼吸越来越小,却手足无措,心便绞痛到好像要死掉。

  一群人围着,却都没想出什么办法,也有想砸破玻璃的主意,但又怕伤害到孩子,或者说害怕被迁怒而不敢。

  苏清婉苦于手脚发软,更是挤不到跟前。

  她恍惚间想起了那个自己未曾亲眼见到便夭折的孩子,如今自己的感受与当时一样,无能为力的看着别人夺走一个生命,即使嘶吼,即使哭求,也挽不回半点。

  “你们都在干什么?!”

  一声怒吼响起,打破苏清婉的沉思。

  抬头望去,只见唐慕安抡起一个消防罐,猛地向下砸去,打碎了前门的玻璃,因为有车座的阻挡,孩子并没有受伤,他打开后门,从中抱住那幼小的身躯,忙向出口走去。

  眼神无意间扫向另一个消瘦蜷缩的身躯,神情一愣,怀中人的的温度让他心一软,抬手拉过那人,

  “苏医生,救死扶伤了!”

  恶意的朝她耳边大喊,引得苏清婉一颤,终于不再迷茫。

  此时秘书恰到好处的递上另一辆车的钥匙,唐慕安接过,将手臂间的身躯递给苏清婉,并把她塞了进去,脚踩着油门也不管什么交通规则,一溜烟的奔向医院。

  苏清婉呆呆的坐在医院的凳子上,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孩子已经被送进了VIP病房,更是有一群医生围在门口,他的父亲又是传闻中的神医圣手doctor唐,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对,她已经确定,那是他的孩子。

  说起来也可笑至极,他杀了她的孩子,如今,她却又救了他的孩子,但若是她知道,这次大概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吧。

  无意识的轻抚上自己的腹部,这里本有一个小生命的存在,现在却已经永远的不在了。

  是的,她想要报仇,为她的家,为她的孩子,为了她吃过的苦头和受到的羞辱,但她不会对一个孩子见死不救,更不会因为复仇而对一个孩子出手!

  即使,那是她仇家的孩子,也绝不会

  唐慕安从病房里出来时,便看到的是这样一幅场景:

  女人有着精致温和的面容,轻阖着眼,嘴角若有若无的一抹笑,手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腹部,素雅的着装,与画面完美吻合,宛若天仙一般。

  说实话,唐慕安没有想到是她救了思清。

  这样的女人,怎么会出手救人呢?若是有所图也就罢了,可

  刚才在停车场,那副模样也不像是装出来的,若是想趁机敲诈,那一会自己出去的时候便会说了,想到这里,唐慕安走出病房,却看到了这样一副场景,不知为何,心中像是塌陷一样,被柔情压下去了一块。

  “思清,已经没事了。”

  轻轻地说着,像是生怕吓坏这个美丽温柔的女人。

  

第19章 血缘亲情

  “谁?”

  苏清婉带着迷茫的神情抬头,望着唐慕安,宛如无助的小动物的表情再次让唐慕安的心狠狠颤了颤,一向霸道冷峻的气势在此时被自身收敛的十足。

  手轻轻搭上苏清婉的肩头,触感却不是想象中的圆润,则是硌人的凹凸不平,不知怎么的便皱起了眉,心想着这人竟这么瘦。

  “唐思清,那个孩子。”

  “没事就好。”

  看着她终于放下什么的长舒了一口气,把自己蜷在椅子里的模样分外惹人怜爱,竟不忍心打搅这难得的平静,想起幼时的过往,似乎便是梦想着这种安宁。

  “爸爸?”

  软软糯糯的童声响起,轻轻地,像是被羽毛轻挠了一下,柔柔的让人心软,两人同时抬头看去,一个小包子脸披着黑色的西装,穿着白色的病服站在他们的面前。

  小孩白嫩的小手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偷偷看着面前的两人,心中笑嘻嘻的,面上却藏的严严实实,不动声色的装作打哈欠。

  “怎么出来了,你才刚醒来!”

  先冲上去的是唐慕安,语气虽然严厉,倒也没真说什么,更多的是满满的心疼,

  “若是下次再敢这么未经允许的钻到我的车里,你以后的点心都可以取消了!”

  闻此,小孩眨巴眨巴眼睛,突然就红了眼眶,低着头,一副委屈又乖巧的样子,糯糯的说:

  “思清想和爸爸多待一会儿,爸爸每天都在工作,思清想学着工作,这样爸爸就可以多陪陪思清了”

  说罢,豆大的泪珠作势就要下来。

  虽然知道这孩子多半是在讨饶,但还是沉默着抱起对于自己足够弱小的身子,轻声的哄着。

  苏清婉从未想过在自己面前如此恶劣的男人竟还有这么一副温柔的样子,看着这一对父子幸福的样子,又不知不觉想起了自己曾经的那个孩子。

  曾几何时,她也只想要一个这样简单家庭,一份简单的幸福,可是,她已经,不可能再有任何孩子了。

  手又抚上腹部,嘴角拾起一丝嘲讽的笑,苏清婉啊,苏清婉,你早就被面前这个男人毁了,又怎么可能修的回来,还是放弃吧。

  这一次,她已经舍弃了一切幸福,除了弟弟和复仇,不做他想,反正已经做好了下地狱的准备,只是在这之前,她会先把这些人亲手推下去,看着他们摔得粉身碎骨才肯罢休。

  “爸爸,就是这个姐姐救了我。”

  待思绪百转千回,最终还是被一个软糯的声音打破,抬眸,一双包揽了星空的眼睛就这么横冲直撞了过来,带着纯真甜美的笑容,像是一束光。

  苏清婉神使鬼差的伸出手,接住了那个扑过来的身影。

  孩子看起来有些瘦,但还是很有重量,压得她心头一阵一阵的酸楚,若是自己的孩子,如今也该这个年龄了,也该这么欢笑过后扑进自己的怀里,若是如此,她便陪着他一起笑,若是如此,那该是有多好啊。

  想到这里,苏清婉紧了紧抱住思清的手臂,并任由他往自己怀里钻,恨不得这就是她的孩子。

  “爸爸,你可要请这个姐姐吃饭。”

  钻的快活的小家伙在美人姐姐的怀里还不忘给自己爸爸命令,眼睛里的狡黠明显就是想给自己套一个后妈回来,眼睛又眨巴眨巴,拼命给自己的爸爸暗示。

  唐慕安轻笑,点了点头。

  “好”

  于是,思清的眼神又看向苏清婉,狡黠一下子变得可怜巴巴,好像她要是说出一个不字便要哭出来。

  “什么?”

  苏清婉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有些茫然的发出疑问,后来才清明过来,心中思索。

  最终,为了这份助理的工作,还是咬牙说了句:

  “那就,谢谢唐总了。”

  唐思清阴谋得逞的笑容悄悄浮现。

  在豪华酒店中的套间中,这里是本市最高级的饭店也是富商豪门的私人殿堂,只是光有钱还不行,若没点权利和本事,恐怕也是进不来的。

  从前苏清婉也并不是没有来过,只是那时的清醒绝非现在这样,充满尴尬。

  准确来说,是只有她一个人尴尬的不知所措。

  为了工作,她答应了与唐慕安吃饭,但从进入这家饭店开始,她就一直没什么时间把话说出来,从点单,到上菜,再到现在,唐慕安宛若行云流水一般的举动没有给她任何的机会开口。

  如此,苏清婉只能硬着头皮往嘴里塞食物,纵使她已经足够饱了。

  “我就直说了吧,苏清婉。”

  终于玩够这种猫折磨耗子的游戏的唐慕安缓缓开口,眼神显然不怎么友善的看着苏清婉。

  “你需要钱。”

  一句话,将刚才苏清婉的话连同食物塞回了食道。

  “我可以给你钱。”

  听到这话,苏清婉果断抬头,盯紧了唐慕安,这自然不是什么天上掉馅饼的事,她要听听他的要求。

  “不过我要你做我的情妇。”

  手捻着小勺轻搅了搅面前的咖啡,带着戏谑的微笑看着对面脸色逐渐发白的人。

  ‘不可能’这句话还未从嘴里吐出,苏清婉霎时想起了自己卧病在床的弟弟,于是再次的咽了回去,眼神冷冷的盯着唐慕安,却找不到半点可能回转的痕迹。

  是了的,怎么可能呢?

  难道还奢望他会大发慈悲吗?

  将嘴边的苦涩换为讨喜的媚笑,故意捏着嗓子恶心他的说着:

  “唐总赏脸了。”

  对此,唐慕安冷笑着起身,临出门前回头说道:

  “把你那副恶心人的样子收起来吧,明天记得来上班。”

  关门声震耳欲聋,苏清婉卸下假笑,沉默着,忽然从脸颊上滑落几点水珠,也像不存在那般迅速抹去。

  第二天,苏清婉站在医院的门口,着装整齐得体,嘴角带起浅笑,一切都恰到好处的走进大门。

  谁都无法预知,人生的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说不定,就是一个晴天霹雳,对于苏清婉来说,说是最大的灾难也丝毫不为过。

  现在,她站在院长的面前,努力的平稳了自己的呼吸后,对着唐xx,说:

  “唐小姐,我没有。”

  对此,唐妙妙冷哼一声,讽刺的笑容集结于嘴边,

  “难道你还想否认吗?”

  “你对我男友百般纠缠这个事实。”

  “作为医生你竟如此没有医德!”

  “一航他昏迷的时候我就时常见你。”

  “当时我还以为你是好心,结果你竟然是为了勾引他。”

  “院长,这样的医生,不应该待在这里。”

  一句一句,像是砸在了苏清婉的心头,她张了张嘴,却发觉自己无话可说,院长神情严峻,看向她的眼神有明显的可惜。

  但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她不能依靠于唐慕安,若是今天她真的被辞退,那往后不会再有任何一家医院敢接收她。

  而唐慕安,她自知无法拒绝他的要求,但也绝不能落在他手里。

  这个人,已经为自己带来了不可磨灭的记忆和耻辱。

  谁知道他又会干些什么事情。

  可是,苏清婉将嘴唇快咬出了血,恨意在心中盘旋,却无力于给自己开解。

  唐妙妙得意的笑着,眼中似乎已经看到了苏清婉的惨败。

  

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