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浮屠》(精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龙浮屠》(精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龙浮屠

时间:龙浮屠作者:方丈无欲

龙浮屠沈誉君小说

龙浮屠在线阅读完整版这里有,选择免费阅读模式即可浏览龙浮屠在线阅读完整版全文。龙浮屠在线阅读完整版-方丈无欲小说全文在线。画虎屠龙叹旧图,血书才了凤眼枯。迄今十丈鄱湖水,流尽当年泪点无。一桩灭门惨案,却迷雾重重。引出百年江湖武林纷争,沈誉君为惨案幸存者,却又成为自家惨案的凶手。亦正亦邪之间,到底如何应对?两大神器百年传承,肩负如何使命?神器执掌者为两代宿敌,却又怎生掌控武林纠纷?、当天下大义当前,区区身后之名、个人荣辱、独善其身纷纷置于脑后,有老而不衰的隐士高人,有初出茅庐的少年英雄,有忍辱负重的无名英雄...

龙浮屠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龙浮屠 灭门惨案:佛意一

  玉岚在一旁看着沈誉君痛哭流涕,愣愣的竟然不知如何安慰他。足足过了半晌,沈誉君嘶哑着声音喃喃的道:“我对不起沈家,对不起爹和娘,身为人子,竟然不……竟然如此为人,上愧对苍天,下愧对……却偏偏生逢乱世,却不得自杀以谢天下,我……”

  玉岚在一旁见到沈誉君如此癫狂,如此惨绝人寰,和自己一样的年纪居然受此大难。从此众叛亲离,背负骂名,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想上去劝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心想让他发泄一下也好,心里的委屈不发泄出来,更是难受无比。

  突然沈誉君猛地站起,运力呼出一声长啸,并且沿着小溪上游奔去。这一声长啸,沈誉君运用了内力,啸声震人心魄,玉岚大吃一惊,连忙运功抵抗,仍然心摇神驰。勉强的跟着沈誉君奔跑的方向追了上去,沈誉君速度甚快,早已不见踪影,总算啸声还在,盾声而去。

  玉岚心想:“我修习峨眉派内功近二十年,仍不容易抵抗他的啸声,更不能施展轻功追上他,没想到他年纪轻轻,内力竟然如此了得,沈家享名百余年,果然名不虚传。”

  啸声已远,不如刚刚那般惊心动魄,玉岚不必运功抵御,展开轻功,身形如飞燕般掠了出去。不一会,已经见到河流尽头,一个瀑布自山崖而降,泄了下来,形成这一条小溪。

  沈誉君啸声已停,正在瀑布底下淋水,已经全身尽湿。玉岚大叫道:“你这样会得病的。”也不见沈誉君回答。玉岚心中感慨:“他经此大难,心里一定有说不出的苦。我还一天就知道玩,师姐们还成天教训我,跟他一比,我真是小孩子了。是什么原因能让他下这样大的决心?亲手杀了自己的父母,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魄力。”

  愣愣的望着沈誉君,心中不知所云,就在两人都不出声之时,玉岚忽然听到有脚步声,仔细一听,四五人左右,心想:“坏了,一定是他刚才的长啸引来了敌人,我得通知他快走。”身形一掠,到了瀑布边上,也不顾瀑布的水流在身上,叫道:“沈公子,似乎有敌人追了上来,咱们快走吧。”

  沈誉君犹如入定老僧一般,不应不答。玉岚一着急,伸手拽着沈誉君就跃向小溪对岸,却不想沈誉君双足似乎钉在溪底石上一般,这一下并未拉动沈誉君。玉岚心里更是着急,只见沈誉君双手握拳,手臂青筋暴起,可知他内心着实痛苦。

  玉岚心中着急,也不顾及男女授受不亲之礼,伸手搭在他的脉门,运内力一震。沈誉君内力自然而然反击,玉岚只为了叫醒他,并不是想伤害他,却被他内力一震,险些摔倒。

  沈誉君内力受激而反震,使他回过神来,见到玉岚即将摔倒,自然伸手一扶,此时两人衣衫尽湿,衣服都贴在肉皮上。沈誉君触手柔软,感觉不妙,连忙运力一推,将玉岚送到了小溪对岸,自己一跃而过。玉岚满脸发热,道:“来人了,咱们快走。”沈誉君点点头,向反方向掠出,玉岚跟着奔跑,转过一处森林,似乎听不见脚步声了。

  沈誉君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玉岚受峨眉派严教,自小修习正宗峨眉内功心法,轻功不弱,并未被沈誉君落下。沈誉君一回头,见到玉岚,不仅看得呆了。

  只见她衣衫贴身更是现出玲珑妙曼的身材,面纱湿透,朦胧间看到了面容,但见弯眉大眼,瑶鼻略挺,小嘴朱红,尖俏下巴,黑眼白肤。本已清丽绝俗,在加上清晨林中雾气弥漫,玉岚置身其中,犹如仙女下凡,脸上纱巾更是增加朦胧之色,美不胜收。不由得让沈誉君看得呆了。

  玉岚被看的满脸通红,扭捏的道:“公子为何发呆?”沈誉君一愣,顺口答道:“姑娘真美!”玉岚轻声一笑,道:“呆子,我脸上蒙着面纱,你也看不到,怎知道我是美是丑。”沈誉君道:“面纱遇水,已经贴在脸上了,因此有福气得见姑娘超凡脱俗的容颜。”

  玉岚一惊,忙以双手档脸道:“不许看。”沈誉君刚要答话,就听得一老者雄浑的声音道:“在这了,大家跟我来。”沈誉君一听,也忘记男女有别,抓着玉岚的手,施展电光腿,向前飞奔。

  玉岚被沈誉君拉的凌空而起,连忙运功,双足不点地般跟着沈誉君,心里似乎荡起一丝甜意。玉岚问道:“来的是谁?你很怕他吗?”沈誉君道:“丐帮帮主霍南松,我不是怕他,我不想多伤人命。他没有练成丐帮绝学降龙掌,不是我对手。”玉岚轻声道:“果然如此,我没看走眼。”沈誉君奇道:“姑娘说什么?”玉岚不答。

  沈誉君道:“在下心中有个疑问,想请教姑娘。”玉岚道:“公子请说。”沈誉君道:“据在下所知,峨眉七英只有姑娘一人没有出家,但不知为何不用自己姓名,却用峨眉道号呢?”玉岚道:“我没名字,我是师父捡来的,无父无母,师父就按着师姐的道号给我取了名字,却说我与道无缘,不让我出家。”

  沈誉君一楞,道:“原来姑娘也是这般命苦。”二人正说着,沈誉君突然停步,只见一老者停留在前,衣衫褴褛,怒目而视,原来是丐帮帮主霍南松。沈誉君松开玉岚的手,抱拳道:“不知霍帮主大驾光临,有何见教?”霍南松骂道:“小畜生,你弑父杀母,武林凡有道之士皆想取你性命,你还有脸问我来此为何,呸!”说着吐了一口浓痰。

  玉岚经过刚才一阵飞奔,衣衫虽然没有全部干透,也差不了多少了,面上纱巾早已经干了,此时接口道:“昨晚在黄山顶,大家已然协议,沈公子放了白总舵主,龙门会放沈公子离去。”霍南松知道玉岚的身份,客气的道:“姑娘是峨眉高足,更是心照前辈的关门弟子,不可轻信这畜生的花言巧语。白总舵主只说放他走,并没有说不追杀他,我们要替沈家上下三十五口报仇雪恨。”

  话音刚落,后面上来四五个人,也是衣衫褴褛,站到霍南松后面,原来沈誉君为了逃脱追捕,拽着玉岚飞奔,速度毕竟慢了不少。两人边聊边跑,霍南松却全力追赶,二人一进一退,本来轻功高的沈誉君却被不擅长轻功的霍南松赶上。这四五个丐帮帮众显然武功又低了一筹。

  沈誉君道:“昨天之事,想必霍帮主也听说了,难道阁下自认武功高过白总舵主?”霍南松道:“你投机取巧,胜过白总舵主,这事众所周知,我却不会像白兄弟一样好心肠,处处对你手下留情,我先将你打残,然后送到沈家祖坟前把你斩头挖心,祭奠沈前辈和沈氏双雄的在天之灵。”

  沈誉君叹道:“我不想杀人,你最好让路。”霍南松怒道:“小畜生,虽说你练成沈氏三绝,不过你别忘了,凭你小小年纪,功力还不是我的对手。”沈誉君一听傲然道:“不相信你可以试试。”霍南松踏上一步,手中钢杖一招“横扫千军”直奔沈誉君腰间扫到,带起呼呼风声,可见钢杖极重,霍南松以钢杖做兵器,臂力自然奇大。

  沈誉君不敢怠慢,道:“玉岚后退。”说毕,闪身一躲,迅速无比的上前两步,天星掌一招“星光乍现”如对付白青云一般,自上到下,切向霍南松手腕,霍南松钢杖向下一按,杵在地下,右手一拳,攻到沈誉君臂弯处,沈誉君不等招式用老,变掌为爪,抓向霍南松持杖的手腕,应变神速,守中带攻。

  霍南松一惊,心道:“难怪白兄弟败在这畜生的手中,这小子果然应变神速,他练成沈氏三绝,恐怕我也不是对手,今天丐帮要跌大跟斗了。”左手撤回,钢杖甚重,在地上拖起一道长沟,霍南松倒退两步,钢杖扬起,一招“举火燎天”连着一招“大鹏展翅”又连着一招“野火燎原”连续三招急攻而到。

  沈誉君轻功较高,左闪右避,待霍南松第三招用完,第四招未出之际,前力已尽,后力未出之时,一招“烈山式”双拳直捣霍南松右肩“井肩穴”。

  沈誉君出招快速无比,霍南松钢杖在外,已经来不及撤回,双手一松,钢杖落地,双掌一错,对着沈誉君的双拳就迎了上去。沈誉君却不和他比拼内力。撤回双拳,招式一变,“烈地式”,双拳至上而下,捣向霍南松小腹,霍南松心头一喜,心想:“你这样岂不是把头顶送到我的掌底。”

  岂知沈誉君早已经想到,见霍南松为了占便宜并不收招,头顶感到掌风之时,将头一低,躲过这一掌。高手对决,可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沈誉君这么一低头,就夺过这一掌之厄。此时沈誉君双拳已经堪堪打到霍南松小腹,霍南松想不到沈誉君来这一手,此时双掌在外,回撤换招已经来不及,只能运足内力,吞胸收腹,小腹凹进半尺。电光火石的瞬间,双掌运力下拍。

  沈誉君本已将拳力收回一半,并不想伤霍南松性命,见他小腹凹进半尺,心头一喜,这样在打上去只能造成一点轻伤,没想到霍南松双掌改为下拍,背后如同受铁锤一般的重击,单只掌风,就压得沈誉君呼吸不畅,霍南松虽然没练成丐帮绝学降龙掌,可是降龙掌威力无双,却不是沈誉君这等内力所能抵挡。沈誉君心头大怒:“我不准备伤你,你却想置我于死地。”

  于是沈誉君拼着背后受一掌,双拳发力,两人同时中招,霍南松被沈誉君一拳打中小腹,此时他小腹已经凹回去半尺,更无从卸力,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沈誉君却根本没有运力抵挡,所以二人受伤部位虽然一弱一强,受伤程度却截然相反,沈誉君直接爬到地上,一口鲜血喷出。

 

龙浮屠 灭门惨案:佛意二

  由于被沈誉君双拳击实,霍南松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飞出,身子还未曾落地,鲜血已经吐出,丐帮帮众立刻过去扶住霍南松。玉岚惊叫一声,掠过来将沈誉君扶起,霍南松修习三十余年内力,降龙掌威力不凡,果然非同一般,沈誉君被霍南松这一招降龙掌打的脸如金纸,口角还在流着鲜血,玉岚慌道:“你怎么样?受伤很严重吧?”

  沈誉君摇了摇头,居然连话都说不出,霍南松却能说话,道:“我不碍事,你们快抓住这畜生。”此人身为丐帮帮主,果然名不虚传,虽然重伤之下,可是中气十足,足见内力深厚。余下那四人答应一声,立刻冲了过来,玉岚立刻站到沈誉君前面,道:“他已经身受重伤,你们不能乘人之危。”此时忽听旁边一人冷言道:“丐帮英雄,好不要脸,人家有意让你,你却痛下杀手,居然还以多欺少,乘人家受伤之际下手。”

  众人一听,尽皆骇然,玉岚仰头道:“哪一位英雄拔刀相助,在下感激不尽。”那人回应道:“英雄不敢当,鬼雄还差不多。”话音刚落,树上一人影身形如飞鸟一般掠了出来,稳稳的落在两伙人中间,众人眼前一花,一个书生已经站在玉岚和丐帮四人中间,面对丐帮众人而立,道:“带着你们的英雄帮主快走,绕了你们的性命,否则杀了你们。”

  霍南松一看,立刻惊道:“鬼目书生。你怎么来到中原了?”那书生道:“霍英雄还记得我?”霍南松不理他的讽刺,下令道:“扶我回去。”丐帮四人过去扶起霍南松,转身离开。

  那书生回头对玉岚道:“在下鬼目书生,想必姑娘知道。”玉岚点了点头,心道:“鬼目书生,听说他早已经加入星象神宫。如今他来到中原莫非……”抬头一看,惊道:“你不是昨天黄山中那个文邹邹的书呆子?”

  鬼目书生笑道:“正是区区在下,姑娘好记忆。”玉岚道:“原来救我们的是你,我却不领你的情,我们立场不同,别逼我动手。你快走吧。”鬼目书生道:“在下乃是为救沈兄而来,应该正合姑娘心意,为何说你我二人立场不同呢?”

  玉岚道:“你星象神宫屠杀我中原武林豪杰,我们正准备将星象神宫铲除。沈公子不必你救,我一人之力就可以救治他。”鬼目书生道:“姑娘有所不知,霍南松这一回去,必会报告消息给龙门会,立刻就有大队人马赶来,凭你一人之力,绝对救不了沈兄的。”

  玉岚心道:“我担心他的伤势,脑袋一片空白,居然连这简单的道理都没想到。唉!”口中却道:“我怎么知道你不是来杀他而成名的。”鬼目书生道:“我星象神宫虽然被你们说成邪派,可也不屑作此卑鄙行径,否则我刚刚杀了霍南松岂不更能扬名?何况沈兄成名已久,我早就心仪,想与之结交一翻,怎么会伤他?”

  此人外号叫做鬼目书生,着实从头到脚的书生打扮,而且言辞之间大有读书人气息。如果不知内情,说他和沈誉君乃是同门师兄弟,二人倒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细看之下,这人双目布满血丝,如同鬼怪一般,而且身在恶名昭彰的星象神宫之中,却让人不寒而栗。

  此刻沈誉君重伤难以行走,玉岚一人带着他当然不能逃得更远。可是看孔振天昨天的架势,抓到沈誉君非杀了他不可。玉岚小小年纪,初出江湖,却怎么有经验阅历来判断处理眼前的情形。

  玉岚沉思一会,转头看沈誉君的伤势,见他气息已经调均,面色逐渐恢复,伸手一搭他脉门,感觉他气息虽强,可是凌乱无比,确实应该找个地方调均。此刻却面色踌躇,交给他吧,自己不放心,不交给他吧,又逃不开龙门会的追杀。

  突然想起沈誉君在黄山顶上的话:“那你只好赌一赌了,不放我走,白总舵主因你的决定而丧命,必死无疑。放我走,白总舵主可以有一半生还的机会。”这话是沈誉君说给孔振天的,现在想来,也只有这个办法,立刻道:“你带着他先走,十日之后我在峨眉下山,你想办法联络我,让我来找他。”

  原来玉岚却是想到,沈誉君回到龙门会中便一定会被杀,连丐帮帮主这样的人物都亲自出动,追杀沈誉君而来,龙门会当然是势必抓到沈誉君了。反之沈誉君落到星象神宫的手中,却大半无忧,金麟就算逼迫他加入星象神宫,沈誉君的性命也就等于保住了。何况此刻沈誉君为正道所不容,身在星象神宫,反而能保住一命。

  鬼目书生道:“姑娘心意,在下明白。尽管放心。”鬼目书生将沈誉君打横抱起,飞奔而去,身形之快,竟然不在沈誉君之下。玉岚心头稍稍放心,仔细一想,稍微把现场改变了许多,令人一看,就感觉沈誉君应该向西逃走,其实沈誉君是被鬼目书生逃向北方的。置办完毕,玉岚叹了口气,感觉应该把这些事报告师父。辨别方向,身形掠出。按下不表。

  鬼目书生抱着沈誉君,飞奔而走,沈誉君听到救自己之人居然是星象神宫之人,心头大惊,内息更是混乱,昏迷过去。

  如此混混沉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自己在火炉之中,忽又感觉自己身在冰窖之中,不知道煎熬了多久,终于心头脑中一片清凉,这才清醒过来。缓缓睁开眼睛,见到自己在一个山洞之中。微一提气,感到内息运走正常,背后疼痛也减少了很多,忽然口渴的很,坐起来四处张望一下。见到自己在一个山洞之中,身旁有一大坛清水,许多食物。

  沈誉君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玉岚将重伤的自己交给了鬼目书生,鬼目书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救自己有何目的?玉岚到什么地方去了?

  心中想着这些问题,手中却把那一大坛清水捧了起来,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大口,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筋骨。又觉腹中饥饿,看到清水旁边有一个大油包,打开一看是一只烧鸡,沈誉君心想这鬼目书生做事周详,连我醒来会饿都想到了,看这只烤鸡还留有余温,应该放在这里没多久。不管那么多,吃饱再说,坐在刚才躺着的草席上,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一只鸡将近吃完,隐约听到洞外似乎有什么声音,可是声音极微,如果是人,定然武功不弱。

  沈誉君将手上油污擦了干净,走出山洞,见日头已过卯时,现在应该是辰时。但见山中荒山野岭哪里来的什么人?于是在洞外站了一会,见山中并无人或者走兽出现,刚刚的声音是从哪里传出来的?也许是什么蛇儿昆虫之类,沈誉君便没有放在心上。

  回到洞中,凝思片刻,忽感内息游走速度加快,原来昏迷这段时间内息正常运走,疗伤甚慢。凝神听了片刻,并未听到什么声音,刚刚可能是自己大病初愈,由于心神不宁而听错了。连忙坐下打坐运功,片刻间心神宁静,摒弃杂念,逐渐将内息游走加重,慢慢的进入状态,运功疗伤。

  将近一个时辰,一周天运行完毕,沈誉君收功站起,感觉神清气爽。站起来走出洞外,后背的疼痛也减少了许多,霍南松没有将丐帮嫡传绝学降龙掌练至大成,虽然这一掌掌力威猛,可是自己的功力还能勉强应付。

  想到被鬼目书生相救,心下便惴惴不安,心想:“鬼目书生救我一命,此时为何不出现?玉岚因何放心把我交给星象神宫的人?”一想到玉岚,脑中浮起她清丽绝俗的容貌,心头微微颤动。

  正沉思间,听到远处脚步声起,心头一震,见左前方三丈开外有棵大树,枝繁叶茂,足可隐蔽藏身。双足运力,飞身而起,将落地时已接近大树,伸手一抓,握住一跟树干,身形一矮,悄无声息藏入大树上。在树枝空隙间便可看到洞口情景。

  片刻之后,脚步声越来越清楚。只见一书生打扮之人,手执折扇,站于洞口,向内一望,见洞内没人,清水也被动过,烧鸡只剩下骨头。转身四处张望了一会,并无人影,叹道:“沈氏三绝,果然名不虚传。此人居然能在如此重伤之下,昏迷一日夜之后便痊愈离去。”

  沈誉君知道这人就是鬼目书生,心想:“原来我已经昏迷了这么长时间了,他救了我性命,虽是邪派中人,可我现在也为正道人士所不容。应该现身相见。”想到此处,双手拨开树枝,跳了下来。鬼目书生似乎一惊,抬头一望,见是沈誉君,拱手笑道:“沈公子果然名不虚传,如此短的时间居然能重伤自愈。在下佩服的很。”

  沈誉君冷冷的道:“阁下乃是星象神宫之人,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出现在中原,阁下胆识过人,在下也甚为佩服。”鬼目书生道:“三年前沈兄扬名天下,成为武林奇谈,在下就有意结交,三年之后,有缘见到沈兄,真是三生万幸。”沈誉君“哼”了一声道:“阁下救我。有什么目的?在下虽然不容于武林,可是结交星象神宫这等作为,却是不敢。”

  鬼目书生道:“你们正道中人老是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在下路过,见到沈兄有危难,出来说几句话就能救你一命,何乐而不为?况且在下见沈兄有意想让,霍老儿不知好歹,却乘人之危。此等不平之事,不该拔刀相助吗?”

  沈誉君道:“霍帮主为沈家满门报仇,下手狠点无可厚非,在下并非有意相让,只是功力相差悬殊。”鬼目书生道:“沈兄何必自谦,你双拳攻到霍老儿小腹之际,本已收回一半力道,并不想杀他,可是他却不知好歹,手下不容情。此乃正道人士之所为吗?”

  沈誉君道:“霍帮主跟家父交好,我大逆不道,弑父杀母,他想报仇,自然不拘小节。须怪不得他老人家。我丧心病狂,死有余辜,能死在家父生前至交手上也算是能赎罪于万一。”

  鬼目书生抱拳道:“在下见沈兄年纪轻轻,就身俱如此神功,爱才之心油然而生,何况对方并不是以光明正大的手段将沈兄战败,故此出手相救,期间存粹平心而为,得罪莫怪。”

  沈誉君道:“书生兄谦谦君子,在下实在汗颜,可是咱俩这一翻结交,江湖人士便会说我不但丧心病狂弑父杀母,灭掉自家满门,又自甘堕落结交星象神宫妖人,必会将我杀之而后快。”话音刚落,就听一个声音远远传来道:“单单是结交星象神宫妖人这一条,你就该死。”声音虽然雄浑老迈,可是内力深厚,远在白青云之上。

 

龙浮屠 灭门惨案:佛意三

内容不存在

龙浮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龙浮屠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龙浮屠小说全文

《《龙浮屠》(精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