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长生道》(精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敌长生道》(精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敌长生道

时间:无敌长生道作者:咸鱼大人

无敌长生道杜维修小说

无敌长生道在线阅读完整版这里有,选择免费阅读模式即可浏览无敌长生道在线阅读完整版全文。无敌长生道在线阅读完整版-咸鱼大人小说全文在线。他,生于名家,却流浪街头;传承重任,却身负罪名;尽心助人,却并无好报;欲寻慰藉,却险些丧生。于是,芸芸众生,已无他可信赖之人,天下之大,已无他能立足之地,他只能整日躲避追杀、提防暗算,在生死边沿痛苦地挣扎求存。世事如此多舛的他,是否会愤世嫉俗?是否会改变观念?是否依然坚守信念?是否依然坚信正义呢?欲知其情如何,敬请观看《长生傲世录》!...

无敌长生道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无敌长生道 七直面挑战

  他们见向青山与常小武对峙不下,皆不由暗暗高兴,派人送话过来说只是来瞧瞧热闹,决不干预他们两帮之事。

  向青山似毫不在意这两路人马的到来,待场面稍复后依然微笑道:“哦?原来常帮主竟如此急公好义,愚兄自愧不如,不知可有愚兄效劳之处?”

  常小武此时亦无暇顾及夏凌威和何生亮等人,唯有集中精力应对向青山,闻言应道:“不敢有劳向帮主大驾,些许小事,我‘山河帮’自可胜任,向帮主若无他事可否请便?”

  向青山干笑道:“常帮主是在下逐客令吗?这你可要搞清楚,此处可是杜府,并不是你常小武能做主的地方!”

  常小武道:“向帮主说得不错,这里可是杜府所在地,并非你我之辈撒野之处,今日之事我常某承情,以后有的是机会感激,现在我等要按杜公子的吩咐办事,恕我失陪了!”语毕,常小武转身欲去。

  向青山岂肯就此了事,忙阻止道:“常帮主心虚了?常言道:‘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今天不妨就在此好好聊聊,顺便亲近亲近,也好让夏帮主、何帮主、在场的各位英雄好汉和众街坊为我们做个见证,不知常帮主意下如何?”

  常小武不愿于此刻把事情闹大,冷笑道:“向帮主,要知我常小武并非怕事之人,更不会惧怕于你,但如今杜老爷子等人新逝,我等要去为他们料理后事,现在没时间与你胡闹!”

  向青山不由色变,微愠道:“姓常的,不要话说得漂亮,暗中却想溜,今天不把事情解决好谁也不能走!”

  早已来到现场的杜奇闻言不由怒哼一声,越前平静地道:“请问向帮主欲解决什么事情呢?”

  向青山闻言不由一怔,满不在乎地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商议看看谁才是在此地说话之人。”

  杜奇道:“此乃杜府所在之地,自不由他人来此说话,向帮主可以请了!”

  向青山再次色变,愠道:“现杜府已名存实亡,有德有能者自可决断!小子何人,竟敢对向某豪言?”

  杜奇闻言暗恼,恨声道:“向帮主说得好!小子杜奇,应算是杜府的主人,请向帮主划下道来,看我杜府是否名存实亡?”

  众人听得杜奇之言皆不由一怔,杜府之所以远近闻名受人尊重,凭的不是武功而是文彩,以及杜家历代先人的德望和江湖中人的抬爱,杜奇虽然在九岁时夺得襄阳府文武童生之冠,但那只能算是花拳绣腿,根本上不得台面,因为无人知道杜府擅武,更不知道杜奇身怀武功。

  姚富贵闻言不由大骇,忙道:“小奇,还是让常帮主来处理此事吧。”

  常小武也跟着阻止道:“杜公子……”

  杜奇用手势阻止住常小武说话,对姚富贵和常小武道:“请贵叔和常帮主放心,我自有分寸。”

  向青山听得杜奇之言不由暗惊,但他仍是毫不在意地哂道:“你还是到一边玩去吧,动手动脚是大人们的事,常言道拳脚无眼,如果一不小心弄伤了你那细皮嫩肉的小胳膊小腿,你叫我如何向大家交待呢?”

  杜奇见人越来越多,除四大帮之外,尚有许多其他大帮小派的人物及一些附近的街邻,还有不少人正在陆续赶来,便决定尽快解决此事,于是淡淡地对向青山道:“向帮主,如果你真能把我放倒,我杜府一百一十六人的遗体随你折腾,我杜府遗留之财物任由你取舍,保证没有人敢来与你争夺,若向帮主不能如愿,尚请速速离去,我还要为家人料理后事,是你单独上呢还是你‘烈阳帮’一齐上?”毫无停顿地,杜奇接着高声向四周众人道:“请各位街邻和朋友为我杜奇和向帮主做个见证!”

  杜奇的话犹如一方巨石投入平静的湖面,立刻激起滔天巨浪,瞬间便一层一层地散播开来。众人皆没有想到杜奇不但敢挑战向青山,而且还根本未把整个“烈阳帮”放在眼中,一时之间,有的暗自担心,有的惊异莫名,有的暗暗高兴,有的幸灾乐祸。正因杜奇有此言语,方使一些图谋不轨之人不得不偃旗息鼓采取观望态度,更有一些实力不强的干脆打消了那些歪念。正在众人议论纷纷,心情起伏之际,忽听一人悠悠地说道:“好,有志气!我许可证愿为杜公子做见证,若有人违背杜公子适才所言,就是与我许可证做对。”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位年近五旬,相貌清瞿,神态肃穆,一身蓝色锦服的粗壮汉子边说话边排开众人施施然地走了过来。

  稍有江湖见识之人皆知许可证乃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劈雳神判”,向来公正不阿,言出如山,武功高强,以信德称著于世,深得各方人士敬服,遇有纠纷,定会首请他来裁决。见他到来,心怀不轨者更不敢妄动,他身周众人不管熟悉与否,皆纷纷争着与他打招呼,在他身前之人皆自觉地让出一条道来,使他能毫无阻挡地走到杜奇和向青山等人附近。

  许可证也不客气,一边回应众人一边前行,在人群中行走似入无人之境,最后在杜奇与向青山两人间外侧立定,目光灼灼地瞧了一眼四周,见众人皆无异议,才转而看着杜奇,眼中尽是嘉许赞赏之色。

  杜奇虽不认识他,却能看出他并非常人,但见他又帮着自己说话,不由喜道:“这位老伯言语中肯,杜奇先在此谢过!”

  许可证笑道:“我只是来做个中间证人,杜公子不必谢我。”

  向青山突见许可证到来,自觉理亏下心中未免暗惊,又见杜奇自信满满,不由想起那些关于杜府武功可以称冠江湖的传说,直至此刻似是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知道自己可能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早想打退堂鼓,但听得许可证的话,向青山不由心中稍定。

 

无敌长生道 八一波三折

  暗想杜奇毕竟只是一个孩子,再厉害也厉害不到哪里去,能得胜固然最好,即使不幸落败,也可推说是自己见对方年纪太小不忍心下手而相让,这样反可显示出自己的怏怏大度,再说,败在杜府唯一传人的手里可说是虽败犹荣,对自己并没有多少不良影响,思虑及此,向青山不由微笑道:“就让我向青山来称称你有多少斤两吧,杜公子请!”

  正当向青山摆开架势准备动手之际,忽听一人喝道:“谁敢公然在此闹事?还不赶快散开!”

  随着呼喝声,只见一伙人匆匆赶至,众人大都认得这群人,他们乃本城捕快,领头发话之人是一位脑满肠肥却神情彪悍年约四旬的矮胖汉子,正是捕头“擒仙手”黄达。此刻他正领着十三名捕快骄横地排开众人,神气地站在杜奇、姚富贵和常小武等人的侧对面,趾高气扬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快快给本官从实报来!”

  见是黄达领着捕快到来,向青山急忙收起架势,与夏凌威、何生亮、常小武等帮会众人皆不知如何区处,要知他们这些小帮小会,或多或少或明或暗地都干过或正干着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平时最怕的就是这些捕快找上门来,更何况黄达本身武功高强,他们这些人只凭自身本事就招惹不起,即使在街上见到他们也会绕着走,以免与他们碰个正着弄得大家尴尬难堪,如今冷不丁地与黄达等捕快相对,皆不由面面相觑,纷纷往人后躲藏,似害怕被黄达等捕快抓了去,更有一些小帮会的帮徒及一些心虚之人趁无人注意时悄悄地溜走,现场顿时显得有些凌乱,但却鸦雀无声。

  黄达似是很满意这种效果,高傲地扬着一张肉乎乎的脸四下张望,最后侧头看着向青山,意似让他回答刚才的问话。

  向青山见黄达定定地看着自己,知道推脱不得,只好迎上前小心谨慎地道:“青山不知黄大人亲临,未曾远迎,实是罪过!”

  黄达冷哼挥手道:“不知者不罪,你还未回答本官的话呢,是否嫌本官来得不是时候啊?”

  向青山近乎有些谄媚地道:“黄大人来得正好,杜府不知何故竟于一夜之间烟消云散,在下已差人报官,我等皆在此瞧着,看有没有帮忙的地方。”接着指着杜奇道:“这位自称是杜府幸存的公子,他应该知道详情。”

  黄达自然认识杜奇,他见杜奇唇红眼亮,鼻正额宽,皮肤白晰而有光泽,那模样很是讨人喜欢,再加上他隐隐显露出来的悲戚之色,更让人怜爱,黄达看见他,不由双目一亮,喜哀参半地道:“果真是杜奇公子,到底是怎么回事?需要我怎么帮你?”

  杜奇道:“寒舍昨夜突遇火灾,除我之外一百一十六位家人无一幸免,请大人为我主持公道,赶走闲散人等,与常帮主一道助我料理后事可好?”

  黄达爽快地道:“好,一切皆依公子所言而行。”

  杜奇感激道:“杜奇多谢黄大人仗义相助!”

  黄达忙道:“为民办事乃本官之责,更何况是为杜府办事?我等定会尽心竭力,不敢有负所托!”接着吩咐手下捕快加强警戒,驱散围观的闲人,准备清理灾劫现场。

  正在向青山心有不甘,众人忙乱之际,忽听一人冷冷地说道:“黄捕头,你这样处理此事恐怕有些不妥吧!”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两人随着话声缓缓地踱了过来,说话的是一位头戴儒巾,身穿用金线在胸前绣着三朵牵牛花的白色长衫,手摇真丝折扇的汉子,此人年约四旬,身材匀称,相貌亦颇为周正,只是他的眼睛稍微小了一点,显得有点狡黠。姚富贵认得他乃本府最有手段的讼师,姓罗名长河,人称“烙铁嘴”,在襄阳府几乎人人都要惧让他三分,是一个人见人怕、鬼遇鬼愁的厉害角色。另一位是身着飞鱼服饰,年约四旬的粗壮汉子,姚富贵也认得此人名叫郭庆功,是常住襄阳府锦衣卫的一名小旗,向来目中无人,横行无法,有事无事总是与罗长河粘在一起,形影不离,同进共退,而今他们两人联袂至此如此呼叫,显是不怀好意。

  黄达听得罗长河的话,不解地问道:“有何不妥?”

  罗长河慢条斯理地阴声道:“我的黄捕头啊,你怎么不稍稍用脑袋想一想呢,这杜府一百一十六人尽皆被焚,为何这小子一介孩童竟能独免?其中是否另有隐情呢?”

  众人皆觉罗长河之言有理,就连姚富贵也被他一言勾起了好奇之心,欲知其隐情。黄达不禁色变,道:“请指教!”

  罗长河淡淡地道:“此事并非表面上看来那样简单,分明有诈,未弄清事情原委之前,怎能冒然破坏这凶案现场?”

  黄达似有些糊涂起来,迷茫地问道:“何以有诈?”

  罗长河阴阴地道:“这么简单的事,黄捕头你还不明白吗?”

  黄达又道:“请恕本官愚昧,不明你的意思?”

  罗长河仍然阴阴地道:“我能有什么意思呢?我只不过是提醒黄捕头一下,如果黄捕头一意孤行,岂不是帮着凶犯毁灭罪证么?”

  黄达见罗长河无缘无故地跑到此处纠缠不清,猜知他意在为难杜奇,而且好像是不达目的不肯罢休,但罗长河却无权处置杜奇,只能假手于自己,黄达自是不甘为罗长河所用,便想在众人面前迫得罗长河无话可说,于是道:“清理现场也是找罪证,如果有的话,不知你一而再地阻拦本官是何道理?”

  罗长河恨恨地盯着黄达,但却指着杜奇仍是不紧不慢地说道:“草民岂敢阻止黄大人办案?不过,如果黄大人立刻将这小子请回衙门,说不定能问出一点隐情,从而查清此事的原委,到时立功的可是你黄捕头啊。”

  至此,众人才明白罗长河乃是针对杜奇而来。

 

无敌长生道 九顾忌之因

内容不存在

无敌长生道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敌长生道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无敌长生道小说全文

《《无敌长生道》(精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