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向死而生全文免费阅读-爱你向死而生小说最新章节

爱你向死而生全文免费阅读-爱你向死而生小说最新章节

爱你向死而生

时间:爱你向死而生作者:苏白墨

爱你向死而生向晚傅墨寒小说

爱你向死而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爱你向死而生的作者苏白墨,最新章节目录解读。爱你向死而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向晚深爱自己的丈夫,却也知道丈夫娶她不过是为了另一个女人。整整三年,她为爱扑火,以为怀了孕就可以挽留这段婚姻,却不曾想,他心爱的女人也怀了孕。当她的孩子,和另一个女人的孩子摆在他面前,他毫不犹豫的——...

向晚傅墨寒小说爱你向死而生推荐章节

第四章离婚吧,他不爱你!

夜色中,男人的背影渐行渐远,向晚没想到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如此的绝情。

她痛苦的捂着肚子,那里有他们的孩子,可是这个孩子注定得不到父亲的喜欢了。

向晚自嘲一笑,腹部疼痛感越来越严重,加上傅墨寒那一脚,全身撕扯着疼痛。

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有一丁点的闪失,向晚挣扎着掏出手机,拨通了闺蜜的电话。

“沈沈,救我……”

向晚断断续续的把自己在的地方描述了一遍,希望沈沈能早点找到自己。

做完这些,向晚再也没有力气,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她轻轻的摸了摸肚子,苍白着脸,扯出一苦笑。

不知过了多久,铁质的大门一下子被人踹开了,向晚微微抬起头。

不是自己的闺蜜,昏暗的灯光下,来人一步步逼近她。

是沈司年——闺蜜沈沈的亲哥哥。

“沈大哥……”再也抵挡不住全身的疼痛,向晚叫了一声沈司年,就晕了过去。

沈司年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向晚身边,把心爱的女人抱了起来。

傅墨寒可真够渣的,这么好的女孩子,不懂的珍惜。

向晚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之后了。

她动了动酸软的身体,下意识的摸向小腹,哪里一片平坦,这才意识到,孩子也才两个月,哪能摸出什么。

就在这时,沈司年推门进来了。

向晚挣扎着想要做起来,沈司年快速放下托盘,赶紧按住向晚。

“沈大哥,这是哪里?”

向晚看向端着一个托盘的沈司年,她面色并不好,但笑起来,依然那么迷人。

“别动,你怀孕了,好好休养,这是我自己住的公寓。”

向晚心里的开心,幸好自己的宝宝,还在,她满足的摸了摸平坦的小腹,心里全是庆幸

沈司年解释了一下,端起托盘里的碗,舀起白粥,吹了吹。

送到向晚嘴边。

“吃一点吧,从昨天你就没吃东西了。”

向晚微微一笑,没有接。

“沈大哥,谢谢你,还是我自己来吧!”

她伸手想要接过对方手里的粥碗。

沈司年没松手,固执的举着,向晚无法只得接了过来。

两人沉默的吃完了一碗粥。

“晚晚,离婚吧,他不爱你!”

沈司年心疼向晚这三年的遭遇,他傅墨寒凭什么要这么对向晚。

“你看看,这三年,他都对你做了什么,昨天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和孩子……

我还是那句话,这样的男人不值得!”

提起傅墨寒,向晚面上闪过一丝嘲讽,想起这几天的种种,向晚知道她该放手了。

“沈大哥,你放心吧,这一次我不会再傻了!离婚协议我已经准备好了!”

沈司年探寻的看着向晚,她的脸上满是坚定,想来这一次,傅墨寒不会有那么幸运了。

“不管怎么样,我支持你!”

“好了,沈大哥,你就安心吧,我收拾收拾,现在就回去把离婚手续办了,以免夜长梦多。”

向晚下了极大的决心,她不能让自己在退缩了,傅墨寒不屑她的爱,她也累了,是时候结束了。

“行!”

沈司年起身,送向晚出门。

“晚晚,你记住,我永远是你的后盾!”

向晚不是看不出沈司年眼里浓的化不开的爱意,但她真的给不了回应。

“谢谢你,沈大哥,那我走了!”

沈司年点点头,没想到打开门,就看见傅墨黑着脸站在门口。

第五章傅墨寒可真狠呀。

沈司年脾气比较火爆,向晚全身是伤的躺在他家,凭什么傅墨寒这个渣男还能安安稳稳,还敢找上门来。

他二话不说,挥拳砸向傅墨寒的面门。

傅墨寒也不是吃素的,伸出小臂格挡。

“傅墨寒,我劝你做个人,不要再伤害晚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沈司年喘着粗气,拳头狠狠的落下去。

这话落在傅墨寒耳朵里,就跟当着他的面侵犯自己的女人一样,就是羞辱他傅墨寒。

傅墨寒冷笑。

“沈司年,我的女人就算是条狗,也轮不到你来吃狗肉。

向晚是我的妻子一天,你没机会。”

这话气的沈司年又加重了拳头。

但傅墨寒毕竟是专门学过格斗的,沈司年渐渐落了下风,向晚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为自己出气的大哥受伤。

她上去试图把两个人分开,两人本来打的难舍难分,向晚难免遭受波及。

傅墨寒的拳头直接落在了向晚的脊背上。

彻骨的疼痛袭来,向晚一下子就要倒下去。

“别再打了。”

向晚气急,大叫出来。

沈司年眼疾手快的扶住要倒下去的向晚。

傅墨寒也停了手。

“沈大哥,今天谢谢你,你先回去吧,我现在就和傅墨寒去民政局。”

向晚从沈司年的怀里挣脱出来,转身叫了傅墨寒一声。

“傅墨寒,你最好不要欺负向晚。”

临走前,沈司年不忘威胁一顿傅墨寒。

傅墨寒不理会沈司年的挑衅,黑着脸跟在向晚身后,突然一把抓住向晚。

“你就这么按耐不住,嗯?”

向晚甩开傅墨寒伸过来的手,仿佛没看见傅墨寒一般。

“明目张胆和沈司年乱搞,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丈夫吗?”向晚竟敢忽视他,眼里还有没有他这个丈夫了。

傅墨寒死死握住向晚的手。

“不敢不敢,我只是紧随傅先生而已。”

向晚毫不退让。

“啪……”

向晚捂着红肿的脸颊,满脸冰冷,她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直视傅墨寒。

“丈夫?”向晚苦笑出来,她后退几步。

“你除了暴力我你还会做什么?当初是我逼你的吗?你那个白月光绑架我,陷害我,你在哪里?”

傅墨寒一听向晚这么说林莞尔,顿时更加生气,明明是向晚有错在先,现在反而倒打一耙。

“一派胡言!”

傅墨寒抓着向晚就往停车场拖。

“你害死了我和莞尔的孩子,你还有脸倒打一耙,走,你给我去跟她道歉!”

向晚被绑架的时候受了很严重的伤,本来就没什么力气,挣脱不了傅墨寒的钳制,几乎是被拖到车边的。

他和林莞尔的孩子,那她向晚的孩子算什么?

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傅墨寒可真狠呀。

气急反笑,她看着傅墨寒愤怒的脸,嘲弄道,

“傅墨寒,你真恶心,口口声声说是我丈夫,却和小三生孩子。”

傅墨寒心里一紧,他从没见过这样强势的向晚。

她曾经那么温柔,可此刻,虽然瘦瘦弱弱的,却强硬得有些让人心疼。

傅墨寒压下心中的不适,把向晚扔进车里,。

来到医院,傅墨寒没再多说,目的明确,拉着向晚直接走到林莞尔的病房,让她去给林莞尔道歉。

向晚不堪其扰,也不愿意面对林莞尔那种丑恶的嘴脸。

“傅墨寒,你是不是有病?林莞尔根本没有怀孕,都是她自导自演的,你居然相信?”

傅墨寒的脸黑的能滴水,他一把推开向晚,捏着她的下巴冷笑。

“没有怀孕?”傅墨寒捏的越来越紧,脸色难看到极致。

“傅氏的医生都是吃素的吗?你现在立刻去道歉。”

“为什么不相信我?三年难道还不足以你看出我的为人吗?”

向晚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这个男人哪怕对她有一点信任也不至于如此。

傅墨寒却不管她的解释,抓起她的手,就往病房带。

“我为什么要跟她道歉?我没有错,我不会道歉的。”

向晚苍白着脸,面色一点点的沉下去,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根本就没错。

“离婚,现在就去民政局。”

向晚从来没有此刻坚定过,她一定要和傅墨寒离婚。

“道歉!趁我还有耐心之前。”

他面色阴沉的可怕,今天这事情看来,傅墨寒是不会退让了。

向晚冷笑,突然挣脱傅墨寒的束缚,冲向高台,她看了一眼下面,三层楼的高度,她一阵晕眩。

“离婚,我说过我没有害林莞尔,这一切都是她自导自演的。

是不是我死了你才会相信我?”

第六章从没想过要了向晚的命

傅墨寒有一瞬间的怔愣,看着向晚白到透明的脸色,心头一紧。

但就在迟疑的瞬间,向晚踩踏了……

那一瞬间,傅墨寒再也顾不得心中复杂的情绪,飞奔过去,眼疾手快的抓住向晚的手。

向晚悬在空中,看向焦急的男人,心里不是滋味。

“抓紧我的手,不准松开。”

哪怕是这种情况,傅墨寒也是命令的语气。

他刚想叫人来帮忙把向晚拖上来,一个小护士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傅先生,林小姐醒了,她急着找你,可能是刚刚失去了孩子,情绪不是很稳定。”

“你去叫……”

人还没说出来,向晚的手已经滑了下去。

傅墨寒不再管焦急的小护士,鬼使神差的跑了下去。

看到向晚躺在血泊中,傅墨寒不敢动她,害怕自己的移动向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虽然他讨厌向晚,但从没想过要了向晚的命。

傅墨寒一遍安慰自己对向晚的担忧,一边叫医生过来。

很快医生来了。

“病人情况严重,有生命危险,赶紧安排急救。”

主治医师一边检测病人的心跳,一遍临危不乱的安排接下来的抢救工作。

傅墨寒听到生命危险,呼吸有些急促,跟着医生护士飞奔向急救室。

要不是医生劝解,差点跟着进了急救室。

急救室的灯亮了起来,傅墨寒点燃手中的烟,看着始终亮着红灯的急救室……

向晚再醒已经回到了从前和傅墨寒的家。

她躺在熟悉的床上,沐浴着从前的馨香,这是她和傅墨寒的家,可是如今,早已物是人非。

她从床上起来,收拾了一番,打算去问问傅墨寒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下楼的时候,傅墨寒正在和人通电话,那温柔的神色,向晚不用猜都知道对方是谁。

也只有林莞尔才能得到傅墨寒的温柔。

看到向晚下来,傅墨寒沉着脸挂了电话。

向晚开门见山,让他和她一起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傅墨寒面无表情的对她招招手,像是对待小狗一样。

可向晚就是爱着这样不可一世的男人。

他如高岭之花,那么的耀眼,却又遥不可及。

向晚摇了摇头,驱走心中的妄念,没有走到傅墨寒身边,而是坐在了傅墨寒对面的沙发上。

傅墨寒嗤笑一声,压下心中的不快。

“向晚,医生告诉我你怀孕了。”

声音不疾不徐,和曾经的傅墨寒并没有什么区别,向晚却硬生生的听出了一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是,我的孩子不用你管。”

想到孩子,向晚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傅墨寒却觉得这个微笑很刺眼。

“医生还告诉我,莞尔再也不能生孩子了。”

向晚微微吃惊,林莞尔那天根本就是自导自演,所谓的流产根本就是没影儿的事,怎么现在又不能生育了。

“她不能生育和我有什么关系,离婚,”向晚顿了顿,又道,“离了婚,你们就能双宿双栖了。”

说完这些,向晚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傅墨寒见不得向晚这种波澜不惊的模样,突然站起来,靠近向晚。

“等你替我们生下孩子,你不说我也会让你滚。”

下完最后的通牒,傅墨寒拂袖而去。

第七章谁让你走的?

下完最后的通牒,傅墨寒拂袖而去。

-----------------

向晚大惊,林莞尔这是在打她孩子的主意,不行,她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孩子出事。

“傅墨寒,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不欠你们的……”

向晚追了出去,可是傅墨寒根本不理他,已经驾着车绝尘而去。

不行,她一定要和傅墨寒说清楚。

她慌慌张张的打算叫辆车出门,却被佣人拦住了。

“夫人,你不能出门。”

向晚面色一凝,她向来性子温和,从不会为难佣人,可这一刻,在佣人眼里,向晚似乎变了。

那个佣人瑟缩了一下,想到傅墨寒的吩咐,坚定的说道,

“先生吩咐过了,让您好好在别墅里休养。”

说休养已经是委婉的说法了,向晚看向佣人后面赶过来的保镖,心里明白,傅墨寒是把她囚禁了。

她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直到晚上吃饭时间,听到楼下的争吵声,才出了房间。

居然是林莞尔。

向晚不想理会她,转身想要回房,没想到林莞尔已经看到了她。

“站住。”

林莞尔厉声呵斥,那极尽女主人的姿态,在向晚的心里腕下了一道疤。

她没有理会林莞尔的呵斥,拉开房间的门。

“谁让你走的?”

林莞尔尖利的声音再次在客厅里响起,她就是不想让向晚好过。

傅墨寒是她的,这个家的一切都是她的。

“既然进了这个家门,就不能白吃白喝。”

林莞尔脸上染上一丝快意。

“今天逛街太累了,你来给我端点洗脚水泡泡脚。”

向晚嗤笑一声,这个女人怕不是疯了吧,怎么这么不要脸。

“要端洗脚水也是你给我端,毕竟我现在还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向晚的话戳到了林莞尔的痛脚,林莞尔当即急的跳脚。

她指着向晚冷哼一声。

“你也配称女主人,墨寒已经在筹备我们的婚礼了,现在你就是这个价最不受待见的佣人。

你给我去端洗脚水。”

林莞尔揪着向晚的头发,指着浴室的方向,让向晚赶紧去,否则要她好看。

向晚的身体早就亏损得差不多了,根本拧不过林莞尔,只能看向一旁的管家。

“傅管家……”

“向小姐,这是傅先生的意思。”

呵,这是傅先生的意思,让她给她的情人做小伏低,甚至倒洗脚水吗?

“听到了吗?”林莞尔一阵快意,真是畅快呀,她根本不配,她会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把向晚踩在地上摩擦。

“还不赶紧去倒水,否则你肚子里这个杂种就别想活下来。”

林莞尔作势抬脚踢向她的肚子。

向晚看着周围曾经熟悉的佣人,他们看到向晚下意识的低下头,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愿意帮她的。

“快去。”

林莞尔踢了她一脚。

向晚扶着墙一步步挪进了浴室,搬出泡脚桶,接水。

出去的时候,林莞尔早就等在哪里了。

向晚放下泡脚桶,转身就要走,却被林莞尔一把抓住。

“连个下人的事都做不好,就拿一桶清水来给我泡脚,你看着合适吗?”

不等向晚回答,一桶水兜头倒了下来,向晚全身湿透了,滚烫的水灼烧着她的皮肤,脸上迅速窜起了豆大的水泡。

“贱人,你根本不配怀上墨寒的孩子,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她恶狠狠的打了向晚一巴掌。

“还有你肚子里的贱种,一定叫你们好看。

第八章我打死你

向晚每天都活在林莞尔无尽的折磨之中,身心俱疲,可是为了孩子,她不得不屈服,不得不受着非人的折磨。

这天,在给林莞尔做了一顿饭,被倒掉,手洗了一堆衣服,被随手扔掉之后,林莞尔又试图对她的肚子下手。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向晚心里很清楚,傅墨寒是铁了心要把她的孩子交给林莞尔抚养。

绝对不行,她绝对不能让给林莞尔的阴谋得逞,这是她的孩子。

想到这里,向晚握紧了拳头。

傅墨寒为了断绝她和外界的联系,收了她所有通讯工具。

可是现在,要联系沈沈帮忙,必须先弄到通讯工具。

傅墨寒很纵容林莞尔,在这个家里,只有林莞尔经常抱着手机pad玩。

很快,向晚就找到了机会。

她趁着林莞在浴室冲澡的时间,拿到了对方的pad。

向晚全身都是紧绷的,她颤抖着手打开信息,输入沈沈的电话,看了信息发送成功的提示,送了口气。

就在这时,浴室的门被推开了。

向晚快速删除信息,随手拿起一件傅墨寒的衬衫。

“向晚,你这个贱人,竟然来偷墨寒的衬衫,我打死你。”

林莞尔拿着浴巾冲了出来,上手就打。

向晚后退几步,拿着傅墨寒的衬衫放在嘴边深吸一口气。

“墨寒都和你好了,我还不能拿一件他的衬衫做个念想吗?”

她的语气委屈极了,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对傅墨寒的爱。

林莞尔成功的被恶心到了。

“你给我滚出去,谁让你进我和墨寒的房间?”

林莞尔气冲冲的把向晚赶了出去。

回到房间收拾好自己,看着镜中的自己,果然只有她配得上傅墨寒。

但是想到向晚刚刚那个嚣张的模样还有那个贱人肚子里的野种,就一阵气不顺。

她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电话,交代了一些事情,挂断电话,林莞尔整个人都意气风发起来。

……

傅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傅总,这是刚到的信件。”

总助拿着信件交到傅墨寒手中,他看了看,以前向晚追他的时候总是给他送信。

莫名想到向晚,傅墨寒揉了揉眉心,把那个人赶出自己的脑海,向晚送不送信件管他什么事。

“拆开。”

总助拿了剪刀娴熟的拆开信封,却不小心带出了一张照片,看到照片上的内容,总助吓了一跳,这不是总裁夫人么?

为了避免自己被收拾,她赶紧把照片塞了回去,想假装没看见,可是傅墨寒已经注意到她异常的举动。

“拿来。”

总助颤抖着手低过去,默默祈祷傅墨寒的怒火不要波及到她。

傅墨寒抽出照片,看着向晚和不同男人的裸照,尤其是和沈司年的最多,傅墨寒脸都气绿了。

向晚,向晚,果然是个淫荡不堪的贱人!

她和这么多男人上床,那肚子里的孩子……

傅墨寒猛地站起来,一桌子的文件被傅墨寒扫了一地,昂贵的花瓶碎了一地。

总助看了一眼愤怒的傅墨寒不敢作声,微微低着头,不想引起傅墨寒的注意。

傅墨寒把那些恶心的照片塞回信封,怒气冲冲的拉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爱你向死而生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爱你向死而生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爱你向死而生全部精彩内容

《爱你向死而生全文免费阅读-爱你向死而生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