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常安肖凝儿小说by凤小溪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乔常安肖凝儿小说by凤小溪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 N`O [ƒYÈS(W\O–Y†N

时间:[– N`O [ƒYÈS(W\O–Y†N作者:凤小溪

[– N`O [ƒYÈS(W\O–Y†N乔常安肖凝儿小说

陛下你宠妃又在作妖了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刚穿越就碰瓷,她开口就是:“帅哥,你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谁知道这货是个皇帝,带回宫之后便把他宠上了天。可她明明只想给他算个命!“哦?可有人说我五行缺一个会算命的蠢女人,你觉得呢?”怎木办,这货才是碰瓷的吧,赖上来甩不掉!...

陛下你宠妃又在作妖了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扬眉吐气

刚刚让位的山大王一脸疑惑:“您和他不是一道的么?”

随后一个小弟立刻扯了扯他的衣袖,他顿时会意,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自己多这个嘴干嘛?

见前任大王不说话了,几个壮汉登时不由分说,上去便要押住乔常安,乔常安的眼底一阵阴霾,该死的,这个女人……她竟然敢!

不过他到底没有挣扎,任由那些人把他五花大绑起来,这群土匪一看就是常年在这个地方生活,想必对这里的地形极为熟悉,跟着他们,说不定能寻到出去的法子。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本姑娘垂青你,你居然还不感恩戴德!”肖凝儿在乔常安面前站住脚步,竟将调戏良家妇女的恶霸形象演绎的淋漓尽致。

乔常安不屑同她多言,索性把头偏向了另一侧,兀自闭目养神起来。

肖凝儿本来是想让乔常安难堪,以报今日他羞辱自己之仇的,可是现在他不悲不喜的态度却让肖凝儿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一股难以言说的挫败感从心底升起。

有劫匪走到她身边,小声提醒她这里再晚些就会有猛兽出没,有什么事情还是要先回了山寨再说。

这帮劫匪人多势众,却只有一辆马车,本来是打算用来装搜刮来的赃物的,可是现下一无所获,这马车也就用来载肖凝儿和乔常安了。

肖凝儿是个喜欢说话的,刚坐上马车便和一旁的小土匪自来熟地搭起话来,气氛十分融洽。

却没有人注意到,本来被绑成一团扔在角落里的乔常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挣开了那绳子,目光深沉地看向外面。

这里果然有猫腻,乔常安将马车行驶的路线看在眼底,它到了刚才自己被困住的那处地方,没有贸然前行,而是绕着这周围跑了三圈,才继续向前驶去。

原来如此,他心底闪过一抹了然的神色,前方的路逐渐变得宽阔,乔常安眯了眯眼睛,知道自己这是已经离开了那诡异的地方。

瞥了眼聊天聊的热火朝天,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肖凝儿,他的眼底冷光乍现,很好,他之前饶了这女人一命,她竟是这般不知死活,戏弄于他。

“什么?!你们是被这里的县守逼得成为山贼的?!”肖凝儿突然惊呼一声。

乔常安怔了怔,蹙起眉头,本来已经屈起的手指慢慢放了下来。

“是啊,大王你有所不知,这里的县守就会欺压我们穷苦人家,时不时就让官兵来家里搜刮钱财,我们也是被逼无奈,才选择走上了这么一条路啊。”那劫匪哀叹了一声,语气中尽是无奈。

旁边的乔常安眼底已是一片阴霾,在他的管辖范围内竟然出了这种事,而他居然全然不知。

“岂有此理,简直是欺人太甚!”肖凝儿一拍大腿,怒气冲冲道。

转了转眼睛,她突然问道:“如果现在要去衙门,需要多久?”

不仅那劫匪,连乔常安都侧目看了她一眼,不知她又在打什么主意。

“现在还没上山,如果去衙门的,一炷香的功夫也就到了。”劫匪挠了挠头,如实回答道。

肖凝儿咧开嘴,露出了一抹不怀好意地笑:“好,带几个机灵的弟兄,跟我去衙门一趟?”

“你要做什么?”一道低沉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

肖凝儿却浑然不觉,贼兮兮地笑:“做什么?自然是让那贪官把吞进去的银子都吐出来!”

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肖凝儿皱了皱眉,顺着那道声音的方向看去,顿时面色大变,见鬼一样指着已经站起身的乔常安:“你……你不是被绑了……”

她后面的话淹没在了乔常安仿佛看智障一般的眼神中。

好吧,肖凝儿认怂地吞了吞口水,她就说,这人明明看上去武功不弱,怎么这么容易就被她的人擒住了,显然是扮猪吃老虎。

方才那绑匪已经将肖凝儿的话传了下去,不过片刻,便领着三个人回到了马车前。

轻咳了两声,她冲那三人挥了挥手:“你们三个,带我去衙门,剩下的人就在这里等我回来。”

乔常安挑了挑眉,想都未想,抬步便跟了上去。

肖凝儿的耳朵动了动,似乎多了一个脚步声,偏头看去,一脸黑线地看着他:“你跟着我们做什么?”

乔常安回了她一道冷冷的视线,肖凝儿便立马偃旗息鼓了,好吧,多一个人就多一个人。

夜深人静,整座衙门都陷入了沉睡,只有几道蝉鸣不时从树上传来。

衙门里的县太爷刘承安正陷入酣睡,不知梦见了什么,还咂了咂嘴,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覆盖在他的鼻子上,叫他呼吸不畅。

皱着眉睁开迷蒙的睡眼,眼前的一幕却叫他顿时冷汗直流,睡意全无!

屋子中泛着诡异的红光,三道一身白衣,头发披散在前面盖住脸的“鬼”立在他床边,而刚才覆在他面上的,就是其中一个的长指甲。

“刘承安,你抢夺钱财,害得我活活饿死,化作厉鬼,还我命来!”最前面的“鬼”掐着嗓子,怪声怪气地道,言罢,便作势要冲他扑上来。

“啊啊啊!鬼啊!”刘承安顿时吓的魂飞魄散,惊恐地向床里侧躲去。

“不是我,不是我害你的,鬼大爷饶命啊!”刘承安瘫在床上,不停地磕头求饶。

“好啊,想让我饶了你,那便把抢了我的银子都还给我。”那“鬼”幽幽地道。

大约是被吓坏了,刘承安竟半点都没发现不对劲,一边嘴里无意识地喃喃着:“银子……银子……”,一面从腰间取下一串钥匙递到“鬼”的手上。

“鬼大爷,银子都在库房里,你要拿便拿去,饶了小的吧……”

那三个鬼正是肖凝儿和两个劫匪假扮的,拿到钥匙,三人对视了一眼,交换了眼神。

肖凝儿便又装模作样地吓唬了那县太爷两句,让他保证了以后再也不抢夺钱财之后,才顺着窗口跳了出去。

早就有人在外面接应,肖凝儿冲他比了个手势:“走,去库房。”

几道身影转瞬间便消失在了原地。

乔常安从树后踱步而出,瞟了眼肖凝儿已经跑远的身影,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这个女人,倒是有点意思。

第五章他是皇上?!

乔常安的视线又顺着敞开的窗户看到了里面已经吓瘫了的刘承安,眼底的笑意顿时被阴霾取代,自怀中摸出一个白玉哨子,轻轻吹响,几乎是立刻,一道黑影便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皇上。”应声前来的是个黑衣的男人,他冲乔常安拱了拱手,行了个礼。

乔常安的眼睛危险地眯了眯,冷声吩咐:“传信给容漾,让他明日带兵来捉拿刘承安。”

男人应了声是,领了命,消失在原地。

……

今日的山寨里格外热闹,原先的首领下山一趟回来,不仅找了个新大王回来,而且这个新大王一上任,便为他们带回来满满一马车的金银珠宝。

众人的眼底都泛着兴奋的光,他们这是捡了个宝回来啊!

“大王,以后在山上的日子,我们都要仰仗您了!”有人举了酒杯向肖凝儿敬酒。

肖凝儿早就在一杯接着一杯的酒中醉的彻底,此刻两颊酡红,全然不知别人在说什么,傻笑着又饮下了一杯酒。

乔常安站在山寨外头,远远地瞥见里面那群人得意忘形地样子,轻轻摇了摇头。

只怕他们把这件事想的太过简单了,刘承安为官多年,阴险狡诈,今日只是一时之间被唬住了,明日回过神来,想必就会发现这其中的不对劲了。

……

事实证明,乔常安的想法一点都没有错,刘承安在短暂的惊吓过后,缓过神来,也逐渐发现了这其中的蹊跷。

派人去库房里查看,果然,里面那些他多年来的积蓄都被扫荡一空,门口还留下了一道长长的马车印,一直延伸到了衙门外边,顺着印记追查,一直到了南郊的小树林处,而那里再往里面去,就是占山为王的土匪窝子。

昨晚天色黑暗,马车留在地上的痕迹很难被察觉,肖凝儿算好了一切,却独独忘记了这一点。

马车轮在雨后的地上走过,那地上松软,自是沾满泥泞,留下的印记也必然十分显眼。

刘承安听了手下追查过的汇报,顿时生出了一股被戏弄过后的恼羞成怒来,大手一挥,怒道:“这群乱贼倭寇,竟敢如此藐视王权!来人,带上衙门的所有官兵,随本官上山剿匪!”

本该雨后天晴的空中却风起云涌,林间风沙滚滚,透着一股萧凉,似乎在预示着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高耸的山寨口。

肖凝儿立在上面,咬牙看着下面已经攻了上来的官兵,这刘承安带了数百名官兵前来,想必是下了赶尽杀绝的心思的。

而这山寨里却只有几十号壮汉,虽然她凭着这里的地势易受难攻,已经拖了很久,可是奈何对方实在是人多势众,现下山寨里的许多弟兄都已受了伤。

“再不投降,本官便要一把火烧了你们所有人。”刘承安停在山头下面,面色狰狞地对着山顶上的人大放厥词道。

这群倭寇竟然敢如此戏弄他,他定要叫他们死无全尸!

肖凝儿咬紧后槽牙,眉头紧锁,这县太爷竟如此草菅人命,丧尽天良,这些山匪虽落草为寇,但原来到底都是心性良善的无辜百姓。

肖凝儿的唇动了动,正打算开口,却有一道声音抢先她一步。

“大胆,谁给你的熊心豹子胆要烧了这里所有人的。”一道语气极淡,却威严十足的声音在她响起。

肖凝儿一怔,转头看去,乔常安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山寨口。

“刘承安,你胆子不小,贪赃枉法,草菅人命,你眼中可还有王法?”乔常安一字一顿地道,眼底冷意泛滥。

刘承安被他这样说,一时之间有些恼羞成怒,竟忽略了他身上那气度,断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

他指着乔常安的鼻子骂道:“放肆,竟敢这样跟本官说话!你的脑袋不想要了?”

“哦?”乔常安一挑眉,玩味一笑:“是吗?”

话音刚落,远处便传来一道怒喝声:“大胆刘承安,竟敢谋害圣上,该当何罪!”

紧接着,四周的树林里突然涌出大量御林军,将刘承安和他带的兵马团团围住,领头的人正是容漾。

肖凝儿见到他,面色一变,这个人不是她昨日在树林里见到的胆小鬼吗,怎么才一晚不见,他就变得如此威风……

局势一瞬间有了巨大的逆转,刘承安没见过皇上,却是知道容漾的,见他如此,皱了皱眉,连忙跪下行了个礼,这才疑惑道:“容将军,下官只是来剿匪,哪里来的皇上……”

突然,他一顿,不可置信地回过头去,看那高高山头上负手而立的人,颤抖着声音不可置信地道:“皇上?”

肖凝儿也瞬间明白了现下的形势,心里“卧槽”了一声,瞪大眼睛看着乔常安,这人竟然是皇上!她昨天似乎是说过要他给她做压寨夫人……

乔常安连看都未看刘承安一眼,飞身掠下山头,落在容漾身边,淡声道:“刘承安为官不仁,签夺民财,罪大恶极,立刻拿下!”

“皇上!皇上饶命,听下官解释……”刘承安凄凉的声音越来越远。

乔常安双手背后,抬眸看了眼山头上那努力往后面藏想要降低存在感的女人,眼底闪过一丝暗芒,又道:“把那个女人带回宫里。”

肖凝儿看着乔常安,咽了咽口水,左顾右盼之后转身撒腿就跑。

难怪之前感觉到那条路上紫气升腾,紫气不就是帝王之气?肖凝儿那个恨啊,自己为什么早没察觉到这个男人身份不一般?

然而此时后悔着实也有些晚了,她还没跑几步,就被飞身而上的容漾扯着衣领拎了起来,一眨眼的功夫就被扔到了乔常安的面前。

“皇……皇上……”肖凝儿抬头笑嘻嘻的看着乔常安,心里却一阵风暴哭泣,作孽啊,招惹谁不好,招惹皇上,这下好了,小命怕是要休矣了!

第六章进宫

“是!”几个侍卫异口同声的答道。

然后肖凝儿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中被架上了马车……

乔常安看了一眼马车眼底闪过一丝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笑意。

乔常安收回目光,沉思片刻对容漾道:“近来有合适的人选胜任这边县令一职吗?”

容漾在脑海中搜索片刻回答道:“有啊,此人名叫顾浛是本地一位富商的大儿子。”

乔常安点头表示可以,就吩咐容漾下去办这件事了……

……

宫门前肖凝儿望着高高的宫墙脸上一片震惊之色,虽然她以前在电视上见过皇宫的样子但是眼前这个明显就比电视上的那些宏伟得多好吗!

乔常安冷冷的看着肖凝儿那痴傻的样子心中不禁冷笑,说道:“收起你那副表情,跟个白痴一样……”

肖凝儿听人说她白痴,心里窜出一股火顶回去:“你才是白痴,你全家上上下下都是白痴!”

乔常安不理她径自向前走去扔下一句:“跟上!”

肖凝儿心不甘情不愿的跟在乔常安身后暗自打量乔常安突然发现乔常安身形高挑,肩宽腿长倒三角身材,不知道脱了衣服是什么样子,肯定有腹肌还有胸肌……

“好看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肖凝儿继续想下去的欲望,眼前是乔常安英俊冷毅的脸,鼻尖是乔常安呼吸吐出的热气肖凝儿的耳朵不自觉的红了。

口齿不清的回答:“好……好……我……我我我……我没看啊!”

说完快速地别过脸眼神乱瞟,向前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朝身后的乔常安说道:“继续带路啊。”说完就转过去了不敢多看乔常安一眼。

乔常安眼底渐渐浮上笑意,大步向前走去。

……

齐阳殿内。

“你把我带进皇宫做什么?”肖凝儿打量着室内的环境心里疑惑的道。

乔常安沉默了一会儿,嘴边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不回答她的问题:“你觉得你能做什么?”

肖凝儿思考片刻:“我能召集鬼魂,我告诉你我能看见鬼啊!”

乔常安心中自然是不相信肖凝儿的话了,认为这个女人又开始发疯了:“我现在还想不到我把你留下来要做什么,等我想到了你就知道了。”

肖凝儿:“……”

默了一会儿,乔常安打破沉默:“你说你能看见鬼,那你能和那些鬼魂对话吗?”

肖凝儿听乔常安这么问,便以为乔常安相信自己说的话了,有点小开心的道:“那是自然,我不仅能和鬼魂说话,还能让鬼魂帮我做事呢!”

乔常安不以为然,对肖凝儿说:“你今后就住在皇宫里了,我把你安排在漪兰殿。”

肖凝儿怀疑自己听错了揉揉耳朵不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然而没听到回答她就被宫女带走了……

……

去漪兰殿的路上没人跟肖凝儿说话,宫女们都很本分的带路,肖凝儿不禁想到了她大师兄:也不知道大师兄有没有跟我一起穿越过来?

路过一座花园肖凝儿实在忍不住了就问旁边的宫女:“这位宫女姐姐,皇宫里面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啊?”

宫女不语。

肖凝儿又问:“那,宫里面有没有闹鬼的情况啊?”

宫女不语。

肖凝儿拿出她的看家本领,对着那宫女说:“宫女姐姐,我见你印堂发黑,头顶有黑气散发,此乃不祥之兆,今日必定会有血光之灾啊……”

宫女不想让她再胡说八道下去了说道:“姑娘不要再问了,皇宫里面没有地方一个是好玩的,在皇宫中一切都要多加小心,不然很可能就招来杀身之祸。”心里却不舒服极了:我最近好好儿的,什么血光之灾啊,皇上为什么要带一个疯女人回来啊?!

肖凝儿见宫女也不知道原因,无奈的撇撇嘴,反正既来之则安之,只要乔常安不为难她就行,想开了她便开始欣赏路边的风景,看了一会儿内心又忍不住开始感叹:不愧是皇宫啊这亭台小榭假山小池的都漂亮无比啊!还有大大小小的花园各种名贵的树,皇帝真有钱啊……

可是当肖凝儿路过一座假山时,隐隐觉得不对劲……

第七章蹭饭

漪兰殿内。

肖凝儿被带过来之后宫女就离开了,留她一个人在偌大的殿内凌乱,她一个人无聊了好一阵,想着先观察观察殿里的布局吧,这一观察她内心又忍不住开始感叹了:豪华又不失典雅宫殿,好多名贵的花瓶,啊!这里还有好多古董,这个屏风也很名贵啊!总结一句话,皇帝真有钱啊!

“你在干嘛?”乔常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肖凝儿淡定的回答还附带一个微笑:“我第一次进宫当然是想好好看看啦,想不到你这么有钱啊喂!”

乔常安:“……”

肖凝儿见他不语也觉得略微有些尴尬,想想也是他是皇帝嘛,要什么没有啊,但是为了不那么尴尬,她就只能干笑两声了:“哈……哈哈哈”

“……”

过了会儿肖凝儿还是想知道乔常安为什么要把她带到皇宫里来:“皇帝大哥,你为什要把我带到皇宫里来啊,还让我住皇宫里?”

乔常安听到那声皇帝大哥眉梢微微向上挑心里觉得好笑:“带你进来当然是有目的的……倒是你,为什么会在乱葬岗,又为什么知道我有血光之灾,还有你那骗山匪的把戏是在哪里学的?你最好说实话。”

肖凝儿本来也没打算说假话:“我会算命啊,所以知道你有血光之灾,骗山匪那个嘛,不是把戏,是一点小小的法术,至于为什么我会在乱葬岗,我自己也不知道啊!”

乔常安凝视着肖凝儿似乎在分辨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肖凝儿看了看他贼兮兮的问道:“皇帝大哥,你不如告诉我你带我进宫有什么目的啊?也好让我有个准备不是。”

乔常安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默了一会儿他才开口:“这个你无需知道,安心待着便好。”说完看也不看一脸茫然的肖凝儿转身离去……

肖凝儿望着那越来越小的背影内心一万只神兽奔腾而过,真想掰开那莫名其妙的男人的脑袋看看他在想什么……既然他要我待着那我便待着吧。

……

“咕……咕咕咕……”肖凝儿无奈的笑笑,她好像饿了,今天一天没吃东西了,再加上坐了三四个时辰的马车不饿才怪呢!

走至殿外,肖凝儿刚想开口叫宫女给她送点吃的,才发现宫女都被她支走了……看来只有靠她自己了,可是她毕竟也是第一次进到皇宫不熟悉皇宫的道路更不知道御膳房在哪里,她就只能靠自己并不强的方向感乱走一通。可是走了快一个时辰了她还是没找着御膳房,只能接着走,不知不觉间竟走到了乔常安的宫殿前,见门没有关上,就抬脚走了进去,走到大殿中央她轻声叫了两声皇帝大哥,没人答应,她索性四处看看,走着走着就闻到一阵饭菜的香味,这又勾起了肖凝儿肚子里的馋虫了,肖凝儿加快了步子顺着那香味走,一会儿在偏殿中果然看见了乔常安在用膳,肖凝儿开心的跑过去,乔常安见肖凝儿来了眉头皱在一起似是不悦。

肖凝儿跑到乔常安面前略带商量的道:“皇帝大哥,你能不能让我在你这里吃个饭啊?我有点饿了。”

乔常安眉头皱的更深了,沉声道:“不能!”

肖凝儿:“……”

空气安静了片刻,又听肖凝儿略带撒娇说:“皇帝大哥,我那边没有宫女,我又不熟悉皇宫找不着御膳房在哪儿,你就行行好让我蹭顿饭呗……”

乔常安:“……”

肖凝儿看乔常安不说话,又厚脸皮的说:“你也不希望我刚被带回来就被饿死吧,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咯!”

乔常安不说话只是皱眉看着肖凝儿,肖凝儿无视他的目光盯着桌上的佳肴,最终乔常安还是叫小邓子去添了碗筷……小邓子下巴都惊掉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和皇上一起吃饭,还是个女人!我的天呐,这世界是变了吗?

筷子一拿到手肖凝儿就开始狼吞虎咽完完全全把乔常安无视了,乔常安满脸黑线,也不动筷子了,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肖凝儿吃东西,他还是头一次看一个女人这么吃东西,吃相如此丑陋,就像八百年没见过吃的一样!

一旁的小邓子也看得眼角抽搐,心想:这个女人该不会是饿死鬼投胎吧,怎么这么能吃,而且看皇上的样子这顿饭怕是不会再吃了,皇上不是不喜欢和别人一起用膳吗,皇上,您的洁癖呢!

肖凝儿吃到七分饱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在看着她,她把脸从饭碗中抬起来就对上了乔常安那不悦且略带嫌弃的目光,肖凝儿还有点不好意思了:“呵……呵呵,皇帝大哥你别看我呀,你怎么不吃了呀?你也吃啊!唔……真好吃……”

小邓子小声嘀咕:“才不是皇上不吃,是皇上吃不下去啊,你看看你都把桌上的菜吃成什么样了!”

“你说什么?”肖凝儿含糊不清的道。

“没什么,没什么,您继续吃,继续吃。”小邓子狡辩道。

乔常安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最终还是没动筷子,强行忍住想把肖凝儿赶出去的冲动,肖凝儿还以为这皇帝吃饱了呢,便又开始自顾自的吃起来了……

乔常安眉头突突的跳,但是他眼里又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眼底的冰霜好像化开了一点……

肖凝儿吃饱了,笑嘻嘻的对乔常安说:“多谢皇帝大哥,那我吃饱了就走了啊,再见,再见啦……”说完就一溜烟儿的跑了。

乔常安看着那落荒而逃的背影渐渐勾起了唇角,眼底满是笑意……

第八章翠岚

快入夏了,不过傍晚的风总是让人很舒服……

肖凝儿哼着小调,慢悠悠的在回去的路上散步。

在路过那座熟悉的假山的时候,肖凝儿又觉得不对劲,走到假山面前,发现假山上有一个洞,洞里面有一只畏畏缩缩的鬼魂,那鬼魂见有人可以看见她,吓得用手抱住脑袋不住地颤抖,肖凝儿瞧见鬼魂这副模样,语气放柔问道:“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叫什么名字啊?”

鬼魂听见肖凝儿温柔的话语,放松了一些,不过还是有些紧张,也能正常说话了,她还是有些害怕的答道:“我叫翠岚。”

肖凝儿见翠岚放松了些,又柔声问她:“翠岚啊……你是怎么死的啊,为什么还不肯进入轮回呢?”

翠岚见肖凝儿完全没有要伤害她的意思,就全身心的放松了,她道:“生前是太后宫中的宫女,因为看见了一些不该看的事,听见了不该听的话,就被太后叫人毒死了。”

“那你为什么不肯进入轮回呢?”

翠岚听见肖凝儿问她为什么不肯进入轮回,不信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才略微有些哀伤的说:“我想再看一眼我的未婚夫,我们约定好等我到了出宫的年纪,我们就成亲,可是我出不去了,他再也见不到我了。”翠岚越说越伤心,眼角流下了血泪,甚是恐怖,不过肖凝儿却不害怕,她可见的多了去了,刚开始还会被吓到,到后来都习惯了。

肖凝儿听着翠岚的理由,心中阵阵怜悯,但是又疑惑,忍不住皱了皱眉:“翠岚姐,你是撞见了太后什么事情啊?为什么会严重到要杀你。”

翠岚有些犹豫的开口:“这件事情你现在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只是……只是我不想害了你,姑娘别问了。”

肖凝儿见翠岚不肯告诉她也只好作罢,她眼珠转转似是在打什么鬼主意,她笑眯眯跟翠岚说:“那你要不要跟我走啊,我现在暂住漪兰阁,你一个人待着也怪无聊的。”

翠岚觉得也是,就跟着肖凝儿回漪兰阁去了,她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看在别人眼里肖凝儿就像一个自言自语的疯子,还好回去的路上一个人都没碰到。

……

肖凝儿循着记忆回到漪兰阁的时候,她看见宫门口站了好多宫女似是在等着她回来,她拉着一位宫女问:“这位姐姐,这是什么情况啊,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啊?”

宫女回答:“姑娘叫我梅香吧,我们这些人都是皇上派过来伺候姑娘你的。”

肖凝儿凌乱了:这皇帝大哥怎么突然这么好心啦?哎呀!不管啦不管啦,派人给你用嘛,不用白不用,管他是好心还是有别的什么目的,起码自己会舒服得多。

想了想觉得身上黏糊糊的,身子也有些累了,就叫了两名宫女准备洗澡水去了。

肖凝儿跟翠岚聊了几句之后,翠岚已经喜欢上了这个有点可爱的小姑娘,并且肖凝儿答应了让翠岚见到他未婚夫。

没多久宫女就伺候肖凝儿去洗澡了,还贴心的给肖凝儿准备了两套换洗的衣服,肖凝儿自然是不习惯被人伺候所以就叫宫女们出去了,只留了梅香一人在外面候着。

肖凝儿脱掉满是汗味的衣服,泡进浴桶里,刚一进去肖凝儿便觉得整个身体的神经都放松了,越泡越舒服,渐渐困意开始袭来肖凝儿疲倦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最终还是没抵过困意,睡着了……

候在外面的梅香等了一个多时辰了,还没见肖凝儿沐浴出来,开始担心,就进去看了看。越过屏风,看见肖凝儿竟睡着了,梅香也是哭笑不得,她略带笑意的,轻轻拍了拍睡在水中的肖凝儿。

肖凝儿被拍醒,微微皱起眉头,迷迷糊糊的道:“唔……有点冷。”

梅香看肖凝儿这副可爱至极的模样心里喜欢的紧,她从未在宫中见过如此可爱的女孩子,梅香眼中透露着笑意,嘴角忍不住上扬的道:“凝儿姑娘,别睡啦,水都冷了,再泡下去怕是要着凉了。”伸手把肖凝儿从浴桶里拉出来,替肖凝儿擦干身子,又把衣服给肖凝儿穿上。

肖凝儿被梅香拉出浴桶,的确桶里的水已经很冷了,她可不想生病,把衣服穿好之后,她挽着着梅香的手,看着梅香,眼角弯弯笑的煞是好看,只不过她的眼神就不那么简单了。

梅香被她看的浑身不舒服,无奈的笑道:“凝儿姑娘,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不要这样看着我啊,看得我心里发慌。”

“那我就直说啦,梅香姐,你可不可以帮我拿一叠黄纸,还有朱墨,嗯……还有香炉和香。”肖凝儿神色颇为严肃。

梅香也不多问,就去给肖凝儿准备东西了。

天色全黑了,天上有繁星点点,月亮半边隐在云里,偶尔听得到虫鸣。

肖凝儿和翠岚来到院子里,她想尽快帮翠岚完成心愿,这样或许翠岚就会告诉她那日翠岚到底看见皇后做什么了,她觉得这个消息觉得很劲爆,说不定还能从太后手里讨点好处。而且她今天下午无意跑到乔常安那里蹭了一顿饭,发现乔常安印堂仍是发黑,面相不好,周身隐隐有黑气往外冒,比在乱葬岗看见他的时候还要严重,她就想给乔常安画几张符,做场法事,给乔常安消消晦气……

肖凝儿拉着翠岚聊了几句,聊着聊着肖凝儿试探性的问翠岚:“翠岚姐,我让你去见你未婚夫,你把太后做了什么告诉我好不好?”

翠岚皱了皱眉头,面露难色,压低了声音对肖凝儿说:“凝儿,我……我不是不想告诉你,我……我是怕你知道了这件事,会对你不好。”

肖凝儿见翠岚这样说,心里一喜,就知道她软磨硬泡一会儿翠岚一定会告诉她的,她撒娇道:“翠岚姐……我又不会告诉别人,而且,别人也看不见你,听不见你说话,太后也不会知道你告诉了我这件事,只要我不说别人就不会知道啦,你就告诉我吧……告诉我吧……”

翠岚扶额,无奈的说:“凝儿啊,你真是……唉……好吧!”

肖凝儿大喜,脸都笑开了花,她附耳过去,渐渐的她脸色越变越难看,到最后肖凝儿满脸都写着严肃。她眉间都皱成了川字,眼睛也微微眯起嘴唇紧抿,眼睛里震惊和疑惑交替。

翠岚说完之后,肖凝儿内心震惊不已,她发现自己心脏“砰砰砰”的跳的像刚刚跑完步一样,掌心有冷汗不断渗出,背脊也在冒汗……

梅香找到肖凝儿就看到这样一幅场景,肖凝儿独自站在院子里,身体僵硬,她以为肖凝儿不舒服呢,走到肖凝儿面前,又看见肖凝儿那副严肃的表情,等肖凝儿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的时候,梅香已经喊了肖凝儿好几声了。

梅香问肖凝儿:“凝儿姑娘,你怎么了,你刚才的表情好吓人啊,你要的东西,我都给你拿过来了,放在你的卧房里了。”

肖凝儿收拾好了表情,朝梅香微微一笑道:“我没事啊,只是刚才想件事情想得出了神而已,既然我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那梅香姐就去休息了吧。”

梅香又问了两句,确定肖凝儿是真的没事之后才回去休息了。

梅香走后,肖凝儿又恢复了那严肃的表情,拉着翠岚的手,凝声说:“翠岚姐,我保证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不过没想到太后竟然会做出那种事情,简直太可怕了那个女人!”

翠岚表情也严肃,刻意压低了声音说:“我相信你不会说出去的,毕竟我觉得你也不想被太后挂记上吧。”

肖凝儿打个冷战,打着哈哈说道:“哈哈,我当然不想啦,太后这么可怕谁想被她挂记上,谁就是不想活了!”

翠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俩又聊了一会儿,肖凝儿就去睡觉了,鬼魂是不用睡觉的,所以翠岚就在这漪兰殿中无聊的乱飘……但是,她没有发现一个人影闪进了肖凝儿的房间。

不速之客走至肖凝儿床前,看着肖凝儿那七仰八叉的睡姿,眼中划过一丝暗芒,他又走近了些,弯下腰,靠近肖凝儿熟睡中的小脸儿,温热的气息在两人鼻尖环绕,不速之客抬起了手,可是在快触碰到肖凝儿脸庞的时候停下了,不速之客收回了手,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肖凝儿一眼之后,就消失了,带起了一丝微风,吹动了床帘……

陛下你宠妃又在作妖了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陛下你宠妃又在作妖了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陛下你宠妃又在作妖了全部精彩内容

《乔常安肖凝儿小说by凤小溪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