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柏然宋贝贝小说by天容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季柏然宋贝贝小说by天容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萌宝甜妻送上门季少宠上瘾

时间:萌宝甜妻送上门季少宠上瘾作者:天容

萌宝甜妻送上门季少宠上瘾季柏然宋贝贝小说

萌宝甜妻送上门季少宠上瘾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季柏然,我要离婚!”“离婚?我堂堂季氏娱乐的总裁夫人,岂能说离就离的。”季少被打脸了,他从来没想过他那娇弱软萌的妻子竟然敢提出离婚,还带球跑……三年后。“妈咪,这个叔叔跟我长的好像啊。”...

萌宝甜妻送上门季少宠上瘾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 一场故梦一场空

“柏然,你今天晚上到底有没有回去?我告诉你,无论你有多不喜欢这个女人,她都是你的法定妻子,今年,你必须给我生下一儿半女来!”

电话那头传来严厉的声音,季柏然好不容易才舒缓下来的心情瞬间就被搅的乱七八糟,胡乱应了句“知道了”,就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烦躁的抓过架子上的毛巾在身上擦了一把,季柏然就将浴巾往下身一系,出了浴室。

“啊!”一出浴室门,季柏然就听到一阵尖叫,不耐烦的抬眼,只见宋贝贝光着身体站在卧室中间,巴掌大的小脸上写满了不知所措。

目光略过宋贝贝的身材,虽然算不上火爆,但至少也是前凸后翘了。

莫名的,季柏然的下身就觉得一紧,结婚八年,他还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小妻子原来这么有料。

宋贝贝的脸蛋已经红到可以滴血,不停的和季柏然道歉,随着她不断鞠躬的动作,她胸前的那道波涛也在不停的颤动。

这个蠢女人!

季柏然的喉结上下滚动,却还是偏过头去,不屑的开口,“就你这种身材,还是别出来显摆了吧!”

瞬间,宋贝贝的身子僵住,雪白的胴体立在卧室最中间,就在季柏然以为她会爆发的时候,宋贝贝却一声不吭的走到衣橱旁边,换上了一件样式保守的睡衣。

这样的沉默让季柏然觉得十分的不自在,大步走过去坐在床上,招呼宋贝贝给自己拿过来一件睡衣。

这一次,宋贝贝却没有动。

她的头发还湿着,垂在她的身后,一对长长的睫毛不断的煽动,眼角似乎已经有泪水渗出,整个人的侧影看上去都十分的委屈。

结婚八年,第一次,季柏然觉得自己今晚是不是真的有些过了。

宋贝贝却在这个时候开了口,“柏然你早点睡。”

然后起身,向着门口走去。

这是去哪里?

季柏然的眉头一皱,开口就问道,“你去哪里?”

“我去客房。”宋贝贝本来不想理会身后的人,但在听到季柏然不悦的声音后,还是忍不住回答了他。

这是她年少时最初的欢喜,是她的整个青春,哪怕他再不喜欢她,她还是做不到,忽视他。

她要去客房睡?和自己分床?

一想到“分床”这两个字,季柏然的脑袋里就莫名的升起一股怒火来。

这八年,虽然他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但宋贝贝从来没有和他提过“分床”这两个字,今天不但分了,还给他摆脸子?

仗着他母亲发话就无法无天了?

他不能就这么惯着她!

开口,季柏然的声音里透着冷意,对着门口瘦小的背影命令道,“过来!”

宋贝贝听出了身后人的怒意,想拒绝,却怎么都挪不开腿,僵持之下,坐在床边的季柏然渐渐失了耐心,直接起身,大步向着宋贝贝走去。

“你放开我!”

疼痛感自胳膊上传来,本能的,宋贝贝就要挣扎,但这份挣扎看在季柏然的眼中却像是乖巧的小妻子第一次的挑衅,瞬间心中的怒火更甚,捏着宋贝贝的大手也愈发的用力。

直到那一对胳膊发青发白,季柏然这才将宋贝贝的胳膊拧到身后摁住,贴近宋贝贝,捏着她的脸颊,一字一句的道,“宋贝贝,你再给我说一遍!”

第五章 被撕裂的爱意

宋贝贝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面前这个男人的。

或许是爷爷的寿宴,季柏然风度翩翩的背影俘获了她情窦初开的心;或许是六岁那年,她因为身体弱被表姐妹欺负,只有这个粉雕玉琢的男孩子上前,替她挡住那些向来只会打在她身上的碎石子。

但此刻,看着面前男人十年如一日俊朗的面容,宋贝贝忽然就迷茫了。

自己,真的爱他吗?

或者说,这个男人,值得自己爱吗?

过去二十多年,从来没有怀疑过的事情,在这一刻,在宋贝贝的胳膊几乎要被男人暴力的拧断的这一刻,她却开始怀疑。

鼓起勇气,看着面前的男人,宋贝贝一字一句的说出先前她哪怕离开都没有说出来的那句话。

她说,“柏然,我们分房睡吧。”

轰——

季柏然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一对眸子瞬间就变得猩红,用力将宋贝贝抵在墙上,压低了声音道,“你再说一遍!”

季柏然的力气太大,宋贝贝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困难,用力推搡着抓着自己的男人,却像是蚂蚁撼树一样,毫无用处,反而将男人彻底激怒。

“宋贝贝,我在问你话!”

“你弄疼我了!”宋贝贝皱着眉头,秀丽的眉毛蹙在一起,巴掌大的小脸满是痛苦,看在季柏然的眼中,却觉得她这是在装可怜博取同情,反而加大了手中的力道。

宋贝贝只觉得自己的胳膊裂开般的疼痛,终于支撑不住,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宋贝贝!宋贝贝!”感觉到自己手上的力道一松,季柏然眼底一沉,在看到宋贝贝的脑袋偏向自己胳膊的时候,还以为这个女人是在演苦肉计,瞬间脸色就沉了下来,松开了手。

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令季柏然没有想到的是,他一松手,宋贝贝的身体竟然就顺着门板滑下来,眼看就要落到地上去了。

眼疾手快的,季柏然一把捞起快与地面亲密接触的女人,拿起电话就拨通了一个号码。

凌晨,三点。

医院里灯火通明,享誉整个S市的全能医生赵子墨一脸疲惫的自手术室里走出来,摘下口罩,却还不忘调侃坐在手术室外的男人。

“季少,我说你怎么暴力成这个样子?和你说了多少次了,女人是水做的,你就是不听——”

“她怎么样了?”季柏然冷着一张脸,完全没有把赵子墨的调侃听到耳朵里。

赵子墨愣了愣,季少这是转性了?

“我在问你话。”久久得不到身边人的回应,季柏然眉头一皱,脸上浮上不悦的神色来。

“没什么大问题,不过是胳膊断了,已经接好了,回去静养一段时间就好了。”赵子墨没好气的回答道,心底却忍不住的吐槽,你要是真心疼人,就不该把人折腾成那个样子。

刚才换衣服的时候他都听护士说了,送进去那个姑娘全身都青了,他这发小是得多饥渴,多暴力啊!

不过——这女人谁啊?怎么从没见季少带出来过?

第六章 墙角的温莲花

“季少,这女人谁啊?你的老相好?还是新女友?不过我得说说你,男人玩归玩,心还是得落到家里,要我说宋家那丫头也挺不容易的——”

犹豫再三,赵子墨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八卦的心,坐到季柏然身边开始长篇大论。

季柏然却紧紧盯着在自己面前不停聒噪的男人,一字一句的道,“她是你SZ。”

嫂……SZ?赵子墨被吓了一大跳,好半天才自嘴里憋出一句话,“季少,你可别乱来啊!”

虽然他这个发小不喜欢宋贝贝已经是S市公开的秘密了,但那好歹也是老一辈做主的婚姻。再加上宋家已经没落,以宋贝贝那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柔弱性子,怕是离了季柏然,就没几天活头了。

说来也是,宋贝贝那丫头虽然呆了点,但模样还算讨喜,随便找个男人都该是被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怎么就嫁了个季柏然这个油盐不进的男人呢?

季柏然回过头来,冷冷看了身后八卦的男人一眼,再次重复道,“我说她是你SZ。”

说完,就冲着自手术室推出来的人大步疾走了过去。

轰——

用了几乎三分钟的时间,赵子墨才将季柏然刚才那句话完全消化。

原来刚送进去的这个女人,就是宋贝贝啊!

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宋贝贝就躺在病床上,刚做完手术的她脸色愈发显得苍白,看着她露在外面打点滴的手,季柏然不由得眉头一皱。

这女人是没吃过东西吗?怎么这么瘦?连他上大学的妹妹都比她重。

掏出手机,季柏然毫不犹豫的拨通了季家祖宅的电话。

“对,麻烦您了。”

他叫了祖宅的吴妈来别墅做饭,赵子墨说了,宋贝贝这几天只能静养,正好趁这个时间好好补补。

瘦得跟猴似的,真不知道那么有料的身材是怎么来的。

瞥了一眼宋贝贝被子下的胸口,季柏然觉得突然自己有些口渴。

“一诺哥,不要丢下我——”忽然,病床上的人嘴中传来一声呢喃,正要去倒水的人急急转过头来,在看到床上人皱成一团的小脸后,放下手中的杯子,快步走了上去。

“宋贝贝——”季柏然刚要开口,就听见了床上人的再次呢喃。

只是这次相比上次,宋贝贝的发音更加清晰,更加令季柏然恼怒。

“一诺哥,不要离开我!”

一诺?季柏然的脸色瞬间冷下来,伸出去准备看床上人的手也立刻收了回来。

敢在梦里喊别的男人的名字?宋贝贝,你很好!

砰——

手中的暖壶炸裂,病房里都是碎玻璃碴子,本来就在噩梦中的宋贝贝瞬间被惊醒,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阴郁的男人。

“柏然——”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凭借本能,宋贝贝张口就要去喊向门口走去的男人。

“穿好衣服,回家。”季柏然丢下这一句话后,就大步出了病房。

宋贝贝一脸委屈,看着自己手背上插进去的那根吊针,还是咬着嘴唇一把拔下,快速跳下床。

第七章 云想衣裳花想容

“宋贝贝,你在磨蹭什么?”

在外面等了快十分钟的季柏然还不见宋贝贝的身影,一脸不悦的踏进病房,看到的就是摔在地上一脸狼狈的女人。

“柏然,我——”宋贝贝看到对面人阴郁的脸色,刚想开口解释,季柏然就上前一脸不悦的将人拎起,提到了病床上。

细碎的玻璃碴子扎进单薄的病号服,点点血迹在雪白的衣服上映开,季柏然微微一动,床上的女人就忍不住小声叫疼。

一脸烦躁的将人丢下,季柏然转身就出了病房。

又……生气了吗?宋贝贝的一张脸瞬间垮了下来,一脸委屈的捧着自己刚接上的胳膊。

“噗,季少,你这小妻子可真有意思。”休息室里,赵子墨在听完季柏然的叙述后,逗得整条眼睛都眯起来了,一口水差点就喷在了季柏然身上。

对面的季柏然皱皱眉头,“你快点找人给她把那些东西弄出来,有麻药吗?她怕痛。”

怕疼就不会那么瞎折腾了,哪有取个碎玻璃碴子还上麻药的?赵子墨一边穿着白大褂一边想。

不过——

这架势,他怎么觉得季少并没有传闻中那么不关心自己的小妻子呢?

八卦的心思开启,赵子墨系好大褂上的扣子,冲季柏然眨眨眼,“你不会是喜欢上那小丫头了吧?”

怎么可能?季柏然想都没想就否定了赵子墨的想法。

切,季少可是他相识二十八年的老友,说句夸张的话,季少皱皱眉他都知道下一句他要说什么,看这样子,说季少对宋贝贝毫无感觉,那是几乎没有可能的事。

谁说只有女人口是心非?男人有时候也很玄妙的。

不过这是他们夫妻俩之间的事,他还是赶紧带上手套去干他的活吧!

“等等,你去哪?”看这全副武装的赵子墨,季柏然再次开口。

“去看SZ啊!”赵子墨答道,一脸莫名其妙。

大半夜被季柏然从家里拎到医院已经就很惨了,他不赶紧做完手头的工作下班,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季柏然这个铁公鸡又不给自己加班费。

“换个女医生。”季柏然开口,语气依然冷淡。

他……

赵子墨只觉得自己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冲上去将他这个发小的一张俊脸给打花。

宋贝贝的伤一直折腾到天亮才算弄完,身上缠上厚厚一层纱布,这下本就算不上灵活的宋贝贝看上去就像一具埃及木乃伊。

“医院里的医生都没有审美的吗?”看着眼前被包的只露出一个脑袋的宋贝贝,季柏然眉头一皱,忍不住开口。

“啊?”赵子墨还没有反应过来,季柏然就冷冷补上下一句。

“好丑。”

……

气氛顿时陷入尴尬,宋贝贝习惯性的想低头,却发现自己的脑袋根本就不能动,只能眨巴眨巴眼睛。

一双无辜的眸映在季柏然的眼中,他眼底微沉,却还是亲自上前,一把将宋贝贝抱起。

“柏然——”宋贝贝受到惊吓,开口,抱着她的男人却直接将她的话打断。

“闭嘴!再说话就自己走回去。”

第八章 黑云压城城欲摧

作为季氏娱乐的总裁,季柏然的威慑力自然一流。简单的一句话,就让怀中的女人乖乖闭嘴,被他抱着上了停在门口的保姆车。

“送她回别墅。”季柏然将人放进车子,就对着司机开口道。

宋贝贝的眼中却闪过慌张,顾不上自己被包的紧紧的身子,努力自车窗里探出头来,“柏然,你不回去睡觉吗?”

睡觉?季柏然直起腰,冷笑一声,指着自己的表问宋贝贝,“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石英表的指针,准确无误的指向清晨八点。

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啊。

宋贝贝的小脸垮了下来,外面的人却冷冷开口,“托你的福,我今天早上的一个跨国会议需要往后推迟至少半个小时,宋贝贝,你还觉得我有时间睡觉?”

“对……对不起。”宋贝贝低下头,习惯性的道歉,她不是故意的。

看到车里一副逆来顺受样子的宋贝贝,季柏然的眼底再次闪过厌恶,他讨厌这个女人无时无刻不卑躬屈膝的样子,柔弱的就像全世界的人都欺负了她一样。

抬手,季柏然就示意司机将车开走。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回到别墅的宋贝贝被吓了一跳。

一开门就是季家老宅佣人吴妈的那张笑意盈盈的脸,嘴里招呼着,“少夫人你回来了”,吓得宋贝贝本能的就往后退了一步。

这也不能怪她,吴妈是季家的老佣人,专管季柏然母亲的伙食。以往吴妈的出现,总是伴着她那位凶神恶煞的婆婆,她要是不害怕才怪呢。

小心翼翼的往屋内看了一眼,确定一楼客厅里没有人后,宋贝贝才敢开口问道,“婆婆今天没来吗?”

吴妈愣了愣,还以为宋贝贝这是在埋怨季夫人不来看望她,却还是带着笑意回道,“夫人今天有事,没来。”

这就奇怪了,婆婆没来,吴妈来别墅做什么?宋贝贝的小脸纠结成一块,挪动着自己僵硬的身体向屋内走去。

“少夫人,我扶着你。”

吴妈本来被季柏然突然叫过来还有些不满。心想季家这个少夫人什么本事都没有,一天就呆在家里还这么娇气。在看到宋贝贝吃力的挪动身体的时候,心中却浮现一丝不忍来。

这得伤成什么样子,才能连走一步都困难啊!怪不得少爷非要指名让她来伺候少夫人。

“啊……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了。”宋贝贝吃力的转过身,谢绝了吴妈的好意。

顿了一下,又开口道,“吴妈,那你今天来是——”

宋贝贝的心里还是有些七上八下的,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婆婆不会是已经知道昨天晚上自己又惹柏然不愉快的事情了吧?

一想到昨天婆婆叮嘱自己的话,宋贝贝的心中就泛过一丝悲凉。

吴妈看着靠在楼梯口的宋贝贝,心中也有些不忍。

这个少夫人的处境她也不是不知道,不受婆婆喜欢,也不招丈夫待见,要不是季家老太爷压着,恐怕早就和少爷离婚了。立马开口将自己知道的合盘拖出:

“是少爷打电话叫我过来的,说昨天晚上他喝了点酒,没注意伤到了您,让我过来帮帮忙。”

原来是他叫吴妈过来的。他也知道温柔吗?

宋贝贝的眼前闪过昨夜男人的暴戾,眼底浮现出一丝嘲讽的意味。

萌宝甜妻送上门季少宠上瘾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萌宝甜妻送上门季少宠上瘾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萌宝甜妻送上门季少宠上瘾全部精彩内容

《季柏然宋贝贝小说by天容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