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首席请放手全文免费阅读-花心首席请放手小说最新章节

花心首席请放手全文免费阅读-花心首席请放手小说最新章节

花心首席请放手

时间:花心首席请放手作者:拓拔瑞瑞

花心首席请放手秦晋阳童天爱小说

花心首席请放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花心首席请放手的作者拓拔瑞瑞,最新章节目录解读。花心首席请放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一夜未果,大胆的女人居然偷偷离开,甚至在床单上烙下挑衅的“战书”。秦晋阳看着这刺目的红唇印记,眼中寒光迸现。他发誓,搜遍全城也要将这个逃跑的女人找出来!第二天,各大报纸大幅度版块同时刊登头条通缉令。同一时刻,童天爱拿着报纸,一张脸充血红了个彻底。天呐!她惹到恶魔了吗!“秦晋阳……秦氏财团总裁……”只因为那个唇印,她惹上首席总裁……...

秦晋阳童天爱小说花心首席请放手推荐章节

第04章:恐男症

童天爱无辜地望着她,“你瞪着我做什么!放心,我对你的‘姘头’没兴趣!”

-------------------

女人听到童天爱讥笑的话,顿时一脸错愕。

张口结舌地望着她,又扭头瞟了眼身旁的男人。

几乎不敢相信,她居然将堂堂台湾首席总裁秦晋阳说成是“姘头”!

秦晋阳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对于她附加于他的“另类称呼”无法苟同。

“飞机场小妹妹,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嘛!”女人睨着眼眸望向她,故意挺胸。

纤手随意撩拨着那一头大波浪长发,显得风情万种。

童天爱望着她傲人的双峰,完美的身材曲线,瘪了瘪嘴。

无所谓地耸耸肩,她对自己的干瘪身材一向很有自知之明。

“OK!我长话短说!”

“首先我要向椰子姐姐澄清,我不是有意要打扰你和你姘头的好事。”

“我只需要五分钟时间,让我把事情说完,我立刻走人。

绝对不会多留半秒钟!”

要不是那份报纸,谁想呆在这里看变态狂!

趾高气扬的女人在听到“椰子”二个字,艳丽的容颜立马泛青。

她居然说她是“椰子”!

“晋阳……”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整个人随即攀附在男人身上。

贴着他的耳边,呵气道,“让她走嘛……”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心神不宁,第六感告诉她,这个突然闯出来的女孩子,会直接影响到她的地位。

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威,她必须先发制人!

童天爱瞪大了眼睛,这个女人上辈子是蛇吧!

她的身体居然可以软成这样啊!越来越有反胃的感觉了,强咽了下唾沫,调和自己的胃液分泌。

“秦……”他叫什么来着?

童天爱的嘴角抽搐了两下,“秦大总裁,如果你现在告诉我,你的游戏结束了!那我转身就走,你们继续!”

“结束?”秦晋阳伸手将挂在他身上的女人扶正,迈开步子,朝她走去。

女人呆愣地瞧着眼前的男人,一时间僵持在原地。

忽然瞥过头望向童天爱,原本动人的容颜,因为嫉妒变得丑陋狰狞。

童天爱看到他向自己逼近,反射性地往后退去。

他的目光太直接,也太犀利,就好象她……没穿衣服一样……

一想到没穿衣服,就想到那个晚上!童天爱一张白皙的脸庞,刷得烧了起来。

“停!别再过来!我有……”连忙伸手挡在身前,拒绝他的靠近。

秦晋阳果然停下脚步,离她三步之遥的地方伫足,双手环胸看着她,“你有什么?”

“我……我有……”脑子里思索着所有可能的词汇,脱口而出,“我有恐男症!男人靠得过近,我会过敏,严重导致呼吸障碍!”

恐男症?过敏?呼吸障碍?

秦晋阳望着眼前一脸惊恐的小女人,眼眸深邃却是兴味昂然。

挑了挑眉,强忍住想要狂笑的冲动。

她脸上厌恶的表情太过明显,当他是瞎子吗?想要蒙骗人,也不找个好点的借口!

“哦?是吗?”为了配合她,故意狐疑地问道。

童天爱看见他将信将疑,连忙佯装柔弱的模样。

伸手按在胸口,不停地喘气。

边喘边说,“是啊是啊!你现在就离我挺近,一米的距离就让我挺难受的!”

心中愤愤地吼:死变态狂!沙文大种猪!快离我远点!

秦晋阳也不当场识破她的那点小伎俩,扭头朝着身后的女人笑道,“宝贝,既然我现在有事情要处理,只好委屈你了。”

“晋阳……”女人完全沉醉在他充满男性魅力的笑容里,撒娇地叫着他的名字。

秦晋阳走到女人身旁,低头亲昵地吻了下她的脸庞,“好了!去吧!我喜欢听话的宝贝!晚上……”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童天听不到他们之间的对话。

但是看着眼前的女人那一张俏丽的容颜,泛起红晕,双眼灿若桃花,心里也猜了大概!

“讨厌!那人家走了!”

女人伸手攀住他的颈项,掂起脚尖送上一个法式热吻。

随即拎起LV的蛇皮包包,经过童天爱身边时,不忘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想跟她斗?她才是秦晋阳的新欢!

童天爱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快要晕厥了。

诺大的办公室,随着女人的离去,气氛显得有些僵持。

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很有默契地保持沉默。

十六度的强劲冷气不断袭击,童天爱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啊嚏——”

秦晋阳不知在什么时候走到了她身边,毫不犹豫地脱下外套披在她的身上,“穿上吧!一不小心着凉感冒可就不好了!”

童天爱想也没想,开口道谢,“谢谢你噢!你真是……”

“大好人”这三个字还没说出口,抬起头瞥见他高大的身躯,再对上那一张放大的俊容,吓得连忙往后退了一大步。

这个人是幽灵吗!什么时候飘到她身边的!

“你的恐男症好了?”秦晋阳双手环胸,挑眉问道。

“……”童天爱想不出如何接下文,哀怨地瞪了他一眼。

下一秒钟又扬起笑脸,连忙转移话题,“秦大总裁,我想拜托您一件事,您能不能把那些底片还给我!”

秦晋阳听到左一句“秦大总裁”又一句“您”,心里非常不爽,“不——能——!”

第05章:正面交锋

童天爱心里已经将他骂了几千几万遍,脸上却仍然保持着笑容。

献媚地说道,“秦大总裁,我知道您只是一时无聊。

不过现在您也无聊过了,您就大发慈悲将那些底片还给我吧。”

“不——能——”秦晋阳同样坚决地说着这两个字。

卸下笑容,咬牙切齿地问道,“怎样你才将底片还给我!”

秦晋阳眯着眼楸着她,鼻子冷哼,“怎么样都不能!”

童天爱看着眼前一脸得意的男人,越来越有抓狂的冲动。

恨不得冲过去煽一个巴掌,这个死变态狂!

他在拽什么啊!他以为他是什么秦氏总裁,他就了不起啊?

又是僵持的局面,两个人干瞪着对方,好象在比大小眼。

终于,童天爱忍不住投降,举了白旗帜。

“秦大总裁!”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想你不会是想拿底片来勒索我吧!”

“我先坦白,我银行的存折里还有一万元。

你要是想要,就全都拿去。”

“不过我看你这么‘金碧辉煌’的大总裁,应该不会稀罕我那点小钱……”

“好!我收下!”他突然出声,打断她的话。

童天爱的嘴巴半张着,一脸的诧异。

他、他、他……这个男人真不要脸啊!居然真得要她那点钱!她可怜的积蓄啊!

“怎么?舍不得?”秦晋阳的嘴角噙着笑容。

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地说道,“谁……谁舍不得啊……”边说一边伸手翻开背包,拿出皮夹,将皮夹里唯一一张银行卡递向他。

“诺!拿去!快把底片还我!”心痛啊!

秦晋阳凝望着她,走到她面前,伸出手,拇指与食指捏着银行卡的一角,忽然出奇不异,将她那只白嫩小手也一并握住。

掌中柔软的触感,让他萌生一个念头。

“一百万一个月!做我的女人!”看她的表情,应该很缺钱!

时间定格了——

童天爱呆楞在原地,下一秒钟猛得甩开他的手。

过大的弧度,使得她整个人往后踉跄了退了一大步。

一张脸因为羞愤,而涨得通红。

整个人却也因为羞愤,显得更为夺目。

“秦大总裁!你这么高高在上,从小到大连公交车都没坐过吧?”

“你所接触的任何一件小东西,也许是我这种平凡的人一辈子也不会接触到的!”

“不过,我要告诉你,不要以为每个人都爱钱,更不要把你的铜臭味,沾染在我身上!”

一番话慷慨激昂,童天爱终于停了话匣子,笑容荡漾在唇边,灿烂得让人刺目。

她的笑容太耀眼了,一时间眩迷了他的眼。

秦晋阳心里“咯噔——”一下,瞬间平息了那份悸动。

欲擒故纵的把戏吗?这样的女人,他见过太多太多了!

俊朗的脸上扬起一抹笑容,却是带着几分不屑。

转身走向扔在床上的西装,掏出西装口袋里的一叠金卡。

然后又转身走回她面前,将那些金卡拿到她眼前,展开成扇形。

“无限透支额度的金卡,自己选一张。”

这样的美事,任何一个女人见了都会心动。

包括她,也不例外!

童天爱心里厌恶,脸上却露出贪婪的神情,从他手上慎重地挑选了一张,“秦大总裁真是大手笔!你就不怕我将这张卡刷暴了吗?”

秦晋阳性感的薄唇扬起满意的弧度,对于她的举动一点也不怪。

毕竟这样的诱惑,还没有一个人女人拒绝过!

“如果你有这个本事将卡刷暴,我也无所谓。

”轻描淡写地说道。

童天爱低垂下头,躲避开他视线的刹那,一双眼迸发寒光,胸中也随之燃起熊熊火焰。

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变态狂!居然将她看成那种世俗的花痴女!

“过来嘛!”抬起头状似羞涩的模样,朝他抛了个媚眼。

瞧见她的反应,挺拔高大的身躯又朝她走近。

离得她近了,才闻到一种淡雅的香气。

忍不住伸手掬起她的一缕发丝,放在鼻下轻轻地嗅了下。

扬起招牌式的蛊惑笑容,“宝贝,你好香!”

就在这时,童天爱敛去伪装的笑容,将手中的金卡朝他脸上狠狠地砸去。

脚下动作也不停,迅捷地抬脚,用力地踢上他的大腿。

练了三年空手道,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

“你……”秦晋阳忍痛皱眉。

童天爱立马跳开三尺远,瞧见他疼痛的表情,心情大好。

“你这个让我彻底恶心的秦大总裁,我现在郑重地警告你,不要再来打扰我正常的生活!”

“带着你的金卡,和你那张让我作呕的脸,消失在我的世界里吧!”

连珠炮发似得说了一大通,然后微笑,优雅地转身。

……

关毅一直等候在顶楼另一间办公室内,透过百叶窗瞧见童天爱一脸义愤填膺的表情。

悠闲地喝了一口咖啡,心里倒数计时,五、四、三、二……

直线电话准确得响起,按下通话键,秦晋阳的怒吼传来,“我限你在一小时内,调查清楚刚才走出去那个女人的资料!”

说完,电话被猛得挂断。

秦晋阳望着满地散落的金卡,他发誓,一定要征服这个女人!

第06章:收购地皮

童天爱气呼呼地冲出了秦氏企业,突然停在原来,抬头望向大厦的顶楼。

脑子里浮现那个变态男吃痛的样子,心里有些得意。

忍不住低咒:沙文大种猪!这次让你吃鳖了吧!

手机很是时候地发出“叮叮咚咚”的音乐声,童天爱按下通话键,将手机放到耳边。

方晴鬼叫似得狼吼声,直接穿破她的耳膜。

“小晴,我错了!”

“……恩?……教授说我这个月已经用‘例假’这个理由请了五次假了?”

“……没有那么多吧!那个死老头子!……”

童天爱显然将方才的一切忘得一干二净,边走边说。

伸手拦了辆计程车,弯腰坐入车内,车门关上的刹那,的士发动引擎,驶离了秦氏大厦。

……

不消片刻,关毅推门进入总裁办公室。

走到秦晋阳身旁,将收集到的资料递到他面前。

瞥见他脸上一条狭长的痕迹,挑了挑眉。

“你的脸怎么了?”显然是明知故问。

心里感叹刚才的女孩子,还挺有几下子的!

秦晋阳伸手抚过被金卡刮伤的脸旁,无视于他的问话。

接过他手中的资料,低头看到照片里笑得阳光灿烂的女孩子。

乌黑的长发分为两股,随意地打着麻花,只在尾稍处用银蓝色的发带束着。

简单式样的同色系衬衣,使得整个人看上更为青春,而且清纯。

粉润的唇,抿起调皮的弧度。

那一双通透的灵动大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芒。

突然就想到刚才她的那个笑容,彻底晕眩了他的眼。

关毅深沉的男声响起,带着些钦佩的口吻。

“童天爱,女,二十二岁,身高一米六.四。

就读于国立台湾艺术大学,现在是大三学生。

母亲死于车祸,父亲不详。”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年满十六岁后就开始独自生活。”

“为人乐观开朗,朋友也很多。

听说整个学校,从大一到大四,没有一个不认识她的呢。”

“不过多归多,但是她这个人不爱与人深交。

除了一个叫方晴的。”

“从初中开始,就有男生追。

最辉煌的记录是在大学里,台大大四的校草在毕业典礼上向她告白,可惜被她Over了!”

“更让人惊讶的是,大学三年的学费,都是她自己打工赚来的。

而且她还是个很孝顺的女孩子,听说每个月都还寄钱回孤儿院。”

“……”

孤儿院?这是她的弱点吗?

秦晋阳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转身望向落地玻璃的窗外,嘴角扬起,“一个星期,收购那家孤儿院的地皮!”

……

阳光明媚的午后,天空中偶尔漂浮过白云朵朵。

台大的讲堂内,年过半百的白胡子教授口若悬河地讲授着“行为艺术”。

神情激昂愤慨,有着一发不可收拾的势态。

讲堂最后的位置,方晴拿着明星周刊,无聊地打磨时间。

扭头瞥了一眼身旁睡得像头猪一样的女人,心中无奈地哀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随着白胡子教授地一声令下,学生们乱烘烘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天爱!天爱?”方晴推了推她,突然将身子凑到她耳旁,大声地吼,“童——天——爱——”

童天爱猛地从座位上蹿了起来,“报告老师,我正在思考行为艺术!”

她的反应,让方晴哭笑不得,“天爱!现在已经下课了!”

听到这句话,童天爱这才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清醒。

扫视了一圈空荡荡的讲堂,瞪大了双眼,无辜地望着方晴,憨憨地笑。

“天爱,昨天晚上几点睡的啊!”方晴瞧见她黑黑的眼圈,担心地问道。

童天爱低着头整理桌子上的书本,不经意地答道。

“昨天晚上便利店的小林有事,所以我就连她的班一起接了。

也就是说,我昨天晚上赚了两天的钱!”

将书本放进背包,一手搂住方晴的手腕,抬头对着她比了“V”的手势。

“童天爱!你……”

“小晴,季大哥来了!”童天爱眼尖地瞥见来人,一双眼绽放光芒。

就像是见到救星一般,兴奋地大吼。

“又想转移话题吗?”

“向凡去英国接受培训要三个月,现在还差十天,他怎么会回来。”

“又想拿这招来骗我?拜托你也想个特别点的啊!我才不会……”

方晴朝她瞪了一眼,作势扭头望去。

尚为说出口的话,在对上季向凡的瞬间淹没。

季向凡穿着黑色的西装,领带松垮地打着结,风尘仆仆的模样,显然是刚下飞机。

一如往常的俊颜,有些腼腆地微笑。

朝着童天爱点点头,视线落在方晴身上。

童天爱乘方晴不注意,将她推向季向凡。

连忙跑远,回头望着两张同样泛红的脸,故意使了个眼色,挤眉弄眼了一番。

“季大哥,现在郑重将你寄放在我这里的‘东西’交还给你!”

眨了眨眼睛,“你要不要验货,看看是不是完整无缺呀?”

在方晴发飚前,立马闪人。

飞奔出讲堂的刹那,听到娇怒的呵斥声。

童天爱抬头望了眼碧蓝的天空,心里忽然有些痒痒的。

天气这么好,真是个适合谈情说爱的日子啊!

她再低头看了眼时间,“糟糕!要迟到拉!”

第07章:幸会了

当童天爱匆匆忙忙赶到片场的时候,距离预先的时间晚到了五分钟。

她的顶头上司Ken并没有斥责她,但是童天爱仍旧点头哈腰地道歉。

虽然眼前的男人只是小小的导播助理,但是对于她来说那也是得罪不起的。

这是童天爱的第四份工。

没错,她在这里的工作就是——打杂的小妹!

“天爱!把这份资料拿到第三摄影棚去。”

“还有,顺便将我化妆箱里那个蓝色的小瓶拿过来,千万别拿错,是正方形的瓶子,不是那个圆形的……”

童天爱连忙回了一声“好”,跑着将资料送到第三摄影棚。

忙碌的夜晚,又开始了!

其实这是一份很辛苦的工作,一切别人不愿意干的烦琐杂事,童天爱都无条件地全盘接受。

从寻人、买东西、搬物,甚至是伺候那些大明星,偶尔还得客串临时演员。

非人的磨砺折磨下,童天爱却在这里混得如鱼得水,见人三分笑,这是天理!

“天爱!你有空吗?把这份起司蛋糕送给Bonnie小姐!”

连续忙了几个小时的童天爱刚停下来舒了口气,在听到呼喊的刹那连忙散去一脸的疲惫。

走到工作人员身边,接过蛋糕,“好的!没问题!”

冲进摄影棚,童天爱半步未停地朝着朝着高级化妆间走去,伸手敲了敲门。

“进来!”

童天爱小心翼翼地推门而入,在看到Bonnie小姐的刹那,心里忍不住小小的自卑了下。

一头柔亮的秀发高高地绾起,颈项呈现诱惑的弧度。

精致的金色妆容,将她原本冷艳的五官描绘得更加鲜明唯美。

黑色的拽地长裙,背部大大的V字型,露出大片美肌,真是夺人眼球啊。

“Bonnie小姐,您要的起司蛋糕。

”童天爱低着头,将蛋糕放下。

“放着吧。

”冷冷地女声说道。

放在一旁的手机在玻璃的台面打着旋转,Bonnie瞥了眼七彩的屏幕。

脸上瞬间洋溢起甜蜜的笑容,迅速地按下通话键。

“讨厌!这么久才想到人家!”

公认的冰山美人笑了!

童天爱看到她的转变,对打来电话的人深感好奇。

“什么?你在哪?我猜猜?讨厌!你不会就在我化妆间门口吧!”Bonnie娇笑道,一双媚眼紧盯着门。

“宝贝!你真聪明!”电话那头低沉的男声响起。

同一时刻,化妆间的门被缓缓推开。

秦晋阳的手中还拿着手机,一双鹰眸望着Bonnie。

余光瞥见一旁的人,嗖得转移了视线。

在瞧见她的刹那,目光如炬。

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童天爱?幸会了!

被这么火辣辣的眼神注视着,童天爱在瞬间变为化石,脑子“嗡嗡”得响,整个人僵在原地。

“欲哭无泪”这四个字,现在总算是领教了!

没想到这么快,她又和这个变态狂见面了!她今年一定是犯太岁!

“晋阳!”Bonnie娇柔地喊道。

秦晋阳轻轻地“恩”了一声,炯炯有神的双眼仍旧琐住童天爱。

就像是非洲丛林里的猎豹,遇见了自己的猎物一样。

Bonnie痴迷地瞧着她,却发现他并没有看向自己。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猛得扭头,定在呆楞的童天爱身上。

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将她打量了一番,瞥见童天爱那一身T恤加牛仔裤的穷酸打扮,眼眸里透出大大的不屑。

“晋阳,你认识这个‘打杂’的小妹妹?”说话的时候,特意将“打杂”两个字加重了音调。

秦晋阳饶有兴趣地望着童天爱,挑了挑眉,“童小姐,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童小姐?童小姐!他怎么知道她姓“童”?难道他调查她?

“秦大总裁,应该说是您无所不在啊!”童天爱猛地睁大了眼睛,狠狠地瞪着眼前的男人。

秦晋阳双手环胸,突然有了与她逗嘴的乐趣,“你不觉得这是缘分吗?上次的‘事情’真是让我受益非浅!”

缘分你个头啊!童天爱差点脱口而出。

秦晋阳见她一张小脸涨成了粉红色,那副有气无处发的模样,脸上不自觉扬起了笑容。

侧着身倚靠着门,嘴角抿起好看的弧度。

童天爱恨不地走过去撕破他那张可恶的笑脸,她有很强烈的预感,自己的前世肯定欠了眼前这个笑得跟狗一样的男人很多很多的钱!

Bonnie感受到他们之间不寻常的互动,想要霸住秦晋阳的念头更是勃发。

她无法忍受自己看中的男人,居然对别的女人感兴趣!而且,还是个这么没品的“打杂小妹”!

冷艳的脸庞扯起微笑,“麻烦你将起司蛋糕切一份给我。”

童天爱连忙喊道“好”,在某个人的注视下,四肢僵硬地走向包装精美的起司蛋糕。

打开包装盒,拿起盒子里赙赠的刀切了一小块。

“Bonnie小姐,您要的蛋糕。

”双手小心翼翼地将蛋糕呈上。

Bonnie冷冷地望着她,手在触到盘子的刹那,故意颤抖,将那块蛋糕打翻。

方才残留在脸上的笑意瞬间散尽,抬手就给了她一个巴掌。

“你是怎么搞得!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差点将我的礼服弄脏了!你知道我这套礼服有多贵吗?你在这里打杂一年都赔不起的呢!”

第08章:我辞职了

“你是怎么搞得!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差点将我的礼服弄脏了!你知道我这套礼服有多贵吗?你在这里打杂一年都赔不起的呢!”

-------------------

童天爱被这个巴掌煽闷了,傻愣愣地杵在一旁。

秦晋阳不动声色地望着她们两个人,深邃的眼眸像是海底十万里,让人无法探测。

嘴唇动了动,却始终没有开口。

在这个圈子里生存,就要习惯那些大明星大导演。

他们耍耍大牌发发脾气,那是时常发生的事。

更何况,他也很想看看,童天爱会怎么样。

这个小女人,脾气火暴得跟刺猬一样,应该会将Bonnie痛骂一顿,然后甩手走人。

秦晋阳在心中揣测。

“我……”好半晌,童天爱才低声下气地说道,“对不起,Bonnie小姐!请您原谅我!”

这声道歉,确实让秦晋阳大跌眼镜。

他非常怀疑,眼前的童天爱,跟昨天冲到他办公室的童天爱是不是同一个人!她的反应,真是让他感到诧异!

Bonnie似乎仍然不解心头之恨,尖锐地斥责。

“这里是谁带你的!把你的顶头上司给我叫来!这么笨手笨脚的人,居然也留在摄影棚里!”

“Bonnie小姐……对不起……我……”童天爱急得快要哭了。

虽然这份工作辛苦了点,可是薪水很高。

相比起其余几份工来说,这一份工足够一份抵两份了。

最主要的是,和学校的时间完全错开。

这么好的工作,如果丢了真得太可惜了!

“你听到没有,去把你的顶头上司给我叫来!”Bonnie满意地看着她慌张的神情,娇纵地笑着。

“够了!”深沉的男声厉言阻止。

Bonnie惊奇地扭头望向秦晋阳,感到不可思意。

她是他一手扶植的新秀,出道一个月就迅速蹿红,这一切完全是凭借秦晋阳的势力以及财力。

以前这种场面也不是没发生过,但是秦晋阳从来不会阻止她。

可是这一次,他居然开口了!

“晋阳……”

秦晋阳望向Bonnie,比了个禁声的手势,脸上的笑容如撒旦,有着不可抗拒得威慑。

Bonnie气愤地收了声,别过脸望着童天爱。

心中憋气,脸上更是无光,她居然被一个寒酸的打杂小妹给比了下去!

秦晋阳朝着Bonnie满意地点点头,挑衅地望着童天爱。

童天爱收到他意味深长的目光,皱起眉头。

一张脸没有了方才得惶恐不安,却是挣扎徘徊,似乎在努力压抑着什么。

深呼吸一口气,咬了咬牙。

“吴邦妮小姐,现在我收回刚才的道歉。

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我想你比我更清楚了解。”

“刚才那一巴掌,我就当是被一只野猫抓了。

你要是还想动手,我会毫不犹豫地反击。”

“先声明,我练了三年的空手道。”

“最后说一句,现在我辞职了!”

在Bonnie的抽气声中,童天爱肆意地微笑。

心中的恶气终于出了,从容地朝着门口走去。

抬头望向倚靠在门旁的秦晋阳,同样回了个挑衅的眼神。

“秦大总裁,麻烦您挪动下位置。

”童天爱扬起笑脸。

秦晋阳显然是被她的突然得举动惊住,听话得朝旁边挪了一步。

一脸怔忪的表情,直到听到门“砰——”得一声,才回过神来。

低下头,暗自思索些什么。

“晋阳。

”Bonnie终于站起身来,走到秦晋阳身边。

秦晋阳忽然抬起头,长臂揽过Bonnie狠狠地吻上她的唇。

舌长驱直入,纠缠着怀中的女人。

凶猛得不带感情,低垂的眼眸泛起薄薄的寒光。

没有了往日对待情人的温柔,完完全全的只是掠夺,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泄愤。

那个该死的女人!

居然在他开口替她解围的时候,就故意一反之前的态度!她摆明了是在针对他!

Bonnie彻底沉醉在秦晋阳的吻中,纤细的手臂主动环住他的脖子。

掂起脚尖,身子软软地贴着他雄健的体魄,闭着眼睛,更是忘我陶醉地回吻他。

温度越来越高,小小的化妆间内充斥着浓烈的爱欲。

千钧一发的时候,秦晋阳却骤然暂停了这个吻。

低下头凝望着身前欲求不满的女人,俊美如斯的脸上闪现狂傲的姿态,薄唇上噙著一抹邪笑,不知可以迷倒多少女人。

“告诉我,你爱我吗?”

Bonnie雀跃不已,送上一个香吻,点点头,“晋阳,我爱你!”

“恩。

”秦晋阳伸手来回地轻抚她的脸庞,脸上的笑容愈发温柔,“可惜我不爱你。”

这个女人,让他感觉索然无味了……

已经整整一个月了,是该换了……

“……”

Bonnie瞪大了眼睛瞧着眼前的男人,一时间之间有点接受不了这样的变化。

艳丽的容颜闪现惊慌,焦急地乞求。

“晋阳,不要离开我!不要抛弃我!我爱你啊!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我会改得!晋阳!”

秦晋阳弯下身,就像是蜻蜓点水般,吻上她的脸庞。

“一幢临海私人别墅,一千万的支票,一部与知名大导演合作的电影。

”秦晋阳的笑容荡在唇边,温柔地说道。

“晋阳,我……”Bonnie听到这一番话,双眼迸发贪婪的目光,“我知道了……”

秦晋阳的确是个浪漫的情人,他对女人大方而且温柔。

他决定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听说每个与他分手后的女人,都不会忘记他。

Bonnie现在也认同这一点,他就是那种能让女人毕生难忘的男人。

花心首席请放手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花心首席请放手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花心首席请放手全部精彩内容

《花心首席请放手全文免费阅读-花心首席请放手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