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闪耀总裁很碍事全文免费阅读-前妻闪耀总裁很碍事小说最新章节

前妻闪耀总裁很碍事全文免费阅读-前妻闪耀总裁很碍事小说最新章节

前妻闪耀总裁很碍事

时间:前妻闪耀总裁很碍事作者:花小类

前妻闪耀总裁很碍事沈蔚浠凌司夜小说

前妻闪耀总裁很碍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前妻闪耀总裁很碍事的作者花小类,最新章节目录解读。前妻闪耀总裁很碍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怀孕了?可我不记得碰过你这样恶心的女人!”凌司夜的冷言就在耳畔,他坚信自己放火烧死了他最爱的女人。嘴角扬起自嘲,沈蔚浠在监狱了唯一活着的信念是肚子里的孩子。谁知……“沈蔚浠,这是凌少吩咐我们好好照顾你的。”自己七个月大的胎儿被迫引产!三年后。“凌先生,我是个杀人犯,你有多犯贱才来碰我?”看着她伤痕累累,满脸恨意,凌司夜才知道,他欠她的,不仅仅是一个道歉……...

沈蔚浠凌司夜小说前妻闪耀总裁很碍事推荐章节

第四章 我脏?那你呢!

不过他低估了一个姐姐想见弟弟的心,一个母亲想见孩子的心。

------------

她的冷笑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更可气的是,沈蔚浠的眼神,此刻有的只是冷淡疏离,再也不复五年前的那种迷恋。

毫无征兆的,凌司夜的怒气更盛,掐着她手腕的大手收紧,甚至握出了浅浅的红印。

“沈蔚浠,你以为装哑巴就能躲得过去?你能这么快出狱,怎么?被多少个男人睡了?”凌司夜声音含着怒气,一字字扎向她。

沈蔚心如止水,面对男人的质问,毫无波动。

不管她做过什么努力,凌司夜从来不会去了解。

她在这个男人的眼里,永远都是这样不堪的。

想到这里,沈蔚浠抬起头,不躲不闪的看向眼前华丽贵气的男人,语气含上了一丝讥讽:“不错,我连放火杀人的事儿都做过,睡几个男人又算得了什么?”

“凌司夜,我这么脏,你也干净不到哪儿去,说起来,我们还是合法夫妻呢!”

凌司夜看见此刻的沈蔚浠,隐隐的觉得她和以前不一样了。

凌司夜怒极反笑,她居然还敢提合法妻子这回事。

要不是当年她肚子里莫名其妙真的怀了一个孽种,不能在那时离婚,他早就甩了她。

听说那个孽种在七个月的时候意外流产。

凌司夜的眼里全都是不屑一顾,声音冰冷:“出来了更好,沈蔚浠,出来了,我有一万种方法折磨你!”

沈蔚浠不禁打了个冷战。

她只能承认,凌司夜说的没错。

在这个城市,凌司夜绝对有着翻手为云覆手雨的能力,他不想放过她的话,有一万种办法。

沈蔚浠低下头,长长的睫毛覆盖在脸上,遮住了眼底的恨意,再抬头,沈蔚浠嫣然一笑,但眼神却凉的妩媚。

“折磨我?凌司夜,这么多年不见,就迫不及待的支开你的小情人,跟我孤男寡女的独处?”

“让我想想话题,当红流量小花和已婚男纠缠不清?这条新闻要是被曝出去,凌总,你以后不需要再为艺人打广告了,绝对是流量霸主。”

“又或者是,放火杀人的肮脏妻子刚出狱,和丈夫许久未见,干柴烈火,也足以上社会新闻前三呢!”

凌司夜气急,手腕用力,沈蔚浠整个人被甩在的墙壁上,背部的成年老伤被撞裂,疼得她几乎无法站稳。

下一瞬,男人高大的身子覆盖,讥讽的话语就在耳边。

“怎么?你想了?”

“对啊,特别想,睡了那么多男人,凌总,你的味道不算差,虽然……小了点。”

讥讽的笑意落下,沈蔚浠故作妩媚的伸手探向凌司夜的胸前,却被凌司夜反手打掉。

“滚,别碰我,恶心。”

“恶心?”

沈蔚浠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那真的是很抱歉了,早在四年前,我就已经碰过你了,里里外外不知道碰了多少次,对了,凌琦知道这事儿吗?”

听到凌琦这两个字。

凌司夜的眼神,一瞬间充满了怒气。

可是沈蔚浠却并不在意,话语更加漫不经心了。

“说起来,凌琦应该没碰过你吧,你放心,改天烧纸告诉她,我虽然放火烧死她了,好歹也帮她睡了一下她的男人,她不亏!”

闻言,周身凌厉的气质散发开来,他的双手握拳,怒不可遏。

就在凌司夜要爆发的瞬间:“嘭”的一声响,休息室的门被人慌慌张张的撞开。

是赵欣悦。

凌司夜转头,声音不带温度的问:“进来不知道敲门?”

赵欣悦面色惨白,向来骄傲放纵的她此刻却哆哆嗦嗦的,话也说不清楚:“司夜,怎么办,我……我刚刚不小心碰到了一个孕妇,我好害怕。”

沈蔚浠一怔,能让赵欣悦这么紧张的,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

第五章 出事了?敲诈!

透过打开的门缝,沈蔚浠眼神扫视一周。

门外嘈杂的叫喊声越来越大,还有人举着手机拍向这边。

她迅速将赵欣悦拉进来,干净利落的关上了门,拿出手机迅速的发出去一条信息。

沈蔚浠面对着六神无主的赵欣悦,神色并未慌乱,而是沉着冷静道:“不小心碰到,那么到底是碰到还是没碰到?”

人在慌乱下,记忆出现偏差也是难免的。

赵欣悦被她的脸色吓住,但是看到凌司夜站在一边,莫名的心里有了底气。

哼,沈蔚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经纪人,只要她用不顺手随时都能换了,现在凭什么用这个语气跟她说话?

想到这里,她翻了个白眼:“沈蔚浠,你不就是个小经纪人,居然敢质问我?我现在状态不好,被吓到了,需要好好休息,什么都不想说。”

沈蔚浠说着就往凌司夜身边凑,紧紧的抓住男人的手臂,想扑进他怀里却又有着明显的忌惮,她向来知道凌司夜讨厌身体接触。

只能将身体贴在他的手臂上,眼泛泪光的博同情:“司夜,刚刚真是要吓死人家了,谁知道那个女人那么娇气,碰也不能碰的。”

“司夜,你要帮帮人家,人家真的好怕啊。”

凌司夜的眼里,毫不掩饰的闪过一丝厌恶。

见状,沈蔚浠眸光犀利,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我的确是个小经纪人,所以这件事情处理不好我最多保不住饭碗,而你……”

话落,沈蔚浠话语带着几分冷嘲,但是却无比直接。

“如果对方真要是一尸两命,别说是想在娱乐圈混下去,你后半辈子都可以在牢里躺着了。”

赵欣悦本能的想要反驳,但是却被沈蔚浠的话和周身的冷冽气质镇住。

她说得对。

真要是闹出人命了,不只是滚出娱乐圈,万一惹上牢狱之灾就麻烦了。

赵欣悦偷瞄凌司夜冷硬的俊脸,见凌司夜没有半点帮忙的意思,只能低下头,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真的不记得我有碰到她,人太多又有人推我,那个时候我是身不由己。”

有人推?

听到这三个字后,沈蔚浠心里跳了一下,接着发问:“第一个反应过来的,除了孕妇本人,还有谁?”

赵欣悦茫然的抬起头:“一个男人,说是她的老公,咬定了是我碰的,不让我走。”

一旁的凌司夜并未出声,眼神却直勾勾的看向沈蔚浠,这个女人此刻散发出来的气场是他从没见过的。

沈蔚浠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男人的眼神,她点点头,就在此时,包里的手机响了,提示有信息进来。

她掏出手机一看,不自觉的露出了一抹冷笑。

这是公司随行的助理发来的信息,内容简短:监控坏了,无法调取。

果然是这样,突如其来的意外,被删除的监控,还有隐约出现的摄影机。

还真的是巧啊。

她的心里有一条线隐约的串了起来……

还没等将手机放回包里,沈蔚浠的手机便响了起来,她按下接听键,带着狂怒的骂声隔着电话传了过来。

“沈蔚浠,你怎么回事?怎么能让艺人出这么大的丑闻?你知道这样会给她,给公司带来怎样的恶劣影响么?”

林娜的声音,在整个小小的休息室里不断地回荡。

凌司夜眯起眼睛,唇角扬起一抹冷嘲,尽是玩味,自己倒要看看这个沈蔚浠要怎么处理。

沈蔚浠拿着电话,听着骂声持续了三分钟,并没有回骂或者挂了电话,而是冷静的出声:“我能解决。”

话音落下,沈蔚浠清丽的视线看向赵欣悦,随即道:“出去吧,事情总要解决,记住,待会儿跟我出去后,不该说的话别说,懂?”

“我……我不能出去。”

赵欣悦一听,脸色更惨白了,故作可怜的拉扯着凌司夜的衣袖。

“凌总,你可要帮帮我啊,我这一出去就全毁了。”

闻言,凌司夜薄唇勾起一抹冷笑:“既然沈蔚浠这个经纪人已经这么胸有成竹了,我倒是要看看她的本事,不行,直接让她滚蛋。”

沈蔚浠淡淡的扯唇,想必凌司夜想要的,是自己滚蛋吧?

他见不得自己半点好。

有了凌司夜的撑腰,赵欣悦的底气也足了些。

“好……好吧。”

……

抿唇,没有精力理会这俩人,沈蔚浠直接拉开门,门外闹成一团的人群看见门打开,一哄而上。

“你们躲不下去了么?除了这么大的事情,躲起来就有用?”

“明星了不起么?撞了人就不用负责?”

“拍下来,把他们曝光到网上去,看他们怎么办!”

……

各种吵闹声不绝于耳,沈蔚浠充耳不闻,直接走到孕妇身边站定,然后冷冷的环视一圈周围,缓缓出声:“我是赵小姐的经纪人,怎么回事?”

她的眼神镇住了乱哄哄的场面,人群渐渐安静下来,剩下的,只有孕妇痛苦的呻吟。

沈蔚浠看她一脸痛苦的倒地不起,似乎是要早产的迹象。

眼前的场景,勾起了沈蔚浠最不堪的回忆。

四年前在监狱时,那种绝望和悲鸣,刻骨铭心。

将心底的异样压下,沈蔚浠迅速的蹲下身子。

“放松,深呼吸,不要害怕,我已经打了120急救,也报警了,你和孩子会没事的。

你现在不要紧张,一切都会好的。”

边说着话,沈蔚浠手里不停歇的在孕妇的额头穴位上按揉,不断的调整孕妇的姿势呼吸。

手法干净利落。

视线却一直紧锁着孕妇的脸庞,不错过她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而身边站着一个黑瘦的男人,此刻他正一脸凶神恶煞的盯着沈蔚浠:“找你有用是吧?那个姓赵的女人撞到我老婆了,我的儿子要保不住了,你们说怎么办?赔我多少钱?”

沈蔚浠盯着孕妇的肚子,刚准备伸手触碰是否宫缩,但是一双手马上将肚子捂住。

正是那个孕妇,她捂住肚子嚎啕大哭:“我可怜的孩子,肯定保不住了,你们要负责的!”

黑瘦男人见状没有半点关心孕妇肚子的情况,而是一个劲的冲着沈蔚浠嚷嚷,故意扰的沈蔚浠心烦意乱,没有判断力。

“喂喂,你别碰我老婆,快点赔钱。”

闻言,沈蔚浠微微一笑,站起身:“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不用救护车,我们私了,赔钱。”

众人都吃了一惊,尤其是赵欣悦,站在她身后,敢怒不敢言。

而凌司夜依旧是一脸波澜不惊的样子,他想看看,这个女人在搞什么鬼。

黑瘦男人眼中闪过一抹狂喜,随机硬生生的压下去:“私了也行,你们陪我一千万,我们去医院把这个孩子引产,谁知道是不是给撞傻了,留着也是个祸害。”

一千万?!

周围一片哗然,这个要求,好像有点狮子大开口。

沈蔚浠余光扫了一眼孕妇脸上的期许表情,随即收回视线,声音微微皱眉冷静沉着:“赵小姐是新人,没有那么多钱。

你如果真心实意想私了,就拿出点诚意,五百万,我可以向上面申请,看看我们凌总批不批。”

黑瘦男人一听这个金额,虽然不满,但想想这笔钱也不少。

正在犹豫中,还没出声,地上的孕妇一手撑地坐了起来:“那就五百万,可不能再少了。”

沈蔚浠满意的笑了,随机目光转向赵欣悦和凌司夜:“五百万换一个孩子,二位意下如何?”

凌司夜还未出声,赵欣悦已经控制不住的尖叫:“沈蔚浠你疯了么?我哪有那么多钱赔给她!区区一个孩子值五百万?”

还没等沈蔚浠说话,黑瘦男人已经冲上来,吓得赵欣悦硬生生的退了好几步。

男人恶狠狠的出声:“五百万,一分钱都别想少!现在就去银行取钱,否则我就告你们,让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沈蔚浠笑笑接口:“好啊,那现在,你跟我去一趟公司,找财务?”

原先只是坐在地上的孕妇此刻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赶紧站起身,冲上来抓住沈蔚浠的手臂:“我跟你一起去,这是我的孩子,赔的钱要给我!”

黑瘦男人赶忙冲上来:“我们一起,多个人可以照应一下,防止再出意外。”

沈蔚浠没有错过,孕妇看向“丈夫”时,眼里丝毫不松懈的警惕。

她点点头,不顾赵欣悦愤怒的几乎要喷出火的眼神,俯身拿起地上沉甸甸的包递给孕妇:“拿上东西,我们走吧。”

孕妇毫不犹豫的接过包,嘴里还不停的催促着:“快点走,耽误了时间就不好了。”

沈蔚浠却走了几步之后,蓦然顿住脚步。

转过身看着一脸急切的孕妇,声音冰冷的发问:“怎么,你的肚子,不疼了?”

第六章 反手一击!

“怎么,你的肚子,不疼了?”

-----------

孕妇一怔,猛然停住脚步,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双手按住肚子,不断叫唤:“哎呦,肚子还是疼,你什么意思啊?想要赖账不成?”

一旁的黑瘦男人也是凶神恶煞的盯着她,生怕她反悔。

沈蔚浠笑了笑,眼里闪过一抹亮光:“你们俩,不是夫妻吧?”

孕妇刷的一下白了脸,嗫嚅着:“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我们只是没来得及去登记而已。”

沈蔚浠收起笑容,声音不大却字字清晰:“没去登记?财务为了方便,往往只能给一个人转账,不知道该给你们其中哪一个转?”

孕妇和黑瘦男人一听,立马同时说道。

“当然是给我啊,孩子在我肚子里。”

“我,我才是家里当家做主的。”

沈蔚浠闻言满意的勾唇,嘴角的笑意却越来越冷。

“戏还打算演到什么时候?”

孕妇和黑手男人一愣,脸色瞬间有些挂不住了。

沈蔚浠的话音却掷地有声,看向众人,完全坦荡荡。

“感情好的夫妻,会这么争执钱给谁?”

“一个真正爱自己肚子里孩子的母亲,会出事后口口声声说自己的孩子保不住了,只是一个劲的索要赔偿?”

“一个关心自己妻子和孩子的丈夫,不急着安抚妻子的情绪和关心妻子的身体,嚷嚷着要钱,闹事。”

“呵,这么一出闹剧,你们俩是当我傻子,还是当大家傻子啊。”

群众听到沈蔚浠有条不紊的开口,纷纷似乎是有些明白了。

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啊。

“你……你胡说……”

孕妇因为慌乱说话已经结巴了。

沈蔚浠冷笑:“善意”得提醒道:“你的肚子似乎很久没有疼过了,是不是刚刚光急着分钱了?”

孕妇刚刚被沈蔚浠牵扯鼻子走,等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露馅了。

黑瘦男人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死死的盯着沈蔚浠。

沈蔚浠不给两人反驳的机会,继续说道:“今天,你们一分钱都不要多想,趁着救护车还没来之前立刻走人,否则的话,报警处理。”

“毕竟,救护车一来,你这肚子是真疼还是假疼,就都瞒不住了。”

说话间,沈蔚浠已经掏出手机,漫不经心的打开界面,仿佛随时会播出110。

见状,孕妇和黑瘦男人心惊肉跳,对视一眼,懊恼极了,推开人群连忙逃离了现场。

……

“哎呦,我就说嘛,事儿不能看表面啊。”

“可不是嘛,原来是想讹女明星啊。”

“还好有个厉害的经纪人,不然这女明星也是危险职业啊。”

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一场公关危机就这样化险为夷。

赵欣悦此刻感觉自己沉冤昭雪,对着凌司夜撒娇:“司夜,我就说我不是故意的,都是有人想要陷害我!”

凌司夜冷笑,以前怎么没发现赵欣悦这么蠢。

赵欣悦还急着参加活动,丝毫没想过向沈蔚浠表达谢意,便直接上台。

哼,反正自己是明星,经纪人做这些都是应该的。

……

沈蔚浠则是快步回休息室给林娜回了个电话。

告知事情成功解决,准备去看看赵欣悦在台上的表现怎么样的时候,没想到凌司夜高大的身子直接挤了进来。

四下无人,有男人在,沈蔚浠突然觉得空气似乎变得稀薄。

“让开。

”沈蔚浠话语冷淡,不想和男人过多的纠缠。

凌司夜却直接抬手扣住沈蔚浠的手腕,眼里满是厌恶。

“沈蔚浠,我今天终于看到你的手段,呵,当年难怪凌琦不是你的对手。”

这个女人,观察细微,随机应变的能力让他惊艳。

只是,太聪明的女人,他不喜欢。

对峙。

冷意在身侧蔓延,沈蔚浠包里的手机再度响起,将手腕从男人的大手中挣扎出来,转过头,接起电话,电话那边的声音传来,短短几句,沈蔚浠彻底的白了脸。

“我有点急事,来不及控场,今天请假,让赵欣悦自己注意点吧。”

来不及做任何解释,沈蔚浠慌乱的想要离开,却被凌司夜抓住了手臂,硬生生的扯了回来。

这个女人,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话没说完就想走。

凌司夜越想越气,他的声音如同一把利剑:“工作都不做,赶着去见谁?情人还是姘头?沈蔚浠,你比以前还要下贱!才出来几天,怎么,监狱里的男人玩腻了,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去找新的男人?”

沈蔚浠怒极反笑,漫不经心的回答却字字扎心:“对啊,我是下贱,就是去见情人,不过,这跟凌先生有关系吗?你管好你的赵欣悦就行,那么像凌琦的女人,要是再被我一不小心搞死了,可就不好玩了!”

凌司夜再也抑制不止怒气,不知为何注意力全部放在找情人这个字眼上。

趁着凌司夜失神的一瞬间,沈蔚浠用力抽出自己的手,头也不回的向外冲出去。

第七章 沈蔚浠,你好样的

沈蔚浠紧紧的握着电话,一路狂奔。

凌司夜看着沈蔚浠急着逃离的身影,眼眸陡然深邃冰冷!

好!好样的!沈蔚浠!

今天处理危机的手段,凌司夜觉得,这女人的手段够多,心机太重!

不然凌琦不会被她……

凭什么这个贱女人杀了人,却什么事都没有。

五年的牢,果然太便宜她了!

凌司夜一拳砸在了身旁的玻璃幕墙。

砰的一声,玻璃渣子碎了一地,凌司夜的助理和保镖全部都涌来,面面相觑,却都不敢轻易上前叨扰。

……

会场外,沈蔚浠压下刚才的心悸,回拨了电话。

电话里传来了担忧的童音,“妈咪!你那边有麻烦了吗?”

“没有的宝贝,只是刚刚不太方便接电话!”

知道宝贝在担心自己,沈蔚浠的心跟着揪了起来。

“对了,你说来会场了?现在人在哪儿呢?”

“对啊,妈咪,你刚刚公关的画面我和舅舅都在直播上看到了,简直是太酷啦,为了庆祝你顺利保住工作,我和舅舅决定请你吃大餐,乖乖听话待在大厅不要跑哦!舅舅已经过去接你了。”

沈蔚浠笑了,这么多年来她也只有在宝贝儿子和弟弟面前这么笑过。

“好的,那我就乖乖在大厅等。”

挂掉电话,沈蔚浠彻底松了一口气。

刚才凌司夜留在她身后,电话里宝贝的声音让她心中一阵后怕。

她担心凌司夜知道宝贝的存在,更担心凌司夜那个为了凌琦丧心病狂的魔鬼会对宝贝做什么!

肩膀被人用力撞了一下,紧接着被人用力推到!

这么宽的路不走,有病啊!

沈蔚浠刚抬头看过去,就见周身散发寒意的凌司夜在一群助理和保镖的簇拥下坐进了加长宾利里扬长而去!

沈蔚浠不断地深呼吸,安慰自己别跟他一般见识。

手肘破了皮,幸好沈蔚浠怕空调冷风穿了长袖。

往下卷了卷,刚好遮住了伤口。

……

宾利车内的凌司夜一双眼睛寒凉的盯着沈蔚浠。

沈蔚浠以前多么清高、不可一世,如今五年牢出来倒是变了性子竟学会讨好人。

刚出狱就跟野男人勾搭,手法还越来越娴熟!

也不知道在监狱里怎么练出来的技能!

以为出狱了,一切就结束了?就能享受美好生活了?

做梦!

凌司夜眸光全是厌恶,他倒要看看,是谁能荤素不忌的去搞沈蔚浠那个贱女人。

下一瞬,凌司夜就看到一个年轻俊朗的男人向着沈蔚浠走去,直接一个激动,将沈蔚浠抱入怀中。

沈蔚浠更是亲昵的搂着他的腰身,笑得开怀。

凌司夜许久都没有看到沈蔚浠笑得如此开怀,眸光寒彻。

在公众场合,她居然这么肆无忌惮的搂搂抱抱,简直是下贱。

如果是单独私密场所,是不是她就直接脱衣服,迫不及待的跟人上床?

“封安,开车,一个小时后,我要拿到这个男人详细资料!派人盯着沈蔚浠,我要留着她慢慢折磨,不能让她跑了。”

“是,总裁。”

封安不敢怠慢,立刻将车子开动,扬长而去。

……

伯鲁特酒店,临城近五年来新兴五星级酒店门口。

“姐,瞅瞅,这地儿怎么样?”

沈蔚浠一把拧住了弟弟裴洛天的耳朵。

没错,沈蔚浠的弟弟裴洛天,随了母亲的姓裴,小时候体弱多病送到国外。

凌司夜只知道自己有个弟弟,却因为裴洛天从小在国外,不姓沈的缘故,不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是谁。

“裴洛天!你不知道我们现在很穷,伯鲁特酒店最低消费都得上万!我们哪能吃的起!”

裴洛天虽然从小在国外长大,但是姐姐在国外读书那几年可没少对他“照顾”。

他最怕的,也就是亲姐的扭耳功!

“姐……姐姐!我只是想让你看看这临城最逼格的酒店,我定的餐厅其实在那边!”

说话间,裴洛天伸手指了指对面的小餐厅。

沈蔚浠拍了拍手,“这还差不多,裴洛天,若是要我知道你再去姓秦的场子,我废了你!”

第八章 她最对不起的人

沈蔚浠没理会裴洛天讨好的笑,目光落在他抱着儿子裴希的手上,脸上的笑容落了落。

裴洛天的右手手腕有道触目惊心的伤疤。

他弟弟曾经是多么骄傲的人,年仅16就就考进了M国第一学府。

五年前出事时,父母给他留下的钱足够他学业结束,甚至有一笔资金做自己喜欢的事。

可弟弟为了她,毅然决然的退了学,变卖掉美国所有的资产回国,担心凌司夜的报复,弟弟回国前又特地改了身份。

那时,弟弟刚探监看她,就遇上她被牢里人迫害怀孕七月大出血进了医院。

裴洛天花光了所有的钱买通了漫天要价的黑心医生和狱卒,这才将裴希带了出去,对外宣称,她的孩子没活下来。

为了躲避凌司夜的报复,孩子的姓也是跟着裴洛天直接姓了裴,和沈家没有半点关系。

可裴希由于监狱营养不良,又早产儿心脏发育不全,先天性心脏病差点活不下去。

她从小被父母捧在手心珍宝一般的弟弟,走投无路下竟然去黑市借高利贷,养活了裴希,他却被黑市的人抓去,砍伤了右手,要不是那段时间那群人犯了事儿被特警出现抓捕,裴洛天差点就死了。

可这样,他的右手手腕还是伤势严重,灵活性大不如前,只能勉强自理。

而他弟弟的人生,再也回不去了。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凌司夜。

也更是她,她若是没有瞎了眼的爱上了凌司夜,沈家也不会家破人亡!

她的父母不会死,他弟弟的人生不会变得如此凄惨。

沈蔚浠攥紧了双拳,整个人浑身颤抖着。

裴洛天察觉到了她情绪的不稳,碰了碰沈蔚浠岔开话题,“姐,等我发了,到时候你什么都不用做!每天逛逛街,做做指甲!想要什么咱就买什么!”

沈蔚浠松开了攥紧的拳头,笑了笑。

“好!但是也得每一步走踏实了!”当年欠下黑市的钱他们也得还本金回去,好在就剩下十万了,这十万还完,她们今后就无债一身轻,不用过的像之前那样节省。

“那是自然!”

裴希轻轻咳了两声,小大人的语气说。

“舅舅,妈妈比较善良,说的委婉。

年少时光不易,你不应该全用来做梦!”

“臭小子!这叫目标!不是做梦!”

“那舅舅还是换个好实现的!比如说,祈祷每天能接到一单设计图。”

“你这小子,才四岁,就跟小大人一样教训你舅舅!”

“舅舅,我虽然四岁但是我已经看高中课本了!请不要怀疑四岁智商200的小孩给你的忠告!”

“好啦!”沈蔚浠抱过裴希,刚才他脸色微白,沈蔚浠心疼的摸了摸他。

裴希早产体弱,虽治好了,但是也留下了病根,体弱,容易发烧感冒,并且四岁大的小孩,看起来只有三岁。

“有点点发烧,一会儿吃完饭,我们就回家!”

裴希点了点头,看着裴希跟弟弟相似的容颜,沈蔚浠心中无比的庆幸。

裴希不仅跟着舅舅姓,还随了他的样貌……

她不能让裴希被凌司夜发现!

菜上齐刚吃了几口,电话催命一般打了过来。

随即,林娜怒吼的声音传了过来。

“沈蔚浠!你死哪儿去了,我限你十分钟赶回公司!”

“十分钟后,我要是见不到你,你这个月的工资别要了!”

前妻闪耀总裁很碍事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前妻闪耀总裁很碍事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前妻闪耀总裁很碍事全部精彩内容

《前妻闪耀总裁很碍事全文免费阅读-前妻闪耀总裁很碍事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