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婿不才全文免费阅读-小婿不才小说最新章节

小婿不才全文免费阅读-小婿不才小说最新章节

小婿不才

时间:小婿不才作者:玄武

小婿不才姜小白林若曦小说

小婿不才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小婿不才的作者玄武,最新章节目录解读。小婿不才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一朝失势,人不如狗。当年舍命相救的两人,一个落井下石恩将仇报;另外一个,却是倾囊相助。当生命的绳索,无法承受生活之重,一切的隐忍皆被打破。自此,姜小白开启了两面人生。...

姜小白林若曦小说小婿不才推荐章节

第4章 我要买房

扭头看了一眼,那霍涛五十岁左右,又矮又胖,大金链子大金表,一副暴发户的样子,怀里还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少妇。

不过在他的身后,姜小白倒是见到了一个熟人,他的好兄弟,陈浩。

霍涛一行四人,在刘美的笑脸相迎下,走向楼盘模型。

“先生,你不买房,麻烦让下。

”售楼小姐刘美,把姜小白往一边推了推。

“哥。

”陈浩瞪了一眼那售楼小姐,急忙走到姜小白身旁。

“哥,对不住!前几天我在出差,今天刚回来,爷的事儿都怪我。

”陈浩一脸内疚,从口袋取出一张卡,塞给姜小白。

“那他妈的败家媳妇,我打电话让她卖房凑钱,她推推拖拖,这里有四十万,我知道迟了,但兄弟我……。”

陈浩说到最后有些哽咽,他和姜小白是邻居,自幼穿一条裤子长大,二人兄弟情义很深,姜老爷子也把陈浩当亲孙子看。

因为耽误了爷爷的救治,陈浩心中也是极为的自责。

姜小白握着陈浩塞入手中的银行卡,皱眉问道:“我不是说算了嘛。

你跟你媳妇咋样了?”

“房卖了,婚离了!那种女人,要了也是祸害!”陈浩一脸的怒气。

在陈浩跟姜小白说话时,霍涛的眼睛一直盯着陈倩,眉目传情还不时挑衅。

陈倩有些厌恶他,尽管她也很想找个富二代,但可不愿意做人家的小三儿。

那浓妆艳抹的女人见此一幕,捏了一把霍涛,把气撒到了陈浩身上,“陈浩!你是老霍的保镖,让你来不是逛菜市场的!这都有人,快把他的魂儿勾走了!”

陈浩皱了皱眉,姜小白示意他先去工作,他这才是快步回到霍涛二人的身后。

“我说你们这也算是高档小区,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浓妆艳抹的妇人,明显是在说陈倩。

刘美急忙上前,做出一个请的姿势,“二位不买房的话,就请一边转转。”

“谁说不买!看,看看不行吗!”陈倩气的脸颊通红,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姜小白,“你脑子有病吧!没事拉我来这种地方,看这肥婆,脏我眼睛!”

“你这穷三八怎么说话呢!”妇人怒指着陈倩就骂。

一时间,两个女人在这儿吵了起来,霍涛不屑的看了一眼姜小白,然后安抚着怀中的妇人。

“好啦好啦媳妇儿,何必跟一对穷逼吵,多掉架子!”

霍涛指了指,先前姜小白看中的那套房,道:“就要这套吧。”

“好嘞,这就给你准备分期的合约。

”刘美兴奋的说道,心想此次能提成不少。

“等等!”就在这时,姜小白走了上来,“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这套房,是我先看上的。”

“这位先生,您别在这儿添乱了好吗?霍涛先生已经准备交首付了。”

“我全款。

”姜小白说道。

听闻此话,三名售楼小姐以及霍涛等人,都是怔住了,全款这一套房下来可得小五百万呢。

姜小白递上那张卡,道:“刷卡。”

刘美拿过卡,瞄了一眼,卡上没有任何银行信息。

“先生,您确定刷这张卡?”刘美问道。

姜小白点了点头,那刘美不屑的把卡仍在他怀里,便嗤笑道:“这位大姐,您还是带这位先生,去看看医生,他的脑子好像有点问题。”

“叫谁大姐呢!”陈倩怒斥道,不过她也觉得,姜小白一定是受了刺激,脑子有问题了。

“姜小白!你到底走不走!”陈倩怒吼道。

“小白?”霍涛眼前一亮,旋即嗤笑道:“你不会就是昨天,给那一脸哭丧的主播,打赏十万的脑残吧?”

“是我!”姜小白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那你还不赶快回去吃泡面,跑这儿来丢人现眼呢!”霍涛嘲讽着。

陈浩已经是攥紧了拳头,要不是姜小白眼神制止,他早就暴走了。

刘美为了讨客户的欢心,她故意嘲笑道:“这种连银行名字卡号都没有的卡,怕是你从干脆面里取的卡通片吧!”

陈倩权当是姜小白打肿脸充胖子,拉着他往售楼部大厅外走去。

“等等,我能不能先上个卫生间。”

姜小白挣脱了她的手,拿出手机向着卫生间走去,他早就看到仙月湖的开发商,正是龙腾地产。

步入卫生间,姜小白拨通了薛瑞的电话。

“薛律师,我在仙月湖售楼部,能不能帮我开个人,售楼小姐,刘美。”

“没问题,我这就联系售楼部经理,让他接待你。”

“多谢,麻烦你让他替我保密身份。”

“好的。”

重返售楼大厅,姜小白安抚着陈倩,道:“再给我五分钟时间,就五分钟,我绝对帮你出这口恶气。”

“姜小白,就当姐求你了,您别再气我就行了!”陈倩一脸郁闷。

“还不滚吗!别在这儿碍眼!”霍涛瞪了一眼姜小白。

“滚你妈的!”

忍无可忍的陈浩,终于是爆发了,他一脚揣在霍涛的背部,把他踢了一个趔趄。

“瞎了你的狗眼,这是我哥姜小白!”

霍涛被踢得龇牙咧嘴,一手扶着腰,呵斥道:“好好好,好你个陈浩,你不想干了是吧?”

“我还真就不干了!”

“小李,给我上,收拾他!”浓妆艳抹的妇人,驱使着另外一名保镖。

但陈浩双眼一瞪,那保镖就不敢动弹了。

陈浩读书少,从小就混社会,身手不错道上也认识一些人,所以才干起保镖这职业。

见保镖不敢动弹,霍涛嚷嚷着,道:“刘美是吧,还不赶快去叫保安,把这几个穷鬼赶出去。”

“几位先生,不买房就请出去。

”刘美仗着自己是个女人,倒是挺泼辣的,说着便是把姜小白往外推。

陈倩冲上前,一把将刘美推开,她虽然看不起姜小白,但也不能在她的眼皮底下,让一个陌生的女人,把他欺负了。

眼看一场混战即将开始,姜小白摊了摊手,道:“刘美,你被开了。”

场中喧闹瞬间停歇,不过旋即爆发出一阵嗤笑声。

“小子,你他娘的还真狂啊!你知道我谁吗?我都没说开,就你有啥子资格!”霍涛拍着桌子吼道:“去!给我把你们售楼部经理叫来,就说龙腾地产项目经理霍涛找他。”

“你是龙腾地产的?”姜小白来了兴致。

霍涛以为他怕了,道:“老子是工程部项目经理,在我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儿买房,还能被你这穷鬼给欺负喽。”

姜小白只是笑而不语。

第5章 给我滚

一名身着制服的男子,满头大汗从售楼部外跑了进来,正是有事外出的售楼部经理。

“刘美,你被开了!去财务部结算工资,马上走人。

”才走入大厅,王经理便当先说道。

“王经理,我被开了?”刘美简直不敢相信。

王经理没有理会他,四下寻找着,“请问那位是姜小白先生?”

“噢,我是。

”姜小白走上前。

王经理客客气气的笑道:“对不起,对不起,刚接到投诉,是我们培训不到位,让您受惊了,我这就亲自为您办理购房手续。”

王经理的客气,让场中这些人都傻眼了。

霍涛上前,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喝道:“你没长眼睛啊,看不到我在这儿?”

王经理皱了皱眉头,给他挤了挤眼睛,但霍涛还在叫嚷,他索性直接不予理会。

“姜小白先生,您是要这栋楼,二十层东户是吧?”

姜小白点了点头,道:“对,这套房我要了!我再问下,这栋别墅多少钱?”

他指向仙月湖,最靠近湖边的那栋别墅,那是整个小区最好的地段。

“这套别墅,总价三千二百万,您全款的话,给您抹个零头,我做主,收您三千万。”

“这他娘的,有这么做生意的嘛,啊?抹个零头就把两百万抹了?”

霍涛惊愕的说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陈倩和陈浩二人诧异的看着姜小白,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姜小白再度拿出那张卡,写下密码后,递给王经理。

“那套房跟别墅,我都要了,全款!噢,对了,那套房填我这兄弟陈浩的名字。”

“好嘞,您稍等。

”王经理躬身,双手接过那张卡。

此时的霍涛,这才是看清楚,那张卡很简单,其上就只有一条特殊的龙纹图案。

“嘶……!”他当即倒抽一口凉气,瞪大了眼睛看着姜小白。

身为龙腾地产工程部项目经理,霍涛岂能不认识集团高层的身份卡,能拥有此卡者,皆是龙腾地产甚至是龙腾集团的高层。

他的脸一瞬间铁青,急忙笑呵呵上前赔礼道歉。

“姜哥,小的有眼无珠,刚刚冒犯了。”

“你把我叫哥,我有那么老吗?”姜小白冷笑道。

“哥,哥我错了,错了。

您让我怎么赔礼道歉都行。”

霍涛的态度,让陈倩和陈浩二人摸不着头脑,中年妇人也是愣住了。

片刻后,妇人吼道:“霍涛,是那陈浩把你给踢傻了是吧?那小子就是一装逼货,待会王经理刷不出来钱,看他怎么收场……。”

啪!

她还没说完,霍涛便是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

“滚!立马给我滚!”

妇人捂着脸,瞪着眼睛,“霍涛!你敢打老娘。”

还没说完,霍涛又是一脚踹了上去,直接将那女人踹倒在地。

“都怪你这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刚刚冲撞了姜哥。”

霍涛说完作势要打,姜小白轻咳了一声。

“好了!打女人,不算本事,尽管她的确有些欠打。

”摆了摆手,姜小白道:“滚吧。”

霍涛连忙点头致谢,拽着中年妇人便往售楼部外走去。

“等等,我说的是滚。

”姜小白戏谑的笑道。

霍涛先是一怔,旋即一头趴在地上,见妇人还在愣神,起身将她拽倒。

一边蹬着那妇人往外滚,霍涛也一边滚着,并且不时口中致歉。

“陈倩,这样还满意吧?”

陈倩盯着姜小白,木讷的点了点头,道:“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时,王经理已经拿来了两份购房合同,恭敬的递给姜小白,苦笑着瞄了一眼,已经滚出售楼大厅的霍涛夫妇。

“您过目下,款项我们已经刷卡了,只需要你们在合同上签字,留下身份信息就行。”

姜小白拿过合同,将另外一份递给陈浩。

看他在合同上写下身份证号和签名,陈浩愣在了原地,至于一旁的陈倩早就是瞪大了嘴巴。

催促着陈浩写完,将另外一份合同返还给王经理,姜小白客气道:“麻烦你了。”

“应该的,应该的。

”王经理恭恭敬敬,顺着姜小白的目光看去,落在售楼小姐刘美的身上。

他脸色一沉,急忙呵斥道:“你怎么还在这儿,不是告诉你了吗!你被开除了,去财物结算工资去吧。”

刘美一脸懵逼,另外两名售楼小姐也是打了一个寒颤,她们悄悄地打量着姜小白。

人不可貌相,如果先前刘美能客气公平的对待两个客户,恐怕今天这两套房的提成,都足够他在康安市买一套二居室的房子了。

“走吧!”拿着购房合同,姜小白带着还没缓过神的陈浩和陈倩,走出了售楼大厅。

王经理亲自将他们送出去,这才是长舒了一口气,抹了把额头的汗珠。

沿着公路往前走,许久后陈浩才是回过神来,上前一把抓住姜小白的手腕。

“哥,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走邪门歪道搞来的钱?”

姜小白闻言一笑,从口袋里,将先前陈浩塞给他的银行卡,还给了他。

“如果真有来钱这么快的邪门歪道,试一试倒是无妨!”姜小白摊了摊手,道:“我要是告诉你们,其实我……,中彩票了,你们信吗?”

“不信。

”陈倩当先回答道:“我都买了上十年的彩票,顶多中过十块钱一注。”

看着他们二人,一个是自己的好兄弟,另外一个是林若曦的好闺蜜,但那暴富的事情,姜小白不打算让太多人知道。

“你俩别管我这钱从哪来的!答应我,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好吗?”

姜小白说到这儿,叹了一口气,“仙月湖的别墅,是若曦做梦都想要的!我想等装修好后,给她一个惊喜。”

陈浩重重的点了点头,陈倩凝视着姜小白,觉得他越来越陌生。

“陈倩,装修的事,就劳烦你了,我给你开工资!按照最好的装!”

“行啊你,姜小白,你这是真暴富了!”陈倩拍了拍胸脯,道:“以我的品味,完全符合若曦的要求,不过……。”

“工资你放心,包你满意。”

姜小白取出手机,直接给陈倩转了五百万。

“陈浩那房子,你帮忙一起装修了,这是预付款,不够的话跟我说。

记住喽,千万要替我跟若曦保密,我要给她一个惊喜。

我俩还有点事儿,你打车先回去吧。”

姜小白说完,就拉着陈浩坐上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第6章 新官上任

“这家伙,难道是把林家老爷子给洗劫了?”

陈倩怔怔的看着银行卡转账记录,一个人呆怔在了马路边。

“哥,咱们现在干嘛去?”出租车上,陈浩问道。

“人靠衣装马靠鞍,先去买身衣服,随后跟我去个地方,哥给你安排个工作。”

西装革履,只花了一个小时,二人便是换了一身行头。

再度打车,停在了康安市中,龙腾地产大厦前。

没来之前他已经给薛瑞打过电话,此时薛瑞正在大门口等着他们。

见姜小白二人走来,薛瑞看了看陈浩,旋即问道:“这位是?”

“薛律师,这位是我好兄弟,我准备在这儿给他找个差事。”

薛瑞此人办事谨慎,听闻此话,方才是招呼道:“姜董,龙腾地产您说了算,我只是辅佐您,至于职位安排,稍后我会列举一些,不过现在您来的正好。

仙月湖二期的项目,今天刚好有几家建筑商前来报名投标。”

“姜董……?”陈浩张大了嘴巴。

姜小白应了一声,拉着目瞪口呆的陈浩,跟随薛瑞走进了龙腾地产大厦。

陈浩六神无主跟在姜小白身旁,今天发生的一切,让他难以相信。

在姜小白的特意吩咐下,薛瑞并未向公司公开他的身份,转了一圈后被薛瑞带到会议室外,几家建筑商正在会议室等待着。

“还好没迟到!”就在这时,一名男子一把将姜小白拽开。

用力过猛,姜小白撞在了门框上。

“姜小白……!”男子见状有些疑惑。

姜小白站稳身子,当即也是一怔。

“林思成,若曦你们这个是?”

这男子正是林思成,而他身旁的林若曦拿着一叠厚厚的资料。

在龙腾地产见到姜小白,林若曦打量着他那一身西装革履,诧异道:“你在这儿干嘛?”

姜小白示意薛瑞和陈浩莫要吱声。

他笑了笑,道:“我是来免试的!准备找份工作,帮你减轻一些压力。”

林若曦的心里有些感动,看着一身正装的姜小白,其实也挺俊朗的。

“你这废物,还找工作!”林思成当即冷笑了起来,“临阵磨枪,怕是来不及了!还有几天,可就是还钱的日子了,还不上可得从我胯下钻过去哦!”

林思成讽刺的话语落下,拽了一把林若曦,道:“别愣着了,赶快进去!”

“若曦,你先忙,我去面试了!”姜小白冲她微微一笑。

林若曦点了点头,这才是跟在林思成身后,走进会议室。

林思成是代表林建工程集团,前来龙腾地产投仙月湖二期建筑工程标段的。

姜小白眼里划过一抹狡猾之色。

“哥,为啥刚才不让我去干他!”陈浩紧紧攥着拳头。

姜小白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何必动怒呢。”

“可他……。”

“可就算是干他,也得干的他服服帖帖才行!”姜小白狡猾一笑,道:“薛律师,就让陈浩负责仙月湖二期的工程吧。”

“我,我不行……。

”陈浩急忙推辞,他虽然不知道姜小白如何爬得这么高,但他怕自己出错,把姜小白给拉了下来。

薛瑞也是皱了皱眉头,显然有种并不赞同的意思。

姜小白笑道:“你放心干,我的专业就是土木工程,大学期间还选修了经济管理,有我指导你,不会有事的。”

对于姜小白的学历,他很少提及,这是他心中的一道疤。

爷爷姜大成就是因为他的专业,才去找了林家,并且答应让姜小白入赘,是希望他能在林建工程集团有用武之地。

可这三年,赘婿的身份别说让他入家族企业,就连自己原本的工作,都是被丈母娘逼的给辞职了。

姜小白在会议室外,交给了陈浩一套说辞,并且再三嘱咐,林建工程集团的投标,要押后考虑。

现学现卖的陈浩,被推了进去,倒是没有让姜小白失望,只是起初的一会稍显紧张外,后面倒是越发的融入到了这个职位和身份中。

毕竟干了这些年保镖,陈浩也接触过很多,见过不少大人物。

顺利的完成了姜小白的任务,林思成灰头土脸的离开了龙腾地产大厦。

大概了解了公司后,姜小白看了看时间,也快下午六点了,他急忙向着家里赶去。

买菜做饭一如往常,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财富而有所膨胀,他牢记着薛瑞的那番话,人一旦突然有钱,便很能驾驭,只有驾驭住的才是财富,驾驭不住的就只是过眼云烟。

从在龙腾地产见到林思成的那一刻,姜小白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针对林家的庞大计划。

做好丰盛的饭菜,等待着林若曦下班归来。

“爸妈!待会我来说,你们别插嘴!”

屋外传来林若曦的声音,坐在餐桌旁的姜小白,站起身来,向着厨房走去。

门打开了,林若曦和父母三人走了进来。

姜小白拿着两双碗筷,也是从厨房走了出来。

“爸妈,你们来了,刚好一起吃饭。”

江英瞪了一眼姜小白,丝毫不领情,正欲开口却是被林若曦拦了下来。

围坐一桌,林若曦在江英眼神不断的示意下,这才是开口道。

“姜小白,你那还有多少钱?”

“钱,怎么了?需要用钱吗?”姜小白疑惑的问道。

“你说怎么了!”江英借机斥道:“你干了什么事,你不知道吗!你问林思成借的三十万,还有几天就要还给人家五十万,我说你脑子是不是有病!这比高利贷还高!”

“是啊姜小白,你到底怎么想的。

”老丈人林泽江也是叹道。

“那天不是我爷爷急着手术,所以……。”

“所以还是死了,倒是让你俩欠了一屁股债!我女儿把房子都卖了,这倒好人家林思成不收那钱,必须得你姜小白自己还。”

江英的话,让姜小白紧紧的攥着筷子,他们平日怎么羞辱他姜小白,他都忍了,但说起死去的爷爷,姜小白有种忍无可忍的感觉。

“钱的事儿,你们不必操心!”姜小白放下碗筷,道:“而且你们也放心,那笔钱本就没用上,我已经凑够了!只要还上钱和若曦离婚的事,他们就没有借口了。”

姜小白看向林若曦,郑重其事道:“若曦,房子既然卖了,那以后咱们就买个更好的!我今天面试挺顺利的。

第7章 我养你啊

“你怕是痴人说梦呢吧!”丈母娘火冒三丈,怒道:“就凭你找个工作,能赚多少钱?这房子已经卖了,要再买还得装修,八十万哪够!再说,你去工作,若曦的生活谁照顾,我和你爸的生活谁来照顾。”

“妈!他是你女婿,不是你的保姆!”林若曦辩解道。

“让他去工作,赚的钱还不够请个保姆。

”江英极为刻薄的说道。

姜小白笑了笑,道:“妈,你放心,保姆我已经给找好了,钱我出!”

江英夫妇稍显诧异,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吃完饭后,姜小白收拾桌子时,江英这才是开口道:“小白啊,要不你考虑下,跟若曦离婚的事,离了对你们谁都好。”

一旁的林若曦,狠狠的瞪了母亲一眼。

“我说的不对吗?萧大少追的你很紧,这是咱们一家,能在林家站稳脚跟的唯一办法。

小白,你要是真的对若曦好,就应该放手,给她自由。”

姜小白收拾碗筷的手微微一顿,他看了一眼林若曦。

“爸,妈!我爷爷走的时候,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让我和若曦好好过日子!我的态度很明确,我是不会主动跟若曦离婚的!除非若曦主动提出。”

他说完拿着碗筷,向着厨房走去。

“若曦你听到了吗?只要你开口,一切的问题都解决了。

”江英拉着女儿的手。

林若曦没有丝毫的犹豫,道:“妈!我再告诉你一遍,就算我跟姜小白离婚,也不会嫁给萧卓!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

又是母女俩无休止的争吵,在客厅中爆发了。

姜小白在厨房洗碗,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争吵,故意放慢着洗碗的速度。

等到他出来后,江英夫妇已经离开了。

为林若曦打来洗脚水,姜小白在一旁拿着那经济管理学的书翻看着。

房中很安静,这种氛围也是怪怪的,林若曦看了一眼他。

“姜小白,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跟你离婚了呢?”

“我会挽留,但不会约束!因为最终的选择,是你的权力。

”姜小白平淡的说道。

林若曦黛眉紧蹙,“可如果有一天,因此而激怒林家,我们失去一切,你还愿意这样照顾我吗?”

姜小白放下手中的书,“我倒是期待那一天!同富贵容易,共患难不易,若曦在你面前,我已无可再失去的东西。”

“你的意思是,你把一切都给了我?”

“是,我的人,我的心,早已全给了你!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若曦,我养你!”

“你养我……。

你还是先照顾好你自己吧!”

林若曦的身躯微微一颤,经历了借钱这件事后,她发现姜小白的软弱中,隐藏着男人真正的血性。

大丈夫能屈能伸,姜小白何曾不是如此。

“你不觉得委屈吗?”她突然问道。

“委屈?如果你说的是林家那些人,我的确是觉得有些委屈!但如果是你,我没感觉到委屈。”

“为什么?”

“因为爱本就是付出,心甘情愿的付出,不求回报的付出。”

林若曦怔住了,半响后她眼里有些雾气,脚都没擦便是跑向屋内。

姜小白清楚,今天林建工程集团投标被押后的事情,肯定是林思成返回林家后,将一切的责任推到了林若曦的身上,指不定还会在林老爷子那添油加醋,将事情扯到他姜小白这儿。

姜小白站起身来,端起洗脚水向着卫生间走去。

“亲爱的……。”

林若曦的卧室旁便是卫生间,刚走到她门口,姜小白便是听到这个称呼。

突然间心跳都是有些加速了。

“难道经历了这些事,她终于要让我跟她同床共枕了?”

“亲爱的,东西买的怎么样了?姜小白说找工作了,买家具那些事儿,恐怕得多麻烦你了……。”

手里的洗脚盆,险些掉在地上,姜小白额头一滴冷汗,原来在卧室里,林若曦正在跟闺蜜陈倩视频。

他站在门外偷听着,还好陈倩嘴严,并未将今天的事情告诉林若曦。

倒了洗脚水,姜小白上床睡觉,第二天早早便是为林若曦准备了早餐。

吃完早餐,林若曦去上班儿,姜小白也是出门了,他前往龙腾地产大厦而去。

龙腾地产开发的仙月湖二期,地皮和建房手续已经办妥,目前正是招标建筑商的关键时刻。

不过此事,姜小白一直压着,每天他来公司都只是转悠,至于那一大堆文件,都是薛瑞帮他处理。

这让他对薛瑞倒是颇为佩服,此人是韩老的私人律师,但事事精通。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姜小白几乎没干任何事,就是带着陈浩,两人在公司游手好闲着。

偶尔也能在公司见到霍涛,但对方都是躲着他,至于这种小喽喽,姜小白不屑多刁难他。

董事长办公室中,姜小白问道:“陈浩,明天林家老爷子寿辰,我让你准备的礼物,怎么样了?”

“搞定了!那东西,价值不菲呀,你还真是大方!”

“抛砖引玉罢了。

”姜小白淡淡一笑,道:“去叫薛瑞过来吧。”

“嗯!”陈浩应了一声,便去隔壁办公室将薛瑞叫了过来。

“姜董,您找我。”

“薛律师,以后我叫你薛姐吧?”姜小白笑问道。

薛瑞倒是并不推辞,含笑点了点头。

“薛姐,您坐,我请教你几个问题。

仙月湖二期工程,是龙腾地产开发,萧氏集团从中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是吧?”

薛瑞点了点头。

“以龙腾地产的财力,能否独当一面,我的意思是,不需要萧氏集团的股份?”

“当然可以。

”薛瑞道:“萧氏集团入股,不过是共赢策略!咱们龙腾集团的财力,远远不是他们能想象的!”

“那就好!那如果我们,私下注册几家公司,将龙腾地产的钱分派给这几家空壳公司,然后融资进仙月湖二期的项目,稀释股权后,我们自己再一并回收,你觉得这样可行么?”

“你竟然懂资本运作!这是要对萧氏集团下手,反控他们集团股份?”

薛瑞霍然站起身来,有些诧异的看着姜小白,她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有着如此老道的商业经验。

姜小白笑了笑,示意她坐下。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目前只是股权稀释,要么不出手,要出手就不能给萧氏集团翻身的机会,薛姐您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再看向姜小白时,薛瑞甚至是有些恐惧感。

“我,我明白了姜董,稍后就按照您的意思办。

只是冒昧的问一句,您为何要这样做。”

姜小白的手突然攥紧了,爷爷的死他永远无法释怀。

半响后,他深吸了一口气,道:“因为无论是收购,还是打压!首先,林家的产业林建工程集团,仍旧是林家的钱!但总有办法,让林家血本无归的同时,还不影响我们公司的利益。”

薛瑞直勾勾的盯着姜小白,当初不到一天,姜小白从推辞而后主动地接受了这一切,她心里原本还是认为,这个少年和庸俗之辈一样,无法经受金钱的诱惑。

但现在看来,她远远低估了姜小白。

“姜董,我这就去安排。

”薛瑞起身,明显恭敬了许多。

看着她的背影,姜小白露出一抹笑意。

第8章 祝寿贺礼

次日黄昏,便是林氏家族林老爷子的寿辰,康安市最好的寿诞酒楼,贺寿楼已经被包场了。

在这其中,除过林家后裔外,也有不少富商前来庆贺。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寿宴林老爷子特意吩咐,拒绝了林若曦父母的到场。

酒宴正在进行,与其林若曦同桌的林思成四下瞄了一眼。

“若曦,今儿可是还钱的日子!姜小白不会是跑了吧?”

林若曦黛眉微蹙,道:“他刚打电话,说是给爷爷取礼物去了,稍后就来。”

林思成咧嘴笑着,从包里取出两份文件。

“大家瞧瞧,离婚协议我都准备好了。”

满座的林家人,见那协议都是笑了起来,并且有人煽风点火。

“若曦,你看协议都准备好了,不如今儿就跟那姜小白离了算了。”

“是啊!听说今天,萧大少也会来祝寿,正好借此机会,你跟他……。”

“你们就别胡说了!”林若曦身旁,堂姐林梅拉住她的手。

“若曦,别理他们,这些人呐就是势利眼,我觉得姜小白挺好的。”

林若曦心中一暖,正待开口,林梅却是话锋一转。

“我觉得啊,萧大少就是耍你呢!你若是跟姜小白离婚,一个二婚的女人,又把房卖了,赔钱怕也嫁不出去了。

你看今儿,老爷子都没让你爸妈来,这是准备把你们一家提出林家啊,你可得抱好姜小白的大腿,今后可就指着姜小白,那免费的劳工照顾你们一家三口呢!”

此话一出,众人肆意的大笑起来。

林若曦的脸,一瞬间红到了耳后根,眼里充斥着雾气,她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吃着饭。

贺寿楼大厅外,姜小白走了进来,远远的看了一眼,委屈的林若曦他的眉头略微一皱。

“姜小白,你还真敢来啊!”林思成见状,起身走了过去,挡住姜小白的去路。

“还钱!”林思成质问道:“要么,离婚协议我准备好了……。”

“等会包你满意。

”姜小白扬了扬手中的盒子,“我先把贺寿的礼物送给老爷子。”

他说完,向着林老爷子那一桌走去。

“爷爷,今儿是您寿辰,女婿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这是我的一份心意。”

尽管林老爷子根本就没正眼看他,但姜小白仍旧是把礼盒放在了他的面前。

在座的一桌子,都是康安市一些有名的富商,老爷子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开。

姜小白倒是并未在意,转身准备去找林若曦时,林思成却是凑了上来。

拿起礼盒一边打开,一边嘲笑道:“让咱看看,这好女婿给爷爷准备的是什么?”

他故意抬高了声音,引得不少人都是扭头看来。

礼盒打开,其中是一个茶壶,看起来颇为古朴。

“你就送这破烂?”林思成指了指一旁,“你看看别人,哪个不是黄金首饰,玉器古玩,哎,爷爷真是白疼你了。”

众人也是附和着,指指点点骂姜小白不孝顺。

见老爷子脸色阴沉,姜小白笑道:“爷爷,这件东西是我爷去世后,我在家里找到了的,是他当年的收藏,的确是件古董!我想您老跟我爷当年乃是战友,所以特意拿来送给您,做个念想!”

他这番刻意的话,让林老爷子的脸阴沉到了极点。

但凡借钱那天,在场的林家人都能够听出姜小白的言外之音,他是在指责林老爷子的绝情。

“姜小白,我看你是诚心找茬是吧!今天爷爷大寿,你拿个死人的物件来贺寿?”林思成脸色一沉,举起那茶壶作势要摔。

“你可别冲动!”姜小白佯装着制止道:“古董不都是死人留下的么?再说这古董茶壶不便宜,是我特意孝敬爷爷的。”

“就这破玩意儿,还不便宜?怕是连赝品都算不上!”

“爷爷还没收!你要是摔了,可得按照原价陪我!”姜小白故意激他,道:“你这一摔,那五十万怕还不够陪我!”

“穷鬼!讹人是吧,在座的叔伯,可有不少人都是收藏大家!我今儿就摔了,也让叔伯们验证下这东西是真是假!”

砰!

林思成说完,便是将茶壶狠狠的摔在地上,瞬间破碎开来。

姜小白的眼底划过一抹冷笑。

随后,他突然夸张的惊呼了起来,“林思成,你还真摔啊,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什么东西,哼!就一破地摊货。”

二人的吵闹,让林老爷子更加厌恶姜小白,开口喝道:“姜小白给我滚……。”

他还没说完,姜小白抢先道:“爷爷,我知道您老喜欢古董,喜欢喝茶!这茶壶可是古荆州宜兴陶瓷茶壶。”

听到这名字,老爷子的脸都是变了。

林思成嗤笑道:“姜小白,你就可劲儿的吹吧!来来来刘管家,爷爷收藏古董,都是您帮忙把关,您来看下这是什么地摊货。”

在林老爷子身旁,有着一名五十多岁的男人,是林老爷子的管家也是他的至交好友。

刘管家先是看向林老爷子,见后者点头后,才是起身走了过去。

捡起茶壶碎片,刘管家端详着,林思成嘲讽的看向姜小白,等待着刘管家宣布结果后,好好地羞辱他一番。

可是逐渐的,刘管家的手开始颤抖着。

“刘管家,给大家说说。

”林思成催促道:“拿个破玩意儿,还来唬弄爷爷呢!”

刘管家皱着老眉,看向林老爷子,道:“古荆州宜兴陶瓷茶壶不假。”

他此话一出,场中愕然,林思成也是怔住了,林老爷子就像是丢了一块肉一样心疼的苦着脸。

“刘管家,没看错吧?”林思成询问道。

刘管家摇头,道:“以我的眼力,不会看错!”

虽有些惊愕,但林思成仍旧是冷笑道:“真的又咋了,不就是个破茶壶吗!”

“闭嘴!”林老爷子突然怒斥,吓了林思成一跳。

刘管家叹了一口气,道:“去年拍卖会,古荆州宜兴陶瓷茶壶拍卖出一百三十万,这件的成色远比去年拍卖会那件更好。”

偌大的宴会厅,瞬间死寂落针可闻。

姜小白嘴角衔着一抹笑意,看着呆若木鸡的林思成。

林老爷子也是气的站起身来,去年的拍卖会,他没有狠心买下,今年有人送上门来一件更好的,却是被林思成给摔了。

小婿不才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小婿不才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小婿不才全部精彩内容

《小婿不才全文免费阅读-小婿不才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