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为高嫁全文免费阅读-若为高嫁小说最新章节

若为高嫁全文免费阅读-若为高嫁小说最新章节

若为高嫁

时间:若为高嫁作者:吕_高_

若为高嫁夏青应辟方小说

若为高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若为高嫁的作者吕_高_,最新章节目录解读。若为高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新婚第一天,她就被夫家赶往乡下住。半年后,那个仅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她的丈夫终于迎娶了他的真爱过门。...

夏青应辟方小说若为高嫁推荐章节

第4章

应辟方袖袍一翻,吹灭了烛火,他实在不太想看这女人这张平淡无奇的脸,他见的闺秀哪张脸不是白里透红,粉嫩水嫩的?哪会像她这样,虽然谈不上黑,但也称不上白的脸? ------------------------------ 对于洞房之夜,婶婶李氏对她也提起过,可说到一半,那李氏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羞躁了起来,之后就含糊其词了。

夏青抬眸,夜色之外,她看到了他深邃黑眸中那丝轻蔑与冰冷。

应辟方几乎想甩袖离去,只想到重病的奶奶,想到答应过她的事,只能黑着脸不走。

当他翻身下来时,夏青不做作的轻吁了口气,不是在内心里,而是当着应辟方的面轻松了口气。

应辟方正整理着衣服的身子一僵,怀疑的看了床上的人儿一眼,方才他似乎听到了这女人轻松了一口气的声,就见这时后者拿过了一边的被褥盖上了身,转了个身睡去。

应辟方眯起了眼,他想应该是他听错了,可看着这个女人这般举动,不知为什么心里有气,他都这样对她了,她不该趁机表现一下好让他待她好点? 门打开,门又关上。

新房内静了下来。

夏青身体很痛,但更疲惫,尽管知道明天可能要应付很多事,但现在想了也没用啊,干脆好好睡一个觉吧。

至于她这个夫君,他讨厌她,这倒没啥,总不能让所有人都来喜欢她吧,只是觉得有些幼稚,她堂弟夏石也比他懂事啊。

她觉得吧,一个成熟的男人,脸上肯定不是冷冰冰的,更不是什么心情都放在脸上,因为是家里的顶梁柱啊,就像他爷爷那样,肩负起一个家庭的重任,对上孝顺,对下是榜样。

这么想着,就睡了过去,毕竟也累了一天。

正当夏青还睡得死死的时候,突觉得胳膊上一陈疼痛,不得已,夏青只得睁开眼,见到了昨晚开后门的嬷嬷,嬷嬷阴沉着一张脸,一脸嫌恶鄙夷的看着她:“你还真当自己是少夫人了?睡得跟死猪一样,夫人和老夫人都等着你去敬茶呢。

” 夏青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被褥早就被翻开了,难怪身子总觉得冷,忙坐了起来,一动,下身的痛楚让她倒抽了口气。

也就多坐了会功夫而已,嬷嬷一手又伸过手拧了拧夏青的胳膊:“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还要让夫人和老夫人等你这个贱丫头不成?” 夏青吃痛,望着嬷嬷。

“什么眼神啊?难怪夫人不喜欢你。

”这乡下丫头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这种时候一般的人早该求饶了,不求饶也知道要讨好她啊,哪像这丫头一样傻愣愣的,竟然还直视着她。

“我真的那么让你们讨厌吗?”夏青将一件一件衣服穿起来,她嫁过来时,把所有衣服都穿在身上了,而这喜服只是一件薄薄的袍子,包在外面装装门面而已。

嬷嬷冷哼一声:“就你这样的丫头,还想让人喜欢?你知道应家是什么样的人家吗?要不是县太爷,你别说飞进来,连走进来都要被打断一条腿。

” “所以,应家是嫌贫爱富的人家?” 嬷嬷一愣,随即脸色更为阴沉了:“你这是在骂应家?” 夏青已经穿好衣服,摇摇头:“你们就是这么做的,不是吗?” “你?”嬷嬷一时还真说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半响,看着夏青一身麻做的棉袄,甚至这棉袄上还有那般多的补丁,轻视的说了句:“穷酸样,先跟我去见老夫人吧。

” 夏青知道应家的那位爷爷已经离逝,只有应家奶奶还活着,但也是重病在床,夏爷爷曾经过这位奶奶,说奶奶是个很好的妇人,很会持家,她从爷爷眼里看出对这位奶奶的赞赏,还说等她嫁过去时,一定要好好侍俸奶奶左右。

应家很大,风景很美,夏青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人工弄成的假山流水,虽然比起山里水乡缺少了些灵魂,但看着非常精致,因此一路来,她的眼晴都没落下。

对于夏青毫不掩饰她惊讶和羡慕的眼晴,嬷嬷的眼神更为轻视了。

“方嬷嬷,你来了?”一二十左右的女子从一楼里走了出来,女子长相一般,但看着稳重,而且梳了一个妇人的头,她先是朝方嬷嬷行了个礼,再看向了夏青,见夏青淡淡看着她,愣了下后才朝她微微一笑。

见女子朝她笑,夏青不禁也笑了笑。

“水梦,老夫人好点了吗?”方嬷嬷看了看楼内,然后轻问。

说到老夫人,水梦面色沉重起来:“老夫人一直等着想见少夫人,先让少夫人进去吧。

” 一进楼内,浓郁的药气就扑鼻而来,可见住在这里的人是多么的病重。

夏青见到了床上瘦骨嶙峋的老妇人,一见到老妇人的脸色,夏青心便一沉,那是病入膏肓无法回天之人的面色,她村子里很多老人就是这么去了的。

像是感觉到夏青的存在,老妇人缓缓睁开了眼晴,那是一双无力但不失和蔼的眸子,看到夏青时,老妇人脸上微微一笑,伸出了手。

夏青赶紧过去握紧了老妇人的手,轻喊了声:“奶奶。

” 老妇人点点头,想了说了句什么,但夏青没有听见,不过看嘴形,应该是在说好孩子三个字。

夏青便又叫了声:“奶奶。

” 老妇人笑得很开心,可不一会,握着夏青的手突然捶了下来,眸子也缓缓的磕上了。

夏青一愣,急叫起来:“奶奶?奶奶?” 一旁的水梦和方嬷嬷赶紧走过来,水梦一探老妇人的气息,就哽咽了起来:“老夫人去了。

” 夏青觉得鼻子发酸,静静的看着老夫人逝去的安详睡容,沉默的在一旁站着。

“我,我马上去告诉夫人,公子。

”方嬷嬷倒也不显得慌乱,毕竟老夫人的病也就是这几天的光景了,但转身一看到夏青那没有悲喜的表情,脸色一沉,轻呸了声:“晦气。

”说着,赶紧离开。

水梦也看向了夏青,见夏青只是觉默的看着老夫人,既没有悲痛,也没有伤心,心下也奇怪,只觉得这新来的少夫人也太实在了点,既不装,也不献,好歹,多少表露一下啊。

屋外的脚步声匆匆响起,转眼,应母与应辟方都来了,应辟方一下子跪倒在了床前,看着老夫人的遗容眼圈红了起来,显然对这位奶奶是非常敬重和喜欢的。

应母也痛哭出声,哭了一会,转身对方嬷嬷说:“快去京城告诉老爷,让他回来主持老夫人的后事。

” “已经派人报信去了。

”方嬷嬷道。

应母点点头,用手绢擦去眼角的湿润,侧头看到夏青时,眼底就冒出了火:“我们应家也算晦气了,怎么你才一进门,老夫人就去了?” 夏青抬头看着应母。

一看到夏青黑白分明又沉静的眸子,应母就只觉得胸口堵得慌,厉声道:“看什么看?还不滚出去?看到你我心里就搁得慌。

” “我想陪陪奶奶。

”夏青平淡的说道。

“什么?”应母觉得不可思议:“你脸皮怎么这么厚?没听出我话中的意思吗?你一进门就克死了老夫人,现在竟然还说这种话,你是想让老夫人走得不安生吗?出去。

” 夏青看着老夫人的遗容,想到方才老夫人握着她手时那微微一笑,微垂下了眸子。

“出去啊。

”见夏青没动,应母气得胸口气伏个不停。

“我想陪陪奶奶。

”夏青依旧平淡的说道:“你这样大喊大叫,不是更让奶奶走的不安生吗?奶奶才离开没多久,气息还在屋里呢。

” “你?”应母气得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看了躺在床上的老夫人一眼,竟也没再敢说什么,只是铁青着脸。

正给老夫人整理遗物的水梦不禁看了夏青一眼。

屋里开始忙了起来,丫头们进进出出给老夫人准备着后事,老夫人的几个贴身侍女们都在哭着,有几个哭得情真意切,也有几个只是做做样子。

夏青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安静的沉默的看着屋里的一切,最终目光落在了一直跪在地上始终没有吭过声的应辟方身上。

他这样已经跪了很久,可见他对这个奶奶是非常孝顺的。

就在夏青想着自己也是时候出去了时,方嬷嬷匆匆走了进来禀道:“夫人,老爷回来了” “这么快?”应母讶异,这边离京城最快也要有二天的路程啊,忙对着跪在地上的应辟方道:“儿子,你爹回来了,咱们得去接一下,”转而对着旁边的丫环说:“还愣着干什么,快扶公子起来。

” 应辟方已经自己站了起来走向屋外,应母赶紧也跟了出去。

想了想,夏青便也跟了出去。

第5章

院子里到处是忙碌的丫头,也迅速的,早已挂起了白布,也搭起了灵堂,想来多少是提前准备了。

“你爹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以为至少要到明天下午呢。

”应母边和应辟方说着边走向前堂。

应辟方什么也没说,只是沉着脸,每迈一步都显得有些沉重。

夏青不知道自己此时能做些什么,想去给下面的丫头帮帮忙,又觉得不妥,想了想,还是远远的跟在应辟方后面,不过,她的目光注意到应母身边的方嬷嬷一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有什么话要跟应母说,但又没说出口。

正在觉得奇怪时,有丫头说了声:“夫人,是老爷。

” 夏青望去,看到了一名与应辟方差不多高的男子,身形修长,满脸肃容,此刻是神情疲惫且略带着哀伤,应辟方跟应父长得有些相像,只不过他的神情多了丝冷凛,而应父则是沉敛很多。

“老爷,您回来了,我还以为”应母开心的话嘎然而止,她疑惑的目光落在应父身边一位长得颇为温柔的女子,还有女子后面一个嬷嬷抱的三岁男孩身上。

气氛一时肃静了下来,周围的丫头一边干着活,一边也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新来的女人和孩子。

“老爷,她们是?”应母脸上原本开心的笑容一点点的僵硬,出于女人的直觉,她觉得自己男人身边的女子有些事。

应父看了身边温婉的女子一眼,后者朝她柔柔一笑,就听得应父说道:“她是我四年前纳的人,而那孩子是辟方的弟弟,还不到三岁。

” 应母一时怔怔的站着,目光从应父脸上再移到那妾室脸上,又看向那老嬷嬷怀中的与应辟方长得几分相像的男孩,根本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做点什么。

“夫人?”方嬷嬷轻扯了扯应母的衣袖。

“我本来想让母亲见一见临儿的,哎,还是晚了一步。

”应父轻叹了口气,转身对妾室道:“走吧,总要见一见母亲的。

” 那妾室看了看应母,又看向应天啸,轻道了声是,便跟着应父应天啸进去。

应辟方看了自己母亲一眼,也跟着父亲回了老夫人的院子。

“夫人?夫人?”方嬷嬷赶紧出声叫唤。

应母贾氏秋燕这才回过了神,看着方嬷嬷,眼圈红了起来:“他方才说什么,四年前纳的妾?孩子也已经三岁了。

” “夫人,沉住气,啊?老爷已经进院子了,我们也快进去。

”方嬷嬷道。

“我,我”应母想说点什么,但这个时候脑子里一片乱,最终只得恨恨的跺跺脚也进了院子。

夏青看完这一幕,见他们又都回了院子,轻抚了抚肚子,周围看了看,寻找着灶房,一大早起,她还没吃过早饭呢,有点饿了。

问了个丫头路,夏青这才找到了灶房,此刻,灶房里已经忙翻了天,几个老嬷嬷都急急忙忙的在手中做着事,还有的正在洗着菜。

夏青问一旁正在洗菜的嬷嬷:“嬷嬷,有馒头吗?我有些饿了。

” 那嬷嬷抬头冷看了夏青一眼:“你是谁啊?” “我是应辟方的媳妇。

”夏青这话说的很平常,对于这嬷嬷微张着嘴愕然的看着她也没觉得怎样,半响,见这嬷嬷一脸奇怪的看着自己,便又问道:“有馒头吗?我有些饿了。

” “馒头在里屋呢,少夫人跟我来吧。

”一个看着与她同般年龄的丫头朝夏青走了过来,模样看着很伶俐,穿了一身翠绿的下人衣裙,不像是应府里的丫头。

那嬷嬷看到了这丫头,冷面浮上了笑脸,刚要打招呼,不想那丫头连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领着夏青往灶房里走去。

嬷嬷自讨了个没趣,僵着脸又坐下了。

一进灶房,夏青就闻到了香气,瞬间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厨房里正在准备着饭菜的嬷嬷显然都认得带夏青进来的丫头,纷纷朝她微笑着,对夏青只是看了一眼而已。

“馒头就在这里。

”丫头指了指桌上放满了篮子的馒头,拿过一个就递给夏青,可不想夏青才去接,那馒头就掉到地上了,听得丫头不紧不慢的说了句:“呀,掉地上了,麻烦你自己捡一下吧。

” 馒头在地上滚了一圈,已沾满了灰尘。

夏青看着这丫头,丫头的表情却已不像是方才那般亲切,嘴角噙着淡淡冷笑看着她。

没有丝毫的犹豫,夏青就捡起了馒头,呼呼吹了吹后就拿了灶上的一个碗,将馒头放在碗上,不生气,也不浮燥,只是很平静的道:“一个馒头不够我吃的。

”说着,又拿了四个馒头放在碗上。

那丫头瞪大了眼看着她,就听得夏青问正一旁正在看着她的嬷嬷道:“有咸菜吗?” 那嬷嬷本是看戏的,没想到夏青会问她,下意识的指了指身后。

夏青便又从那碗里夹了些咸菜放进自己碗内,转身离开了。

“秋蛾姑娘,这女子是谁啊?”嬷嬷奇怪的看着一脸铁青的秋蛾。

“还能是谁,就是破坏了我家小姐和应少爷姻缘的那个乡下贱婢子。

”秋蛾跺着脚,恨恨说完又没好气的瞪着这嬷嬷道:“你干嘛那么好心指给她?很熟吗?” “哪熟啊,她这一说,我就顺手”那嬷嬷顿了顿,随即惊呼:“那不是少奶奶吗?” 秋蛾又瞪向她,这嬷嬷赶紧闭嘴转身干活去了。

直到秋蛾离开后,几个正在干活的嬷嬷迅速的聚在一起七嘴八舌,一人道:“我看这少奶奶挺实在的啊。

” “就是,要是我有这样节俭的儿媳妇,不知道会有多开心。

” “可不是。

话也不多,要是一般人,早就大打出手了,看来性子很好啊。

” 而离开了灶房的夏青,则是坐在院子里一块石头上大口大口的吃着馒头,只觉得美味无比,这应家的馒头跟乡下的不一样,吃进嘴里没那么粗糙,不过这咸菜淡了点,而且也比乡下的多了丝鲜味,乡下人习惯把咸菜放得咸一点,这样能放的时间长久,而且一点点咸菜就可以下一顿饭了,省些。

夏青边吃边想着应家现在的情况,她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想了想,还是觉得吃完饭去前堂帮点忙比较好,就算应家的人讨厌她,可老奶奶却待她好的,要是老奶奶还活着应该就会像她的亲奶奶一样吧?匆匆吃下最后一口馒头,正站起,就听见假山后传来了一道轻微的哽咽声。

心中奇怪,夏青忙站起走后身后的假山里,就看见应辟方与一个绿衣女子站在一起,那女子以帕掩面,哭得极为伤心,应辟方则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叹了口气。

女子长得纤弱,只是一个侧影就给人一种惹人怜爱的感觉,与应辟方的修长挺拔极为登对,此时此刻,应辟方的神情不像往日那般冷峻,多了许些的柔情,但对于女子不停的哽咽极为莫可奈何。

“你说过你最喜欢的人是我,可却是娶了那个乡下女人。

”女子以帕掩面,哭得好不伤心:“因为是县太爷的干预,为了顾及应家的名声,这也就算了,可是可是可是你答应过我不会碰她的。

” “婉儿,这是奶奶唯一的要求。

我不能拒绝。

”应辟方轻道。

“我不管,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 “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 “真的吗?”女子抬起头看着他。

应辟方点点头。

“那你什么时候休了她?” 应辟方愧疚的看着女子:“我也答应过奶奶,这辈子绝不休妻。

” 女子手中的绢帕落地:“什,什么?”继而双手捶打着应辟方胸口,哭道:“那我怎么办?那我怎么办啊?你说过要娶我的,你说过的啊。

” “婉儿,等奶奶丧期一过,我就会娶你过门,只是委屈你了。

” “你,你要让我做妾?”女子紧咬下唇,极为不甘心的道。

“自然不是妾,是平妻。

”应辟方捧起女子的手,温声道:“我不会让我深爱的女人受这样的委屈。

” 缓缓上升的暖阳已温暖了整个院子,也照在了这对男女身上,此时,女子轻轻的靠近了男人的怀里,夏青也看到了女人的面貌,很美,美如画,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女子般。

夏青静静的看着,她长这么大,没有见过这般漂亮的人,加上应辟方的长相,又是那般出类拔萃。

但也只是多看了会,她便要转身离开,不想此时那女子却是看到了夏青,轻喝了声:“谁?” 应辟方显然也看到了夏青,眉轻拧了起来,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这个女人,更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只穿了一身有着补丁的衣服。

夏青转过身,就见那女子,也就是方婉儿正上下打量着她,打量完道:“看你这打扮应该不是府里的丫头吧,是外面来帮忙的吗?” 夏青看向了应辟方,见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拧着眉看着她而已,眉眼中尽显着不悦。

“我在问你话呢。

”见夏青看向应辟方,方婉儿心中有怒,她的男人只有她可以看,这一个小小的丫头竟然 “我叫夏青,是应辟方的媳妇,昨天才成的亲。

”夏青看向方婉儿,声音平静,那模样就像只是在道出一个事实,完全没其它的思绪。

方婉儿愣住:“你,你说什么?你,你就是辟方的” 夏青点了点头,她看到这女子的眼神从原先的愕然慢慢的变成了轻蔑,甚至是一种松了口气的蔑视,夏青又看向始终一言不发的应辟方:“你要在奶奶丧期过后收她过门吗?” 二人都没有料到夏青会突然问这个,都怔了下,方婉儿望应辟方,目光里盛满了期待。

应辟方的眉越拧越紧,这个是他妻子的眼底平静的出奇,别说一丝愤怒,就连生气也没有,若一定要说有,也只是一份简单的询问而已,心里没由来的产生一份不耐:“不错。

” 夏青轻噢了声,也见到这方婉儿看着她的神情尽是得意,便道:“前院应该很忙吧,如果你们有时间,就都去帮忙吧。

我先去了。

”说着,转身离开。

方婉儿身子一僵,这乡下女人给她的感觉真是不舒坦极了。

第6章

前院与其说是忙碌,还不如说气氛怪异。

灵堂高高设起,应家的熟人也陆续到来帮忙,不过众人的眼神都会时不时的看向跪在灵堂时那面貌美丽端庄的妾室,以及妾室旁边那仅二三岁的孩子。

应母与应父接待着客人,虽然满脸的悲伤,该有的礼仪也没有落下。

夏青也没什么可做的,也就跪到了灵堂前,那少妇的身边,她打算以这样的方式陪伴一下奶奶,不过她这一跪,又吸引了不少的人看过来,就连应父也看了过来,应母的脸色已经铁青,此时应父低头问了她什么,应母说完,就见应父点了点头,也就没再看夏青。

见夏青也跪了下来,妾身与小孩的目光都投向她,美妾轻声询问:“你是?”

“我叫夏青,是应家昨天才娶的儿媳妇。”

美妾眼底有讶异,看着夏青布满了补丁的衣服,又看着她满是坦荡的双眼,但也只是讶异了会,便柔柔一笑:“我叫陆锦,这是我的儿子,叫应辟临。”

“姐姐”奶娃儿口齿很清楚,不过有些怕生,夏青才一跪下,就紧紧的依偎到母亲怀里,只用一双如蝌蚪般可爱的眼晴看着她。

“傻孩子,”美妾陆姨娘轻刮了刮儿了的小鼻子:“你应该叫她嫂嫂。”

应辟临乖巧的叫了声:“嫂嫂。”

夏青微微一笑,应了声,又摸了摸他的头。

应家在镇上的名声极好,又是镇上数一数二的人家,来的宾客极多,还不到半天,就已来了上百人,每个人到灵堂祭拜后眼晴都会在夏青三人上转一圈,眼底写满了疑惑,因此,窃窃私语不时的传来。

但很快,这些人都知道了夏青三人的身份,一时,眼神各异,有的替应辟方惋惜,有的又替应母愤恨,也有的可怜的看着这三人。

面对这些人的眼光与近在身边的窃窃私语,陆姨娘一脸的苦笑,只是牵握紧了儿子的手,应辟临年纪虽也是极为敏感,怯怯的看着周围的人,依偎娘亲更紧了,转眼却见娘亲要让他叫嫂嫂的姐姐正抬着头看着周围的人,神情也不像他娘亲那样悲容,不禁眨了眨眼,眼底闪着好奇。

见儿子一直不停的看着夏青,陆姨娘微微讶异,不禁也侧头看向夏青,见夏青面对着周围人群的目光并不在意,甚至很是平静的回望着,她的脸上平静的很,没有愁容,也没有自卑,陆姨娘说不出那是种什么感觉,倒觉得这女子像是在欣赏这里的一切似的,欣赏?陆姨娘觉得自己用这样的词有些荒唐,但不管怎么说,见到夏青这般,突然觉得心里也没那么难受了。

此时,应母走了过来,挨近夏青对着灵堂上了香,声音却是咬牙切齿的传来:“夏青,就算你与辟方成了亲,我们也不会承认你是应家的人,出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陆姨娘愣了下,看向夏青,小辟临也是抓紧了母亲的袖子。

“我只是在这里陪着奶奶。

再者,你若不承认,当初为什么让我进应家呢?”夏青奇道,声音依旧平淡:“既然进了这里,就算你不承认,我也是应家的人了。”

“你?”应母已气得拿着香的手都在颤抖:“你真是无耻极了。”

“那把我娶进门的应辟方不是更无耻吗?”夏青看着应母,眸色清明。

一旁的陆姨娘讶异的看着夏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你说什么?”应母铁青着脸。

“我只是想陪奶奶一会。”

应母冷哼一声:“不管你说什么,你就死了要赖在应家的心,你是我们应家的污点,这里根本就容不下你。”

“噢。

”夏青轻噢了声,便不再说话。

见夏青这不冷不热又软硬不吃的模样,应母气得更甚了,但一时又找不到什么话来说,目光就转身向了陆姨娘,恨讽道:“妾室只能跪在这里,而发妻却是与相公携手共迎宾客,这就是妻妾之别。”

陆姨娘轻咬下唇,苦笑了下:“姐姐何必这般说,妹妹早是有自知之明的。”

应母眼底的怨气甚浓,特别是在看到依偎在陆姨娘怀里的小辟临时,恨恨的道:“庶子就是庶子,是永远上不了台面的。

”说着,甩袖离开。

或许是应母眼底的戾气吓倒了小辟临,漂亮的眼里已聚满了泪水,看到儿子这样,陆姨娘叹了口气,搂紧了他:“孩子,别怕。”

“娘亲,大娘是不是不喜欢临儿?”小辟临弱弱的问。

面对儿子的询问,陆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轻抚了抚他的头。

见母亲忧伤的模样,小辟临抱她得更紧了,目光却是偷偷的看向一旁的夏青,见她却是静静的看着灵堂,脸上没有母样那样的忧伤,而是平静的。

日头渐渐西下,吊唁的人已没有多少,来的人几乎都去了后面的院子吃饭,灵堂这边只剩下几个人在做着清扫工作。

此时,半依偎在陆氏怀里的小辟临醒了过来,揉揉迷糊的眼晴,糯声说道:“娘亲,我饿了。”

“乖,那你先在这里陪着奶奶,娘亲去给你拿点吃的。

”陆氏扶起儿子,让他坐在地上便要起身。

应母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你不知道守灵的头一天是不允许吃东西的吗?”

身着孝服的应母走了进来,正在清扫的下人忙打了个欠。

一见到应母,小辟临又赶紧依偎到了母亲怀里,害怕的看着她。

“大姐,临儿还是稚子,才三岁,不吃饭怎么行啊?”陆氏的声音一如她的外貌给人的感觉一样,温婉轻柔。

“谁让他是庶子呢?”应母冷哼一声,冰冷的盯着陆子母子,袖下的手紧握成拳。

“姐姐可以怨我,但临儿还是个孩子,希望姐姐能够宽待他。”

“你这是什么话?”应母声音加重:“守灵头天不允许吃东西是祖宗定下的,难道是我故意苛待你们不成?”

“娘亲,我不饿了,临儿一点也不饿了。

”小辟临见应母这么凶的和母亲说话,吓得稚声道。

陆氏心里一陈愧疚,只得抱紧儿子。

应母见了,冷哼一声,突然从袖子里拿出了一袋银子丢在夏青面前,厌烦的道:“老夫人死了,老爷和辟方又忙于事不能守孝,就由你来代劳吧,等会我们就会派人送你去乡下祖屋,这里是一百两银子,往后每个月还会再给你二十两银子做生活费。”

见夏青望着她,眸子哪有普通少女的灵气,再看这一身的粗布补丁,应母心中更为堵得慌了,冷笑:“怎么?还想回嘴不成?这是老爷的决定,县太爷就在前院里和老爷交谈呢,就算县太爷知道了也不能说什么的。”

夏青看了应母一会,弯腰捡起银袋,当拿起沉甸甸的银袋时,不禁有些发愣,好一会,才打开袋子,拿出了里面的一锭银元放在手中看着。

应母讽笑:“别妄想拿得更多,这些钱,我们应家对你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夏青将银元放进了银袋中,拉好口,好好的放进了怀里,甚至还再次系紧了腰带,只觉得放得妥贴了才松了口气,抬头看着应母:“每个月再给我二十两银子吗?”

应母怔了下,只因夏青的目光中不再是那种让人看着讨厌的沉默和黑色,而是泛着一种光亮,这种光亮对应母来说太熟悉了,世上眼中多少会有点这种东西,而在那些丫头的眼底更甚,那便是见到钱的欲念,应母冷笑,看着夏青的目光也更为冷嘲:“不错,所以,你赶紧给我滚。”

“哦。

”夏青轻哦了声:“乡下祖屋是在哪个村的?”

“潮水村。

”对于这声‘哦’字,那般平静,那般正常,应母发觉自己又被气到了,没好气的道。

她知道潮水村,离她们山脚村整整二个山头,离镇也有一天的路程,不过以她的脚力,半天就能到了,夏青又问道:“是现在就让我去吗?”

“怎么?你还想赖在这里吗?”应母的声音变得尖锐:“你现在就给我滚,我一刻都不想看到你。”

夏青看了看天色:“要入夜了,夜路危险,我明天早上离开。”

“你——”应母的气又提升了不少:“应家给你备了马车,还给了你一个丫头,一个嬷子,就算夜里上路,也不会有危险。”

“哦。

马车吗?”夏青的眼晴又亮了不少,便起身。

“你去哪?”见夏青并不是往府外走,而是往后院离开,应母警惕的问道。

夏青回答得很平淡:“去拿些包子,万一路上饿了可以吃。

”说完,也不管应母气得就要晕过去的脸,径自朝灶房走去了。

杜姨娘则是跪在地上,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远去的夏青,再看着气得需要人扶的应母,低下头,轻轻笑了笑,而小辟临的目光一直望着夏青的背影,直到他看不见为止。

这一次去灶房,没有人为难夏青,甚至那几个老嬷子看到夏青,知道她要被应家赶往乡下祖屋,都很同情的多给了她一些咸菜和馒头。

夜幕缓缓开始降临,风也起了。

灵堂设在一个半开敞的大堂里,夜风一过,冷得让人直哆嗦,小辟临依偎在母亲的怀里,依旧感到冷,还有饥饿,可抬头一看到母亲忧伤的脸,想到那个大娘凶凶的模样,也不敢说什么了,只是弱弱的发问:“娘亲,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呀?”

陆氏轻抚着儿子的头:“这里是临儿的家啊。

我们以后都会住这里。”

“可不可以不住?我怕大娘。”

陆氏在心里轻叹了口气,就听得儿子又道:“娘亲,爹爹会保护我们吗?”

想到那个自己深爱着的男人,陆氏一时有些茫然,她的丈夫对她有救命之恩,第一眼看到他时她便立誓此生非他不嫁,甚至知道他已有家室,也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了他,她以为他会一直带她在身边,可最终,他还是想把她和儿子安置在这个小镇上。

第7章

“嫂嫂?”小辟临突然兴奋的叫了起来。

陆氏抬头,就见夏青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三个馒头和一小碗咸菜。

“嫂嫂?”小辟临一看到吃的,嘴巴抿了抿,眼晴亮亮的,却是乖巧的站在一旁,哪怕非常想吃,也没露出半点的迫不急待,可见教养非常好。

夏青蹲下身,笑看着陆氏母子:“饿坏了吧,快吃吧。

” “这……”陆氏感动的看着夏青。

“放心吧,她不在。

”说着,又从怀里拿出一个包子塞到了小辟临的怀里,轻轻说:“不要被人发现,嗯?” 小辟临赶紧点点头,这才拿了个包子吃起来,边吃边含糊的说:“谢谢嫂嫂。

” “这样真的好吗?要是被人发现了,你可是会……”陆氏担忧的道。

“那你不吃吗?”夏青指了指放着的馒头。

陆氏一怔,好半响才说:“吃。

” 夏青笑笑,起身:“我走了。

” 看着夏青步伐平缓却是踏实的走出灵堂,陆氏看了看手中温热的包子,再看着儿子吃得极香的模样,心里有些感动,低头轻声对小辟临说道:“孩子,你有一个好嫂嫂,日后若有出息了,一定要好好孝敬嫂嫂,知道吗?” 小辟临拼命点点头,糯声说:“临儿会的,临儿也喜欢嫂嫂。

” 应家此刻都挂起了写着丧字的白灯笼,将每个角落都照得通亮,除了后门。

不过幸好水梦手中有着一盏灯笼,还能看清路。

“少夫人,以后奴婢就跟随您了。

”水梦对着走出手门的夏青施了一礼。

“奴婢廖氏见过少夫人。

”一年约五十左右的老嬷嬷也朝着夏青施了一礼:“奴婢和水梦都是老夫人身边的人,老夫人有遗言,要是她突然间离开了,就命奴婢二人跟随少夫人。

” 夏青看着二人,见二人都和善的望着自己,笑了笑:“我叫夏青,你们以后叫我阿青吧。

” 廖嬷嬷忙说:“这怎么可以,主仆有别,再者,礼不可废。

以后少夫人有什么事,可以尽管差遣奴婢二人。

” “哦。

”夏青轻哦了声,转眼就看着身边的这辆马车,车身可说非常宽敞,马也健壮,夏青围着马车走了几圈,一直好奇的看着。

水梦与方嬷嬷对望了眼,心里皆觉得这个少夫人奇怪,这个‘哦’字是什么意思?一般的女子在听到廖嬷嬷这般说后,多少也会再客气几句,这少夫人却是啥也不说什么,而是打量起马车来,不是太高傲就是…… 高傲么?二人再次打量着夏青那一身打着补丁的粗布衣杉。

“少夫人在看什么?”水梦轻问。

“我很少见到马车。

”上车前,夏青回答。

水梦与方嬷嬷又对望了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笑意,心下也就明白这声哦的意思了,心里倒是对这少夫人生出几许的好感来,毕竟二人也是从乡下出来的,有些事情多少会有些感触,乡下人都是实在的,说不出什么客套话来。

随即跟着上了马车,水梦又坐到前头驾车去了。

潮水村,在这个镇上是个大村,要说极好也谈不上,只不过地势较平,田地又富饶,近百年来时不时有人搬迁过来,渐渐的也就形成这么大的一个村子了。

应家的祖屋是个大宅子,四门八院的,可以看出应家在先前也是大户人家,如今举家都搬到镇上,应家的男人又在京城做事,除了每年清明回来一次,这大宅子平常是没有人住的。

只有三人住,因此在夏青看了眼宅子后,就只选了宅子内视线和阳光都最好的主屋住,而周围的住房和大堂,夏青则是没多加理睬。

对于夏青的决定,廖氏和水梦自然也是欣然同意的,于是三个人便开始清扫起来。

才清扫到一半,敞开的大门里就聚满了村子里的人,就见四五个人抬着几担米,玉米,还有别的农作物走了进来,为首的老人先是将目光投在水梦身上,可又觉得这年纪有点不太像,便又将目光放在了夏青身上,只这一身粗布衣,但又觉得不太可能。

水梦看出了老人的疑惑,忙指着夏青说:“这是我们家的少夫人。

” 老伯有些惊讶,但还是很开心的说:“少夫人,这些东西是村子里人的一点心意,应家这些年一直不收我们的田租费,心里都很感激啊,请一定要收下。

” 夏青看着这些箩筐里的农作物,从怀里取了一些碎银出来交到老伯的手中:“谢谢老伯,我们也正要去买这些东西回来,这下正好。

” “这钱万万收不得啊。

”老伯推拒。

夏青一笑:“拿着吧,这些粮食也都是你们辛辛苦苦种出来的,这样子收下,我心里也过意不去啊。

” 老人又是一翻推拒,但实在是拗不过夏青,也只得收下了,看着夏青三人打扫得这般辛苦,他朝门外一声呦喝,挤在门口的村人都进来帮着清扫了。

虽说是在帮着打扫,但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好奇的看在夏青这应家少奶奶身上,应家是富人家,凡是应家出来的人,在这个小小村子里应该都是种象征,也深得村子里人的敬重,就镇上应家现在的长工里,不少是这个村子的人。

所以,潮水村从知道应家会把少夫人流放到这乡下祖屋时,他们心里就开始嘀咕了。

夏青对于这些村人心里所想毫无所觉,自顾自的清扫着,不管是擦桌椅,还是提水,都做的挺认真,甚至到起劲处还挽起袖子来,时不时的擦下汗珠。

一旁的廖嬷嬷看着村子里异样的目光,又看着自家的少夫人这模样,想了想说:“都打扫的差不多了,谢谢大家的帮忙了,我家少夫人昨晚赶了一夜的路,今天想早点歇息,请大家先回去吧。

” 廖嬷嬷服侍了老夫人大半辈子,这一句话虽然是道谢,但多少也有点赶人的压迫感,村里人一听,很快就走光了。

看着变得清爽的屋子,夏青算是松了口气。

“少夫人。

”嬷嬷走到夏青身边,温和的问道:“您可有想过什么时候再回应家?” 夏青抬起了头,摇摇头。

廖嬷嬷微讶:“您和公子才成亲便分开,这对夫妻而言可是大大的忌讳啊,您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着急呢?” 水梦也放下了手中的抹布走了过来,道:“少夫人别怪奴婢多嘴啊,这事您可要花点心思了。

”从离开应家,她和廖嬷嬷便在想着回应家这件事。

“老夫人七七四十九天的丧期一过,应公子便会娶平妻过门。

”夏青很是平淡的说道。

“什么?”水梦与廖嬷嬷同时惊呼,随即廖嬷嬷愤怒的一口否定:“这不可能,公子向来孝顺老夫人,老夫人的孝期三年未满,断不可能纳妾的。

” 水梦慌忙轻扯了扯廖嬷嬷的袖子,廖嬷嬷这才察觉到自己的语气是多么的不敬,但应家公子可以说她是看着长大的,那样孝顺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在老夫人孝期未满就去纳妾呢? 夏青看着廖嬷嬷,想了想说:“可能他很喜欢那位姑娘吧。

”说着,捡起丢在地上的几块抹布打算去清洗,走了一步又转身说:“不是纳妾,是娶平妻。

” “真是不可思议。

”水梦喃喃,她自然相信夏青没必要撒这样的谎。

此时,廖嬷嬷走到夏青身边,忙接过她手中的抹布开始清洗,说:“少夫人,老奴方才并不是有意冒犯,实在是太震惊了,您可看过那姑娘的模样?” “很漂亮,像是从画中走出来般。

”夏青也帮着清洗。

“应该是方婉儿小姐吧?昨天就方老爷一家来得最早。

”水梦轻叹了口气。

一说到方婉儿,廖嬷嬷倒是什么也不说了,只是沉着一张脸。

夏青看着啥话也不说的二人,脑海里想起应辟方与那方婉儿相拥的情景,此时听得廖嬷嬷说道:“少夫人,您别担心,就算夫人同意了,老爷也不会同意的。

三年孝期之内,老爷绝不可能让少爷纳什么平妻,她方婉儿也休想进门。

” “是啊,”水梦也道:“可少夫人您也要争点气,咱们得想个办法回应家才行。

” “怎么争气呢?”夏青问。

“比如打扮,像衣服啊,发饰啊,还有遮暇。

”水梦指了指脸,全身:“这些咱们都得花点心思才好。

” 夏青想了想:“花心思去取悦应公子吗?” 水梦和廖嬷嬷都点点头。

想了想,夏青又问:“那得花多久的时间?” “时间?”廖嬷嬷失笑:“那可是一辈子的事,要是少夫人这辈子能得到公子的宠爱,那幸福自然是不用说了,”廖嬷嬷停顿了下又道:“我方才怎么听少夫人的话怎么觉得不对劲,现在才发现您怎么还叫公子为公子呢?您应该叫他夫君或是相公才是啊。

” “夫君?”夏青轻轻说了这二个字,突然道:“这里,应家还有没租出去的田地吗?” “有啊。

”廖嬷嬷点点头:“当年老夫人认为自己是要回到乡下养老的,所以把最肥沃的田地留下了。

” 夏青脸上露出几许的兴奋:“等会我上集市去转转,看有什么是可以下种的,有的话,从明天开始有的忙了。

”说着,进了屋。

廖嬷嬷与水梦面面相视。

从夏青三人来祖屋开始,村子里的人就开始关注,但这一个月来,她们天天看到应家少夫人早出晚归,跟她们一样在田里更作,虽然并不是个很热络的人,但碰上了也会打招呼,渐渐的,关注也少了,再加上应家祖屋的大门总是敞开着,里面都是简单的过气家具,一目了然,那种贫富差距在村民眼底也就慢慢淡了。

第8章

如今应家的宅子在村人眼里,也就是大了点,模样好了点,与普通的村宅已经没什么大的区别了。

而虽然村子里的人看到夏青会叫一声少夫人,但慢慢的,这声少夫人跟大婶这些称呼也差不多了。

看着在院子里晒着一些野菜的夏青,廖嬷嬷叹了口气,正端着洗好的野菜过来的水梦见了,笑问:“嬷嬷怎么又叹气了?” “我这愁啊,你说少夫人天天跟个乡下村妇似的干这活干那活,一点也不急着回应家,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头?老夫人在天有灵,怕也会伤心。

”廖嬷嬷道。

水梦看了眼挥舞着汗水干活的夏青:“我倒觉得这样的日子还挺不错的,有多久没这样忙碌过了?都快忘了进府前下农田的日子了。

” 廖嬷嬷也是乡下出身,听着水梦这话,倒也笑了:“你快帮少夫人去晒些,我再去洗些出来。

” 水梦走到了院子里,也开始晒起这些野菜来,边晒边问道:“少夫人,你为什么要摘这么多的野菜来晒?吃的用的,府里并不愁啊。

” 夏青笑笑不语,支起身子看了看在远处的山林,道:“快过年了,我想进山去打点野味来。

” 水梦愣了下:“什么?进山打野味?少夫人还会打猎吗?” 夏青点点头。

“不行。

那太危险了。

”水梦担忧的道:“您现在已经是应家少夫人了,以前的生活和现在的,已经大不相同了。

” “一个月二十两银子。

”夏青突然道。

“什么?” “少夫人这三个字给的是一个月二十两银子而已。

” 关于应家每个月给夏青二十两银子,水梦自然是知道的:“虽然少了些……”却见夏青只是摇摇头,说:“我在乎的并不是银子的多少,而是我有手有脚,为什么总要去靠应家过日子呢?” “您是应家的儿媳妇啊,应家是大户人家,您这样做,只会让人笑话您,要是让镇上的老爷夫人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想您呢,而且也会让少爷讨厌……”水梦突然讲不下去了,看着夏青淡淡望着自己的目光,这位少夫人全身上下都是土里土气的,一副乡下老实人的模样,但她站得挺拔,目光虽然平淡无朝气可坦然,水梦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说不下去了。

“好。

我不进山。

”夏青笑笑,又开始埋头晒野菜了。

水梦微讶了下,就听得夏青又问:“每个月二十两是他们拿下来给我吗?” “应该是吧。

”随即水梦打趣笑道:“少夫人不是不在乎银子的多少吗?” “你不是说我是应家的儿媳妇,如果上山打猎会让应家的人笑话我,那拿了他们的钱应该不会被笑话啊。

” 水梦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或者说应该不是这么说的,但一时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接下来的一个月,水梦发现夏青确实没有上山,但她会把每个猎户的猎物都买回来,并且做成腊肉或是腌制品,再放进宅子最后面那个废弃的酒窖里。

廖嬷嬷本来极有意见,但自吃了这些腊肉的味道后,而且一餐能吃下二个大馒头,便也不再说什么了,只会帮着忙做这做那。

“那老王家的儿媳妇也是个虎的,怀孕四个月了才知道自己有了孩子。

”廖嬷嬷边吃着饭边聊着村子里的八卦:“还天天下地干活,也太缺心眼了。

” “可不是。

”水梦点点头,除些村里长短,也是她们唯一的乐趣了:“当她一个月未来月信时,就该注意了。

” 正在吃馒头的夏青缓缓放下了馒头,听着水梦和廖嬷嬷的话,突然说了句:“我的月信也二个月没来了。

” 水梦和廖嬷嬷齐齐看向她,愣了半响,异口同声:“什么?”下一刻,廖嬷嬷蹭的站了起来,激动的往外跑去:“我去找大夫。

” “少夫人,您方才是说,你有二个月没来月信了?”水梦兴奋的看着夏青。

夏青点点头,很是平静的问:“会是怀孕了吗?” 水梦点点头:“很有可能的,不,不,一定是的。

” 夏青一手摸上了小腹半响,继续吃着手中的馒头。

“一定是老夫人在天上保佑着您呢。

”水梦踱着步,满脸的开心,随即又说:“现在,咱们也终于有理由回应府了。

”下一刻,水梦突然跪在地上朝天拜着:“老夫人,您一定要保佑少夫人降下麟儿啊。

” 正吃着包子的夏青看着水梦的动作说道:“是不是有孕还不知道呢。

” 此时,廖嬷嬷已经带着晕头转向的大夫走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把大夫推到了夏青面前,声音难掩激动:“大夫,请快给我们家少夫人把把脉吧。

” 大夫颇为无奈的说:“见过激动的,但也没见过像你们这样夸张的。

”说着摇摇头,认真把起夏青的脉来。

一盏茶的时间后,大夫说道:“确实已经有二个月的身孕了,你们放心吧,母子均很好。

” “老天保佑啊,老夫人保佑啊。

”廖嬷嬷与水梦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己了。

大夫看了再次摇摇头,再看向眼前的孕妇,神情平静看不出是喜是乐,反倒是一脸若有所思,便道:“少夫人的身子骨很健好,无需多担心。

” “谢谢大夫。

”夏青笑笑。

大夫一走,廖嬷嬷与水梦看着夏青的目光都是闪闪发亮的,这倒让夏青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就听得水梦说:“少夫人,奴婢这就去收拾行礼回应家。

” “对,对。

”廖嬷嬷点点头,兴奋的看着夏青说:“少夫人,您有喜了,这正是回应家的大好机会啊。

这一次,您一定要留住公子的心。

” 夏青吃下最后一口馒头和咸菜,看着兴奋的二人笑了笑。

只有一天的路程,因此夏青三人回应家,并没有事先告知应府。

当她们进入应府,毕竟是自己的家,因此了不需要家丁通报,所以,正在前厅里手挽着方婉儿有说有笑的应母看到夏青时,整个脸都绿了。

“你来干嘛?不是让你在祖宅守孝吗?”一看到夏青的脸,应母的气不打一处来,本来好好的心情,全都被破坏了。

廖嬷嬷赶紧上前一步施礼:“夫人,恭喜了,少夫人有孕了,而且已经二个月呢。

” “什么?”这一句话,方婉儿与应母异口同声,而且皆以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夏青。

夏青也很平静的回视着二人,自然也没忽略掉刚进厅时,二人亲昵的模样。

“这,这怎么可能呢?”应母一手指着夏青,再指着她的肚子,“这……” 方婉儿也是摇摇头,不信的问道:“你,你开玩笑吧?就只是那么一次,哪会这般巧啊?” “大夫说已经二个月了。

”水梦在边上肯定的说:“再说,少夫人的月信也有二个月未来了,夫人若是不信,大可以再让大夫来诊下脉啊。

” “荒唐,荒唐——”应母沉着脸看着夏青:“辟方是多么优秀的孩子,你又算什么东西?怎么能怀上辟方的孩子呢?” 夏青从一进门,就在打量着周围,上次在应家,她看的也是偏厅,也没有好好看过这个大前门内的正堂,发现大户人家的大堂还分得挺细的,听到应母这般说,便奇怪的看着应母:“是应公子让我怀上的。

” “你?”应母脸色更青了。

“不可能。

”方婉儿气道:“辟方答应过我,他的孩子只能从我肚子里生下来。

他不可能让你怀上她的孩子的。

” 夏青轻哦了声,转身对着廖嬷嬷说道:“嬷嬷,我饿了呢。

你去灶房帮我拿点东西吃吧。

” “好的。

”廖嬷嬷本来担心少夫人会受气,可看到现在这样子,感觉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便欢天喜地的去灶房了,不想被应母制止:“慢着,你们怎么可以在这里随意走动?你们早就被赶出了应家。

” “娘?”夏青轻唤了应夫人声。

“谁是你娘?”应夫人厉声道。

“应大娘?”夏青奇怪的看着她。

“你?”应夫人气得双手颤抖,“不许叫我,什么都不许,听到你的声音,我就觉得想吐。

” 夏青轻轻叹了口气,对着谬嬷嬷说:“嬷嬷,去把我们带来的干粮拿来吧。

” 廖嬷嬷点点头,生着闷气出去了。

夏青看了看四周:“应公子呢?” “你找她做什么?”方婉儿一脸戒备的看着她。

不过自从夏青三人一进应府,就已经有人去通报应辟方了,此刻,他已经一脚迈进了大堂,看到夏青时,脸色也沉了下来:“你怎么回来了?” 修长伟岸,翩翩而立,温文尔雅,这些词应该就是拿出来形容应辟方的,只不过,他沉着的脸偏于冷峻,目光也多了点冷漠,除了这些,夏青觉得这张脸确实挺好看的。

水梦一看到应辟方看少夫人的眼神,这心里就跟一只碗掉在了地上似的,又见少夫人望着应辟方,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看着,心里更是担忧,忙轻扯了扯她的袖子。

应辟方神情更为厌烦了:“你不在乡下守孝,来这里做什么?”他早就已经忘了生命中还出现过这样的女人,没想她又突然出现。

“我怀了你的孩子。

”夏青淡淡的道:“已经二个月了。

” “什么?”应辟方一脸可笑的看着她,仿佛夏青说了多么好笑的笑话似的,好半响,他冷冷一句:“打掉他。

” 听到儿子这么说,应母是松了口气。

方婉儿则是冷笑,像这样的女人,能和辟方有露水姻缘已是她休了八辈子的福气,还妄想生下他的孩子?简直就是痴心妄想,拿孩子来唤回辟方的心,更是痴心妄想,她不看看她自己是什么样的低下的身份。

若为高嫁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若为高嫁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若为高嫁全部精彩内容

《若为高嫁全文免费阅读-若为高嫁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