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由天定隐婚甜妻别想逃全文免费阅读-缘由天定隐婚甜妻别想逃小说最新章节

缘由天定隐婚甜妻别想逃全文免费阅读-缘由天定隐婚甜妻别想逃小说最新章节

缘由天定隐婚甜妻别想逃

时间:缘由天定隐婚甜妻别想逃作者:暴啦啦

缘由天定隐婚甜妻别想逃姜司朗桑云岚小说

缘由天定隐婚甜妻别想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缘由天定隐婚甜妻别想逃的作者暴啦啦,最新章节目录解读。缘由天定隐婚甜妻别想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五年前,她被亲生母亲设计,委身于陌生男人。三年前,她为了钱,嫁给了姜氏集团的姜总,两人人前恩爱,不过是契约合作而已。当她想要离开他的时候。他却抓着她不放,“没履行夫妻义务就想跑?没门!”最后她才发现,原来他就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姜司朗桑云岚小说缘由天定隐婚甜妻别想逃推荐章节

第四章:不喜

“怎么喝这么多酒啊?惠姨,去煮一碗醒酒汤来。

”章初梅的声音从楼下客厅传来,似乎是姜司朗的爸爸回来了。

“司朗回来了?”姜伟业带着醉意问道。

“嗯,跟岚岚一起回来的,已经回房间了。”

一听到桑云岚的名字,姜伟业的声音就变得不悦,“她回来干什么?气我吗?”

章初梅压着嗓子制止他:“老公,你声音小点儿!”

“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大声说话?三年了,连个一儿半女都没有!留着她有什么用!让姜司朗赶紧跟她离婚!”

姜伟业不喜欢自己,桑云岚是一早就知道的,尤其是现在她和姜司朗又没有孩子,姜伟业就更加讨厌她了。

桑云岚抿了抿嘴,悄然地转身回了房间。

一进门,就看到姜司朗裹着一条浴巾坐在沙发上,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滴滴水珠还挂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平添了几分性感。

桑云岚赶紧低下了头。

“去哪儿了?”姜司朗懒懒地问。

“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那,我先去洗澡了。”

还是一如既往地低垂着眼,温顺的语气,从不会反驳他。

三年了,姜司朗原本是习惯了桑云岚这个样子的,但今晚,他突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章初梅的话还言犹在耳。

桑云岚不幸福吗?

姜司朗坐在沙发上,等待桑云岚从浴室出来。

而浴室内的桑云岚,正捧着章初梅给她准备的睡衣,欲哭无泪。

近乎透明,穿了跟没穿一样,那哪是什么睡衣,明明是一套情趣内衣。

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浴室门还紧紧关着。

姜司朗起身,走到门口,敲了几下,“还没好?”

“呃……好,好了。”

桑云岚的声音十分迟疑,姜司朗不由得眉头轻皱,“怎么了?”

“那个,你能不能,借我一件睡衣?妈准备的这件,不,不太合适。”

为了证明真的不合适,桑云岚还从门缝内伸出一只手,将那套‘睡衣’递给姜司朗看。

姜司朗:“……”

不过他现在关注的重点并不在衣服上。

伸出来的那一截手臂,白皙娇嫩,纤细的手指柔若无骨。

平日里,桑云岚都穿得很严实,姜司朗这才发现,原来她皮肤这么白,这么细。

脑子里这么想着,手不由自主就摸了上去。

“啊!”桑云岚发出一声尖叫,就跟触电了一样,立即抽回了手。

这声惊呼,满含着戒备和被侵犯的怒意。

姜司朗眼中怒意蔓延,外面那么多女人上赶着倒贴他,偏偏这个桑云岚,却如此不知好歹。

他一把推开浴室门,欺身上前,将桑云岚抵在墙上,圈在了臂弯里。

桑云岚没有料到姜司朗会来这一手,她下意识想呼救。

姜司朗冰冷的声音却从头顶传来,“你尽管尖叫,最好叫得爸妈和奶奶都听见,也让他们知道,我有多努力。”

桑云岚放弃了呼救,无奈地叹了口气,“姜总,我们不是说好,我不干涉你的自由,你也不会强迫我的吗?”

姜司朗的手指从桑云岚的耳边划过,顺着脖子,一路往下,到达了胸前的山峰,“这本就是夫妻之间应该履行的义务,你该不会天真到以为我是个圣人吧?!”

他的语气虽是戏谑,但里面包含着的森森寒意,令桑云岚不寒而栗。

是了,她早该料到这一天的。

心里有了准备,桑云岚也不再挣扎,她垂下了双手,两只眼睛紧闭,安静地等待姜司朗的入侵。

姜司朗原本就是逗她一下,可她却露出如此视死如归的表情,好像他是什么野蛮土匪一般。

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姜司朗放开手,起身离开了浴室。

桑云岚如劫后余生一般,蹲了下去,紧紧抱着自己的小腿,大口喘着气。

第五章:妹妹的男朋友

桑云岚如劫后余生一般,蹲了下去,紧紧抱着自己的小腿,大口喘着气。

-----------------

是夜,一个人睡在沙发上,一个人睡在床上,一夜无梦。

桑云岚醒来的时候,姜司朗已经不在卧室,他有晨跑的习惯,这个时间点,应该是出去跑步了。

下楼的时候,章初梅看到她,咦了一声,“岚岚,怎么不穿我给你买的那套衣服啊?”

桑云岚这才想起来,连忙解释道:“我想等吃过早饭再换上,妈妈买的衣服,我要更加珍惜。”

一番话说得章初梅喜笑颜开,拉着桑云岚往客厅姜老太太身边走去。

姜老太太今天兴致很高,穿了一身墨绿色的旗袍,花白的头发更是抿得一丝不苟,十分精致优雅。

走近了,才发现老太太正喜滋滋地翻看着一本相册。

“奶奶,您看什么呢,这么开心?”

“是岚岚啊,我在看蕊蕊的男朋友呢,你还没见过吧?!快来看看,小伙子长得特别精神,都快赶上咱们家阿朗了。”

姜司蕊是姜司朗的妹妹,跟桑云岚关系还不错。

桑云岚好奇地接过了相册,她也很想看看,到底是谁俘获了高傲小公主的心。

下一秒,她却石化在了原地。

照片上,姜司蕊紧紧挽着的那个人,五官明朗,微抿着嘴唇,没了阳光灿烂的笑容,表情变得克制内敛。

是萧恒希,她五年前的恋人。

老太太见桑云岚都看得呆了,不禁也跟着骄傲起来,“怎么样,咱们蕊蕊挑男朋友的眼光不错吧。”

一旁的章初梅小声提醒道:“妈,蕊蕊说关系还没正式确定,这八字都还没一撇,您别……”

老太太却混不在意这些细节,挥了挥手打断道:“哎,等中午见到了人,那一撇不就画上了嘛,迟早的事罢了。”

等下,中午,萧恒希要过来……

桑云岚心中大惊,五年前他不告而别,再见面,两个人就变成了妹夫和嫂子。

这个桥段是不是有点太狗血了?

老太太合上了相册,拉过桑云岚的手,语重心长道:“岚岚啊,现在蕊蕊也有着落了,你和阿朗,到底什么时候才给我生个重孙抱抱啊?”

桑云岚不敢看老人殷切的眼神,心虚地低下了头。

老太太只当是她害羞,又拍了拍她手背安抚道:“不过呢,奶奶也没有着急逼你现在就怀上,明年,明年让阿朗当上爸爸,好吗?”

桑云岚:“……”

强烈的负罪感,加上即将见到萧恒希的惊慌,两种情绪交杂压迫着桑云岚,让她几乎快喘不过气来。

“奶奶,你拉着岚岚,又在说我坏话吗?”熟悉而磁性的嗓音从玄关处传来。

回过头,就瞥见一身运动装束的姜司朗。

贴身的体恤勾出他完美的身材,运动短裤下,修长的双腿,有着优美肌肉线条的小腿,看起来强劲有力。

不得不承认,好看的男人,怎么穿都是好看的。

姜司朗成功化解了桑云岚的尴尬,随后,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吃了一顿早餐。

饭毕,家里的人就开始收拾张罗,桑云岚也以换衣服为借口,回了卧室。

她躲进卫生间,掏出手机给桑小羊拨了过去。

“妈妈早。

”桑小羊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桑云岚心中一暖,“宝贝早,昨晚几点睡的啊?”

“不记得了,昨晚我一直在等妈妈回家,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奶萌的声音简单地陈述着事实,却让桑云岚倍感抱歉。

“小羊对不起,是妈妈不好,昨天晚上应该提前给你打电话的。”

桑小羊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唉,你可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妈妈,那我就原谅你一次吧。”

桑云岚满脸黑线,“谢……谢谢宝贝。

第六章:你怎么一点都没有变

挂掉电话,桑云岚走到衣柜前,开始换衣服。

章初梅给她买的是一条白色的无袖V领蕾丝裙,裙子下摆刚到膝盖处。

十分钟后,桑云岚下了楼。

姜司朗也已经换上了一件深灰色衬衣和黑色西裤,正翘着二郎腿,优雅地坐在沙发上看平板电脑。

第一个看到桑云岚的是章初梅,她眼睛一亮,走到姜司朗身边,碰了碰他的胳膊,示意他抬头看看自己的老婆。

抬眼的一霎那,姜司朗的瞳孔骤然放大了些。

两个人是隐婚,算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桑云岚穿得如此性感。

V领露出了她漂亮的锁骨,修身的裙摆将两条修长的腿展露无遗,纤细的手臂自然垂下。

美得像一朵清晨的百合。

姜司朗起身走上前,站在桑云岚面前。

距离极近,淡淡的呼吸扑在桑云岚的脸上,激起一片战栗。

他将眼底的惊艳悉数收敛好,伸出手,将桑云岚耳边的一缕碎发勾到耳后。

温热的手指划过微凉的皮肤,桑云岚的脸瞬间变得绯红。

做了三年夫妻,却不知道她这么敏感害羞,一时间,姜司朗竟舍不得放下手。

“小姐回来了!”

佣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章初梅连忙搀扶着老太太往外走。

桑云岚立即退后一步,眼神示意着姜司朗。

黑色商务车在大门前停了下来,桑云岚不禁握了握拳头。

姜司朗感觉到了她的紧张,收了收手臂,权作安抚。

车门被打开,穿着白底红碎花连衣裙的姜司蕊,像一只蝴蝶一般跑了过来。

“奶奶,妈妈,我回来了!”

一阵香风伴随着甜甜的呼唤,扑到了众人面前。

桑云岚看向姜司蕊的身后,紧跟着下车的,是姜司朗的父亲姜伟业。

并没有看到萧恒希的影子。

桑云岚暗暗松了一口气。

“呀,哥哥和嫂子也在啊,你们也是来迎接我的吗?”姜司蕊站起身,看到后面的姜司朗和桑云岚,不由得又惊又喜。

说着她就亲昵地抱住了桑云岚,“嫂子,都两年没见了,你怎么一点都没有变啊?”

“可是你变了呀,变得更漂亮啦!”桑云岚柔声夸奖道。

这句话并非是奉承,跟两年前相比,姜司蕊褪去了一些少女的稚气,多了几分小女人的婉转风情,再加上良好的家庭背景,难怪能赢得萧恒希的心了。

老太太看见姜伟业之后,并没有人跟着下来,转过头问道:“蕊蕊,你男朋友呢?不是说要跟你一起回来吃饭吗?”

“恒希说他家里有急事,所以先赶回去了。”

老太太面色微沉,“什么急事,比你还重要?”

“我没问,他一下飞机就赶回去了,兴许是特别重要的事吧。”

姜司蕊解释完,看到老太太还是隐含着怒意,赶紧蹲下身,赔着小心,“奶奶别生气呀,我们现在又不走了,还不是随时想见就见,您说对吧?”

姜司蕊如此维护萧恒希,姜老太太也不想为难亲孙女,只得作罢。

桑云岚极力克制着内心的波涛汹涌。

姜司蕊叫他恒希,叫得很自然顺口,想必是已经叫了很久了。

此时此刻,她特别想离开这里。

似乎是感应到了桑云岚极度不适的气息,姜司朗救命般的声音,再度在头顶响起,“既然蕊蕊已经回来了,我和岚岚下午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姜司蕊却十分不满,“哥你什么意思啊?我才刚回来,还想跟嫂子好好聊聊天呢,你有什么不得了的事,要这么急着走?”

姜司朗薄唇轻启:“生育大计。”

姜司蕊:“……”

桑云岚:“……”

老太太和章初梅对视一眼,心下一阵开心,哪有不同意的道理。

第七章:你们说我老婆什么?

车子驶出了姜家大宅,姜司朗一直将车速控制在了五十码以内,开得十分慢。

桑云岚一直没说话,姜司朗也没主动开口。

沉默良久,桑云岚低声向他道了谢,“刚才,谢谢你了。”

“嗯?”

“你特意撒了个谎,是为了带我离开,我知道。”

姜司朗脑海中一直萦绕着她娇羞脸红的样子,不由得又想逗逗她,“你怎么就知道,我说的不是真的呢?”

“不行!”

兴许是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生硬,桑云岚立即改了口,“姜总,我们已经出来了,您就别开玩笑了。”

呲——!一个急刹车,姜司朗将车停在了路边。

他突然探过身,“桑云岚,你干嘛这么怕我?”

靠的太近,桑云岚整个人都被姜司朗的气息笼罩住了,淡淡的古龙水和温热的鼻息,让她的心跳漏了一拍。

她抬起头,露出示弱的浅笑,“姜总突然这么关注我,是我工作上没做好吗?我以后一定会多加注意。”

姜司朗心中一阵烦躁,难道她把这场婚姻也当成了工作?

他一把捏住了桑云岚的下巴,狠了语气,“还是说,你觉得我配不上你?”

桑云岚立即摇了摇头,“不,是我配不上你。”

姜司朗离得很近,桑云岚眼中的坦诚和真挚一览无余。

她没有撒谎。

姜司朗抿了一丝笑意,重新发动了引擎,“你去哪儿?”

桑云岚松了一口气,“把我放到前面商场门口就行了。”

“去商场做什么?”

桑云岚没有料到姜司朗会追问,那是她急着回家看桑小羊,随口说的地址。

“呃”桑云岚顿了一下,“我去买几套内衣。”

内衣这种私密的东西,姜司朗总不至于要跟着去吧。

“我正好没事,陪你去吧。”

“……不太好吧?!”

“老公陪老婆买内衣,不是很正常吗?”

桑云岚不禁扶额,自己果然是低估了这个男人。

到了停车场,姜司朗率先下了车,桑云岚磨磨蹭蹭地走在后面。

即使只是一个背影,姜司朗也是极好看的,身材修长的他,将灰色衬衣和黑色西裤穿得十分得体,堪比时装模特。

桑云岚苦笑了一下,这么优秀耀眼的人,是不该属于她的。

姜司朗带着她直接上了五楼,全是奢侈品牌店的楼层。

刚出电梯,他的电话却响了起来,听语气,似乎是工作汇报。

桑云岚无意偷听,先进了一家店。

店里一共有四个店员,大概是因为消费门槛的原因,店里并没有什么顾客。

看到她进门,店员们扫了她一眼,并没有走出柜台。

桑云岚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除了那条姜司朗妈妈买的蕾丝裙,没有任何名贵的首饰,脸上也是素净一片。

难怪会被轻视。

桑云岚也不在意,她原本就不是来买内衣的,随便看一圈,就准备找借口回去了。

不愧是奢侈品牌,不仅设计漂亮,价格也是高不可攀。

她一排排地看着,看得喜欢了,就忍不住伸手,想摸一下。

“小姐,您要试这件吗?”生硬的语气,在身后响起。

桑云岚不用回头,就知道这句话里的含义,不是‘您要试的话我帮您取下来’,而是‘不买就别摸’。

桑云岚觉得这个店员挺没意思的。

她正好闲着没事,抬手指了指其中一个款式,“嗯,要试。”

可店员并没有动,桑云岚又转头看向柜台,用眼神示意她们。

可那几个人都假装忙碌的样子,没有人理会她。

有一个胆子大一点的,还从鼻孔里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

桑云岚抿了抿嘴,忍住了怒气,“你们就是这么对待顾客的?”

“顾客?就你?”身旁的店员嗤笑了一声,“这位小姐,你进来看看也就算了,我们就只当是乡巴佬来长长见识,但你却得寸进尺,居然还想试试,我想请问你,你手上什么都没拿,是打算用什么付账呢,身上这件高仿的蕾丝裙吗?”

语气尖酸刻薄,刺激得桑云岚脑仁直疼,却一时无从反驳。

她下车下得急,手机和钱包都没拿。

“你们说我老婆什么?”低沉不失威严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第八章:给她道歉

“你们说我老婆什么?”低沉不失威严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

桑云岚扭过头,就看到姜司朗阴骘的眼神,紧紧盯着那几个店员。

店员们瞬间大惊失色,她们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个人。

韩太集团总裁,姜司朗,财经新闻,八卦杂志,统统都大篇幅报道过他。

姜司朗黑着脸,一言不发,浑身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店员们自知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立即九十度鞠躬,不断地求饶,“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有眼无珠,冒犯了您的太太,还请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

“是给她道歉,不是给我。

”姜司朗冷哼道。

店员们又转头向桑云岚,态度十分卑微,恨不得跪下磕头。

姜司朗走到了桑云岚面前,揽过她的肩膀,柔声问道:“怎么样,原谅她们吗?”

“不原谅。

”桑云岚冷冷地回答。

她看向姜司朗,“我想让她们彻底离开这家店!”

在店员们惊恐而后悔的眼神中,姜司朗给助手打了个电话,一番吩咐之后,带着桑云岚走出了这家店。

姜司朗帮桑云岚出了气,她也就没有拒绝他再逛逛的提议。

当着姜司朗的面,她实在不好意思挑内衣,于是改成了去买夏天的裙子。

到裙子店时,姜司朗是揽着桑云岚的肩膀进去的,她因此受到了热情接待。

姜司朗亲自出马,挑了一整排的裙子让她试。

倒不是姜司朗故意折腾,他一直记得桑云岚穿蕾丝裙的样子,他突然很想看看,桑云岚到底能驾驭多少种风格。

他坐在店内的真皮沙发上,悠然地等着。

“姜少!”一道惊喜的女声。

姜司朗转过头,看着眼前的妖冶女子,满脸迷茫。

他不记得自己认识她。

萧露有些尴尬,“我是萧氏企业的设计总监萧露啊,上一次在慈善晚会上,我们见过的,我还给了你一张名片。”

姜司朗记不得什么名片了,但听到是萧氏企业,心中的不悦就已经降下去了几分。

更衣室里,桑云岚正要拉开门帘走出去,却瞥见了站在姜司朗身边的萧露,又立即退了回去。

鲜红的嘴唇丰满性感,栗子色的大波浪卷发配上超S型的身材,火辣又妖娆。

跟五年前一样,萧露还是那么地招摇放肆,美得毫不顾忌。

萧露也不会想到桑云岚就在这里,此刻,她正挖空心思,吸引姜司朗的注意。

她娇滴滴地说道:“姜少可真是贵人多忘事,萧氏企业还跟姜氏集团合作过好几次呢。”

姜司朗盯着手里的杂志,淡淡道:“哦?是吗?”

“对啊,多亏了姜氏集团,萧氏才赚了不少钱,就是因为这个,萧氏企业才办的慈善晚会呀。”

姜司朗见她的话题越来越无聊,主动开口问道:“萧小姐一个人来逛街?”

萧露以为这是姜司朗要邀请她同行,一阵欣喜之后,娇羞地答道:“是啊,我一个人来的,姜少你呢?”

姜司朗抬起下巴,冲着更衣室方向点了点。

萧露脸色变了变。

“萧小姐请自便吧。

”姜司朗又补充了一句。

他脸上的笑容虽礼貌,却也是十分疏离。

萧露不是没有眼色的人,这话明显就是告诉她,她可以走了。

走出这家店,萧露隐蔽在一旁,从橱窗中往里窥探。

她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狐狸精,可以勾得姜司朗当面拒绝她。

一直以来,萧露都仗着自己的美貌,眼光十分挑剔,直到在那一场晚宴上遇见了姜司朗。

姜氏集团总裁的身份,加上丰神俊美的姿态,以及幽默风趣的谈吐,瞬间俘获了萧露的心。

她当时就暗自发誓,一定要拿下姜司朗!

等了片刻,一个穿着湖蓝色曳地长裙的女人,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

竟然是她!

萧露气得银牙都要咬碎了。

果然跟她妈妈一样,也是个贱人!

缘由天定隐婚甜妻别想逃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缘由天定隐婚甜妻别想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缘由天定隐婚甜妻别想逃全部精彩内容

《缘由天定隐婚甜妻别想逃全文免费阅读-缘由天定隐婚甜妻别想逃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