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锋芒之法医狂妃全文免费阅读-庶女锋芒之法医狂妃小说最新章节

庶女锋芒之法医狂妃全文免费阅读-庶女锋芒之法医狂妃小说最新章节

庶女锋芒之法医狂妃

时间:庶女锋芒之法医狂妃作者:许一

庶女锋芒之法医狂妃凌芷月夙衍夜小说

庶女锋芒之法医狂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庶女锋芒之法医狂妃的作者许一,最新章节目录解读。庶女锋芒之法医狂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她是21世纪女法医,一朝穿成王妃大婚!洞房之夜惨遭陷害又被毒杀,凌芷月大概是史上最悲催的王妃了。弹指间解毒放血,拆穿阴谋为自己正名,一鸣惊天!医剖双绝,天下无双,穿越异世,是宿命,还是轮回……...

凌芷月夙衍夜小说庶女锋芒之法医狂妃推荐章节

第4章 被人下毒

方仵作一番检验,得出的结论与凌芷月相差无几。

“回禀王爷,致命伤便是插在芳侧妃胸口上的匕首。

”方仵作语气肯定地道。

凌芷月却摇了摇头,“不一定。”

方仵作在京兆尹手下验尸数十年,早已是满城皆知的金牌仵作,如今成果被人怀疑,他不由恼怒,又想起入门前听林侍妾猜测是凌芷月杀了芳侧妃的言论,当即语气变得阴阳怪气起来,“那不知王妃有何高见呢?”

凌芷月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不知方仵作的恶意从何而来。

“如果这把匕首是杀死芳侧妃的凶器,那么现场不应该如此整洁。

”她阐述了自己的一个观点。

方仵作却是不明白她的意思,反而讥讽地道:“王妃,这里可是王爷的端王府,守卫极为森严,就算贼人一时胆大包天杀了芳侧妃,也不敢翻箱倒柜吧?”

凌芷月用“朽木不可雕也”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忽的拿起了那把匕首,突然朝着方仵作刺去。

方仵作当即脸色大变,踉跄着后退,一时不察便摔倒在地,额头撞在了床柱子上,忍不住痛呼出声。

“杀人啦!”方仵作惨叫出声,“王妃要杀人灭口啊!”

见他慌如鸡飞的模样,凌芷月忍不住哈哈大笑。

王爷脸色一黑,冷声喝令方仵作:“住嘴!”

“就连你一把老骨头了,看见利器刺向自己都会下意识闪躲,更何况是芳侧妃?”凌芷月微眯起眼角,娓娓道来,“但是现场不仅整洁,而且芳侧妃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挣扎的痕迹,这就很奇怪了吧?”

闻言,方仵作当即明白自己是自大了。

“这种情况之下,只有两种可能。

”凌芷月伸出两根青葱手指,做出猜测性的判断,“第一,凶手是芳侧妃的熟人,所以对方突然之间下手,芳侧妃根本毫无反应的时间;第二,芳侧妃在被匕首插中胸口之前,就已经死了或者昏迷不醒。”

“那要如何知道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可能?”王爷脸色凝重地问。

凌芷月却露出烦恼的神色,“我手上没有银针啊!”

王爷挑眉,往外吩咐一声,立马有人送来了一套银针。

凌芷月捧着银针喜笑颜开,“感谢王爷相助。”

对于她这种既是法医,又是一个中医药师来说,一套银针傍身简直太重要了!

见她笑容真切,王爷眯了眯眼角。

明明之前他闯入门来是想将她抓进大牢,没想到她竟然还能对他笑得毫无芥蒂。

凌芷月却不管他心境变化,消毒了一下银针后,便捏着银针插入了芳侧妃的喉咙处,捻了捻。

待拔出后,却发现银针尖端一片漆黑。

凌芷月脸色微变,脑海中电光火石一闪而过,她立马对王爷道,“王爷,还请您把府中所有人都扣留在原地,不要放任何人离去!”

王爷一怔,敏锐察觉,“你怀疑有人给芳侧妃下毒?”

“对!”凌芷月面色凝重,“芳侧妃中毒而不自知,说明给她下毒之人是熟人所为,如今我们聚成一处,却给了幕后黑手销毁证据的机会!”

第5章 下毒嫌疑

“对!”凌芷月面色凝重,“芳侧妃中毒而不自知,说明给她下毒之人是熟人所为,如今我们聚成一处,却给了幕后黑手销毁证据的机会!”

-----------------------------

闻言,王爷立马下令扣留住府中所有人。

一番筛查后,府中只有五人来回走动,其中就包括了林侍妾的丫鬟。

侍卫把人带到王爷面前后,林侍妾的脸色一白。

“姨娘……”丫鬟惊慌失措地看向林侍妾。

“闭嘴!跪下!”林侍妾生怕她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当即厉喝一声。

瞧见王爷和凌芷月都看向自己,林侍妾心跳如雷,却强装镇定地问,“王爷怎的突然把妾身的丫鬟抓来了?是她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吗?”

凌芷月似笑非笑地说,“给芳侧妃下毒,的确算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丫鬟圆眼一瞪,额冒冷汗地大喊冤枉。

“凌芷月!你别口是生非,芳侧妃明明是你杀死的,现在竟异想天开,妄图把罪名甩到我的丫鬟身上!”林侍妾抹了一把莫须有的眼泪,故作可怜地看向王爷,“王爷,您可要为妾身、为芳姐姐做主啊!”

王爷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谁是谁非,本王自有决断。”

林侍妾一时摸不准他的意思,心口一个咯噔,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当即吓得自己冷汗蹭蹭。

凌芷月看向跪在地上,抖如筛糠的丫鬟,“在芳侧妃死前,你去了哪儿?芳侧妃死后,你又去了哪儿?”

丫鬟下意识胆怯地瞄了林侍妾一眼。

林侍妾当即气得一脚踹了过去,“让你回答就老实回答!老是看着我做什么!?别到时候给了人乱嚼舌根的话头,说是我把芳姐姐给害了!”

她亲自挑破这件事,反而有几分像被冤枉的人。

丫鬟被踹的歪倒在一旁,但又很快兢兢战战地爬起来跪好,颤抖着声音道,“奴婢之前一直跟在林姨娘身边伺候,之后去了一趟厨房。

林姨娘自有孕后,每日下午便会喝一碗鸡汤补身子,所以奴婢就走开了。”

王爷又召来了厨房的下人,验证此事真假。

一问之下,厨娘却提起了另一件事,“奴婢想起,这丫鬟曾经来拿过两次鸡汤!”

闻言,王爷目光一闪,冷声命令:“把那鸡汤送来!”

鸡汤送来后,凌芷月拿银针试了一下,无毒。

林侍妾巴巴看着,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忍不住抬手拿帕子摸了一下布满冷汗的额头。

凌芷月正站在她身边,帕子一甩,一股香气涌入鼻中。

“林氏的帕子倒是别致,竟是有着一股清新的花香味,平时必定是拿花瓣浸染清洗,才得来如此香气的吧?”凌芷月定定地看着林侍妾,便见她闻言脸色大变。

林侍妾干巴巴地笑了下,“这、这不过是寻常法子罢了。”

“不知是哪个丫鬟为你采摘新鲜花瓣的呢?”凌芷月的目光在林侍妾的帕子与丫鬟的脸上徘徊了一阵,她忽然蹲下了身子,一把拽住丫鬟的手往鼻下一探。

果然,一股菊花的香气扑鼻而来。

丫鬟如触电般缩回了自己的手,恐慌得脸如白纸。

凌芷月冷笑一声,指着丫鬟冷声道:“凶手就是你!”

“不是!奴婢是冤枉的!奴婢是冤枉的啊!”紧绷的情绪到达极致,丫鬟当即呼天抢地的干嚎了起来。

第6章 食物相克

“王爷!凌芷月这样无凭无据地污蔑妾身的丫鬟,分明是公报私仇啊!”林侍妾焦急地插了嘴,就怕王爷轻信了凌芷月。

然而,凌芷月却悠悠道,“谁说我无凭无据了?”

闻言,林侍妾面色一僵,却不肯就此落了面子,梗着脖子问,“那你把证据拿出来啊!”

“证据就是她的手!”凌芷月指着丫鬟的一双手,“她手指之间皆是一股子菊花的香气!”

林侍妾张望了一下四周,见众人表情茫然,她心中一定,语气再次变得嚣张起来,“这算是什么证据啊?凌芷月,我看你分明就是想将害死芳姐姐的罪名强扣在我的头上!”

凌芷月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了一声,端过一边无毒的鸡汤,然后扯着丫鬟的手指在鸡汤里搅和了一下。

王爷看着她的动作,目光带了一分兴味。

凌芷月端着那碗鸡汤走向林侍妾,笑眯眯地把香喷喷的鸡汤递过去,“既然你觉得我在泼脏水给你,认为你的丫鬟是无辜的,那就把这碗鸡汤给喝下去。”

“我不喝!”林侍妾脸色大变地往后仰退,等退了之后又觉得自己的反应太大,会惹人嫌疑,便故作嫌弃道,“下人的手指肮脏无比,被搅和过的鸡汤自然也脏了,我怎么可能会喝?”

“我看你不是嫌脏,而是怕里面有毒会毒死自己吧!”凌芷月的语气忽然变得咄咄逼人起来,“菊花虽然能泡茶、能做糕点,但是不能与鸡汤混合而吃,因为那会产生一种毒素,轻则令人腹绞难忍,重则会令人昏迷死亡。”

众人闻言,脸色俱是一变。

王爷目光沉沉地盯着林侍妾苍白如雪的脸,忽然冷声命令道,“来人,伺候林氏喝汤。”

侍卫当即上手,一人架着林侍妾,一人从凌芷月的手上端过鸡汤,就要给林侍妾灌下去。

“不要!”林侍妾忽然尖叫一声,身子疯狂地挣扎起来。

可能是求生欲太过强盛,她竟然挣脱了侍卫的禁锢,然后一手拍开了逼过来的鸡汤。

“砰啷——!”

只听一声瓷碗破碎的声音,场面倏然静了下来。

林侍妾呆呆地看着一地的碎片,满脑子都是“完了”二字,她崩溃地爬向王爷,双手抱住对方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喊求饶。

“王爷!妾身错了!妾身知错了!”

“妾身自知罪孽深重,但是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啊!”

“王爷,看在孩子的份上,您就绕妾身一命吧!”

王爷只是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目光深沉而凉薄,面上神色竟是丝毫不变,他冷冷吩咐道:“林氏从今日起,囚于院中不得踏出半步,直至生产。”

一听自己暂无生命之危,林侍妾松了一口气,被侍卫架着离开时,她还恶狠狠地瞪了凌芷月一眼。

凌芷月不以为然,当众挑明了问,“王爷,她生了孩子之后还有命活下去吗?”

“明知故问。

”王爷的声音凉薄得令人心寒。

凌芷月扯了扯嘴角,这会儿倒是对林侍妾产生了一丝同情,真是一个蠢女人啊。

虽然她与王爷只是相处了片刻,但是这足以令她看清对方的凉薄无情,林侍妾竟以为怀了对方的骨肉就总有一天可以翻盘,真是可笑又可怜。

第7章 毒性复杂

芳侧妃被杀一案水落石出之后,闲杂人等退场,出过凶杀案的婚房顿时只剩下了成亲的两个当事人。

“叩叩叩——!”

侍卫敲了下门,道:“王爷,御医已经请来了。”

“进来。

”王爷瞟了凌芷月一眼,然后对垂首踏进门来的御医道,“给王妃探脉。”

凌芷月挑眉,也没有拒绝,径自在椅子上坐下。

御医拿出小软枕,等她把右手放上去后,那一块小手帕覆在凌芷月的腕上,然后按住脉搏细细探查。

不一会儿,御医便脸色大变。

“如何?”王爷蹙眉,沉声问。

“回禀王爷,王妃身中剧毒,如今性命垂危,随时都有可能香消玉殒!”御医不敢隐瞒,当即颤着声音道。

闻言,王爷的脸色也是一变,他猛地抬眸看向凌芷月,却见对方表情淡淡,压根没有将死之人的惊慌失措。

“王爷不必惊慌,我是身中剧毒,但是不代表无药可救。

”凌芷月摆了摆手,镇定自若,“再者,我此前已经将毒血逼出,后面只要细细调理,把体内的多种余毒逐一清除便可恢复健康了。”

王爷又看向御医,蹙眉凝目。

御医却是一副震惊模样,不可思议地高声道:“怎、怎么可能?王妃这脉象分明就是毒入膏肓,无可救药之症啊!”

“那你大可留在王府一段时间,看我是如何由死向生的。

”凌芷月也没有和他争辩,只是念了十余种药材出来,“这些药材按热寒性分开两锅一同熬制,热性药汤于每日辰时送来,而寒性药汤于每日酉时送来。”

“这……”御医不由看向了王爷,“这种解毒的药方,臣听都没有听说过,若是出了什么事的话……”

“既然王妃懂的自救,你便按照她的吩咐每日煎药送来。

”王爷深深地看了凌芷月一眼,意味深长地道,“若是药方有误,那也与旁人无关。”

闻言,御医松了一口气,道了一声“是”便退了下去。

“王爷,你已经察觉到了吧,我并不是原本的那个‘凌芷月’。

”凌芷月从一开始就没有隐藏自己身份的想法,一个大家闺秀根本不可能会验尸。

王爷抿唇,淡声道,“本王只是需要一个头顶着‘王妃’名号的女人罢了。”

至于那人是谁根本不重要。

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凌芷月松了一口气,“既如此,那我便安分守己地做一个‘王妃’便是。”

王爷凝眸定定看了她一会儿,凌芷月被看得有些莫名,“怎么了,王爷?”

“我姓夙名衍夜。

”他突然道。

闻言,凌芷月一怔,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对方是在自我介绍,她不由一笑,对他道,“我与你真正的王妃同名同姓,姓凌名芷月。”

夙衍夜抿住唇,面上看不出喜怒。

凌芷月只听他淡淡“嗯”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

片刻之后,十几个下人鱼贯而进,有些是年轻的小丫鬟,有些是老成的嬷嬷,还有些是健壮的家丁。

一会儿时间,凌乱的婚房便被收拾得整洁干净,瞧他们面对凶案现场的淡定自若,凌芷月就知道这些人都不是普通的下人。

夙衍夜这是派了人监视她?

第8章 回门见凌家人

由成亲至今三日,凌芷月都没有再见过夙衍夜。

不过,对于刚穿越而来的凌芷月而言,尽快融入这个世界才是重中之重,她忙于汲取各方各面的知识,才没有空去理会一个名头上的“丈夫。”

御医每日都会过来为她诊脉,结果一次比一次惊讶,凌芷月体内的毒素真的如同潮水退去一般,一点一点地减少,这令御医变得对她越来越崇拜。

“王爷?”今日刚喝完药,凌芷月便看到了夙衍夜出现了,不由惊奇,“你怎么来了?”

夙衍夜淡淡道,“今日是你三朝回门。”

凌芷月恍然大悟,“那我要做什么准备吗?”

“自有下人会准备。

”夙衍夜看了一眼她的衣着打扮,眉宇轻蹙,对伺候在一旁丫鬟道,“去给王妃换一身正装。”

凌芷月十分配合。

正品王妃的衣装看起来就很美很隆重,但是相应的,穿衣的程序繁琐无比,头上饰物坠着压脖子。

一趟下来,没走几步路,凌芷月就觉得身上冒汗了。

好不容易爬上马车坐下,凌芷月气喘吁吁地问夙衍夜,“王爷,以后出门都要做这样一副麻烦的装束吗?”

见她被折腾得脸青唇白的模样,夙衍夜抿了抿唇,道:“只需在正式场合下如此。”

闻言,凌芷月立马松了一口气。

如果以后日日都要如此装扮的话,她宁愿做一个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古代宅女。

盏茶时间后,马车辘辘而行,到了凌府。

凌芷月被丫鬟搀扶着下车,一抬头便看见了立在凌府门口的一堆人,后面一群人自然是奴婢侍妾,而最前面的便是一副主人姿态的一男两女。

经过几日科普,凌芷月知晓了凌府的基本情况。

男人是凌家之主,凌志鹤;立于他身旁的女人,一老一少,是凌夫人苏氏与嫡女凌芷萱。

见夙衍夜与凌芷月都下了马车,凌志鹤带着身后一群人垂首行礼,高声道:“臣恭迎端王爷、端王妃。”

夙衍夜淡淡道,“起身吧。”

等他们都起了身,凌芷月嘴角牵起淡淡笑意,轻声道,“女儿见过父亲、母亲。”

凌志鹤点了点头,对夙衍夜道,“王爷,请。”

夙衍夜跨步迈入凌府,凌芷月正想跟上,一个曼妙身影忽然插在她的前头,紧跟在夙衍夜的身后。

凌芷月黛眉微挑,眼里闪过饶有兴致的笑意。

看来她这“嫡姐”对她的“丈夫”的心思不纯啊,瞧这眼巴巴的姿态,当初怎么不是对方嫁进端王府呢?

进了正堂,凌芷萱就算再想跟下去,也只能止步于此,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夙衍夜和凌芷月双双坐上了主位。

“王爷能亲自陪月儿一同回门,真是她的大幸啊!”下人奉茶上来后,苏氏便笑着提了话,“月儿不像是萱儿,从小由臣妇亲自教导,因此多有不敬、不尊的言行,还望王爷能够宽宏大量,别与她一般计较。”

表面上,是在为凌芷月说话,实际上,在挑凌芷月的刺。

庶女锋芒之法医狂妃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庶女锋芒之法医狂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庶女锋芒之法医狂妃全部精彩内容

《庶女锋芒之法医狂妃全文免费阅读-庶女锋芒之法医狂妃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