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手遮天太子妃很忙全文免费阅读-医手遮天太子妃很忙小说最新章节

医手遮天太子妃很忙全文免费阅读-医手遮天太子妃很忙小说最新章节

医手遮天太子妃很忙

时间:医手遮天太子妃很忙作者:神妃济世

医手遮天太子妃很忙暮芸汐东方翊小说

医手遮天太子妃很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医手遮天太子妃很忙的作者神妃济世,最新章节目录解读。医手遮天太子妃很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二十三世纪科研小组,研究成果获得极大突破时,遭遇杀手掠夺成果,核心成员关键时刻吞***物与芯片,带着AI智能药箱跳海,穿越为妃,经历种种苦恶,终于安定下来,本想安然度过余生,却遭遇刺杀,男主一怒之下激活血脉,带女主进入神界,进入神界后,女主惊奇的发现,无论是空间跳跃交叉,还是医学生命学和物质意识,都与23世纪的科学研究惊人的一致,经历种种神界磨难之后,女主亲身证实了科学课...

暮芸汐东方翊小说医手遮天太子妃很忙推荐章节

第四章:为妃作歹

侍女进来送粥。

暮芸汐从脑子里过滤出原主的记忆,侍女叫巧儿。

“巧儿,昨夜那个受伤的侍卫怎么样了?”暮芸汐问道。

巧儿红着眼圈,道:“娄阳大哥快死了,娄嬷嬷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她们一家如此凄惨,这下你高兴了吧?”

暮芸汐一怔,脑子里忽然涌上一些记忆。

受伤的侍卫叫娄阳,娄嬷嬷的儿子,娄小阳的父亲。

因着原主对下人们的残虐,娄阳的母亲娄嬷嬷被她拿剪刀扎过,儿子娄小阳,更是被原主逼着表演飞镖取乐,射伤了脖子,至今未愈。

孙子未好,儿子又伤!娄嬷嬷确实悲惨。

原主“为妃作歹”,她要背一个如此大的锅!

暮芸汐微微蹙眉,道:“你问问娄嬷嬷,我能不能去看看她的儿子和孙子?”

巧儿冷冷道:“王妃如今这般田地,可是后悔当初做法了?你且不必假惺惺了,娄嬷嬷不想见到你。”

说完,她转身出去了。

门砰的一声被关上,暮芸汐眉头皱的更深,那侍卫快要死了?

那伤,也不知道这里的大夫如何处理?如果处理不当,流血断肠伴随感染,后果不堪设想。

人命对暮芸汐来说,重于一切,尤其那个受伤的侍卫,让她想起团队成员护她逃离追杀的情景

暮芸汐始终还是没能安心吃饭,打开药箱取了几粒抗生素,便走了出去。

娄嬷嬷是卖身王府的世奴,儿子在秦王身边当差,她带着小孙子伺候在紫月阁。

暮芸汐转了几个圈,在紫月阁后面,下人居住的矮院里,找到了他们。

“你来做什么?”娄嬷嬷看到暮芸汐,一双红肿的眼睛盯着她,满脸生恨。

“我想看看娄阳还有娄小阳。

”暮芸汐小声地说。

“你走,我们一家人受不起!”娄嬷嬷别过头不想看她。

暮芸汐搓了搓双手,试图道歉:“对不起,娄阳受伤我也很难过,还有当初娄小阳的伤,我没想到他”

“没想到?”娄嬷嬷打断她的话,愤怒的上前一步。

“我儿子娄阳受伤也就罢了,但是我那孙子小阳府中有专门取乐的戏耍班子,你却偏偏要求这些孩子互射飞镖供你取乐,他们最大的也才十岁啊,你的心肠为什么这么狠毒?”

面对娄嬷嬷怒声质问,暮芸汐不知道如何辩解,难堪的低下头。

她只得把几粒抗生素递给娄嬷嬷,“我来是把这些药给你的,你给娄阳服下”

话未说完,手中的药粒被娄嬷嬷一手打落地上,发狠地踩碎,“不必了,请回吧,婆子我不想骂人,要替儿孙们积德。”

暮芸汐看着那些变成粉末的药,既心疼又无奈,这是第九小组的顶尖药物,可谓一粒难求,何况是这医疗落后的古代。

但看着娄嬷嬷愤怒伤心的脸,她知道说什么也无用,只得转身而去。

当晚,娄阳就病危了。

娄阳是为秦王挡刀,很得王府重视,秦王在听到总管卫宣的禀报后,再次命人请城中最有名的王大夫过来医治。

王大夫看到情况,摇摇头,直接让她们准备后事。

娄嬷嬷哭的撕心裂肺。

暮芸汐在紫月阁听到哭声,连忙走出去,拉住了匆匆而过的巧儿,问:“出什么事了?”

“娄阳大哥不好了。

”巧儿情急之下,也顾不得憎恨暮芸汐,脱口便说了。

闻言,暮芸汐转身回屋拿了药箱,便去了娄嬷嬷的院子。

进屋的时候,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正坐在门槛上大哭,男孩脖子上有刚结痂的伤疤。

她走进去,娄嬷嬷正趴在床边流泪,极不甘心的陪儿子最后一程,“大夫,您再瞧瞧我儿”

娄嬷嬷跪着求王大夫,王大夫求救地看着总管卫宣,卫宣心痛地道:“要么再瞧瞧?”

王大夫脸色沉下来,“这种情况,就算神仙来了也无力回天。

,瞧也无用”

“我的儿啊!”娄嬷嬷听了这话,哽咽的捶地大哭,差点昏过去!

“爹爹!奶奶!”娄小阳满脸是泪的跑进来,巧儿上前安抚,把祖孙俩扶了出去。

总管卫宣不忍,从兜里掏出银子就往大夫袖子里塞:“还请您开个药,缓缓他的痛楚,让他走的轻松些。”

大夫捏了捏袖中的银子道:“伤口太深,伤及肠子,又失血过多,恐怕没有什么意义的。”

“是是是!”卫宣痛心,忠心的侍卫,王府不会亏待他的。

王大夫写好方子,卫宣瞥了眼奄奄一息的娄阳,叹了口气送大夫出门。

刚出门,身后砰地一声,门就关上了,且还在里头上了闩。

“是王妃”巧儿惊叫了一声。

娄嬷嬷像一头发疯的母狮子般转身冲了上去,又伤心又愤怒,使劲地锤门,“你开门!开门!你想怎么样?求你了,放过我的儿子。”

里头传出暮芸汐的声音,“还有救。

第五章:吃人的社会

里头传出暮芸汐的声音,“还有救。”

--------------------------------

“还有救?”王大夫只以为里面是懂医术的人,当场就冷哼一声。

“里面的人当自己是大罗神仙?人都只剩下半口气了,你说这些吹牛的话,胡乱用药反而折磨了那侍卫!”

娄嬷嬷吓得身子瘫软,绝望地看着卫宣,“卫大人,求求您,叫人把门撞开啊!让老奴的儿子安心的去吧!”

“巧儿,快去请王爷,王爷不在这里,我们也不好对王妃无礼,再叫几个侍卫过来,把门撞开。”

卫宣脸色微白,娄阳忠心救主,现命在旦夕,没想到王妃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过来弄幺蛾子!

“是!”巧儿也是气愤得很,当下就小跑着出去了。

听到外头的动静,暮芸汐只能抓紧时间施救,心里祈求他们来的慢一点儿。

娄阳已经昏昏沉沉,但是腹部的伤口一直疼的要命。

暮芸汐看着他的伤口,虽然经过了处理,但血还在流淌,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太落后,内部肠伤根本没有处理,整个腹部都红肿起来,怕是感染了。

打开药箱,暮芸汐取出注射液,先给他注射了抗生素,再划开腹部接好肠伤,最后取出小叶刀和碘伏,消毒之后开始清理淤血,上药缝合。

娄阳受不住,痛得惨呼。

“你有什么便冲我来!”外头的娄嬷嬷听得儿子惨叫,发了狠地用头撞门:“你折磨了他,我老婆子便是死也不会放过你。”

王大夫听得里面的惨叫声,也不禁摇头:“太残忍了!”

卫宣又气又心疼,但是怕娄嬷嬷把自己给撞坏了,只得上前拉住了她。

巧儿很快请来了秦王。

秦王刚进矮院门口,便听得里头传来娄阳的惨叫声。

“王爷,救救娄阳啊!”见东方翊来了,娄嬷嬷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哀求。

东方翊眸子一沉,脸色铁青地道:“来人,撞门!”

身后两名侍卫连忙上前撞门,撞了三四下,砰一声,门便被撞开了。

娄嬷嬷冲进去,见暮芸汐手里拿着匕首大小的手术刀,地上还有一片沾染了血污的棉花。

“你这是要了我的命,你这是要了我的命啊!”娄嬷嬷冲过去拦在床前。

“娘”娄阳全身颤抖,用尽全身的力气拉住了娄嬷嬷的手。

暮芸汐已经处理完了,本还想包扎一下的,但是来不及了。

提起药箱想逃,眼前倏然被一道阴影笼罩,暮芸汐刚抬头,肩头就一阵钻心的痛。

咔嚓,暮芸汐双手猛地垂下去,药箱重重的砸在她脚上。

双臂被扭折脱臼,暮芸汐还没回过神来,脖子又被人钳住。

看着到秦王那张狂怒喷火的脸,空气从胸腔里被抽出,暮芸汐两眼翻白,脸色涨红青紫。

“他一个忠诚侍卫,为救本王而重伤,你竟也不放过!”东方翊咬牙切齿,“本王要打断你的双腿!”

东方翊厌恶的将她丢在地上,“来人,把王妃拖出去,重责五十大板!”

暮芸汐倒地,空气重回,她大口呼吸,身子却骤然被人拽起,强行拖了出去。

头磕在坚硬锋利的门板上,感觉额头有热热的液体流下来。

拖拽间,她藏在袖子里,防身的痒痒粉掉到地上,瓶子碎了,粉末随风散去。

噼噼啪啪——

板子地打在她的臀和大腿上,一阵阵皮开肉绽的痛传来,仿佛骨头都碎了。

口腔里有血液的味道,暮芸汐咬破了舌头,强忍着没有吭一声。

眼前全是黑暗,她却没办法再昏过去。

身体的痛,让暮芸汐清醒着。

五十大板打完,暮芸汐觉得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暮芸汐二十三世纪的天才院士,求着她看病的人可以排成长城,无论走到哪儿,都是焦点中的焦点。

但是,在这里,她要救一个重伤的侍卫,却是这般的艰难,艰难到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这里是一个吃人的社会。

暮芸汐被拖了回去,丢在紫月阁的石地板上,连同药箱,重重地砸在她的背上。

无人管她的死活,最好是死了。

“我命由我不由天,是死是活我自己说了算”暮芸汐立誓一定要活下来。

第六章:救命药贵

矮院里,秦王东方翊命人痛打了暮芸汐一顿,安抚了娄嬷嬷几句,便气冲冲的准备离开。

“王爷,王妃那边,要不要请大夫过去看看?”卫宣追上来问道。

东方翊眼底扬起了一抹阴鸷之色,“不必,死了便报暴毙!”

“那安候那边如何交代?”卫宣问道。

东方翊声音冰冷:“折磨本王的救命侍卫,还需要交代?”

卫宣立刻明白,“是!”

东方翊大步离去。

卫宣回到矮院,吩咐巧儿赶快去为娄阳抓药。

娄嬷嬷收拾好那些带血脓的棉花团,抹着眼泪望着陷入沉睡的娄阳:“能睡着就好,他从受伤到现在一直疼得睡不着。”

卫宣瞧了一眼娄阳的伤口,怔了一下,“这密密麻麻的针脚是什么?”

娄嬷嬷连忙抬头,那小腹上像蜈蚣一样的线条,是刚才王大夫缝合伤口的?

“咦,这又是什么东西?”卫宣看到地上暮芸汐没来得及收拾的东西,取了针管疑惑地问道。

娄嬷嬷瞥一眼摇头:“是那女人方才扔在这里的。”

因恨极,只以那女人来称呼暮芸汐。

“该不是下毒了吧?”卫宣没见过这样的东西。

娄嬷嬷一听急问道:“大夫走了吗?”

“走了,留下了方子,嬷嬷先别担心,我只是猜测,看样子应该没中毒。

”卫宣安慰道。

娄嬷嬷抬起红肿的眼睛,声音哽咽着对卫宣道:“大人,老奴想守着他,能否容老奴……”

“你陪着娄阳就好,你的工作我安排其他人去做。

”卫宣点头。

“谢谢大人!”

卫宣垂头叹息,“大夫说,大概就是今晚了,你看着点儿,好生陪他最后一程。”

娄嬷嬷捂着脸,匍匐着身子趴在娄阳床前哭,娄小阳也趴在床边,哭着喊爹爹。

紫月阁里。

暮芸汐趴在地上,无法翻身,她能想到自己的后背已经血肉模糊。

勉强用牙齿去拖药箱过来,咬开药纸,含泪咽下一粒药,这是用来淤筋活血的药,再吞下一粒抗生素,希望能熬过这一劫

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暮芸汐心底难免有些害怕,开始筹划如何逃离。

可是现在处的这个时代,和自己生活的时代大不一样。

位高权重者,手里掌握着生杀大权。

而她的命,在秦王的手中捏着。

那侍卫的命若是没了,东方翊一定会借此机会除去她。

现在不知道那侍卫怎么样了,伤口虽说缝合了,但是不继续用药,后面还会发烧发炎,还未完全脱离危险。

昏昏沉沉间,暮芸汐隐约听到外面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

暮芸汐眉心微动,在她挨板子前,掉落在地上的痒痒粉那痒痒粉随风吹散,沾染皮肤后,三天内,都奇痒无比。

“娄嬷嬷,我等你来找我”暮芸汐趴在地上喃喃道,她已经想到离开这里的办法了。

矮院里,巧儿抓了药,煎好以后,过来陪着娄嬷嬷。

娄嬷嬷喂儿子喝了药,趴在床头,屏住呼吸地看着睡着的娄阳,就怕他一个呼吸提不上来去了。

“娘”夜里子时,一直沉睡的娄阳竟然醒了过来。

娄嬷嬷惊喜得几乎跳起来,“大夫的药见效了,见效了!”

“是啊,大夫的药见效了!”巧儿也高兴地点头。

此时,王府中的一些侍卫又是另一番光景,都得了奇怪的病,浑身奇痒无比。

秦王吩咐请大夫挨个检查,王大夫从下午被请来王府,忙的一直没有离开。

卫宣得知娄阳醒来,立刻让王大夫过去复诊。

“这小子命真大,本来都快没了。

”王大夫诊过娄阳的脉象,确实比昨天好一些了,身子也没那么滚烫。

“大夫,”娄嬷嬷跪下来磕头,“您再开一副药,救救我儿。”

王大夫怔了一下,昨天开的药压根不能治娄阳的伤,顶多是止痛镇静用的,对伤势的作用不大。

许是误打误撞对了。

“叫人跟我回去抓药吧,这药连续服两天,还有敷伤口的药粉,若见好,继续来抓药。

”王大夫再开了个方子。

“谢大夫!”

王大夫并不知道娄阳是为救秦王而伤,问道:“诊金药费谁给?”

昨天以及之前娄小阳受伤的诊金,都是王府出的,今日的诊金药费,娄嬷嬷想着自己给。

她搓了搓手,试探地问道:“多少钱?”

“五十两!”王大夫淡然。

五十两银子?

娄嬷嬷惊骇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这么贵?

卫宣直接把银子给了大夫,对娄嬷嬷的道:“嬷嬷不必担心药费的事情,只要能救治娄阳,不管多少钱,王府都出得起。”

娄嬷嬷呜咽的哭了。

巧儿抓药回来,便见娄嬷嬷躲在一旁偷偷抹眼泪。

“王爷是个好人,侍卫们才甘心为他赴死,可偏偏府中不幸,招惹了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我想起撞门进来的时候,看到她拿着刀子划我儿的伤口,就恨不得杀了她。”

娄嬷嬷又哭了,眼中带恨:“她入府这半年来,王府没一天安宁,王爷遭袭不断,后院鸡飞狗跳。

小阳的伤还没好,娄阳又受伤,今日瞧见府中侍卫又都得了怪病,全身奇痒无比那女人就是咱们秦王府的灾星啊!”

第七章:想要活着!

更深露重。

暮芸汐昏睡了过去,醒来时,屋中一片漆黑。

刚才在梦里,用意念恢复了手臂,动了动胳膊和手,脱臼的骨头已经归位了,先前吃了药,现在感觉好多了,毕竟AI药箱里都是二十三世纪顶尖的药。

暮芸汐摸索着,朝着桌子爬去,上面还有冷掉的白米粥,背上的伤实在严重,现在需要补充体力。

几步的路,暮芸汐爬了许久才爬到,想挣扎着站起来,站不住,噗通一声又跪了下去。

膝盖上的痛让暮芸汐倒吸一口气,伸手够着了粥碗,她就匍匐在桌子边,慢慢地喝起来。

药箱里,还有一些葡萄糖,暮芸汐打算给自己输液维持体力。

她不知道过了多久,但算计着时间,娄嬷嬷该来了。

大家都以为娄阳会好起来,谁知他吃了大夫开的药之后,一个时辰再度陷入高烧。

卫宣忙着调查府中十余名侍卫身上奇痒的事情,没时间过来查看娄阳,他现在一个头两个大,认定是端王搞的鬼!

自家王爷受冷落之后,端王就处心积虑的要除掉他。

王大夫再度为娄阳诊了脉,叹息着摇头。

看着连喘气都辛苦的儿子,娄嬷嬷紧紧攥着手,眼底迸出悲愤,“定是那女人害得!她在房里不知道对我儿做了什么!”

娄阳听了这话,慢慢地睁开眼,脸上烧得是一片滚烫发红,“娘,儿子没事。”

娄嬷嬷眼泪簌簌落下,粗粝的手在儿子的脸上抚摸过,“儿啊,你说,是不是那女人给你下药了!”

娄阳错愕,稍稍弓起身子来吸气:“王妃为我治伤,她没有残害我。”

“你是烧糊涂了么?怎么说胡话?”娄嬷嬷怔怔的摸着他的头。

娄阳急的咳嗽,脸都涨红了:“咳咳王妃为我清理了腹伤,缝合了伤口,还安慰我,说吃了她的药就一定能好,我就是她救回来的。”

娄阳说完,瘫在了床上,大口大口呼吸。

娄嬷嬷急忙站起来,一边给娄阳顺气,一边吃惊道,“她不是要残害你么?”

“她没害我”因为高烧,娄阳双眼显得有些迷离,焦点涣散,张大嘴巴呼吸,却只见出的气,不见进的气了。

娄嬷嬷拉住巧儿,“巧儿,你替我看着他,我和小阳去向王妃请罪,请王妃再来看看。”

砰一声,紫月阁的门被推开。

娄嬷嬷带着孙子冲到屋里,便看到暮芸汐趴在地上,狼狈不堪的样子。

地上,椅子凳子碎乱一地,自那一日之后,紫月阁便不曾有下人进去收拾过。

暮芸汐看到娄嬷嬷来,心里定了定神。

“王妃,老奴不识好人心,错怪了您。

”噗通一声,娄嬷嬷拉着孙子跪下来,“小阳,快谢谢王妃!”

“多谢王妃!”娄小阳磕了个头。

见娄嬷嬷跪在了地上,暮芸汐忙道:“老人家您快起来。”

娄嬷嬷摇头哭:“王妃,求您救救我儿。”

“王妃,求您救救爹爹!”娄小阳也哭。

“你们快扶我起来。

”暮芸汐声音沙哑的道。

她知道娄嬷嬷恨极了她,此时却愿意跪下恳求,看来真如她所料,娄阳伤情复发了。

娄嬷嬷连忙去扶暮芸汐,看到暮芸汐身后一滩血迹,知是杖打的伤。

“王妃,您能站起来吗?”娄嬷嬷犹豫了一下,心底对这个女人还是很厌恶,但是,她相信儿子不会骗她。

“拿我的药箱出来!”暮芸汐指着桌子底下,也顾不得被人发现她的药箱。

“是,是!”

娄嬷嬷扶着暮芸汐,忙指挥孙子去拿。

娄嬷嬷知道,富贵人家都有自己的小药箱,里面装着一些灵丹妙药。

暮芸汐接过药箱,从里面找出一管膏药,“小阳,这药膏对除去脖子上的结痂很有用。”

娄嬷嬷闻言一愣,讪讪的替孙子接了过来,“谢王妃。”

“走吧。”

暮芸汐才出了门口,便已经痛的大汗淋漓,每走一步,后臀和腿部钻心的疼。

“王妃”

“别废话,走!”暮芸汐疼得牙关打颤。

救人在她认为是纯粹的医者本职。

但是,如今救娄阳,她却多了一份心思,那就是要挽回人心,在这里她要活下去。

活着是一切的动力!

暮芸汐挪动步伐,到来后院中,忽然,耳边听到一个声音。

“看来死不了。”

暮芸汐看向娄嬷嬷,娄嬷嬷正双手搀扶她,低着头并未说话,娄小阳也抱着药箱,提着灯笼没说话。

发现暮芸汐看着自己,娄嬷嬷忙问道:“王妃,是不是太痛无法行走?”

声音不一样。

娄嬷嬷的声音是苍老的,而方才听到的声音是阴冷的,仿佛充斥着满满的死亡气息。

暮芸汐有些害怕,忽的又有一些声音钻入耳中,这一次,没听真切是什么,只是辨别了声音的方向,看向院子角落里的一棵高大的白杨树。

树梢头,一只猫头鹰扑棱棱飞起,消失在黑夜里。

刚才是猫头鹰的声音?

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猫头鹰的到来一般代表着死人!肯定是娄阳身上的死气引来了猫头鹰,见到暮芸汐又飞走了。

暮芸汐甩了甩脑袋,是幻听吗或许是大脑药物产生了副作用,又或许是生物芯片产生了未知作用,有些神经错乱了。

好不容易来到矮院,暮芸汐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双腿在打颤,她无法坐下来休息。

“我替他诊治,你们先出去!”暮芸汐抬头对娄嬷嬷和巧儿道。

“老奴在这里帮衬一下。

”娄嬷嬷握着双手,她始终还是不太相信暮芸汐。

第八章:日子过不下去了

暮芸汐对她道:“嬷嬷大可放心。”

娄嬷嬷犹豫地盯着暮芸汐,才道:“那好,老奴和小阳在外头守着,王妃若需要,尽管吩咐。”

娄嬷嬷拉着小阳出去。

暮芸汐叮嘱道:“关好门,不许任何人进来打扰我,嬷嬷你去找卫宣大人,让他告诉秦王,府中侍卫身上的奇痒,我有法子医治。”

娄嬷嬷犹豫了一下,没敢违背命令,儿子的命还在她手中呢“老奴马上就去。”

见她出去,把门关上了,暮芸汐舒了一口气,提着药箱慢慢地挪过去。

掏出心率电子体温计,对着娄阳心脏的位置嘀一声,心率正常,但一看体温,四十度。

暮芸汐赶紧给他服下一粒退烧药,然后再为他注射。

拆开伤口的纱布,仔细的把上次没来得及处理的伤,进行了再处理,毕竟腹中的肠伤是最难清理的。

做完一切,暮芸汐的手指不断颤抖,像是已经麻木到失去了知觉。

慢慢收拾好药箱,收缩成鸽子蛋大小的盒子,收进了衣袖里。

暮芸汐这才放心的跪趴在桌子上歇息,等会儿秦王来了,还要和他谈判呢!

秦王府内,东方翊高大的身形立在大厅,侧颜冷冽,问道:“检查的如何了?”

“王爷。

”一个年过半百的大夫拱手,“这种毒草民实在无能为力了,依据目前的毒物手册,根本查不出这种毒来自何处,有何解法。”

“没办法?”东方翊冷如寒冰的声音道。

大夫闻言,身子哆嗦了一下,“王爷,草民医术不精”

此时,卫宣快步走进来,在东方翊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东方翊闻言,眸光寒了寒,“她懂医术?哼,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又要耍什么花招?去把她给我绑过来!”

暮芸汐休息了一会儿,就听到外头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娄嬷嬷略显焦急的声音传来,“王妃,如何了?”

“进来吧。

”暮芸汐撑着桌子慢慢地站好。

门一下子推开,娄嬷嬷和卫宣飞快的冲了进来,跑过去看娄阳。

见娄阳气息稳定,娄嬷嬷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暮芸汐看向卫宣,“你们王爷呢?那些侍卫中的毒,我知道如何解”

话没说完,卫宣就挥手招了两个侍卫,“来人,奉王爷的命令,将王妃绑起来!”

“喂,你们——”

暮芸汐根本无反抗之力,被绑到了东方翊面前。

扔在了地上!

“啊”后臀传来撕裂的痛楚,差点让暮芸汐昏死过去,她脸色惨白的抬头,看到了坐在藤椅上的东方翊。

那股阴冷之气,纵是一眼,便让人深感恐惧。

暮芸汐扯了扯嘴角,“真是好笑,王爷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王妃的?何况我是来救人的?”

东方翊起身,抬起一只手,轻轻捏住了暮芸汐的下巴,略一用力,“跟本王玩花样?说,府中侍卫中毒,是不是你干的?”

“你放了我,我就跟你说。

”暮芸汐挣扎道。

东方翊手上的力度又加了几分,“暮芸汐,不要再挑战本王的耐心!”

暮芸汐的下巴感觉要被捏断了,吸了吸气,“不是我干的,但是我学过医术,娄阳就是我救回来的!不信你可以亲自问他,若不及时解毒,那些侍卫也会死的。”

东方翊黑色的眸子盛满怒气,定定的看着她,“松了她的绳子。”

这女人会不会医术且不论,但等侍卫们好了以后,再收拾她!

绳子解开后,暮芸汐颤抖着撑起身子,拼命地站了起来。

暮芸汐淡然道:“要解药可以,但是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谈条件?”东方翊笑了一声,笑容十分骇人,甚至有几分狰狞。

暮芸汐感觉到了浓郁的杀气,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壮着胆子道:“这日子我实在过不下去了,我要一百两黄金和一纸休书,放我离开秦王府!”

东方翊瞳孔微缩,盯着暮芸汐的目光,像是要把她穿透!

过了一会儿,他沉声道:“解药肯定在你身上,本王不介意在一具尸体身上找解药。”

暮芸汐勾唇冷笑,那笑却带着一丝讽刺:“王爷,解药不在我身上,另外我发现你也中了哪种毒,难道你就没觉得不舒服吗?”

东方翊脸色一变,这才觉得手臂上奇痒无比,顿时恼怒不已。

方才暮芸汐趁秦王捏她脖子的时候,悄无声息的将药洒在他的身上。

他一掌将暮芸汐挥倒在地,拔出剑,冰冷的剑尖直指她的眉心。

“既然不肯奉上解药,本王也不必再留你性命。”

剑提起,带着一丝凌厉果决的杀气。

暮芸汐大骇,急道:“毒不不是我下的,我怎么会随身带有解药?我若死了,大家都得死!”

医手遮天太子妃很忙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医手遮天太子妃很忙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医手遮天太子妃很忙全部精彩内容

《医手遮天太子妃很忙全文免费阅读-医手遮天太子妃很忙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