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笙俞廷聿小说by知否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秦笙俞廷聿小说by知否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总裁实力宠妻

时间:总裁实力宠妻作者:知否

总裁实力宠妻秦笙俞廷聿小说

总裁实力宠妻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路人甲:我听说俞先生是个出了名的宠妻狂魔!路人乙:我还听说俞先生宠妻花样多呢,鬼脸,刷卡,蛇精陪疯一整套;摸头杀,宠溺笑容杀更是防不胜防;还有每天都是情人节!!!啊啊啊,真是实力宠妻如女,好羡慕啊!俞太太本人:咳咳,你们怎么知道这个秘密的?二人:啊啊啊啊,是迷恋夫妇啊,天啦噜,快救救我们无法控制的姨母笑!...

总裁实力宠妻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勾引

“是啊,要说咱们这位俞氏总裁……”另一位主持人接了前面的话茬又开始侃侃而谈,似乎这江城没有其他新闻了似的。

  秦笙正要拿了遥控板换台,秦母秦秀秀却是一把将她的手腕抓住。

  秦母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机上屏幕上时不时闪现的孟小洛的照片,脸上满心的向往与期待。

  这是她的另一个女儿啊,就要结婚成家了……时间过得可真快。

  “妈,您休息吧,这新闻说不定是假的呢,我都没听爸爸说过这事儿。”

  其实秦笙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只是她已经答应了孟易天会离开,如果秦秀秀想要参加婚礼,那么她对秦秀秀说过的所有宽慰的谎言都会暴露。

  到那时候,那后果,她无法想象。

  秦秀秀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点头同意。

  电视机声音消失,秦笙的手腕却再次被抓住,“小笙,那个俞廷聿你见过吗,人怎么样,对小洛真的好吗?”

  提起俞廷聿,秦笙脑海里只有新闻上那不苟言笑以及那天他在床上热情霸道的样子,,她怎么会知道?

  “好,孟小洛嫁给了整个江城女人的梦中情人。”所有人都趋之若鹜的对象,应该就是好的吧。

  此时另一边。

  已经达到自己目的地的孟小洛心里还是有些忐忑,毕竟她和俞廷聿之间还没有真正的肌肤之亲,这莫名的让她心慌。

  她特地洗了澡,精致的收拾打扮一番后赶来了俞廷聿的办公大楼。

  她享受着一路上的艳羡目光,心里那是控制不住的舒爽,笑容也越发明媚灿烂。

  这俞家大少奶奶的位置还真是个好东西。

  她走进俞廷聿专属电梯,直达总裁办公室楼层。

  俞廷聿的特助,见孟小洛来了,立即问候,“孟小姐好。”

  孟小洛微微颔首,径直走进总裁办公室。

  俞廷聿正低着头处理文件,立体的五官在窗外明亮光线的映衬下更添英俊,尤其是那刚毅的眸子英气逼人,看得孟小洛不自觉脸红心跳。

  “廷聿。”聚集柔情的轻声呼唤,每个字都充满小女儿娇态的欢喜。

  孟小洛扯了扯精心挑选的酒红色短裙,衬得她肤白如雪,娇艳动人。

  俞廷聿只是淡淡扫了一眼孟小洛,“你怎么来了?”

  虽然二人昨晚已经做了最亲密的事情,可是俞廷聿看着现在的孟小洛却毫无开心的感觉。

  孟小洛眸色暗了暗,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快步迈向俞廷聿,“廷聿,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

  她一边说着,双手已经紧密的挽住了俞廷聿的手臂,紧跟着脚下突然“滑”了一下,整个人便跌进了俞廷聿的怀里。

  一声娇呼过后,孟小洛就已经坐在俞廷聿怀里,她粉面含春,粉嫩的唇瓣轻轻抿住,细长白嫩的大腿。

  俞廷聿的嘴唇就在眼前,孟小洛慢慢的俯下头去,火热的气氛流转,手心里微微出汗,双手轻轻环住俞廷聿的脖子,二人越靠越近。

  快了,快了,只要真正和俞廷聿有了夫妻之实,她就可以真正高枕无忧……

  男人宽大的手掌捧住了女人的脸颊,俞廷聿动情了?

  孟小洛惊喜不已,呼吸也更急促了些。

  然而下一秒,俞廷聿那宽大手掌却阻止了她的继续动作,“小洛,现在是办公时间。”

第5章:似曾相识

  “廷聿……”娇媚的尾音诉说着怀中女子的不满,她明明感觉俞廷聿没有拒绝的意思,为什么现在又要推开她?

  是她哪里出了问题吗?

  “小洛,听话。”俞廷聿的声音已经有一些强硬了,清幽的香水味让他觉得刺鼻至极,只想立即推开她。

  他记得,昨晚她身上没有这个味道。

  孟小洛生怕俞廷聿生气,立即在一旁站好,心里气得要死,眼看着就要成功了,究竟是哪里出了岔子,还是说是昨晚秦笙那个贱女人做了什么?

  “廷聿,那我就先不打扰你工作了,我先去订好餐厅,下班时间我再来接你。”

  孟小洛比任何人都清楚,体贴,善解人意和不吵不闹的懂得进退是她能留在俞廷聿身边最大的法宝。

  自然,这也是她的拿手好戏。

  果然,她这番做派让俞廷聿的神色缓和下来,“我会带礼物给你的,路上小心。”

  孟小洛微笑着点头,转身后,面色明显垮了下来,看来她还得回去和父亲商量一下对策才是。

  待孟小洛走远,助手王十三才将俞廷聿今日的行程一一报告,“老板,刚听业务部的消息说最近负责我们公司新项目对接的张总住院了,您要去看看吗。”

  这次的项目对于他们新生集团来说是一笔极大的投资,整个公司为此花费的精力也不是一星半点。

  张志强作为与他们对接的唯一负责人,他们必定是要慎重对待的。

  “去,准备好礼物了吗?”俞廷聿起身拿了西装外套,王十三将文件夹放下,跟了上去,“已经备好放在了车里,是张总最喜欢的清明前采摘下来的极品毛尖和金瓜贡茶。”

  “嗯,好。”

  一边说着,二人就已经到达地下车库,不过几分钟,车子便消失在车水马龙中。

  医院大门口。

  散落一地的瓜果食物让秦笙更加急迫,不假思索的蹲下开始将东西一一拾起,满满的一怀抱东西彻底将她的脸挡住。

  秦笙自嘲的笑起来,自己这口罩和帽子算是白带了,脚下动作不停,立即冲向住院部大楼的电梯。

  她回想起孟易天的警告,不禁觉得他也是担心得太多,以她现在的模样谁又会认得出来她是谁呢。

  秦笙刚走进电梯,电梯门刚合上没一会,头顶的照明灯突然黑了下来,电梯开始剧烈晃动。

  所有人惊恐的大叫,躁动的人群瞬间将秦笙挤到了一个高大身影的前面。

  俞廷聿是最讨厌和别人接触的,眸子里的嫌弃还没来得及展示出来,可一抹清丽的味道让他精神一振。

  这味道不是香水味,他以前应该没有闻到过,可感觉却又是那么熟悉,他察觉到心里那一抹悸动。

  俞廷聿低头找到香味的来源,可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只看到一张带着口罩和帽子,除了长长的睫毛其他什么也看不清模样的脸。

  似乎是俞廷聿的视线太过火热,秦笙直接转过头去。

  是他!

  秦笙瞬间大惊,心里的警铃敲响,她想起孟易天的警告和秦秀秀的凄惨模样,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电梯安稳的停下来并上升。

  俞廷聿猝不及防对上秦笙的眸子,一种奇异的感觉更加浓烈,不由自主的一把抓住秦笙的肩膀,“我们认识?你身上的香味……”

  “您认错了!”

  A市只能有一张孟小洛的脸,她不能让自己暴露。

  秦笙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一只手拽住自己怀里的东西,抓出自己的手机放到耳边,强作镇定,假装自己的电话被打进来了。

  “老公啊,你就别催了,我知道孩子闹腾,我马上就到了。”

第6章:错认

  她装作忙碌的宝妈模样,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俞廷聿的动作,电梯一停,她也不看楼层,赶紧出去了。

  俞廷聿收回了手,刚才他怎么会有那样的错觉,可隐隐约约的,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却又摸不着头绪。

  “老板?”王十三见俞廷聿突然走神,有些诧异。

  “没什么,走吧。”

  ......

  秦笙重新等了电梯再次上楼,内心仍有余悸。

  她出了电梯,直奔秦秀秀的病房,刚走到门口,一道黄色的身影突然跳出来,“surprise!”

  “啊,安茜茜,怎么是你,吓死我了。”她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呢,又警惕的看看四周,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这才放心。

  安茜茜是她大学时候的同学,家里开着一个生活小超市,在县里算得上是小资家庭。

  “大白天的,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这是心虚什么呢?”安茜茜抱着手臂,高扬的脖颈青春洋溢。

  她倒是不怕鬼敲门,因为有的人敲门比鬼来得还要可怕。

  秦笙想电梯里俞廷聿说的香味儿,立即朝安茜茜面前凑了凑,“你快闻闻,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香味儿?”

  安茜茜仔细的嗅了嗅,水眸微转,俏皮笑容跃然脸上,头轻轻的偏到秦笙耳边。

  “是有香味儿,一股思春的味道,你瞅瞅你,我怎么总觉得你有些不一样了呢。”

  “什么不一样,到底有没有啊。”秦笙白了一眼安茜茜,心虚的撇过头去,难道这事儿还能看出来?

  “没有,没有,只有舒肤佳的童年味儿,快走吧,我好久没见伯母了。”安茜茜接过秦笙手上一些东西,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病床上,秦秀秀闭着眼,应该是睡着了,二人更加放轻了动作。

  秦笙将所有东西放在一旁的桌上,又走到床前帮秦秀秀掖被子,在她抓到秦母手腕那一刻,一丝异常的冰凉浸入指尖。

  她眉头轻皱,心里那疑惑还没来得及彻底明白过来,同样站在一旁抓着秦母另一只手的安茜茜惊恐不已,说话的声音有些发颤。

  “阿笙,你妈妈好,好像有些不对劲儿。”

  秦笙脸色刷的惨白,不断呼叫秦秀秀,却一直得不到回应。

  “医生,护士,快,快来人。”秦笙被吓得连滚带爬的冲了出去,因为手忙脚乱的撞在了门框上也丝毫没有理会,更别提还记得戴口罩挡脸的事儿了。

  安茜茜在里面立即按下紧急呼叫灯,站在原地完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幸好医生来得及时,不过一分钟内,秦母就被推进了急救室。

  一大片忙碌的身影在秦笙的眼里好像是一圈又一圈的烟影,快速而又繁杂的飘来飘去,一张张注意事项,同意书不断地在她手里经过。

  她整个后脑勺冰凉又发麻,喉咙更像是被紧紧的掐住,胸腔起伏不停只能倚靠在墙上防止自己因为腿软而滑倒。

  安茜茜急忙扶住秦笙的手臂,可惜,此时此刻她除了说几句安慰的话再无任何办法,不过幸好今天她来了,不然秦笙一人在可怎么办才好。

  一个护士走了过来,手上是一叠缴费单。

  秦笙麻木的接过就往一楼缴费大厅去,安茜茜想去帮忙,但又怕手术室需要家属在场,她跺了跺脚站在了原地。

  楼下大厅里。

  秦笙脚下越发虚浮,又走了几步只觉得头重脚轻,胃里一股酸味儿一直在翻腾,浑身难受极了。

  她强撑着将费用交完,往电梯走去时,双腿突然一软,直接跌坐在了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

  秦笙抬起眸子,看着周围的人更是发现眼前一片模糊不清。

  她这是怎么了?

  恍惚中,人群里一道高大峻拔的身影挤了进来,好像是俞廷聿?

  不行,她绝对不能被俞廷聿看到。

  秦笙挣扎着想要逃跑,可腹中一股剧痛袭来,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老板,是孟小姐啊。”

第7章:将错就错

  王十三刚才就觉得人群里有张眼熟的面孔,一直忍不住想要看看究竟是谁,没想到居然是老板的未婚妻孟家大小姐孟小洛。

  孟小姐不是去订了餐馆等自家老板的吗,怎么又会换了这么一身与平时风格完全不同的衣服,还晕倒在医院大厅里?

  “老板,孟小姐该不会是跟着咱们来的吧。”王十三想起孟小洛对自家老板痴迷疯狂的感情,觉得自己这猜测也不无道理。

  “先找医生。”俞廷聿面色复杂,将手里的公文包递给王十三,蹲下去将秦笙抱了起来,迈步走向距离大厅最近的诊疗室。

  ——

  孟易天接到眼线说俞廷聿和秦笙在医院,急忙赶了过去。

  他不能让秦笙和俞廷聿见面,否则,他们的计谋就会被拆穿!

  然而,当他赶到时,已经晚了,俞廷聿已经和秦笙碰上了。

  他只能将错就错,故作一副惊慌担忧模样,装作寻找“孟小洛”出现在诊疗室里,顺便还过了一把好父亲瘾。

  他忙上忙下的,各项检查下来把他折腾得够呛。

  孟易天看到秦笙安安稳稳的躺在VIP病房里,好不惬意,顿时一肚子的火,可碍于俞廷聿在场,所有的怒气都只能化作明面上的关心。

  “孟先生,小洛这是?”俞廷聿坐在病房里的沙发上,目光注视着床上的熟悉脸颊,竟然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他从未见过孟小洛素颜……还有这么狼狈的样子。

  他记忆中的孟小洛恨不得装病来博取他的关注,又怎么会病成这样却什么都不说,自己来医院?

  “唉,这事儿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但是现在也瞒不住了…….小洛来这里是因为她的干妈病危了,一直在医院养着,又怕你担心,所以每天两头跑。”

  干妈?

  “那她这副打扮?”可实在是不正常,俞廷聿语气平淡,眸子也在长长的睫毛掩藏下看不清情绪。

  “小洛小时候和她干妈在乡下呆过一段时间,为了不让她干妈觉得陌生,这孩子就特意备了两套衣服。”

  孟易天那信口胡诌的本事,他认了第二便无人再敢认第一。

  王十三在一旁默默的听着,心里几番感慨,还真是没看出来啊,平时娇生惯养的孟小姐竟然还有这样重情重义的一面,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随后,孟易天趁着又要缴费的名头,赶紧出去将后续事情和李秀珍,孟小洛串通好。

  这件事可千万不能露馅儿了,还有待会儿秦笙醒过来……他必须赶紧把俞廷聿支走。

  孟易天再次走进病房,假装给秦笙整理被子,就试探着开口了,“俞少爷啊,小洛一直不想让你知道这事儿,你看她也快要醒了,不如你就先……”

  “老板,咱们接下来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不如咱们就先走吧。”王十三提醒道,孟小姐这么费尽力气隐瞒,用心良苦感人至深,他怎么也得帮一把的。

  见王十三开口,孟易天立即帮腔点头,“是呀是呀,俞少爷你就先去忙吧,这里我来守着就行。”

  俞廷聿再次看了一眼床上的“孟小洛”,额头上有一片淤青,他眉头皱了一下,这把孟易天看得胆战心惊。

  “额头伤得那么重,记得擦点药。”

  原来只是一句嘱咐,孟易天松了一口气,点头连连应是,把俞廷聿送出了门。

  俞廷聿突然想到什么,脚步一顿,道:“三天后我祖母八十大寿有个家宴,让小洛过来帮下忙吧。”

  孟易天的眸子被家宴二字瞬间点亮,孟小洛虽然做了俞廷聿的女朋友足足一年半,俞母是喜欢小洛没错,可俞廷聿似乎总有些逃避,二人的关系一直没办法更进一步。

  他听俞廷聿这意思,是要两家尽快关系更进一步了?

  孟易天强做镇定的应是,待俞廷聿彻底离开急忙就给李秀珍和孟小洛报告了这个好消息。

  孟小洛知道这进展居然和她最看不上的秦笙有关系,当即气得不行,全副武装后,不到半个小时就赶了过来。

  一来就看到差点让之前的事情露馅儿的罪魁祸首秦笙还在安睡,她径直上前一个巴掌就要呼到秦笙脸上。

  “唉,你打她干什么,她还要顶着这张脸替你去三天后的俞家家宴呢,打坏了到时候怎么跟俞廷聿交代。”

第8章:真假千金

  “爸,你说什么,凭什么让她替我去,她那个寒酸样一定会丢了我的脸的。”被孟易天阻止的孟小洛火气更大了。

  虽然秦笙和她是一模一样的脸,可是气质上秦笙怎么可能比得上她。

  还有琴棋书画,秦笙是在小县城里长大的,定是一窍不通吧,更别提她和俞廷聿相处的点点滴滴,露馅儿了可怎么办。

  俞廷聿是最恨别人欺骗的,要是被发现,她永远都别想嫁进俞家了。

  “她额头上的伤口两三天肯定是好不了的,刚才俞廷聿还特意嘱咐给她上药。”孟易天何尝不是讨厌秦笙,恨不得立即将这她赶走。

  可是现在这么好的机会送上门来,怎么能因为一个小小的秦笙放弃?

  孟小洛无可奈何,只得偃旗息鼓,她望向秦笙的眸子里似淬了毒。

  秦笙猛地惊醒,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双眼睛,转眸又看到孟易天在一旁……看来自己刚才看到的模糊人影真是俞廷聿,不然这父女俩怎么可能出现在这儿。

  对了,妈妈!

  秦笙一跃下床,脚才装进鞋子就跑了出去,孟小洛阻止不及,气急败坏起来,“爸爸,她要是不配合怎么办,你就让她这么跑了?”

  “等着吧,她会回来的。”孟易天坐在沙发上一直在拨弄手机,头也不抬,孟小洛就只得暂且压住怒气也坐过去。

  果然,不过三四分钟左右,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下一秒,秦笙就冲进来站在了孟易天面前。

  “我妈呢?医生说她急救手术完就转院了,你们对她做了什么?还有我朋友呢,这又不关她的事,干嘛牵扯其他无辜的人。”

  这群人怎么可以这么卑鄙,好歹曾经的情分也不浅,她们也已经答应会离开,为什么非要把人逼入绝路不可。

  秦笙脸上的怒气让孟小洛感受到极大的快乐,嘴角扯出一抹明晃晃的嘲讽,将脸转到一边不理会,最好能急死这丫头。

  指甲在手心里掐出一个又一个血痕,只有疼痛可以让她清醒冷静,此时还不是可以和他们撕破脸皮的时候。

  “孟先生,你又想让我做什么?”

  秦笙将前后的事情联系起来,不难猜出二人的目的,挟持秦秀秀不过又是为了逼迫她罢了,只要自己还有用,妈妈暂时也就不会出事。

  “小笙啊,你别这么看着我和你妹妹,我只是给你妈妈找了一个更好的医院,还有负责照顾她的人,你就放心吧,咱们都是一家人,说这么些见外的话干什么。”

  “是吗。”

  黄鼠狼给鸡拜年,准没好事。

  对孟易天的“好心”,秦笙不予置否,只是等待着他的后话。

  “俞廷聿以为你是小洛,很重视你额头上的伤口,三天后你替小洛去俞家家宴,就当去吃顿便饭。”

  “但是如果你给我搞砸了,你妈就等着病死吧。”孟小洛威胁的道,高傲的脖颈又往上抬了抬,“还有,别总摆着这副贱兮兮的样子,让人恶心。”

总裁实力宠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总裁实力宠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总裁实力宠妻全部精彩内容

《秦笙俞廷聿小说by知否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