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锦墨成归小说by大舅舅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白云锦墨成归小说by大舅舅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不慕江山慕君颜

时间:不慕江山慕君颜作者:大舅舅

不慕江山慕君颜白云锦墨成归小说

不慕江山慕君颜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父皇说,待她登上帝位,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任何东西。她在位五年,为了他作天作地作死。却从未得到过他。待他登上帝位。他亦失去了她——一辈子!...

不慕江山慕君颜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他不是你的良人

  几乎在白云锦打苏容华的一瞬间。

  墨成归便冲了进来。

  不闻。

  不问。

  他扬起了手,直接给了白云锦一巴掌。

  白云锦当即僵在了原地。

  墨成归打她了。

  这不是第一次。

  上一次,还是五年前。

  彼时,她同墨成归的关系还没到如此生厌的地步。

  她还能叫他一声“小哥哥”。

  墨成归高兴的时候,还能唤她一声“傻丫头”。

  那时,她爱煞了墨成归,爱到愿意为他生,为他死,为他癫狂,为他痴。

  她坚持不懈地请求父皇。

  终于让父皇允了她和墨成归的婚事。

  谁知——

  她赋予了那声“小哥哥”无尽的爱意。

  而墨成归的那声“傻丫头”不过只是字面上的意义。

  墨成归不爱她,他没有把她当女人,只当她是那个差点死在雪地中的傻丫头。

  她千辛万苦求来的赐婚,成了祸端!

  墨成归为了苏箐箐,拒绝了圣上的赐婚。

  圣上一气之下,将墨成归打入了天牢。

  苏箐箐派人送来书信,约她见上一面,商量帮助墨成归的对策。

  她去了。

  结果——

  苏箐箐死了。

  堂堂公主,为了一己私欲杀了人。

  群臣谏言,圣上迫于压力,放了墨成归。

  墨成归从牢里出来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找到她,赏了她一巴掌,比这次的要更狠,更重!

  那一巴掌之后。

  慢慢的……什么都变了。

  她变成了万人之上的女帝。

  他变成了最厌恶她的摄政王!

  白云锦收回思绪,她摸了摸面颊,有些肿,“墨成归,这是你第二次打寡人了!还都是为了女人,你说,你是不是想气死了寡人,好继承寡人的皇位。”

  都这个时候了!

  这个女人还在胡闹。

  她到底有没有人性,有没有心!

  墨成归伸手,拧起了白云锦的衣襟,道:“臣真后悔,后悔那年为何要踏入那座清冷的月老庙,为何认识了你!”

  每一个字,都带着恨、带着怒。

  字字如刀扎入她的心脏。

  言罢,墨成归松了手,推了她一把。

  猝不及防,她人没站稳跌倒在地。

  头刚巧磕在砚台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霎时见了血。

  有那么一刹那,他的眼中露出了心疼的神色。

  那抹心疼,转瞬即逝。

  他当着她的面,拦腰抱起瑟瑟发抖的苏容华,边走边道:“别怕。”那样关怀的语气,带着几分哄小孩的温柔。

  苏容华哭道:“王爷。”

  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可墨成归偏偏吃这一套,他一记眼刀飞向白云锦,又道:“陛下,容华身子弱,还请陛下不要再折磨她了,算臣求陛下!”

  而后,他抱着怀中的苏容华,匆匆离去。

  白云锦伸手揉了揉额头。

  掌心满是血迹。

  头疼,心疼,哪哪都疼!

  林GG走了过来,一边帮她处理伤口,一边叹气:“你说你,惹摄政王干嘛。”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白云锦吸了吸鼻子,道:“父皇说,只要我继承了这皇位,就是万人之上的帝王,可以改变一切,得到想要的一切,可是这么多年了,我为何没能得到墨成归!林GG,你说他为什么就不喜欢我!”

  这个问题的答案无人知晓,恐怕连墨成归都不知晓。

  就像白云锦亦不知晓,自己为何非墨成归不可。

  当个女帝何必这么窝囊。

  林GG轻轻揉着她受伤的地方,是哄闺女的语气,道:“摄政王眼瞎。”

  白云锦小嘴一撅,“不许你骂他。”

  林GG帮她处理好伤口,为她整理着散乱的衣衫。

  他看着她,眼中满是心疼。

  良久,道出一句——“那是因为他不是你的良人。”

第5章 你敢洞房,我敢放火

  额头上的伤,还有红肿的脸颊,白云锦不便解释。

  便借故生病,放了群臣十日的鸽子。

  命摄政王代为主持朝政。

  其实,她额头上还有脸上的伤,完全消退用不了十日。

  白云锦只是想看看,看看墨成归会不会关心自己,会不会内疚,继而来探望她,哄哄她。

  就为了印证她从墨成归眼底看到的那抹心疼,是不是错觉!

  事实证明。

  她就是个傻子。

  墨成归怎么会在乎她!

  他没夺她的江山,她就该感恩戴德了。

  到了第十一天,白云锦终于撑不下去了。

  是此,白云锦孤身一人,偷偷溜出了宫,去找墨成归。

  管家来通传的时候。

  墨成归正在喂苏容华服药。

  上次在千秋殿抄经,因为长久跪在地上,她膝盖受了寒气,夜里一直疼得难受。

  白云锦在下人的带领下,来到内院时。

  “王爷,你轻点,妾身疼。”

  “疼一会就舒服了。”

  惹人浮想的话语在耳畔响起。

  白云锦希望,是自己太龌龊了,才会想到那种事。

  现在是白天,时候尚早。

  可是,当她透过窗棂,视线穿过芙蓉帐的缝隙,看到两道纠缠的身影时,便失了全部的理智。

  上次,苏容华不过是给她看了看肩上留下的痕迹。

  她都无法忍受。

  那这次!

  她亲眼目睹,又是何其的难受。

  白云锦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她只想阻止这一切!

  无论用何种办法!

  她命人拿来了煤油,柴火,将整个卧室用淋了煤油的柴火团团围住,她手上举着一根燃烧的火把,吼道:“墨成归,寡人不高兴,寡人要放火!”

  苏容华吓了一跳。

  她缠在墨成归的身上,娇滴滴的声音,道:“王爷,妾身怕。”

  墨成归拍了拍她的后背,道:“没事,不过是个疯子!”

  不过是个疯子!

  好,她疯给他看!

  他话音一落。

  白云锦手中的火把也跟着落下。

  秋日,气候干燥。

  今日,又有着微微的风。

  火把在落入柴火上的一瞬间,火势便蔓延了起来。

  浓烟四起,飘入了屋内。

  苏容华呛的难受,没想到白云锦这个傻子真放火。

  她假装惊呼着,“王爷,救我……救我……咳……咳……”

  那一刻,白云锦的心踏实了。

  她再也听不见那些恼人的声音了。

  墨成归抱着苏容华穿过火海逃了出来,苏容华因为身子弱,已经在他怀里晕了过去。

  他瞪着白云锦,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此时的愤怒。

  突然,白云锦的身子向一边栽倒,若是真倒下,定然会栽入火海中。

  因为她下了命令,都无人敢上前救火。

  此时,火圈的附近,只有她和抱着苏容华的墨成归。

  “墨成归。”她向他求救。

  “别用如此拙劣的演技对付臣!你不配!”

  墨成归冷冷丢下这句话,无情的转身。

  错过了白云锦眼角的一滴泪。

  那滴泪落入火焰中,瞬间消失不见。

  可她的心被墨成归无情开上了一道口子,伤口虽然会好,却一定会留下伤疤,同记忆一样,永远不会消失。

  亦如她额间被火烧出的疤痕。

  永远也不会消失!

第6章 毁容

  自从栽入火海,被火烧伤后,白云锦连发了三日的高烧。

  半梦半醒时。

  有人一直帮她替换着额上滚烫的纱布。

  在她耳边轻声道:“丫头,你怎么就这么傻。”

  还有滚烫的水滴砸在面上,滑入口中,味道咸咸的。

  第四日,白云锦醒了,想看看哪个好心人这么心疼她,心疼的都哭了。

  入眼。

  是一袭出尘的白衣。

  显得楼子轩那双哭红的眼,更红了。

  她躺在床上,视线又往四周看了看,他不在。

  白云锦不死心,支撑着虚弱的身体想要坐起来,让自己的视野更开拓一些。

  楼子轩一把按住她,道:“死心吧,他不在。”

  白云锦安慰自己,“这几日,寡人病了没上朝,他代为主持朝政,是不是很忙。”

  楼子轩叹出一口气,满是无奈,他道:“云锦,一个人即便再忙,心爱的人病了,他定然会守在床边,等着她醒来的那一刻,他一直都守在苏容华的身边,你可明白?”

  她明白,可是明白归明白,期待归期待。

  心疼归心疼。

  爱又归爱!

  她扯出一抹笑,假装自己还能坚强,“那日火势挺大的,他……他有受伤吗?”

  “啪——”

  楼子轩拿在手中,准备递给白云锦的一碗药,全撒了。

  因为他把碗给捏碎了。

  气的!

  他瞥了一眼白云锦额头上的纱布,又恼,又心疼,“陛下不用担心,摄政王好着呢,一根毫毛都没伤着,倒是你……”他的声音压低了几分,“你知道自己伤到哪了吗?”

  她恍惚了一下。

  随后,她坐在铜镜前。

  一圈一圈拿下缠在额头上的纱布。

  最后一圈纱布拿下时。

  她看见右额处的那道烧伤痕迹。

  很突兀,很丑!

  她毁容了。

  却没有想象中难过。

  毕竟,她爱的人,从不认真看她。

  白云锦打趣自己,“万幸,没伤到眼睛,否则就看不见墨成归了。”

  楼子轩全当她在逞强。

  女为悦己者容,她爱着墨成归,自然想要在他面前展现最美的一面。

  亦如他,平日邋里邋遢,铠甲披身,每次来见她时,总会细心挑上一件出尘的白衣,惹她多看一眼。

  楼子轩伸手,从身后环住她,温柔道:“云锦,收手好吗?这世上总有能替代墨成归的男人,十二面首不行,我再给你找,总能找到你满意的,你就放过你自己。”

  “那你呢?你又何时放过自己?”

  她并不是要楼子轩回答她的问题。

  而是告诉他——

  墨成归是她的执着。

  亦是她的孽。

  而她又何尝不是他的。

  楼子轩松了手,往后退了几步,自嘲一般笑了笑,“原来,你都知道!”

  她轻轻“嗯”了一声。

  被墨成归伤的这五年。

  她学会了察言观色,因为,她想要试图从墨成归的身上找到,他爱她,哪怕一定点的痕迹。

  结果墨成归对她只有嫌弃!

  而她倒是从楼子轩的身上,找到了他爱她的痕迹!

  白云锦转过身子,带笑的眼睛看向楼子轩,道:“表哥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吧,该娶妻了,寡人瞧着尚书家的千金不错。”

  既然早就知道他的心意。

  为何此时才说开。

  楼子轩的心底有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她在交代后事!

第7章 陛下天下第一美人

  七日后。

  摄政王府。

  梳妆台前,苏容华看着铜镜中的自己。

  多漂亮的一张脸,比陛下那张被火烧过的脸,美多了。

  “哈哈——”

  她忍不住笑出了声。

  为她梳妆的丫鬟小翠,道:“王妃,何事如此高兴?”

  “小翠,你说我跟白云锦那个女人比起来,谁更漂亮。”

  小翠低着头,不敢答话。

  白云锦毕竟是陛下,不可妄意。

  “没事,这里就你和我。”苏容华从首饰盒中,拿过一个玉镯子,戴在了小翠的手上。

  小翠小声道:“是……是王妃好看。”

  “当然,白云锦现在已经变成了丑女人,哈哈哈……”

  苏容华笑得越来越放肆。

  那笑声穿过门扉,飘向门外,落入了白云锦的耳畔。

  白云锦不咸不淡的口气,道:“林GG,看来她还是很嫉妒寡人的美貌,寡人毁容了,她就嘚瑟成这样。”

  林GG夸赞道:“是,陛下脸上哪怕留了疤,还是天下第一美人,无人能敌。”

  白云锦心情大好。

  她大踏步走向苏容华所在的梨院。

  全然将这摄政王府当成了自家的后花园。

  白云锦直接推开了门,道:“苏姑娘,何事笑得如此开心。”

  苏容华吓了一跳。

  一时忘了行礼。

  白云锦一脚踹在了她的腿上。

  “扑通”一声。

  苏容华跪在了白云锦的面前。

  膝盖生疼。

  脸色惨白。

  白云锦冷声问责:“那日你故意绊倒寡人,让寡人跌入了火海中,毁了这张令你嫉妒的脸,是不是?”

  她没那么傻,傻到用自己的命来换墨成归的一丝同情!

  那日,分明是有人踢到了自己的膝盖,导致她腿麻栽倒。

  墨成归不可能干出那样的事。

  那么——行凶之人,只有苏容华了。

  这样的女人,她如何能留在墨成归的身边。

  “陛下,冤枉呀,那日妾身昏迷了,发生了什么事,妾身根本不知道。”

  苏容华善于演戏。

  白云锦料到她不承认。

  承认也好。

  不承认也罢!

  “还装?你可明白君无戏言,寡人认定是你,便是你!林GG,谋害圣上,何罪?”

  林GG淡定道:“回陛下,诛九族。”

  “诛九族就免了,寡人的心肝大宝贝,寡人舍不得,直接将这毒妇拖下去,施以极刑,她不是爱笑吗?那就凌迟吧,让她笑个够!”

  苏容华震惊的抬头。

  白云锦是不是疯了?

  苏容华很是肯定,她是墨成归的人,白云锦绝对不会动她。

  白云锦从来不会伤害墨成归在意的东西。

  包括苏箐箐。

  眼看两个侍卫打扮的人上前,架住了自己。

  苏容华吓得挣扎尖叫:“妾身是摄政王妃,陛下不能动妾身。”

  白云锦冷笑一声,“苏姑娘的意思,是摄政王比寡人这个陛下权利还要大了,怎么,想要造反,林GG,她此言该当何罪!”

  “陛下,她就一条命,玩不出两种花样。”

  林GG的声音忽而变得严厉了起来,道:“苏容华,陛下想要一个人死,那个人就必须死,来人,把她拉下去,就在这院中凌迟了吧。”

  苏容华一路被拖到了院子中。

  脸被擦破了一层皮。

  她叫喊着,“王爷……王爷……”

  因为,此时只有墨成归能救她。

  林GG手中的刀子,在苏容华的脸上游离。

  只需稍稍用力,便能废了她的容颜。

  苏容华惊恐万分。

  却此时,一声叱喝传来,“住手!”

第8章 强占臣子

  墨成归来了!

  苏容华仿佛抓到了救命的稻草,哭喊道:“王爷,救我,快救我,陛下要杀我!”

  白云锦翘着腿,躺在一旁的软榻上,“你将寡人推入火海,导致寡人毁容,不该杀吗?”

  “王爷,我没有,那日妾身昏迷了,妾身什么都不知道。”苏容华哭的更大声了,她满是泪的眸子看向墨成归,道:“王爷,是不是每一个你爱的人,每一个承受了你爱的人,都不得好死!”

  白云锦瞬间难看了脸色。

  她说的一切,是白云锦羡慕的事情。

  如果可以承受墨成归的爱,她可以拿命来换!

  墨成归挡在苏容华面前,冷冷的话传来,“陛下,想要臣做什么?”

  白云锦有些不懂,“你什么意思?”

  “陛下如此大费周章,将罪于容华,是想要臣做什么?要兵符还是——”

  “墨成归——”

  白云锦吼了起来,她冲到墨成归的面前,距离他咫尺的距离,道:“你觉得,这伤,寡人是故意的?”

  “陛下不是说过,为了臣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哈哈哈……”白云锦笑了,笑出了泪花,左胸口处,隐隐作疼,她仰起头,对上墨成归冷漠的眸子,道:“你好好看看寡人额头上的伤,你难道……就一点不心疼吗?”

  她右眉心处往上,有一道烧伤,那烧伤在胭脂水粉的点缀下,巧妙地用几朵盛开的梅花点缀,遮盖了大部分的痕迹。

  不过仔细看,仍能看见明显的疙瘩。

  “陛下说这些又有何意义,臣不爱你!”

  不爱!

  所以她活该。

  她罪有应得!

  墨成归弯下身子,恳求道:“陛下,那日,是臣不小心绊倒了陛下,是臣保护陛下不利,臣甘愿受罚,臣可以交出兵符,可以死,只求陛下放过容华。”

  为了苏容华,他可以交出命?

  那她呢?

  她拼死护住他,又是为了什么!

  白云锦的胸口有些闷。

  她别过视线。

  恰巧看见苏容华唇边那抹得意的笑。

  这个女人留不得!

  “墨成归,寡人心意已决,苏容华这个毒妇,害寡人跌倒受伤,本就是死罪!”

  她的眼底已经有了杀意。

  “你——”墨成归咬了咬牙,“为何如此歹毒,从前是,现在亦是!”

  “对,寡人就是歹毒,蛇蝎心肠,不过,你也知道寡人的软肋在哪里,寡人给你一个机会,想要苏容华活,你就……”她突然将他抱了个满怀,咬着他的耳朵,娇滴滴的口气,轻声道:“要我!”

  墨成归有些恶心。

  他重重推开白云锦。

  白云锦被推得一个踉跄,险险站稳。

  他皱着眉头,眸中厌恶渐浓,“白云锦,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不然,寡人再喊大声一点,让整个王府的人都听见。”

  墨成归扬起了手。

  一个女人怎么可以如此无耻!

  可是,看见她眉心处显露的伤痕。

  他的手终是放下,改成去拉白云锦的手,拽着她就走。

  白云锦笑了,那笑。

  苦涩,喜悦,凄凉又无助。

  她就是逞口舌不快,没想过,墨成归为了苏容华,竟然能做到献身这一步!

  “林GG,放人吧,苏姑娘你不用怕了,寡人今日心情好,饶了你了。改日……”

  他嫌她太聒噪。

  亦或是心疼了苏容华。

  话未落,墨成归一把将她抱起,脚尖轻点,越过了梨院的高墙,眨眼不见。

不慕江山慕君颜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不慕江山慕君颜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不慕江山慕君颜全部精彩内容

《白云锦墨成归小说by大舅舅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