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北辰苏念小说by春雷炮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顾北辰苏念小说by春雷炮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念念不忘盼君归

时间:念念不忘盼君归作者:春雷炮

念念不忘盼君归顾北辰苏念小说

念念不忘盼君归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顾北辰恨死了苏念,因为她的背叛。后来,他娶她,残忍折磨。可他不知,她已经快死了,她红着眼问:“我一直在等你回来,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编,接着编,”他冷笑,“我倒要看看,是不是除了死以外的谎言,你都能说破天!”最后,她死在了顾北辰的面前。他却,彻底慌了……...

念念不忘盼君归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他变了

  苏念用仅剩的一点力气,甩开了苏婉的手,谁料苏婉却顺势往旁边一倒,做出被推到的姿态。

  “啊……姐姐,你这是干什么?妹妹好心扶你,你怎么还推我呢?”苏婉委屈道:“北辰,你看姐姐。”

  一旁伺候的人赶紧跑过来,想将苏婉扶起,顾北辰却直接上前,扶起苏婉,并将她拥入怀中。

  顾北辰冷漠的目光锁在苏念脸上,声音阴寒,“苏念,谁给你的胆子,一而再再而三地忤逆我的话?”

  苏念仰头,望着那一双互相纠缠的人儿,忽而觉得舌尖有极其苦涩的滋味蔓延开来。

  “小青犯了什么错,需要将她仗打至死?”

  顾北辰冷冷地凝着她,淡漠开口,“怎么,本少爷要处置一个下人还要经过你的同意?”

  苏念攥紧拳头,低声道:“错了就罚,应该的。现在打也打的差不多了,就把小青还给我吧。”

  她的声音很小,稍不留意就会漏听了去。

  “这可不行!”显然,苏婉比谁都在意苏念的一言一行,“这下贱丫头,见财起异,将北辰送我的珍珠项链偷了去,今日要是不好好教训一下,杀鸡儆猴,以后不知有多少下人跟着模仿。”

  “我没有……”小青气息奄奄,却倔强道:“小姐,小青没有偷二小姐的项链,小青没有……”

  苏婉搂着顾北辰的腰,媚声撒娇,“北辰,你可得为我做主,先前从她身上搜出珍珠项链,你也看到了的,这回仗着姐姐撑腰,她还狡辩起来,分明不将你我放在眼里。”

  小青泪眼朦胧,凄声哭诉,“二小姐,那珍珠项链分明是你塞进我兜里的……”

  可还没等小青自证清白,顾北辰便突然下令,“继续打!”

  声落,行刑的人再次举起了板子,重重落下。

  “住手!”苏念艰难地站了起来,她忍着疼,努力挺直了背脊,直视着顾北辰,“下人犯错,都是我这当主子的管教不当,要罚也该罚我。”

  苏婉自然不会让她三言两语糊弄过去,“姐姐,这小青平日里都是形影不离地在你跟前照顾你,今日怎么让她四处晃荡?难不成,姐姐是想私下做些什么见得光的事?”

  苏念攥拳,“苏婉!”

  “够了!”顾北辰忽然打断苏念的话,低声道:“你想救她,可以。”

  苏婉跺脚不依,“北辰!”

  搂着她的大掌却忽然收紧,让她瞬间咽下了所有的愤懑。

  “你,”顾北辰的目光锁在苏念的身上,“跪下,向苏婉敬茶道歉。”

  苏念浑身一震,难以置信地看向眼前这个男人,“你说什么?”

  顾北辰的眸色森冷,“怎么,做不到?”

  小青愣了下,很快便反应过来,急忙摇头道:“不,小姐,你是苏家的千金大小姐,怎么能给别人下跪,小青贱命一条,死了便死了,不值得,小姐你快离开这里,走啊!”

  “顾北辰,”苏念浑身冰冷,她凝着顾北辰的眸,渐渐变得灰败,心底有什么东西彻底破碎,“你真的要做到如此地步吗?直至今日,我苏念何曾负过你分毫?”

  “不负我?”顾北辰忽地冷笑起来,他看向苏念的目光,仿佛萃了万年寒冰,“既然不愿,那就算了,来人,给我继续打,直到她皮开肉绽,筋骨全断为止!”

第5章 她的尊严,被践踏

  “我跪。”

  轻飘飘的声音传出,苏念终是跪了下来。

  与小青的性命相比,尊严又算得了什么呢?

  小青急道:“小姐,不,小青不值得您这么做,您快起来,快起来!”

  “小姐,您起来,起来啊……”

  小青哭得肝肠寸断,苏念却丝毫没有理睬,她只是挺直了腰杆,安静地跪在苏婉的面前。

  苏婉看着眼前这个卑微地跪在自己跟前的苏家大小姐,她的姐姐,巨大的喜悦从心底源源不断地往上涌。

  苏念,你竟然也会有这么一天,哈哈哈!

  她对自己身侧的小红使了个眼色,小红颔首一笑,去倒了一杯热茶,递给苏念。

  “大小姐,茶。”

  苏念看着眼前这杯冒着热气的茶,只静默了一瞬,便麻木接过。

  她的脸色死白,曾经被苏婉让人弄断的左腿,尽管接上了,还是落下了后遗症,逢冬天总会疼得睡不着觉,而昨日仗打时,偶尔有一两下正好落在她的左腿上,已是作痛得不行,此时一跪,痛感铺天盖地的袭来。

  苏念的身体一颤,滚烫的茶水溢了出来,手背传来灼伤般的刺痛。

  她挺直腰杆,仰首凝向苏婉,将茶了过去。

  苏婉故作惶恐,却难以遮掩眼中的笑意,“姐姐,这怎么使得。”

  她边说着,边伸出手接过茶水,目光微转,手忽然一侧,茶杯落地,滚烫的茶水全数落在苏念手上。

  “哎呀,好痛!”苏婉迅速捂着被溅了几滴茶水的左手,泪眼涟涟地躲进顾北辰怀里,“北辰,姐姐她怎么能这样,不想道歉直说就好了,何必要用这滚烫茶水来泼我,这不是存心要毁了我的手吗?”

  顾北辰没有理会怀里的苏婉,目光紧紧的落在苏念瞬间起了水泡的双手,瞳孔骤缩,脚向前挪了一下,又隐忍的收了回来。

  “小姐。”小青看着苏念红肿不堪的双手,双手拽着青草缓慢爬了过来,“小姐,您的手,您的手……”

  她的哭声凄怆,碎人心脾。但苏念却很安静,仿佛被烫的人不是自己,目光散落在某一处,清透的眸中却是没有焦点的。

  “少爷,您怎么忍心这样对待小姐,她这双手可是画画的手啊,曾经她为你画过蓝天白云,漫天星河,您怎么能眼睁睁的,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把她的手给毁了?”

  小青撕心裂肺地哭诉着,顾北辰面无表情,身侧的手却不自觉地攥成了拳。

  小红冷笑一声,看着小青,鄙睨道:“说的什么话,大小姐的手是手,我们二小姐的手就不重要了吗,大小姐能画的画,我们二小姐也能画,甚至能画得更好,在衡川谁人不知我们二小姐画技超凡。”

  苏念垂着眸一动不动,麻木得如同一个戏外人。

  顾北辰看着她冷静无声的模样,心里倏然燃起了无名火。

  “既然无心救人,就不要做出情深义重的样子。”顾北辰冷声道:“你烫伤了婉儿,这过错,你要怎么弥补?”

  苏念始终没有抬眸,只淡声道,“你要如何?”

  “看在你是婉儿姐姐的份上,我给你两个选择。”顾北辰俊逸的脸在冬日暖阳的照耀下略显柔和,但薄唇吐出的字字句句却仿佛萃了寒冰。“一,磕头赔罪,二,棍打三十。”

  苏念无波的眼眸微微动了下,忽地淡淡笑了,抬眸凝向顾北辰,目光轻盈而破碎,“我选第二个。”

  “不,不行。”小青忍痛坐了起来,跪在顾北辰跟前不停地磕头,“少爷,小青给您磕头,求您饶了小姐吧,昨日那二十板已经要了小姐半条命,她身体再受不了任何一点伤害了,若再打三十棍,她会没命的……”

  当年腿伤的时候,小姐的病已经很重了,本就没多少日子可活,而昨天来给苏念看病的医生说了,苏念的身体受不得任何的折腾,若不好好的休养,怕就难逃一劫了……

  苏婉斜了小青一眼,不屑道:“姐姐的身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不禁风了?区区二十板就能要了半条命,你这下贱丫头是想吓唬谁呢?”

  顾北辰凝着苏念,目光微沉,“你确定?”

  苏念丝毫没有犹豫,“是。”

  小青猛然摇头,泪流满脸,“不行啊小姐,你扛不住的,三十棍真的会要了你的命。”

  苏念伸手帮小青擦了下额头的血,柔声道:“好了,别哭了,不就是三十棍吗,你小姐受得住。”

  “不……”

  顾北辰彻底黑了脸,身体往旁边一侧,冷声下令,“动手!”

  随着他一声令下,苏念的后背再次变得血肉模糊。

  小青崩溃大哭。

  她含泪瞪向顾北辰,恨声道:“你一定会后悔的,后悔今日对小姐的所作所为,届时,你就算是倾尽所有也无法弥补你今日的罪!”

  “我后悔?”顾北辰一脚踹开小青,猩红的眼眸透露出一股阴狠——

  “是她负了我,我为什么后悔?今日之事,我永远不会后悔!”

第6章 生生世世不相见

  顾北辰下脚很重,小青直接被踹到一边,嘴角再度溢出血流。

  苏婉厌恶地看了小青一眼,随即给了小红一个眼色。

  小红会意点头,随后拿出一条布将小青的嘴给堵上了。

  一下响过一下的声音,苏念全身的皮肉都快被碾烂了,骨头也要寸寸碎裂。可她的目光却空洞得让人觉得发寒。

  她干裂惨白的唇微微颤动,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顾北念晨,举目星河,青丝连结,携手白头……”

  忆往昔少年时,顾北辰说:“阿念,我们真有缘,就连名字都可以组成一首诗。”

  苏念有些懵懂,“什么诗?”

  他含笑,摸摸她的头顶,“顾北念晨,举目星河,青丝连结,携手白头。”

  苏念皱了皱眉头,“为什么我没有听过这首诗?哪位诗人写的?”

  他笑意更深了些,“顾姓,北辰。”

  后知后觉的苏念霎时红透了脸,双手捂脸道:“谁要跟你共白头,哼!”

  顾北辰宠溺地拉下她的手,柔声道:“除了你,还能有谁?”

  “那可不一定。”苏念傲然撇过头,“要是哪日你负了我,我可不会勉强自己与你度余生。”

  “不会。”

  “嗯?”

  “生生世世,我都不会负你。”

  苏念灿然一笑,“好,你要记住今日说过的话,若日后你负了我,我便会去一个你再也找不到我的地方,生生世世不复再见。”

  ……

  年少轻狂,却不知一语成箴。

  苏念最后一次念出那句“青丝连结,携手白头”,疼痛席卷全身,脑海一片空白。

  她微微抬头,看向不远处傲然而立的男人,和他怀里拥着的女人,嘴角微微上扬。

  曾经说要与她共白首的人,如今在她眼前,拥着她最恨的女人。

  多讽刺。

  他大概还不知道,她真的,会去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

  整整三十棍,一棍不少。

  刑毕,苏念被人拖到顾北辰跟前,血在草地上染了一路。

  她是个骄傲的人,苏家驱逐她的时候,苏婉打断她腿的时候,她也不曾低过头,如今更是如此。

  遍体鳞伤,也要挺直背脊,正面望向她的仇敌。

  小青看着苏念,苦苦呜鸣,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苏婉娇媚地看着一身血水的苏念,轻笑道:“我就说姐姐身体向来很好,这三十棍打完就跟个没事人一样,看来这府里的下人都知道怜惜姐姐,放轻了力度。”

  一句话,转了几个弯,刚才行刑的两人差点没跳出来自证清白。

  “苏念谢顾少爷轻恕。”苏念没有理会苏婉,看向顾北辰,“现在,我可以带小青走了吗?”

  顾少爷?

  顾北辰的双眸瞬间眯起,瞳孔深不见底。

  才见到莫少枫,就想跟他撇清关系了?

  他怒火中烧,“滚!”

  苏念微微扯了扯唇,不再说话。

  挺直背脊,是她能承受的最大极限了,她根本站不起来。

  一直按着小青的两人松了手,小青仍丢嘴里的布,踉踉跄跄的跑到苏念的身边,哽咽道:“小姐,小姐……”

  苏念没有力气站起来,只能把身子的重量全部倚在小青身上,才勉强站了起来。

  小青哭着将她搀扶起来,临走前,苏念最后看了顾北辰一眼,“昨日你们大婚,我没来得及送上祝贺,现在就一并说了吧。”

  “苏念祝两位,青丝连结,携手白头。”

  说完,她直接转身,离开。

  她身上的血随着她的步子一路滴落,在青青草地上开出血色花朵。

  顾北辰的心头一震,死死的盯着她过于单薄的背影,心底的虚空逐渐放大,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在慢慢剥离、消失……

  他做错了吗?

  不,是她先不要他的,他没错!

  双手攥成拳,他敛了目光,毅然转身,离开。

  苏婉蔑视地看了看苏念,随即快步跟上,“北辰,你等等我。”

  刚离开草坪,苏念便猛地咳出一大口血,脑子一白,差点昏死过去。

  她瘫软在地上,小青哭得凄怆无助,用尽所有力气才把她重新搀扶起来。

  走了几步,苏念却缓缓的勾出一抹极淡极淡的笑。

  这一次,终于斩断了所有不该有的期望了。

  她与他,到此为止了……

第7章 她死了

  顾北辰大步走回厅内,苏婉摆着柳腰,踱步跟了上来。

  他头也不回,只冷声喝道:“出去!”

  看到苏念受罚,苏婉兴致甚好,刚要缠着顾北辰说点什么,却被他一声怒喝,顿住了脚。

  苏婉不甘心地叫了声,“北辰……”

  顾北辰转头,凉凉地凝向她,声音冰冷,“滚!”

  苏婉忍不住一颤,不敢多做逗留,慌忙的转身离开。

  一到门口,苏婉却又哼了一声,挥手,招来一直在门口候着的小红,“去,给我盯紧了,不准任何人去给苏念看病,我要让她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小红有些迟疑,“小姐,这会不会惹少爷生气?”

  苏婉不屑一笑,“顾北辰才不会管她是生是死,不过是个贱妇,死了活该。”

  “是,小红明白。”

  大厅内,顾北辰阴沉着一张脸,坐在主位上。

  李伯小心翼翼地奉上新冲的茶水,才放置桌面,却倏然被顾北辰一手扫到了地上,散落一地瓷片。

  “少爷……”李伯一惊,以前的少爷,很少生那么大的气。

  顾北辰手握成拳,压在桌面上,幽深的眸中越发暗黑的不可视。

  “明明是她错了,我惩罚她,有错吗?”

  李伯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少爷,是苏念小姐不懂珍惜,落井下石在前,你无论对她做什么都没有错,那都是她应该受的。”

  “对,那都是她该受!”顾北辰垂下眼眸,声音却渐低,“可为什么,我一点也不开心。”

  两年潜伏,强势而归。回到衡川的第一件事,就是娶她。不是因为还爱,仅仅是因为那刺骨的恨。

  他娶她,在众人面前羞辱她,把她扔到破落的偏院里,无非是想证明,她曾经的选择有多愚蠢,他要让她后悔!

  可偏偏她对这一切都无动于衷。

  她这副毫不在意的模样让他更为痛恨,他只想让她跟他一样——痛不欲生。

  于是,他娶了她最痛恨的人。

  他终于看到了她痛彻心扉的模样。

  可是他仍感觉不到一丝的开心。

  缓缓闭上眼,脑海全是她浑身是血,气息奄奄的模样。

  “算了。”顾北辰睁开了眸,声音很低,宛如呢喃,“我与她之间,总是她赢……”

  李伯心疼地看着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少爷,心生怜惜,“少爷……”

  “李伯,找夏燕过来给她看看伤口,她的手还有后背……她怕疼,让夏燕上药的时候轻些。”

  夏燕是衡川一流的医生,不久前从国外留学回来,现在是顾北辰的私人医生。

  “是,我这就去找夏医生。”

  “等一下。”顾北辰起身,抿唇道:“还是我去吧。”

  他终是放心不下她。

  ……

  在小青连抱带拖的努力下,苏念总算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还没躺下床,一口血水便猛的吐了出来。

  “小姐!”小青脸色大变,“小姐您怎么样了?您不要吓小青啊,小姐……”

  苏念倒在床上,气息微弱。

  她脸上有血,勉力扯了下嘴唇,“小青,别哭了,很丑。”

  小青的眼泪止不住地流,“小姐,小青要怎么才能救你,对,小青去找夏医生,小姐你等着,我这就去找夏医生。”

  就在小青要起身出去时,苏念拉住了她的手腕。

  “不必了。”她淡笑着看向小青,脸色透着一股死寂的苍白。“小青,我撑不住了……”

  小青大哭着摇头,“不,小姐您别瞎说,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苏念一阵咳嗽,好半响才开口,“小青,你知道的,我喜欢他,从十二岁到现在,整整十年……”

  “我是为了等他回来……才苟延残喘活到现在,但是如今……”苏念的嘴角再度溢出血,她闭了闭眼眸,声音清浅,“我与他情义皆尽,也是时候放手了……”

  小青不停的摇头,泪眼婆娑,“小姐,不可以的,您还有小青啊,小青会一直陪着您的,小姐,您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苏念躺在床上,洁净的床褥被她后背溢出的血,染了浓重的艳色,空气中混杂着刺鼻的血腥味。

  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额头有汗水滑落,“可是,小青,我好疼……”

  我好疼。

  这三个字砸下来,小青的眼中含着泪,愣愣地看着苏念,挽留的话再也说不出半句。

  小姐说她好疼。

  她家小姐自小便最怕疼了。

  小青闭上眼睛,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她轻轻的唤了一声,“小姐……”

  “等我死了,就一把火烧了吧,然后把我撒到衡江去,有娘亲在那里,我一个人也不会害怕……”

  小青咬着嘴唇,无声的呜鸣,浑身颤抖不已。

  苏念握着她的手稍稍用了下力,目光里带着哀求,“答应我,好吗?”

  小青再也忍不住了,抽泣道:“好……小姐,小青不会再让你疼了。”

  苏念释然地勾了下唇,手轻轻在小青的后背拍了拍。

  小青起身,在抽屉里拿出一瓶药。

  这是两年前,苏念为自己准备的毒药。

  这两年来,她曾有好几次想喝下这瓶毒药,一了百了。

  可她又说:“我怕我死了他会难过,我更怕……他会跟着我一块去。”

  只是现在,她不用再怕了。

  小青把药喂进她嘴里时,手都是颤抖的。

  苏念含泪笑着,缓缓喝下整瓶毒药。

  她伸手,擦掉了小青脸上的泪水,轻声安慰,“别哭,我只是去找娘亲。”

  小青点头,抽噎得说不出话。

  唇边开始溢出血来,苏念望着虚空,惨淡笑开,“终于不用再疼了。”

  手缓缓滑落一则,苏念终是闭上了眼睛,无声无息。

  小青大哭,肝肠寸断,“小姐……”

  刚到院子里的顾北辰蓦然听到小青悲凉的哀吼,他神情一震,急步跑了进去,“苏念!”

  屋内,小青趴在床沿哭得无法自拔,而床上,苏念闭着眼睛,气息寂然。

  他冲到床边,一把推开小青,双手轻摇苏念的双肩,哑声唤,“苏念,苏念!”

  随行而来的夏燕快步向前,伸手探了探苏念的鼻息,瞬间大惊,“她,她死了……”

第8章开始

念念不忘盼君归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念念不忘盼君归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念念不忘盼君归全部精彩内容

《顾北辰苏念小说by春雷炮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