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央祁墨尘小说by夙夙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夜央祁墨尘小说by夙夙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重生蜜爱霸道祁少偏执宠

时间:重生蜜爱霸道祁少偏执宠作者:夙夙

重生蜜爱霸道祁少偏执宠夜央祁墨尘小说

重生蜜爱霸道祁少偏执宠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一朝醒来,夜央竟然重生到了五年后!睁眼就看见一个男人对她肆无忌惮的掠夺,身和心都无处可逃。祁墨尘杀伐狠绝,性格暴戾,怎么破?夜央表示,不怕,上前一个么么哒就解决了!自从遇上这么一个霸道偏执的男人,她发现做什么都可以不用带脑子了,随便撒撒娇,一切自有祁少摆平。“主子,剧组里有人欺负主母!”“拖出去,喂狼!”“主子,主母的公司有人打压!”男人...

重生蜜爱霸道祁少偏执宠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就这样丢出去了

  那三个人被人拖走,很远的地方还能听到几个男人的嘶吼声。

  等声音完全消失后,阎临走到祁寒身边道,“主子,那三个人是祁三叔的心腹,你为什么……"

  祁墨尘神态慵懒,突然偏头径直朝楼上看去,眸子触到楼上那道身影时,眼底的不耐瞬间消失不见。

  阎临顺着祁墨尘的目光看过去,即使他已经见过好几次了,可是那张脸还是很让人感到惊艳。

  不知不觉间,一向对女人无感的阎临都看得有点痴了。

  “咳!”轻咳声响起,阎临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气朝他袭来,他瞬间回过神来。

  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看女人看呆了,最重要的是,他看的是主子的女人啊,主子的女人,这都什么事啊!

  阎临汗如雨下,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被冻成冰块了,还是先溜比较好,“主子,我想起手下还有事没做完,先走了!”

  话落,阎临没等祁墨尘批准,就以最快的速度跑掉了,走之前还不忘让所有碍事的人都喊走。

  偌大的空间就剩下夜央和祁墨尘两人。

  祁墨尘玄寒的深眸注视着楼道处的倩影,幽深的眸低让人看不清他眸子里的深不可测,男人薄唇微启道,“下来!”

  祁墨尘的声音不大,但是此时空旷的大厅里,她将他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祁墨尘注视着女孩的身影,一步两步的往楼下走。

  夜央一身白色的长袖旗袍,旗袍就好似给她量身定做的一般,将她窈窕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也将她身上的痕迹尽数遮住,就连脖子上的痕迹也掩藏在竖里起的衣领下。

  长长的青丝随意披散垂至腰际,朱唇似火,最诱人惊艳的莫过于那双眼睛,如水波倒映,波光涟漪。

  夜央刚走几步就感觉下身不断传来的胀痛,那个男人就是存心的,昨晚那样对待她,竟然还让她下来吃饭。

  夜央步伐有点踉跄的走到离祁墨尘一米处停下,不是她不想再向前,她能感觉到这具身体离那个男人越近,那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就越发的控制不住。

  见她在离他那么远的地方停下,祁墨尘好看的眉头微蹙。

  就在这一瞬间,夜央感觉到这里的空气瞬间下降了十几度。

  祁墨尘周身的戾气都好像将这里的空气都压制得呲呲作响,如果不是夜央抵抗力够强,恐怕她现在已经瘫软在地了。

  夜央死命的压制着心底的恐惧,强行忽略压抑的气息,踉跄着步子走到祁墨尘一步之遥的地方,对上祁墨尘的如寒潭般冰冷深邃的眸子。

  然后又转眸看一眼不远处空空如也的餐桌,故作轻松的咕囔道,“那个,不是吃饭吗,菜呢?饭呢?”

  夜央说完便不敢再说话,她在等,又或者在赌,她赌祁墨尘的反应,希望自己赌对了。

  从刚才的那一幕她知道这个男人绝对是心狠手辣的主,如果和他硬碰硬她可能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好不容易活过来,她不能什么都还没有搞清楚就又死一次。

  祁墨尘在夜央的注视下缓慢的抬起双手,看到他的动作夜央脸色一白,这个男人要打她?

  她闭上眼睛,自己赌错了吗?

  “啪啪啪!”

  预想的疼痛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耳边传来拍手声,夜央睁开眼睛的时候祁墨尘正好放下手。

  下一秒,夜央就看到不知道从哪儿出来一堆穿着厨师服饰的人,每个人手里都端着东西,然后一盘一盘的放在桌上,偌大的一张圆桌很快就被各式各样的菜品给铺满了。

  菜式多得眼花缭乱,甚至还有饭菜的香味传过来。

  他们将菜放下后又全部毕恭毕敬的离开,夜央注意到全程没有一个人看祁寒一眼。

  这时,夜央注意到有一个女仆大着胆子抬头看了祁墨尘一眼。

第5章看不透的关心(1)

  夜央不禁微微摇头,这男人就是浑身戾气太重,一张脸阴沉得像谁都和他是仇人一样。

  不过,抛开这些,这个男人真的是长得人神共愤,纵使她夜央当初见过美男无数,却都抵不过这个男人的一眼青睐。

  就在夜央快要沉迷在祁墨尘男色中的时候,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丢出去!”

  夜央回过神来,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两个黑衣人。

  黑衣人几乎瞬间出现在刚刚看了一眼祁墨尘的那个女佣面前,毫不怜香惜玉的架起女佣,然后走到门口……丢了出去!

  “啊!”女佣尖叫了一声。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夜央好像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其他人全都瑟瑟发抖的蹲在角落,就好像是等待着主人宰杀的畜牧一般。

  “滚!”

  一群人被祁墨尘的话吓得一抖,全都落荒而逃,生怕跑慢了就和刚才那个女佣一个下场。

  夜央咽了咽口水,她已经猜到这个男人有多暴戾,但是她没想到他的性子竟然暴躁到这个地步,刚才那个女佣不过是看了他一眼而已就被丢出去摔到骨头断了……

  这个男人这么讨厌女人,可是为什么会对她……

  夜央思绪还在脑海中,突然一双冰凉的大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夜央顿时打了一个寒颤,祁墨尘则拉着她在餐桌前停住。

  不知道为什么,在祁墨尘抓住她手的瞬间,她的心思就放在祁墨尘的手上了。

  这个男人的手,好凉!

  人身体上的体温不应该这么凉,除非是……死人,可是祁墨尘活得好好的啊!

  也不知道是什么在作怪,她竟然鬼使神差的抬手摸上了祁墨尘的额头。

  因为她一米六几的身高,面对一米八几的祁墨尘,她只能踮起脚尖去触碰他的额头。

  祁墨尘原本想拉着夜央坐下,结果转头刚好女孩温暖柔和的小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额间传来温和的触感让祁墨尘愣住了心神。

  夜央现在满脑子都是想要知道这个男人的体温是怎么回事,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本能的一把抱住祁墨尘,身体像是要融入他的怀中,双手扣着祁墨尘的腰。

  果然,这个男人的身体就跟雪山上的冰块似的,冷得让人心颤,昨晚这男人和她那个的时候她怎么没有感觉到。

  祁墨尘的身体在女孩抱住他的那一刻身体已经僵住了,他垂眸只看到一只小小的脑袋在他胸膛处。

  坚持了一会儿夜央就受不了了,她放开抱着祁墨尘的手。

  想到刚才给她穿衣的秋姨还在楼上,她抬眸扯着嗓子道,“秋姨,帮我拿一件男式披风下来!”

  秋姨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一会儿就把披风给拿了下来。

  夜央拿过披风,然后踮起脚将披风披在了祁墨尘的身上。

  然后一边给祁墨尘系带子还一边念叨道:“正常人的身体不应该这么凉,你是不是生病……”了字还没有说得出来,她的嗓子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似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卧槽!

  她!她!她……在干什么,脑子瓦特了,她刚才是在担心这个大恶魔吗?

  夜央还在给他栓披风带子的手停在半空中,“那,那个,呵呵,我饿了,先吃饭先吃饭!”

第6章看不透的关心(2)

  在她手即将要收回去的时候,突然一只冰凉的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夜央猝不及防的被冰得打了一个寒颤,头顶传来男人的声音,“做事,不要做一半!”

  “啊?”夜央抬眸,不解的看着祁墨尘,祁墨尘的眸子微垂,夜央顿时就明白了,继续帮祁墨尘没系完的带子系好。

  “吃饭吧!”男人走到主位坐下,但是他的眼睛却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夜央,他的眸子里有疑惑,也有猜不透。

  从今早起来,她就察觉到了女孩的不对劲,是他对她的了解还不够吗?

  夜央犯难了,她真的真的很不想挨着这个男人坐下,这样一座万年冰山在身边她能吃下饭嘛,不被冻死就算不错了!

  “落央小姐,坐!”夜央还在想要不要坐在这个男人身边的时候,秋姨已经拉开祁寒身边的椅子。

  夜央:“……”她坐还不行吗!

  结果夜央刚坐下,男人的眸子又看了过来,夜央被他看得有点头皮发麻,真是够了,好歹这具身体已经是她的了吧,能不能不要怕这个男人啊。

  “不怕我了?”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夜央抬眸,就看见男人微微咧开嘴角,似是嘲讽,是笑她?还是自己?

  ……

  怕,怎么不怕了,她怕得要死好吗,鬼知道她拖着这幅恐惧他的身体做这些耗费了多少的精神力。

  夜央其实真的很想说不怕,可她就是说不出来这两个字,一时之间好不容易缓和的气氛一下子又变得凝重起来,夜央也能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的戾气越来越吓人。

  一旁的秋姨看这模样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原本还在为夜央坐在主子身边了而高兴,毕竟落央小姐来的这几个月经常惹主子不快,也根本不愿意和主子同桌而席,现在好不容易见落央小姐有了点变化,刚才还担心主子的身体让她拿披风下来,怎么突然又变成这样了。

  就在祁墨尘身上的戾气快要四处张狂流窜时,夜央特别‘淡定’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然后在祁墨尘冰凉暴戾的目光下放进了他的碗中。

  夜央收回筷子,“你这样看着我不怕才怪,你要是温柔的看着我我就不怕了,嘿嘿,这红烧肉好香啊,应该很好吃,你尝尝。”

  祁寒:“……”

  秋姨:“……”

  女孩笑颜如花的模样让祁墨尘周围肆掠的气息蓦然安静下来,祁墨尘看着盯着夜央,但是那黝黑的眸子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夜央放在桌下的那只手捏紧了拳头,内心使劲的安慰自己,不能怕,不能怕,她要是现在害怕了,那她对这个男人的恐惧永远都消除不了了,既然这具身体是她的了,那她就不允许有其他的负面情绪影响她。

  不知道大厅的气氛沉默了多久,终于男人收回目光夹起碗里躺着的红烧肉,“好!”

  夜央放下了提着的心,就是不知道这个男人说的好是吃红烧肉还是说温柔的看她……

  算了吧,她还是别奢侈这个男人能温柔的看她了。

  和祁墨尘还算‘其乐融融’的吃完饭后,夜央便随意找了个借口说要回房间,祁墨尘也没阻止,让夜央自己回去了。

  “落央!”夜央刚走上上楼的台阶,后面又传来男人的声音。

  落央?夜央迟愣了一瞬。

  猛然,心里暗叫不好,踩上楼梯的脚收回半分,装作是身体不适踩滑的模样。

  这个男人竟然在试探她,可是等她应声已经迟了,现在答应肯定会引起这个男人怀疑的,现在她只能想到这个自残的办法了,是她刚才的态度转变太大,所以引起了这个男人的怀疑吗?

  如果让那个男人知道她已经不再是当初的苏落央了,她不敢想象自己的下场会不会比刚才那个女佣好一点。

  她的身体往旁边倾斜而去,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走路都有点问题,根本没有能力防止自己摔跤,她现在只求不要摔得太惨,就在她的身体即将着地的时候,突然冰凉的手臂揽住了她的腰,夜央稳住身形,抬眸就对上祁墨尘欲要发作的眸子。

  这男人的速度好快!

  夜央嘟囔道,“你答应要温柔的!”

  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保住小命要紧。

  女孩略显委屈的声音让祁墨尘即将发作的怒火抑制在了身体里,夜央见祁墨尘冷静了下来,撒娇道,“都怪你突然叫我!”

  祁墨尘将她扶好。

  她还是快走吧,夜央抬脚就要上楼。

  突然,男人搂住了她的腰,一只手臂穿过她的腿弯,直接公主抱起她往楼上走去......

第7章重生五年后

  夜央突然被祁墨尘抱起,但是她又不敢说要自己下来走,只好任由祁墨尘将她抱回了房间。

  不过祁墨尘好像有什么事,什么也没说,直接放下她就离开了。

  祁墨尘前脚一离开夜央就掀开被子噔噔噔的跑到了梳妆台前,刚才吃顿饭就像是经历了世界大战一般,这一切的一切她都还没有理得清楚呢!

  看着镜子里和她前世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她都一度猜想这会不会真的是她失散多年的妹妹了。

  但是转念一想又不太可能,这个世界上什么神奇的事情都会发生,就连重生荒唐的事情都有,这世界上有和她长得一样的人有也应该是正常的吧,更何况她有这个女孩的所有记忆,这具身体只是帝京苏家最小的孙女。

  更何况,她夜氏家族一辈只能有一对儿女,不可能会有第三个孩子。

  现在,她只不过是在这个名叫苏落央和她样貌一样的女孩身上重生了。

  帝京是Z国最大的首都,曾经她也只是听说过Z国,而她从小是住在B国的。

  Z国和B国可不止跨越了一个州,是距离相隔最远的两个国家,现在,也不知道父亲母亲还有哥哥怎么样了,她现在还能不能联系到他们。

  不行,她必须得试一试,这幅样貌和她前世一模一样,只是年龄有点不对而已,如果她解释清楚这个情况,父亲母亲还有哥哥一定会来接她的,夜央抬眸看向不远处的电脑。

  她跑过去,打开笔记本电脑,打开网页,她现在最应该查好去B国的路线,那样才好计划如何离开这个鬼地方。

  网页刚弹跳出来,夜央的手放在键盘上,可是她的眸子却陡然一睁,甚至还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Xx30年5月19日!

  怎,怎么可能,如果她没有记错,她死的那一年不应该是xx25年吗,怎么会是xx30年!!!

  不,不可能的!

  夜央不死心的在网页上输入今时今日是何年份,结果出来的还是一样的xx30年5月19日。

  怎么会,她不过就是眼睛一闭一睁而已,怎么就突然已经过去了五年,她竟然重生在了五年后!!!

第8章苏落央,我会替活出一片天!

  怎么,怎么会这样,她竟然重生到了五年后,也就是说她已经死了五年吗!

  夜央甩了甩脑袋,将思绪拉回来,纵使她再不相信又如何,这真的发生在她身上了。

  不,即使过去了五年又如何,父亲母亲还有哥哥一定会认出她的。

  夜央在网页中输入‘B国’,可是网页中却弹跳出‘搜索不给力,没有搜寻到任何关于B国的信息’

  看着这几个字夜央彻底崩溃,她直接从椅子上跌坐到地上,她好不容易燃起的一点希望一下子全部破灭,她心智一向坚强,就连她肚子里的孩子被人强行刨开取出去的时候她都没有哭,可为什么,她现在就是很想哭,泪像不断喷涌的泉水似的,不断往眼眶外冒。

  她真的好想母亲她们,虽然从小父亲母亲对她们兄妹俩很严厉,但她也知道,活在那种大家族中没有能力只会被人给当成垃圾,可她知道母亲他们也只是为了他们兄妹俩好而已,但是,现在她完全查不到关于B国还有夜家的消息,B国就像是在这个世界上突然蒸发了一般。

  她还想查出当初到底是谁想要杀她,还将她的孩子活生生的取出来,可是,B国的消失让她怎么去查。

  “落央小姐,你怎么坐在地上,着凉了怎么办?”此时,秋姨手里拿着刚洗好的被单过来,结果就看见夜央坐在地上。

  她急忙走过去将手中的被单丢在床上,然后快速的过去将夜央给拉起来。

  夜央泪眼朦胧的抬眸就看到秋姨一脸担心她的样子,一想到如果母亲现在在她身边的话也应该是这样关心她的吧。

  秋姨刚将夜央扶起来,夜央直接转身抱住了秋姨,脑袋埋在秋姨的肩上嚎声大哭起来,如果不是房间的隔音效果不错,现在恐怕都把祁墨尘给引来了。

  秋姨被夜央突然的举动给弄得吓一跳,但是夜央也只是在她的肩头哭而已。

  她只当是这个小丫头刚刚是被主子给吓到了,她在这家宅子里干了不少时间了,是宅子的老人,手底下管着不少人。

  刚开始或许这位落央小姐不怎么感冒,不过,想到这个小丫头来到这里也才几个月,怎么说也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被主子那样对待心里肯定还是很害怕的吧。

  想到这里,秋姨抬起手拍了拍夜央的背,“落央小姐,不哭了啊,其实主子没有你想的那么吓人,只要你以后别再和主子对着干,主子对你一定会很好的!”

  夜央在趴在秋姨的肩头也就哭了那么一小会儿,当她回过神发现自己矫情了,很快就从悲伤中走了出来。

  夜央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哭了出来,当初她想方设法的想要离开夜家到外面去看更广阔的世界,没想到的是,世界还没看到,就把肚子给搞大了,未婚先孕,有家不能回,也不知道是谁得知她离开夜家的消息,便一直追杀她。

  和母亲他们的分别也不过一年的时间,没想到这转眼之间竟然五年都过去了。

  这五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连B国的基本消息都查不到了,还有夜家,随着B国的消失,夜家的消息她就更查不到了。

  “落央小姐,你在想什么?”夜央这一秒收泪的模样让秋姨有点不明所以,刚才还哭得跟个泪人似的,怎么现在想起其他的事情来了。

  夜央回神,她摇了摇头,“秋姨,我没事,你先出去吧,我想休息了!”

  “欸?还有被单......”秋姨话还没说完就被夜央推了出去。

  夜央看着一片空白的网页,关掉电脑,坐回梳妆台前,她抬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镜子里的人儿面若桃红,倾城而又绝代,好看的雾眉轻挑好似要将人的魂魄勾去,娇嫩的双唇上透着晶莹的色泽,精致翘挺的鼻梁,完美的五官好似将周围一切的事物都要比下去。

  这张脸她看了好多年,只可惜这张稚嫩过头的小脸她却熟悉又陌生,原以为自己真的就那样死在手术台上了,没想到竟然会重生到这具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身体上。

  既然现在这具身体归她了,而且也不需要像前世一般出去玩还要偷偷摸摸的,现在她想干什么都无人再能管束她,苏落央么,我会替你活出一片天!

  B国还有夜家的事她会慢慢查,她有预感,总有一天她一定会再见到母亲他们。

  还有我的两个孩子,妈妈对不起你们,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妈妈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

  苏落央看着面前宛若仙境的花园,但她现在却一点欣赏的心情都没有。

  苏落央走到旁边的吊椅坐下,这两天没有看到祁墨尘,而且祁墨尘也没有一直派人跟着她,这两天也知道了自己是怎样一个处境。

  两日后……

  两日来苏落央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接收着那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祁墨尘也不知道干嘛去了,自那天后苏落央一直没有看到他。

  这两日她也乖乖的待在祁宅,索性这祁墨尘并没有限制她的人生自由,

  她想走哪儿去就走哪儿去。

  祁家大宅后花园

  “秋姨,你别跟着我了,我只是想到花园里走走!”祁墨尘虽然没有限制她的人身自由,但是不代表没人跟着她。

  每次苏落央的抱怨都会得到同样的回答,“落央小姐,照顾你是我的责任!”

  苏落央最终还是忍不住了,虽然她可以随处走动,甚至可以离开祁宅,但是却有人一直跟在她的身边,前世母亲为了保护她也在她身边安排了不少人,现在重活一世,她更不想再将自己的命拿捏在别人的手中。

  苏落央站立在花园前的荷花池旁,微微侧目,清澈黝黑的眸子印射着寒光,“你不要再跟着我,否则,我现在就跳下去!”

  秋姨对上苏落央的眸子,竟感觉到无形中多了一股压迫,这种感觉她只在主子身上感受到过。

  落央小姐看起来一直给人一种柔弱可欺,却又让人想要将她疼爱的护在身边怎么会忽然就像换了一个人。

  “我说的话没听到吗?”

  “是,落央小姐!”秋姨给苏落央穿上披风便离开了。

重生蜜爱霸道祁少偏执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重生蜜爱霸道祁少偏执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重生蜜爱霸道祁少偏执宠全部精彩内容

《夜央祁墨尘小说by夙夙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