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廷澜于洛洛小说by柳橙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赵廷澜于洛洛小说by柳橙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闪婚蜜爱误嫁高冷总裁

时间:闪婚蜜爱误嫁高冷总裁作者:柳橙

闪婚蜜爱误嫁高冷总裁赵廷澜于洛洛小说

闪婚蜜爱误嫁高冷总裁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婚后我们互不干扰。”于洛洛阴差阳错嫁给赵氏集团总裁赵廷澜,婚前签下一堆协议,总裁很高冷,洛洛很无奈。但为什么婚着婚着,一切都悄悄地发生了变化?“已经过了八点了,怎么还不回家!”“昨天和你碰面的男人是谁!”“不许和别的男人亲密说话!”于洛洛忍无可忍,“不是协议结婚吗?”某醋坛被打翻的总裁理直气壮,“我反悔了!”...

闪婚蜜爱误嫁高冷总裁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她不是好欺负的

  “不会吧!”刘乐诗惊讶的声音,“T大论坛从来不删帖的,以前副校长丑闻那么大的消息都完全没删过,这……难道被黑了?”

  有关于洛洛的那些帖子在一夜之间消失了个干净,虽然还是有不少人当天晚上就已经看到过了,不过到底没有进一步扩散开来。

  尽管如此,于洛洛在去大教室上公共课时还是收获了一波注目礼。

  于洛洛自认不算是个脸皮特薄的人,可一下面对百来号人的目光还是觉得有点尴尬。

  她假装看不见,半垂着眼沿着阶梯教室往后走,刚要在一个位置上坐下时,一个女生伸手过来放了一本书在那个位置上,道:“不好意思,有人了。”

  于洛洛提着书包继续往后排走,又是选定一个空位要坐下时,有人放了张纸在位置上,说:“有人。”

  于洛洛顿了顿,没说话,继续往后走,最后一排除了最边上坐了个女生,里面都是空的。

  “同学,麻烦让我进去一下。”

  女生抬眼盯了她几眼,纹丝不动道:“里面一整排都有人。”

  周围已经有“嗤嗤”的笑声了,前面不少人也都往这里看来。

  于洛洛终于确认自己这是被人故意为难了,她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女生,化着精致的淡妆,长发披肩,别着一个亮闪闪的弧形发夹。

  “总共几个人?哪个专业的?叫什么名字?”她问。

  “你管得着吗?”女生的声音娇娇柔柔的,语气却并不客气。

  “同学——”于洛洛耐着性子,“首先,你这样占座是不合理的,其次,我不认为这里有人坐,再次,你如果再不让开的话,接下来场面就不太好看了。”

  女生撇撇嘴:“都说了这里有人——啊——”随着一声尖叫,只见于洛洛提着她的领子像拎小鸡一样把人拽了起来。

  随着这声尖叫,整个大教室的人都看了过来。

  那女生身材苗条,可毕竟也是一米六几的人,于洛洛竟然一手提着她的领子,一手抓着她的肩膀轻而易举地将人完全拽离了座位,然后身手敏捷地挤进了里面的座位。

  与此同时,上课的铃声响了起来。于洛洛呼出口气,觉得时间刚刚好,从包里拿出书本翻开放在桌上。

  被拽起来的女生尖叫过后整个人还是懵的,她完全没弄清怎么回事,身上并没有弄疼,只觉当时衣领卡得咽喉处一紧,肩膀被拉了一下,然后身上一轻,人就不受控制地离开座位站在一边了。

  等缓了两秒,看见于洛洛进去了座位后,终于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在全教室人的注视下,自己竟然被人像拎鸡仔一样给提起来了,一直维持的淑女风度全无!

  她又羞又恼,后退一步忽然脚踩滑了阶梯,人晃了一下,顺势坐倒在地上,抬眼时眼中已经蓄满了泪水,楚楚可怜道:“于洛洛,我不过说了句这里有人,你就要打人吗?”

  声音不算大,也刚好够前面几排听见了。

  于洛洛心想自己不过是把她拉开了,刚才还好好站着的,怎么现在就倒下了?

  “方梓新的眼光现在变成这样了吗?离开我,我还以为他找了什么样更好的人,没想到这么野蛮粗鲁,小肚鸡肠……”女生边说边眼泪流下来,“我跟他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你还要扯着不放,迁怒于我吗?”

  于洛洛简直头大,这都什么跟什么呀?怎么又是姓方的,这姓方的是个灾星呀!

  前排不断有窃窃私语的声音,之前拦着不让她坐说有人的几个女生站起来,大声道:“仗着方少现在喜欢你就欺负人是吗?倒是要叫方少评评理,我们小清不能被你白欺负了!”边说边拿手机录起来。

  “我说——”于洛洛看了一眼地上的女生,对录视频的女生道:“你们是她朋友吗?这个情况……你们不是该先把她扶起来吗……”

  拿手机的女生们愣了一下,这才有个人想起来,赶紧过去把地上那个叫小清的女孩扶了起来。

  小清微微侧过脸对着镜头,梨花带雨的忧伤道:“算了,别说她了,免得让人觉得我故意为难她……我跟她说了这里的位置是帮人留的,她不信,还非要动手……”

  这句话说的大半个教室的人都听到了,议论的声音更大了。

  “——后排的同学在干什么?上课了不知道吗?赶紧把课本拿出来,今天的课程对于你们年终考试非常重要。”老师从前门走进了教室,严厉地说。

  “老师,可能有几个同学还在赶过来的路上,这一排的同学和前面那几个位置的同学都让人留了座,人还没来。”于洛洛指着前面的空位说,“今天这么重要的课程,要不要稍微等他们几分钟?”

  老师不悦地蹙眉道:“怎么这么多人没来?这都上课几分钟了?你们,给谁留的位置,把名字报上来。”

  于洛洛对着之前拦她座的两个女生和那个叫小清的女生努努嘴,道:“老师让你们报名字呢。”

  众目睽睽之下,小清同那两个女孩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怎么回事?不报名字,非要让我一个个点名吗?”老师有些不耐烦了。

  “……老师,我,我记错了,她已经来了。”一个女生不得不说。

  另一个女生也飞快跟着说:“我也记错了,让我留座的人刚发消息说她已经来了找到位坐了。”

  最后,只剩下小清,面对着一整排空位,以及全教室人的目光,咬咬牙,红着脸道:“我,也记错了。”

  全班哄然大笑。

  老师斥道:“这都是胡闹些什么!”

  小清红着脸坐下,小声恨恨对于洛洛道:“无耻!算你狠!”

  于洛洛不以为然,也没搭理。

  于洛洛不是养在温室里的花,也不是精雕玉琢的瓷器,她既没有琉璃的命,也没有玻璃的心。这种不痛不痒的口舌之快,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可是等到中午休息时,于洛洛整个人都不好了。

  先是李欣发消息告诉她T大论坛上又有她的帖子了,标题就是“T大外语系两女生为方少争风吃醋”,于洛洛打开一看,上午上课之前的那段视频被人放上去了,视频里小清的哭诉,她的正脸,清晰可见,当然,到老师进来那一节就没有了。

  正在看时,手机里进来一个陌生电话。

  于洛洛接起来,电话里是陌生的男声:“于洛洛小姐吗?”

  “……是,你是?”

  “我是赵先生的私人助理,我叫姜可。”电话里的男声听起来比较年轻。

  听到“赵先生”三个字,于洛洛一下紧张了,握紧了电话,忐忑问:“你好……有什么事吗?”

女佣的女儿

  “是这样的,昨天T大论坛里有一些关于您的帖子,因为影响不太好,我们已经清理了,不过……今天又出来了一些,赵先生知道后有些……不太高兴……”

  “那个,其实不是视频上看起来的那样的,只是……”于洛洛觉得简直百口莫辩。

  “您不用担心,稍后我会处理。只是,赵先生让我提醒您一下,希望您在学校能尽量低调一点。”姜可的语气礼貌而客气。

  “他,他原话是这么说的?”于洛洛直觉赵廷澜说话不会是这种风格。

  “呃……”姜可迟疑了一下,老实回答道:“赵先生的原话是‘没有第三次’”

  “就,说了这么一句?”

  “呃……还有一句,‘否则,叫她后果自负’”

  于洛洛联想到赵廷澜说话时的那种冰冷的语气,只觉得自己真是惹怒他了。

  “你能……帮我跟他解释一下吗?”她弱弱地问。

  “解释什么?”姜可在电话里似乎有些意外,随后又道:“恐怕我不能,我只是单方面执行赵先生的命令,并没有权利在他面前说话。”

  大概是感受到了于洛洛透露出来的那么一丝可怜的气息,他在挂断电话之前说道:“如果您有什么话需要跟赵先生说的话,这个周末,赵先生会回宅子里去,您可以当面跟他说。”

  挂掉电话,于洛洛想,这个周末,她要回宅子去吗?

  周末。阴天。

  于洛洛坐公交车到了赵家宅子所在的山脚下。舍不得坐出租车上山,开始沿着公路步行上山。

  天气很冷,口鼻里呼出的都是白白的雾气。

  走到一半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车从后面开上来,在经过于洛洛身边时稍微减缓了速度。

  车内,坐在驾驶位的姜可对后排的赵廷澜轻声请示道:“赵先生,前面……好像是于洛洛小姐,要不要,停下来载她一起回去?”

  赵廷澜从手中的文件中抬头,看了一眼在路上哆哆嗦嗦奔走的背影,嘴里淡淡逸出一个字:“走。”随后又低头将精神集中在文件上了。

  姜可不敢多说话,踩了油门,车子从于洛洛身边超过了。

  这条公路只通向山上的赵宅,平日里来往的都是赵家的车子或者是与赵家关系极近的朋友的车子,所以车子从于洛洛身边开走时,她立刻认出了这是赵廷澜的车。

  于洛洛的心怦怦地跳起来,赵廷澜回来了?他有没有看到她?是不是因为不是他开车,所以没有注意到她?

  于洛洛走了近一个小时才走到赵宅大庭院的大门前,想了想,她还是没按门铃,而是绕到后门去了。

  这栋大宅子是赵家的祖宅,后来一直翻修,内部装修富丽堂皇,但主体架构依然保持着原有的架构。平日里是赵氏的当家人,赵廷澜的父亲赵立廉和夫人住在这里,子女们成年后大多住在外面,但凡有家庭聚会或者有什么事的时候会回来。

  前面三层的大宅子是主楼,是主人们的居住地,后面还有两栋小楼,一个是厨房及仓储事宜的楼,另一个是佣人们住的地方。

  于洛洛在后院的小门处按了门铃,很快,门口的监控里传来了一个爽朗的声音:“是洛洛回来了?哦,不对不对,瞧我这没记性的,现在应该叫少夫人了……”

  “陈叔,你别取笑我了,咱们以前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于洛洛低着头笑道。

  “那可不敢,我真得长点记性了,下次要是再口没遮拦的,叫夫人知道了该说没规矩了。”陈叔笑道,“少夫人,稍等,马上给您开门。”

  于洛洛没好说什么,后门响了一声,打开了,她对着监控说了声:“谢谢陈叔。”就闪身进去了。

  穿过小小的后院,于洛洛进了佣人们住的楼,在一楼推开一个小房间的门,屋子不大但收拾的很整洁,摆设有一张上下铺的床,床头柜,一个衣柜,还有两个储物箱。

  房间里暖气很足,于洛洛把大羽绒服脱下来挂在门背后的挂钩上,拉了屋里唯一的一条椅子坐下来。

  这是她和妈妈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

  妈妈还怀着她的时候就在赵家做佣人了,清洁和厨房都做过。

  赵家也算是给她们格外的优待了,别的年轻些的佣人们都是两个人一间房,而单独给了于洛洛妈妈一间房,让她们母女居住。别人都还是有家要回的,而这里就是她们的家。也因为如此,别人还是有休假的,而于妈却是常年没有休假的,至多也就是一个月休息两天。

  于洛洛从小在赵宅里长大,平时都会帮着妈妈做事,等到上高中后,妈妈就让她出去寄宿学校了。赵家虽然不在乎多这么一个人的一口饭吃,可是于妈却觉得这样是占了太多便宜,让人说闲话,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于妈不想让于洛洛长期在这样的氛围里生活,慢慢地也会觉得自己是低人一等,她想让女儿过自由的生活。

  所以,于洛洛自高中起就只有在放假的时候回来,往往待不了太久,就又被于妈给赶回学校了。

  于洛洛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刚把收回来扔在床上还没来得及叠的衣服给叠好放进了衣柜,于春霖就回来了,估计也是听了门房陈叔说的。

  于洛洛看见于春霖进门,立刻扑上去欢喜地叫了声:“妈妈——”

  于春霖却慢慢抽出被于洛洛抱着的手臂,没说话,沉默着走向一边。

夫人,伯母

  “妈妈,别生我气了,这都两个月了,你还不理我。”于洛洛又跑过去抱着于春霖的手撒娇。

  于春霖终于还是狠不下心对女儿甩脸色,她拉着于洛洛在床边坐下,正色道:“洛洛,你去跟赵家大公子取消婚约,妈妈就再不说你了。赵董也不是不通事理的人,你就说自己年纪小不懂事,当时赵家大公子提了后,你就稀里糊涂地答应了,现在发现很不妥,请求他们原谅。毕竟婚约的事情都还没有对外发布,现在取消影响还不算太坏。而且,如果以后你怕在赵家会尴尬,我们就离开,妈妈也攒了些积蓄,我们……”

  “妈妈——”于洛洛打断她道:“婚约是有法律效力的,不是还没有对外发布就不算数的……”

  “那就去离!”于春霖有些气愤,“于洛洛,妈妈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你就这么贪图虚荣吗?你也不想想,赵家是什么样的家庭,赵先生是什么人?有些东西不该是你的,你图的了一时图不了一世的!妈妈不想看你以后不幸福!”

  “妈妈,我真的没有图他家的虚荣,我就是,我……”于洛洛看见于春霖生气就慌了,眼睛里也涌出了泪。

  “于妈——”房间外忽然有人敲门,“夫人让你送点水果和点心到前面去,说是上次你烤的那个蛋糕不错,让也做一份端过去。”

  “哎,知道了。”于春霖站起来,抹了一把脸,准备出去。

  “妈妈,你歇着,我帮你送过去,那个小蛋糕我也会做。”于洛洛也跟着站起来。

  “你给我好好在房间待着!”于春霖瞪了她一眼,“吃了晚饭你就回学校。”

  于春霖走了后,于洛洛在房间里也坐不住,趴在窗台上发了会儿呆,就出门去到小院子里去了。

  她从小在这儿长大,对院子里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赵家人平时不大会到后院来,但庭院里的园艺还是有人专门管理的。

  于洛洛看见地上放了一把园艺剪,大概是管园艺的王叔修枝修了一半临时走开了。她捡起园艺剪蹲在地上顺手帮着修剪起来。

  一只金毛犬突然蹿过来把于洛洛撞翻在地上,于洛洛懵了几秒,一把搂住不住用鼻子蹭着她的金毛犬欢喜笑道:“贝尔,是你啊!你怎么跑到后院来了?”

  金毛犬亲热地去拱她,不远处传来一声呼唤:“贝尔——”

  于洛洛听出这声音的主人,是赵氏的女主人,赵董的夫人黄鹂莺。

  金毛犬听到召唤,又往声音处奔去。

  随后一个体态丰腴,打扮华贵精致的贵妇人出现在拐角处,她也看到了于洛洛,扬眉叫了声:“——洛洛?”

  黄鹂莺年近五十,因为保养得当,打扮入时,看起来不过四十出头的样子,尤其是一把嗓子很轻盈,应了她的名字——黄鹂莺。

  于洛洛站起来,习惯性低下头,低声叫了声:“……夫人。”

  黄鹂莺冷笑了一声,“不敢当。该改口了吧?”

  见于洛洛没说话,她又道:“哦,反正赵廷澜也不管我叫妈,你愿意叫阿姨还是夫人,都随意。”

  见于洛洛不应声,黄鹂莺觉得没趣,牵着金毛犬要走,走了两步想起什么,又转身道:“哦,对了,你妈现在手脚越来越不利索了,叫端个蛋糕磨蹭到现在,还是你去端吧,赶紧端了送到大厅来。”

  于洛洛从小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又心疼妈妈做工辛苦,只要在家就会帮着做事,小时候大人们还开着玩笑说几句“哎呦,洛洛小大人了,都能帮忙做事了”,等到大一些,似乎习以为常的把她当成了佣人的一员,不仅黄鹂莺有时会指使她做事,就连一些年纪轻些的佣人也打着“帮我个忙”的旗号让她做事。

  这也是于春霖后来坚决让她寄宿学校的原因。可是只要她回来,仍然逃不开这些。

  于洛洛无法拒绝,她不做的事,最后都会落到妈妈身上,妈妈已经太辛苦了。

  于洛洛去到厨房的时候,蛋糕刚刚从烤箱拿出来,于春霖刚好不在,她拿出嵌金丝花纹的盘子将蛋糕拣进去,让厨房的人待会跟她妈妈说一声蛋糕已经送过去了,然后往前院赵家主楼去了。

  赵家主楼并不如外界传说的那样富丽堂皇,事实上,整个赵氏宅院从外表看上去都非常低调。这是赵家的祖宅,一直以来都只做修缮,并没有从根本上推翻重建,所以从外表看上去有几分古香古色。

  但宅子内部又是截然不同的天地,现代化设施一应俱全,加上黄鹂莺喜欢奢华,里面倒是布置的相当华丽。

  于洛洛端着盘子进了大厅,黄鹂莺跟几个年龄相仿、衣着华贵的女人在沙发坐着喝茶,贝尔乖顺地趴在她脚边。

  一个比黄鹂莺略胖些的女人指着贝尔笑道:“真是乖巧啊,难怪赵夫人你那么精贵它,还亲自出去寻它。”

  “呵……”黄鹂莺哼笑一声,“有时候啊,狗比人贴心,至少,畜生还懂得知恩图报,不像有些人啊,心是冷的,怎么捂都捂不热……”

  一群女人习惯性地应和:“是啊,是啊……”知道她话有所指,后面却又不敢把话接下去。

  于洛洛将点心放在沙发前的案几上,静悄悄地准备转身退下去。

  “洛洛啊——”黄鹂莺对着她的背影开了口。

  于洛洛脚步一顿,只得停住,又转回来。

  “来,跟几位太太打个招呼啊,怎么就走了呢?”黄鹂莺笑笑道。

  围坐的几个女人压根没注意到于洛洛,只知道是有个佣人过来送了点心,这会儿听见黄鹂莺叫她,这才纷纷把眼光落到于洛洛身上,只见是个年轻少女,绑着马尾辫,面容青春美好,身材也苗条健美,可……也就是个普通的少女吧?

  她穿着简单的毛衫和休闲裤,完全看不出任何设计和品牌,全身上下没有一件饰品,脸上也没有化妆的痕迹……这,决不可能是什么有身份家的闺秀,何况刚刚她不是来送点心的吗?赵夫人叫这么个佣人丫头跟她们打什么招呼呢?

我对你的事,没有兴趣

  众人疑惑的目光一再将于洛洛从头扫到尾。

  于洛洛原本垂着眼,觉察到众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审视目光,忽的抬起眼,黑亮的眼珠直接跟那扫视的眼光对上。

  “这些也都算是廷澜的长辈了,见到长辈打声招呼,问个好,不是基本的礼貌吗?”黄鹂莺面上笑道。

  众人闻言惊讶道:“……她是?”

  黄鹂莺脸上的笑容更盛了,“这是廷澜的……妻子呀。”

  “……这是白家的千金?”众人惊。

  “唉……”黄鹂莺叹息一声,“白薇是个好姑娘,我是一片好心想牵这个线,可是廷澜看不上,这是他自己挑的。”

  一众贵妇人们再次惊诧了,白氏企业是K城有名的家族企业集团,即使比不上赵氏的商业帝国雄大,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而且之前就一直有消息流出,说白氏有意与赵氏联姻,所以一说起来,大家就以为是白家的独女白薇。

  赵廷澜看不上白家的千金,自己挑的……这到底是什么人物?要说有什么来头吧,这穿着打扮,又太寒碜了些吧。这些贵妇们,或许别的本事没有,可是识别同类的嗅觉可是灵敏的。

  “这是我们家后厨于妈的女儿。”

  黄鹂莺这话说出来,就满意地听到了周围一片震惊的吸气声和窃窃私语。

  于洛洛看着面前一众人的目光像探照灯似的打在她身上,觉得动物园里的大熊猫也不过如此了。哦,不,说大熊猫太抬举她,那些女人看她的目光分明是像在看杂耍的猴儿。

  “洛洛,来,叫阿姨,这些都是我的朋友,廷澜的长辈。”黄鹂莺故作亲热地站起来揽住于洛洛的肩,让她正面面对着眼中已有了不屑的一群贵妇人。

  “阿姨。”于洛洛无视了那些目光,干干脆脆叫了一声。叫声阿姨又不会少块肉。不屑?她们爱怎么想是她们自己的事,与她何干。

  “哎哟,不敢当!”果然就有人用嫌弃的语气道。

  于洛洛本也没打算得到什么回应,叫完就准备走,只听一个冰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这些人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也不是你的什么阿姨。”

  赵廷澜从门口走进来,冷冷地瞥了室内一眼,一众贵妇似乎都有些忌惮他,室内顿时悄无声息的安静了下来。

  于洛洛一见赵廷澜眼睛就亮了,心也怦怦地跳起来。

  赵廷澜的目光只在黄鹂莺搭在于洛洛肩上的手上停顿一下,便目不斜视地穿过大厅往楼梯方向走过去,在经过于洛洛身边时,微微扭头对她道:“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做我的妻子就该有身为赵廷澜妻子该有的姿态?”

  说完赵廷澜就径直上了楼,再未多看楼下一众人一眼。

  于洛洛直待他上楼,背影完全消失不见,才发现自己紧张的一手心的汗。

  是的,她也怕他,跟战战兢兢站在那儿的一群贵妇人一样怕她。

  只是她们怕的是他手里的权势,赵先生只要动动手指头签上几页字,她们老公的公司或许会破产,或者被收购,她们再过不了这样悠闲享乐的生活。

  而她怕他,她只怕赵廷澜不喜欢她。

  赵廷澜平时并不住在赵氏宅子里,他在K城有自己的别墅,只在大的节日和家里有事时才回山上的宅子。

  这些日子因为他的父亲赵立廉大病初愈,在家休养,而他虽然接手了赵氏一大半的业务,但赵立廉仍是名义上的掌门人,一些重要的公事他仍然会跟父亲汇报一声,于是回家的频繁了些。

  于洛洛守在赵立廉的书房门口已经快一个小时了。

  从她看到赵廷澜上楼进了书房后,她就一直在外面等着。

  以前,她是不能来这里的,现在,有了赵廷澜妻子的身份,别的似乎没什么改变,可是她在主楼出入没人能说什么了。

  可是她也只敢在门口等着,赵廷澜跟赵立廉在书房里谈事情,她不好进去,但又怕她不在这儿守着,万一赵廷澜什么时候出来就走了,她就没机会跟他解释了。

  于洛洛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可是她在意赵廷澜怎么看她。

  平安夜的事,那天在课堂上座位的事,还有刚刚在客厅的事,她都想跟他解释,虽然她还不明白刚刚在客厅他为什么不高兴,但是只要他不高兴,她就跟他道歉。

  对,她于洛洛就是这么没骨气!谁让他是赵廷澜呢?

  于洛洛在心里想,赵廷澜,我只对你一个人无条件服输。

  想是这么想,当书房门打开后,于洛洛对着赵廷澜那张脸,张了张嘴,叫的还是:“……赵先生。”

  赵廷澜蹙眉看着她,不知道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随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目光从她脸上冷冷扫过,带着嫌恶,关上门,声音低沉道:“想听到什么?”

  不等于洛洛有什么反应,赵廷澜已经抬脚往外走了。

  于洛洛愣了两秒,她虽然在赵廷澜面前容易紧张,但她并不迟钝,她很快反应过来,赵廷澜这是以为她在偷听?

  天地良心,他们谈的那些公事她既听不懂,也没兴趣听,她只是……于洛洛赶紧追了下去。

  下面客厅里,黄鹂莺和她那群贵妇太太们已经散了。

  “赵……先生,我刚刚只是在外面等你,书房的隔音效果那么好,我根本没可能听到什么,我也没想过要去偷听什么。”于洛洛话说的很急,再加上一口气跑下楼还有点喘。

  赵廷澜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但仍然没有回头,继续往外面走。

  “还有,我想跟你解释一下前两天的事,那天在宿舍楼下的那个人我根本不认识,我下去就是想跟他说让他别在楼下叫了很扰民,后来在教室里是因为……”

  “于洛洛。”赵廷澜终于在门边停下来,想了想,这女孩似乎是叫这个名字。

  “嗯?”于洛洛下意识就应了一声。

  “我对你的事,没有兴趣。”赵廷澜回头冷漠地扫视了她一眼,“你只需要扮演好赵廷澜名义上的妻子这个角色就可以了,在我外婆身体完全康复之前。”

只是协议而已

  “虽然我们的婚约还没有对外宣布,但是总会有一些消息走漏出去。”他的目光在黄鹂莺常坐的位置上看了一下,接着道:“如果因为你自身的原因,有任何不好的消息传到外婆那儿,影响到她的心情的话,后果,恐怕不是你能承受的了的。”

  赵廷澜这一番话说出来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压力,于洛洛怔了一下。

  随后赵廷澜走出了客厅的大门,外面天空下起了小雨,姜可早已将车开出车库停在院子里,见赵廷澜出来,忙撑了伞跑过来。

  “我,我想问你一件事儿,行吗?”赵廷澜刚下了两步阶梯,听见身后女孩儿的声音怯怯地问。

  他原想直接走掉,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停顿了一下。

  “你……为什么跟我结婚?”

  为什么结婚?

  于洛洛心里隐隐是有一点猜想的。

  两个月前赵廷澜的外婆病重住院需要手术,赵廷澜在美国安排了最好的医院最有经验的医生。但只要是手术就一定会有风险,外婆年纪也大了,怕自己进了手术室再醒不来。迟迟在K城的医院里拖着不肯动身。

  那段时间赵廷澜每天都在医院里陪外婆。

  于洛洛的妈妈因为善于煲汤,被安排煲汤送去医院,结果那天于妈崴了脚,虽然不至于不能行动,但于洛洛心疼妈妈,便替妈妈送汤去医院。

  于洛洛第一次去的时候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赵家的私人病房,当时门并没有关严,她提着保温箱正想敲门时,看见里面外婆躺在床上拉着赵廷澜的手在流眼泪。那是自赵廷澜回国后,于洛洛第一次亲眼看见他。

  “……外婆就这一个心愿你也不能满足我吗?你妈福薄,去世的早,是外婆看着你长大的,万一我这次有什么,你可就孤零零在这世上了,廷澜啊,你让我怎么能放心……我不去,不做这个手术我还能多熬些日子,我还要等着看你结婚呢。”

  “外婆,是很好的医生和医院,你一定会平安无事的。”赵廷澜很有耐性地劝道。

  “外婆年纪大了,真出了什么事那是命,我不怕!可我不想带着遗憾走!没能等到你结婚就是我最大的遗憾……”

  赵廷澜还想劝什么,却敏锐地感觉到了外面有人,他转身看向门外。然后很快走了出来,他比于洛洛高出一个头,站在那里,目光沉沉的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什么事?”

  “我,我是来替我妈妈,送,送汤过来的……”于洛洛结结巴巴,低着头,面红耳赤地说。

  赵廷澜似乎是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道:“你是于妈的女儿?”

  “嗯。”于洛洛点头,却不敢抬头看赵廷澜。

  然后一只修长有力的手从她手里拿走了保温箱,赵廷澜转身进去关上了门。

  第二天,于洛洛再来的时候,赵廷澜居然在病房外的走廊等她。

  于洛洛以为是自己来晚了,赶紧跑过去,双手将保温箱递过去,赵廷澜却没有接。

  “你,叫什么名字?”

  “我……吗?”于洛洛瞪大了眼睛,“……于洛洛。”

  “几岁?”

  “……二十。”

  赵廷澜顿了两秒,问:“于洛洛,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于洛洛回想起那天她脱口而出的那句“我愿意”时,心口仍然怦怦跳得厉害。

  现在细想起来,那时赵廷澜心情并不好,他几乎没有跟她说过几句话。也是,外婆当时身体那种情况,他的心情应该是很糟糕的,于洛洛想。

  当天下午就有律师过来,带了一些文件让于洛洛签署。

  “这些……是什么?”于洛洛问。

  律师解释道:“简单来说,就是一些婚前财产界定的文书,因为赵先生的身家……额,您大概也知道,大规模财产的变动已经不仅仅是他个人的事了,是会影响到整个集团,所以作为婚前财产的部分必须划分出来跟您无关……想来于小姐也能理解,万一以后离婚的话……”

  “我们以后要离婚吗?”于洛洛突兀地问。

  隔着一条桌子坐在另一边沙发上的赵廷澜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律师顿了顿,拿手擦了擦额头的汗,“额,于小姐,我只是说假如……当然,赵先生也为您准备了相应的补偿,假如,你们以后离婚的话,这两处的房产都会赠送给您,一处高档住宅和一处中心地段的商铺——”律师递过来一叠文件,“另外,还有现金两……”

  “不用。”没等律师说出准确的数目,于洛洛垂着眼开口道,“这些不用。”

  律师犹疑地看向赵廷澜,而赵廷澜原本一直心不在焉,在听到于洛洛的这句话后,才又将目光投射在于洛洛身上。

  “那……于小姐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律师心想,这莫不是要狮子大开口?这年纪轻轻的小女孩看来不简单呀。

  “不用补偿。”于洛洛拿起签字笔在其他的协议上签下了名字。心里想着,要什么补偿?为什么要离婚?根本就不会离婚!

  赵廷澜看着她的目光有些异样,半晌,冲律师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之后两人拿了婚约去外婆的病房,于洛洛没想到外婆会知道她,那时候外婆身体很虚弱,但还是笑着跟她聊了几句,之后很快外婆就被赵廷澜送去了美国治疗,而赵廷澜也扔下了公司事务,亲自跟过去陪伴。

  再回来时就是平安夜那天了。

  所以,于洛洛心里大概明白,赵廷澜是为了让外婆安心才结婚的。

  可是,为什么是她呢?

  如果说之前赵廷澜待她的态度只是冷淡,毕竟,对除了外婆以外的人,他都是很冷淡的。可现在,他对她的态度,除了冷淡,似乎是有些……厌恶?

  既然讨厌她,为什么要选择她跟他结婚呢?

  于洛洛想不明白,终于忍不住在赵廷澜要离开赵宅之前,虽然忐忑不安,还是把话问了出来。

  “你……为什么跟我结婚?”

  赵廷澜回头看了一眼台阶上年轻的女孩儿,她看向他的目光,带着一丝期盼。

闪婚蜜爱误嫁高冷总裁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闪婚蜜爱误嫁高冷总裁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闪婚蜜爱误嫁高冷总裁全部精彩内容

《赵廷澜于洛洛小说by柳橙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