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萧林亭陌小说by春雷炮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墨萧林亭陌小说by春雷炮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岁月凄凄爱无可依

时间:岁月凄凄爱无可依作者:春雷炮

岁月凄凄爱无可依墨萧林亭陌小说

岁月凄凄爱无可依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她是他认定的毒妇,娶她为王妃,仅仅是为了折磨她。可当她真的死了,他却伤心不已……原来,他才是那个蠢货,惹她伤心,误她光阴。...

岁月凄凄爱无可依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想叫本王亲自动手吗

  “你说什么呢姐姐!”林亭夏面上浮起几分慌乱:“你我同是林府小姐,怎么可以用身家清白扯谎。墨萧哥哥你相信我,之铭是你的亲骨肉啊。”

  “夏儿别怕,本王当然相信你。”

  墨萧温柔的安抚着林亭夏,转头用极其厌恶的神情看向林亭陌:“林亭陌,本王以为你已经足够令人作呕,没想到现在还在这里挑拨离间?!居然连自己亲妹妹的清白都敢拿出来给人议论,本王当初是否与夏儿有过些什么自己最清楚,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夏儿已经离开了我五年,你现在这幅德行是又想叫你妹妹吃几年苦?”

  林亭陌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深感无力,她走上前握住他的手,近乎卑微的恳求:“你相信我,你相信我好不好?我没有理由用这个撒谎骗你的。若是你不相信我,你总该相信血浓于水的亲情血脉吧,滴血认亲不就可以了吗?若是真的是我弄错了,我愿意向妹妹道歉,只是我真的心存疑惑……”

  “不必了。”墨萧冷漠的推开了林亭陌:“本王相信夏儿,夏儿说之铭是本王的儿子,那他就是本王的血脉。”

  他相信林亭夏,只要她说是那就是。

  林亭陌绝望至极,字字诛心。

  不论她如何努力地去证明自己所说不假,墨萧都不愿意给予她一丝一毫的信任。

  而林亭夏只要长着那张嘴能说出话来,便是再离谱的故事墨萧都肯当真。

  她感觉嘴巴有些发苦,这才反应过来不知何时,泪水早已从眼眶滑落,每一滴都好似在嘲笑她的痴心妄想。

  墨萧蹙了蹙眉,朝着林亭夏耐心的笑了笑:“本王下次再来看你和孩子,今天便先回府解决一些家务事。”

  林亭夏听着“家务事”这三个字心里极不爽利,却面上还是装的一副柔柔弱弱懂事乖巧的样子:“墨萧哥哥且回去吧,想来姐姐也是太高兴我的回来这才失了态,还请墨萧哥哥千万不要怪罪姐姐。”

  墨萧一听怒火更甚,拽着脸色苍白尚未回神的林亭陌就赶回了府内。

  不过半个时辰马车便到了王府,墨萧也不管在身后有多么沮丧的林亭陌,只是径直去了书房取了一份文书,随即便扔在了林亭陌的面前:“从此之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林亭陌看着文书上清晰豪迈的三个大字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和离书。

  林亭陌什么都不用问就知道这是为什么了。

  成亲五年,毫无感情也一直未曾与她提过和离的事情,如今林亭夏刚一回来,墨萧就着急忙慌的连和离书都准备好了,在这个男人的心里果真是没有她林亭陌半分位置。

  “墨萧,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和你和离的。”林亭陌揉了揉眉心,拾起地上的和离书撕了个干净,脑子也想开了:“我告诉你,既然我自尽都没死成,就说明老天爷都不肯收我这条贱命,我既然不能洗清我的罪名,我便活着给你和林亭夏的恩爱生活添堵!”

  既然他能扔给她和离书,那她留下的那封‘遗书’,他应该没看到……

  墨萧怒极反笑,也不顾是否有下人在场,就扼住了林亭陌的脖子,眼眸里蕴藏着些许嗜血的杀意:“我若想叫你三更死,阎王都拖不到五更收。我今日给你的是一封和离书已经是我最后的底线,我直接杀了你!”

  语毕他一把松开了手,还没等林亭陌从差点被杀死的阴影中缓过来,就又被一路拖进了卧房,男人将门重重的阖上。

  底是在枕边宿了五年的人,她还能不明白这个男人现在想做什么?

  他要杀她!亲手杀她!

  “你冷静一点!墨萧。”她一点一点向后挪动:“我的肚子里也还有你的孩子。”

  这句话倒是让墨萧打消了年头,他愣了一瞬,笑的冷然:“孩子?这个孽种到现在你还不肯处理掉?怎么,你是想叫本王亲自动手吗?”

  墨萧眸色一深,看着林亭陌害怕的样子,心里涌起一些自己也说不明白的情绪。

  他不懂,也不曾想去弄懂自己的心意究竟是什么样的。

  对于他来说,林亭陌只能是一个卑鄙的女人,而他对林亭夏的心意也应该是绝不动摇的。

  “我说了,你没资格生下有我血脉的孩子!”

第5章 五年前有好多谜团

  “古人皆说为母则刚,如今我已落到这般田地自然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若是杀了我,林亭夏嫁进来也不会有什么好名声!”

  墨萧五年来见过许多不同的林亭陌,却也从不知道自己的这位好王妃还有这么一份刚毅的性情,只是惊讶不过片刻,“生下来又如何,你我早晚会落得和离或是休妻的下场,倒时候你这肚子里的孽种更是没了名分,若你日后不会后悔我便遂你的愿!”

  话音刚落,他便转身向府外走去,林亭陌知道,他这是又要去安抚她那好妹妹去了。

  她无力的靠在床边,自己抱着自己,自我安慰。

  她曾想过带着这个未出世的孩子一起去黄泉路,只是连自缢都没能让她去阎王殿上报名字,就足以说明她命不该绝。

  凭什么林亭夏生的墨之铭就可以理所应当的享有父亲的疼爱,而她林亭陌的孩子连出生都成了罪过?

  还有,五年前有好多谜团。

  林亭夏活着回来了……

  她要将当年的事情调查清楚,这次不再只是为了她自己,更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林亭陌揉了揉自己钝痛的心口,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是给自己打气:“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保住我的孩子……这一次这个孩子就是我自己一个人的……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让他平安的出生。”

  ……

  那日她与墨萧不欢而散,墨萧再也不曾回王府。

  终究是在身边爱了五年的男人,林亭陌对他的爱早已卑微到了骨子里,她也时常想去见见墨萧,想知道他近来可好,想知道自己孩子的父亲是否有一丝对自己的挂念。

  于是她也曾悄悄去林府看过几次,每次都能撞见墨萧带着墨之铭一脸宠爱的嬉闹玩耍,有时林亭夏也在,一家三口甜甜蜜蜜的,偶尔墨之铭淘气的将地上的泥巴糊到了墨萧的衣服上,也不过是见到这个男人浅浅一笑,佯怒的抱起孩子打闹。

  这个画面是她这辈子都不敢想象的,哪怕是当初抱着这个男人发觉她的好的心态,也不过以为相处相敬如宾便是极致了,如今这些天看来,是她异想天开了。此情此景,外人是她林亭陌才对。

  几个月后。

  林亭陌坐在自己房间的铜镜前细细打量自己。

  除了日渐变大的肚子,身上瘦的几乎没有几两肉,自从墨萧离开后,他遣散了王府里所有的下人,就连个烧火做饭的老婆子都不曾留下。

  只有陆希担心她会跟不上营养,几乎每天都带着餐饭来照顾她的起居。

  不过说到底陆希也是个千金小姐,论起做活照顾人这些差事也实在不是她的强项。

  陆希直接给林亭陌银子,林亭陌也不肯收。

  林亭陌知道,墨萧是想要她在这府里自生自灭。

  成亲成了王妃,林亭陌也没再做过什么重活,过去在林府生活不算美满却也不愁吃穿,现下光是因为忧愁与饮食的问题就……

  这样下去,她这些年所存的一些积蓄根本就不够活到孩子出生的时候。

  实在没法子了,林亭陌便悄悄稍人问一些乐坊收不收教人抚琴的女先生。

  早些年林亭陌也是在京城里惊才绝艳的琴师,虽说风华不过林亭夏,倒也有不少欣赏她琴艺的人。

  只是不知是因为什么缘故,不论她如何打听,甚至连郊外的民间不入流的乐团都不收人了。

  又过了数十天,林亭陌就快绝望的时候却突然收到了一条邀她去私人府邸教琴的消息。

  她惊喜万分,还在面上略微抹了些胭脂,就为了让她瞧上去气色好些。

  结果到了那所谓的私人府邸,却是林亭夏从里边摇曳生姿的走了出来。

  林亭夏身上的服饰均是京城里可遇不可求的款式,珠光宝气的一身衬得林亭陌脸色愈发惨白:“姐姐,不过几月不见,你这气色也着实差了些吧。”

  一边说着话一边讨好似的迎上来:“姐姐你可知道这府邸是怎么来的么?本来妹妹只是和墨萧哥哥说,在林府一直住着太叨扰爹娘了,他便直接将这府邸赠予了我,哎呀估计姐姐还没接受过这般待遇吧!”

  林亭陌脚下一软转头就要离开这个地方。

  “姐姐,你可要考虑好了。”林亭夏也不急着挽留,阴险的笑说:“这份工钱,也不要了么?妹妹知道姐姐现在的日子不好过哦。”

  “你什么意思?”林亭陌僵硬的转身问她。

  林亭夏笑的更欢了,她又向前走近了几步,在林亭夏的耳边说道:“墨萧哥哥说了,不管是做什么,哪怕是姐姐你豁出去了面子讨饭,也不会有一个人敢接济你的。不然可就是和墨王府作对。还是姐姐也觉得,你肚子里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饿死了最好?”

  林亭陌双手攥成了拳头,她努力的让自己看上去平静:“工钱一天一算,每个时辰都要算钱,你也该知道我的本事值这个价。”

  “姐姐说这话就见外了,妹妹缺钱,墨萧哥哥还会缺钱么?”

  林亭夏话里又藏着讽刺,脸上挂着的得意的笑容就没褪去过。

  她就是喜欢,看着林亭陌像个畜生一样求她的样子。

  她这位清高的姐姐,也该认清自己处境了。

第6章 你在说什么胡话

  自那日之后,林亭陌每日在府里用过早膳后就去林亭夏府上教墨之铭抚琴。

  墨之铭是一个有些内敛的孩子,却也很聪明,对于林亭陌的态度一直都很恭敬,两人之间的相处也相对开心。

  又是一天结束了教琴的差事,墨之铭突然支着小脑袋,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问林亭陌:“林姨,你是我娘亲的亲姐姐嘛?”

  林亭陌有些不知如何开口,对于自己有着这么一个精于算计的妹妹她实在不太愿意承认,只是当着孩子的面她最终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可与林亭陌所想的不一样的是,墨之铭黑黝黝的眼睛里竟然盛满了悲伤:“林姨你又温柔又聪明,弹琴也弹得好厉害,我想让你当我的娘亲!我的娘亲待我……”

  “墨之铭,你在说什么胡话!”

  林亭夏一把推开房门怒喝一声,吓得墨之铭小小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弱弱的往林亭陌的身后躲了躲。

  “姐姐,我能理解你想当娘亲的心情,只是教着别家的孩子瞎叫可就不对了吧。”

  林亭陌安抚的摸了摸墨之铭的头,也不去理会林亭夏这阴阳怪气突如其来的发难。

  对于她来说,现在能够顺利的把孩子生下来就是最要紧的事了,实在不想与这个妹妹再起什么争执。

  她收拾好了东西绕过了林亭夏直接准备离开。

  林亭夏却不打算轻易放过林亭夏,她狠狠抓住林亭陌的手腕:“林亭陌,你现在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全是靠我好心施舍,若是没了我,你早就饿死在了那王府里,你该对我客气些,我可是你的主子!”

  “主子?”林亭陌眸子中满是疏离:“你搞清楚,你虽然付我工钱,我却也配合你演着姐妹情深的戏码,维持你在墨萧面前美好单纯的形象。各取所需谈何主仆?”

  “你!”

  林亭陌并不想与林亭夏有太多的纠缠,她迅速拽开了林亭夏的手,朝着大门走去。

  再过一会儿就该到了墨萧下朝的时候了,她不想面对这个男人,也不知道用什么态度去面对他。

  突然,林亭陌的肚子传来一阵疼痛,激的林亭陌冷汗直冒,原先匆忙的步伐也停了下来。

  林亭夏也看出了林亭陌的不对劲,眼里满是恶毒,她伸手将林亭陌向前一推——那是院子里的池子,虽说算不上多深,却也有些危险,对于林亭陌这样的孕妇更是致命性的打击。

  就在林亭夏动手的一瞬间,林亭陌恰好回头撞见了她的动作,说时迟那时快她难得敏捷的躲开了那双手,但林亭夏没有收住力道,直直的栽进了水池子里。

  林亭陌被面前这一幕刺了个机灵,腹部传来的阵痛也越来越明显,她本想伸手去够在水池子里狼狈的喊着救命的林亭夏,却实在无法无视身体上的疼痛而微微屈身。

  “林亭陌你这个毒妇!你在干什么!”

  林亭陌身子猛地一僵,她知道是墨萧回来了,男人一身朝服英俊非凡,目光却紧紧系着池子里的林亭夏。

  墨萧片刻都不敢多想直接跳进了水池将林亭夏打横抱起带进房里,一面跑一面还大声叫着御医。

  林亭夏不过是落个水墨萧就紧张的叫下人去喊宫里的御医,而这幅画面在墨萧眼里,铁定又是她林亭陌故意将林亭夏往池子里扔了。

  可是,如果刚才不是自己反应难得快了一瞬,现在恐怕自己早就一尸两命了!

  ……

  御医连滚带爬的跑来这个府邸却被告知来看个落水,心情很是不好。

  刚看完便急着整理东西要回宫。

  墨萧则是带着一身怒火来到大堂,林亭陌惊魂未定,她看见墨萧进来便直起身子问:“林亭夏……怎么样了?”

  “你可真好意思问得出口!若不是你,夏儿现在根本就不会躺在床上卧病不起。”

  男人浑身像是散着寒气似的,锐利的眼神几乎要把林亭陌刺伤:“夏儿好心给你一份差事你就是这么报答的?你只要有半分她的善良,也不会沦落到这般田地!”

  “墨萧,哪怕你从不爱我,我也一直委曲求全的活在你的身边,我就想问问你,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其实我并没有你所想象的这般不堪,而林亭夏也没有你想象中的完美,你会不会有一点点后悔?会不会也像你现在对我这样的态度去对待她?”

  “你不配。”墨萧眼里的怒火越发明显:“你没有这个资格和她比。”

  她不配,她没有资格,哪怕是这五年她对墨萧尽心尽力去照顾他,用所有的时间与精力去伺候他,在墨萧的心里已经比不上林亭夏半分。

  林亭陌微垂眼睑:“墨萧,之铭是个好孩子,他很聪明,我也很喜欢他,可是他真的不是你的孩子,五年前我……”

  “够了!”墨萧暴怒的扼住了她的下巴,力道大的要把她的下巴捏碎:“都是林家的大小姐,你以为就都和你一样不守妇道吗?!”

  五年前林亭陌与墨萧成婚之时,那一晚墨萧发现林亭陌不是第一次。

  他多次冷嘲热讽,认为林亭陌未出阁就去和人私通。

  林亭陌知道,也明白他的意思,可她根本无法去解释,当年因为醉酒而意外夺走她的初次的人就是墨萧,可他却什么都不记得……

成婚多年,林亭陌试图和墨萧解释和说明,可是墨萧深信了自己所见完全听不进去她的话。

  一开始他的心里就住进了林亭夏,于是所有和林亭夏说的不同的地方就全都成了谎言。

  林亭陌轻咬嘴唇,她感到嗓子很渴,大概是因为所言所想均被当做谎言的一种反应,她向墨萧走近了几步:“我累了,也不想解释了,如果你觉得是那就是吧。我在你心里始终都是一个恶人,我都能忍受,但请你……放过我的孩子,他是无辜的,你就把这一切都归咎在我的身上,与孩子没有半点关系。”

  语毕她感觉自己的腹部又是一阵剧痛,那种紧缩感是平日从不曾有的。

  “我的肚子……好疼!”

第7章 王妃状况如何?

 

  林亭陌脸色又白了几分,脸上的冷汗大滴大滴的往下掉,她实在无法站立,便瘫坐到椅子上,双手紧紧抠住了把手。

  “怎么,又要给我变戏法?玩弄人心也该适可而止了林亭陌。”

  墨萧好整以暇的站在一旁眉头紧锁,只当林亭陌又在装样子。

  林亭陌这回真是有苦说不出,明明已经疼的快要昏过去眼前的男人却始终不为所动。

  “墨萧我求求你!我要保住它!我真的……我没有在装样子……”

  林亭陌真的慌了,她如今已经怀胎八月,再过不久就可以把孩子生下来。

  如果现在出了事那她这八个月来的隐忍和努力就统统付诸东流了,她本以为只是同寻常一样动了动胎气,没想到这次的情况比她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她的身体晃了晃,终于没忍住昏死了过去,就在她的头要磕上桌角的时候,墨萧终于感到不对,一把抱起了林亭陌。

  不知为何他的心里竟涌起了慌张的情绪,只是现下他无空多想只是不自觉的一遍又一遍叫着怀中女人的名字:“林亭陌,林亭陌你醒醒!”

  他脚步匆匆,面上一向镇定嘲讽的神情终于产生了怀疑,他飞快的拦住了门口要走的御医:“大夫,王妃昏厥了,她还有身孕!”

  ……

  产婆叫了京城里最有经验的,御医也在外边跟着叹气。墨萧终究是憋不住心里奇怪的心情,有些急躁的问道:“大夫,王妃状况如何?”

  御医瞧着墨萧眼眶通红的模样有些畏惧的向后退了退:“王爷,恕在下直言,王妃这才怀胎八月便破了羊水,这生育期间面黄肌瘦怕是最基本的膳食都成问题,过会儿王妃的体力怕是很难撑住啊,王爷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

  里边的产婆像是遇到了什么状况,御医也不顾这些,径直进了房帮忙。

  徒留墨萧一人在产房外落寞的的等待。

  原来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八个月大了。

  孩子这八个月经历了什么,她在这八个月又经历了什么,作为夫君的他却一无所知。

  原来,他对林亭陌的漠视已经到了如此无情的地步了么?

  墨萧想到这里眼神逐渐暗淡了下去,他低声咒骂了几句,也不知道是在发泄什么样的情绪,然后狠狠地一拳一拳砸着柱子,直到手上都渗了血才缓缓停下来。

  墨萧无助的瘫坐在产房门前,一时之间不知该作何感想。

  这女人的生死于他来说,原来还是有些重要的啊。

  这一切都被藏在走廊尽头的林亭夏看的一清二楚。

  作为女人她很清楚,墨萧这是对林亭陌动了感情的。可是她怎么能允许这个男人属于别人呢?

  她的眼里渐渐浮现出扭曲的罪恶与欲望,就在她转头的一瞬间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王曦。

  林亭夏惊慌失措的拉着下人打扮的王曦进了无人的柴房:“王曦你疯了吗?!这个时候我还什么都没得到你就敢来找我?!我不是说了有办法了会联系你的么!”

  王曦长得还算清秀,只是眼神虚浮,瞧着实在不像什么正人君子,他一伸手就把林亭夏环进了自己的怀里,轻浮的开口说道:“我的心肝儿哟,不过几个月没有见面我就茶不思饭不想的,再说了,你什么时候才能把那些金银珠宝拿到手啊?”

  林亭夏烦躁的推开王曦,白了他一眼:“你急什么,我现在还没嫁进王府呢。更何况就算我嫁进了王府,只要墨萧哥哥一日不休妻,我恐怕就很难从我那亲爱的姐姐手里不动声色的弄走那些金银,你就算现在找到这来了我也拿不出钱给你!”

  说着说着,林亭夏忽然脑子里窜过一个极好的主意,她微微拨了拨自己的长发,嘴角扬起诡异的笑容:“不过你如果实在想要钱的话,我倒是还有一个办法,就是险峻了些,就看你乐不乐意冒个险了。”

  “我的心肝儿是最聪明的,快说来听听!”

  王曦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耳朵挨到林亭夏的嘴边,林亭夏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倒也不反感,她低声交代了自己的计划,眼里闪过算计的光芒。

  等到王曦像是吃了定心丸一般淡定的离开后,林亭夏又回到了那个走廊,她看着产房和产房外那个不断踱步的男人,又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她心里有一种难以言述的喜悦。

  林亭陌,这就是你抢我东西的下场!

  ……

  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产婆身边的小丫鬟跌跌撞撞的从产房里跑了出来:“王爷,王妃她……本就胎位不正,现在又有大出血的迹象,恐怕是难以保全两条性命了——太医问您,如果有个万一是保大还是保小?”

  墨萧一下提溜起小丫鬟的衣领:“你说什么?!”

  声音凌冽,充满威压。

  小丫鬟何时见过这样的场面,里面有个孕妇在阎王殿外徘徊,外边还有个阎王爷等着。

  她害怕的几乎要哭出声来:“王,王爷,产婆说了是有可能保住的,只是现在的情况实在不太好,他们的意思是想叫您做好打算……”

  “本王不选!本王告诉你,王妃是活着进去的就必须得是活着出来,如果出了任何意外,我要你和那里面的庸医和产婆陪葬!”

  男人猩红着眼睛声嘶力竭的吼道,每一字每一句都掌握着生死。

  小丫鬟终于闭上了嘴,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被墨萧放开之后逃也似的往产房里泡。

  墨萧突然感到一阵无力,他突然想到林亭陌当时大义凛然的对他说会誓死保护这个孩子的样子。

  他感到害怕,如果孩子真的没了,林亭陌会不会……就这么疯了。

  但是现在,如果林亭陌就这么死在里面,他可能更不能接受吧。

  他沙哑着嗓子又叫住那个小丫鬟:“如果,如果真的出事了。保王妃。”

  林亭陌,她不能死!

第8章 让他替这人养孩子?

  小丫鬟仓皇的应下了就进了产房,又留给墨萧一片无声到可怕的寂静。

  墨萧从未感觉等待原来是可以这般煎熬的,煎熬到他难以忍受。

  终于产婆和御医从产房里出来了,产婆喜气洋洋的抱着一个孩子:“恭喜王爷贺喜王爷,是个千金!王妃也没事,只是生产力竭睡过去了。”

  墨萧透过门缝看到了还未清醒过来的林亭陌突然松了一口气,心头那种莫名的情绪越发蔓延生长,盘踞在他的心上。

  原来这个曾经放话愿誓死守护孩子的女人也是有这么脆弱的惹人怜爱的时候。

  他愣了许久,最终还是从产婆的手里接过那个小小的孩子。

  大概是因为早产的缘故,这个孩子看着比寻常的婴儿个头更小些,眼睛紧紧闭着,手却不自觉的挥动着,还隐隐发出吞咽唾沫的声音,墨萧也跟着扬起微笑,心情意外愉悦轻松了不少。

  “墨萧哥哥。”林亭夏惊慌的叫着他的名字,扑到他的身上,泪眼婆娑的拿出一张纸打开给墨萧看:“墨萧哥哥,求求你救救之铭吧!”

  墨萧示意身旁的下人接过自己手里的孩子:“之铭出什么事了?”

  语毕他细细阅读纸上的内容,字写得实在说不上好甚至潦草的看不太清,但大致能看出内容——

  【小人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民间小卒,只求王爷可以放了我与亭陌的孩子!亭陌是我的女人这些年在府里也是吃了不少的苦头,为了伺候您这些年也是被折磨的不少吧。小人只要这个孩子和黄金百两便即刻将您的孩子归还,若是您报了官,那可就别怪草民下手重了伤到小少爷。】

  墨萧方才升起的些许怜爱瞬间烟消云散。

  林亭陌真是好样的,在外头不仅给他找了个姘头还妄想让他替这人养孩子?!

  一出舐犊情深的戏码演的倒是真真精彩,让他都要拍手叫绝。

  林亭夏不断掉着眼泪,说话都不利索了起来:“你一定要救救他!之铭真的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墨萧脸色越压越黑,林亭夏像丝毫未曾察觉,她突然就向产房走去:“对!姐姐一定知道!这个男人和姐姐都有了孩子,他一定会顾忌姐姐的情面放之铭一条生路的对不对,只要我去跪下给姐姐磕几个头,姐姐一心软就会告诉我孩子在哪的对不对?”

  墨萧牵住林亭夏的手顺势将她拥入怀中:“会没事的,你不必求她。本王一定会护之铭周全。”

  说完他快步离开,攥成拳的手上隐隐渗起青筋。

  周身的煞气重的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林亭夏看着男人渐渐远去的身影,脸上浮现出得逞的笑意。

  ……

  等到林亭陌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

  刚刚生育过后的疲惫还萦绕在她的身上。

  她一抬眼就看到林亭夏正笑意盈盈的坐在她的床边。

  林亭陌一下子警惕起来,“你在这里做什么?”

  林亭夏见林亭陌这么紧张的态度,眼里的玩味也越发加重:“姐姐这话什么意思,妹妹只是好心来看看姐姐生产是不是顺利,现在是不是很累而已啊。”

  林亭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皱起眉头,努力的坐起身子:“我的孩子呢?你把她带到哪里去了?”

  林亭夏也不急着回答,只是起身坐到桌前喝了口水,挑衅的向林亭陌笑了笑。

  “林亭夏!我在问你,我孩子在哪里?”

  林亭陌身子又向前倾了几分,有些疯狂的问道。

  “姐姐别急啊。”林亭夏灿烂的像个孩子:“你的孩子若是命好现在应该还活着,要是命不好……啧啧那可不好说了,估计现在已经命丧黄泉了吧,可惜啊可惜,这才出生多久就要经历这种事情。”

  林亭陌赶急忙慌得从床榻上起身,她抓住林亭夏的手腕,似威胁似哀求的问道:“你告诉我,发生什么了?!”

  林亭夏扬开她的手,从腰间取下方才的书信:“也没什么,不过就是我跟墨萧哥哥说,我们之铭好可怜居然被坏人绑架了,实在是没有别的法子就只好把姐姐拼命生出来的孩子去做个交换了。”

  墨萧拿她刚满八月就出世的早产儿去和绑架了墨之铭的混混做交易?

  她的孩子本就身体不算健康,经历了这么多波折总算是还算健全的生了下来,还没在这个世界上多看几眼就被拿去做了这么残忍的事情?

  不,这不可能。

  林亭夏本来就是一个谎话连篇的女人,现在所说的每一个句话肯定都是邹出来骗她的。

  她跌跌撞撞的想走出房间却被林亭夏拦了下来。

  “姐姐你别着急离开啊,妹妹在这里可不就是想陪姐姐多聊会儿天么?”

  “你给我让开!”

  林亭陌用尽力气也没能掰开林亭夏扯住她衣角的手,她现在元气大伤,连下地都是奢侈,想要强行突破林亭夏几乎是不可能的。

  “姐姐放弃吧,我在这里就是为了把你牢牢的看住。如果你现在出去了不就坏了我的好事?你就乖乖在这里一直等到你那可怜又弱小的小孽种离开人世吧……”

  林亭陌一下子就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她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林亭夏,你的意思是说,这一切的幕后主使,是你么?”

岁月凄凄爱无可依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岁月凄凄爱无可依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岁月凄凄爱无可依全部精彩内容

《墨萧林亭陌小说by春雷炮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