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慕言叶飞霜小说by猫梦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君慕言叶飞霜小说by猫梦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风雪满头不见白首

时间:风雪满头不见白首作者:猫梦

风雪满头不见白首君慕言叶飞霜小说

风雪满头不见白首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为他剔去一身傲骨,却换来凌迟之痛,各种爱恨交织在一起,让人在爱情里面遍体鳞伤……...

风雪满头不见白首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捉奸

君慕言粗暴的扯起叶飞霜,狠狠的扼住她的咽喉。

“你当初怎么跟朕说的?楚军医对你有救命之恩?狗屁救命之恩,说,你们是不是早就有私情了?”

因她滚落长阶,没了孩子,他居然产生了愧疚之情,现在只觉得可笑。

这样的女人不值得。

“咳咳……慕言……”

叶飞霜还受着药物的折磨,不但感受不到男人的怒火,反而往他身上贴去。

“恶心!”

君慕言将她重重的甩在地上,先前碎碗的瓷片割伤了她的肌肤,让她清醒了不少。

“怎么怀胎数月,没人满足你,这般的饥渴?恩?”

叶飞霜慌乱的拉着衣服,“皇上,臣妾没有,我和楚太医清清白白,是叶青青陷害我们。”

啪——

重重的一个巴掌,打的她眼前发黑,耳腔里满是呜鸣声。

“青青被你伤成那般,却始终为你求情,你自己犯贱,却还要诬蔑她。”

他还真会往她心口插刀啊。

叶飞霜自嘲一笑,“你从来只信她不信我,我又何必多言。”

他一把拽住叶飞霜的头发,往里间拖去,“你这般恶毒又下作的女人有什么值得朕相信的?”

叶飞霜好似没有痛觉,闭着眼睛任由君慕言施暴,当真不再多言。

君慕言看着她这副死样子,又窜起一阵心火。

“来人,将外面那个霍乱宫闱的畜生,拖出去乱棍打死。”

“是。”外面侍卫应和。

这句话成功的让叶飞霜有了反应。

“不!不可以!”

她挣扎着,“楚大哥是无辜的,臣妾求你,求你放过他。”

求?

这还是她第一次对他用这个字眼。

君慕言手间一紧,拽着她的头发往后一拉,将她的脸抬起。

“楚大哥,你叫的可真亲近。”

叶飞霜疼的脸色惨白,“求皇上放过他,臣妾做什么都可以。”

“既然你这么在意,那就让他留在这里好了。”

君慕言露出一个近乎残忍的笑来。

“来人,把楚太医带回来,留在外间,好好的休息着。”

叶飞霜还没回过味来,身上的衣服便被君慕言扯了下来。

骤然的凉意,让她忍不住浑身一颤。

而后便被巨大的屈辱和惊恐侵袭。

“不!不要在这里。”

“怎么,怕被外面的楚秦听见?”

外面何止有秦楚,还站着不少宫人。

“为何?为何要这般凌辱我?”

“从你伤害青青开始,就注定要付出代价。可朕没想到,一代女将军,竟也这般不知廉耻。”

秦楚向来粗暴,只是这一次,更加的疯狂。

剧烈的疼痛让她咬破了唇瓣。

“叫!朕让你叫!”

君慕言猛的加重力道,再加上残余的药效,她终是忍不住呜咽出声。

“唔……”

“叫大声一点,好让人听听,朕的废后是多么无耻下贱的女人。”

叶飞霜曾是巾帼英雄,是沙场征战的将军。

可杀不可辱。

可是……

嫁给君慕言后,一身傲骨都被剔去,依旧换不来他的倾心。

给杀母仇人磕头认错,依旧护不住腹中胎儿。

如今,看着这个爱慕多年的男人,她的心却再也热不起来。

她只想维持着最后的尊严。

“君慕言,我恨你。”

君慕言动作一滞。

“恨?你以为朕会在乎你的恨?”

而后便是更疯狂的掠夺。

君慕言感受到的她浑身都在颤抖着,却当真不再吭声,连忙抓起她的头发。

只见她口腔里不断的溢出血来。

他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发狠似的掐住她的脸颊。

“叶飞霜,你敢咬舌自尽,朕便将楚秦凌迟。”

他眼中疯狂,“然后拿他割下来的肉做祭品,供在你的牌位前。”

第5章 武功尽废

叶飞霜惊恐,瞬间松开了牙齿。

“朕要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这是她晕倒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那般的寒凉刺骨,在睡梦中依旧狠狠的折磨着她。

叶飞霜没想到,自己醒来的时候,还能在皇后的凤殿内。

只是殿内阴冷的很,地龙早就不在烧了,周边也没有一个宫人。

她睁着空洞的左眼,不言不语。

“将军,您终于醒了!太好了!”

随着一声欢呼,一个脸上带伤的小宫女扑到了床畔,眼中还带着水雾。

“小葵……”

她一出声,喉咙便是一阵剧痛,自己的声音已经哑的不行。

“呜呜……将军,对不起。”

小葵突然失声哭了起来,“是小葵不好,没能保护好您。”

小葵这丫头,是叶飞霜在战场上救的,跟着她学了几年武艺,却依旧是个三脚猫。

可如今,她为了君慕言武功尽废,连这三脚猫都打不过了。

她伸手抚了抚小丫头脸上的伤。

“小葵……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楚大哥……他怎么样了?”

小葵脸色一白,而后哭的更加凶了。

叶飞霜连忙拉着小葵的手坐了起来,“到底怎么了?”

“有几个宫人得了疫症,皇上说楚大夫医术高明,定能将人救活的,所以便将楚大夫和得了瘟疫的宫人关在宫外……若无法救治,就只能连人带屋子一块烧了。”

“混蛋……咳咳。”

叶飞霜激动的咳了起来,整个胸腔都疼痛不已。

“皇后娘娘,您要保重凤体啊。”

“小葵,废后的圣旨下了么?”

虽然君慕言一口一个废后的喊着,可圣旨她却没有收到。

“没有,废后的圣旨受到了满朝文武的反对。叶老将有着不世之功,大臣们定会保住娘娘的。”

叶飞霜的爷爷叶峥是开国将军,有着赫赫之功。

可惜战场残酷,叶家儿女战死无数,只有她父亲活了下来。

到她这辈,便只有一位女娃了。

因为子嗣凋零,叶家早就不如往日了。

是叶飞霜挂帅出征,拼出了军功,延续了叶家荣光。

可是,女儿家终究是要嫁人的。

太皇太后感念叶老将军之功,为了延续叶家的荣耀,亲点了叶飞霜为后。

所以这后位,废或不废,可不是君慕言一人说了算的。

只是……

在君慕言心里她早已不是他的妻子。

这后位对她而言不过就是虚名,是枷锁。

可是现下,偏偏又是顶着这个虚名,才有机会保住楚秦。

“小葵,更衣。”叶飞霜费力的撑起身子下床。

“可是,娘娘,现在天还未亮,外面又冷,您的身子怕是……”小葵连忙扶住她,嘴里不住的劝解。

“快去。”

见叶飞霜神色坚定,小葵也不再多说什么,连忙去取衣服。

“拿上金印。”

“是。”

君慕言晨起上朝时天还未亮。

他刚出寝宫,就看见叶飞霜跪在殿前。

身后的宫女为她打着一盏宫灯。

映照着她华丽的凤袍。

白色的纱布蒙着双眼,露出雪白的脸颊和下巴。

嫣红的唇瓣,看的他喉头一紧,却又无端的生出巨大的厌恶来。

他俯身掐住她的下巴,拇指在她的唇上狠狠的碾着。

“想勾引朕?叶飞霜,你死了这条心,朕犯不着再一次恶心自己。”

再一次?

所以上次他对她施暴,恶心的倒是他么?

叶飞霜本就麻木的心还是疼了起来,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

“皇上。”

她举起手中的认罪书,和皇后金印,“臣妾有罪,请皇上废我后位。”

“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君慕言皱着眉头,心底不由的有些烦躁。

“臣妾愿签下认罪书,交出金印,助皇上废后,只求皇上绕楚太医一命。”

君慕言心底的烦躁感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彻底的变成滔天的愤怒。

“原来是为了他?毁了你一只眼睛,你还能勾引男人,看来得连你的脸一并毁了。”

君慕言一把拔下她头顶的凤钗,狠狠的划过她的脸颊。

“啊——”

蒙眼的纱布落下,叶飞霜疼的不住打颤。

深深的一道血痕从额角划至下巴,发簪不比匕首锋利,伤痕的血肉外翻,分外吓人。

小葵瞬间就哭出了声。

君慕言将染血的发簪缓缓别回她的头上,姿态亲昵又恩爱。

“别以为,朕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他俯首在她耳畔,若恋人间耳鬓厮磨,说出来的话却像淬了毒。

“你说如果叶家叛国通敌,或是企图谋反,还能护的住你么?”

第6章 血溅朝堂

君慕言手段狠厉,言出必行。

十日后。

叶家便被挂了叛国之罪。

叶飞霜也被压上朝堂,君慕言要让她亲眼看着叶家覆灭。

叶老将军跪在百官之前,言辞恳切。

“皇上,叶家一门忠烈,我儿叶裴绝无叛国之心,此次传诏不归,定有他因。”

一代名将,虽然已年迈,却依旧中气十足,带着军人的傲骨。

“老臣愿以死明志,以证叶氏丹心。”

“爷爷不要——”

叶飞霜嘶声力竭的喊着,可依旧无法阻止一切。

从小最疼她的爷爷,在她的眼前一头撞上了柱子。

血溅朝堂。

刺目的鲜血让满朝寂静,只余叶飞霜凄厉的哭喊声。

“快宣太医,快宣太医啊!”

叶飞霜挣脱开押着她的侍卫,扑向叶峥。

“爷爷!你醒醒啊!你说要从新教霜儿武艺的。爷爷——”

开国功臣以死名志,虽有朝臣动容,但是无人敢发一言。

“皇上,叶家儿女战死沙场无数,用生命护南国安危,不该落得如此下场!不该!”

叶飞霜抱着叶峥的尸体,大声责问。

君慕言只是平静的给了一句话。

“功过不能相抵,他死有余辜。”

好一个死有余辜。

爷爷为南国付出多少,身上大小伤口无数,却得了个叛国通敌的罪名,落得个晚节不保的下场。

她抬头看着君慕言,通红的左眼里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欲加其罪,何患无辞。皇上,为了废后,您可真是煞费苦心啊。”

这一眼,看的君慕言很不舒服,只觉心口处微微发闷,烦躁异常。

“将她的另外那只眼睛也给朕弄瞎了。”

他烦躁的开口,便有侍卫上前。

“我自己来。”叶飞霜曲指挖向眼窝,“我,叶飞霜早就瞎了眼睛,不然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冷情薄性的人?”

话落,便是一声压抑的痛呼,她将两只眼珠一并挖出。

她被刺伤的眼睛本来是有机会治愈的,现在将眼珠挖出,直接断了自己的后路。

她将眼珠丢在君慕言的脚边,苍白的脸上挂着两行血痕。

“我这眼瞎之人,要眼何用!”

君慕言看着脚边那血淋淋的眼球,眼皮一跳,只觉心口一阵胀痛。

那阵痛感无端而起,起初并不明显,却愈演愈烈。

君慕言闭眼捂住胸口,额上开始盗汗,一旁的李GG连忙上前。

“皇上旧疾复发,叶氏叛国一案改日再议,退朝。”

不多时,朝上发生的事情便传到了晚晴宫。

这是君慕言亲自为叶青青建造的宫殿。

“叶老将军一头撞死在了大殿上,皇后娘娘挖出了双目。如今叶氏满门下牢待审,皇后打入冷宫禁足,叶氏怕是要倾覆了。”

小太监一一说着,叶青青听到后面不由皱了皱眉。

“怎么没定罪判刑?”

小太监又道,“皇上突然心口作痛,说是旧疾复发,被李GG搀扶下朝,一切便改日再议了。

叶青青急忙的站起身,“随我去见皇上。”

叶青青赶到时,发现皇帝的寝宫外跪了一地的太医。

太后眼中添着红丝正发着脾气。

“若想不出救皇帝的办法,你们便给哀家一直跪着。”

叶青青掩下眼中的算计,上前恭敬的行了一礼。

“太后娘娘,妾身有办法。”

第7章 废后疯了

夜里,君慕言转醒,看见了守着病榻的叶青青,心下起了微澜。

“皇上,您醒了,可有好些,担心死妾身了。”

他抬手揉了揉她的额发,闻着她身上的熏香,觉得无比的心安。

“朕没事,辛苦你了。”

“只要皇上龙体安康,妾身做什么都甘愿。”

似是被这句话触动,君慕言脸上神色愈发温柔。

“朕知道,当年你救朕的时候,朕就知道,若不是……”他突然厌恶的皱了皱眉头,

“若不是叶飞霜蒙蔽了皇奶奶,叶家又从中作梗,你早就嫁给朕了。”

叶青青眼中含泪,“妾身一个私生女从不敢奢求什么,和姐姐更是云泥之别……”

“确实是云泥之别。”

君慕言突然打断了她,眼中泛起戾色,“你是云,她是泥,如今叶家大势已去,皇奶奶已经先逝,看谁还护的住她。”

叶青青低头不语,神色不忍,内心已经无比的雀跃。

没过几日,一道废后的圣旨就到了冷宫,还是叶青青亲自带去的。

她趾高气昂的望着叶飞霜:

“你可知皇上废后的理由是什么?”

叶飞霜还未说话,小葵就抢了先。

“爱什么是什么,我家将军压根就不稀罕什么后位。”她在乎的从来都只是君慕言。

“大胆,主子话说,哪有你插嘴的份,来人,掌嘴。”

说着便有有宫人上前,叶飞霜连忙拦在小葵身前。

“我看谁敢!”

看着叶飞霜这个时候还在嚣张,叶青青被气笑了。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皇上废后的理由,是你保护龙胎失职,再也无法怀孕。”

果然,提起死掉的孩子,叶飞霜脸色大变。

“无耻!”小葵大喊,“明明是你们害死了将军的孩子,又害得她无法怀孕。”

小葵作势就要起身,却被叶飞霜一把拉住。

“圣旨已下,看笑话也看够了吧,你可以滚了。”

“够?怎么可能够,你看看你还是这么嚣张,不如我给你瞧个东西。”

叶青青拍了拍手,宫人抬上一只琉璃瓶。

“啊——”

只看了一眼,小葵就叫了出来,“这是什么东西!”

叶飞霜本是习武之人,耳力很好,如今没了眼睛,不但耳力更盛,嗅觉触觉也愈发敏锐。

“怎么了。”

她抓着小葵,发现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鼻尖嗅到的是浓重的酒味、药味,还有夹杂在期间的血腥味。

“哦,忘记了,姐姐如今已经看不到了,真是可惜呢,不能自己亲眼看看这个孩子。”

孩子?

什么孩子?

她愣在原地,只觉得周身都是寒意。

“多美的琉璃瓶啊,这可是皇上赐给我的贡品呢。用来泡姐姐孩子,也不算失礼。”

看到叶飞霜脸色越来越白,浑身都开始发颤,叶青青终于开怀的笑了出来。

“哈哈,这不足月的孩子泡起药酒来,可是大补的呢,姐姐要不要尝尝。”

说着她当真到出了一杯酒来,俯身凑到她的鼻尖。

“怎么样,好闻么?”

叶飞霜的脸上再也维持不住镇静,疯狂的往后缩去。

“姐姐别怕啊,这可是你身上掉下的骨血呢。”

她一把抓住叶飞霜的头发,逼着她去饮下那杯酒。

“啊——”

叶飞霜尖叫着打翻了酒杯,药酒的香味四散开来。

边上的小葵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涌,在一旁吐了出来。

“姐姐,你这么浪费可不好,来人,再给咱们的废后倒上一杯。”

斟酒的声音若珠落玉盘,却听的人浑身发毛。

“叶青青,我杀了你!”

叶飞霜突然拔下头上的发钗,向叶青青扑去。

在一片惊呼声中,发钗狠狠的扎入了叶青青的心口。

叶飞霜满头的青丝披散而下,随着她疯狂的动作,凌乱不堪,最终染上无数黏稠的鲜血。

“去死!去死!去死!”

她彻底丧失了理智,反复拔出簪子,一次又一次的扎向叶青青。

血。

她要用叶青青的血祭奠她的孩子。

“快拉开她,废后疯了!”

“废后疯了!”

“废后疯了——”

“快去通知皇上!”

第8章 盛怒

哗——

叶飞霜被浇了一桶雪水,一双嘴唇被冻得的青紫。

“清醒了么?”

这凉薄的声音还真是熟悉呢。

“皇上,没有人比我更清醒了,叶青青她……”她转过头来,大声吼道:

“该死!”

君慕言盛怒,蹲下身子,捡起地上染血的发簪,狠狠的扎进了她的肚子。

“啊——”

叶飞霜捂住伤口,牙齿打着颤,“君慕言,你只看到我对她做了什么,却不知道她对我,对我们的孩子做了什么!”

“她那么善良,如今还愿意给你送人参酒,却差点被你害死!”

“人参酒?哈哈哈,她和你说那是人参酒?哈哈哈,好一个人参酒!”

她的笑声里带着无尽的嘲讽和悲痛,惹得君慕言狠狠的皱了皱眉。

“我当时真不该手软,应该将她的心扎成筛子,然后挖出来给你看看,那是什么颜色!”

“毒妇!”

君慕言一想到青青浑身是血的样子,整个人就暴躁异常,恨不能将满屋子的人都杀了泄愤。

“叶飞霜,你最好保佑青青没事,不然朕真不知道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来。”

两日后,叶青青不治身亡,尸体被送往皇陵。

随着死讯的传来,叶飞霜也迎来了所谓的下场。

“叶飞霜,朕要你将青青所受的苦,十倍百倍的尝回来。”

痛失爱人,君慕言变得暴戾非常,亲自拽着她的头发将其拖出疯人院。

“来人将此犯妇充为军妓,受百人凌辱后若还活着,再带回来。”

叶飞霜剧烈的挣扎着,“君慕言,你当真要为了她辱我至此?你我成婚两年,就没有丝毫的情谊么?”

“叶飞霜,你不觉得你这个问题很蠢么?你逼青青嫁给我皇兄,又逼得朕不得不娶你,这桩婚从来都只有恨,没有情。”

只有恨,没有情。

那么她这多年的爱慕算什么?

他们一起拥有的那个孩子又算什么?

“也是,和叶青青比起来,我在你心里,什么都不是。你杀了我吧,我愿意为她偿命。”

“你想的到美。”

君慕言笑的残忍,“先尝尝上百个男人的滋味,再说死也不迟。”他拍了拍她的脸,威胁着,“别想着自杀,不然叶氏的女眷,还有你那个贴心的丫鬟不知道要遭遇什么呢。”

“君慕言,你无耻!”

“和你比起来,朕还差的远。”

君慕言抬了抬手,催促侍卫:“赶紧带走。”

“君慕言,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

“若轻饶了你,朕才会后悔。”

说罢,他便拂袖离去,任由叶飞霜说什么,也不再回头。

叶飞霜刚被压到军妓院时,便有个姑娘从里面抬了出来。

听说是被活活玩死的,而她来的正好,可以替上那姑娘。

她一进屋便闻到了令人作呕的味道,又腥又臭。

“这么丑也敢往这里送?不要命了!”

“也不是啊,你看,还蒙着眼睛呢,怪有情致的。”

“啧,身段也不错,脸上虽然有疤,这皮肤倒是白嫩……”

“脱了给我们看看。”

听声音,这屋内至少有五个男人,叶飞霜只微微退了一步,就被人人揪住了衣领。

哗啦——只一瞬间外袍就被人轻易的扯了下来。

“还想跑?”

风雪满头不见白首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风雪满头不见白首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风雪满头不见白首全部精彩内容

《君慕言叶飞霜小说by猫梦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