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菱苏斐渊小说by宝哥哥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白菱苏斐渊小说by宝哥哥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爱在灰烬里重生

时间:爱在灰烬里重生作者:宝哥哥

爱在灰烬里重生白菱苏斐渊小说

爱在灰烬里重生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白菱以为自己很幸运。避开了一年纸婚,躲过了七年之痒。却在婚后的第十年得知,她的丈夫从没爱过她。她带着这世界上最深刻的恨意葬身于火海,尸骨无存。一朝重生,她发誓定要将那两人挫骨扬灰,就算失去一切也在所不惜时。苏斐渊的出现,把她从深渊中带回了人间。...

爱在灰烬里重生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受不了,就离婚

等到白菱终于换好了衣服,用厚厚的粉底遮盖住红肿的双眼下楼时,孟钧已经被灌得七荤八素了。

两家的长辈早已经离场,剩下的年轻人自然玩得放纵不羁。

白菱敛去眼神中昭然的冷意,勉强牵出一丝笑容,款款地朝着自己的丈夫走去。

在旁人紧张的提醒下,孟钧才察觉到身后的新婚妻子,他撤回放在自己秘书腰肢上来回抚摸的手,摇摇晃晃地朝着白菱扑了过去。

“老婆……”

浓重的酒气熏得白菱一阵反胃,她强忍住剧烈的恶心感虚扶了一把孟钧,抬头和面前表情轻蔑的女人视线对了个正着。

安知倩,孟钧的秘书。

她当初瞎了眼,才会听信孟钧的解释,只是喝醉了才会把秘书当成她。

如今看来,这两个人早就背着她搞在了一起。

重活一世的白菱再看这熟悉的一幕,心里满满的都是讽刺。

这一次,她不再会是他们砧板上的鱼肉了。

“喝醉了就上去休息会,别待会发起酒疯了。”

夹枪带棒的话让孟钧一愣,他迷离的眼神逐渐恢复清明,看着白菱的眼神有一丝狐疑。

怎么一结婚,之前那个听话乖巧的白菱就变了?

来不及细想,某家年轻的少爷就端着酒杯醉醺醺地凑了过来。

“孟哥!恭喜你终于抱得美人归啊!来!我敬你和SZ一杯!祝你们新婚快乐!”

高脚杯里的红酒晃晃荡荡差点洒了白菱一身,她眉头一皱,正要说出拒绝的话,一旁的孟钧就得意忘形地接了过来,把杯子往白菱的手心一塞,不由分说地就要喝下去。

“哎!先等等!既然是婚酒当然要喝交杯啦!”

青年大声起着哄,带动了周围大片人的欢呼。

“交杯!交杯!交杯!”

吵闹的声音不绝于耳,白菱的心境却和上一世的娇羞和幸福截然不同,她手一松,盛着酒的杯子就摔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瓷白的大理石地板上晕开一片深红。

在一片呆滞的目光中,白菱朱唇轻启。

“不好意思,手滑。”

气氛顿时陷入了尴尬,尤其是刚刚那个带头起哄的青年,讪讪地摸了摸脑袋,向孟钧抛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孟钧面色铁青,暗自使了一个眼神,青年就会意地离开了。

而这一切,都被白菱不动声色地收入眼底。

这场意外很快就被众人有意无意地遗忘了,谁也不敢表现出异样,只是偷摸着打量这对表面上看起来并不怎么和谐的新婚夫妻。

白菱被孟钧抓住手臂一路拖到了后院,一副兴师问罪的姿态。

“放手!孟钧你抓疼我了!”

她挣扎着,却被狠狠地一把甩在了墙上。

“你是怎么了?今晚是什么日子?为什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我难堪?”

孟钧阴沉无比的脸一改之前温柔的模样,下意识将自己的本性暴露了出来。

“受不了,那就离婚啊。”

白菱冷冷地回应,拳头却紧紧地攥着裙摆,努力控制着心底汹涌的恨意。

第5章 帮帮我

这句话一出口仿佛顿时惊醒了孟钧,他皱眉冷静了下来,表情也变得缓和。

“小菱,你是不是还在气我刚刚搂了别的女人,那是我喝多了,把别人看成你了,你别生气好不好?”

温声细语的安慰与她记忆里的那个男任相差无几,她胸口一阵发堵,差点控制不住和孟钧摊牌。

但是一想到接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就生生忍了下来。

真正的报复,当然是要孟钧爬到最高处再狠狠地摔下来!

她稳了稳心神,任由孟钧将她搂进怀里,装作一副疲累的样子。

“我头有点疼,想回房间休息。”

孟钧在她肩膀上拍了拍,扬起一阵细微的白色粉末,眼中满是算计。

“好,那你去休息吧,宴席散了我就来陪你。”

一股诡异的香味飘散在空气中,白菱心一紧,隐隐有些不安,只能将计就计地答应孟钧。

两人在这头“依依惜别”,却没注意到角落一道灼热的视线。

白菱带着满肚子的心事上了楼,正绞尽脑汁想着怎么逃避今天晚上的新婚夜,扶着楼梯的手突然一顿。

汹涌的欲.望突然就从小腹处冉冉地升起,在胸口聚成燥热不堪的一团火,难耐地期待着喷薄。

白菱今晚挑选的衣服是一件紧身的长裙,此时身体包裹在紧实的衣物下,竟是难受不已,并不丝滑的布料摩擦在她娇嫩的肌肤上,每走一步都让白菱快要控制不住地呻吟出来。

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水,白菱的双颊驼红,就算再怎么不经人事,也猜到发生了什么。

该死!还是中了孟钧的招了!

她强撑着酸软的双腿,艰难地踏上了二楼的地板,还没来得及往房间去,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狠狠拖进了拐角的黑暗中。

惊慌失措的尖叫未出口就被堵在了喉咙深处,白菱感受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高壮的身材,和侵略性十足的唇舌,双腿一阵发软。

“唔……”

她舒服地闷哼出声,仿佛全身的燥热都找到了发泄口,随着男人越来越过分的动作,白菱的意识也越来越昏沉。

突然,她感觉身上一轻,霸道的钳制消失不见,头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新婚之夜,弟媳这么放肆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白菱难耐地嘤咛了一声,借着微弱的灯光看清楚了面前一个令她怎么也意想不到的男人。

“表哥这样贼喊捉贼是不是不太好?明明就是你……”

话还没说完,白菱的意识就被浑身燥热的欲.望烧成了一团浆糊。她背靠着墙,被冰冷的温度刺激地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你怎么了?”

苏斐渊终于发现了面前女人的不对劲,皱眉接住她突然往下滑的身子。

几乎是瞬间,白菱的手臂就软若无骨的缠上了他的身体,贴地越紧越是觉得空虚。

“帮帮我……”

她颤抖着手往尽头的客房一指,低低地哀求着。

苏斐渊面色一凝,迟疑了几秒钟,最终还是将白菱打横抱了起来。

直到躺在冰凉的浴缸里,白菱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还没来得及开口,男人就会意地打开了花洒。

被冰冷的水线刺激地一个激灵,白菱总算感觉好受了一点。

但是随即而来的,却是更加势不可挡的欲.望!

第6章 叫春的猫

白菱没有想到孟钧给她下的药,药性这么烈,顿时有些无措,眼眶都变得湿润起来,喉咙深处发出低低的呜咽。

站在浴缸边的苏斐渊眼神幽深,看着白菱将长裙撩到腰间的动作瞬间口干舌燥起来。

男人粗重的呼吸声仿佛是提醒了白菱,她艰难地从浴缸中站起身,再次向苏斐渊发出求助。

“求你……帮帮我……”

整个浴室里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荷尔蒙,下一秒白菱软软的身子就贴了上来,红艳的嘴唇一下一下落在苏斐渊的脖颈上,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么?”

强忍住即将喷薄的欲.望,苏斐渊推开白菱的身体,手抚上她滚烫的额头。

白菱清醒了几分,指甲狠狠地抠进了自己的手心。

她都已经是再活一世的人了,还有什么好顾及的?与其等着孟钧将她拖入地狱,不如自己破釜沉舟。

想通了的白菱没有说话,只是眯缝着眼缓缓拉下了额头上的手,粉嫩的舌尖在苏斐渊的指尖舔过,一副待君采撷的姿态。

苏斐渊脑子里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嘣地一下断开了,他再也不压抑内心的渴望,低头狠狠汲取着怀里女人的甘甜。

干柴烈火,一触即发。

黑夜将世间所有的混沌化为一体,却遮挡不了一室的春光旖旎。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外洒进来的时候,苏斐渊还没醒,直到佣人在外面敲门,他才猛然睁开了狭长的双眼。

床畔冰凉的温度提醒着他枕边人早已离开的事实,苏斐渊掀开被子,瞬间就被床单上一抹刺目的赤红夺去了视线。

“白菱……”

他低低地呢喃出声,心底泛起深深的涟漪。

而他脑海中的人儿,此时正面色凝重地站在自己的丈夫面前,无声承受着他的怒火。

“你知不知道我昨天找了你整整一晚上?!”

孟钧铁青着脸,质问着白菱去了哪里。

新婚夜妻子失踪这种事情传出去他还有什么脸面?

更重要的是……白菱昨天那样的状态……

想到这,他焦躁的情绪越发扩大,却又隐忍着不敢轻举妄动。

白菱拉了拉衬衫的领子,冷静地回答他的质问。

“我昨天不舒服,在客房睡着了。”

也不去管孟钧相不相信,她扶着额头状似难受地往卫生间走去,才堪堪转身,手臂就被孟钧一把拉住。

她猛地一惊,像是被什么脏东西碰到了一样剧烈的挣扎起来。

拉扯的动作间,孟钧的视线落在她领口处若隐若现的吻痕上。

斑驳的印记像是一击巨雷狠狠地打在孟钧的头顶,他的眸中闪过一丝阴毒,缓缓松开了手,阴郁开口:“好吧,既然不舒服,好好休息吧,我去公司一趟,下午一起回家。”

白菱望着他的背影,目光射出一道凌厉的视线,家?呵,那里从来不是她的家。

她晃下楼,看着记忆深处熟悉的客厅眼前一阵恍惚,仿佛回到了那场凶猛的大火中。

眼泪难以克制地在脸庞滑落,白菱陷入了痛苦的回忆里。

突然一声凄惨的猫叫从后院传来,片刻后管家提着一个还在往外渗血的黑色塑料袋往外走。

“等等,那是什么?”

白菱叫住他。

管家一愣,迅速把手里的可怖的袋子藏到了身后,仿佛深怕不小心惊扰到白菱。

“回少奶奶,是佣人养的猫,昨天舔了洒在地上的红酒,叫了一晚上的春,少爷吩咐把它宰了。”

第7章 不待见

说是下午,可孟钧从公司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白菱坐在车里,视线瞟过一旁的孟钧衬衫领子的口红印,心里闪过一丝冷笑。

孟宅豪华的庄园慢慢映入眼帘,路两旁的长灯光线昏暗。

“二少,二少奶奶。”

管家恭恭敬敬地为他们打开车门,低下的脑袋上几根灰发若隐若现,不似白菱记忆中十年后那白发苍苍的模样。

她一边在心里感叹着,一边跟着孟钧到了孟家人的跟前。

“爸,妈,奶奶。”

白菱不动声色的打着招呼,看着眼前这跟前一世一模一样的场景,目光有些深邃。

不出意料的话,孟母下一句要说的就是……

“什么时候了你才来?我孟家的XF这点礼数都不懂传出去像话么?”

打扮雍容的中年妇人斜昵着眼,想做出一副高雅的模样却被骨子里的通俗衬得有些不伦不类。

婆嫌子媳,不管前世今生都一样。白菱以前没少被孟母打压针对,幸亏有孟钧一直在两人间周旋和解,也更让白菱心生感动,越发对她死心塌地。

如今看来,不过是一场道貌岸然的戏。

白菱低头歉意的一笑,正要说话,被孟钧抢了先。

“妈,是我在公司耽误了事,不怪小菱。”

他拉着白菱在餐桌上坐定,向孟母陪着笑意。

“也不知道你个破部门经理有什么事好忙的……”

妇人小声的抱怨恰好够在场的每一个人听清,一直在旁闭眼假寐的老太太面色立马一寒。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在这里说三道四的!”

这话一出,饭桌上的气氛尴尬到了极点,孟母的脸色更是难看不已,连孟钧的面颊都有些微微抽搐。

“啪”的一声,孟父一拍桌子,带着微微怒气。

“大喜的日子尽找不痛快!婉珍你别给我阴阳怪气的!妈你也少说两句!”

老太太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越发对儿子的偏袒不满。

而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白菱倒是表现地十足大方,主动向婆婆陪了个不是。

气氛缓和下来众人开始动筷子的时候,白菱的心思转的飞快。

孟家三兄妹,只有大哥孟轩是原配的孩子,而孟钧和他在国外留学的妹妹孟汐,都是后来孟父二婚的产物。

至于老夫人为什么这么不待见孟钧母子,自然也跟出身贵贱有关。孟家和苏家是姻亲,祖上几代交好的关系,偏偏到了孟父这一辈生出意外,苏家的女儿嫁到孟家来三十出头的年纪就不幸染上重病,丢下两岁的儿子西去。再后来,孟父娶了一个平凡的打工妹,也就是现在的孟夫人。

而最受疼爱的大孙子孟轩在两年前的一场车祸中双腿瘫痪,成了老太太最大的心病,再加上孟钧母子不加掩饰往上爬的姿态,更是彻底让孟老夫人将他们当成了肉中钉,眼中刺。

前世的白菱因为孟钧的关系也遭了老太太不少白眼,她还微有埋怨。

而现在老太太的敌视,却是白菱这一世报复孟钧最好的契机。

她垂下头,眸中闪过一丝异光,正思考应该怎么拉拢老夫人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管家的通传声。

“表少爷来了!”

第8章 是他!

进门的男人身材修长挺拔,气度不凡,精致的脸庞刹时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微微上翘的眼角带着一股天生的傲然。与之相比,长相颇佳的孟钧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姨奶奶,姨父。”

他浅笑着,嘴角扬起一个完美的弧度,视线接触到白菱通红的脸时,笑容里更是带了一丝意味不明的深意。

见到苏斐渊的老夫人刚才难看的脸色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亲热地招呼他坐到自己身边,孟父看着这个一表人才的表外甥,眼里也满是赞赏。

没有被招呼到的孟钧母子有些难堪,却什么都没说,白菱细心地注意到了孟钧放在桌子下的手紧紧攥成拳头。

这顿饭有人吃得其乐融融,也有人吃得索然无味。

白菱心神不定地跟着众人放下筷子,飘忽的眼神猛地与苏斐渊对了个正着,她心里狠狠地一颤,脸上又升起两团红云,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仿佛还能感受到昨天男人游走在她身上的大手,和炙热的体温。

“小菱你怎么了?脸这么红?”

孟钧关切地问着,伸手想去摸白菱的脸,却被她一个侧头躲了过去。

“我没事,只是来例假了不太舒服。”

她说着早就准备好的说辞,不意外的在孟钧眼中看到一抹失望。

呵,孟钧期盼的新婚夜,只怕遥遥无期了。

之后孟钧就被孟父叫到书房去了,还不到离开的时机,白菱无所事事地晃到了庄园,借着昏黄的灯光在黑夜下发呆,省得和某些眼不见为净的人四目相对。

晚风吹得修剪整齐的灌木丛沙沙作响,她揪下一小片嫩绿的新芽,面色微冷。

就像《重返十七岁》的电影一样,多活了十年的心态怎么也不可能跟二十岁的青春少女一样。

正怅然间,身后突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白菱心生警惕,才刚转身就被一个热乎的环抱拥在了怀中,脚跟被绊了一下,她就不可控制地像后倒去。

有柔软的草地和男人有力的手臂保护,白菱除了轻微的晕眩并没有感到什么疼痛,等她看清了男人的脸时,身体却猛地一僵。

“表哥你干什么?!”

苏斐渊邪魅一笑,制住了白菱挣扎着想要推开他的手,磁性的声音从嘴里冒了出来。

“有个问题想问一下弟媳,你的例假是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记得昨天晚上还……”

“住嘴!”

没说完的话被白菱厉声打断,她通红着脸紧紧地捂住苏斐渊的嘴,左顾右盼一副心虚的样子。

然而下一秒手心传来的濡湿感让她猛地一愣,触电一般猛地抽开手。

她定了定心神,对自己失常的反应感到十分懊恼,明明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她的记忆发展,唯独苏斐渊是个异数。

上一世她跟这个表哥的交集并不多,唯一的了解就是年过而立还未娶亲。

苏孟两家庞门大户,就算交好也是由于大少孟轩的关系,怎么可能跟她这个二少奶奶牵扯不清呢?

爱在灰烬里重生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爱在灰烬里重生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爱在灰烬里重生全部精彩内容

《白菱苏斐渊小说by宝哥哥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