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岱秋周行止小说by酥梨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沈岱秋周行止小说by酥梨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民国鬼夫夜半来

时间:民国鬼夫夜半来作者:酥梨

民国鬼夫夜半来沈岱秋周行止小说

民国鬼夫夜半来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我妈结婚十年才怀上我,结果在生我那天难产而死。我爸在接我回家的路上暴毙而亡,唯一对我好的奶奶也离奇的死去。村里人都说我命硬,克六亲,会招鬼。我本不信,直到十六岁那年,我差点被水鬼淹死……...

民国鬼夫夜半来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做法

她飞快的拿过被子把整个人包裹住,强烈的无助感让沈岱秋地眼泪无声的流了出来。

房间里半天没有动静,但沈岱秋知道那东西还在那里那样紧紧地盯着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房门被轻轻带上的声音,那个东西离开了。

长时间的紧绷状态让沈岱秋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睡之前,耳边好像一直回响着一个声音。

“岱秋……岱秋……”像一个魔咒一样。

手机的闹钟让沈岱秋从睡梦中惊醒。

她刚刚做了一个梦,隐约只记得最后那一抹穿着藏蓝色长衫的背影。

关掉喧嚣的闹钟,沈岱秋看到枕边那件暗红色的殓服,这次只是皱了皱眉头,没有前两次惊悚的感觉。

沈岱秋再次请假的时候因为近段时间请假频繁被辅导员骂了一通,但最后还是应了,警告她是最后一次。

沈岱秋木着脸点点了头。

她回了家,把那件殓服放进了包里,带着出了门。

坐车几乎用了半天,到傍晚的时候,沈岱秋才找到手机上的地址,一个甚至连郊区都算不上的乡下犄角旮旯。

这是她上午在网上搜罗了很久找到的地方,不管灵不灵,她都要试试。

面前是一个老旧的房子,门上贴着几张黄色的符纸,悬梁上还挂着两个白灯笼,沈岱秋后背莫名的出了一层冷汗。

房子空间不大,但是墙上挂满了沈岱秋喊不上名来的东西,正中间摆着一个木桌,桌上摆着一个香炉和一些贡品,整个屋子里弥漫着檀香和香烛的味道。

一个穿着道袍的中年男人从侧面走了出来,见到沈岱秋停顿了一下脚步,眉头拧成了一团。

“施主身上好重的阴气,包里面有什么东西?”

沈岱秋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这个道士说不定能帮到她,立马把包里面的殓服拿了出来。

那一霎那,屋里的蜡烛被一阵阴风全部熄灭,门口的白灯笼吹得四处摇曳。

“哐!”木门被重重关上。

沈岱秋感觉到一股熟悉的凉意在身边盘旋,惊慌的看向那位道士。

那位道士片刻的慌乱后,冷静的站在那里,朝沈岱秋撒了些什么东西,然后从背后拿出了一把剑,在手上迅速划了一刀,用血在黄纸上迅速勾画着符文,同时,嘴里念起了咒文。

房子里的东西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四处冲撞着,全都掉在了地上。

一团黑影渐渐在沈岱秋的身边显现,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个实体,那头黑发从额头分做两股散乱落下,遮住了大半张面孔,暗红色的长衫鼓起,被触怒了一般在屋子来回疾走,嘴里发出“呲呲”的声音。

这样诡异的场面蓦地让沈岱秋发出了一声惊呼,“啊!”

男人突然抬起头来,沈岱秋偏过头正好对上他阴鸷的眼神,眼里隐约闪过一丝红光,充满了重重的杀意,一步步向沈岱秋逼近。

沈岱秋吓得后退了两步,捂住嘴,屏住了呼吸。

男人顿时又停住了脚步,像丢失了什么目标一样,伸出手胡乱的想要抓着,最后发狂了一般,嘴里发出嘶吼声。

第5章 赌一把

那个道士嘴里猛地喷出一口血,捂着胸口,大力地呼吸着。

“施主,这鬼道行极深,我没有办法压制住他,你快点离开吧,我在你身上洒了礞硝,他暂时找不到你。”

沈岱秋犹豫着走到门口,想要推开门去喊其他人来帮忙,但是门像是被什么紧紧压着,怎么也打不开。

看着那个道士嘴里不断吐出地鲜血,沈岱秋走过去护在道士的前面,把身上的礞硝粉抖掉,看向男人,怒吼:“住手!”

只能赌一把,她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男人并不会伤害她,不然她早就没命了。

男人本来正捧着那块红色的布,暴躁的在房子里乱窜,听到沈岱秋的声音,猛地蹿到了她的面前,死死的握住了她的手腕。

房子里的东西碰撞的声音嘎然消失,门也松动了半边。

男人眼里是沈岱秋从未见过的疯狂和绝望,带着还未消逝的暴虐。

鲜血慢慢从他嘴里溢出来,沿着嘴角留下,本来暗红的长衫被染成褐红,但那双眼睛却是一直死死的盯着她,眼里是沈岱秋从未见过的疯狂和绝望,带着还未消逝的暴虐,一瞬间让她怔在了那里。

这个人怎么会对她露出这样的神情。

很快,男人的身子开始晃动,一个冰凉的身子倒在了她的怀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方是鬼的缘故,沈岱秋并不觉得重,她伸手扶住男人,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道士。

“徐道士,这是给您的费用,真是抱歉,害您受伤了。我想这中间一定还有什么隐情,不然他不可能找到我以后不伤害我。”

沈岱秋从包里拿出了她三个月的生活费,扶着男人转身离开。

“施主,阴阳相克,让他这样呆在你身边,时间长了,你的寿命也会受损的。”那位道士在沈岱秋背后警告道。

沈岱秋步子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怀里的人,苦涩的说:“很早以前我就是孤身一人了,多活几年少活几年对我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不过您的话我会时刻谨记的。”

“稍等片刻,把这个拿上,如果他哪天发狂了,到时候把这东西打开就行了,还是能有些作用的。”

徐道士在桌上捣鼓了一会儿,递给了沈岱秋一个类似香囊的东西。

沈岱秋接过又道了谢,扶着男人离开了,身后传来一阵沉重的叹息声。

此时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乡下打不到车,也没有可以住的地方,身上还拖着一个鬼,沈岱秋怕自己这样出去会吓死人。

她低头想要去问怀里的人能不能先暂时消失,就看到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睁着眼睛盯着她。

沈岱秋第一次看清他的脸,她以为会是一张腐烂了的脸,说不定还会带着尸斑烂疮,但是怎么也没想到入眼的竟是一张五官精致,长相俊美的面孔。

只不过肤色跟他的手一样,惨白的诡异,在夜里白的发光,有一丝瘆人。

沈岱秋不知道自己盯了好几秒才移开视线,当她想松手的时候,男人却转身紧紧地扣住了她的腰身,不肯松手。

沈岱秋推了两把没推开,只听到耳边传来不容置喙的话:

“如果要彻底消失,永不入轮回,我一定会拉着你一起。”

第6章 他翻脸了

沈岱秋身子一僵,知道他不是在说谎。

她微微转头,想要避开男人紧锁的视线,却在转头的一刹那,浑身一僵。

因为她的正前方,不远处在闪着阴森的绿光。

那是鬼火?

沈岱秋生怕自己看错了,晃了下脑袋闭上眼又睁开。

这次直接是吓的浑身一凉,冷汗直冒。

鬼火的中心处,一个披头散发穿着白色的女鬼悬空在那里,脖子断开,连着一丝丝皮肉,歪到了一边,半张脸腐烂,眼睛处生生被挖没了,留下两个黑黑的洞。

沈岱秋咽了口唾沫,瞪大眼睛,颤抖着双手拍了拍身边人的肩膀,口齿不清的说:“有……有鬼!”

说完她觉得自己可能是吓傻了,竟然对着另一个鬼说有鬼。

但是男人像是早有感知了一样,连头都没有转,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戾气,突然挥了一下衣袖。

顷刻间,山间田野刮起了一阵狂风,树叶被吹的“沙沙”作响,那个女鬼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瞬间就带着那团鬼火一起消失了。

沈岱安目瞪口呆的看着男人的侧脸,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你的道行是不是比她厉害?”

丝毫没有去想为什么她突然之间竟然能看到鬼。

男人却没有回答沈岱秋的问题,依旧是看不够似的看着她。

“你放开我,这样子我不能回去,我明天还有课。”

沈岱秋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再不抓紧点,就会错过最后一班回城的公交车。

一想到辅导员的警告,沈岱秋感觉再有一次,她就会被记过了。

男人还是没有动静,沈岱秋只好威胁他,“你!不想我再找人给你做法,就赶快松开我。”

谁知这话一出,男人不但没有松手,反而像是怒了一般,扣着她腰的手瞬间移动到她的喉咙处。

手中的力气慢慢收紧,墨色的长发中,一双阴狠的眼直直的逼进着沈岱秋的心里。

沈岱秋心底一凉,她差点就被这人之前的行为骗过去,忘了他的本性。

他是鬼,一个随时就可能要了她命的鬼。

脖子上的痛意和慢慢传来的窒息感让她越来越难受,眼眶里甚至都涌出了几滴眼泪,迷糊了眼睛。

她几乎要窒息的晕过去。

蓦地,脖子上的力道消失了,眼睛像是被什么软物湿湿的舔过,沈岱秋的身子跟着一抖,睁开眼,只看到一团黑雾慢慢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男人不知为何走了,这次也没有再留下那件殓服。

沈岱秋惊魂未定,飞快的往车站跑去。

男人像是突然之间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但沈岱秋后知后觉意识到一个问题,自那天无意中看见了一个女鬼后,她总能偶尔的看到一些以前看不见的东西,有时候是一团模糊的黑影,有时候一团淡淡的黑雾。

她安慰自己,一定是之前跟那个男人待久了的缘故,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这天晚上,沈岱秋从学校的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街道上空无一人,阴风阵阵。

第7章 路遇男鬼

很快,她走到了一条没什么人经过的胡同,她站在胡同口,前前后后的看了几圈,确定没人跟着,才壮着胆走进去,在阴暗的胡同里狂奔起来。

“呼哧呼哧……”

整个胡同安静的只听到沈岱秋急促的呼吸声和心跳声,看着前面几十米处的出口和隐约可以看到过往的来人,沈岱秋松了一口气,放慢了些脚步。

突然,她的肩膀被后面过来的人重重的撞了下,力道大的让她以为自己的肩膀差点脱臼,但撞人的人竟然一句抱歉都没有,沈岱秋一时有些恼怒,眼里带着些怒意看过去。

那人低着头要走过去,感觉到沈岱秋在看着他,转了下头,同样有些带着疑惑的看着她。

“啊!”

沈岱秋看到那个人的脸瞬间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

那是一张血肉模糊的人脸,皮肉翻飞,甚至还可以看到肉里面的森森白骨。

更可怕的是,男鬼两个吊在眼眶里将脱未脱的眼球,在听到沈岱秋的尖叫声时,突然闪过一丝惊喜。

沈岱秋立马捂着嘴,飞快的退后了两步,忍住胃里涌上来的恶心感,抬腿往胡同出口跑去。

男鬼嘴里发出“咯咯”的笑声,浮在空中的脚同样血肉模糊,向沈岱秋追了过去,拦在了她面前。

沈岱秋头皮发麻,大声朝胡同口过往的来人呼叫,“救命,来人啊!救命!”

但那些人仿佛没有听见一样,连头都没有偏一下,直直的经过了胡同口。

他们听不到她的呼喊,更看不到她,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沈岱秋浑身战栗了起来。

男鬼看到沈岱秋的失控,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癫狂,张开血盆大口向沈岱秋扑了过来。

沈岱秋像是被定住了一样,想迈开腿却怎么也动不了,只能惊恐的看着愈来愈近的鬼脸,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意想之中的疼痛感并没有传来,空气中传来了什么东西被烧焦的味道,越来越浓。

沈岱秋猛地睁开眼睛,恍惚间看到刚刚朝她扑过来的男鬼正痛苦的躺在地上,身上燃起了一团蓝火,嘴里发出不甘和怨念的哀鸣声。

男鬼被生生烧净,最后竟是一丝灰都没有留下。

她惊愕的抬头,就看到离她几米处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明明是一副学生打扮,穿着休闲服,却是一脸严肃。

男人咬着一张黄色的符,手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形状,嘴里在念着什么,然后朝那个鬼刚刚躺着的地方撒了一把米,弄完这一切,才朝沈岱秋走过来。

这个人对鬼好像一点也不吃惊的样子,而且手法也很熟练,难道是专门除鬼的?

沈岱秋看着那个人脑海里冒出一串想法。

那个人看着沈岱秋讶异的反应,嘴边绽放了一个笑,声音温润。

“这么惊讶?我还以为你会激动的先冲过来。”

沈岱秋立马收惊讶的表情,愣愣道,“谢谢你。”而后又想了想刚刚那句话,道,“我是被吓得愣住了,忘了跑了。”

那个人表情有一瞬间的变化,但是沈岱秋没看懂。

第8章 彻底爆发

“你现在是要回家?”那个人问道。

沈岱秋点了点头。

“我送你吧,你身上阴气太重,很容易被鬼缠上。”

沈岱秋又点了头,又看了旁边的人一眼,不知道为何总有一股熟悉感在心头回荡。

是什么呢?

她应该是第一次见这个人才对。

她住的地方就在离胡同不远的小区里,很快就走到了。

沈岱秋站在小区楼下,掏出手机,犹豫道,“今天真的很感谢你,能不能留一下你的电话……因为我最近经常被这些东西困扰,以后有什么事我可以找你吗?”

说完又补了一句,“你放心,我会付费的。”

头顶上传来一声轻笑,紧接着沈岱秋的手机被人拿过。

她抬头就看到那个人拿着她的手机在上面输入了一串数字和姓名后,又还给了她。

“陈北溟。”沈岱秋看着上面的名字轻声念了一遍,抬头看到对方眼里带着星点点的期待看着她。

她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问道,“怎么了?”

陈北溟片刻后摇了摇头,道,“没事,以后有什么打我这个电话就好了,放心,不要钱的。”

沈岱秋想要解释两句,对方笑着摇了摇手,“知道你没有别的意思,我先走了,再见。”

沈岱秋看着陈北溟离开了,也随即转身上楼去。

昏暗的灯光下,本来在走着的陈北溟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抬头看向楼房的某一处,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所望之处,不一会儿亮起了灯,陈北溟的眼里有什么一闪而过,再度抬腿离开了。

沈岱秋实在是被男鬼吓到了,连上楼梯都是左顾右盼,生怕又有什么东西出现。

直到打开客厅的灯,看到亮堂堂的一片,她才松了一口气向卧室走去。

谁知刚打开卧室的门,门就被一股大力“砰”的关上,连带着她整个人也贴在了门板上。

黑暗中一双无形的手狠狠地捏着她的肩膀,她甚至还能听到骨头咯咯作响的声音。

沈岱秋皱起了眉头,那个男人又来了。

一想到这段时间被那些东西纠缠都是拜眼前的这人所赐,沈岱秋积累的怒气在此刻彻底爆发。

“你闹够了没有?给我出来!我的生活已经被你搞得一塌糊涂了,你还想要怎么样!”

“是不是要我变成跟你一样的存在你才甘心,好,我现在就满足你。”

她边说边激动的想要从包里掏出什么东西来,可只一瞬,她的包就被一股力量包裹,甩到了地上,里面的东西撒了一地。

沈岱秋早就没有了恐惧,而是深深的无力和绝望,她嘶吼着流出泪来:

“你到底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要我做什么!你倒是说啊,就算是舍了我这条命,我也一定会给你,只求你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

一个湿冷的物体突然在她的眼睛处舔过,黑暗的空间里响起一个暗哑的声音,好似有丝心疼,“别哭。”

民国鬼夫夜半来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民国鬼夫夜半来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民国鬼夫夜半来全部精彩内容

《沈岱秋周行止小说by酥梨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