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杨胤禛小说by毛线球儿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文杨胤禛小说by毛线球儿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锦绣清宫之妾室守则

时间:锦绣清宫之妾室守则作者:毛线球儿

锦绣清宫之妾室守则文杨胤禛小说

锦绣清宫之妾室守则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被小三和前男友害死,命丧车轮,再次醒来后却发现意外穿越到了清朝康熙年间,成了未来雍正皇帝后院里一枚不受宠的小妾,在遇到与小三一模一样的钮钴禄氏后,在发现李氏是全能的老乡后,文杨觉得,怎么看她都是一个配角的命,用来衬托全能的,看似是女主的李氏,只是,谁能想到四大爷的胃口已经偏的没边了呢!...

锦绣清宫之妾室守则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 生命诚可贵

文杨不知该作何感想,明明历史上是那么高寿的人物,就这么个意外就没了,不过,这历史似乎与她所熟知的历史不太一样,或许这里她是早死了,所以历史上那般长寿是为了补偿?文杨天马行空的想着! 

“格格,您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绿绮知道作为一个奴婢没有权利去左右主子的想法,只是格格现在失忆了,她必须对格格想知道的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才行!

“行了,暂时没事了,你先出去吧!”文杨摆手,她得先好好消化一下这些消息才行,最重要的是穿越了的这个事实,到现在文杨还是不敢相信,这么荒谬的事居然真实的发生了!

前院的书房里,胤禛坐在书桌后,食指扣起,有一下没一下的叩击着桌面,苏培盛站在胤禛身后,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心里直骂着高无庸怎么还不来,再不来就等着请罪吧,到时候他可不给求情!

“去外头守着!”胤禛睨了苏培盛一眼,让他出去,苏培盛乖乖的走了出去,刚好高无庸的身影出现在院子里,苏培盛道了声,‘阿弥陀佛’后赶紧迎了上去!

高无庸和苏培盛两人都是从小跟着胤禛伺候他的,也是胤禛的养母孝懿仁皇后留给他的人,忠心不二自然是不用说的。

俩人分担的任务也不一样,苏培盛作为胤禛身边的大太监,处处跟在胤禛身边伺候,基本上就没有离开的时候,伺候着胤禛身边一切大大小小的事,而高无庸则不同,高无庸明面上是雍郡王府的管家,管理着前院一切事宜,也协助福晋管理后院,而暗地里却是胤禛的一把利刃,胤禛手下的粘杆处和血滴子暗杀队里的人手基本都是由高无庸和其他人训练出来的。

“你可算是来了,查清楚了没有?”苏培盛赶紧迎上去。

“嗯,你去通报一声!”高无庸话不多,点了点头让苏培盛去替他通报!

“爷,高总管求见!”苏培盛轻轻敲了敲书房的门,然后低声说道!

“都进来!”里头传来胤禛低沉的声音!

苏培盛和高无庸二人对视一眼后,苏培盛轻轻的推开门,留出能让二人进入的宽度!

“奴才给主子爷请安,主子爷吉祥!”高无庸一见胤禛就自然而然的跪下请安,苏培盛也连忙走到胤禛身后继续站着!

“起来吧,”胤禛喊话,喝了口茶水后才不急不慢的道,“查出什么了?”那漫不经心的模样好像对这件事根本不在意一样,但是无论是苏培盛还是高无庸都知道,自家爷对这件事那是很重视的!

“回主子的话,年侧福晋和耿格格此次落水并不是意外,而是人为的,福晋和李侧福晋还有宋格格都有参与其中,这是查出来的证据!”高无庸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沓纸出来,整整齐齐的放在胤禛面前的书桌上,等待胤禛最后的处置!

他的主子是胤禛,也仅仅是胤禛一个人,因此对于查出福晋她们有参与其中的事他从未想过隐瞒!

胤禛拿起桌上的纸一页页的翻来,最后怒不可遏的拍在桌子上,真是小瞧了这些女人,后院里头刀光剑影这么多年他都未发觉,若不是因着弘晖的事,他可还不知道后院女人争宠的‘小打小闹’是什么模样!

听着那‘啪’的一声,苏培盛的心颤了颤,想着高无庸说的福晋也参与其中,不禁叹口气,他们这福晋啊,看着是个拎得清的,也确实算是拎得清的,但是自从大阿哥去了以后可越发的拎不清了。

“耿氏是怎么回事?确定无关?”现在年羹尧是他手下得力干将,为了安抚年羹尧,年秋月他得宠着,看来后院的女人是坐不住了,居然都插手了!

“回主子爷的话,耿格格的事经过奴才查证确定无关,而耿格格落水是因为离年侧福晋最近!”是被年侧福晋连累了,不过这话不是他一个奴才能说的,该说的他都说了,该怎么处置还得看主子爷怎么来!

“耿氏闭门三个月,调理身子,没爷的吩咐不许任何人打扰,把佛经送去让耿氏誊写!”胤禛想了想耿雯扬的模样,年纪还小,这件事到底是受了委屈,但是他也不可能护着她,就这样吧!

“是,奴才这就去办!”高无庸看着胤禛没有再继续吩咐他的意思,应了一句转身出门了!

而待高无庸走后,胤禛卷起桌上的纸朝外走,苏培盛连忙跟上,瞧着这方向,越看越像是去往福晋的蘅芜院的路。

墨然院里,文杨还在消化着,其实在现代她也并没有什么牵绊的东西,父母虽健在,但是离异后早已各自成家有了各自的幸福,仅有她是多出来的罢了,而文杨这个名字更是讽刺,父亲姓文,母亲姓杨,而她是他们爱情的结晶,只不过这结晶太脆弱,她三岁的时候父母便离异然后迅速组建新家庭,从那时候起就是这里住几个月,那里住几个月,到了初中后便一直都是读的寄宿学校,十八岁后父母各自给了她一笔钱后便不再管她,所以,要说她对他们多有牵挂,不好意思,还真没有!

其实无论怎么样,文杨从未想过再死一次然后重新穿越回去,这穿越又不是她说了算的,万一现代的她已经死了呢?如果她再自杀不仅是回不去,可就是真的死了,所以文杨根本没想过这个事儿!

最后,文杨想着,过一天算一天吧,好死不如赖活着,生命还是很可贵的,谁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那就好好的接受,随遇而安吧,从今以后她就不再是文杨了,而是耿雯扬!

‘扣扣’房门被敲响,绿绮的声音传来,“格格,新兰夫人求见!”

“绿绮,请新兰夫人进来,上茶!”耿雯扬应道,这个新兰夫人雯扬从绿绮嘴里了解,算是一个投奔原主向原主示好的人吧!

新兰夫人是胤禛后院没名分的侍妾之一,是下面的人特意找来送给胤禛的,在这府里,胤禛对女色并不上心,再加上还有身份地位的福晋侧福晋,再不济还有格格们,因此,这些个侍妾才是最无宠又无权势的人!

第五章 鸭梨山大

无权无势又无宠的侍妾们自然是要抱紧其他主子的大腿,福晋那儿抱大腿的人多了去了,她们是抱不上的,那侧福晋,格格就是她们最佳的抱大腿的选择,只不过抱谁的大腿,能不能抱住那就凭自己的本事了! 

而新兰夫人便是抱住原主大腿的人,好吧,绿绮也不是这么说的,只说这新兰夫人有心抱原身的大腿,只不过原身还是考验当中,并没有急于接下这根橄榄枝!

这让雯扬赞赏,即使急于用人也不随意接受,有的人只要有人来投靠自己了就觉得自己多么的了不起,来者不拒,到时候害的还是自己!

“奴婢给耿格格请安,格格身体可好些了?”新兰夫人随着绿绮进门后便给雯扬请安,虽说都是伺候胤禛的女人,但是侍妾到底是不入流的,不能像格格侧福晋福晋间互称姐妹。

“好多了,你费心了,快坐吧!”雯扬点头,她其实并不知道要和这位新兰夫人聊什么,只不过这算是第一个在她病中来看望她的人,她若是不见的话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绿绮给新兰夫人上了一杯热茶后便退到外间,这样一来既不妨碍两位主子说话,也不会离得太远,万一主子有事叫人还没人伺候!

而屋里面雯扬和新兰夫人便有些尴尬了,雯扬不知道说些什么,同理的,新兰夫人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她嘴笨,不如别人会说话,所以其他人都如愿紧紧抱住各位贵人们的大腿,就她一个人还单着。

其实她选择雯扬一来是想有个靠山,二来,雯扬进府有半年多了,能自己不动声色的除掉自己身边被人安插的钉子,可见是个聪明的,她虽然不善言辞,但是绝不是个蠢的!

是的,一开始耿雯扬身边的大太监并不是喜乐,而是被李氏安插进来的一颗钉子,不知道原主用了什么方法,凿凿有据的抓了那人的错处,就连李氏都没能救下那人,然后本是小太监的喜乐便被提拔为这墨然院的大太监了!

“格格,这是奴婢闲暇时绣的几个荷包,格格瞧瞧可还看得上眼?”她嘴笨,但是绣活却是做的一等一的好,完全继承了她亲娘,而原身,虽说也会做绣活,但是到底比不上专业的,前几次看到新兰夫人佩戴的荷包后大为欢喜,于是这次新兰夫人才想着用这种方式来讨好!

“真好看,都是你自己绣的?”雯扬惊讶,在现代也有看到很多刺绣样品饰物,但是基本上都是机器赶制出来的,没什么稀奇的,而这古代那可都是一针一线的绣出来的,瞧那一朵朵的花,栩栩如生,仿佛都能闻出香味来!

“格格喜欢就好,奴婢见天的也没什么事做,这些个东西能得格格的也算是有福气了!”新兰夫人心里也同样开心,能得到雯扬的赞同,离她抱得大腿又近了一步!

“绿绮,格格的药,你端进去!”雯扬正准备回新兰夫人的话喜乐便端了一碗药进来递给绿绮,卧室里的雯扬和新兰夫人自然也听到了!

绿绮端了药进来,雯扬看着皱了皱眉,但是也没说什么,端起药碗便喝了起来,早苦晚苦总是要苦的,如果她不喝,绿绮和喜乐绝对会跪在她面前,也不说话也不劝她,就那么看着她,她可受不了这个!

“快,格格吃块儿蜜饯!”新兰夫人自然是看到雯扬的皱眉的,再加上绿绮一同端上来的药碗边放的一小碟蜜饯,她也算是借花献佛了!

雯扬挑眉,这新兰夫人挺会来事的,而且观察不错,若是真的不错,能交好也是可以的!

而高无庸则是已经站在墨然院的门口了,想着他们爷的吩咐,这看起来似乎是厌弃了耿格格,才会关她禁闭,但是他和苏培盛都清楚,这何尝不是一种保护?

耿格格把李侧福晋的钉子解决了,李侧福晋肯定是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的,借着这次的事肯定会出手,还有年侧福晋,虽然这次是她带倒了耿格格,但是她可不会那么想,若是查不出幕后凶手,她肯定会觉得是耿格格离她近害了她,若是查到幕后黑手,李侧福晋和福晋都不是她容易动手的,到时候还是会把气撒到耿格格身上来,所以主子爷这次禁足倒是帮了耿格格一把!

不再多想,高无庸直接走进来墨然院的院门,喜乐把药送完就在屋外守着,正好看到高无庸的身影,赶紧迎了上去!

“奴才见过高总管,高总管怎么亲自过来了?有什么吩咐让奴才去找您就行了!”喜乐恭维着高无庸,这高总管和苏GG都是主子爷跟前的红人,那都是有头有脸的,就连福晋都不敢托大,他可不得好生伺候着,免得给格格招祸。

“行了,听说耿格格醒了,主子爷命我来看看!”高无庸看了喜乐一眼,这本是个没有后台的小太监,也正是没有任何后台才会让耿格格提拔为大太监,也算是一件喜事了!

“哎哎,劳高总管费心了,请高总管稍等片刻,奴才这就去通报我们格格!”喜乐领着高无庸往前走,在门口停下!

“嗯!”高无庸颔首,这个奴才还是知道分寸,主子的屋子自然是没有不经过允许就闯入的,那就是欺主了,这个奴才还不错,不像其他院里的,主子得宠一些,奴才们也眼高于顶。

“格格,高总管在外头侯着,主子爷听闻格格醒了,特意让高总管来探望!”说完后喜乐觉得有些奇怪,若是主子爷担心格格,怎么的也应该是派苏GG来才是啊,毕竟苏GG才是主子爷身边的大太监,这高总管是府里的管家,有些不对啊!

雯扬一惊,雍正派人过来了?不,现在还不是雍正,四爷,四爷怎么会突然派人过来了?

雯扬心里慌乱,就算她再怎么随遇而安,之前再怎么给自己做心里建设,到了这一刻都不管用,在这儿她可算是一个已婚人士啊,虽然是一个小妾,但是架不住还是要履行一个妾侍的义务的,跟杜泽谈了几年的恋爱都没想过把自己交给他,现在突然想到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侍寝,雯扬真心的接受不了!

第六章 禁足

但是,让她像那些穿越小说里女主一样,不畏强权,一味躲着男主,把人往外推的事她也做不出来,这不是现代,不是言情小说里女主向男主撒娇生气,那是情趣,她这样做那是挑战权威挑战皇权,那是在找死,才死过一次,雯扬很是惜命的!

而且她就想不明白了,那些小说里皇子王爷的被自己的小妾拒绝了,然后他还上心了,觉得从未遇见这般有趣的人,呵呵,那男主有病吧,自己身份高贵,堂堂皇子王爷的被一个小妾打脸了他还能和颜悦色?他的权威被挑战了他还能惦记着你?

或许还真有这么奇葩的男主吧,但是雯扬不敢尝试,她要面对的是未来的雍正皇帝,是冷面王啊,据说是最为小气,睚眦必报的主,她可不敢,若只是失宠倒还好,反正原主也没宠,可是若是被他记上了,呵呵,她不想死,看看历史上八福晋被雍正整成那样你就知道了,简直是挫骨扬灰都不为过啊!

短短的一瞬间雯扬已经想了很多,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四爷,更不知道原主面对四爷的时候是什么模样,别忘了,雍正皇帝除了有小气,睚眦必报之外他还多疑,若是她表现的和原主差太多,呵呵,虽然忙碌的四大爷不一定会注意到一个小妾的变化,但是万一呢?一个举动引起怀疑,到时候她要怎么自圆其说?告诉四大爷她借尸还魂占了他家小妾的身体?

别逗了,那还不如自己把刀磨好抹脖子算了!

“格格?”看着自家格格脸上丰富多彩的表情,喜乐小声的喊着,高总管还在外面等着,说句大不敬的话,格格不受宠在这后院,若是再得罪了高总管,这以后的日子可就真的难过了!

“格格,高总管还在外面侯着,让高总管等久了,不好!”新兰夫人轻言细语的说道,不过心里奇怪,这耿格格之前的行事来看不像个蠢的,现在怎么默不作声的让高无庸在外面等着?这可不是个明智的决定!

“喜乐,把高总管请进来。”雯扬回过神来,不管了,先把人请尽量再说,来的是高无庸又不是四爷,四爷的事之后再想吧,先搞清楚高无庸过来做什么最重要!

而站在外面的高无庸可是一点都没有想多,他是替主子爷办事的,这事他就得办好了,虽然主子爷的意思是要禁耿格格的足,但是这并不代表耿格格就此失宠。

“高总管,您请进!”喜乐连忙出去招呼高无庸进来,高无庸一进来便看到坐在椅子上的雯扬和新兰夫人,一见到高无庸,新兰夫人倒是自发的站了起来,雯扬见状想了想是否也要站起来时便看到新兰夫人伸手准备拉她,意思很明显是想把雯扬扶起来!

对于她们不受宠的小妾来说,高无庸是不能得罪的,所以即使雯扬仍在‘病中’,新兰夫人也想拉她起来,免得得罪高无庸,毕竟阎王好请,小鬼难缠!

不过高无庸可不拿大,自己先给雯扬和新兰夫人请安了,不过倒是没有跪下,毕竟整个府里能让他下跪请安的除了主子爷,连福晋都没有这个待遇,“奴才给耿格格请安,新兰夫人安好!”不管她们最终得不得宠,她们终究都是主子爷的女人,主子爷可是最厌恶那欺主的奴才。

“高总管请起,喜乐,给高总管看坐,绿绮,上茶!”雯扬井然有序的安排着,绿绮说过,四爷手下两个得力人才,一个高无庸,一个苏培盛,两个人都是不能得罪的,雯扬想以后的日子好过,势必不会得罪他们!

“耿格格不必多礼,主子爷听闻格格醒了,特意命奴才前来探望!”高无庸不像苏培盛一般能言善辩,也没有像苏培盛那丰富的表情,所以,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都是一板一眼的,脸上也没有个多余的表情!

雯扬其实挺想吐槽着,这来探病的板着一张脸来,还真没几分看望病人的模样,不过,话是不能这么说的,“让爷担心了,还请高总管转告郡王爷,妾身已无恙!”雯扬一边文邹邹的说着一边吐槽,还什么爷,什么妾身的,真是万恶的封建社会,没有一点儿人权,话都不能好好说!

“奴才会替格格转达的!”高无庸一面应下一面把经书拿出来递给文杨看,“主子爷有命,耿格格闭门调养身体三个月,其余人等不得命令不得随意探望,以免打扰耿格格休养,”

高无庸的话恍如一道晴天霹雳炸到屋里的几人,当然了,其中没有包括雯扬,因为她还没反应回来高无庸话里的意思!

而绿绮喜乐他们可都快哭了,格格本来就不受宠,受了伤,郡王爷不来探望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要禁足,三个月后这府里哪还会有他们格格的立足之地啊?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新兰夫人心里也急,虽然说她现在抱大腿还未成功,但是后院里所有人都把她和耿格格视为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现在耿格格被王爷禁足,她不仅是替自己的未来担心,也是真的替耿格格着急。

等看到大家都不太对劲的神色后雯扬仔细一想,合着她这刚醒来就被关禁闭了?而且一关还就三个月?这,这简直是太好了点吧,刚刚她没听错的话是这三个月里没有四爷的命令其他人都不能来打扰她,刚好她可以利用这三个月好好的恶补一下,免得到时候处处露马脚!

“妾身谨遵郡王爷命令,多谢郡王爷挂念!”雯扬说的情真意切,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不喜来!

这下子又引得几人侧目,不过绿绮喜乐二人一想便能明白他们格格是什么意思了,毕竟他们格格失忆了,若是这三个月里能恢复记忆,那就最好了!

高无庸奇怪雯扬的态度,这后院里没有哪个女人听到自己被禁足还没有不满的,难道这个耿格格城府有那么深?

不过好奇归好奇,主子吩咐的事还是要完成的,于是把经书递给喜乐让他拿好,把胤禛的吩咐又说了一遍!

雯扬面上微笑,心里腹诽,她就知道这三个月的假期没那么好过,抄书就抄书吧,有什么大不了的!

第七章 惩处

高无庸交代清楚后便领着新兰夫人离开了,毕竟四爷的命令从刚刚可就生效了,喜乐赶紧拿了个小荷包送给高无庸,然后殷勤连连的把他们送出院门!  

高无庸看了看手里的荷包并不推辞,这样的事在后院经常出现,他和苏培盛是大家巴结的首选,主子爷有命,让他们俩接着就是了!

“格格,现在我们可怎么办啊?”高无庸一走,绿绮一脸愁容的看着雯扬,三个月后这后院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模样,到时候主子爷也忘了他们格格,那到时候还有什么盼头?格格还这般年轻,难道就要像新兰夫人她们一样在府里虚度吗?

“能怎么办?”雯扬摊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说了,三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放心吧!”雯扬知道绿绮她们担心什么。

说实话,若是四大爷忘了原身,不再过墨然院来,雯扬也不会怎么样去邀宠,但是,若是四爷哪天兴起,突然造访,她也不会把人往外推,毕竟她是很惜命的。

“好了,不担心了,趁着这三个月,你和喜乐好好给我恶补一下,免得到时候露馅了!”雯扬拍拍绿绮的手,事已至此,过多的担心都是无用的,还不如想想三个月以后该怎么办才是正理儿!

“是,格格!”绿绮只能乖乖的应着,格格就是让她去死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去死,更何况是这个!

而蘅芜院里乌拉那拉.玉蓉正跪在小佛堂里,手转动着佛珠,嘴里念着经文,那模样怎么看怎么一个虔诚来形容!

“福晋,主子爷过来了!”乌拉那拉.玉蓉的奶嬷嬷柳嬷嬷凑到她耳边小声的说着。

乌拉那拉.玉蓉睁开眼睛,先是面上一喜,随即不知想到什么一般,正了正脸色,把手里的佛珠放下,“嬷嬷,备茶,本福晋这就出来!”

等胤禛踏入蘅芜院的时候,乌拉那拉.玉蓉已经带着众人在正屋门口等候着了,见了胤禛的身影则赶紧请安。

胤禛抬手喊起后便朝众人挥手让她们都下去,这一次只是给乌拉那拉.玉蓉一个警告,因此,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她难堪!

胤禛大步流星的率先进了正屋,苏培盛赶紧跟上,一个表情提示都没有留给她们,乌拉那拉.玉蓉暗道不好,不过还是跟了进去!

“爷,这个时候来妾身这儿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胤禛向来面无表情,因此她很难从胤禛的面容上看出不对来,乌拉那拉.玉蓉暗自猜测着,胤禛这次过来究竟是发现了那件事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事!

“福晋,爷把后院交给你打理,你若是觉得有心无力或是不愿意,爷不强求,有的是人会愿意!”胤禛从衣袖里掏出那沓证据拍在桌子是,声音之大把乌拉那拉.玉蓉吓了一跳,而更让她心惊的是胤禛的话,这是要夺她的权了?

不,不行,没了弘晖,她就只有这管家的权利了,她不可以没有这权利的!

“爷,妾身不知道做错什么了让爷这么生气,求爷指出来,妾身一定会改的!”乌拉那拉.玉蓉白着一张脸也不知道胤禛是知道了她做的事还是来不知道,只要郡王爷没有明说,她就不敢承认,万一郡王爷并不知道这件事又被她自己不打自招了,那可真是失策!

“要爷指出来?”胤禛冷笑,看来乌拉那拉.玉蓉是真的不见棺材不落泪啊,“你自己看看!”胤禛是真的生气,也有些心寒。

他们是少年夫妻,乌拉那拉.玉蓉也是佟皇后在世时便为她挑选好了的人,就这一点,他都不会动她,再加上在宫里二人相互扶持做伴一路走到现在出宫开府封了贝勒,郡王,这么多年了,就算他对她没有爱意,但是作为一个嫡福晋该有的地位该有的尊重该有的权利,他通通都给了她,只是终究她还是让他失了心了!

乌拉那拉.玉蓉心惊胆战的拿起桌上的纸看了起来,越看越心惊,初春还清凉的天儿都不由的落了汗。

她和郡王爷夫妻十多二十年了,最是清楚郡王爷是什么人,没想到郡王爷把这件事查的那么的透彻,一丝一毫都不放过,这让她即使有心推卸都推不过!

“爷,妾身知道错了,求爷再给妾身一次机会,这次是妾身犯了糊涂,求爷原谅妾身!”若是以前,即使她做了什么被胤禛发现了她也不会这般紧张,更不会下跪,她是嫡福晋,她也有她的傲气!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她最大的筹码,嫡子弘晖已经离她而去了,她现在除了抓紧手里的这点儿权利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看在我们多年夫妻的份上,这件事就此打止,爷也不追究了,但是若有下次,福晋既然在蘅芜院设了小佛堂,以后便能有更多的时间参禅了!”胤禛本意便不是要夺了乌拉那拉.玉蓉的权,因此,一番警告,只希望乌拉那拉.玉蓉能听的下去!

“是,妾身记住了!”闻言乌拉那拉.玉蓉松了一口气。

胤禛也不多留,茶也没喝就直接走人了,乌拉那拉.玉蓉在这当头儿也不敢留胤禛下来用膳,于是只能看着胤禛走人,不知不觉的倒还松了一口气!

等胤禛走了以后,乌拉那拉.玉蓉拿着那张纸瘫坐在椅子上,她不下手她能有什么办法,她的身体早就被德妃和李氏联手给坏了,生下弘晖那都是万幸,再加上生弘晖的时候又是难产,她这一辈子都没有再生孩子的机会了!

在这后院里,没有孩子傍身的嫡福晋,谁又能直得起腰身来?更别说年秋月从入府那天开始便是恩宠不断!

年羹尧现在是郡王爷手下得力干将,年秋月自己也是貌美如花又才情斐然,再加上郡王爷对她的恩宠,有孩子那是迟早的事,到时候再把孩子生下来,她这个嫡福晋还能怎么样?

都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为自己打算难道也错了吗?既然郡王爷能把这件事查的那么清楚,当初晖儿的死,难道郡王爷就没有查出什么来吗?

这么一想,乌拉那拉.玉蓉心里生出一股怨恨来,恨胤禛,恨坏了她身子的德妃和李氏,恨一入府便恃宠而骄的年秋月,总有一天,她不会放过她们的……

第八章 李氏其人

而李瑶的紫薇院照样也迎来了胤禛的光临,同样的也遭到胤禛的训斥,不过与乌拉那拉.玉蓉不一样的便是乌拉那拉.玉蓉没有得到惩戒,而李瑶同雯扬一样被禁足了,只不过时限是一个月罢了。

胤禛走后,李瑶把屋里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了,她向来都知道未来雍正皇帝的厉害,毕竟后世写了不少,但是没想到能查到这么多,明明那个小丫头她已经找人解决了的!

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四年了,她以为她就是女主,雍正,还有其他的皇子阿哥都应该围着她转才对,这才符合那些言情小说里女主的光环,可是呢?

历史上不是说齐妃李氏前期很是受宠吗?为什么她感觉不到受宠?每次胤禛来紫薇院的时候,每次的侍寝她甚至都觉得胤禛跟完成任务一样!

甚至有一次她为了能好好的诱惑胤禛一番,特意让人赶制了一套情趣内衣出来,看的她自己都觉得撩人,没想到胤禛看的第一眼,那万年不变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错愣,她有些得意。

可是就在她还没开始说话前,胤禛的脸马上沉了下来直接呵斥她不守妇道,然后禁了她两个月的足,并且抄写了十遍女戒,然后连着禁足的时间一起,有三个多月没有再来过她紫薇院,当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别的清穿小说里女主随便一勾引,胤禛不就爱的不行吗?怎么到她这儿就得了一顿呵斥?弄得她那段时间成了府里最大的笑话!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她还是很有信心,她一定会是女主的,若是她不是女主,老天又怎么会安排她穿越过来?

虽然原身和德妃联手坏了乌拉那拉.玉蓉的身体,让其不能再孕的事让乌拉那拉.玉蓉恨到了她身上,但是她可不怕,一个没有孩子傍身又不能再生育的女人,如果她识趣的话,福晋这个位置便让她继续做着,否则等她让胤禛爱上她后,哼哼!

其实她心里一直都清楚明白,她最大的劲敌一直都不是乌拉那拉.玉蓉,而是受尽宠爱的年秋月年贵妃和生下乾隆皇帝成为人生赢家的钮钴禄.伊玟,然而今年的选秀又恰恰两个人都入府了!

当然,一起入府的耿氏她可不怎么在意,一辈子无宠,不过就一个儿子,还是那有名的荒唐王爷,她根本不放在眼里,若是耿雯扬识趣的话,她不介意让那荒唐王爷来辅佐她儿子,这样也才能更加彰显她儿子的才干来!

之前她也是从乌拉那拉.玉蓉那儿听了消息把钮钴禄.伊玟放在墨然院,所以才暗自插了钉子进去,谁想到入府后耿雯扬和钮钴禄.伊玟二人又互换了院子。

而对于自己的钉子被耿雯扬拔了的事,李瑶一直怀疑着,究竟耿雯扬是扮猪吃老虎的主,心思隐藏的极深还是真的是误打误撞的发现的,毕竟那颗钉子是有些贪财,而且最大的一点是好赌,所以,自从发生那件事后,她对耿雯扬也有了防备,但是重心还是放到钮钴禄.伊玟和年秋月身上!

本来她没想着这么快对年秋月下手,还打算仔细观察一段时间的,谁知道年秋月便开始出幺蛾子了,最大的幺蛾子便是开始在府里后院各处截人了,在那些个格格处,胤禛被截走不少次,她就当看笑话了,也想着是不是可以学学这一招,哪知道那天就犯她头上了,敢在她这儿截人,她再不反抗,她李瑶两个字就倒着写!

“额娘,三弟醒了,正找你呢!”李瑶正生着气,欣然抱着弘时走了进来,看到李瑶在生气,愣了愣,有些害怕,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叫了一句,额娘那么疼爱弘时,应该不会骂她的吧!

她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以前很疼她和二弟弘昀的额娘什么时候开始就变了,对着他们漠不关心,阿玛来的时候又对他们很好,特别是前年三弟出生之后,额娘更是一心都扑到三弟身上去了,更是忽视了她和二弟!

去年弘辉逝世不久,二弟也去了,她都能感觉出不对劲来,可是额娘不仅没有去追究,她更是感觉不出来额娘有多伤心,可是每次阿玛一过来,额娘总是会提起二弟一两句,哭个几声,然后便把三弟抱给阿玛看,说着三弟多么多么可爱,多么多么聪明,多么多么想阿玛!

欣然甚至觉得,额娘的心里除了三弟,根本就没有她和二弟的存在,难道就是因为她是个女孩吗?可是,二弟也是男孩啊?为什么额娘也一样的看不出欢喜呢?明明以前额娘就很疼她和二弟的。

“来,弘时,额娘的乖宝宝睡醒了?额娘抱抱!”李瑶一看,瞪了一眼欣然后便把弘时抱到自己怀里来,弘昀和欣然都是原身生的,她可生不起什么母爱来,又不是她的孩子,只有弘时才是她亲生的,才是她的期盼,她一定好好的教导他,绝对不要像历史上的弘时一样脑残一直和自己的阿玛对着干,对八爷党倒是亲近的很!

她对自己的教育还是很有信心的,弘时一定要比弘历出色,到时候下一任皇帝可就不一定会是乾隆了,而属于钮钴禄氏的圣母皇太后的荣耀也就都是她的了!

“额娘,饿!”已经两岁了的弘时拍拍肚子喊着,李瑶赶紧命人端点心上来,至于其他的事,等过了这个月再说!

“行了,没事就回你屋里去,不要在外面乱跑,刚刚你阿玛呵斥额娘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来求情,真是白眼狼!”李瑶看了还愣在一边的欣然不满的说道。

当初她来的时候欣然也已经有五岁多了,早就已经记事了,而且又是个女孩,对她又没什么帮助的,所以她才不乐意花心思去照顾她,反正以后也逃不脱嫁到蒙古去的命,她那么在意做什么!

欣然一听,双眸含泪,福了福身出了门,回到自己的屋里把所有人赶出去后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

而胤禛,在去完李瑶的紫薇院后便去了秋然院,至于其他参与了这件事的格格们,他相信乌拉那拉.玉蓉知道该怎么处理,否则这么多年的福晋就白当了!

锦绣清宫之妾室守则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锦绣清宫之妾室守则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锦绣清宫之妾室守则全部精彩内容

《文杨胤禛小说by毛线球儿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