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淑玉萧空凛小说by萧堇奈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端木淑玉萧空凛小说by萧堇奈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邪王追妻废柴四小姐要逆天

时间:邪王追妻废柴四小姐要逆天作者:萧堇奈

邪王追妻废柴四小姐要逆天端木淑玉萧空凛小说

邪王追妻废柴四小姐要逆天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她是丞相府嫡女,身份尊贵,却是举国皆知的废物。爹爹死后,她嫁与敬轩王世子为妻。却不想爹爹死后获罪,牵连九族!为了复仇,实为泱宁国第一高手的她入宫为奴,却想不到当今皇上竟然是他?!她被人暗算,被废除修为,被亲生子厌弃,失去恩宠,她什么也不是!红衣似火,断情断念,忘了前尘。重新修炼,却一跃成为无人能及的高手,杀人无数,世人闻风丧胆!...

邪王追妻废柴四小姐要逆天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三章 李楠鸢

敬轩王,是当今太后南宫思贤的义兄,而端木淑玉的生母是当朝皇帝生母的姐姐。

更何况,端木丞相,曾杀了敬轩王世子的母亲明萱公主…他们应该是敌人,可却被联婚!

玉儿呆呆的跪在地上,皇上表哥…竟然要把她赐给丁启和?

“玉儿,快谢恩啊!”环姨娘小声的提醒钰儿,她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玉儿脾气倔,万一抗旨… “谢主隆恩!”玉儿接过圣旨,她虽然任性,可也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

淑仪握紧手中的丝帕,一张姣好的面容因为愤怒而显得有些扭曲。这个废物,明明是个被退婚的贱人,为什么会被赐婚给丁启和?她很小的时候便喜欢丁启和,可是没想到,竟被这和贱人占去了先机!淑仪咬紧牙关,端木淑玉,我和你势不两立!

年近了,玉儿的婚期也近了。路面上,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 房檐上垂下几根长长的冰柱,滴下一滴又一滴冰凉的水珠,在地上溅起水花。

楠鸢踏进丞相府内,白净的面庞已被冻得通红,她搓了搓冻得微肿的手,低下头,厚厚的棉鞋上已挂满雪渣。

她跺了跺脚,麻木的凉意从脚底袭来。楠鸢是当朝皇后李云烟的庶妹,虽为庶女,却也是蓝色四阶的高手。

“楠鸢小姐,不知您大驾光临有何贵干?”楠鸢抬起头,面前的人是丞相府半老的管家徐氏,“我要见郡主!”

“您来的真不巧,郡主刚走!” 楠鸢微微皱眉,她历练回来后便听说了玉儿被赐婚的消息,所以马不停蹄的赶来见玉儿。现在都这种情况了,玉儿怎么还有心思去外面玩?难道她真想嫁给丁启和?

“她去哪了?”“去了什么亲戚家,具体去了哪小人也不太清楚。您若有什么事就先告诉小人吧!等郡主回来小人再和她说!”“不必了!”楠鸢面色一冷,转身离开。

徐管家疑惑的望着楠鸢离开的背影,楠鸢小姐性格孤僻,自从未婚夫婿死后,她便如同隐居,不再与任何人来往。从未和郡主有半分交集的她,今日怎这样着急地找郡主了?这真说不通啊…

楠鸢绕过重重街道,来到了敬轩王府前,只见匾内用正楷写着‘敬轩王府’四个大字,房檐上,挂着几个灯笼,流苏已经被冻住。

丁启和是她的师兄,师父在世时,收了六个弟子,只是后来因为家族的关系,他们都相序离开了学院。

缕魂和子影死了,阁文师兄不知去向,如今这唯一的师兄却也投靠了南宫思贤。道不同不相为谋,她发誓再不见丁启和,如今却为玉儿违背了誓言。

她走上楼梯,看见站在门前的段邪后愣了一下,段邪是丁启和的心腹,以前她也是见过的,无论什么时候,段邪总会挂着温暖的笑,只是现在的段邪,为什么有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楠鸢小姐,主人知道您要来,特地命属下前来接您过去。”段邪冷冷的开口,楠鸢诧异的看着段邪,这个人,真的是段邪吗?短短几年不见,他竟然变成这样?

段邪转身走进府中,楠鸢带着疑惑走了进去。段邪在威临阁的书房前停下,“小姐进去吧,主人有话要和您谈!”楠鸢走进去,身后的门砰的一声关上,楠鸢一惊,连忙转身却发现门怎么也打不开。丁启和…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楠鸢,你来了?”身后传来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楠鸢转头,只见丁启和坐在案前写着什么,一袭白衣胜雪。

“丁启和,你装神弄鬼的想干什么?” 丁启和停下手中的笔,淡淡的笑了,“楠鸢,你不是有话想问我吗?”

楠鸢皱眉,丁启和…怎么知道那么多,这个师兄,她越来越看不明白了,“刚刚那个人是段邪吗?他怎么会变成那样?” “区区傀儡蛊而已。”丁启和淡淡的说到,仿佛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楠鸢的唇轻颤,傀儡蛊…中了此蛊的人如同行尸走肉,听从主人的吩咐,永不叛变,月圆之夜,他们便如同恢复了感情,痛苦却无力反抗…

“丁启和,你真卑鄙!” “卑鄙?”丁启和冷笑,想成大事的人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做的出来的!何况傀儡蛊?

楠鸢目光冰冷的看着丁启和,几乎要将他穿透,“你娶玉儿有何目的?”

“李楠鸢,你和端木淑玉没有半分交集,我好歹也做了你六年的师兄,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区区端木淑玉吗?”

“师兄?”楠鸢冷笑,“从你投靠南宫思贤的时候你便不是我的师兄了!你为了自己的利益投靠南宫思贤,端木淑玉虽然是个没有修为的废物,却也比你好千倍万倍!”

丁启和微微皱眉,端木淑玉…楠鸢怎么会帮一个废物说话?真是蹊跷。

“丁启和,虽然不知道皇上为什么突然赐婚,但我知道这个你脱不开关系,你若想拿玉儿做棋子,我手中的剑,定不会放过你的!”

楠鸢冷然,猛的举起佩剑将门劈成两半,丁启和目光平静如水,看着楠鸢离开的背影,他叹了口气。

第四章 风光出嫁

这几日,因为要嫁人的缘故,玉儿整日待在淑玉阁里做嫁衣,虽然时常抱怨,但嫁给丁启和已经成了无法改变的事实。

转眼之间,便到了正月十五。丞相府和丁府内,都贴满了“喜”字,院内,更是设满了宴桌,今天是玉儿大婚之日。

淑玉阁内,玉儿穿上做好的嫁衣转了一圈,平时从来不穿红色的衣服,今日穿了这大红喜衣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姐姐,好看吗?”

宁兰噗嗤一笑,前些日子还闹着不嫁,今天却比谁都开心,真是拿她没办法,“好看,玉儿穿什么都好看!”

宁兰把玉儿按坐在梳妆台前,拿起雕花玉蝶金簪,插在玉儿发髻上,细碎的宝石散在牡丹花四周,底下,垂下长长的流苏。宁兰拿起旁边的凤冠戴在玉儿头上。

“这个凤冠好重!”玉儿晃了晃脑袋,觉得自己的脖子都快被压断了,这嫁人真是活受罪…

门外,传来嬉笑声,只见环姨娘领着府内的少爷小姐走进来,玉儿一下子站起,刚迈前一步便被自己长长的裙摆绊倒了,华华丽丽的脸朝地摔了下去。

众人忍不住偷笑,这一摔,不会毁容吧?

“玉儿,玉儿你没事吧?!”宁兰和环姨娘连忙跑上前扶起玉儿,玉儿捂住脸,欲哭无泪,“我怎么总那么倒霉?”环姨娘握住玉儿的手,关切的问的,“玉儿,摔伤没?让姨娘看看。”

“没事没事,就是摔了一下嘛!”玉儿挥挥手,冲着姨娘干笑了两声,心里却抱怨这裙子太长,都怪宁兰,非要做那么长的裙子!

“四妹,今日你要嫁人了,以后大家再见就难了,姐姐以前对你不好,还请原谅姐姐!”淑仪握住玉儿的手,玉儿顿时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个淑仪,又耍什么幺蛾子?

她不动声色的推开淑仪的手 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姐姐是哪里的话,都是自家姐妹何必计较?”淑仪冷笑,眼中闪过一丝鄙夷,自家姐妹?

门外传来一阵喇叭和锣鼓的响声,“玉儿,娇子来了!”宁兰欣喜的说到,环姨娘将喜帕盖在玉儿头上,“玉儿,既然嫁到敬轩王府就要遵守本分,莫要丢了丞相府的脸!”

玉儿抿嘴一笑,“姨娘,玉儿怎会丢丞相府的脸?您就放心好了!”宁兰扶起玉儿,向外走去。

环姨娘跟在众人身后,脚步有些踉跄。玉儿,嫁到敬轩王府,是生是死只能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院内,众多二品三品官员纷纷单膝跪下,玉儿在众人的注视下走上轿子。忽然感觉到一个带有杀意的目光正看着自己。玉儿转头,却发现一切正常,难道,是自己弄错了?

轿子穿过街道,街道早已被百姓堵满,十里红妆缓缓走向敬轩王府。喧闹声传来,一浪高过一浪,今日是玉儿和敬轩王世子的大婚之日,街上所有的人都敢来看热闹,这个端木淑玉,可是前不久刚刚被退婚的,现在竟然翻身成了世子妃!

玉儿撩开喜帕,冲人群一笑,笑靥如花。人群中,一个黑衣男子露出笑容,这个郡主,好像和传闻中不一样!

轿子在敬轩王府前停下,敬轩王府前挤满了人。

玉儿怀疑这些轿夫是有人找来故意整她的,跑的那么快,她已经被颠得七晕八素了。

“请新郎踢轿!”门外传来喜婆的声音,玉儿摇了摇有些发晕的脑袋,梯较?梯较是什么?还没反应过来,轿子便不知被谁踢了一下,玉儿的头一下子撞到了轿子上。

“哎呦!”玉儿捂住头大叫一声,今天她怎么这么倒霉?脸朝地摔了一下不说,又被轿夫颠得头昏脑涨,这次又撞到了头。

“新娘请下轿!”门外的喜婆不合时宜的尖着嗓子叫了一声,玉儿吓了一跳,“鬼叫什么?想吓死本郡主是不是?”

玉儿掀开帘子走了出来,满脸怒容,如果她手上有刀的话,她一定会杀人!

一双有力的手握住玉儿的手,玉儿抬头,从喜帕的缝隙中看握她手的人,是丁启和。玉儿不情不愿的被丁启和拉着走。

拜完堂后玉儿便被丁启和拉入洞房里,玉儿被转的昏头昏脑,这敬轩王府岔路怎么这么多?以后她还怎么活?

“在新房里好好待着,本世子出去陪客!”陪客?玉儿听后顿时来了兴趣,她一把掀开盖头,“我也要去!”

丁启和转头目光冰冷的看着玉儿,周遭的空气顿时冷了几分,呃…干嘛这样看着她?

“我说过的话不想重复第二遍!”丁启和转身,离开新房。玉儿冷哼一声,切,装什么高冷?

今天可是一年一度的灯节,既然不让她陪客,她就去逛灯会。她打开纳戒,翻出一件淡紫色的衣服,往身上比划了一下,“嗯,就这件了!”她手忙脚乱的脱下喜衣,随手往地上一扔,麻利的套上衣服。打开窗,往下看了看,确定没人后她便一跃而下,轻轻的落在院内的树上。

没过多久,一群教引嬷嬷便引着丁启和来到婚房,“郡主,该喝合卺酒了!”没有回应,连喊了几声也不见有人搭理。他们走进屋内,屋内,没有半点人影,那件郡主穿过的大红喜衣正安静的躺在地上。

他们皆是一怔,郡主竟然在大婚之夜跑出婚房?这也太不给世子面子了!丁启和目光淡然,从容镇定,他早料到她会如此!

“世…世子,这怎么办?”“十有八九跑出去玩了,此事不宜声张,你们都退下吧!”“是!”众人退下。

玉儿松了一口气,什么嘛,丁启和好像完全没有要找自己的想法,既然这样,今天她一定要好好玩,至于自己逃跑的后果,那是明天的事了。

“郡主还真是有能耐,竟然在大婚之夜跑出婚房…”玉儿吓了一跳,一个不稳,向下摔去,吓得她闭上了双眼。来人拉住玉儿的手腕,有意无意拂过她的腕,微微一怔。

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玉儿一惊,推开男子,满脸怒容的看着男子,“你是什么人?你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男子唇角微微向上提起,“鬼鬼祟祟?那郡主能告诉我你鬼鬼祟祟又是在干什么呢?”

“要你管!”玉儿瞪了男子一眼,发怒的样子就像一只炸毛的猫。她跳下墙,男子也随她从高墙上跳下,只是刚刚落地便不见了她的身影。

刚刚拉住她时,无意间触碰到了她的腕,身体的确像传闻中那样体弱多病,可却并不是无半点修为!她有很强的天资,若不是这些天资的支撑,她早就是废人一个了!

若说她是废柴,那这世间,便没有天才了!

第五章 敬轩王府

玉儿在街上走着,手里握着一串冰糖葫芦,人群喧嚷,她随着人群向前走。

“嗯?”玉儿眼前一亮,被一个透明的莲型纱灯吸引了过去,她拿起纱灯,细细打量着,做工十分精致,透明中闪着微微的粉色,特别是花瓣,感觉都可以闻到香味。

“老板,这个纱灯多少钱?” “小姐真是好眼光,这可是枞野最好的制作坊做的,要四十五个金币!”

玉儿听后吓了一跳,“四十五个?你怎么不去抢?”“小姐,您这身打扮看起来非富即贵,这点钱应该不在话下吧!”小贩讨好的笑了笑。

玉儿看着纱灯,很喜欢,但是真的好贵!四十五个金币对于她来说的确是个小数目,可是她从小就比较抠门…玉儿抱着纱灯,舍不得放手,纠结到底要不要买。

“我来帮她付!”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只见一袋钱币被递到了小贩手中。

“你是谁啊?”玉儿不满的回过头去,她顿时石化在原地,是…丁启和!

“你…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玉儿有些心虚的问到,丁启和一笑,拉着钰儿往前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每年的灯节你都会来看灯展。”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我们明明不熟…”玉儿嘟囔着说了一句,她可不记得什么时候和丁启和出来逛过灯会。

丁启和用手指在玉儿的眉心戳了一下,“你胆子倒是不小,大婚之夜竟然逃出婚房,让新郎独守空房的你也是头一个。”

玉儿撇嘴,“又不是我要嫁给你的,谁让你娶的我找他去,要洞房你们洞房!我还要去看灯会呢!”玉儿甩开丁启和的手飞快的向灯会的地方跑去。丁启和无奈的看着玉儿,他这是娶了一个活宝吗?

第二日,玉儿一觉睡到自然醒,感觉精神超好,她惬意的伸了个懒腰。昨天回来已经很晚了,然后又不怕死的把丁启和赶到地上睡…

想到丁启和,玉儿下意识的低下头,地板上空荡荡的,人呢?起来的那么早?

看了看外面的太阳,都已经过了辰时了,这个死丁启和,也不叫她!

玉儿气呼呼的披上狐裘,洗漱后她便在梳妆台前坐下,琢磨着怎么梳头发。拿起梳子胡乱在头上梳了两下,看了看自己垂到腰际的长发,她琢磨着要不要哪天把它剪了。

“玉儿,你怎么还在这?去迟了公婆会生气的!”宁兰移开屏风,看到坐在梳妆台前的玉儿后微微吃惊。

“还不都怪那个丁启和?也不知道叫醒我,肯定是存心想让我出丑!”玉儿不满的说到,整张脸上都写满了我很不开心!宁兰一个暴栗敲在玉儿头上,“小脑袋瓜天天都想什么?你这个脾气什么时候能改?”

玉儿委屈的捂住被敲痛的额头,“姐姐!”宁兰将玉儿的头发盘起,用金簪固定住,“待会去见公婆的时候记住要笑不露齿,说话要礼貌,坐下的时候要端正,还有吃饭的时候不要发出声音…”

玉儿双手撑住下巴,拉着一张苦瓜脸,宁兰真是越来越啰嗦了。

“端木淑玉,你想让本世子等多久?”一个微怒的声音传来,玉儿寻声望去,只见丁启和半靠在屏风上,俊的人神共愤的脸上透着不满,玄色的衣袂飘飞。

玉儿花痴的看着丁启和,虽然这个人讨厌,可是不得不说那张脸还是很有魅力的,玉儿拍了拍脸,不行,不能被美色所迷惑!

宁兰尴尬的看着玉儿,玉儿…这是在做什么?她可以说她不认识她吗?

“我们走吧!”玉儿站起,向丁启和挥了挥手,飞一般的跑了出去,丁启和一把抓住玉儿的手。

“喂?你干什么?”玉儿嫌弃的甩开丁启和的手,虽然丁启和很帅,但她还是很嫌弃他的…丁启和看着玉儿满是嫌弃的脸,笑了,“新婚第二天新妇要随夫君去拜见公婆,再怎么不讲理,规矩是总要遵守的吧?”

丁启和挑了挑眉,不顾玉儿的反对,抓住她的手向莹宣阁走去。玉儿想挣脱,可是力气太小,无奈之下只能任由丁启和牵着她的手。

莹宣阁内,敬轩王府少爷小姐都来了,人们随意交谈等候二人。

佩环轻响,屋内顿时没了说话声,众人转头看向二人。只见丁启和牵着玉儿的手走进屋内。

上官羽看着走进来的玉儿,淡淡的笑了,原本她对于这桩婚事并不满意的…可是现在看来,这个端木淑玉,并不像人们口中说的那么不堪…

不愧是况后秋梁和安蕊显胜的女儿,虽然传闻她体弱多病,没有修真资质,可是她眉宇间的英气是任何人也忽略不了的!

二人请安后,玉儿便随丁启和坐下。 敬轩王府的人并不多,她所知道的只有三少爷、四少爷和八小姐。五小姐倒也认识,只是并不在其中。

“大家都饿了吧?来人,吩咐下去,可以开宴了。”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端上来,玉儿馋的直流口水,原谅她是个吃货,不得不说敬轩王府的菜很可口,也很符合她的口味。

“母亲,五妹历练也快回来了吧?”旁边的丁启和突然说了话。嗯?五妹?那不是五小姐丁质薇吗?玉儿竖起耳朵仔细听着,生怕遗漏了一点。

“也是呢,看来过几日得找个人去接质薇回来了。”上官羽淡淡的说到。

第六章 端木青

散宴之后玉儿便在府里转悠,敬轩王府和丞相府差不多大。只是转了半日,玉儿也找不到自己的佩月阁在哪…

还有,为什么这么大的敬轩王府没看到一个丫鬟?原谅她是个路痴…

被宁兰找回去后玉儿已经是满头大汗,累的直接趴到在床上。整张小脸红通通的,热的发烫。宁兰心疼的拿凉毛巾给她敷脸,玉儿觉得好受了许多。

宁兰从外面打听来一个惊人的消息,五小姐丁质薇历练的地方是诡夜谷!这让玉儿着实吃了一惊。

诡夜谷,许国和泱宁国的交界之地,这个地方里面有很多高阶灵兽和珍贵的药材,可惜的是,从古至今很少有人敢进去,进去的人大多尸骨无存,死于非命。但出来的人,无疑都被捧成了天才。这个丁质薇,倒是有几分意思。

回门之日,玉儿在丞相府待了一日。环姨娘的病好像又严重了,再多的脂粉也掩盖不住她惨白的脸,还时不时发出咳嗽声。

“怎么才别两日姨娘便病成这样?没请太医过来看看吗?”走出议事厅,玉儿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莫黎。

莫黎叹了口气,“姨娘自从你出嫁后便一直心事重重,问她她也不回答,就那样一直憋在心里,怎么可能不生病?”

玉儿低头沉思,即便她再怎么不喜欢环姨娘,她也是自己庶母,而且,她对自己也不错,是真心关心自己的,不像其他姨娘,口是心非。莫黎哥哥手握兵权,平日里在外带兵。难得一见,她不想谈那么沉重的话题。

玉儿在院内的石桌旁坐下,端起桌上的果酒喝了一口,“我都出嫁了,大哥怎么还不回来?不是说玉儿出嫁的时候大哥会回来吗?我可是连他的影儿都没见到。”玉儿嘟囔着说了一句,莫黎听后神经顿时绷紧绷,心跳的极快。

“大哥啊,呵呵,大哥他还在守关呢。现在边塞事务繁重,他没办法脱身。”莫黎笑了笑,生怕玉儿看出什么破绽。

端木丞相的长子,和玉儿是一母所生,名端木青,大了玉儿整整十二岁,如今也有二十六岁了。只是,玉儿不知的是,六年前,端木青便隐居山林…

玉儿没有忽略掉莫黎眼中的躲闪,她低下头,看着酒杯里的果酒发愣,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才能陪玉儿抓鸟捞鱼?你答应过玉儿要送玉儿一只会说话的鸟,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今日妹妹回门,姐姐没有什么好的礼物相送,这把玄铁打造的匕首就当是姐姐送给你的礼物吧!”瑰棠走到玉儿身旁,手中握着一把匕首,做工精细。

“玉儿,这玄铁打造的匕首可是瑰棠特意寻来的,你可要好好保管!”莫黎淡笑。

玉儿拿起匕首,将匕首抽出,寒光逼人,刀刃锋利,用来防身倒也不错。

“那玉儿可就收下了!”玉儿将匕首放入纳戒,低头便看到木棉猫懒懒的跟在瑰棠身后,钰儿顿时觉得整颗心都要融化了。

木棉猫是瑰棠姐的契约兽,相当一人类绿色三阶的修为,木棉猫虽然胆小,可对主人确实极忠心的。

玉儿抱起木棉猫,才几天不见,木棉又肥了,玉儿嗤嗤的笑,“其实想比于那个匕首,我更喜欢木棉,要是姐姐哪天送我个木棉猫,我睡觉都能笑醒!”

夜,玉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今天问到大哥的时候,她可没有忽略掉莫黎哥哥眼中的躲闪。若不是心虚,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反应,莫黎哥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玉儿,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不睡?”门轻轻推开,宁兰走了进来,睡眼惺忪,身上披着一件厚厚的棉衣。刚刚醒来时去关被风吹开的窗户时,便看到玉儿屋里还亮着灯,便过来看看。

玉儿一下子坐起,眼睛紧紧的盯着宁兰。 “宁兰,你告诉我,大哥是不是真的去守关了?”玉儿看着宁兰的眼睛,眼里的质问让宁兰一惊,她慌忙瞥向一边,“姐姐还能骗你不成?”

“那为什么我出嫁的时候他都没有回来?哪有小妹出嫁皇上表哥还不放人的道理?”玉儿紧紧盯着宁兰,宁兰一僵。

“边塞事务繁重,你大哥脱不开身。你大哥一心以国家大事为重,你应该体谅他…”玉儿皱眉,又是这个答案!她听腻了!

“你骗人!莫黎哥哥已经什么都和我说了!你们一直都在骗我!大哥根本不是去守关了,你们为什不告诉我真相?”玉儿低下头,装模作样的哭了起来。

宁兰并不知道玉儿是假哭,顿时有些急了,这个莫黎,怎么什么话都藏不住?她在玉儿身边坐下,“玉儿不哭,哥哥只是去隐居了而已,他会记得玉儿,会来看玉儿的!”

玉儿身体一僵,隐居?

感觉到玉儿僵了一下,宁兰便知道自己被玉儿的苦肉计骗了,想要将话收回去时已经晚了。

“大哥…去守关了?”玉儿不可置信的看着宁兰,为什么…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要瞒着她?还瞒了她那么多年?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玉儿…我知道我们瞒着你是我们的不对,可是我们也是为了保护你啊,夫人已经失去了端木青,她不想再失去你…”宁兰咬紧牙关,当初知道端木青去隐居后,夫人哭的死去活来,大喊端木青不重孝道。满城传的风风雨雨,就连路边的乞丐也知道了。

那时玉儿还在泱宁学院,夫人又不想让玉儿徒增烦恼,更何况,以玉儿的性子,定会闹着去找哥哥。夫人便唤来丞相府里所有人,若有敢泄露此事的人,便不会活着走出丞相府。又找了人在市井散播另一些事才把这件事压过去。

玉儿愣愣的看着宁兰,母亲…

她低下头,抱着宁兰痛哭起来,大哥不要她了,母亲不要她了,父亲不要她了,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要离开她?

一夜,未眠…

第七章 前往诡夜谷

玉儿闷闷不乐了两日,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

这日,玉儿又待在佩月阁的书房里,批着堆得和小山一样的奏折。

大家族中的小孩,无论男女,长到十岁时便可进宫考试,优秀者日后可帮忙皇帝处理政务。虽是枞野的郡主,但也只处理一些小事,像哪家人丢了鸡了,哪家人猪跑了,像张家和李家打架了,再大点的也就是杀人劫财了。

玄灵大陆,无论在哪个国家,女子都是可以为官的,这样的女子虽然少,却也是受人们尊敬的。

“宁兰姐姐,你说司空哥哥怎么不来帮我改奏折?我好累!”玉儿趴在桌上,半眯着双眼。自从自己嫁到敬轩王府后,司空其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她改的奏折越来越多,睡觉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少了,这不,连黑眼圈都出来了!

“累了就休息会吧!”宁兰端着一盘水果放在玉儿的桌上。玉儿很没形象的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郡主在吗?”门外传来一女子的声音。

宁兰打开门,只见一个长相清秀穿着丫鬟服饰的女子站在门前,宁兰皱了皱眉,这好像是上官羽身旁的丫鬟!

玉儿探了探脑袋,“宁兰姐姐,是司空哥哥来了吗?赶快让他进来,我都快累死了!”

“郡主,王妃请您去莹宣阁议事。”玉儿听后微微有些失望,看了看这些奏折,自己猴年马月才能睡觉?

不对,刚刚那个丫鬟说什么?去莹宣阁议事?玉儿提起裙摆跑到门口,“母亲大人找本郡主何事?”“奴婢不知,王妃说您去了后她亲口告诉您!"丫鬟低着头,淡淡的回应到。

“玉儿,要我陪你去吗?”宁兰有些担忧的看着玉儿,她可不敢肯定这个上官羽不是来找玉儿麻烦的。

“姐姐还信不过我吗?想找我麻烦的人,还没有出世呢!”玉儿自信的一笑,之前那么多人想找她麻烦,她还不是整得他们哭爹喊娘吗?宁兰一笑,也是,玉儿的鬼点子太多,和玉儿在一起那么多年了,有时连她都有些招架不过来,更何况是上官羽?

莹宣阁,上官羽正看着一个玉镯发愣。玉儿走进来,远远的便瞧见上官羽拿着一个玉镯不知在想什么。

“母亲,您找玉儿有何事?”

上官羽见玉儿进来,挥手让玉儿坐下,“五小姐出去历练的事想必郡主也略有耳闻,五小姐去诡夜谷历练,郡主也知道诡夜谷自古便是高手才能进去。前些日子派去的人到现在还没下落,估计已经死于非命了。”

上官羽淡淡的说到,将手中的玉镯递给玉儿。玉儿接过玉镯。玉色干净通透,雕琢着细碎的花纹,隐约中透着淡绿色的光。

“这是…”玉儿抬起头来看着上官羽,这种东西她还真没见过,“这是五小姐的玉镯,只要她还活着这个玉镯就会一直亮着,如果死了,玉镯便会变成深绿色,再不回发出半点光芒!”

玉儿低下头来,这玉镯倒是有点类似验生石,这个五小姐能在诡夜谷待那么久,还真是不简单,“母亲…想让我去找五小姐?”

上官羽点点头,玉儿牵强的笑了一下,“母亲,您真会开玩笑,玉儿是举国皆知的废物,让我去诡夜谷,这不等于让我去送死吗?玉儿还想多活几年呢!”

上官羽握住玉儿的手,“玉儿,你的修为有多高从看到你第一眼我便知道了!”玉儿一颤,上官羽是怎么知道的?她明明经隐藏的很好了!

似乎明白玉儿要问什么,上官羽淡淡一笑,“在泱宁国,隐藏自己实力的人很多,身为郡主的你,若不隐藏自己的实力,或许早就被人暗中处理掉了吧!”上官羽握住玉儿的手,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玉儿手心上的茧。虽然被精心保养过,不易察觉,但还是有些细微的感触的。

玉儿苦笑,即便隐藏了实力,那么多年来还是不断有人来刺杀自己!若不是自己修为高,恐怕早就是他们的剑下亡魂了!

玉儿垂下眼帘,“母亲真是好眼力,既然是母亲的交待,玉儿定会将五小姐完好无损的带回来。只是,玉儿有修为的事还麻烦母亲不要向任何人提起,玉儿不想徒增烦恼。”上官羽淡淡一笑,“母亲知道该怎么做。” 看着玉儿离开的背影,上官羽唇角挑起一抹笑。

又是夜晚,玉儿躺在床上,她和丁启和成婚都快一个月了,丁启和自从大婚的第一天后就没再踏入佩月阁一步。平日里更是连个影也看不到。

算了,不来就不来,她还巴不得他不来呢!

抬起手,转了转指上的纳戒。明天就要去诡夜谷了,听说里面有好多珍贵的药材,这次一定要大捞一笔!

玉儿坐起,走到窗前,将鸟笼里的鸽子拿出来,将一张纸条小心翼翼的绑到鸽子的腿上,伸出手,将鸽子放飞。

院内的大树上,那日玉儿遇到的男子正坐在树上打量着站在窗前的女子,这个女子,关于她的一切都是迷。

第二日,玉儿早早的便起来了,走之前还不忘吩咐宁兰,若有人拜访,就说自己旧疾复发,不宜见客。

玉儿拿出御剑而飞,风拂过她的面颊,过不了两个时辰便会到诡夜谷了…

“啪——”剑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一个不稳,玉儿从剑上摔下,唇轻轻勾起,该来的,还是来了。她默念口诀,稳稳落到地上。

“谁?出来!” 她扫视四周,只见屋顶上慢慢走出十余个穿着夜行衣的人,都戴着镂空的的面具,看了一下面具上的图案,玉儿愣住了,怎么会是乾凉宫的人?原本以为只是一些普通的杀手,她…好像遇到麻烦了…

乾凉宫是泱宁国江湖上的一个专门负责暗杀的组织,里面的人都是修为极高的人,朝廷也拿他们没办法。

邪王追妻废柴四小姐要逆天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邪王追妻废柴四小姐要逆天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邪王追妻废柴四小姐要逆天全部精彩内容

《端木淑玉萧空凛小说by萧堇奈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