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湛温绯意小说by钱包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封湛温绯意小说by钱包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萌宝助攻爹地的甜蜜小妻子

时间:萌宝助攻爹地的甜蜜小妻子作者:钱包

萌宝助攻爹地的甜蜜小妻子封湛温绯意小说

萌宝助攻爹地的甜蜜小妻子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一场设计,小哑巴温绯意被迫嫁给霖城顶端的男人。他不爱她,却格外宠她。直到父亲枉死,儿子被抢,她才明白,他宠着的从来都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人的影子。两年后重逢。她可以重新开口说话,却仿佛将他忘了个干净。“你挡住我路了。”男人霸道却优雅的握住她的手,“是你走错路了,回家的方向在那里。”“可我嫁给别人了。”他矜贵...

萌宝助攻爹地的甜蜜小妻子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想儿子还是想男人

  封湛深深的望了怀中的女人一眼,恨不得将她揉入骨血。

  想着封湛异常的表情,苏尚卿又看了看指尖的奶油。

  看来那个好脾气的女人不只是个普通甜品师那么简单啊。

  唔……

  不过,刚才忘记问她叫什么了。

  ……

  也不知道封湛他抱着走了多远,直到温绯意怀疑自己腰下一秒要断掉的时候,他才放开了她。

  寂静的花园中,带着凉意的夜风不停吹过。

  月光下,他的眼神薄凉的可怕。

  她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他的脸色更难看了,不耐的握住她的手腕,猛地将她拽到自己面前。

  脸颊重重撞进他的怀里。

  她急促的呼吸落在他的胸口,胸膛的温度和炙热的心跳隔着衣服也能感知的很清楚。

  温绯意想,如果他的手不是霸道的拽着她的手臂,而是温柔的落在她的腰间该有多好。

  简单而温馨的拥抱,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过。

  封湛有洁癖,她脸上的奶油蹭上衣服,他却没看一眼,而是霸道的将她鼻尖的奶油擦掉。

  他动作粗鲁的像是要擦破她的皮肤,“这么急着回去,是因为儿子,还是想让苏尚卿给你擦掉奶油?”

  他怎么会这么想,他把她当什么?

  就算没有爱过,也不该这么侮辱她。

  温绯意深深吸了一口气,牵起他的手,温软的写下了儿子两个字。

  她以为这样能让他平静一点,没想到却让他怒意更甚,“别拿对付别人的那套对付我!”

  温绯意一怔,忽然明白了什么。

  刚才他在门口站了很久吗?

  她想解释。

  越着急,手上的动作就越是乱。

  封湛的脸色难看的要命,看她穿着一身简单的衣裤,质问,“我给你准备的礼服呢?”

  今晚,会宣布对外小封越的存在,她该知道的。

  提到那件礼服,她比划的动作停顿了。

  是因为他的母亲和差一点成为她妻子的温曼歌……

  她说,他会信吗?

  顿了一秒,她还是激烈的比划了起手语。

  她想把自己的一切心事与他分享,不管他是否相信。

  封湛看不懂她杂乱无章的手语,却看懂了她眼中的犹豫不决。

  不过几个字的事,她却要说上这样一大堆话来解释。

  穿与不穿,或许根本不需要回答,行动早就给出答案了。

  “够了。”他的心冷了下来,“你不想穿就算了。”

  她都不在意,他又何必替她在意。

  温绯意脊背僵硬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一步步离自己远去。

  灯光下,他的背影逐渐模糊,最后消失不见。

  她仰起头,让眼泪逆流回眼底。

  或许,温曼歌说的没错。

  哑巴就是原罪。

  不管她有多努力,想得到理解,但她不会说话……就注定得不到幸福。

  她被丢在花园里,一个人吹着冷风。

  结婚两年她来封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对这里偌大的花园并不熟悉,她独自走了很久才找对方向。

  宴会已经开始,靠近大厅的地方,来往的佣人忙碌的停不下来。

  有女佣看她空着手往这边走,便直接把托盘塞进她手里,“别傻愣着了,赶紧把水果送进去,客人还等着呢。”

  封家人不允许她出现在会场。

  如果宴会因她出意外,封家人会从她手中夺走儿子的。

  温绯意摇头,摆手想走。

  女佣不理解,直接将她一把推了进去,“动作快一点!”

  温绯意踉跄着站稳,一抬头就看见站在宴会厅中央,聚光灯笼罩下的封湛。

  这是晚宴的开场舞。

  封湛站在最中央的位置,俊朗帅气宛如神谪。

  他会邀请一个重要的女人做舞伴,开启今晚的第一场舞。

  温绯意僵硬的看见他绅士的对着身边的女人伸手。

  是温曼歌。

  而温曼歌一脸娇羞的将手交给他,然后环上他的肩膀,靠在了他的怀中,牵手共舞。

  众人响起一片掌声。

  明明只是跳开场舞,可看起来,他们却像是恋人依偎着缠绵。

  即便她是他的妻子,就算她才是真正的温家大小姐也没有用。

  站在他的身边的女人永远都是温曼歌……

  不想再看见这些,她端着果盘匆忙想逃离。

  忽然,一个软绵绵的小家伙扑到她的腿上,“麻麻……抱抱。”

  小封越身后不远处跟着封母。

  封母带着小封越来宴会厅,是准备找个时间对外宣布小封越的存在。

  温绯意一辈子都见不得人的藏着都没有关系。可封越是封家的嫡亲血脉,封家人舍不得,小封越该有的一切,都会有。唯独不能有她这个母亲的名字。

  这是所有人达成的共识。

  没想到,小家伙居然在宴会厅门口就抱上了她。

  “谁让你来宴会厅的,还不赶紧出去!难不成你想让所有人知道,封家小少爷的母亲是个废物般的哑巴吗?!”封母立刻上前去拉孙子,可小家伙只依赖母亲,抱着温绯意不肯松手。

  温绯意蹲下身,温柔的安抚小家伙。

  封母心一凛,直接动手,准备强行把孩子抱走。

  “要麻麻……”

  温绯意受不了儿子可怜巴巴的模样,还是心疼的把儿子抱在怀里。

  在熟悉的怀抱里,小家伙安定了下来,乖乖的靠在她肩头自己擦眼泪和鼻涕。

  “温绯意!我警告你,立刻放开我的孙子!”封母不会责骂小封越,只会语气凶恶的指着她,“如果今天你敢扰乱宴会,以后我绝不允许你再继续养小封越!”

  封母说着,直接从温绯意怀里抢夺孩子。

  怕儿子伤着,温绯意还是僵硬的松了手。

  封母刚把小家伙软绵绵的小手从她衣服上扯下来,小家伙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歪歪扭扭的往外跑。

  肉呼呼的小短腿跑的太急,差点摔趴在地上。

  见封母去抓自己,踉踉跄跄跑的更急了。

  眼前小封越要撞上香槟塔,温绯意不管不顾的朝着孩子扑了过去。

  刚把小家伙抱在怀里,就被封母一把推开,“你赶紧走,别在这里惹事!”

  毫无防备的她被封母推倒,香槟塔顶端的几杯掉了下来,泼了她一身。

  额头也被杯子砸破,鲜血混着酒水往下滴。

  温绯意疼的眼前发晕。

  小封越哭的更加厉害,死死抓着母亲的手指不肯松。

  动静的闹的这么大,许多人发现了异状,纷纷看了过来。

  “有人受伤了!发生了什么?!”

  “封夫人怎么会跟一个女人牵扯不清?”

  “那个小男孩倒是可爱的要命。”

  “你们仔细看还有点像封总呢,是不是?”

  “还真是诶!”

  “啧,也不知道那女人和孩子,跟封家是什么关系?”

  “……”

谁才是女主人

  听着议论声,封母心里一凉。

  小封越孩子的身份是要找时机公布的,却绝对不是在这个时候,跟这个丢人的哑巴一起公布。

  害怕动静闹的更大,封母瞥了温绯意一眼,“算了,你先把小封越抱走。”

  温绯意一只手捂着额头被就被砸破的伤口,忍着痛用一只手抱起小家伙。

  眼前昏花,她的脚步踉跄。

  苏尚卿牵着小公主的手往这边走,正好看见她抱着孩子,脚步匆忙。

  苏尚卿停下脚步,扶了她一把,“你受伤了?怎么回事?”他松开了妹妹的手,拿出手帕给她擦了擦额头的血,“怎么回事?”

  封母眼神像是要吃人。

  “尚卿,这事你不用管,就是一个普通佣人。”封母瞪了一眼温绯意,威胁道,“如果今天出了什么乱子,以后,你就没有抱这孩子的机会了!”

  她抱着孩子的手一紧,想赶紧走,苏尚卿却正好堵住了她离开的路。

  “姑姑,我带她去看医生,今晚的宴会就不参加了。”

  “尚卿!”封母显然有些急了,“今晚你是代表苏家来的,不可以任性!”

  “姑姑,抱歉。”

  来不及让温绯意偷偷摸摸的走,就有几个贵妇人走到了门口,直接问封母,“这女人是谁啊?怎么苏家大少爷要亲自送?”

  封母一口老血呕在心头,却还要故作淡然,“能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一个哑女,封家看她可怜,留她来晚宴帮忙,让她赚点钱。”

  “原来是这样……那这孩子又是谁家的?怎么乱跑到封家的宴会上了?”问这话的贵妇跟封母一般年纪,平时没少暗自攀比,“这女人抱着的孩子可有点像封总,难不成跟封总……有什么关系?”

  封母被问的说不出话来,笑的比哭还难看。

  她只能把火气都撒在温绯意身上,她狠狠的掐了两把温绯意的胳膊,骂道,“都是你惹得事!我就不该容你来这里!”

  眼见封母在温绯意和这孩子身上花了这么多口舌,看热闹的客人也是围的越来越多。

  封母越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开场舞结束,连宴会厅中央的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

  温绯意一抬头,正好对上封湛薄凉的眼神。

  他紧抿薄唇,脸色沉着的往这边走过来。

  跟封母一样,觉得是她搅乱的了庆功宴,害的封家丢人吗?

  她看见他的眼神是凉的……他是在生气吧?

  他会把她怎么样呢?

  按照封母说的那样,将小家伙从她身边剥夺,再也不让她养吗?

  温绯意垂头,湿润的眼角贴着小家伙的柔软的发顶。

  看着他一步步走近,她不由得把儿子抱得更紧。

  封湛根本没有解释什么,他在众人探究的目光中,动作自然的从温绯意手里抱过小家伙。

  这个动作流畅的像是重复过千百遍……众人的眼神纷纷变成惊愕。

  怀中变得空落落的,温绯意隐忍的泪水到底还是滴落了下来。

  果然是这样的吗……

  剥夺她的身份,剥夺她存在的意义,甚至连孩子都要剥夺。

  封湛压根没有看她,他只是单手抱着孩子,昏黄的灯光下,他优雅高贵的样子像是世界造物者。

  “都一岁多了,怎么还是这么粘人?嗯?”他还算温柔的教训着儿子,“小封越,你是个男孩子,女孩子才喜欢哭哭啼啼。”

  宠溺的口吻让所有人瞠目结舌,这分明是养儿子的语气啊!

  他怀中的小家伙忽然怀里钻了两只小手抓住温绯意的衣袖。

  小家伙奶声奶气的说,“不要,分开。”

  封湛看着儿子的动作,并没有阻止,反而顺着儿子一起朝她看去。

  她额头快要凝固的血液刺眼而狼狈,他的眉头不由得蹙的更紧。“笨死了。”

  温绯意低下头,不敢去看他嫌恶的眼神。

  所以她并不知道,他的眼神一直在她脸上,而眼中感情并不是厌恶。

  旁人却是看见了,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

  封湛这么亲近这个孩子,看这个女人的眼神都那么复杂,硬是要说这孩子和女人跟封家没关系也没人信吧?

  有人终于忍不住问出声,“这个孩子该不会是封总的儿子吧?”

  “别乱说!万一是亲戚家的孩子呢?”

  “可这孩子……看着跟封总也太像了……”

  “……”

  听着议论声,封湛神色淡淡的开口,“诸位不用猜了,他叫小封越。”

  小封越是他的儿子,他的存在不需要刻意遮掩什么。

  他当众把小家伙举高,“这是我的儿子,现在一岁多。”

  嘶——

  果然是封总的儿子。

  因为小家伙始终牢牢握住母亲的手指不肯松开,旁人连带看温绯意的眼神也变得充满了深意。

  啧,封家小少爷这么喜欢这个封母扣在的女佣人,说不准也是封总的金屋藏娇呢。

  只可惜女人眉眼都是血,不能完全看清是什么模样。

  温绯意一怔。

  他竟然不顾忌孩子还牵着她的手,不顾忌所有人都在看着,就这样直接承认了她们的孩子。

  他难道不怕宾客因此发觉她的存在吗?

  她猛地抬起头,终于对上封湛深邃的眼,她嗫嚅着,却没办法发出任何声音……

  情况跟预想中的完全不一样。

  封湛的举动出乎所有人预料。

  特别是跟在封湛身边的温曼歌,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她一直跟在封湛身边,并且以封湛未婚妻自居。今晚的开场舞,封湛邀请自己的时候,不知道多少名媛少女深深嫉妒着自己。

  只是开场舞后,她就再也没有入过封湛的眼。

  温曼歌甚至觉得,跳舞时,封湛也没认真的看过自己一眼。

  他表现出的温柔都是因为他一直是个优雅的绅士。

  可她不甘心。

  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才是一对,可是现在,旁人看她的眼神像是个笑话。

  连宾客嘴角的笑容都好像是在嘲笑她自作多情。

  “小封越是第一次出现在人这么多的场合,可能有点怕生。”温曼歌的话打断了所有人对这对母子的探究,让重点转移到自己身上来。

封小少爷叫妈妈

  “以后多几次就会好的,大家见笑了。”她摆出了一副封家女主人的模样。

  说完,温曼歌装模作样的凑上前,想去挽他的手臂。

  她要让所有人知道,就算封湛有个孩子,封夫人也只会是自己!

  可封湛换了个手抱小家伙,避开了她挽上来的手。

  他也没有接温曼歌的话,“小封越的哭闹是我没想到的,算是个小意外,怠慢了诸位,希望不要见怪。不过对晚宴没有影响,还会继续下去,大家可以尽情享用美食,我先带小家伙离开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封湛居然就这么承认了小封湛的身份,还不阻止小封湛当众黏着自己……

  温绯意久久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

  “傻楞着干什么?”封湛沉沉的瞥了她一眼,催促道,“走了。”

  他要带她和孩子一起回家……当着所有人的面。

  没等她点头,小家伙又精神起来了。

  一听要回家,小家伙抓着妈妈的手撒娇,“抱抱……要……麻麻抱抱……麻麻……抱……”

  封湛脚步一顿,侧身看了她受伤的额头,然后霸道的把儿子小脑袋拧向自己怀里,“不行。”

  小家伙瘪嘴。

  不行就不行拔。

  反正还可以抓着麻麻的手。

  哼。

  封湛抱着孩子,温绯意跟在他身侧。

  所有客人都看见,封总抱在怀中的那位小少爷,始终牵着那个不知姓名的女人。

  三人并肩的身影逐渐没入夜色。

  这画面,像极了一家三口。

  “虽然脸上糊了血,看不清,可我觉得那丫头长得不错。特别是那双眼睛,干净又漂亮。”

  “是啊。”

  “你们听见没,封家小少爷,好像是叫了一声妈妈。”

  “好像是叫了,但肯定不是叫的温大小姐……”

  “是啊,要是孩子母亲是刚才那个女人就有意思了。”

  “温曼歌整天趾高气扬,还以为封总的孩子是她生的呢,呵。可笑。”

  温曼歌客套的笑整个僵在了脸上。

  都怪温绯意,这个该死的女人!

  她不会放过她的!

  “那女人只是照顾孩子的佣人,大家不要乱猜。”温曼歌摆出女主人的样子驱散客人,“一个哑女,怎么可能有资格跟封家有关系,大家都散了,去宴会厅吧。”

  热闹散去,温曼歌挽着气红了脸的封母,一起回了休息室。

  温曼歌很是委屈的给封母捏肩,“伯母,今晚的事情,都是我不好。怪我没有看紧湛哥哥,才让温绯意有机可乘。”

  封母坐气的直喘气,“傻孩子,这不是你的错,是温绯意心机太深,也不知道教了我孙子些什么!”

  “可是,小封越毕竟是绯意的孩子,小封越喜欢她,我们也只能忍着了。”温曼歌故意挑起封母的火气,“孩子,到底是亲近母亲的,等他大一点知道利弊,就好了。”

  “可是,现在这么小就已经这么护着他母亲,等他长大,或许更难把温绯意弄走吧。”

  现在封越还小,就这么粘母亲。要是一直让温绯意带着封越长大,这孩子的心怕是会一直跟着温绯意。

  她得想个办法,让这个孩子跟温绯意生分下来。

  封母越想越不放心,“我得找个机会,让你跟小封越多接触接触。”

  “可是伯母,我无名无分的,这样好吗?”

  “你本来就应该是我封家的XF,只不过是那个哑巴横插了一杠,抢了你的位置。”封母怒道,“那个哑巴,封家永远都不会认。”

  “伯母,我不会辜负你的希望,也不会让封家丢人的。”

  温曼歌脸上装的极其无辜,封母没注意到,她眼中闪过得逞的笑意。

  温绯意,我迟早会把你从封太太的位置上拉下来。

  你得意不了太久的。

  封湛真的没有再管晚宴的事情,直接带着她和孩子回了家。

  小家伙在车上就打起了瞌睡,一到家就被佣人抱去房间睡觉了。

  只剩他和她,相望无言的站在房间里。

  封湛开车回来这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只是时不时扫过她受伤的额头。

  她额头上的血,真是碍眼,“小封越一岁,难道你也一岁吗?额头都会弄出血。”

  温绯意摸了摸自己额头,才发觉血已经干了。

  想去卫生间把额头洗干净,被他有力的手掌一把抓住。

  拉回,摁在床边。

  “乱跑什么?!”

  他炙热的鼻息落在她的唇边,她陡然感觉到了巨大的压迫感。

  “坐着别动!”他语气不耐。

  说完,却是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走了出去。

  温绯意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可一想到今晚在晚宴上发生的事情,心里就发紧。

  不管是不是她故意,结果都是她的存在让别人发现了……

  封家人会怎么样?

  把小封越从她身边夺走吗?

  他又会怎么做?

  像刚才那样,一辈子把自己晾在这个叫做婚房的地方吗?

  只是没有爱的婚姻,又能维持多久呢。

  温绯意的思绪被拿着医药箱回来的封湛打断。

  “抬头。”他打开了药箱,准备给她处理伤口。

  温绯意比划着简单的手势,“我自己来就可以的。”

  最简单的手语他能看懂。

  却因为看懂,封湛脸色变得更差。

  他站定在床边,将她纤细的双腿夹在腿间。

  微微俯身,直接捏着她的下颚,霸道的逼着她抬头,“不许再动!”

  这个姿势,她被迫仰头望着他。

  黑白分明的眼瞳里,倒映着他冰冷的面孔。

  可是贴上额头的湿毛巾却是温热的。

  擦掉她额头干涸的血后,封湛才拿着棉球蘸着药水给她清理伤处。

  像是故意惩罚她的不乖,他的动作并不温柔。

  温绯意疼的肌肉一紧,本能的想喊疼。

  “真难听,你在湛哥哥面前发出这种怪叫的时候,他会不会觉得恶心?”

  想到温曼歌的话,她硬生生咬牙忍住了痛,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看她执着的不肯对自己示弱,封湛贴纱布的手忽然用了力气。

  “唔……”她猝不及防,呼痛出声。

  “我还以为你不知道疼呢。”

  她怎么会不知道疼。

  因为撒娇没用,她才学会坚强罢了。

  封湛说,“把外衣脱了。”

  她摇头。

  “你以为我想干什么?”香槟泼了一身,她上衣看着脏兮兮,谁知道里面有没有被酒杯碎片割到。

  他冷笑了一声,“检查你身上还有没有伤。”

  她顿了顿,缓缓解开衣服。

从床上叫走

  还真的被碎片割出了一道血痕,在胸口起伏的白皙上。

  封湛拿着棉签贴上去消毒,她才发觉疼。

  温绯意的美不是第一眼的美艳,而是细水长流,经得起探究,让人欲罢不能的那种。

  不只是这张脸,还有这具软嫩美好的身体。

  封湛的指尖越发往下,无意识的触及到胸罩边缘。

  她拢起上衣。

  还没来得及扣好,就被他直接推到在床上。

  高大的男人压了上来。

  药箱翻在地上。

  药品杂乱的滚了一地。

  两具身体契合的交缠,昏黄的灯光悄无声息的给他们蒙上一层遮羞的面纱。

  温绯意被压在床上,双臂无力的被反剪在头顶。

  他的唇舌亲吻着她,大肆侵略着她的身体。

  他不爱她,却爱极了她的身体。

  像在这两年的无数个夜晚重复过的那样,他炙热的手掌,解开她身上最后一道防线。

  高大的身体倾覆下来,将绵软白皙的她完全覆盖。

  这个时候,他才会放开她的手,深拥着她瘦弱的身体,然后用薄唇将她吻到无力反抗。

  深入。

  再深入。

  融为一体还不够,似乎想要融入她的骨血。

  “呃……”她的双手在他后背抓出两道红印来。

  他没有因为疼痛感停顿,反而惩罚似的要她更狠。

  温绯意悄悄的睁开眼睛,偷偷的望着这个暂时属于自己的男人。

  明明是最亲密的举动,却没办法让她的心温暖起来。

  都说床上的男人说话最不可信,可即便是骗人,他都没有在床上叫过她的名字一次。

  她只是不能说话,她能听得到啊。

  他却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什么。

  每次,都只是沉默而霸道的一遍遍要她。他喜欢在他身上发泄所有的情绪……

  她的眼泪随着男人的撞击,迅速没入枕下不见。

  她茫然的望着天花板,

  这种时候,他把她当谁呢?

  温曼歌吗?

  他从小定下的婚约就是跟温曼歌,她几乎听封温两家的所有人说过,封湛跟温曼歌从小到大有多亲密。

  如果不是她忽然被父亲找回来,他的婚姻不会是现在这样见不得人。

  他也是在为温曼歌鸣不平吗?

  他会和封母一样,希望她早点退出,把位置让给温曼歌吗?

  封湛一睁眼,就看见身下的女人泪眼朦胧的望着她。

  以为弄疼了她,他忍耐着自己的欲,。望,放轻了力道。

  双臂将她拥在怀里,像是抱着一个虚弱的孩子。

  他轻抚着她的后背……

  可她的眼中依旧藏着悲切。

  他的触碰会让她痛苦吗?

  封湛亲吻她的眼睛,不让她用这样的眼神望着自己。

  他的语气几乎是恶狠狠的,“温绯意,你总是知道怎么惹怒我。”

  猛地翻身,封湛激烈的向她索取,在她身上释放所有。

  温绯意的身体疲惫到了极点,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可她的意志却是清晰的。

  欢爱过后,封湛牢牢把她抱在怀里。

  甚至比抱小封越时更加温柔。

  只有这种时候,她才能感觉到,他似乎是有一点在意自己的。

  这种自我催眠的梦想幻想,却在一秒内被打回现实。

  封湛只接了一个电话,便放下了怀中的她。

  他觉得她睡沉了,给她盖了被子,就立刻下了床。

  他动作利落的穿衣,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往外走。

  电话那端的声音温绯意再熟悉不过了,是温曼歌。

  哪怕上一秒,他们的身体还交缠在一起,都没办法留下他。

  他的脚步走远,听到关门声,她才捂着被子哭出声来。

  温曼歌不打算放过她,示威似的给她发来短信。

  “以为今晚他护着你,就是爱你了吗?他承认你的身份了吗?”

  “就算你今晚出尽了风头,我一样可以用一个电话,把他从你床上叫出来。”

  “温绯意你既然不要脸面一直赖在这个位置上不走,那我也绝不会让你在这个位置上坐的舒服。”

  手机屏幕上不停的跳出温曼歌发来的信息。

  她忍不住回了短信,“你就不怕我把你真实的嘴脸揭露给封湛看吗?”

  “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把这些年来我给你发的信息全部给湛哥哥看一遍。但是你要知道,封家早就容不下你了,如果你愿意自己撕开这层遮羞布,正好封伯母和湛哥哥可以顺理成章的让你滚。”

  这场反击,她还没开始就已经完败。

  床单上还残留着封湛的气息,她身上还密布着封湛留下的痕迹。

  现在看来,她更像是只不要钱的鸡。

  上她的时候,她的感受不需要被顾及。

  上完,连穿裤子走人不需要丝毫犹豫。

  忍着浑身酸疼,温绯意起身冲洗掉自己身上的的味道,换掉脏了的床单。

  重新铺上床单,一只软绵绵的小家伙就缠上了她的腿。

  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

  ,睡眼迷蒙的躲着仆人偷偷溜进了主卧。

  “麻麻,抱。”今天没有让她抱自己,成了小家伙梦里都忘不掉的执念。

  躺在麻麻的床上,缩在妈妈怀中,只两秒钟,小家伙又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她亲吻小家伙的粉雕玉琢的小脸。

  小家伙是她在封家唯一的温暖了。

  她什么都愿意忍。

  甚至连自己的身份都可以让给温曼歌,只有她的宝贝,不可以。

  ……

  封湛再次回到封家的时候,晚宴已经散了。

  温曼歌正坐在封母身边,跟她说着美容院新出的新玩意。

  封母喝着热茶,心情像是被温曼歌平复了不少。

  封湛沉沉的反问,“温曼歌,这就是你口中我妈被气坏了身体?急着要我回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温曼歌把骗他回封家的事情自己承担了,没有推卸给封母。

  于是封母更是觉得她懂事,“你朝曼歌发什么火,是我让她这么说的。我今晚有没有被气到,你难道自己不知道?”

  封湛神色平静,“晚宴并没有出任何岔子,封越的身份也公布了。”

  “可温绯意的存在也令人起了疑心!”封母咄咄逼人的反问,“如果有人想看封家热闹,故意从温绯意身上入手,难不成你还真的要对外承认你有一个哑巴妻子,让封家被人嘲笑吗?!”

如果温家继承人是她

  “温绯意只是不会说话,她的存在并不丢人。”他薄唇轻启。

  “阿湛,你这是什么意思?!”封母几乎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当初要求温家永久隐瞒温绯意身份这件事,你也是默认的,现在后悔,怪我刻薄了吗?!”

  想到两年前……封湛眸光微微一滞。

  “我没有这个意思。”

  “没有就最好。这么晚还把你叫回来也不是无事生非,明天把小封越送回封家来养。”

  她想从温绯意手里夺走小家伙。

  封湛眼神微凉,“她是小封越的母亲。”

  封母步步紧逼,“要不是她给你下药,根本也怀不上小封越。你默认温绯意存在这件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但小封越必须带回封家来养。”

  如果是孩子的母亲是温曼歌,封母一百个乐意。

  温曼歌从小便是上流圈有名的才女,学历高,情商高。

  可温绯意是个在小城镇长大的哑巴,没有出色的学历,不懂上流社会的礼仪,更没有让人惊羡的名声,这样的女人只会带坏封家的血脉。

  封母望着儿子,字字伤人,“我可不想让我的孙子被那女人养的不上台面。”

  “不上台面?”封湛神色依旧淡淡的,“您不是不知道,谁是真正的温家血脉吧。”

  温绯意是千金血脉,温曼歌才是野种。

  没想到封湛不留情面的说出这件事,温曼歌的眼睛一下就红了。

  她啜泣着,“一直在温家长大,即便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我也是温家人啊。养育之恩,大于血脉恩情。一想到我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不是我的家,我也很痛苦。”

  封母被她可怜的模样欺骗,安慰道,“曼歌是按照温家血脉的条件养大的,曼歌就是温家唯一的大小姐!”

  封湛看着母亲笃定的样子,忽然笑了。

  “母亲,您看中的是温曼歌这个人,还是她在温家养大的光环?”

  “这并不冲突。”

  “如果您是喜欢曼歌这个人,那就无所谓。但如果是后者……那么,将来继承温家所有股份的人是温绯意,您也无所谓?”

  温绯意虽然是后找回来的,可她才是温家真正的血脉。

  温老爷子身体一直不好,如果哪天去了,把财产都留给了温绯意的话……温曼歌的大小姐名声倒是真的不那么值钱了。

  封母这人一直最好面子,倒是没想过这事。

  想着,封母开始犹豫了。

  “我的事情,自己会处理好,您不需要插手,更不要再做出毁掉我送她的礼服那样的事情。”

  晚上,在储物间找找药箱的时候,他发现被温绯意藏在了角落的礼服,被人弄坏了裙角。佣人说,母亲去过,他就猜到了大概。

  “以后别再用生病骗我,次数多了,您会发现狼来了的故事有多可怕。”

  丢下最后一句话,封湛迈着长腿离开。

  “我还不是为你好,为整个封家的脸面着想?”

  被儿子驳了面子,封母脸上过不去。

  只是——毁了温绯意的礼服?

  这又是怎么个意思?

  眼见封母气鼓鼓的追着封湛要问,温曼歌眼皮一跳,急忙拦住。

  “可能是绯意妹妹在他面前不小心说了点什么,他误会了您。现在湛哥哥整颗心都想着她呢,你可是长辈,要是现在为了这么件小事追上去问,更会让湛哥哥觉得心疼她。”

  封母气的甩了茶几上的茶具,怒道,“温绯意这该死的丫头!心思可真深!”

  ……

  温绯意在霖城一家甜品店当甜点师。

  她没有温曼歌那样傲人的学历,从小的条件不好,成年后,她早早的出来想办法赚钱养家。

  她喜欢做菜,人聪明又有天赋。

  在没被温家找回去的时候,她在霖城的圈子里,也已经是小有名气的甜品师了。

  她没办法亲口教儿子说话,小封越跟着封湛找的专业老师那里上幼教课的时候,她会去甜味上班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封湛没阻止,但有要求,

  她每天晚上七点前,必须回到家。

  “绯意,绯意,你先别走。”顾樱火急火燎的叫住她,“今天开店时间延长,我们需要加班,神秘老板说,他等会要带小公主过来吃甜品。”

  “甜味”虽然开店不足两年,但在霖城却格外出名。

  据说这店是大老板为了给自家喜欢吃甜的小公主开的,所以找了全国最好的甜品师,一切为了服务小公主,根本不在意是否有顾客来。

  但由于味道实在太好,却更让顾客惦记,最后以难预约位置而出名。

  这里的老板任性而神秘,虽说是为了服务小公主,温绯意却不人知道大老板和小公主到底什么时候来吃过东西。

  下班时间,门外已经挂了歇业的牌子。

  顾樱是店长。

  她把牌子拿下,抓着刚出门的温绯意,“小公主最喜欢你做的甜品,点名要你做。不要让我难做,拜托拜托。”

  现在五点,回家时间差不多。

  如果等小公主过来重新做甜品,也不知道会延迟到什么时候下班。

  恐怕七点前回不到家。

  “绯意~帮帮忙,不要留我一个人应付神秘的大老板和小公主啊。”

  跟顾樱这么多年的朋友,她又怎么舍得顾樱难做。

  更何况,封湛从没在意过她的去留。她又何必把他随口一说的话当作自己的行为准则。

  温绯意温和的点头。

  顾樱抱着她蹭了蹭,朝她撒娇,“我就知道绯意最好了,你的大恩大德,我找个时间帮你翘班为报怎么样?”

  她被顾樱逗笑。

  顾樱正笑嘻嘻的把她往里推,就听见聒噪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总听你们几个说‘甜味’下午茶的位置有多难订,我还以为这里有多了不起,原来连一个见不得人的哑巴都随便能进。”

  “这里真的每天只接待三桌客人……那个穿着朴素的女人都能进去,凭什么我们提前三天都订不到位置!”

  “因为有些人没有我们这样天生尊贵的身份,只能靠欲擒故纵耍手段给自己找存在感。”

  女人的话越发恶毒,“依我看,这‘甜味’的名声也是见不得人的手段靠骗来的。”

  难听的话,惹的温绯意和顾樱齐齐回头。

  是几个娇惯的富家千金。

  为首的是温曼歌。

萌宝助攻爹地的甜蜜小妻子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萌宝助攻爹地的甜蜜小妻子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萌宝助攻爹地的甜蜜小妻子全部精彩内容

《封湛温绯意小说by钱包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