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小说全文(代砚悬蒋李晋)-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免费阅读

《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小说全文(代砚悬蒋李晋)-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免费阅读

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

时间: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作者:十六月

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代砚悬蒋李晋小说

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经典都市言情类小说,主角代砚悬蒋李晋的奇事贯穿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小说全文章节目录作者十六月。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精选:什么叫落地凤凰不如鸡?当代砚悬站在拍卖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她就彻底明白了。做了二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原本以为这样就是悲惨至极了,哪里想到还有更可笑的转折等着她!年少钟情的初恋男友,还有仇恨相对却唤着别人名字的霸道总裁,好似两台轰鸣的战机,把她碾压成一片又一片!到底该何去何从,到底哪条路才是通向幸福圆满的结...

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免费试读章节

看着男人一脸的温柔。她心底想笑。

她这是在做什么?

这个男人花了银子得了她,理应享受她的所有,而她呢?竟然还抱着想要跟戚睦再在一起的渺茫希望。

简直是太可笑了。

“你想明白了?”蒋李晋依旧温柔,没有任何被推开的恼意。

代砚悬红唇微张,话在喉咙口却不知道怎么说出来。

蒋李晋低笑,眸底的宠溺那般浓厚,他轻抚代砚悬的鬓角,五指顺着她的长发往下滑,动作轻柔,似是生怕弄疼了她。

代砚悬突然就有些记恨代砚墨,到底为什么要伤害这样温柔的男人?为什么要将他逼到如此地步?

“告诉我,你是谁?”蒋李晋执意的问着这个问题,他需要一个确切的回答。

他的心,不能再惶惶不可终日,他不想再彻夜不眠了。

那些辗转反侧睁眼到天明的日子,他真的,不想再去重复。

“你怎么不回答?”

代砚悬看着男人期待的深邃黑眸,她说不出话来。

任何人看到这样的蒋李晋,都不会忍心去伤害。

他在期待,像个毫无安全感的孩子,期待一个能让他安心的答案。

代砚悬内心里的柔软不允许她做出残酷的选择,可是她的理智告诉她,欺骗只会让眼前这个温柔的男人更加痛苦。

所以,她要实话实说。

“蒋先生……”这个称呼一出,蒋李晋立马变了脸色。

他厉声威胁:“代砚墨,我给你机会了,你好好把握!”

代砚悬心里将代砚墨骂了无数遍,可她还是要诚实以对。

“我是代砚悬!”她看着男人的温柔迅速沉寂,转而是铺天盖地的阴暗。

“我是代砚悬!”她重复,她想告诉他,她不是他想要的那个人。

“代砚墨!”蒋李晋目光诡谲阴沉,周身的戾气不断扩增,代砚悬那稍稍平静的心又一次提了起来,吊得七上八下,畏惧到颤抖。

蒋李晋猛然伸手,一把捏上代砚悬的脖子,用了十足的力道。

“既然不你承认,那你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代砚悬是吧?既然你不是她,那你凭什么出现在我面前,你凭什么让我费心费力?”

代砚悬被掐得上不来气,小脸很快就涨成了青紫色。

她想说话,可是发不出声来。

她不想欺骗他,不想以欺骗去做接下来的任何交易,那样对他和她来说都是不公平的。

“你求饶,你承认你是代砚墨,我就放过你!”蒋李晋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代砚悬性子里为数不多的执拗全部都涌了出来。她艰难的摇头,她不是,所以没什么可承认的。

蒋李晋手上又加了力道。他看着女子即使是死也不承认她是他的小墨,即使是死,她也选择不认识他。

从出生到现在,他何曾如此挫败。

如此,被一个女人戏弄成这样。

一把甩开代砚悬。

代砚悬全身发软,跌倒在地上。由于蒋李晋的力气太多,这导致代砚悬的脑门儿一下子嗑在了茶几上。

‘砰’得一声闷响。

代砚悬疼得小脸都皱在一起。

她一手捂着脖子,剧烈的咳嗽,一手捂着脑门儿,眼前是不断闪现的星星,眼花缭乱。

她觉得好晕,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她颤抖的去摸。

指尖颤抖的举了半天才举到眼前,昏暗的灯光将血映成黑红色,像秦时那些黑红的嫁衣,华丽又厚重,繁复,又脆弱……

蒋李晋愣了愣,下意识的往前迈了两步。

对上女子失神的目光。

她是脆弱的,是无助的。

而他呢,是刽子手吗?

他身强力壮的伤了她!伤了她……

“管家!”转身一声呵。

管家闻讯疾步而来。

蒋李晋定了定神,强大如他,竟然控制不住的颤抖。

管家一看眼前的情形,知道先生纵然再怨,其实心底还是最疼惜代小姐的。

“我去叫医生!”

管家转身。大步往玄关走去。

“小罗,进来伺候!”

小罗是蒋家别墅最年长的女佣人,做事谨慎,为人温和,很得蒋李晋器重。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二楼的灯全亮了。

蒋李晋陷在大厅的阴影里,好久不得动弹,他看着自己甩开代砚悬的右手,看着它颤抖得不像样。

他不想承认,他很害怕。

这个女人如此玩弄与他,而他还是害怕失去她。

多可悲。

这就是他这么久以来恋恋不舍的爱情,无处安放,不管是哪一寸记忆被触碰,都能疼得他血肉模糊。

“代砚墨!”你果然能让我失去分寸,今日如此待你,你可知,伤在你身,却疼在我心。

你肯定不知道伤口溃烂后无法愈合的痛楚,丝丝缕缕,绞着所有神经,疼到夜里无法入睡,疼到一想起你,就痛不欲生……

二楼豪华卧室,装修奢华,无处不精致,一看就是女子的闺房,似是被人精心布置,一景一物,都是设计者的心血。

米黄色大床上,如此温暖的颜色,却躺着一个面色憔悴的女子。

代砚悬已经昏了过去。

她的身体不定时的抽搐,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又像是扯到了哪里的伤痛。

她无声的呢喃,不知道在说什么。

明亮的吊灯下面,是她触目惊心的伤痕。

下巴上脖颈处,都是青到发黑的指痕印,而她的额头,已用纱布缠了起来,有鲜血浸染出来,红晕了一大块。

代砚悬在这长两米大的床上娇小的可怜。

她身上盖着米黄色做工精良的被子,被子一直到下巴处,只留下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看上去异常苍白。

管家面无表情的扫一眼,小罗细心的给代砚悬擦拭唇角。

整个房间里只有医生检查的声音。

不多时,医生收了工具,管家看他一眼,转身交代小罗:“尽心伺候!”

床上的人轻不得重不得,不管先生怎么对待,他们这些做下人的,都只要听从吩咐就行。

小罗点头:“我知道!”

她用水洗了毛巾又轻轻的擦了擦代砚悬的眼睛鼻子,看到她初来乍到就弄得一身的伤,心里很是不忍。

可一想到她对先生所做的种种,却又愤怒之至。

她不明白,既然相爱,为什么要彼此折磨?

不过细想,这位小姐貌似只将先生当成了一时的消遣,她见她时,她高高在上,眼高于顶,不过那双眼睛却是相当漂亮,就像是夏夜里的璀璨星河,闪闪发亮,让人痴迷。

怪不得先生会如此沉醉与她。

只是她觉得奇怪,以代小姐的性子,遇到先生时向来是能言善辩的,而且总能哄得先生开心。

可是现在的代小姐……怎么会如此倔强?

难不成真如传言所说--代家家道突变,如今风雨飘摇,所以代小姐的性子也跟着变了?

这怎么说都有些勉强吧?

她又拧了把毛巾,细细的打量代砚悬。

都说当局着迷旁观者清。

小罗看了半天,觉得不太对啊,就算是时间再怎么变迁,代小姐眉眼间的张扬永远都不会消失,今天代小姐被带来时她凑巧看了几眼,当时就觉得疑惑。

今天的代小姐根本不似之前,她貌似更平易近人一些,而且更温和。

小罗已经在蒋家待了有些年份了,看人很准,基本是一眼扫过就能估量到七八分。

所以对于今天的代砚悬,她直觉不太对。

管家让私人医生住在这里,他可没胆子让医生离开,万一夜里昏迷的那位主子又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可真承受不起先生的怒火。

蒋李晋坐在沙发上,客厅里的大灯一直没有开。

小灯只照到他的腿上,蜿蜒出几许落寞的痕迹。

他呆愣的看着天花板,不知已经出神了多久。

管家走路没什么声音,又或者他是怕惊扰了蒋李晋,所以才轻轻下楼。

蒋李晋回神,目光微垂,看着桌面上一口未动的红酒。

本来他只是想要逼迫代砚墨承认自己。

可没想到……

“先生!”

蒋李晋目光微闪,没有说话。

管家借着微弱的灯光,揣摩着蒋李晋的心理。

跟了这位主子好多年了,就算是掌握不了全部,但大概还是有的。

不过他也没有本事洞悉一切,只要有个五分,就已经完全足够了。

“代小姐只是伤了额头,因为重力使然,她昏了过去!”

蒋李晋端过之前代砚悬倒的红酒杯,缓缓抿了一口。

俊脸微侧,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管家自说自话,他知道先生一定特别担心。

“代小姐正在输液,大概到夜里的两点可以输完,小罗在上面伺候,不会有事的!”他宽慰着蒋李晋的心。

做为下属,这是他义不容辞的职责。

蒋李晋缓缓喝完杯口红酒。

沙哑的开口:“去把代家的现状做份资料,明天放在我的办公桌上!”

管家轻嗯一声,转身去办。

夜早就已经黑透。

小罗一步不离的守在床边。

代砚悬一直都没有醒。

自从代家出事以来,她就没有睡好过一天,每每都从恶梦中惊醒,大汗淋漓里迷茫无措。

她虽然从小被以继承人的方式培养,可她没有学会力挽狂澜的本事。

所以只能利用自身优势,听了继母的话,被拍卖。

管家也不敢睡,这样的夜,没有敢放心闭上眼睛。

 

第十五章

蒋李晋去了书房,自从甩开代砚悬以后,他没有再去看她一眼。

不知道出与什么原因,他在经过代砚悬房间时脚步都没有停顿一下,背影挺直,高大桀骜。

或许他觉得自己太冲动了,可他是人,这么久了,他也会委屈,会难过。

代砚悬的否认让他还未好全的伤口又添了一道新的,有多疼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一直没办法忘记,她宁愿死也不愿意记得他。

代砚墨,不想记起他。

她否认了他们所有的曾经。

她不想记得他……

远在天边风流潇洒的代砚墨不知道,曾有人为她在无数个难眠的夜里黯然伤神,她当作好玩而招惹的男人,为她倾尽了所有心思,只想换得她明媚一笑。

这个男人曾在心底暗暗发誓,要永远对代砚墨好。

可是代砚墨远不知足,她伤害的是一个她已经永远无法挽回的深情之人……

命运开始改写,新的齿轮已经转动。

此后,只有代砚悬,这个倔强而又柔软善良的女人,她应该得到属于她的温暖……

管家站在楼道里,旁边还有两个随时候命的女佣人。

凌晨三点,医生又检查了一遍。

“没有什么大碍,额头上的伤不要碰水,下巴和脖颈上的,记得按时涂药,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管家站在边上。

心里嘀咕,问题大小那要看放在谁的身上。

代砚悬睡得并不安稳,她好像做了什么恶梦,痛苦的呻吟出声,已经打完点滴的右手在空中乱抓,不知道她企图想要抓到什么。

小罗见此,看一眼还没有走的管家。

小声问:“怎么办?”

管家看一眼代砚悬痛苦的脸,微微拧眉。

难不成要通告先生吗?

先生应该是不会过来的。

他需要平静。

“只是梦魇,过一会儿就好了!”

小罗眨眼,点头。

这个一会儿一直持续到早上五点,外面都能看到微微的亮意了。

代砚悬这才平静下来。

小罗发挥出了超人的意志力,硬是一个瞌睡都没有打。

她精神的陪在代砚悬的身边,一晚上感叹了很多次。

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姐,肯定是没有被如此对待过吧。

可谁让她招惹到先生呢,世上那么多人,她不去寻,偏偏要一头撞在先生这里,这下好了,旧账新账先生可会一起算的。

管家一直站到天亮。

他这才走去书房。

轻敲了敲门,沉声道:“先生,早餐时间到了!”

里面没有声音。

管家思索几秒,站着没动。

等到两分钟的样子,里面传来脚步声。

他往后退了两步,门被从里面打开。

一室的烟味,呛人的厉害。

管家面无表情。毫无波动,只是关心道:“先生,彻夜抽烟对身体不好!”

蒋李晋身上都是烟味,虽然面色不好,但通体的气质还是凛人。

“她怎么样了?”蒋李晋的声音并不似往日一样低沉悦耳,而是沙哑粗厉。

管家有些担心,却也知道不能多话。

只得先回答问题:“代小姐还在睡!”

蒋李晋轻嗯一声,径直往卧室走去。

管家见此,狠狠的抹了把脸,一张老脸上尽是疲倦之色。

他不得不叹息,真是老了,不中用了,熬个夜都像是打仗一样。

下次他得尽可能的不让这种事情再发生,就算是被先生责怪,也总好过先生后悔自责。

代砚悬醒来时窗外的阳光正温暖的射进窗户,那斑驳的光晕似是小天使挥舞着翅膀,一闪一闪的轻轻旋转。

代砚悬迷茫的睁开眼睛。

“代小姐,您醒了?”小罗微笑着开口,声音尽可能的温柔,就如管家所说,对待这位主子是轻不得的重不得,她只能竭尽所能的不让代小姐害怕。

本来,昨天被先生那样的对待后,代小姐应该已经心生恐惧。

她只希望代小姐的心脏能强大一些,因为以后很有可能还会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是谁都没有办法阻挡的。

因为没有人能忤逆先生。

谁都不行。

代砚悬意识恍惚,或许是小罗的声音太过温柔,让她生出了已经脱离蒋李晋的势力范围。

“这是哪里?”一开口才发觉嗓子干涩到冒烟。

她想坐起来,可是身体发软,没有一丝力气。

额头上密集的疼让她想起了昨晚上发生的一切。

她控制不住的白了脸。

有些恐惧的看向面前的女子:“你是谁?”

小罗叹口气,看吧,她就知道代小姐会害怕的。

可明明先生正常情况下根本就不是个残暴的人,只是代小姐是他的逆鳞,这触及到了先生的底线,所以先生才会如此的失控。

“我是小罗,别墅里的佣人!”小罗上前轻轻扶着代砚悬靠着床头坐下,又细心的给她垫了个枕头。

“额头是不是很疼?”小罗一看就很疼,都流了那么多血,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印记。

过会儿她得问问医生,代小姐这么漂亮的小脸可不能有什么不好的痕迹留在上面。

代砚悬抬手轻碰,刚一触及,她就疼得全身都僵在一起,举起的手都不敢放下来。

她小脸苍白,整个人羸弱不堪。

小罗想要去扶,可不知从哪里下手。

代小姐太瘦了,她觉得不管碰到哪里,都像是会被瞬间折断。

所以只能无奈的站在床边。

轻声道:“代小姐,你不要乱动,不然会特别疼,伤口过几天才能愈合。”

代砚悬轻轻点头。

虚弱的看着小罗:“这里,是蒋先生的别墅吗?”她试探的问。

小罗一看就知道代砚悬是什么心思。

也不想骗她,要让她乘早死了离开的心。

“是,先生已经去公司了,代小姐不用害怕!”

代砚悬被戳中心思,有些尴尬。

娇憨又无辜的问:“有这么明显吗?”

小罗点头:“有!”她看代砚悬耳朵有些红,心里莫名觉得奇怪,这位小姐不应该这么敏感啊,怎么像是还未出阁的大姑娘,这么容易就脸红。

记忆中的代小姐可脸皮厚多了。

如今变得这样可爱,她完全不能接受好嘛!

“饿不饿?您能下床吗?”小罗决定不再让代砚悬难堪,选择先让她下床。

代砚悬点头:“能的!”

“好,我扶你,您不要太使劲儿,您太瘦了,应该要好好的补一补!”

代砚悬心里一暖,感动道:“谢谢,不过我一直都是这样,没事的!”

啧,也变得好相处了。

小罗不着痕迹的想,过一会儿她得拿个小本儿记下,这种种的不对劲……

“先洗漱!”扶着代砚悬进了浴室。

很大,超级大!这是代砚悬进了浴室的第一个反应。

全身镜半身镜……都镶嵌着蓝色碎金边,擦得晶亮。

浴室里的采光极好,太阳光照下来所有的东西都闪闪发亮。

天花板是浅蓝色,如澄净的天空一样,地板是海蓝色,太阳光一照,还能看到波光粼粼,就像是身处海洋一样。

地板上还精秀描绘着活灵活现的鱼儿,从代砚悬俯视的角度看下去,3D的设计让鱼儿真就像活了一样,貌似只要她轻轻碰上一碰,那调皮的鱼儿就能瞬间弹开,然后畅游而去。

小罗靠在门口,似笑非笑,她只能说,先生真是疼极了代小姐。

代砚悬咋舌,走向正对面的桃花源--梳妆台。

看了看面前镶着金边的梦幻梳妆台,完全是少女气息。她觉得不管是哪个女子,看到这样精致的装饰,肯定会喜不自禁。

梳妆台上女子能用的东西都应有尽有,她看着大牌的化妆品,貌似还没有开封,成套的架在梳妆台的猫咪玻璃门里。

还有彩妆,还有首饰,各种各样让人眼花缭乱的东西……

旋转的架子,振翅欲飞的彩蝶,还有仿真的玫瑰花园,攀爬的紫藤,艳丽的向日葵……

代砚悬很惊愕,有些无措的转眸看向小罗,虽然她以前所用的梳妆台已经特别华丽了,可现在看到的,完全就是殿堂级。

高端到让人不知道拿什么词儿来形容。

整个浴室,一看就是费了心思设计的。也应该是出自大师的手笔,简直就是造了一个世外桃源。

她不得不想到蒋李晋,这个温柔而又残酷的男人。

 

第十六章

代砚悬转眸,看一眼站在门口的小罗,心情极其复杂。

她指着整个造价不菲的浴室,缓缓问:“这是……谁的房间?”她不敢多想,也不会让自己去奢望什么。

如此华丽精致的房间,肯定不会是给她的。

小罗轻笑,声音轻柔:“当然是代小姐的,难道代小姐不喜欢吗?”

代砚悬微愣,还略有些苍白的唇微张,像是惊住:“给我?”她完全不信,甚至觉得小罗在说笑。

“代小姐好像很惊讶!”小罗眨眼,她指了指漂亮梦幻的梳妆台,疑惑的问:“代小姐不是一直嚷嚷着让先生给您在房间里造一个世外桃源嘛,现在先生设计出来了,代小姐应该要高兴才对!”

“……”

代砚悬苦笑,原来如此。

只是为什么连佣人都会误认她是代砚墨,难不成她跟代砚墨真的就长得一模一样吗?

怎么可能呢。

就算是双胞胎,相貌之间也会有出入的。

小罗见代砚悬愣着,她笑着上前,将代砚悬带到美人鱼造型的浴缸前,指着里面已经泡好的玫瑰花瓣,道:“代小姐昨天受了惊吓,现在先泡个澡吧,我会在门外等您,如果有什么需要,代小姐叫我一声就是了!”

代砚悬看着小罗,摇头:“我不想泡澡!”对这个地方她还完全处于陌生的状态,再说泡澡很浪费时间。

她确切的需要跟蒋李晋问清楚,关于代家,他到底会不会帮忙。

可万一他不帮呢?

她又要怎么办?

……她不知道。

走到今天这一步,她已经没了任何的回头路,本已被所有人当作笑柄,若想再回到往昔,怕是难上加难。

而所有一切的希望还得仰仗蒋李晋。

“这是医生吩咐的,泡澡有助于让代小姐的身体放松,您太紧绷的话会让大家都很紧张的!”

小罗见代砚悬看到浴室时只有惊愕却无惊喜,这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先生为了这房间费了无数心思,一景一物都是他自己去办,可现在代小姐竟然毫无反应。

至少也要笑上一笑才对,可现在算什么?

代砚悬有些为难,她真的不想泡澡,她想见蒋李晋,哪怕这个男人很可怕。

她扭头看着小罗,小声的问:“你说蒋先生去公司了?”

小罗挑眉,点头:“是!”她仔细的打量着代砚悬,这张脸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只是少了张扬多了温和,可不管怎么样,这位代小姐对先生的态度却还是常年如一日。

“你想见先生?”小罗不清楚代砚悬在想什么。

她只是为先生不值,如此尽心尽力的去为一个人好,到头来还是遍体鳞伤。

代砚悬觉得小罗的态度好像没有之前好了。

她不敢拿出在代家时高高在上的架子,她已经深刻的明白,属于她的辉煌已经到了尽头。

此后,荆棘丛生,遍地机关……

摇头:“没有,既然他去公司了,那就不打扰她了!”

如果一定要泡澡,那她听话就是了。

抬手去解睡衣的扣子。

她这才发现,身上的睡衣也是粉蓝相间的,和浴室里的一切相呼相应。

这种颜色她倒是不排斥,相反还觉得挺好看。

以前因为是大小姐,父亲总是希望她能成熟一些稳重一些,因为她要身兼大任,不能太由了自己的性子。

所以她的衣服很多都是暗色的,精致妆容将她打造成了一个不沾人间烟火却还想赚人间钱的商人女儿。

那些靓丽的颜色很少能上她的身,其实,她是真的很喜欢亮色,她总觉得那很温暖。

指尖轻摸被锦缎包裹起来的扣子,入手丝滑,微微有些凉意。

“小罗!”她唤,尽可能的表达着自己的和善。

“医生有说要泡多少时间吗?”她想,她应该要乖巧一些,想到昨晚的一切,她到现在都是后怕的。

如果当时蒋李晋的力气再大上几分,如果她正好碰到了太阳穴,或许不用等到现在,她当场就已经永远闭上了眼睛。

小罗微怔,然后抬眸看一眼时间,心里想笑,觉得自己有些过分,怎么能让这么脆弱的美人儿战战兢兢。

她只是个下人,伺候代小姐是她的责任,她怎么能给代小姐拉脸子呢。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倘若被先生知道了,她一定会被训话的。

正了正神,笑看着代砚悬。

“医生没有说时间,代小姐泡一会儿就出来,楼下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代小姐必须得吃上几口才行!”

代砚悬轻嗯一声,礼貌道谢:“那就劳烦你先出去,我洗完了就叫你!”

小罗点头,视线微扬看到代砚悬脑门儿上的纱布。

心里有些复杂,虽然她总是坏心的想,一定要让代小姐也付出相应的代价,要让她尝尝戏耍别人的苦果。

可是看到面前柔弱无依的女子,她还是不忍心说出什么难听的话。

只得叮嘱:“代小姐,您额头上的伤不能碰水,不然会发炎!”

代砚悬感激一笑:“谢谢,我知道了!”

小罗这才转身离开。

代砚悬听到门被关上,她从墙上的镜子里打量着自己。

细细的看了看脑门儿上的伤口。

其实也看不出什么,只有被厚厚缠着的纱布。

她又扭头看一圈儿浴室,果真是世外桃源。

怪不得蒋李晋会那么愤怒,可见是爱极了,所以也是恨极了的。

只叹代砚墨不知道珍惜,毕竟这世上像蒋李晋这般深情的人已经不多了。

她摇摇头,努力忽视心里的艳羡。

这样的浴室,她是真的很喜欢。

这种颜色,这种身临其境的真实感,这种仿若被海洋包围的温柔感,如若不是知道一切都是假的,她好像还闻到了淡淡的花香。

各种香味纷杂的糅合到一起,让人闻得心旷神怡。

她笑,觉得自己肯定是被蒋李晋所营造出的蓝天大海给影响了,还有那娇艳绽放的花朵,当真是让她如痴如醉。

不过……

这一切都是代砚墨的。

而她是个被认错了的冒牌货。

她无心骗人,奈何蒋李晋太固执。

也是让她头疼。

浴室外,管家走了进来。

看一眼守在门口的小罗,小声的问:“还没出来?”

小罗:“刚刚才进去!”

“……”

管家眨眼,想到代砚悬脑袋上的伤,看一眼小罗:“你有告诉代小姐不能碰到水吗?”

小罗点头:“有啊,这个当然要说的!”万一不小心碰水发炎了,先生还不得暴跳如雷。

就当是为了先生好,她也要尽心伺候。

“嗯,出来后直接带她到餐厅,先用了早餐再说!”那消瘦的身子,也不知道代小姐都经历了些什么。

以前也没觉得瘦成这样啊。

管家心里疑惑,但也只能疑惑……

等到代砚悬收拾好时,小罗已经让人将房间都整理完了。

代砚悬看一眼奢华温馨的卧室,不由多嘴一问:“以前,呃……我,我很喜欢这些吗?”

小罗不懂:“哪些?”

代砚悬抬手指了指大床,她起来时盖的米黄色床单被套都已经被换了。

现在是嫩绿色的柔软锦被。

“我很喜欢这种颜色吗?”她有些怀疑,难不成代砚墨跟她的爱好都一样,连喜欢的颜色都一样?

这也太凑巧了吧。

“代小姐难不成忘记了?您以前经常着装亮丽,喜欢的都是让人眼前一亮的色彩,先生为此还给您涂了一面彩虹墙,让您闲来无事涂鸦用的!”

“……”

代砚悬只得感叹,蒋李晋对代砚墨是真的特别好。

走出房间。

走廊倒是简洁,也没有过多的修饰。

只简单的花草摆设再加上名贵的家居,已经奢华无比。

楼梯是透明印花玻璃的,上面有防滑纹路,踩上去稳稳当当。

一路下到一楼,客厅。

昨天夜里太暗,很多东西都看不清楚。

代砚悬现在举目,偌大的落地窗被大片太阳照射的格外惹眼,亮到纯粹。

落地窗外面,是望不到头的花园,姹紫嫣红一路蜿蜒到老远,几只彩蝶在花朵间嬉戏,阳光正好,万物盎然生机。

代砚悬勾唇,觉得眼前的美好画面让她勇气大增,昨晚的噩梦已经闲散了去,而接下来,她要坚强的活下去。

为了代家,为了,双胞胎……

“代小姐,这边走!”小罗开口。

代砚悬微笑点头:“好!”

她下意识的找着昨天晚上看到的惊悚画幅。

可是……整个墙面上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了。

她闭上眼睛再睁开,还是没有。

顿时停下脚步,心底疑惑不已,怎么就没有了呢?

那白天使和黑天使激烈厮杀的画面还停驻在她脑海里,可为什么墙上什么都没有?

小罗不明所以:“怎么了?”

代砚悬抬手,刚想去指,却又及时停住了。

她怎么这么多事呢,就算这里之前有一副画在,今天早上被拿掉也不是不可能的。

再说像蒋李晋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家中的一切应该是经常换的,但凡有好东西,自然会被换上。

从不迁就,也从不委屈自己。

“没事!”她摇头,暗暗警告自己,这可不是她的家,她得谨慎一些才行。

小罗转头,目光微闪。

她想她知道代小姐应该在找什么,不过……应该很快她就能再次见到。

南餐厅。

蒋李晋的别墅建的很讲究,其他暂且不提,就餐厅来说,就有东南西北四个。

没有人知道蒋李晋的用意在何处,只不过他有钱,想要建成什么样自然就能成为什么样。

南餐厅背靠部分花园,有两只鹦鹉正站在窗户前的栏杆上叽叽喳喳的叫,像是在斗嘴。

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全部精彩内容

《《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小说全文(代砚悬蒋李晋)-一宠成瘾帝少的天价娇妻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