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溪拓跋辰小说by奈奈儿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羽溪拓跋辰小说by奈奈儿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繁花落去与君老

时间:繁花落去与君老作者:奈奈儿

繁花落去与君老羽溪拓跋辰小说

繁花落去与君老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阿风?”“呦,大小姐,本王还以为你忘记了呢。“你怎么还会活着?”羽溪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熟悉的脸庞,但是接着,却是松了一口气。原来你还活着,太好了……“他应该死去的,是吗。”拓跋辰一脸鄙夷的看着羽汐。...

繁花落去与君老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 “妹妹,你没有进王府一日,你便不是这王府的人。”

“姐姐,你刚来王府肯定不习惯,我特定派人定制了一个玲珑镶金暖壶,姐姐一定会喜欢。”赵安雅眼睛一转,试探性的问着赵安雅。

羽溪嘴角不禁一抿,这个赵安雅,真的当自己是傻瓜了吗?

如今真是酷暑夏日,这个赵安雅竟然送给自己一个暖壶,这不是在讽刺自己所在的住处冷冷清清,无人问津吗?

“妹妹,这种好东西莫非不是你更加需要用,我这阳气足,实在无妨。”

“小姐给你的东西,你竟然这么不识抬举,你还真的以为自己是曾经的那个羽氏大小姐啊?”

“唉,玉燕,说什么呢。”赵安雅莞尔一笑,接着脸色突然变得狠辣起来。

“姐姐,不不瞒您说,我下个月要和王爷成亲了。”

“那就恭喜妹妹了。”

赵安雅看着羽溪一点儿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脸色不禁更差了。

“所以姐姐还是收好这个暖壶吧,否则姐姐不过是一个小妾,漫漫长夜,寂寞撩人,姐姐不免会感到寒冷。”

赵安雅挑衅的看着羽溪,她倒要看看,这个装模作样女人被自己这么一激,还能够如此的神色自若吗。

“妹妹,你没有进王府一日,你便不是这王府的人。”

“妹妹再胡闹,我虽然不过一个小妾,也是可以把妹妹赶出去的。”

“你!”赵安雅听着羽溪的话语,脸都气青了,可是竟然没有一点儿还嘴的话,只好忍气吞声。

“就没见过做一个贱妾还做的那么开心的,你给我等着!”

赵安雅把手上的暖壶重重的摔在地上,接着没有好气的和玉燕一同离开了。

“小姐,她要是以后是正室那可怎么办啊。”如佩看着方才两人剑拔弩张关系,玉佩不禁为自己小姐担心,眼泪竟然再次心疼的流了下来。

“她成为正室的时候,我也没几天时间可以看她那风流的嘴脸了,真好一了百了。”

“不过倒是你如佩,年龄也不小了,是时候给你指户好人家了。”

羽溪挑弄着自己的手中的琵琶,仿佛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小姐………小姐这么好心的人,为什么老天就这么不开眼呢?”如佩听着羽溪的话,眼泪更加止不住了。

这几天,拓跋辰没有来看过一次羽溪,而羽溪倒并没有放在心上,倒是整日拨弄着琵琶。

“小姐,那群人实在是欺人太甚!”

这时候,如佩哭丧着一张脸回来。

“我去向那些下人们要小姐需要的生活用品,那堆……那堆狗仗人势的东西,说小姐现在只是一个小妾,根本不需要这些贵重的东西。”

“小姐,肯定是赵安雅那个女人指使的,先前我就看到玉燕总是和库房的那群下人来往。”

“呵,倒是难得她那么费心。”

羽溪缓缓的从自己衣间拿出几块银子。

“如佩,你拿这些银子去外面凑和着买些吧,按你喜欢的来。”

“小姐……”如佩看着如今面色越来苍白的小姐,眼中的心疼显而易见。

第五章 本王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傻小子了

就在如佩准备离开的时候,拓跋辰突然出现。

“王……王爷!”如佩看着拓跋辰的到来,惊吓的往后一倒,瞳孔因为害怕而突然放大。

王爷这个时候怎么会过来?

“羽溪那个女人呢?”

拓跋辰的脸色倒是一如既往的沉重。

“小姐,小姐在里面弹琴。”

“呵,她倒是有这种闲情逸致。”

突然,如佩重重的向着拓跋辰跪了下来,她边磕头,边向着拓跋辰哀求道。

“王爷,救救小姐吧,因为库房一直不给我们物资,小姐已经两日不进米饭了。”

如佩明白,面前的这个男子,是她唯一能够抓得住的稻草。

“呵,她倒也是顽强。”

没想到,拓跋辰却只是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

“王爷今日怎么突然大驾光临,妾身实在是有失远迎。”

察觉到拓跋辰的到来,羽溪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过头来,灵动的大眼直勾勾的望着拓跋辰。

“明日申时府上举办聚会,虽然你现在是一个贱妾,但是本王总是要顾及父皇那边的面子。”

“明日你务必过来。”

拓跋辰冷冷的说完,转身便要离去。

“王爷就没有什么还需要同妾身说了吗?”

“呵,别把自己太当回事。”

拓跋辰转过身去,眼睛中分明带着一种冷若冰霜的光芒。

“本王本不想再踏足这块脏地,若不是雅儿执意让你赴会,莫非你以为本王会自取其辱?”

赵安雅,又是赵安雅。

羽溪的嘴角不禁勾出一丝冷笑。

“雅儿何其善良,才让你有了这宝贵机会,不想你那贱奴反而还含血喷人,简直和主人一个德性。”

“王爷这句话,实在让妾身惶恐。”

羽溪听着拓跋辰的话语,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重重的掉落谷底。

又是赵安雅,莫非你真的以为赵安雅如此的单纯?

“雅儿是我见过世间最善良的女子,怎么可能是你这个贱妇可以比的了的?”

拓跋辰一脸鄙夷,随即冷哼。

“羽溪,本王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傻小子了。”

“你竟然愿意如此不要脸的呆在这里,本王自然有一万种让你生不如死的方式。”

随着大门被拓跋辰的重重关上,羽溪的泪滴不知什么时候也落在了白皙的手上。

原来这个男人,已经这么恨透了自己了吗。

这就是自己选择的,在人生最后的时间段陪伴的男人吗?

自己终究还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王府宴会厅中

一行王爷在厅内把酒欢歌,欣赏着舞姬乐姬带去视听盛宴。

突然,一个壮硕的男子猛的把手中的金银酒器拍在桌上。

“二哥,何事如此激动。”

拓跋辰看着青山王拓跋旦的动作,似笑非笑道。

“哈哈哈,五弟,听说你向父皇讨要的那个曾经羽氏家族的小姐容貌倾国倾城,还弹的一手好琵琶,今天兄弟们都想见识一下啊。”

二王拓跋旦本就是一个厉害角色,在他的骚煽动下,其他王爷也纷纷响应。

第六章 “王爷,私下您可得好好给妾身奖励了。”

“就是啊,五弟,这个罪人之女被五弟你包容,纳进了王府,我们可得好好瞧瞧这个稀罕玩意。”

“看看和我新纳的那个舞姬相比,是不是更加动人,哈哈哈。”

在这些王爷的眼里,女人不过就是他们的一种附属品,只是用来比较的对象。

然而听着他们的议论声,拓跋辰却只是觉得刺耳。

罪人之女,还如此的强调,这些哥哥们的心思,自己不是不知道。

“让王兄们见笑了,这个女人并不是本王的王妃,只是本王的一个小妾罢了。”

“小妾又怎么能拿出来脏了王兄们的眼呢?”

“王爷,您这说的可就不对了,羽溪姐姐虽然是王爷的小妾,但是才貌动人,就算是妾,也是一个价值连城的妾才是。”

突然,赵安雅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宴会中冒出了这一句话。

她今天,就要让羽溪那个贱女人尝尝出丑的滋味。

“哈哈哈,赵家小姐果然是识大体者,五弟,你也就不要再藏着掖着了!”

“就是啊,姐姐,你也不要害羞,赶紧出来吧。”

赵安雅对着宴会后席招呼着。

羽溪早就听出了赵安雅话中的意思,明白赵安雅和这堆好色的王爷们绝对不可能如此轻易放过自己。

她的双眸转向了拓跋辰,然而拓跋辰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她明白,自己如果不及时出来,最后丢的,只会是拓跋辰的脸。

想想自己真是犯贱,自身都难保了,还要想着拓跋辰这个家伙。

“大家实在是谬赞羽溪了,羽溪不过是一个小妾而已。”

羽溪这时候才缓缓从众人之中出现,在众人的惊叹中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这二王拓跋旦的眼睛早已经直了。

“早就听说过羽氏大小姐的容貌惊为天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拓跋辰打量着在众人面前卖笑的羽溪,心中却不免烦躁。

这样的笑容那么的信手拈来,当年,自己就是被这样的笑容给骗了吧?

“王爷,私下您可得好好给妾身奖励了。”

羽溪笑若星河,眼中风情万种。

“哈哈哈,五弟你这个小妾果然是不一般啊。”

这个女人,竟然还有脸在这么多人面前跟自己讨价还价?

看来果真是不知羞耻。

他要让她清楚的知道,她不过是自己身边一个可有可无的物品而已。

而羽溪虽然笑着,内心却是抵触极了这一切。

她等着拓跋辰给自己一个台阶,同时她也在赌,自己在拓跋辰心中的位置。

可是许久过去,拓跋辰却没有一点儿表示。

“既然这样,妾身就给各位来段琵琶曲助兴吧。”

羽溪明白,在这群狼面前,自己不可能那么轻易下的了台。

可是听着这一句的拓跋辰,脸色却黑到了极致。

自己明明记得这个女人说过,她的琵琶只会为了重要的人弹起,而自己直到被暗算的那个晚上,才听到了期盼已久的琵琶曲。

而现在,她就这么轻易的在这些人面前弹奏,那曾经的自己,又是什么呢?

第七章 真的以为自己是烈女了

一股屈辱感突然扑面向着拓跋辰拍来。

很好,这个女人这样子在挑战她自己的底线,也是在挑战自己的底线。

“如此宴会,这弹奏琵琶好不枯燥。”

拓跋辰的双眸中出现了一片阴霾,冷酷的说着。

“不如你为各位王爷们表演一下舞蹈来助兴可好。”

羽溪听着拓跋辰的话语,不禁呆滞在原地。

在华国,舞蹈是一种闺门之趣,舞姬和妓女的地位并无区别,都是在私密的场合中进行。

然而,现在,拓跋辰却让自己在如此多人面前表演舞蹈?

“哈哈哈,听说羽溪小姐舞蹈造诣在华国也算一流,今日不想我们却能在这欣赏到羽溪小姐的闺房之美。”

拓跋辰的这个提议正好中了这些色咪咪的王爷们的下怀。

毕竟见多了舞姬跳舞,这曾经的羽氏大小姐的舞蹈,不知道会不会别有一番风味?

甚至有一些迫不及待的王爷们,裤裆已经隐隐凸起。

“怎么了,还不赶紧跳?”

看的出羽溪的犹豫,拓跋辰却没有任何的怜惜,他就是要让这个女人,在大家面前出丑。

他实在不相信这个女人愿意表演,他等待的,不过是她的黯淡离场。

羽溪盯着拓跋辰,突然笑了。

“既然如此,那妾身就献丑了。”

只要他开心,自己受这点儿委屈又有什么关系呢?

接着,羽溪便要做出舞蹈的动作,准备开始。

很好,羽溪。

“等等,本王让你跳的是青楼女子盛行的艳舞。”

拓跋辰继续步步紧逼。他讨厌极了这个女人对自己言听计从的样子。

他不相信,这个女人会这么的不知羞耻。

跳艳舞必须要脱掉身上全部的衣物,她这个曾经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必定不会如此接受。

羽溪的脑子中一片空白。

跳艳舞,拓跋辰,你真的只是把自己当作一个给外人炫耀的物品而已了吗?

羽溪的眼中不禁起了一层水雾,让自己在那么多人面前难堪,拓跋辰,原来自己竟然是如此不受你待见。

“羽溪姐姐,王爷让你跳,你怎么还不跳呢?”

然而人群中的赵安雅却好像唯恐天下不乱,挑衅的说着。

羽溪缓缓的闭上了双眼,脑中突然浮现出新婚夜中,拓跋辰对自己的质问。

阿风,是我对不住你,所以现在,我就来还清属于我自己的罪孽吧。

当羽溪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神中却尽是妩媚

“既然如此,妾身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罢,羽溪慢慢的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薄纱外套,接着继续一层层的脱下去……

在场的所有人眼睛都直了。他们不相信,这个曾经的羽氏大小姐竟然会做出青楼女子才有的举动。

看着羽溪的动作,拓跋辰不禁握紧了拳头。

这个女人,真的以为自己是烈女了?

第八章 “我已经是拓跋辰的人了。”

当羽溪脱到身上只有一件红肚兜的时候,拓跋辰再也忍不住了。

“拓跋辰,你是疯了吗?”

没想到,在拓跋辰刚准备喝止的时候,一个清亮的男声却抢先一步。

众人纷纷往声音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面容清秀的斯文男子,气急败坏的来到羽溪的身旁,直接脱下自己的外衬,盖在了羽溪裸露的身上。

“拓跋辰,你就是这么对待你亲自娶进门的女人吗?”那个男子脸色看出来非常的难看,质问着。

“这是本王的家事,哪需要你来干涉。”拓跋辰看到男子的模样,不禁感到一阵恼怒。

自己的女人,什么时候轮到他来护短了?

“拓跋辰,你再这么侮辱羽溪,我和你没完!”没想到男子并不示弱,直接捉着羽溪的手就要离开。

“唉,五弟,这大好的日子,为了一个女人伤了大家的感情就不好了。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再强求了。”

就在这个剑拔弩张的时候,三王拓跋渊开口调和。

三王拓跋渊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儿子,据说他是当今太子的有力竞争人选,他都如此发言了,在场的其他人只好作罢。

“还不快离开。”

拓跋辰冷着一张脸,不再说一句话。

大厅外

此时,被男子牵着手跑出来的羽溪一脸不相信的看着面前的脑子。

“阿宇?怎么是你?”

“羽溪,没想到三年之后,我们却是在这样的地点,这样的方式见面。”

男子显然非常的激动,抓着羽溪的手不愿意放开。

男子是当今华国最大的铁器家族的二儿子长孙宇,因为长孙家和羽氏的商贸关系,两人从小便相识。

一直以来,长孙宇就对羽溪有爱慕之情,可是正准备上门提亲的时候,却遭遇了羽氏家族的变故。

“羽溪,如果不是今天恰好来到这狗王爷的宴会上,我还不能够见到你。”

长孙宇显得非常的激动。

“羽溪,我现在就同那个狗王爷说,让她放你离开。”

一想到羽溪今天在宴会上受到的种种屈辱,长孙宇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生性平和的他本来想在宴会结束后才同羽溪相见,可是羽溪却被拓跋辰的如此的侮辱,当羽溪的身上被要求脱的只剩下一件红肚兜的时候。

长孙宇再也忍受不了了。

“阿宇,一切已经晚了。”

没想到,羽溪却是低下头,慢慢的说着。

“我已经是拓跋辰的人了。”

“我不在乎!”

长孙宇却非常的愤慨。

“那个男人有什么资格就这样侮辱你?”

“况且你的病……”

长孙宇想到羽溪的身体,心更加是一紧。

“阿宇,我的时间不多了,最后的时刻,我只想平静的离开。”

羽溪悄无声息的挣开了长孙宇的手,她现在的心,如同掉进冰窖里一样。

如果说自己方才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拓跋辰,那么当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下来的时候,自己对拓跋辰的心也一点点的慢慢抽离。

繁花落去与君老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繁花落去与君老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繁花落去与君老全部精彩内容

《羽溪拓跋辰小说by奈奈儿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