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公是醋桶》免费阅读(苏黎陆宴北)精品小说在线

《我老公是醋桶》免费阅读(苏黎陆宴北)精品小说在线

我老公是醋桶

时间:我老公是醋桶作者:楠坞

我老公是醋桶苏黎陆宴北小说

我老公是醋桶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进入,作者楠坞标签:副标题]在线全文阅读,精品小说苏黎陆宴北小说章节我老公是醋桶在线章节免费阅读讲述了:一次意外,苏黎撞上一个神秘男人。对方姓名不详,职业不详,婚配不详。什么?再相遇,竟然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更是鼎鼎有名人气男神陆宴北?说好要当陌路人的,可现在,这个天天缠着她不放,要她给孩子当妈的男人又是谁?。。。...

我老公是醋桶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021:他的关心

正想着,忽见对面那扇门被人推开,而后魏寻从里面走了出来。

苏黎连忙起身,几个快步迎了过去,“魏特助,陆总……他怎么说?”

其实苏黎更想问的是,他的肩膀可还好。

“陆总没说什么,只让安保部给个交代。”

“就这样?”苏黎诧异。

“嗯。”

魏寻点头,“没别的事,那我先去忙了。”

“魏特助!”

见他要走,苏黎赶忙拦住了他,“我……我还有事。”

“嗯,你说。”魏寻忙停下脚步。

“那个……陆总……他没事吧?”

这才是苏黎最关心的问题。

“你说陆总的肩膀?”

“对!”

苏黎忙点头,一脸的关切,“受伤了吗?严不严重?”

魏寻摇摇头,“陆总只说无碍,想来应该是没什么大事。”

苏黎一听,这才宽下心来,松了口长气,“那就好。”

“不过苏秘书要实在担心的话,可以自己进去看看。”

苏黎闻言一窘,“没,没有。”

她忙摆手,“只要没受伤就好,既然陆总没事那我就先去工作了。”

苏黎心虚的重新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去。

***

苏黎才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一眼来电显示,皱了皱眉。

电话居然是陆辰九打来的。

苏黎不想听,把手机给扔进了沙发里。

池年抓起来看了一眼,骂了一句:“这个死渣男!”

骂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可陆辰九却没有就此放弃,才一挂上,他的电话又跑进来了。

苏黎又挂。

他又打。

最后没辙,苏黎把电话给接了,“你到底想干嘛?”

“下来!”

苏黎一愣。

忙走去窗边,掀开窗帘往下看了一眼,就见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停在了他们小区楼下。

车灯亮着,一道颀长的黑色身影倚在车身上,他低着头,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手里的烟。

那模样看起来竟有几分落寞。

“我不会下去。”

苏黎拒绝。

“好,那我上来。”

苏黎见到楼下的男人捻灭了手里的烟头。

“陆辰九——”

苏黎恼了,“你到底想干嘛?”

“我想见你,下来!”

陆辰九仰高头,朝她的窗前看了过来。

那一瞬,苏黎分明听到了自己心脏破碎的声音,有些疼。

她匆忙把窗帘撩下,把自己藏在了窗帘后,眼眸里不觉敛上了一层薄雾,“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再见面的必要了。”

“我上来了。”

陆辰九大步就往单元楼里走。

“你站住!”

苏黎最终没拗过他,“……我下来。”

陆辰九停下脚步,“好。”

苏黎挂了电话。

有些疲倦。

“年年,我下去一趟。”

“去见陆辰九那个渣男?”

苏黎点了点头,“有些话我是该跟他说清楚了。”

“可他分明是来兴师问罪的!”

“我何罪之有?怕他做什么?”

“说得也是!行,那我陪你一起去,反正我也算半个当事人,咱们才不怕他。”

池年拿过沙发上的外套就要跟着一起出门。

苏黎把她拦住了,“你就别掺和了,我会解决好的。”

“你确定不需要我陪同?”

“他不会拿我怎么样的,我去去就回。”

苏黎换了鞋,独自出门,连外套也没拿。

苏黎从楼上下来得急,还没来得及把头发吹干。

她用橡皮筋随手把湿发绑了一下,这才走出楼道。

车身前,陆辰九一席黑色长风衣着身,双手慵懒的抄在风衣口袋中,身形斜倚在车身上,看起来还有些颓废,直到见苏黎现身,他才站直了身躯。

夜风拂过,吹乱了他额前的碎发,漆黑的眼眸略微深重。

被他盯着,苏黎心口一疼。

她不着痕迹的吁出一口气,逼着自己去忽略心里那份不适,迈开步子朝陆辰九走近了去。

“有事?”

苏黎的态度很淡漠。

“脸怎么样了?”

陆辰九像是感觉不到,他探出手,冰凉的手指攫住她的下颌,左右检查了一遍,皱眉,“没上药?”

面对陆辰九忽来的关心,苏黎只觉心尖一阵钝痛。

她连忙拂开陆辰九的手,防备的后退两步,与他保持安全距离,“这么晚特意过来找我,应该不是为了问我这些的吧?”

“非得这么避着我?”

陆辰九漆黑的深眸里掠起一层痛楚,他伸过手,霸道的将苏黎一把拽进了自己怀里,抱住,“我过来就是想看看你到底伤得重不重,还疼吗?”

苏黎靠在陆辰九的肩膀上,耳畔间是他温柔的话语,鼻息间是他身上那一度让自己沉迷的味道,那一瞬,她竟不争气的又一次酸了鼻头。

如果,他们之间还可以回到六年前,那该有多好?

可现实是,他们永远都回不到过去了!

苏黎忍痛推开了跟前的陆辰九,“如果你来只是为了跟我说这些没用的话,那我觉得我实在没必要再继续跟你谈下去了,我先回去了!”

苏黎说完,掉头就要走。

她若再不狠心些,受伤的终究还会是她自己。

五年所受的伤痛,足够让她清醒悔悟了。

“孩子的事……”

身后响起陆辰九略带嘶哑的声音。

苏黎脚下的步子一顿。

咬唇,有泪差点就从眼眶中呛了出来。

她以为他陆辰九可能真的不在乎温珊珊腹中的那个孩子,可他刚刚提到孩子时的声音,却已经出卖了他的真实内心。

可不,那孩子毕竟是他的亲骨肉,他怎会不在乎?

“我知道跟你没关系。”

闻言,苏黎的眼泪无声滑落。

她是不是该感谢他对自己的信任?

“不过……”陆辰九话锋一转,“这事儿虽跟你没关系,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跟我妈去认真道个歉。”

苏黎心底里最后残存的一丝温暖,最后终因陆辰九这句话荡然无存。

“道歉?”

她转过身,看向陆辰九,唇边一丝冷讽的笑,“我凭什么?”

“就凭她是你的长辈,无论她做错什么,你都不该用热茶泼她。”

陆辰九居然还在试图与她讲道理。

“是吗?”

苏黎扬眉,“就因为我是晚辈,所以我活该要为她孙子的死背锅?就因为我是晚辈,我就活该要受她辱骂殴打?陆辰九,若不是因为她是长辈,她脑袋上被泼的就不是那杯水,而是那只茶杯!”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022:爸爸,你生气了

苏黎扬眉,“就因为我是晚辈,所以我活该要为她孙子的死背锅?就因为我是晚辈,我就活该要受她辱骂殴打?陆辰九,若不是因为她是长辈,她脑袋上被泼的就不是那杯水,而是那只茶杯!”

“苏黎,那是我妈,也是你妈!”陆辰九提高了音量。

“我妈?”

苏黎笑了一笑。

她笑的是自己曾经的天真和愚蠢。

刚入陆家的时候,她确实是真心把李文娟当作了自己的亲妈来对待,可结果呢?

结果是,他们母子俩联手把她这颗真心一而再再而三的放入冰冷的搅拌机里打碎,碎得七零八落,碎成了泥,而后再任意践踏。

“陆辰九,她这样的妈,我要不起!另外……”

苏黎说到这,心口钝痛了一下,眉心微微一抖,“我们离婚吧!”

明明不过简单地五个字,苏黎却觉好似耗尽了她全身所有的力气。

十五年的青春,全都喂了狗!

陆辰九漆黑的深眸直直的凝着她,眸底有的只是渗人的冰寒,“你再说一遍。”

苏黎仰高头,红着眼眶,无惧无畏的迎上他的目光,毫不犹豫道:“我们离婚……唔唔唔————”

她后续的话,还未来得及说完,已然被吞噬进了陆辰九的深吻之中。

陆辰九吻得气急败坏,且蛮横不讲理。

“陆辰九——唔唔唔……你……松开!!”

“放开我————”

苏黎挣扎,然而回应她的却是陆辰九更加霸道的进攻。

仿佛间,苏黎见到不远处的林荫大道上停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

车身隐在暗夜中,被树荫笼罩,不易察觉。

车窗紧闭,苏黎根本看不见里面的人,可她却清楚地感觉到有一束冷锐的目光正一瞬不瞬的凝着她。

“老爸。”

黑色劳斯莱斯中,陆璟宸趴在车窗上看着外边,小腮帮子气鼓鼓的,“苏苏和辰九哥哥是不是在亲亲?真是羞羞羞!”

陆宴北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棱角分明的轮廓线一直紧绷。

“我下去给苏苏送药。”

陆璟宸说着,拎过手边那袋药,就要开门下车。

气归气,但药还是要送的。

哪知车门却“咚”的一声,落了锁。

“老爸?”

陆璟宸一脸疑惑的看向前面的陆宴北。

陆宴北面上毫无温度可言,“她不稀罕要你的药。”

说完,启动车身,绝尘而去,路过垃圾桶的时候,抓过那袋药,毫不犹豫的扔出了窗外。

陆璟宸还有些懵。

“老爸,不是你闹着要来给苏苏送药吗?怎么又把药给扔了?”

“……”

没人理会他。

前面的男人,只顾开车。

陆璟宸把小脑袋探到前面,看一眼脸色冷清的陆宴北,“老爸,我觉得你好像在生苏苏的气。”

“没有!”

某人否认。

“你真的生气了?”

“都说了没有!”

某人脸色更难看了些分。

“你真的生气了。”

陆璟宸终下结论。

“……”

“没事,反正我也挺生气的。”

陆璟宸伸着两条小短腿靠在椅背上,两只小手臂环在胸前,小腮帮子还是气鼓鼓的,“以后再也不理辰九哥哥了!”

“……”

难道不该是以后再也不理他的苏苏了吗?

苏黎眼见着黑色劳斯莱斯驶出了小区,不知怎的,心下里忽而一慌。

她使出浑身解数,却也推不开陆辰九,最后无法,她干脆一口咬了下去,直到见了血,陆辰九才终于知难而退。

“陆辰九,你再闹下去,我就报警了!”

苏黎恐吓他。

陆辰九摸了摸唇上的血水,又看了眼浑身带刺的苏黎,最后到底没再继续纠缠。

走前,他还是同苏黎交代了一句:“我妈是什么性子你也清楚,你要能低头认错那是最好,若不然,以她的个性,不会就这么轻易收手的。”

“呵!”

苏黎只回了他一记冷笑。

既然知道她不会这么轻易收手,为何不花时间去劝劝自己的母亲,非要到这来劝她去示弱呢?

她苏黎凭什么?!凭什么所有的委屈就得她一人承受?

陆辰九走后,苏黎没急着上楼,而是一路小跑着去了前方不远的垃圾桶处。

刚刚若是她没看错,那辆黑色劳斯莱斯一定是陆宴北。

他好像把什么扔进了垃圾桶里。

苏黎捡起来看一眼,意外,袋子里居然全是一些去伤的药膏。

苏黎心下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悸动。

这是专程给她买的吧?

可为什么又要扔掉呢?

是因为见到自己和陆辰九在一起,要避嫌的缘故?

苏黎咬了咬下唇,把那袋药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她犹豫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给陆宴北问问,可翻出手机才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他的电话。

罢了!

她失落的收回手机,抱着药膏回了楼上去。

***

翌日——

苏黎捧着文件,敲响了陆宴北的办公室门。

“咚咚咚——”

三道敲门声,一声声仿佛叩进了苏黎的心里,竟让她没来由有些紧张。

“进来。”

门内传来陆宴北清冷无温的声音。

不知是不是苏黎的错觉,总觉得他这声音听起来,心情似乎不佳。

苏黎稍稍调整了一下呼吸,感觉不出什么异样了,她才推门而入。

门推开。

陆宴北正坐在办公桌前专注于工作。

深秋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投射进来,筛落在他身上,如同给他度上了一层璀璨耀眼的金芒,让人有些挪不开眼去。

苏黎强行回神,脸上保持着惯有的商业式微笑。

“陆总。”

她踩着高跟鞋走上前去,把手中的文件递给他,“这是企划部这个季度的报告,请您过目一下。”

“放着就行!”

陆宴北专注的批阅着手中的文件,头也没抬。

苏黎把文件放下,却又没急着走。

“还有事?”

陆宴北掀起眼皮看她一眼。

对上男人那双深邃似古井的黑眸,苏黎有种错觉,仿佛稍不慎,就会被吸附其中。

她的心乱了一秒,面上却镇定自若。

苏黎点头,“是,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陆总。”

“问。”

陆宴北重新低下了头。

似乎对她的问题,并不太感兴趣。

“陆总,您昨晚是不是到过我家楼下?”

苏黎开门见山。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023:帮他上药

“陆总,您昨晚是不是到过我家楼下?”

苏黎开门见山。

陆宴北的注意力似乎全然都在手中的文件上,听到苏黎的问话,他只敷衍的用鼻腔“嗯”了一声,头也没抬。

他承认了,且还是一副非常坦然的态度。

似乎这件事在他看来,并不是一件值得特意拎出来询问的事儿。

苏黎也没料到他会回答得如此坦然。

却听陆宴北继续道:“是璟宸非闹着要去找你,我拗不过他,只好带他去了。”

“我说呢!”

苏黎尴尬的笑了笑。

想来也是,他陆宴北是谁?怎可能会无故来主动找她?

“璟宸还好吗?”

“好。”

回答得真是简单又干脆啊!

几乎让苏黎都有些没法再往下接了。

可是,她还有更重要的问题想要问他。

“那扔垃圾桶里的那些药……”

“去的时候恰好路过药店,顺手就买了。”

“……哦。”

只是顺手而已。

“那既然买了,干嘛又要扔掉呢?”

“当时看你和辰九聊得挺好,不方便让璟宸上前打扰,那药我拿回家也无用,所以干脆就扔了。”

“……”

回答得还真是滴水不漏啊!

“原来如此。”

苏黎牵强的挤出一丝笑来。

心里莫名有一丝黯然划过,虽不明显,但她还是感觉到了。

“还有问题吗?”陆宴北抬眸问她。

“……没。”

苏黎摇头。

“中午有个饭局,替我备一套合适的衣服。”

“是和房产局局长一起用餐吗?”

“嗯。”

“好,那我替您准备一套偏稳重的服装。”

“由你。”

简单两个字,却让苏黎的心尖儿微微荡漾了一下。

她晗了颔首,折身进了里面陆宴北的私人更衣室里去。

虽然苏黎早有心理准备,但进去后还是被衣柜中琳琅满目的衣衫以及配饰所惊到。

衣橱里所有的东西都按类别一一规整着,风格各异的定制款手工西装、名品衬衫、领带、男士丝巾、名表等等等,真可谓应接不暇,应有尽有。

苏黎唏嘘。

大款就是大款啊!随便几身衣服就是别人一辈子的花销了。

苏黎从数百套衣服中选出了一套款式经典的深灰色西装,又细致的替他搭配好领带,以及口袋丝巾,最后是腕表。

全数搞定,斟酌再三,最后确定无误。

正欲出门去‘回禀’陆大BOSS,却见他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更衣室门口。

陆宴北真的很高,如同松柏,笔直的站在门沿边上,头已经快要挨上门顶,阴影笼下,让人透不过气来。

“陆总。”

苏黎忙恭敬地喊了一声。

“准备好了?”

陆宴北沉步而入。

“是。”

“出去吧!我换衣服。”

“好。”

苏黎折身出门,顺手替他把门掩上了。

才走到办公室门口,苏黎才想起还有领带夹忘了搭配,又忙转身回去。

“陆总,不好意思,我还有……”

呃……

后续的话,在苏黎推开门往里探头后的一刹那,戛然而止。

她颊腮一红。

入目的居然是陆宴北光裸精硕的后背。

苏黎也没想到他这么迅速,说换衣服就换衣服。

陆宴北听到苏黎的声音,把脱了一半的衬衫又重新穿了起来。

回头看她,目光锐利。

“对不起。”

苏黎迅速认怂,低下脑袋,红着脸识趣的退离了出去。

门才一阖上,苏黎却又想起什么,重新推开了门去。

这次是毫无避讳,甚至有故意而为之的嫌疑。

“陆总。”

陆宴北:“……”

他干脆把身上被自己扒了一半的衬衫脱下,扔前方的沙发上,转身过去看她,眉眼间隐着些许不耐烦,“故意的?”

苏黎只匆匆瞥了眼他健硕的胸膛,就局促的埋下了脑袋去。

这男人的身材实在太完美了!

流畅的线条,硬朗而又不突兀的胸腹肌,还有腰间那性感的鱼人线,样样都让人血脉偾张。

这一刻,不得不让苏黎再次忆起他们第一次的那个令人脸红心跳的夜晚……

好吧!她必须得承认,那天晚上她是有些借着酒劲贪图这个男人美色的。

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

“对不起,陆总,我不是故意的。”

苏黎低头道歉,却转而又抬起头来,指了指他乌青的肩膀,“你右肩好像有点肿。”

陆宴北只看着她,“嗯”了一声。

所以呢?

“是昨儿那个笔筒砸的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

陆宴北终究有些失了耐性。

“你等我一下,先别穿衣服,我去拿药,马上就来!”

苏黎没等陆宴北应答,就火速退了出去,回自己的办公桌前取药去了。

陆宴北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沉目,微扬眉梢。

转而又瞥了一眼自己肩上的伤。

这点伤,对尝过子弹味的他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刚刚那女人说什么?

别穿衣服,等她来?

苏黎拿药折回来的时候,就见陆宴北当真上半身什么都没穿,正坐在沙发上恭候着她的大驾。

苏黎也没想到他会忽然这么‘听话’,突见这么‘香艳’的画面,她多少还有些窘迫。

眼皮垂下,朝他走近了过去。

苏黎把手中的黄道益药水递给他,“这东西消肿祛瘀挺好的,不过得揉揉,我去给你叫魏特助吧!”

陆宴北没接苏黎手中的药,只抬眸看她一眼,“你来。”

“啊?”

苏黎一窘。

这……不好吧?

她颊腮微微泛起一层红晕。

陆宴北面无表情的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她坐下,又补充一句,“魏寻一习武的,手上没个轻重,本来就伤着了,再被他按几下,这胳膊还要不要了?”

这话好像是有些道理。

苏黎到底在陆宴北的右侧坐了下来。

“陆总,揉的时候可能会有点疼,你稍微忍着点。”

苏黎说着,往自己手心里倒了些药水。

陆宴北没留心听她的话,只瞥了眼她手心里的药水,皱了皱眉,略微不满。

“……我洗过手了。”

陆宴北闻言,这才舒展了眉头,别开了视线。

苏黎吐舌。

真真儿龟毛啊!

苏黎先把药水抹开在他肩上,又把自己的手心来回搓热,这才重新覆上他的肩膀。

手刚抹上去的时候,苏黎还一阵脸红心跳。

我老公是醋桶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我老公是醋桶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我老公是醋桶全部精彩内容

《《我老公是醋桶》免费阅读(苏黎陆宴北)精品小说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