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七雪秦珩小说by沅芷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苏七雪秦珩小说by沅芷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料君见我应如是

时间:料君见我应如是作者:沅芷

料君见我应如是苏七雪秦珩小说

料君见我应如是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苏七雪为救出在丞相府备受欺凌的苏七瑶,拍卖自己的初夜,被秦珩买走,认出她正是三年前欺骗他感情,并且差点杀了他的女子,在苏七瑶被赎回之后,以苏七瑶威胁苏七雪,百般折磨。苏七瑶爱上秦珩,设计令秦珩误会苏七雪,以为她与别人通奸,一顿侮辱后将苏七雪贬为婢女。苏七瑶为爱疯魔,想要害死苏七雪取而代之,给怀孕的苏七雪下了烈性毒药……...

料君见我应如是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04.是他亲手递过来的毒酒

“把这烧干净,不用扑灭了。”

众人焦灼,生怕殿下在里面有个万一他们全掉脑袋的时候,高大的男人已经从火场里走了出来,怀里用外衣罩着一名女子,他浑身上下有着不同程度的几处烧伤,怀里的人却是毫发无伤。

“苏七雪烧了本宫最喜欢的一处宅院,贬为粗使丫头。”

苏七雪自那天起就再也没见过秦珩,手腕上的伤口因为得不到金疮药,微微有些发炎,她被管家指派每天为秦珩洗衣服,直到苏七瑶来看她。

“你还来干什么?”苏七雪像是没看见一样,低头平静的洗着衣服,柔嫩的手指已经磨出了血,她却一声痛都没有喊过。

“我来看看姐姐生活的如何。”苏七瑶浅浅笑着,涂着蔻丹的手轻轻执起苏七雪红肿的手,“真没想到姐姐竟然会干这些粗活。”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苏七雪抽回手,“我还以为你是来给我一个理由的。”

苏七瑶面色一冷,“怎么会是笑话,明明是来贺喜姐姐得了太子真心以待的。”

看着苏七雪受伤的双眼,她只觉得心底一阵痛快,“殿下真是对姐姐用情至深,我满以为殿下撞破姐姐的好事,不杀了你也要你半条命,谁曾想,竟然亲自下令烧毁院子,替你掩埋秘密”

“啪!”

苏七雪一巴掌扇了过去,说话都带着颤音,“苏七瑶,我何曾亏欠你,你要这样待我?”

苏七瑶抬手摸着脸,痴痴笑了起来,像是听见了天大的笑话,“姐姐你若是真心待我,为什么要看我的笑话呢?瑶儿那么喜欢太子殿下,怎么你就非要和我争呢?”

“我和你争?”苏七雪咬牙恨声,“从小到大,你喜欢的东西我何曾争过?我和秦珩此生再无可能,我何时与你争了?太子不是如今的你能高攀的人,我是他的仇人,你是他威胁我的筹码,我不想眼睁睁看你跳入火坑,我错了吗?”

她真的不明白,她不明白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妹妹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副模样,甚至为了毁了她费尽心机。

苏七瑶却已然听不进去任何话,相似的面孔带着扭曲至极的狠辣,她突然满脸天真的开口,“姐姐,是不是你死了,我就不是筹码,也能得到殿下的倾心以待了呀?”

苏七雪瞪大双眼,不敢相信这是从自己亲妹妹嘴里说出来的话。

苏七瑶拿过一边丫鬟端着的两杯酒,一杯递给苏七雪,“我今天没有别的事情,只是当初姐姐奸情被发现的事情,到底还是因为我,我来向姐姐赔个罪。”

女孩脸上的笑容纯真烂漫,带着真诚和歉意,却令苏七雪不寒而栗,扬手打落了酒盏,“你觉得你给我的酒我还会再喝了吗?”

苏七瑶突然跌坐在了地上,泪眼婆娑的看着苏七雪,“姐姐我真的是真心像你赔罪的,你为什么推我呢”

“你赔什么罪?”

男人冰冷的声音蓦的从身后传来,熟悉到苏七雪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

秦珩停在苏七瑶面前,温柔的将她扶了起来,“你帮本宫看清了这个女人的真面目,还被她推倒在地,你赔什么罪?”

苏七瑶小鸟依人一般依偎在秦珩怀里,委屈的哽咽道,“姐姐不原谅我,她还说我敬酒是不怀好意”

秦珩闻言,接过苏七瑶手里的酒,递到苏七雪唇边,姿态是那样的高高在上,容不得她有任何的反驳,“喝掉。”

苏七瑶的目光从酒杯一点点移到秦珩的双眼,三年的时间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哪怕一点点痕迹,不同的只是,三年前他满目温柔,三年后他眉眼冰冷,为另一个女人讨公道。

“我”苏七雪刚想要辩解什么,却突然觉得整个人活的好累,忍不住凄凉的笑了起来,看向躲在秦珩怀里的苏七瑶,毫不意外的在她脸上看见一抹得意的神色,她从小和苏七瑶一起长大,真是仿佛第一次认识她。

苏七雪接过酒杯的瞬间,秦珩心底突然莫名的慌了起来,刚想说什么,苏七雪手里的杯子已经滑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她刚喝下第一口,五脏六腑像这个摔碎的杯子一样,被撕裂一样的疼从心口传来,蔓延至四肢百骸,疼的她站都站不稳。

秦珩定在原地,眼睁睁看着苏七雪整个人跪在地上,巨大的慌张涌上心头,却仍是硬下心肠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心中认定这是苏七雪自导自演的手段,“苏七雪,你这又是什么把戏?”

苏七雪捂着胸口,勾唇笑了笑,大口大口的鲜血溢了出来——他到现在还是不信她!

“秦珩,我知道你恨我,我也恨我自己。”苏七雪眼神开始涣散起来,像是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曾经。

“秦珩,三年前我欠你一条命,三年后我喝下了你亲手递给我的毒酒,我是不是不欠你的了?”

“太医!给我宣太医!”

秦珩将地上的女人横抱起来,失控的嘶吼出声。

他第一次慌的六神无主,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轻,轻的就像是,随时都会羽化飞仙永远离开他一样!

05.他只求她醒过来

“太子殿下”太医刚开口,守在床前的男人很快有了反应,布满血丝的双眼看起来恐怖骇人,“老臣技艺不精,孩子和夫人都保不住了。”

“孩子?”

“殿下,这位夫人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这毒太过刚烈霸道,这下毒之人心肠歹毒,夫人也没有任何求生的欲望,怕是会一尸两命啊!”太医摇头叹息,他不知道这位夫人是太子的什么人,但是看眼下的状况,分明是很在乎的模样。

只可惜,他毕生所学,也无法得知这究竟是什么毒,但是毒已经蔓延五脏六腑,眼看着是活不成了。

“滚!”秦珩的骨节被他攥的直发响。

孩子?一个多月?难不成是那个下贱小厮的种?

可是他现在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只求她平平安安活下来。

看着床上女人毫无血色的小脸,秦珩只觉得心口疼的厉害,他没办法继续骗自己对这个女人的感情了。

他爱她,恨了三年,也爱了三年。

他恨她玩弄他的感情,他恨她那么狠心,朝夕相处口口声声说爱他,却转身就将一把刀子深深插进他的胸膛,他也恨她私通小厮,却又一副自己委屈了她的模样。

他一直说服自己,将她绑在身边只是为了折磨报复,可是他没办法忽视自己对她的心疼。

看见她绝望的躺在地上会心疼,看见她衣衫单薄跪在雪地里会心疼,看见她咳嗽的双眼发红会心疼,哪怕是当初看见她火场里和别的男人苟合,他恨不得任由这场大火烧死她,但是看见她被他砍伤的手腕和茫然无助的眼神,他仍然心疼,看着她因为洗衣裳磨出了血丝的指尖,他更是恨不得将那双手捧在手心问她是不是很疼。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在乎了,只要她现在能活过来,他愿意放下两个人之间所有的不愉快,他愿意等她回心转意爱上自己。

“殿下,苏七瑶什么都不肯交代,只说要见您一面。”掠影低声道。

秦珩来到刑房的时候,刑架上的女人已经浑身血污,指甲被拔的血肉模糊,进气少出气多了,但听到脚步声,仍是挣扎着抬起头来,那张曾经她最在意的绝色容颜已经被烙铁灼伤,满脸狰狞。

看见来人,苏七瑶混着血沫吐出一颗碎牙,缓缓笑出了声,“太子殿下,你终于来了。”

秦珩已经没心情和她周旋了,“解药在哪?”

苏七瑶仍然笑的诡异,“殿下怎么会问我这个问题呀?难道不是您亲自递过去的毒酒吗?”

秦珩心知她想要激怒自己,但是小七的情况不能再拖了,“本宫没有与你闲聊的心情,最后问你一遍,解药,在哪?”

男人的声音越来越轻,却一字一顿,充满了危险。

“别呀,殿下,瑶儿还想和您好好聊聊呢!”苏七瑶无视秦珩暴虐的双眼,她连死都不怕,还能怕什么,“殿下,其实苏七雪肚子里的孩子是您的呢!”

满意的看到秦珩龟裂的表情,苏七瑶笑的整个人都抖了起来,“殿下还不知道呢吧?那个小厮呀,是我约的,火呢,是我放的,姐姐没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我本来想着,通奸这么大的罪名,是个男人都会受不了的吧?就算你深爱姐姐,饶她一命,以后在整个太子府,她仍然是一个与小厮有染的女人。”

“名声败坏,就算殿下不计前嫌,也有的是人吐口水,戳她的脊梁骨。”苏七瑶说的太急,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看着秦珩额角暴起的青筋和通红的眼眶,她就觉得心中一阵快意。

“可是瑶儿千算万算,没算到殿下您竟然真的这么在乎姐姐,为了姐姐的名誉,您竟然亲自下令烧毁了整个院落,连个尸体都没留下,殿下为姐姐考量到了这个地步,真的让瑶儿猝不及防。”

苏七瑶还想继续说,却被男人压抑的声音打断,“小七哪里对不起你?”

秦珩捏着苏七瑶的喉咙,“她为了将你赎出来,拍卖自己的初夜,为了不因为胁迫你而伤害你,在雪地里跪了一个多时辰求本宫你倒是告诉本宫,她这个姐姐到底哪里还欠你,你竟然这样伤害她?”

“欠我?”苏七瑶疯疯癫癫的笑起来,仿佛被扼住了喉咙的人不是她,“苏七雪有什么好?就值得你那么倾心以待?为什么我就不行?我琴棋书画样样不比她差,我还比她这个青楼里被人买出来的贱人干净呃”

秦珩骤然收紧了手,手背青筋根根暴起,他真的很想直接捏死这个女人,但是现在不可以,小七还在等着解药,“解药到底在哪?”

苏七瑶咳了两声,眼泪渐渐落了下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仿佛根本没听见秦珩的话,“我喜欢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你也一样,可是她偏偏阻拦我你说她该不该死?”

“自小就有许多人夸瑶儿聪明,瑶儿自然早就发觉殿下待我万般好都是为了报复姐姐,但是瑶儿不甘心啊”

“瑶儿本来想着,等殿下您发现自己的心意,却因为流言蜚语不能娶她之后,瑶儿就献计,将自己嫁给殿下,收姐姐做婢女,这样我就可以如愿以偿、堂堂正正的嫁给殿下了,还有着成全姐姐和殿下的美名,那么来日方长,瑶儿不信得不到殿下的宠爱。”苏七瑶脸上露出憧憬的表情,状若痴狂。

秦珩痛彻心扉,为苏七雪感到浓浓的不值得,他若是早知道苏七雪卖了自己要救的是这么个货色,他一定早就解决掉她,“掠影!上刑,等她愿意给出解药再来找本宫!”

“没用的哈哈哈我不会交出解药的!我死!她苏七雪也要陪着我死!”

06.废太子

“殿下,您知道么?”苏七瑶无视正在给自己上刑具的掠影,状似癫狂的对着秦珩的背影喊道,“姐姐从自从三年之前就有心仪的人了,你没机会的!”

谁料这句话却成功让秦珩身形一顿,心底蔓延起巨大的苦涩,苏七雪就那么喜欢秦夜,连苏七瑶都知道么?

秦珩前脚刚踏进苏七雪所在的卧房,就看见身着便服的皇帝坐在桌前喝茶,愣了一瞬便躬身行礼,“儿臣给父皇请安。”

皇帝重重的放下茶杯,显然是正憋着一肚子气,“又是这个女人?”

秦珩自知什么都瞒不过精明的父皇,“父皇,儿臣自有打算。”

“自有打算?朕三年前阻止你娶这个女人你就说你自有打算!然后呢?违抗朕的命令也要娶她做正妃?”皇帝气急,秦珩是他最得意的儿子,才华出众举世无双,不沉迷酒色,更是为百姓考虑,民间呼声极高,该心狠时也绝不手软,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栽在一个女人手上!

“哼!苏将军真是生了个好女儿!三年前扮做歌姬能让你方寸大乱,三年后作为罪臣之女居然还能让你不要命的冲进火场救她!这次你也是铁了心要救她?!”

秦珩听着皇帝的怒骂却一声不吭,直到皇上问道是否要救她,才低声却坚定的回答:“是。”

“朕不准!”皇帝站起身,桌子上的茶盏被他挥手扫落在地。

“父皇,儿臣要救她。”秦珩跪在地上,郑重的行礼。

他知道他此举对不起父皇对他的鼎力栽培,会让父皇很失望,但他更无法想像倘若失去苏七雪他会怎样,“父皇,儿臣不能失去她。”

“混账!”皇帝一耳光就抽在了秦珩脸上,“你忘了她当初是如何对你的了吗?你这样注重儿女情长,以后朕如何将家国大任交给你?!”

“父皇,儿臣也是一个人,她现在于儿臣而言,只是儿臣喜欢的女人。”秦珩不卑不亢,态度却很坚决,哪怕是跪着,仍然挺直了脊梁,一身风华,半点不曾折损。

“若是救她,朕就废了你的太子之位,你还执意如此么?”皇帝突然倍感无力,皇后曾经就对他说过,秦珩行事作风很像是年轻时候的他,痴情而又冲动,怕是以后也会在一个女人身上倾尽心思。

他还记得当时他大发雷霆,罚了皇后,现在想来,果然知子莫如母。

秦珩浑身一僵,母后临终的心愿就是希望他有朝一日登顶九五之尊,为天下百姓谋福,将祖宗基业推向盛世之巅,他也一直以此作为自己终身目标。

“儿臣,执意如此。”秦珩扣在地上的手骨节都开始发白,却仍然很是坚决。

“哼!从今日起,秦国没有你这个太子!”

皇帝冷哼一声,满脸都是压抑不住的火气和失望,“你真是对不起你逝去的母后!”

秦珩跪在地上恭送皇帝离开,久久没有站起身来。

他不是一个好人,他做任何事情都会百般算计是否值得,这一次,他都感觉自己疯了,但是他丝毫不悔。

纵使太医也曾经劝他放弃,直道这毒过于霸道,便是解了毒也可能会因为身体机能下降而香消玉殒,但是他不想也不可能,放弃任何一丝让她活过来的机会。

太医一直守在苏七雪的床前以防万一,恭送陛下离开后,不由得将目光落在了秦珩身上,“殿下,您两天没合眼了,休息休息吧。”

秦珩摇摇头,“唤我王爷吧,小七的状况还能支撑多久?”

“老臣已经拿上好的人参吊住了夫人的命,但是这毒太过霸道,若是不能及时解毒,身子还是撑不住的。”太医顿了顿,“长则半月,短则”

太医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答案已经显而易见。

秦珩看着苏七雪惨白的小脸,像个精致易碎的娃娃,他自知苏七雪性子倔强,不肯服输,他何时见过她这般脆弱的模样?

秦珩缓缓抬手捂着胸口,仿佛这样就能捂住撕裂一样的疼和巨大的恐慌,这疼,比起三年前捅在心口的那一刀,还要疼的多。

他伸手摩擦着女子消瘦的小脸,眼泪竟是一滴一滴落了下来。

都道男儿流血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太医叹息一声,自觉把空间留给了这两个人。

秦珩俯身将脸埋在苏七雪的掌心,终是不再克制自己的情绪。

又是一夜无眠。

07.跪下求我

“听说你又提出要见本王?”

秦珩把玩着手里的竹签,不紧不慢的刺进苏七瑶的指缝,看着苏七瑶疼到满头大汗的模样,嘴角泛起讥诮的弧度。

小七毒发时,一定比她现在还要痛吧?

苏七瑶艰难开口,“你不是想要解药么?”

秦珩手一顿,眯眼看向苏七瑶,“终于肯说了?”

“你求我,你求我我就说。”苏七瑶咯咯的笑出声,声音嘶哑难听,可是这些她都不在乎了,从她想要苏七雪的命开始,她就没想过还能活着。

“求你。”秦珩毫不犹豫的开口。

苏七瑶一愣,刺耳的笑声回荡在整个牢狱,“尊贵的太子殿下,您还真是爽快。”

女子目光在自己身上扫了一圈,颇有几分意有所指,“但是,求人不该是这个态度吧?”

“本王已经不是太子了。”

苏七瑶一愣,随即笑声愈加放肆,“您为了苏七雪,还当真是用心良苦。”

秦珩咬牙,如果再这么拖下去,要到解药小七活下来的可能也不大了,上前两步迅速卸下苏七瑶身上的刑具,苏七瑶双腿已断,跌在了地上,仰头看着秦珩,眼神温柔,就像是在看自己心心念念喜欢着的人,“王爷,你这样看起来离我太遥远了,你跪下求我吧。”

“你说什么?”掠影长剑出鞘,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女人的语气实在太寻常,就像是在讨论今天的天气好坏。

秦珩摆手,“退下。”

掠影却执意不肯遵命,“王爷!”

“本王的命令你也不听了?”秦珩冷眼看了过去。

掠影恨恨的收起了长剑,他是真的不甘,当今太子秦珩,权倾朝野才华艳艳,当初先皇极为喜爱这位自小聪慧的皇孙,更是曾免了他的跪礼,这是何等的殊荣!

先皇还曾经感慨过,若不是那时秦珩太过年幼,先皇都想直接传位给秦珩!

这意味着,如果他想,他可以不给任何人下跪,包括当今贵为九五之尊的皇帝!

可如今,殿下竟然为了救一个青楼女子,先是甘愿放弃了太子之位,又是不惜给一个罪臣之女下跪,在他眼里,这是天大的荒唐!

秦珩面对着苏七瑶,缓缓屈膝跪了下去,“我求你,把解药给我。”

随着男人跪在地上,连自称都换成了我,苏七瑶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为什么她苏七雪就那么好命,有那么多人愿意为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明明她一点都不差,爹爹娘亲也总是更加偏爱姐姐,如今,她深爱的男人放下尊严卑微的跪下求她,竟然也是为了救苏七雪那个贱人的命!

女子已经血肉模糊的手颤颤巍巍的抚上秦珩的脸,声音低的像是喃喃自语,“秦珩阿秦珩,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还当真是爱惨了苏七雪,她到底有什么好的呢?为什么就有这么多人愿意为了她牺牲自己呢?”

“解药就埋在主院湖边,但是这解药须配以千年雪莲做药引,否则没有效果。”苏七瑶说着说着再次笑了起来,“秦珩,你再深情又有什么用呢,千年雪莲世间难寻,我预祝苏七雪早日下去陪我啊!”

秦珩的长剑已经贯穿了苏七瑶的胸口,苏七瑶握着露出来的半截剑刃,仍然笑的疯狂,“我苏七瑶得不到的!她苏七雪也别想得到!”

秦珩面无表情的看着疯癫的苏七瑶,声音冷硬如铁,“苏七瑶,你的姐姐为了救你不顾生死,可是你不配她这样待你,你也不配得到任何人的真心,你的心里,装的从来都只有自己。”

“可是她苏七雪也不配得到你的真心啊!”

秦珩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拔剑看着已经没了气息的女子,心中涌起莫大的悲哀,苏七瑶说的何尝不是呢?

苏七雪三年前的一刀差点要了他的命,可是他现在为了她活下去,仍然可以生死不计,有些付出,从来都没有理由。

“掠影,备马去云国。”

秦珩大步离开,他曾有幸得知云国国师有一株千年雪莲,纵使秦国与云国连年交战,他孤身闯入对战国无异于找死,但是已经别无他法。

“王爷!万万不可!”

“记得暗卫第一条守则么?”

掠影猛地抬头,知道秦珩去意已决,“谨遵主子命令,不得有异议。”

“那便快去准备。”

08.定十里红妆娶你做我的王妃

“太医,有什么急药可以先唤醒雪姑娘吗?”

太医认得掠影,“是王爷的命令吗?”

掠影垂眼,缓慢的摇了摇头,“王爷想要去云国求药,此次出行,凶险万分,我希望雪姑娘能够拦住殿下。”

“我不是不能用药,但是这位雪姑娘本就身中剧毒娇弱不已,若是现在强行唤醒,恐怕时日更短了。”太医拉住想要下跪的掠影,“你不必再说,陛下废太子只是一时气急,王爷于我秦国仍然甚是重要,我知道孰轻孰重,只是希望日后这雪姑娘若是有个意外,王爷怪罪下来,老臣希望你能担待一二。”

“掠影自会去领罚!”掠影到底还是跪了下来,“您大恩大德,掠影感激不尽!”

太医几针下去,躺在床上几日都没有动静的苏七雪突然咳出一口黑血,缓缓睁开了双眼,双眼茫然没有焦距,声音嘶哑的开口,“我这是怎么了?”

“雪姑娘,你的眼睛?”太医心里咯噔一下,看着苏七雪没有焦距的双眼,心里的想法渐渐得到了证实。

“我看不见了。”苏七雪倒是很快接受了这个现实,“我这是活下来了吗?”

太医看着从始至终没有一点感情波动的苏七雪,想说的话突然卡在了喉咙,变得难以启齿,他们这是等同于求一个弱女子自杀来换取王爷的平安。

“雪姑娘,太子殿下为了救您被陛下废了太子之位,甚至不惜给苏七瑶下跪,如今为了给您求得药引,准备动身去云国,掠影希望”到底还是掠影开了口。

苏七雪眼睛看不见了,但是脑子没坏,“希望我拦住他?”

被说中了心思的两个人尴尬的对视了一眼,他们也心知自己的请求很无理也对雪姑娘很不公平,但是他们别无选择。

脸色苍白的女子缓缓坐了起来,她太虚弱了,仅仅是靠着床边做起来,都用尽了积攒半天的力气,苏七雪丝毫不恼的勾唇笑了笑,“你们大概是搞错了,秦珩恨我都来不及,怎么会为了我身犯险境。”

掠影略有诧异,他在太子身边当差两年,第一次看见太子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但是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又很奇怪,“雪姑娘,掠影不知道您何出此言,但是掠影绝无半句虚言,大秦不能没有王爷,所以掠影希望您”

苏七雪听此忍不住苦笑,她活的还真是失败,没有任何一个人信她。

她喝下那杯酒的时候就已经不惧怕死亡了,“掠影,我不是怕死,如果你说的不假,我希望你能把殿下请过来,我现在实在没有任何力气能起来,若是殿下肯见我,我自会按照你们的意愿做,但是人微言轻,结果是否能让二位满意,我就不知了。”

太医别过脸,有些不忍看,他看得出苏七雪已然心灰意冷,活着也与行尸走肉无异。

对她而言中毒死掉和现在他们希望她去死没有任何分别,但是看着那张已经什么都不在乎的面容,他仍然觉得很残忍。

他的女儿与苏七雪差不多大,若是他知道有人想用他女儿的命来换取别人的平安,他拼了老命也会去阻止,倘若苏将军还活着,以他护短的性格,苏七雪也当是一个天真烂漫、对生活充满了憧憬的闺阁少女吧?

“小七?”

谁也没想到,正在掠影打算去请秦珩的时候,那个三天没合眼本该睡的深沉的人,突然满身疲惫的出现在了门口。

秦珩看着床上坐着的苏七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飞也似的冲到床前,扶住女子削瘦的双肩,“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秦珩?”鼻间突如其来盈满了龙涎香的味道,这个味道她太熟悉了。

掠影当即跪在了秦珩面前,“属下恳请王爷不要出发云国!”

苏七雪听见那声陌生又熟悉的小七开始,整个人就沉浸在了回忆里,如果不是现在什么都看不见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她怕是都忘了他们两个已经走到了这般田地。

苏七雪轻轻推开秦珩,踉踉跄跄从坐姿变成跪在了秦珩面前,“王爷,此去云国凶险万分,请您三思。”

“你就这点想要与我说的吗?”看着客客气气举止谦卑的苏七雪,秦珩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要被揉碎了。

苏七雪迎着声音的方向,不知所以的抬起头,秦珩这才注意到那双没有任何焦距的眼睛,“你的眼睛怎么了?”

“我只是一个身中剧毒,双目失明的罪臣之女,如今这步田地只是因果报应罪有应得,您大可不必为此感到亏欠,更不必,为我这样一个废人冒死前去云国。”

“掠影教你这套话的?”秦珩看着女子虚弱至极,却仍是倔强的跪在他面前,说自己罪有应得的时候,心疼和愤怒几近冲昏了所有的理智。

“说!”

苏七雪一怔,心口竟是不可抑制的有了一点悸动,“秦珩,你是在担心我吗?”

秦珩的心骤然疼了一下,恍惚间竟然在那双已经失去了神采的双眼里看见了期盼,他已经对她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了吗?

但事已至此,显然不是解释清楚的时候,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取得千年雪莲,苏七雪的情况已经耽搁不得了。

轻轻将苏七雪捞进了自己怀里,男人的声音出奇的温柔,“小七,等我回来,如果你能解了毒,本王十里红妆,娶你做我的王妃。”

说完,秦珩便松了手,没有理会跪在身边的掠影,转身向着门外走去,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也不是追究对错的时候。

“秦珩!”

苏七雪的呼唤和背后突然传来的“扑通”一声令秦珩不由自主的回身。

面无血色的女子从高高的床榻跌在地上,却像是没有痛觉一样,没有焦距的双眼盈满泪水,艰难的伸手,执拗的伸向他的方向,“别去”

“你担心我?”

“我不想你有任何危险所以”苏七雪连忙开口。

秦珩深深看她一眼,她这个答案算是担心他吗?

“照顾好她。”男人的话是对着太医说的。

听着男人远去的脚步声,苏七雪的眼泪登时落了下来,哽咽的声音无力而又绝望,“求你别去”

她为什么看不见了?!

她刚才差一点就抓到了他的衣摆了

她差一点就能阻止他不去云国冒险了

他为什么不等等她,他为什么还是不肯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呢?

她想告诉他三年前的苦衷,她想告诉他这辈子能和他有一段美好的曾经她有多幸运。

她想说,她爱他。

她现在真的好害怕,她自己的身体情况她太清楚了,她怕她等不到秦珩回来的那天,她怕等到的是秦珩的死讯。

料君见我应如是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料君见我应如是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料君见我应如是全部精彩内容

《苏七雪秦珩小说by沅芷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