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乔顾溯然小说by沉沉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陈乔顾溯然小说by沉沉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想你再爱我一次

时间:想你再爱我一次作者:沉沉

想你再爱我一次陈乔顾溯然小说

想你再爱我一次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陈乔从医院出来,脸色惨白,刚刚的她才得知,自己胃癌晚期,她手微微颤抖拿着手机在耳边。“喂?”她已经打了五六个电话,顾溯然才接。“有事就说。”电话那边语气中充斥着不耐烦跟冷漠。顾溯然这种态度,陈乔早已习惯。她嘴角勉强扯出一丝自嘲,“我想见你,谈一谈我们两个离婚的事。”...

想你再爱我一次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 意外怀孕

“你是想下春药给我?”

顾溯然深邃的眼眸蒙上一层层阴霾,语气冷的可怕,手死死地抓着她的手腕,抵在墙上,不肯松手。

她想要挣脱,可却无奈挣扎不开。

“是,这答复你满意?”

顾溯然越是要这样对她,陈乔越是想要故意激怒他。

听见这句话后,顾溯然直接就一把抱起陈乔,粗暴的把她给丢在了床上,粉末洒了一地,陈乔大惊,想要翻身逃跑,奈何顾溯然力气巨大,直接压在陈乔身上。

撕裂开她的衣服,没有前戏,直接涌了进去。

这让毫无准备的陈乔,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疼痛,她想要逃跑,可被顾溯然的手给捂住了嘴巴。

动作足足持续半个多钟才停下。

“不是想要?不用春药,直接满足你,你要记住,这是我怜悯给你的。”

狠话一甩,顾溯然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匆然离去。

把陈乔一人留在房间内。

她眼眶湿润,眼泪豆大般流淌下来,悄无声息。

——

第三天。

陈乔犹如死了般,不吃不喝被锁在房里,脸上毫无血色,每天顾溯然只让人送一杯水进去。

不准她出来,也不准她吃东西。

就这样硬生生撑了三天。

她抿了抿干裂开的嘴唇,勉强撑起身子爬了起来,披上外衣坐在靠近阳台边的椅子上,回忆起以前她与顾溯然种种美好。

一口鲜血喷在了地上。

“小姐!您没事吧?”

正好这时佣人开锁,发现了陈乔吐血,急忙来到她的身边,仓促着打电话给了顾溯然。

陈乔没有任何力气说话,她眼神放空看着天花板,心已经凉透。

“滚!”

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朝着佣人说了这字后,晕倒,跌落地上。

等再次醒来,陈乔看见熟悉的医院布置,看向旁边焦急十分地墨一一,皱了皱眉,很是想吐。

腹部翻江倒海袭来疼痛。

脑袋也犹如被置放定时炸弹,立即炸开般晕眩。

“乔乔,你如果出事了,那我怎么跟你爷爷交代?好在你没事,要不然我说不定会和你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墨一一眼睛已经哭肿,看见人已经醒了,她紧紧抱住陈乔,哽咽说着。

她呆若木鸡,对墨一一的举动没有任何感觉。

纤长浓密的眼睫毛,随着眼睛慵懒散动着,可目光毫无生气,她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只记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

噩梦里有爷爷,有顾溯然,还有……还有一个小孩在努力呼喊着她。

“我没事。”

想到自己的爷爷,陈乔不自觉落了泪,她用手擦拭眼泪,努了努嘴,终于开口说了句话。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乔乔,我们跟他离婚好不好?你再这样下去的话,会被顾溯然给折腾死的,别再为了一段死去的爱情纠缠那么久了。”

身旁的闺蜜苦苦劝着她回头,她要是跟顾溯然离了婚,自己的母亲跟爷爷受辱,她会被林江城的所有人当做笑柄,不过也无所谓了。

她也快要死了。

离婚也是早晚的事,最后还是想要完成爷爷唯一一个心愿。

孩子。

“你扶我起来,我想去一趟顾家。”

陈乔没有跟墨一一解释太多,现在她只想去顾家找虞曼,这个时候也就只有虞曼能够帮的到她了。

如果在生命将至前,诞生一个孩子交给虞曼抚养,那么以虞曼和顾老爷子是绝对不会让陈欣入顾家的门,她死都不会让陈欣如愿的!

“你知道你昏迷了多久才好不容易醒过来吗?三个月!整整三个月的时间,好不容易从死神那把你抢回来,你为什么还要回去顾家糟践自己?陈乔,你醒一醒好不好?为了自己,也为了你肚子里面的孩子。”

听见墨一一说的话,顿时陈乔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身体软瘫下来。

她或许怎么都没有想到。

就单单一次,她居然意外怀上了,而且这个孩子居然还有三个月大。

这是喜讯,也是必须要隐瞒起来的噩耗。

“真的?”

陈乔忽然抓住墨一一的手,她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在这种特殊时期怀孕了,而且还是三个月的身孕。

墨一一很是无奈点了点头,很是生气。

“大小姐,你现在能不能好好养身体,要是被顾溯然那男人知道你怀孕了,还不知道怎么折腾你,到时候孩子要是没了,我可不负责。”

虽说语气中有些埋怨,可墨一一很是关心陈乔现在的身体,三句不离关心她身体的话。

太好了!

老天爷对她如此的好,她怎么能不珍惜这一次机会?

“顾溯然有没有来看过我?”

她顺嘴问了一句。

“那狗男人才没有过来,陈欣那贱人不是流了产?在另外一个私人医院养身体就养了两个多月,估摸着她才刚刚出院呢,顾溯然根本没有闲工夫搭理你,趁着这段时间好好养养自己身体跟宝宝吧,你看看你瘦成什么样了。”

墨一一十分心疼陈乔。

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墨一一都看在眼里,如果不是她屡次三番救了陈乔的话,这顾溯然妻子的位置,那早就是陈欣的。

自己怀了孕,陈乔感到高兴,摸了摸自己肚子。

脸上藏不住的笑意,瞬间消失。

胃部隐隐作痛的疼痛感袭来,她眉头紧皱,突然想起了自己患了胃癌……

“怎么了?”

发现她神色不对,墨一一关心地问了句。

陈乔摇了摇头,讪笑着说没事。

“那这段时间就住在我家养胎吧,顾溯然那边的事你就别管了,等孩子生下来再说,我会帮你安排最好的医院生产,绝对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你怀孕的事。”

她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说完后,墨一一就离开了病房,去安排了出院的手续。

出院之后,她来到墨一一的一座私人别墅内养胎养病,墨一一安排了六个佣人给陈乔,并这段时间都没时间照顾她,墨一一有安排,必须要出国进行工作。

陈乔也没多说什么,墨一一走后,她耳根也清净些,可以安安心养好身体。

第五章要挟

但好景不长。

在墨一一这里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身体好的差不多,只是常常胃癌发病,疼到不能自理。

当然这些陈乔默默忍着。

就期盼自己能够顺顺利利把这个孩子给生下来,这样她此生也无憾。

晚上在院子里散步时,陈乔接到了一个电话,“姐姐,你现在在哪里?我明天生日,姐姐要不要过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哦,对了,溯然也会过来的,你们也好久没有见面了吧?顺带见见溯然,他会很高兴的。”

是陈欣打过来的。

大概因为顾溯然在的缘故,她说话假惺惺,令人作呕。

陈乔直接果断了电话。

听见陈欣的声音就烦,更别说见到她。

“姐姐……是不是欣儿惹姐姐不高兴了啊?姐姐放心好了,妹妹流产的事情,没有怪罪姐姐,上次也是妹妹的不对,姐姐能不能原谅欣儿,欣儿只是命苦,怪不得别人,要是姐姐不原谅我的话,我跪着让姐姐原谅好吗?”

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惹得陈乔冷笑。

她这种演技,不去进军娱乐圈可惜了,说不定还是一代影后。

“原谅?我可不敢求着妹妹原谅呢,毕竟我的男人睡在你的床上,而且我还害了你没了孩子,我这个罪人就不露脸了,你们想恩爱就恩爱吧,与我无关。”

想到陈欣做戏,害的她被顾溯然囚禁了四天时间。

好在她也因祸得福。

没有找她算账就很好,没想到陈欣居然还敢打电话过来。

还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姐姐,我……”

那边陈欣还没有说完话,陈乔直接插话,“陈欣,那么会做戏,要不要我让一一帮你安排一个经纪公司,收拾收拾出圈演戏去?”

“你!”

“我什么我?不会说话就把嘴巴闭上,在这里恶心谁?”

说完陈乔再次挂断了电话。

对于这种绿茶婊的妹妹,陈乔见一次就觉得恶心一次,她也没心情散步了,扭头回到别墅内准备休息。

但她更加没想到的是,第二天顾溯然居然也打电话过来。

理由很简单。

顾溯然要见她,也不知道是什么事。

当然陈乔不会拒绝,她也知道昨天晚上陈欣打电话的时候,顾溯然绝对在陈欣的身边,不然陈欣就不是那绿茶样。

在他的公司见面。

陈乔早早就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内。

“陈小姐,请稍等,老大现在还在开会中。”

接待她的人是顾溯然的助理林允,处事雷厉风行,从不多嘴说话,很是干练,陈乔也见过她几次。

点了点头,静静地在办公室继续等着。

一个小时过去了,顾溯然迟迟不现身,林允咖啡已经送了第四遍,终于陈乔耐不住,想出去找厕所。

她有些想吐。

就在离开办公室门后,陈乔发现办公室旁有一个小型会议室,正好不偏不倚顾溯然就在里面办公。

瞬间陈乔秒懂他是什么意思。

故意放她鸽子。

那既然这样的话,陈乔也就没必要再继续留在这里,让自己难堪。

“陈小姐,还希望您耐心等待,老大还在处理事情。”

此时林允再次过来请她回办公室。

林允是他顾溯然的人,既然是顾溯然的意思,那她偏偏就不应,直接就拿起包包往电梯口走去。

与此同时顾溯然从会议室中走了出来,直径去了办公室,林允还在她身旁跟着。

她也不蠢,自然懂得这两人是什么意思。

陈乔走了回去。

“有事直说。”

坐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去,林允再次给她倒了杯咖啡后就离开了办公室,只留着他们两人独处着。

对于陈乔来说,跟顾溯然独处并不是好事。

“打胎。”

顾溯然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低头继续处理着手头上的公事,冷漠的说着。

就简单地两字,透露了许多重要的信息,这让陈乔感到一丝不对劲,她假装感到意外,“顾溯然,你怕是失心疯了吧?打胎是什么意思?我没懂。”

她果断装傻。

要是真的被顾溯然知道自己怀孕的话,恐怕大事不妙。

“你想死?”

显然,顾溯然对陈乔的答复很是不满,随即放下狠话,散发出强烈的气场,使得整个办公室气氛升温,压迫。

要是陈乔真的怕死,今天她就不会来见顾溯然。

“我凭什么打胎?顾溯然,你别忘记了,当初我们结婚的时候就签订协议,若我怀孕,你必须让我平安生下孩子。”

当初那个时候顾溯然以为自己不会碰她,可就那么一次,谁都没想到陈乔居然怀了。

那一纸婚前协议,成了陈乔的保命符。

顾溯然自然是知道这婚前协议,不然也不会让她过来,恐怕要是没了这婚前协议,他会直接带人绑了她陈乔,随后安排打胎手术,陈乔对他太了解。

“最后说一次,打胎。”

他怒不可遏,直接把手中签字笔给掐断,冷峻的脸上露出冰冷的光芒,眼眸黑沉。

陈乔无畏的神态微微一变,嘴角微微勾起。

“你不是一直想要离婚?我平安生下孩子之后,离婚协议书律师会亲自送到你手里,若你不想这样,那根据婚前协议,只要我不想,你永远都不可能娶到陈欣。”

婚前协议是当初陈乔爷爷为了她而立,协议内容是以顾溯然的全部宸资集团股份为挟签订。

“或者……你想净身出户,跟陈欣过普通人的生活?”

说着,陈乔讥笑起来。

她鼓足勇气对顾溯然说了这一番话。

心跳急速跳动着,陈乔明白惹怒顾溯然后果是什么,可为了孩子,她必须拼一拼。

“这是协议书,跟婚前协议差不多内容,大致是要你保我腹中孩子,生完孩子后,我立即离婚。”

把话继续说下去后,陈乔拿出两份协议书。

仔细看了遍,随即起身,脚步放慢来到顾溯然的面前,把协议书放了过去,莞尔一笑,等着顾溯然签字。

几秒后。

果不其然,顾溯然直接签上了他的名字。

陈乔心里清楚,他不为别的,就为了陈欣,不惜一切代价都要跟自己离婚,哪怕日后有一个孩子碍眼也无所谓。

第六章差点流产

想到这里,忽然陈乔感到十分不适,立即捂住了嘴巴,咳了几声,口腔内充斥着血腥味。

她颤抖地看见手上有血迹。

随即装作漫不经心把手放到背后,语气平缓,“既然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顾溯然没有说话,手指依旧摩挲在键盘上。

直到陈乔离开了办公室后,他才缓缓停下,看着桌子旁的那份协议,眉头紧蹙,内心不知为何有些心疼。

离开宸资集团,陈乔也忙完了最重要的事情,累瘫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这样的日子还要煎熬多久?

两眼空洞无光。

墨一一轻声敲了敲门,她也没有注意,墨一一便躺在了她的身旁,疑惑问了句,“怎么了?这段时间在我这里过的不顺心?”

听见有人说话,陈乔才缓过神来。

面露微笑,摇了摇头,解释着,“没有,我只是去找了趟顾溯然,谈了点事情而已,也没什么不顺心。”

“看你一直这样闷闷不乐的,我也会担心,要不然这样吧?明天呢有一个私人聚会,你也闷在家里那么久,不如去参加参加?”

说着,墨一一侧过身看向陈乔的腹部。

虽说也已四月大,可小腹微微隆起些,若不注意看,还以为那是赘肉。可陈乔一米七三的身高,体重也才不到九十多斤,她又能有什么赘肉?

想到这里,墨一一十分心疼,用手摩挲在陈乔的小腹上。

“不用,明天有出戏要我配合,没时间再过去参加私人聚会。”

昨天晚上的时候,陈欣打电话过来说明天是她的生日,作为她的姐姐,陈乔觉得自己有必要到场。

顾家那边已经打了四五通电话,她直接关机不接。

陈乔明白,要是她不去,那么就是在打陈家的脸,在给绯闻添加几分真实。

所以明天她必须去。

“是不是那贱人的生日宴会?”

墨一一大致也猜到了,每年这个时候陈乔都会郁郁寡欢,每一年回到陈家,陈乔的后妈就没给陈乔好脸色看过。

陈乔的后妈,也就是陈欣的亲生母亲,掌控着整个陈家。

自从生下儿子后,那更是不得了。

这些墨一一都看在眼里,一直想要替陈乔出头,可奈何陈乔不愿。

“嗯,一一你早些休息吧,我有些累了。”

明天该怎么办,一切都是未知数,陈乔刚回来就把药给吃了,现下有些困意,没过多久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晚上。

陈家别院,客厅内。

“妈,怎么搞得那么隆重?只是简简单单给我过场生日而已嘛。”

陈欣娇嗔了句,双手紧紧地挽着顾溯然。

生怕他丢了似的。

“我们家欣欣过生日自然要隆重些,你说对吧女婿?”

陈母看见这次顾溯然也来了,喜笑颜开的很,嘴都合不拢。

三句不离顾溯然。

坐在旁边一直不说话的顾溯然,很是不喜欢这样的家庭聚会,若不是因为陈欣,他也不会来。

表面上毫无表情,内心很是抵触陈母。

“妈~你别这样,我跟溯然还没结婚,你别叫那么亲切。”

陈欣一副小女人样,害羞极了。

正好这一幕被踏入客厅内的陈乔瞧见,眉头紧蹙,当做没看见那两母女惺惺作态。

“大小姐回来了?快坐吧,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管家见陈乔回来,满脸喜色。

“吴管家身体可好?”

“好的很,这不夫人也在这里,要不大小姐先见见夫人?”

“那倒不必了,今天我过来也只是看看,你先去忙你的事。”

“好,要是困了的话,今晚就在这里住下吧?”

……

两人开始畅谈起来。

完全就把坐在沙发上的那几人给无视了。

吴管家年龄已过五十,是陈乔爷爷身边的人,陈母对吴管家自然是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忍气吞声。

陈母趾高气昂,故意咳嗽了几声。

“后妈好。”

陈乔温声问好,低了低身子,说完随后扭头就上了二楼的书房去了。

这让陈欣不高兴。

她起身立马就追了上去,截下陈乔。

“你这是什么意思?来到我家,直接就跟一个老头子说话,不把我跟我妈放在眼里吗?”

陈乔瞥了眼,眉头微松,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说着,“我刚已经问过好,况且那位是怎么坐到这个位置上的,我们心里比谁都清楚。”

“你!”

还没多说什么,陈欣哑口无言,眼珠子瞪大看着陈乔,十分生气,随即脸上那生气稍纵即逝。

回怼了句,“陈乔,过了今年我就是顾太太,而你只是抢走妹妹老公的恶毒女人,你想好以后怎么过了吗?用不用我让溯然在公司里,安排个扫地的活给你做做?”

“哟,我都忘记了,你还有一个靠着金主上位的闺蜜呢,那位钱倒是多得很,也饿不死你,罢了罢了,今天我生日,就不跟你置气。”

陈欣洋洋得意着,仿佛在跟她炫耀着。

她努了努嘴,脸上毫无生气。

这些话陈乔听都听腻了,陈欣也不换个法子来耀武扬威,陈乔扑哧一笑,翻了个白眼,直接绕过陈欣上了楼。

上到二楼后,她靠在墙边,闭上眼睛,回忆着前几分钟的时候,她进来时顾溯然看都没看她一眼。

犹如她这个人在顾溯然的心里就是多余的。

她跟顾溯然的感情,犹如昙花一现般,刻印在她的脑海当中,如此真实,又如此残酷。

过了大概几分钟的时间,陈乔整理好情绪,去到书房跟自己的亲生父亲见一面。

随后跟着陈父下了楼。

一家人坐在了餐桌前,陈乔距离她们的位置偏远。

本该这次陈欣的生日宴会她不想多留,只是想告诉陈父自己怀孕的事,可拗不过陈父强留,她还是坐在了这里。

天花板上的琉璃灯有些昏暗,餐桌上点了好些蜡烛跟置放了香槟玫瑰。

这都是陈欣所喜。

也是陈乔最讨厌的陈设。

“来,欣欣多吃点肉,你看你都那么瘦了,还不多吃一点?”

陈母一直夹菜给陈欣,陈父在一旁默默吃饭。

她稍微吃了些东西。

胃里很不舒服。

这些都不是她所喜欢的菜式,根本吃不惯。

第七章陷害

“妈,你知道吗?现在姐姐已经怀孕了诶,是溯然的孩子,而且已经满四个月大了吧?还是姐姐多吃点肉。”

嘴上说的好,心里却不是那么想,陈欣心思缜密,八成是想到了什么点子算计她。

陈乔蹙眉。

眼眸直勾勾看着陈欣夹了好些肉放她碗里。

她嘴角上扬,微微一笑起来,拿起公筷夹了一块红烧肉给陈欣吃,“妹妹你也会再怀上的。”

夹菜后,放下公筷,没有再动起筷子,而是喝起了旁边的果汁。

陈欣见她不吃,娇嗔的挽着顾溯然的手,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脑袋埋在顾溯然的怀中,惺惺作态哭了起来。

“姐姐是不是嫌我对姐姐不好?连我夹的菜都不吃,二十多年姐妹情深,溯然,姐姐是不是因为我把你抢走了,所以才那么对我?以前的时候,姐姐对我可好了,可是现在……呜呜呜。”

“……”

桃花眼半眯着,清冷的气质显得陈乔超凡脱俗,她颦眉,薄唇微勾,就看着陈欣做戏。

“陈乔,今天是你妹妹的生日,既然人都过来了,不求你什么礼物,至少家宴吃点吧?”

陈母低缓严肃开口。

旁边陈欣还在被顾肃然抱着哭泣。

煞是好笑。

陈乔不忍扑哧一笑,凝眸注视着陈欣,淡然来了一句,“看见她,我嫌恶心。”

说完后,她目光移到顾溯然的身上,见他森寒冷冽地跟自己对视,立即转移视线,缓慢起身去了楼上。

这时陈欣随即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二楼楼梯间这边,她眉心一松。

“干嘛?”

陈乔不自觉退后了一步,十分戒备地看着陈欣。

“姐姐,我的孩子是你害死的,如今你怀了孩子,你说我要干什么,我要把你拥有的,全部给夺过来,在此之前,先行谢过姐姐如此谦让了。”

陈欣缓慢靠近陈乔,把她逼迫到靠近楼梯口处,在她耳畔说了这些话。

她瞳孔放大,不知道陈欣想要做些什么,听见陈欣说的那些话,很是生气,直接扬起手,给了陈欣一巴掌。

啪—

清脆回响的巴掌声。

陈欣自嘲的笑了笑,低了低头,又自顾自的说了句,“陈乔,你知道吗?从小到大你什么都比我好,什么都有,爷爷宠着你,爸爸对你期望很高,又有一个有权有势的地下男朋友,还刚好跟自己的男朋友有婚约?!为什么我没有?凭什么你陈乔的东西样样都是最好的!我不服气,所以……今天你自己过来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这番话说完后,陈欣就双手抓住陈乔的手臂,死死抓着,陈欣面部扭曲,狰狞的笑了笑,随即又装作可怜无辜的样子,害怕的叫了起来。

“姐姐!是我的不对,可是你不能这样对我啊!”

“你放弃我!”

“姐姐……我们是好姐妹,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相处跟以前一样?”

“陈欣!你放弃我!”

陈乔想挣扎开,不知陈欣哪里来那么大力气,做戏做完后,她直接一把把陈乔朝着楼梯的方向推了过去。

自己则松开了手。

“嘭!”

陈乔整个身子滚下楼梯,脑袋撞到墙上,人直接昏了过去。

“大小姐!!”

吴管家听见声音匆匆从厨房赶来,发现陈乔倒在楼梯边,脑袋在流血,脸色惨白的很。

医院。

陈家一群人都在手术室外等候。

当然顾溯然也在场,主要是陪着陈欣来的。

“溯然,怎么办,姐姐现在生死未卜,我不是故意的,姐姐跟我起了争执,然后她不小心跌了下去,我真的好害怕。”

说着说着又投入顾溯然的怀中。

顾溯然也没安慰她,眼眸幽幽,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脸上毫无表情,像是一座冰山。

刚下飞机的墨一一急忙赶到医院,看见陈欣在手术室前,怒意十足。

“一一姐……”

本想装作柔弱委屈的样子解释。

可话都没有说话,直接就被墨一一打了一巴掌,而是当着顾溯然的面打的。

啪啪—

陈欣脸颊两边瞬间红了起来。

“贱人!我还以为你得了你想要的男人就会死心,可没想到你心狠手辣,居然连个孩子都不过分,你是人吗?”

在来的路上,吴管家就已经把事情经过跟墨一一说了个遍。

来医院是为了关心陈乔,也是找陈欣算账的。

她愠怒,用手指着陈欣,“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怀孕是假的,现在顾溯然也在场,那好啊,这件事情就说明白了吧,陈欣,你自己跟哪家男人鬼混,心里不清楚是吧?要不要我们去查查开房记录。”

对称好看的眼睛,眼睫毛随着眼眸飘散上下,樱桃大小的嘴巴,高挺的鼻梁,娇小又不失性感的身材,墨一一称得上绝世美人这个称呼。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是题外话。

墨一一带妆匆忙赶来,生气的样子宛如暴躁的兔子。

说话御姐音。

语气冷到骨子里,眼神冷漠。

“我……我没有。”

陈欣心颤,支支吾吾的矢口否认。

“没有?陈欣,你做了什么,顾溯然不知道,难道你以为别人都是死的吗?如果让顾溯然知道了,你跟夜瀚城的关系,恐怕……”

最后那句,墨一一压低了声音,小声的说了句。

旁边的顾溯然眉头微微一皱。

松开了陈欣的手。

忽然他手机响了起来,绕开两人,去到一旁接了个电话。

“你想怎样?”

陈欣冷哼一声,故作镇定,质问她。

还未等墨一一开口提条件,这边主治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并拿着一份报告。

“哪位是病人家属?”

“我是。”

墨一一抢先开口。

“嗯,跟我过来吧。”

主治医生也并无太过在意什么,直径走向手术室旁的一个小房间内,墨一一跟了上去,瞥了眼沉默不语的陈父陈母。

进入房间,主治医生打开灯,坐了下来,直接开门见山。

“病人情况稳定,但她胃癌已经很严重,还怀了孩子,这是已经很危险的事情,三个月内如果不动手术的话,恐怕孩子都保不住,我的建议是,把孩子打掉吧。”

第八章想通

打掉?

墨一一立即起身拍着桌子。

“绝对不行!她拿那个孩子当做命一样,你说让她打掉,不如直接把自己送葬了!还有别的办法吗?”

她很清楚陈乔会怎么做,只能想想别的法子。

不然这话要是传到陈乔的耳里,指不定会闹出什么样,舍命生子吗?墨一一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那也就只能去国外最好的医院治疗,成功率也只有一半,而且费用是我们这边的十倍不止,小姐,您可是要想清楚。”

主治医生也只是提了提建议。

最终要怎么做,选择权还是在她们的手里。

墨一一沉默了好一会儿,犹豫不决,她并不是在犹豫要不要带陈乔去国外,而是在犹豫该怎么跟陈乔说这件事。

“嗯。”

第二天早晨。

陈乔苏醒过来,脑袋昏沉,她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闻着这再熟悉不过的消毒水的味道。

自己肯定是在医院了。

“乔乔。”

陈乔努力撑起身子,见到一夜未眠的墨一一,脸上挂有泪痕,她抿嘴笑了笑,“我又没事,怎么了?为我哭了?”

“我才没有,以后你别再跟顾溯然和陈欣他们有瓜葛好吗?顾溯然根本就不管你的死活,我们出国好不好?”

墨一一间接性提起出国的事。

她蹙眉,望着墨一一,脸色不好,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怕是墨一一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勉强挤出一丝微笑,继续跟她聊了下去。

“我出国干什么?难不成你要带着我去私奔吗?”

“私奔好啊,你说我们从小到大你一直都是最受宠的公主,可是为什么现在,公主却没人疼没人爱了呢?乔乔,我是真的心疼你,等孩子生下来,离开这里吧?离开顾溯然。”

墨一一陈恳地跟她说着。

哪句话不刺痛陈乔的心脏?

字字句句离不开顾溯然,她沉默着,回想起顾溯然对她冷漠暴躁,甚至为了陈欣,囚禁了她三天三夜。

呵,真是可笑。

可她呢?

守着那伶仃破碎的回忆,有什么用?

陈乔自嘲的笑了笑。

“我知道,等生完孩子,我也不会在为这些事情烦恼。”

她也没机会再纠缠顾溯然什么,自然陈欣也可以安心取代她的所有。

“乔乔……”

墨一一拉着她的手,脸上满是忧虑。

“没事的。”

一切都会好好起来的。

陈乔看着自己的腹中,苦笑着。

一个星期后,陈乔休息差不多了,墨一一派人让她出院回家好生休息着,可这闹剧刚消停没多久,另外一边,吴管家打电话过来。

“大小姐,二小姐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听说是姑爷不再搭理二小姐,二小姐在绝食,她说要是大小姐不回去看她,那她就自杀……”

吴管家语气满是担忧之意。

不过顾溯然不搭理陈欣跟她有什么关系?

陈乔抿了抿嘴,没有回答吴管家的话,她直接挂了电话,坐在车内,看向窗外飘去的一景一物。

她是不可能再回到陈家。

更加不会再去找任何与她毫无瓜葛的人。

至于陈欣是死是活,和她陈乔一点关系都没有,既然是顾溯然不搭理她,那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半个多钟的车程,车停在林江城市中心最繁华的地带,丽景别苑别墅区某座大型别墅门口。

“乔乔,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墨一一焦急的在家里等着陈乔回来,见人回来后,话一落音,急忙拉着她就跑到楼上去。

两人回到房间。

她有些喘不上气,休息喝水了一会儿,说起,“你知不知道陈欣最近怎么了?”

陈乔摇摇头。

“陈欣那白莲花也是作死,跟夜家那位公子哥去开房,开房记录被我知道了,顾溯然问我要,我自然给了,然后顾溯然已经冷了陈欣三四天了,现在估摸着陈欣哭的死去活来要找顾溯然呢。”

说完后,墨一一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不过陈乔觉得有些问题。

都传闻夜家独子夜瀚城专心事业,从不跟任何女人有关系,这次居然查出陈欣跟夜瀚城有染?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过几天就是顾家那位太太生日了,乔乔你要回去吗?要不然这次我陪你回去,毕竟她对你挺好的。”

话题一转,墨一一忽然提起此事。

虞曼要生日了?

她差点就把这件事情给忘记,已经五月了,顾母生日是在五月中旬,而今天是五月十八号,后天就是顾母的生日。

“去,为什么不去。”

如果不是墨一一提及起这件事,她都差点忘记自己还是顾溯然的合法夫妻。

不过很快就不是了。

陈乔眼眸幽暗,在阳台呼吸着新鲜空气。

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她还没有想好,也就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了,可她却余生该怎么安排都未知。

还记得没嫁给顾溯然之前,她陈乔是名牌设计学院毕业的优等生,本是想参加国际ICN设计工作室,可为了嫁给他,陈乔是把自己前程给断送。

想想就好笑。

要是自己接受邀请加入那家工作室,可能现在自己的人生会不一样吧?

可惜都回不去了。

陈乔闭上眼,感受着万物带与她的痛楚。

“乔乔宝贝儿,我晚上还有一个聚会要参加,你乖乖的在家好生养胎,晚上等我回来,我先出门一趟啦。”

“嗯。”

很快墨一一离开了房间。

她也累了,回到房间,去洗了个澡后就吃药睡了。

另外一边。

“溯然,我求求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我真的没有跟别人有染,那些都是别人为了挑拨我们的关系才这样说的,那些开房记录我压根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溯然。”

宸资集团执行官办公室门口,陈欣哭着解释。

惹得不少人暗暗围观。

顾溯然在办公室内开着视频会议,丝毫不带搭理陈欣。

“陈欣小姐,老大不愿见你,还请你保重身体,回去吧。”

林允得到顾溯然的命令,特地过来赶人的。

“不,我不走,什么时候我见到溯然,我才走。”

她软弱无力靠在墙沿,一副委屈巴巴可怜样,双手拉着林允的手,恳求着,脸上挂满了泪痕。

想你再爱我一次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想你再爱我一次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想你再爱我一次全部精彩内容

《陈乔顾溯然小说by沉沉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