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一笙顾南安小说by希涯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钟一笙顾南安小说by希涯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钟此一笙向南而安

时间:钟此一笙向南而安作者:希涯

钟此一笙向南而安钟一笙顾南安小说

钟此一笙向南而安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钟一笙为了给父亲治病,收了顾南安妈妈的钱,答应和顾南安分手。顾南安因此恨上了钟一笙,虽然忘不掉她但又一直伤害她,直到后来他发现了真……...

钟此一笙向南而安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被拍裸照

钟一笙被她掐着脖子呼吸不畅,双手不停地掰着他的手,眼神却毫不示弱地瞪着他,宛如在看一个智障。

“呵呵,行,你个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

王健奇说着一把把她掼倒在地上。

钟一笙哪里受过这种苦,身体猛地被地面一撞,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痛得叫都叫不出来。

然而灾难还没有结束,王健奇紧跟着就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单薄的居家衣服哪里经得起王健奇的这般撕扯,钟一笙只觉得身上一凉,胸前衣服就被王健奇扯开了。

好死不死地,今天起床急了些,竟然忘了穿内衣,于是乎那一片光洁的肌肤以及昨晚被王健奇虐打留下的伤痕,就这样暴露在一群畜生面前。

周围不约而同地爆发出一阵抽气声和哄笑声,王健奇原本在后面旁观的那些狐朋狗友一下子都围了上来,对着钟一笙的身体评头论足。

钟一笙羞耻得简直想当场去死。

“混蛋,畜生,放开我,你去死!”

她在王健奇身下拼命地挣扎着。

狗急了还会跳墙,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拼死挣扎的钟一笙力气也比平时大了许多。

大到王健奇甚至有点控制不住她的手了,但他又不想丢了面子,于是狞笑着对他的那些狐朋狗友说:“你们还在等什么,一起上啊。”

想到即将可能发生可怕事情,钟一笙简直要疯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经历这些!谁来救救我啊!”

这个时候,忽然一个瘦小的身体挡在了她身前,胡乱地挥舞着她的细弱的双手妄图把那些饿狼赶走。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女儿,你们不是要钱吗,我给你们,多少钱我都给你们,只求你们放过我女儿!”

王健奇还没说话,他的狗腿子王二忽然破口大骂道:“老太婆,你说放就放,我们多没面子,快死一边去。”

“你们要是再敢往前一步,我就当场死在这里,你们一分钱都拿不到!”

“哎呀你个死老太婆,老子就往前走了,你死给我看看……”

王二话还没说完,王健奇呵斥道:“王二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懂不懂尊老爱幼?”

王二被呵斥了一句,虽然心里奇怪,但还是不敢再说话。

王健奇从钟一笙身上站了起来,推开钟一笙的妈妈,拿着手机拍了好几张钟一笙的照片。

仓促之间,虽然钟一笙用手挡住了重点部位,但从照片里她狼狈的形象看来,反而更加显得欲盖弥彰。

王健奇拿着手机上的相片冲着钟一笙妈妈晃了晃。

“给你三天时间,把十一万送上门来,不然我就把这些照片发到网上去,到时候我保证整个望县,不,整个网络都知道你女儿是个什么样的贱货。”

说罢大笑两声,带着一伙人扬长而去。

从绝望中回过神来的钟一笙气急攻心,她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跑去厨房拿了把菜刀就要冲出去。

“一帮畜生,我和你们拼了!”

然而却被她妈妈阻止了。

妈妈紧紧地抱着她泣不成声。

“笙笙,你不能去,妈妈就只有你这一个女儿了,你要是出事了让妈妈怎么办呀!”

听着妈妈近在耳边悲伤的哭泣,钟一笙也忍不住哭了起来,而且越哭越大声。

仿佛心里满腔的委屈忽然决堤,一下子都倾泻出来了。

可是放肆地哭过之后,这笔被迫欠下的巨款又该怎么解决呢?

第五章:故地重游

哭过之后,还是要继续生活。

钟一笙洗了个澡,化了个淡妆,鼓足勇气去上林市找亲戚借钱。

看着上林市许久未见熟悉又陌生的高楼大厦,钟一笙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她心里住着的那个顾南安,应该仍然住在这座城市的某栋高楼大厦里。

可顾南安,却再也不会属于她了。

钟一笙花了一整个下午,把上林市能找的亲戚朋友都走访了一遍,却没有借到一分钱。

她们有的是闭门不见,有的是冷眼相待,甚至是冷嘲热讽。

想当年自己和顾南安在一起的时候,她们可不是这样一番嘴脸。

这就是人性吧。

可是现在,还有谁能帮自己?

鬼使神差地,钟一笙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人的样子。

她翻出了手机通讯录里顾南安的电话号码,盯着看了好久,终于还是没打过去。

她怕,她怕再次打扰到顾南安,让他不开心。

她更怕他和那些人一样,翻脸无情。

秋天的天色暗得特别快,而这个时候路灯又还没亮起来。

钟一笙放下手机,漫无目的地在昏暗地打街上走着,忽然看到了路边天池酒吧的牌子。

记得读大学的时候,她和顾南安第一次在酒吧驻唱,就是在这家天池酒吧。

那时候顾南安家里还没有发迹,而她也还有着她的歌手梦。

脑海里回忆着当时的快乐与美好,钟一笙不由自主地走进了天池酒吧。

酒吧之内不像以前的灯红酒绿,竟然改做了一个类似清吧的酒吧。

昏黄的灯光下,一个歌手坐在台上弹着吉他唱着安河桥。

“我知道那些夏天

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

代替梦想的也只能是勉为其难

我知道那些夏天

就像你一样回不来

我也不会再对谁满怀期待

我知道这个世界

每天都有太多遗憾

所以你好

再见”

“所以你好,再见。”

钟一笙在酒吧里走了一圈,听完了这首安河桥,轻轻说了一句,当做是和过去告别,就准备走出酒吧。

就时候忽然有人叫住了她。

“穿白衣服的靓女,请等一下。”

钟一笙回过头去,一个黄头发的年轻人从吧台后面跑了出来,对着她笑得一脸灿烂。

“靓女,我们酒吧今天搞活动,只要是美女都能免费送一杯鸡尾酒,可以请您赏脸喝上一杯我特制的白邑马天尼吗?”

钟一笙潜意识里也不想那么快离开,喝上一杯倒也不错,于是她顺水推舟地点了点头,在吧台边坐了下来。

见她同意,黄发青年愉快地打了个响指,跑回吧台开始用他花里胡哨的姿势调酒。

钟一笙看了一阵,又转头去看那个歌手唱歌,就在这时,黄发青年趁机往酒里丢了一颗白色药片。

药片打着转沉进酒里,随着黄发青年的搅拌很快就融化在了酒里。

他把装饰好的一杯酒递给钟一笙,钟一笙毫不怀疑地喝了起来。

一杯马天尼的分量本来就不大,三两口就喝完了。

钟一笙对酒并没有很深入的研究,她只觉得这酒和以前的味道相比,大体上差不多,只不过喝完之后像晕乎乎的感觉浓烈了好多。

她扶了扶额头,想要站起来,大脑却已经不听指挥,无力地趴倒在了吧台上。

这时候一直等在一边的一个穿皮夹克的公子哥马上走了过来,志得意满地把钟一笙扶了起来。

原来钟一笙刚进来的时候,林少安就盯上了她,于是偷偷地买通调酒师在她酒里下药。

就在他准备把钟一笙横抱起来的时候,忽然一个高大的身影窜了出来,一个右勾拳狠狠地揍在他的侧脸上。

第六章:英雄救美

林少安被揍得往后退了一步,捂着脸匪夷所思地看着打他的人。

“顾南安你疯了?打我干嘛?”

顾南安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懒得理他,径直走过去扶起了钟一笙,拍了拍她通红的脸。

“喂,你还好吗?”

钟一笙努力地半睁开眼睛看了看他,嘴里嘟嘟囔囔地不知道在说什么。

顾南安回头质问林少安:“你给她下了什么药?”

林少安被他瞪得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喂,我什么时候给她下药了,你别血口喷人啊。”

感觉到钟一笙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顾南安把她横抱起来,急急地追问:“你以为酒吧没监控?我给你十秒钟……”

林少安打断他的话,“你要报警吗?有本事你就去报啊,我林少安难道还会怕你报警吗?”

“我会把监控视频直接寄给你爸爸。”

“你!”

“还有三秒。”

“一秒。”

顾南安转身就走。

“哎哎哎你等等。”林少安见他真走了,赶紧贴了上去。

开玩笑,要是让他爸知道了,他不死也得脱成皮,说不定还会被禁足。

“顾总,顾总,我给她下的是迷药。”

“只是迷药?”

“嗯……大概还带着一点春药的性质,睡一觉应该就没事了。”

“大概,应该?”顾南安皱着眉头看着他,不满的意思显而易见。

“我真不知道啊,我也是第一次用呀,谁知道还没成功就被你给逮到了,要不你把她给我,我带她去医院……”

听到这里,素来注重形象的顾南安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抱着钟一笙拔腿就走。

“哎哎顾总你去哪?大门在那边。”

顾南安理也不理他,头也不回地进了他在酒吧楼上的私人住所。

自从他接管顾氏集团以来,他就买下了这座酒吧,本来是想给钟一笙一个惊喜,谁知道后来竟然发生了那样的事。

今天听以前的朋友说钟一笙正在到处找人借钱。

这女人前年不是还从她妈妈手里敲诈走了十万吗,怎么又开始缺钱了?

顾南安心里瞧不起她,却又还是忍不住担心她,于是跑到天池来借酒消愁,没想到一进酒吧就看到这样一幕。

顾南安把钟一笙放到床上,想起往事忍不住捏紧了拳头。

可当他看到钟一笙红着脸微皱着眉躺在床上轻扯衣服的娇憨模样,心里泛起的柔情很快又冲散了心里的怒意。

他坐在床边,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她泛红的脸颊。

“一笙,你到底是为什么……”

没想到这时候钟一笙整个翻了个身,像只树袋熊一样紧紧地抱住了他的手臂,并且用脸颊不断地在他脸上蹭啊蹭啊,嘴里嘟嘟囔囔地说着话。

这一次,他听清了。

她说的是:“南安,我好想你。”

“一笙!”

顾南安只听见脑袋里嗡地一声响,所有的仇恨与理智在这一瞬间通通都抛却了。

他心头一片火热,不顾一切地吻上了她的唇。

可这心头的一片火热在他脱下她的衣服,看到她胸前斑斑点点的痕迹之后,仿佛被一桶冰水临头浇下,瞬间熄灭成了一片死灰。

第七章:一夜春宵

他停下了动作,阴沉着脸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无比可怕。

可钟一笙却全然不知,她迷迷糊糊地搂住顾南安的腰,又一次地贴了上来。

“南安,我好热,南安,要我。”

顾南安愤怒地把她推开,食指和大拇指紧紧地掐着她的双颊对她吼道:

“不要喊我的名字,你昨天和哪个男人上了床?这一身的痕迹是谁留下的?你为什么不喊她的名字?嗯?你说啊?你说啊!”

已经被迷药迷晕了的钟一笙哪里听得懂他在说什么,只知道被掐得痛了,含含糊糊又委屈巴巴地吐出一句:“南安,我好痛。”

一听到她喊痛,顾南安几乎是条件反射地马上松开了手。

然而这一下钟一笙仿佛被打开了委屈的闸门,大颗的眼泪一颗接一颗地往外掉。

“呜呜呜,南安,我好痛,我真的好痛。”

看到她哭得那么伤心,顾南安一时间也没了脾气。

钟一笙就在这时又攀着他的手贴了过来。

这一次顾南安叹了口气,没有再推开她,反而动作更加温柔了。

看她这一身的伤痕,想必她男朋友也不是什么好人。

那不如就顺水推舟,把她抢过来好了。

于是,一夜,春宵。

……

第二天,钟一笙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

她猛地睁开眼睛,从对方怀里挣脱出来。抬头一看,竟然是顾南安!

我的天啊,我大概是还在梦里吧?

钟一笙使劲搜了揉眼睛,又在顾南安手臂上使劲掐了一把,惹得顾南安“嘶”地抽了一口气。

“钟一笙,你脑子烧坏了?”

这下轮到钟一笙抽凉气了。

真的是顾南安?

“怎么会是你?”

“不是我,你想要是谁?”顾南安看着她这一脸惊慌失措的表情,心中极为不爽,联想到昨晚她身上的那些痕迹,忍不住出口嘲讽。

“我……你都看到了?”

顾南安没说话,也没否认。

钟一笙知道他这大概算是默认了,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她双手在胸前拢了拢,却没抓到半块衣服,动作忍不住僵了僵。

都怪王健奇那个畜生!

想起王健奇,钟一笙自然也联想到了昨天上午发生的一幕幕。

自己一夜没回家,也没个消息,妈妈肯定会担心了。

恰好这时候一抬眼就看到包包就放在床头柜上,于是她挪过去,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把手机从包包里拿了出来。

十几个未接来电,还有二十几条微信消息。

未接来电是妈妈打的,顾南安点进了微信,发现妈妈给她发了十几条消息,还有七八条是王健奇发的。

她本来是想看妈妈发来的微信,却不小心点进了王健奇的对话框。

然后映入眼帘的赫然是她昨天被拍的羞辱照片。

钟一笙赶紧按了电源键息屏,可顾南安还是看到了。

本来顾南安看着她凄凄然的表情,心下有些懊悔,还想着要不要安慰一下她,谁知道却看到了这样一组相片,脸色马上难看起来。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陷入了难堪的沉默,房间内能够听到的只有顾南安略重的呼吸声。

第八章:针锋相对

两人沉默了好几分钟,钟一笙心里装着事,率先打破了沉默。

她躲在被子里穿好了衣服,拿着手机走进了卫生间里去听妈妈给她发的语音消息。

“笙笙,你借到钱了吗?”

“笙笙,你在干嘛?你回一下妈妈的消息好不好?”

“对不起,都是妈妈不好,妈妈只是想让你的生活过得好一点,不要那么辛苦,谁知道……”

“笙笙,爸爸妈妈对不起你啊,没能让你过上好日子,反而还拖累了你。”

“笙笙,实在借不到钱你就不要回来了,换个地方好好生活,妈妈来想办法。”

……

这些微信消息听的钟一笙泪流满面,可是越听到后面越不对劲,怎么好像在说临终遗言一样?

她赶紧给妈妈打了电话过去,那头却一直是关机状态。

钟一笙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三下两下抹干了脸上的眼泪,从卫生间走了出去。

顾南安这会儿也穿好了衣服,坐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

听到她出来的声音,转头定定地看着她,面无表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钟一笙鼓足勇气,走到了他面前,对着他弯腰鞠躬,态度诚恳。

她知道他现在是上林市的商业大鳄,对他来说拿出五万块钱肯定不难。

之前因为不想打扰他,所以忍住了没打电话问他借钱。

可是现在都见面了,妈妈那边又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这笔钱迫在眉睫,所以她只好抛下自己的尊严,艰难地向他张口。

“顾总,您能不能借我五万块钱?”

顾南安:“……”

钟一笙等了许久,没听到顾南安的回答,以为他是不愿意,于是马上补充道:

“我要这笔钱有急用,等我之后筹够了钱一定会还给你的!您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给你打张借条……”

“够了!”

顾南安怒气冲冲地打断她。

他怎么也没想到,她与他历经两年再次相逢,一夜春宵之后,她既不问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他床上,以后该怎么办;也不解释一下为什么她身上有别人的痕迹。

她心心念念的第一件事,竟然是问他借钱!

她才刚刚从她床上下来,竟然马上就对他用上了您这样疏远的敬语?

这个以前他放在心尖上呵护的女人,今天竟然为了区区五万块钱喊他顾总,对他鞠躬?

顾南安简直要气死了。

“顾总您……”

顾南安气得拿起茶几上的一个茶杯砸到她脚下。“您给我闭嘴!”

钟一笙沉默良久,心里也觉得有些奇怪。

心道之前顾南安母亲李秋水为了让自己和顾南安分手,一出手就是五十万的分手费。

“现在顾氏集团越发的壮大,应该已经是上林市第排行第一的集团了吧,您这个总裁,没必要会为了五万块钱气成这个样子吧?”

呵,原来她一直在关注着的不是他,而是他家的钱?

顾南安正在气头上,下意识地开口嘲讽:“我家钱再多也不关你的事,七年感情你说分手就分手,你在意过我的感受吗?我凭什么要借钱给你?”

他果然还在记仇。

钟一笙叹了口气,终归之前算是我伤害了他,所以他现在不帮我也是应该的吧。

可是,她现在真的很需要这五万块钱度过这次难关,妈妈还在眼巴巴地等着她拿钱回去呢。

想到这里,钟一笙鬼使神差地开口说道:“昨天晚上,顾总应该还算快活吧?不知道服侍顾总您一个晚上,值不值五万……”

钟此一笙向南而安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钟此一笙向南而安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钟此一笙向南而安全部精彩内容

《钟一笙顾南安小说by希涯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