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严苏悦小说by风起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封严苏悦小说by风起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情深深几许

时间:情深深几许作者:风起

情深深几许封严苏悦小说

情深深几许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三年前,封严被最爱的人抛弃,三年后,他与她意外重逢,决定报复的他,蹂躏她的身体,践踏她的自尊心甚至让她去死,可当他得知真相悔不当初时,她却已经真的离开了他!...

情深深几许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 让他恶心

封严说完后其实就有点后悔了,可下一刻现实就狠狠打了他一巴掌。

“你说得没错,所以封总愿意再花一百万要我一次吗?”苏悦忽的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她缓缓起身,曲线优美的双腿翘在一起,纤柔白皙的双手圈在他脖子上,媚眼如丝道。

“呵,一百万,你这种破鞋配吗?”封严被气笑,他还是太天真了,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果然不假!

“可是我觉得封总昨晚很是享受啊~”苏悦魅惑一笑,“不过说实话,要不是看在封总你财大气粗的份上,我才懒得伺候你,啧啧,你都不知道你的技术有多烂!”

“苏悦,你简直让我恶心!”封严闻言,压在心中的怒火爆发了出来,抬手就往苏悦扇去。

苏悦的脸被扇歪,白嫩的脸上红红的肿起一片。

“封总觉得恶心?那没办法了,挣不到封总的钱可真是悲哀。”苏悦没有在意自己被打肿的脸,她抬头看着封严那黑沉的脸色惋惜道。

“你滚!”封严推开苏悦,指着门口哑着嗓子沉声道,苏悦要是再不走,他真不知道自己会作出怎样的事情!

他看着苏悦的长而脆弱的脖子,恨不得将它折断,那样,那个温柔善良的苏悦就会一直保留在他心中,而不是现在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那好吧。”苏悦站起,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蕾丝裙,“对了,我的大门永远对封总你敞开哦。”打开客房的门后,苏悦转头对屋里周身正散发低气压的封严飞了个吻道。

“滚!”封严拿起一旁的花瓶对苏悦砸去,但苏悦已经关上门,一阵“噼里啪啦”后,花瓶碎了满地。

门外,苏悦的妖娆全部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苍白的面色。

她靠着墙无力地滑落,没人知道,她现在的心就犹如那花瓶一般,早已支离破碎。

她抬手放在自己的心脏处,好痛,通道无以复加,连带着掌心都在颤抖。

一墙之隔的封严也一定这么痛苦吧,他看得出封严还是爱她的,可是她不能回应,她必须遵守诺言,远离封严,不再爱他!

既然封严觉得她贱,那她只能更贱的方式让他对她完全厌恶了……

回家后,苏悦发现苏母不善地看着她。

“你个死丫头,昨天去哪儿了!”苏母愤怒地呵斥道。

“对不起,妈。”苏悦低头认错,而后突然想起那个猥琐的三伯,赶紧道,“妈,你不知道,昨天那个三伯他竟然想对我……”

“想对你什么,你三伯千里迢迢来帮你,除了想帮你,还能对你做什么!”苏悦话还没说完,苏母就抢过她的话斥责道。

“不是,你不知道妈……”苏悦努力地想解释,却依旧被打断。

“别说那么多废话了,现在你三伯不帮忙我们只能靠自己了,我问了一下,咱们这有个医院专治你这个,赶紧收拾走!”苏母说完后立即转头回屋,生怕苏悦再问什么。

因为昨天请的根本不是什么亲戚,而是一个想尝苏悦滋味的男人,他表示一次十万块钱,没想到苏悦这个贱丫头竟然跑了,既然如此,她还是带她看看能不能治好吧,反正张家的名声一时半会儿找不着人,说不定苏悦还有机会!

第五章 绝望

市里,妇科医院内。

经过三个小时的折腾,苏悦和苏母终于拿到了拍的片子,苏母拿着拍完的片子给医生看:“医生,你看看我女儿还有办法治吗?”苏母紧张地问。

“没什么问题啊,一切正常。”医生看了看片子皱眉,这一切正常好有什么好治的,简直浪费他时间。

“正常,怎么可能,我们在另一家医院查的说是她不孕不育。”苏母不信,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张潜给她们的那张报告单递给医生。

“她叫苏月?”医生皱眉问。

“是啊。”苏母愣了愣后点头。

“那为什么这里写着叫苏悦?”医生戳着苏悦的病例本上的名字一栏问道。

“您是说……这个报告单是别人的,我女儿其实没事?”苏母发现了不同,她女儿是悦耳的月,那个报告单是月亮的月!

确诊没事以后,苏母拿着新的报告单想去张家重新谈婚事,但被苏悦拦住。

“你这是什么意思?”苏母见苏悦竟然阻止她去张家,高兴的脸色阴沉下来。

“妈,我不想嫁给他……”苏悦小声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张潜之所以还没找到新的未婚妻,是因为他的名声极为不好,他朝三暮四且家暴成性,他的几任前妻里严重的甚至残疾。

她既然从火坑里出来了一次,就不想再踏进去了。

“贱丫头,你怎么这么自私,你弟弟没这钱可就会没命啊!”苏母指着苏悦的额头破口大骂道。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一定帮你筹齐那五十万好吗?”苏母哀求道。

“我看你就是这个意思,你要是不是这个意思昨晚跑什么,十万块钱就那么白白的飞了!”苏母气得脑子昏了头,一不下心把昨天的真相说了出来。

“什么十万块钱……”苏悦愣了愣,而后很快明白苏母的意思,她的身体被苏母当成货物一样卖了!

“妈,我是你女儿啊,你怎么能那么做!”苏悦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妈妈,震惊的眼泪从眼角滑下。

苏母见自己竟然大嘴巴的将事情说了出来,心里想办法补救,想来想去苦肉计是最好的,于是当即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开始哭喊,引得众人齐齐围观。

“哎呦,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竟然生了一个白眼狼女儿,我好心带她来看病,看好了她就不要我了!”

不明真相的围观者见苏母哭得稀里哗啦,于是纷纷开始对苏悦指点起来。

“妈,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我是你女儿啊,你让我以后出去怎么见人!”苏悦知道自己的妈妈是在逃避,视若无睹地继续逼问。

“好啊,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我这个老太婆去死好了吧!”苏母答非所问地说着,然后从地上爬起,往一旁的墙上撞去,幸好有围观的人眼疾手快拉住。

“你们放开我,让我去死吧,呜呜呜……”苏母挣扎,一副非死不可的样子。

“算了,我嫁还不成嘛……”苏悦看着指点的众人和哭喊闹腾的妈妈疲惫极了,她低头认输还不行吗……

也许这就是她的人生吧,浑浑噩噩,任人摆布,毫无希望……

第六章 婚礼

半个月后。

这次为了防止意外,张家带苏悦又做了一次检查,最后发现上次真的是意外,便同意结婚,并很快举行婚礼。

婚礼不大,甚至有些简陋。

休息室里,苏悦正在穿婚纱,婚纱的材质并不好,白嫩的皮肤上被摩擦出各种红痕。

“怎么还没穿好啊,赶紧的!”苏母打开休息室的门,看见苏悦还在拉婚纱的拉链有些不悦。

“马上就好!”苏悦赶紧回答。

“哼!”苏母冷哼了一声后离开。

苏悦见苏母离开呼了一口气,继续翻手努力地把拉链往上拉。

“咔嚓——”门又被打开。

“妈,还有什么事……啊!”苏悦以后又是自己妈妈来了,便问道,但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人压在了化妆台上。

“封、封严?”苏悦透过镜子惊慌地看着完全不应该出现的封严。

“怎么,很惊讶?”封严用冰冷细长的手指在苏悦脆弱的脖子上游走,嗓音低沉危险道,“上次是你说得啊,你的大门用我对我封严敞开!”

“今、今天不行!”苏悦低头,身体抖如糠筛道。

“今天不行,可我就要今天,现在!”说完,封严就用手粗暴地扭过苏悦的脖子,然后啃噬住她柔嫩的嘴唇。

“唔,唔……”苏悦双目瞪大,她没想到封严竟然来真的!

苏悦拼尽全力地挣扎,但毫无效果。

亲吻中,封严一点呼吸的空间都不给她,就当苏悦以为自己要窒息昏迷时,封严放开了她。

苏悦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口气,狭长的眸子染上诱人的水色。

“现在只是开始,一会儿我还会让你好好看清楚你是如何雌伏在我的身体下的!”封严将苏悦盘好的发型扯的凌乱,迫使她对着镜子看她自己放浪的表情。

“不要、不要……”苏悦乞求,眼眶里被屈辱的泪水弥漫。

“对了,今天好像是你的婚礼吧,你这种女人也会有人要?是了,你这个女人这么会装清纯,正好,一会儿我就让他见识见识你的真面目!”封严幽深如潭的眸中闪过一丝玩味,冷笑道。

“封严,你住手啊!”苏悦绝望地喊着。

“嘘——,有人来了,叫得这么欢是生怕别不知道吗?”封严话音刚落,就有人在外面按动了门把手。

那一瞬间苏悦只觉得自己呼吸都要停止了,不、不要!

“诶,这门怎么打不开?”说话的是苏母,她来看看苏悦的情况,这时间就要到了,可千万别出什么幺蛾子。

“是不是已经去了?”陪着苏母来的亲戚问道。

“这臭丫头,明明让她在这别动的!”苏母骂骂咧咧地离开。

“封严,我错了,求你、求你别这样!”无助的泪水终于从苏悦绝望的眸子里滚落,封严看着苏悦的满面的泪痕突然觉得很无趣。

“算了,没意思,这次就饶过你吧。”说完,封严就冷脸往门外走去。

结果,刚开门,封严就和刚要开门的张潜撞了个正脸。

而还没来得及收拾自己的苏悦也完全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之下。

第七章 绿帽子

“你个贱人,竟敢背着我偷人?”张潜本来想找封严麻烦的,但一看苏悦竟敢在婚礼前夕给他戴绿帽子,瞬间把矛头都指向了她。

“你个贱丫头,我说门怎么打不开,你竟然是在偷汉子!”苏母看着苏悦被咬破的嘴唇、散乱的头发和拉链大开的婚纱,气得差点晕过去,她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不知检点的女儿!

“不是、不是你们想得那样的……”苏悦话还没说完,张潜就将其打断。

“不是,你当老子是瞎子吗,老子娶你那是你三生有幸,可你竟然敢给老子带绿帽子!”张潜一边骂一边甩了一巴掌上去。

苏悦被她打得嘴角破裂,有血渗出,但张潜显然还不解气,又拿起椅子往苏悦身上砸!

封严在一旁看得皱了皱眉,他万万没想到苏悦找的男人竟然是这种人,他的本意只是想看两人决裂,而不是看单方面家暴,于是上前阻止。

“啊,谁踢我!”张潜手上的椅子还没落下,就被封严一脚踹翻在地,张潜疼地躺在地上打滚。

“我,奸夫。”封严双手插在西装口袋里,眉眼冷淡地看着张潜。

“对了,老子还没找你算账呢,敢动老子的女人,老子打死你!”张潜从地上爬起,朝封严冲去,封严看着张潜全是破绽的动作又是一脚,张潜一个踉跄四脚朝天地摔了下去……

估计这次是摔断了什么,张潜在地上半晌没起来。

“谢谢你……”苏悦轻声道谢,不管怎么样,现在封严都是帮了她的,至于之前的事,是啊,她欠他,还欠了很多很多……

“严哥哥,茵茵好想你啊!”人群中,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娇俏的女生冒出,然后扑进了封严的怀里撒娇道。

“你怎么在这?”封严看着怀里的女生皱眉。

“你都半个月没回去了,我想你,就来啦!”夏茵茵说完踮脚在封严脸上亲了一口,“严哥哥想茵茵吗?”

“……想。”封严淡淡一笑,温柔地摸着那女孩的头顶。

“我就知道,不过严哥哥,你怎么在这种低档次的地方啊?”夏茵茵有些嫌弃地扫视了一眼屋子。

“没什么,走吧。”封严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拉着夏茵茵准备离开。

“哟,你这会儿怎么不敢说了,你和老子未婚妻搞在一起,你给老子戴绿帽子!”张潜不甘心,对着封严和夏茵茵大叫道。

“什么!”夏茵茵听后目光很快注意到了衣衫不整的苏悦,她漂亮的眼睛里迅速泛起层层泪花,不敢相信地问封严:“封哥哥,你告诉我,是假的对不对?”

“对,是假的,而且你知道她,她就是三年前的那个女人,你认为我会对那种低俗的女人有兴趣吗?”封严用满是厌恶地余光看向苏悦道。

“哦~,原来是她啊!”夏茵茵恍然大悟,转泣为笑。

她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填上一百万,走到苏悦身边微微一笑道:“这个给你,谢谢你当初离开严哥哥,不然我现在可能就没办法成为严哥哥的未婚妻了。”

第八章 不可挽回的过去

本来在看戏的众人齐刷刷地望向了夏茵茵,随手一百万?

苏悦的注意力不在钱上,而是“未婚妻”三个字!

这三个字就犹如利刃一般刺进她的身体,疼得她不能言语。

苏悦忍着痛缓缓抬头,打量着眼前的女生,外貌好、气质好、基因好、家世好……,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不得不自惭形秽。

果然就像封严妈妈说的一样,她根本配不上封严,只有这种接近完美地大家闺秀才是封严伴侣的最佳人选。

而且封严对那个女生那么温柔,一定很喜欢她吧……

“快接啊!”苏母见苏悦发愣不接钱,急躁地催促。

“谢谢,祝你们百年好合。”半晌,苏悦接过夏茵茵手里的支票,并逼自己努力地笑着感谢和祝福道。

一旁的封严见苏悦竟然收了钱,五指握拳,青筋暴起。

原来只要有钱,这个女人真的可以无下限!

也是,一百万呢!

封严气得几尽发疯,阔步离开。

“严哥哥,你等等我。”夏茵茵追上,暗地里她的嘴角勾起一抹阴笑,她之所以给苏悦钱不仅仅是为了羞辱性地感谢她,同时也是为了让严哥哥看透苏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苏悦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绝望透顶的眼睛连泪水都流不出来了,她将支票撕成碎片,不在意地洒落在地。

苏悦看着覆水难收的碎纸片,酸涩一笑。

三年前,她和封严相知相爱。

虽然贫富的差距让众多人阻挠他们,但他们依然坚守着,并认定了彼此是自己的唯一,为了她,封严甚至放弃了自己封家继承人的位置!

可那一天,她背叛了誓言……

是的,封严在前方冲锋陷阵,她作为阵地却自己失守了……

那天早上,封严的妈妈找到她,她已经记不得那是封严妈妈第几次上门威逼她离开封严了,但她认为她还会如以往一样拒绝。

可就在最后她要拒绝的时候,她妈妈突然打电话给了她,和她说她弟弟得了肺病急发,要四十万手术费,必须两小时之内付清!

封严的妈妈表示给她一百万,但必须离开封严,不能和封严再有任何牵扯。

无奈之下,她答应了。

晚上,天刮起了大风,下起了大雨,她却将工作回来的封严拒之门外,她将封严说得一无是处,最后表明自己不想再苦了,她收了他妈妈的一百万,明天就会离开。

她本以为封严听到这些话就会离开,回到封家,结果第二天她开门的时候就看见封严全身湿透,因高度发烧而昏迷在地。

那一刻,她仿佛心脏都骤停了,封严为什么要那么傻,她苏悦不值得他那么做啊!

她打了120将封严送走,然后狠心地独自回到了这个小县城。

回来以后她发现自己弟弟苏岩的病就像一个无底洞,一百万很快就耗完,现在又需要五十万!

于是她的妈妈逼她嫁给一个家暴狂,想用彩礼钱填上手术费。

也许是因祸得福,她竟然和封严重逢了!

和封严重逢的时候,她是喜悦的,喜悦到快要窒息,可她却也不得不将他推远。

现在,终于,她终于永远地失去了他……

情深深几许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情深深几许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情深深几许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