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霜程斯哲小说by梁公子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程霜程斯哲小说by梁公子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爱尽甘来不再苦

时间:爱尽甘来不再苦作者:梁公子

爱尽甘来不再苦程霜程斯哲小说

爱尽甘来不再苦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程家一楼宴会厅人流攒动,各色俊男靓女推杯换盏,高谈阔论,他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一切显得美好而又温馨。宴会厅的二楼卧室,却是别有一番景象……...

爱尽甘来不再苦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 刻到骨子里的恨意

程斯哲压低声音不断嘲讽着程霜,每一个字都像猝了毒的箭,直击的她体无完肤,跪地求饶。

程斯哲,总是那个可以令她分分钟想死的人。

程霜抬头瞥了眼红酒瓶子,三十五度,还是不够辣,不然为何她现在还是如此清醒呢,这些刺入骨髓的话,她都入了心。

“哥哥,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程霜凄苦一笑,眼睛看着面前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不住的责怪着当时的自己。

程斯哲用行动告诉了程霜他心底的恨。

面前的餐碟里,程斯哲拿了只螃蟹,接着举起来把他的腿一根根掰断,最后取了壳,把那些诱人的蟹黄全部拿筷子搅碎,最后倒在了一旁。

程霜突然间战栗起来,程斯哲这是要她生不如死。

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结局,不得善终,被自己喜欢的人嫉恨一辈子。

程霜站起来想要落荒而逃,身体的不适加上心理防线的崩塌让她无时无刻都想逃离众人的视线。

而程斯哲,显然并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

“在这呆着,哪都不许去,不然,那里可就要曝光了。”

程斯哲不紧不慢的说着,仅仅几句话而已,程霜却觉得已经赤果果展露在众人面前了。

她不敢动,但嘴里的腥甜让她不得不动,不然程斯哲发现了……她不想让他担忧,即使这种担忧并没有。

程霜站起来快速朝一楼洗手间走去,行色匆匆,看得程斯哲满身热血,程霜的身体总是能很好的引起他的注意。

程斯哲等了一会也跟了上去,程霜的酒量他是知道的,低头咒骂了句逞强的女人,程斯哲刚到,就看到满脸惨白的程霜在洗脸。

程斯哲心里咯噔一下,莫名的有些烦躁。

程霜刚刚吐出了一口血,此时胸腔里舒服多了,待看到镜子里身后的人后,吓得她立刻站直了身体。

“怎么,这个眼神看着我,难道要在这里进行鱼水之欢?”

程斯哲露骨的话还没说出来,程霜就已经猜到下文了,她借着宾客来洗手间的空隙,快速从程斯哲眼皮子底下溜了过去。

现在她想回屋,一刻也不想呆在这。

程霜抓着楼梯扶手一阶一阶艰难的上着,身后的目光紧随她的身体而动,程霜不小心趔趄了一下,程斯哲竟然想去搀扶。

程斯哲很讨厌这种不受束缚的自己,想着还要应付一下,于是打算暂时放过程霜。

大厅里的音乐声悠扬的响着,程霜刚进自己卧室就把门反锁住了,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把椅子拉过来挡在了门口。

一切做好,整个人便像散了架似的,瘫软在床上,害怕程斯哲突然闯进来,程霜赶紧换了衣服,继续躺了下去。

人刚刚眯了一小会,她的门便被人砸响了,程霜吓得从床上蹦了下来。

“谁啊?”她的声音颤抖着,很想遁地而逃。

“我,陈公子要走了你去送送。”母亲程夫人的声音,程霜还没回答外面已经没了动静,程霜知道,她母亲这是怕她传染了。

简单化了妆,程霜拖着疲惫的身体打开房门,这时程斯哲闪了进来,随后把程霜也拉了过来,还不忘把门反锁住。

看到安然无恙的女人,程斯哲怪自己刚才瞎操心,所有的怨气,就撒在了程霜身上。

“想走,也得看我愿意不愿意。”

程斯哲说完马上进入备战状态,把那些多余的衣服扯掉,没有任何前奏的折磨着程霜,程霜想到刚刚母亲的话,身体一抖,有些急切的说,“我妈还在下面等着我呢,你能不能快点?”

“快?”程斯哲把程霜的身体摆正,嘴角溢出一抹嗜血的笑意,“你的要求还挺多,要多快?九十迈?”

程斯哲说完加快速度,程霜别过脸去,这样面对面的距离让她很不舒服。

好在,总算是结束了。

第五章 带我来这干什么?

程霜快速收拾好衣服,又拿着香水在身上喷了喷,香气进入程斯哲的鼻孔后,程斯哲霎时间就怒了。

他抓着程霜的胳膊步步紧逼,直到退无可退,“怎么,去见小白脸至于这么隆重吗?你骨子里就那么迫不及待?还要不同的人……”

“哥哥,够了,你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为什么总要用这种话刺,激我呢,三年了,你的气也该消了吧?”

程霜颤抖的说完,这三年对她来说就是梦魇,她每天经受着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生不如死。

她本来想就这么去了的,但还是舍不得。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那怎么不去死呢,那岂不更容易?告诉你。”程斯哲开始低吼起来,程霜顿时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了。

程斯哲的火气又来了。

果然,程斯哲又一次将她送到人生顶端,又让她跌入地狱,这种感觉反复折磨着程霜,就在程霜以为程斯哲还要继续的时候,门再次响了起来。

“程霜,刚才我的话没听见吗?陈公子已经走了,现在给人家发个信息道个歉,真是个不省心的东西,你在里面干什么了?”程夫人的话传了进来。

“妈,我知道了。”程霜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如果她妈开门看见她和程斯哲的举动,她不敢想。

可她还是高估了自己,她母亲没有进来。

程霜带着几分失落收拾好衣服,这个眼神落在程斯哲眼里就是不情不愿的意思,他惩罚性的在程霜身上掐了把,接着满足的走了出去。

决绝,不带一丝温度。

程斯哲总是能在吃干抹净她以后像个没事人一样离开。

第二天一早,程霜在马路上散步,接着一阵滔天的刹车声吓得她赶紧蹲了下来,下一秒,人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扯进了车里,车子很快驶离。

“哥哥,我们去哪里?”程霜抓着安全带,不知道今天程斯哲又想整出些什么新花样,一路上,程斯哲都没有开口。

十五分钟后,车子戛然而止。

没有一丝防备的程霜头重重磕在塑料板上,额头瞬间就肿了起来。

当看到外面的景象后,程霜一颗心都是混乱的。

这是那座桥,当时陆晚晚跳下去的那个。

这三年来,每年她不止十次来过这里,每次程斯哲带她来,都是一场生死考验。

今天能不能活着还真说不准。

“下来。”程斯哲打开车门粗暴的将程霜扯了下来,接着借着这股力道把程霜摔到了栏杆上,程霜死死抓着栏杆,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桥下面,浪花不断翻涌着,让人看了都觉得胆战心惊,人一旦掉下去,生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哥哥,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妈和爸等着我们回去一起吃早餐了。”程霜佯装镇定,但声音出卖了她。

颤抖,又带着几分祈求。

程斯哲兀自笑笑,他眼神微眯看向浪花的眼睛里满是鄙夷,“吃饭?在这里你怎么还有脸想起吃饭?”

程斯哲突然抓起程霜的头发,逼迫她朝下面看着,程霜本就恐高,站在巨大的浪花之上,心更是害怕的不行。

所以,她小声乞求道,“哥哥,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程斯哲并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相反,他拉着程霜慢慢从这边朝那边走着,把程霜的恐惧无限放大。

程霜觉得自己要不行了。

再这样下去不被整死也被吓死了。

在又一个巨浪翻滚而来之时,程霜吓得瘫软在地。

她很讨厌自己的懦弱,但是在死亡真正来临之前,哪个人不是恐惧的呢?

“这就不行了?怂包。”

桥上的风很凉很大,但程斯哲很清晰的看见了程霜脸上的汗,这次,程霜真的被吓到了。

很满意这样的结果,程斯哲松开程霜大步朝车里走去,一阵引擎声响起,车子很快混迹在车流中。

第六章 她就是这样的人

程斯哲开走好长时间程霜才扶着栏杆站起来。

她不明白,自己就喜欢了一个人而已,老天爷为什么还要跟她开这样的玩笑。

镇定了几分钟,程霜扶着栏杆站起来,现在也不过才早上七点钟,太阳刚刚从大地里露出头来。

红色的半边脸慢慢向上移动着,等车流小了,程霜抓着栏杆突然大喊起来。

“陆晚晚,你回来,回来拯救下程哥哥,我替你死好不好,请你回来,程哥哥需要你。”

程霜喊着喊着早已泪流满面。

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颓然的朝回家的路那边走去。

等程霜赶到家后,程先生和程夫人已经吃饱了。

餐桌上,程斯哲慢条斯理的吃着。

他就是这样的人,每个动作,每个眼神都极具魅惑力,就是这样得天独厚的气质,深深吸引着她。

注意到程霜灼热的视线,程斯哲不悦的把碗筷放下,拿了外套便走了出去,连看程霜一眼都没有。

程夫人狠狠的瞪了眼程霜,语气很不好的说,“快点过来吃饭,马上就要上班去了,你回来那么晚干什么?”

“哼。”程先生看了眼程霜,倒是没再说什么难听的话,拿了外套也去上班了。

程斯哲现在是程氏集团总裁,他爸爸是程氏集团的行政主管,已经完全把公司交给程斯哲打理了。

而她,是公司内勤,负责各项资料的整理,看着一桌子的丰盛饭菜,程霜却没有胃口。

程夫人也不管她,让佣人给她把水果拼盘送上楼,接着便走了。

程霜看着程斯哲吃到一半的饭菜,突然学着程斯哲的样子,每样菜都夹了一筷子,接着味同嚼蜡的吃着。

怎么着,她也得吃饱了,要不然身体更吃不消了。

程霜赶到公司的时候离上班时间还有三分钟,部门经理对于她的晚到很不满意,早上散会后,办公室里便热闹了起来。

内勤部从不缺八卦,也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

“知道吗,程霜竟然喜欢总裁,那可是她的哥哥。”一个员工挤眉弄眼的样子,眼里的不屑都快要溢出来了。

程霜来公司一个月了,有些人确实看她不顺眼,因为她一来就是内勤副主任,程斯哲给安排的。

“这有什么,我可是听说了,他们并不是亲兄妹关系,不过,听说是她间接的害死了她的SZ,这种人真可怕。”

程霜一个字不露的全部听见了耳朵里,她收敛起所有情绪,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来,“你们的工作做完了吗?有功夫在这聊天?”

其他两个人没看见程霜,她一说话,吓得两个人一哆嗦,接着簇拥着走了出去。

只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中午在餐厅吃饭的时候,这些流言蜚语更加强烈,程斯哲适时的出现,人们询问似的看着程斯哲,程斯哲没有犹豫的点点头。

丢下一句,“你们的猜测都是真的。”这句话便扬长而去。

程霜坐在那忘了动作,程斯哲这些话无疑把她推向了深渊,她还怎么在这里上班?

程斯哲彻底消失后,那些人便叽叽喳喳起来,有的人还故意把饭菜洒到程霜身上,程霜想走,但被人又重新摁回到座位上。

等人们走后,程霜才得以脱身,而她身上,早已经污浊不堪了。

程斯哲想要整她,果然以最狠的方式。

程霜去洗手间整理了一下,不出所料的,程斯哲很巧合的出现在了身后,程斯哲像看垃圾一般看着程霜,语调轻蔑的说,“怎么样,酸爽吧?”

“哥哥,你折磨人的方式真是层出不穷,既然那么恨我,为什么不痛快的给我一刀子?”

那样,她就可以早点脱离苦海了,也不用强撑着这具破败的身体,遭受折磨了。

“呵呵,想得倒美。”程斯哲冷冷丢下这句话便离开了,程霜站在那就这样看着他的背影。

第七章 你求我,我就放过你?

程霜很想辞职,早点离开这里,但她又不想离开,上班的地方是她和程斯哲相处还算和平的地方。

至少在公司里,程斯哲不敢乱来。

周末,程霜和程斯哲都没有上班,而程先生和程夫人去医院产检了,别墅的佣人被程斯哲支了出去。

程霜下来吃饭,就看到冷眼看着她的程斯哲,她下意识的想要逃跑,但被程斯哲叫了回来,“下来,还是待会我去你房间?”

“哥哥是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在这里说就好。”程霜硬着头皮从楼梯上走下来,虽然穿着衣服,但在程斯哲面前感觉就像裸着一样。

程斯哲的眼神太毒辣了,程霜好不容易坐定好,程斯哲站起来走到她身后站定,程霜立刻站起来回过头看着他。

“哥哥,有什么事情你说吧,我在这听着呢。”程霜噤若寒蝉,只是身体被人狠狠拽过去。

窗外和煦的阳光洒在程霜脸上,照的她更加苍白了,一种极大的羞耻感涌上心头,程霜下意识的就逃了。

“怎么,不喜欢这样?你只是个奴隶而已,有什么资格选择什么样的方式?”程斯哲惩戒的说。

“哥哥,你不要这样好不好?爸爸妈妈一会就回来了,倘若被他们看到我们这样,我们还怎么面对他们?”

程霜边说边害怕的朝外面看去,即便他们的父母不回来,外面还有很多佣人呢,倘若被他们拍下不雅视频,后果不堪设想。

程斯哲忽而笑了,他的笑容很吸引人,像罂粟般嗜骨人心,程霜看得都要溺毙了。

但下一秒,程斯哲攻城掠地,还是没有放过她,等事情结束,程霜已经累的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有时候她真的很想死在程斯哲怀里,但程斯哲就是留着她一口气,不让她死。

程霜颓然的趴在桌子上,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程斯哲斜倪她一眼,嘴角挂着得逞的笑意,“你的体力越来越不行了,等同于半个废人。”

“哥哥,我已经是半个废人了,你就放过我吧,也放过自己。”

程霜殷切恳求着,但程斯哲忽然就怒了,他最讨厌程霜这半死不活的样子。

程斯哲再次逼近程霜,如刀削般俊逸的脸上闪过一丝阴狠,他忽而抓起程霜的头发朝桌子上磕去,一下一下发出一声声闷响。

“程霜,你凭什么说这样的话?放过你?告诉你,这辈子都不可能,除非你死。”

程霜感觉脑子眩晕的厉害,她双手抓着餐布,脸快被压成了扁平的了,泪水硬生生的被她逼了回去。

“哥哥,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原谅我?”

程斯哲试着想象这种可能性,但一想到没有程霜的日子,他顿时觉得枯燥不已。

也许他下辈子活着的意义,就是无休无尽的折磨程霜,抵死纠缠。

但说出的话却完全违背心意。

“如果你死了,我不会让你入土为安,我会让你死了都没有尊严,你要是敢死,我就敢把你的果照传出去,遭人唾骂,如果想死,就去好了。”

“……”

程霜兀自笑笑,她还真是生不如死呢。

程夫人和程先生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们看到的一幕让程先生快速跑到程霜面前举起了巴掌。

因为程霜正站在程斯哲面前,姿态暧昧,程斯哲刚抓起程霜想要追问她,还没来得及。

“爸,妈。”程霜无力的站着,程先生举起的手倒是没有落下,而是恶狠狠的看了眼程霜和程夫人,最后把程斯哲叫到了书房。

刚检查回来的程夫人心情很不好,医生说她的孩子发育的并不好,如果一个月内再不稳定,可能就要采取措施了。

这对她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在这个家她除了能对程霜发火,谁也不敢。

“程霜,你真的想气死我吗?”程夫人对着程霜的脸接连打了两巴掌。

第八章 不是很好

程霜脸上很快多了十个指印。

脸颊以显而易见的速度肿胀起来,走到楼梯拐角的程斯哲看到这一幕,心里没有痛快,相反。

他的心跟着揪紧了几分。

他这样劝慰自己,也许他更喜欢自己虐待程霜,别人抢了他的玩物,他很不舒服。

“妈,你不要生气,动了胎气就不好了。”程霜想要扶着程夫人坐下来,却被她打掉了,程夫人走到沙发旁坐下,朝上看了眼,等到没人才示意程霜过来。

“你弟弟的情况不是很好,你最好收敛点,有程斯哲的地方你就躲着,或者,你从这个家搬出去比较好。”

“妈。”程霜难以置信的看着程夫人,她妈说的对,也许在外面程斯哲看不到她了,也就会放过她了。

“妈,我有空就去找房子,你……”

“不要太贵,有个床就行。”程夫人说完也不和程霜说话了,抓起医生开的药就朝卧室走去。

“咳咳……咳……”

程霜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她摊开手心,鲜血异常刺目,心口憋闷的厉害,程霜朝楼上看了眼接着走了出去。

她要去医院看看,至少吃点抑制的药,不然她真的撑不了多久的。

二楼书房,程斯哲和程先生说着话,程斯哲不经意一瞥,就看到程霜拦了辆车坐了上去。

他和程先生说公司还有事就匆匆走下楼,快速发动车子离开。

程霜来到医院按照医生开的检查项目一项项检查着,等程斯哲赶到的时候,就看到程霜进了妇产科的B超室。

程霜为什么进去,程斯哲一下便明白了。

程霜怀孕了,那个女人竟然怀了他的孩子?

荒谬。

程斯哲已经想到了一万种让程霜孩子流掉的办法,等程霜检查出来,程斯哲便抓着程霜的胳膊拖上了车。

不明所以的程霜被程斯哲这样扯着,检查结果还没出来,她还没拿药,凭什么程斯哲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折磨人也不带这样的吧?

“哥哥,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为什么每时每刻都要跟着她?

“干什么?”程斯哲别有深意的看了看程霜的肚子,那里现在还是扁扁的,可见程霜也是刚知道自己怀孕的。

她想用孩子套他,门都没有。

每次他们在一起,他为了舒服从来不采取措施,这下好了,麻烦真的就来了。

呵呵,其实也不算麻烦,程斯哲忽然就想到了一个主意,折磨程霜,有一个更加有用的方法。

程斯哲把程霜带到了酒店,一晚上的撞击后,他没有在床单上看到想要的红色,一时间竟然有些捉摸不透了。

按理说不应该的。

第二天,程斯哲给佣人放了三天假,他给程霜安排了许多任务。

拖地,擦桌子,洗衣做饭,浇花修剪草坪,凡是能想到的活都交给了程霜,公司则给她请了假。

程霜拿着抹布小心翼翼的擦着,程先生和程夫人因为去外地求医,所以不在家里,但是程夫人给程霜下达了三天内搬离的命令。

所以,这三天是她在这里的最后时光。

程霜奋力的擦着,但她的思绪早就飘到了远方,她正幻想着以后和程斯哲重归于好,幻想着他们在一起,幻想着他们有了孩子……

程霜想着想着就这样笑起来,程斯哲赶到的时候就看到程霜跪在地上笑着,程霜长得很漂亮,如果不是脸上苍白了几分,她绝对是个大美女。

程斯哲忽然就忘了动作,直直的看着程霜,看到程霜笑他的唇角也止不住的上扬。

大概程霜注意到了这股灼热的视线,她突然回过头来,程斯哲脸上立刻恢复一贯的冷,语气也跟着不好起来。

“让你打扫房间半天都没干好,你在想什么?”

程霜立刻站起来,她把抹布放到盆里,小声说道,“哥哥,我擦完了,这就去准备午餐。”

爱尽甘来不再苦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爱尽甘来不再苦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爱尽甘来不再苦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