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南烟季天宇小说by梁公子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郁南烟季天宇小说by梁公子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双生一枝花

时间:双生一枝花作者:梁公子

双生一枝花郁南烟季天宇小说

双生一枝花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薇薇回来了,你霸占她的位置三年,是不是应该还给她了?”薇薇……郁醉薇,她的双胞妹妹,她们长着一张同样的脸,却有着不同的命运,妹妹是珠宝,而她是杂草。...

双生一枝花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 回乡

季天宇有些心不在焉:“可能是去买菜了吧,”说着转移了话题:“薇薇,你的身体怎么样?好些了吗?”

见季天宇转移话题,郁醉薇也不纠缠,一脸笑意的道:“已经好多了。”

郁唐英却在一边忍不住嘀咕:“哪有好很多,医生都说了,你还要好好的养一段日子,结果你却担心郁南烟,硬是要跑来看她,明明知道你要来,结果人还不在,她这安的究竟是什么心?”

郁唐英的嘀咕落进季天宇的耳中,顿时想起昨晚郁南烟的表现,看来郁南烟会知道薇薇回来,应该就是薇薇打了电话的缘故,只是她明知道薇薇今天要来看她,却还签了字走人。

季天宇越想就越觉得,郁南烟会这么爽快的签字离开,应该是在故意赌气的缘故,甚至可能还有什么阴谋,只是,这字都签了,他季天宇可不会给她反悔的机会。

郁南烟从车站出来的时候,人还有些晕乎乎的,这是晕车的反应,以前她可是不会晕车的,估计是跟自己怀孕有关。

郁南烟在车站门口站了好一会,人才舒坦过来,期间有不少跑黑车的来拉客,都被郁南烟给拒绝了。

抬眼看了一眼四周陌生而又熟悉的建筑,郁南烟郁闷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她离开这里已经快十年了,却依旧记挂这个地方。

循着记忆找到了公交站,半小时后,郁南烟就站在了熟悉的村子口,这里有她爷爷奶奶的家,虽然人都已经不在了,但是房子和亲戚应该还在。

郁南烟拉着行李箱走进村子,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目光,只是这些人郁南烟基本都不认识,也不好开口打招呼,直到快走到爷爷奶奶家的时候,郁南烟才看见了一个有些熟悉的人。

“二叔?”

这一声称呼有些迟疑,眼前的人和记忆中相比,苍老了太多。

站在院子前低头摆弄农具的汉子听到声音,抬头仔细看了一下郁南烟,顿时高兴的站了起来,笑着回应:“南烟?你是啊烟?”

郁南烟笑着点头,眼里却有水雾弥漫,快十年没人叫她啊烟了。

二叔顿时高兴起来,一手接过郁南烟手里的行李箱,一手拉着郁南烟就往院子里走,嘴里还大声的喊着:“月红,快出来,啊烟回来了。”

李月红是二叔的妻子,听到声音连忙从厨房里钻出来,一眼看见被二叔拉着的人,顿时眼睛就有些发红,一下子冲了过来,一把抱住郁南烟。

“你这孩子,一走就是十年,终于舍得回来看看我们了。”

被熟悉的怀抱抱住,郁南烟一直隐忍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声音也有些哽咽,只是除了一句‘二婶’就再说不出其他的话。

这一边的见面热热闹闹,而季家的别墅却是冷冷清清,郁醉薇和郁唐英走后,季天宇看着空无一人的别墅,突然就有种冷清的感觉。

这别墅里以前也是有几个下人的,那时候郁南烟每天都给他做饭什么的,当时他觉得郁南烟就是个丫头的命,没有当夫人的自觉,便将别墅里的下人都给赶走了。

本来以为没有下人侍候,郁南烟可能会闹,但她却一句话都没有说,每天除了收拾屋子,依旧给他做饭,虽然他几乎都不回来吃饭。

而就在季天宇心里不是滋味的时候,门口忽然停下一辆有些眼熟的车,车上下来一个贵妇人,眉眼间和季天宇有几分的相似。

看见贵妇人,季天宇愣了一下才迎了上去:“妈,你回国了?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我好去接你。”

季妈妈抬头看了一眼自己出色的儿子,笑眯眯的道:“你整天那么忙,我自己就能回来,不用接的,对了,南烟在吧?我给她带了礼物,顺路就给她送过来。”

季天宇不知道郁南烟究竟是那点得了母亲的喜欢,母亲每次出门旅游都会给郁南烟带礼物回来,此时听母亲提起郁南烟,神色顿时有些不自然。

“妈,南烟不在,可能去逛街了。”

季妈妈一看季天宇这神色,不由微微皱眉:“怎么了?你们是不是吵架了?我可告诉你,南烟可是好女孩,你要让着她,多哄哄她才好。”

“恩,好,我知道了。”

季天宇一口就答应下来,反正季妈妈定居在国外,还经常去各国旅游,只是偶尔回来一次,并不知道季天宇和郁南烟之间的真实情况。

季妈妈将给郁南烟买的礼物放下,又交代几句就离开了,她这次回国,主要是来给季爸爸扫墓的。

第五章 怀孕

季爸爸在几年前出了车祸,季妈妈害怕睹物思人,便去了国外定居,每天只有扫墓或者过年才会回国看看季天宇,季天宇结婚后回来的次数虽然多了一点,但也都不会久待。

季妈妈临走的时候,交代季天宇到时候带着郁南烟一起去扫墓,季天宇答应了,回到公司便让助理去查查郁南烟去了哪里。

很快助理就查到了郁南烟的行踪,知道郁南烟回了乡下,季天宇还是有些意外的,虽然已经猜到郁南烟不会回郁家,但季天宇也没想到她会回乡下。

看着助理拿来的调查结果,季天宇忍不住嗤笑一声,果然是个乡下丫头。

只是,现在都已经离婚了,要怎么才能让她同意跟我回来扫墓呢?

季天宇有些头疼,对于母亲,他一向都是有求必应的,当初结婚的时候,薇薇被逼走,也是因为母亲的话,他才同意娶了郁南烟的,否则他是绝不可能娶她的。

双手无意识的摩挲着手里的调查资料,忽然从里面掉出了一张复印件,季天宇好奇的捡起来一看,却是一张检查单,当看清楚内容的时候,季天宇顿时愣住了。

这是郁南烟的体检单,单子上很清楚的写着,郁南烟已经怀孕五周半了,怀孕?郁南烟怀孕了?可是季天宇却一点也不知道。

握紧手里的检查单,季天宇脸色难看的冷哼了一声,怀了他的孩子,居然还敢一声不吭的就跑了,这是谁给她的胆子?他季家的孩子绝不能流落在外!

虽然才回了乡下两天,但郁南烟已经完全的适应了,毕竟这是她小的时候,生活了十五年的地方,在这里,她有疼爱她的爷爷奶奶和二叔二婶,还有爱护她的堂哥,比起城里那个家好的实在太多了。

郁南烟还记得十五岁那年,她的父母突然出现,说是接她去城里生活,当时郁南烟才知道,自己居然是有父母的,只是十五年来,她却一直没有见过。

也是那天晚上,郁南烟才从二婶那里知道,她为什么会在乡下生活,只因为,她出生的时候,差点让母亲难产,所以被母亲厌弃,才扔到了乡下来的。

郁南烟的奶奶一共有两儿一女,郁南烟的爸爸是长子,只是大学毕业之后就娶了城里的XF,不再回乡下,而唯一的女儿又远嫁,几年才能见上一次。

所以乡下只有爷爷奶奶和二叔一家,郁南烟被扔到乡下后,爷爷奶奶和二叔一家心疼她的遭遇,所以都格外的疼爱她,而郁南烟也从小懂事,从不问自己爸爸妈妈的事情。

在见到自己亲生父母的时候,郁南烟是不理解的,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父母双亡,所以才会由爷爷奶奶和二叔家抚养,却没想到,真相却是她的母亲不喜欢她而已。

只是她一出生就被母亲厌弃,虽然后来回到了他们的身边,却依旧没能得到父母的喜欢,不管她怎么努力怎么做,最要薇薇的一句话,或者是郁唐英的一句话,她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

现在回到了乡下,虽然已经没有了爷爷奶奶,但二叔一家依旧待她如初,这让郁南烟一直有些抑郁的心情总算是好了起来,甚至觉得以后的日子都在乡下也不错。

只是郁南烟没想到,第三天早上她居然就在二叔家的院子外看见了季天宇,而且季天宇还在和二叔说着什么,在看见郁南烟之后,季天宇还对郁南烟笑了一下。

结婚三年,除了季妈妈在的时候,季天宇几乎就没有对郁南烟笑过,这让郁南烟的心里觉得很是古怪,垂下眼想了一下,忽然想起再过两天就是季爸爸的忌日了。

郁南烟在猜出季天宇的来意之后,整个人便坦然了许多,几步走了过去,站在季天宇的面前,平静的问道:“你是为了扫墓的事情来的?”

季天宇点点头,想要说什么,但见二叔正看着他们,便改了口:“我车子等着,你收拾一下和我一起走。”

郁南烟还没有答应,二叔就笑着对郁南烟道:“啊烟啊,两口子吵架就是这样,天宇都来接你了,你就跟他回去吧,以后有什么事,可以给我们打电话。”

为了避免二叔他们多问,郁南烟并没有将自己离婚的事情说出来,却没想到自己的行为落在二叔他们的眼里,就是两口子吵架她赌气回了娘家。

二叔这话也是好意,而郁南烟也知道,季天宇回来找自己,八成是季妈妈回来了。

第六章 季母

郁南烟对季天宇的感情有些复杂,但对于季妈妈,郁南烟是从心里感激的,虽然一开始季妈妈对她也是不冷不热的,但是后来对她都很好,比起她的亲生母亲要强多了。

而每次季爸爸的忌日,都是季妈妈最难过的时候,郁南烟不忍心让季妈妈难过,现在二叔这么说,郁南烟也不想多解释,只是默默的点头答应,转身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看着如此乖顺的郁南烟,季天宇还有一点的不习惯,虽然以前郁南烟和他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张牙舞爪的样子,但也从来没有这么乖顺过。

见郁南烟离开,二叔叹了口气,看了季天宇一眼,小声道:“啊烟从小在我们这长大,也算吃了不少苦,若是她有什么做的不对的,你多迁就她一点。”

季天宇点点头,心里却有一丝的好奇:“郁南烟小时候过的不好吗?”

二叔沉默了一下,轻声道:“她十五岁那年才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母,而在这之前,不少人都背地里说啊烟是没爹没娘的孩子,同龄的孩子更是喜欢欺负她。

只是啊烟懂事,从来不跟我们说,而乡下这种地方,你也是看见了的,过得再好,也不能和城里比。”

听到二叔这话,季天宇的心里起了一丝异样,他从不知道,郁南烟居然十五岁才见到自己的父母,可是,不都是说郁南烟不服管教,所以才被送到乡下的吗?

不等季天宇多想,郁南烟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出来了,其实郁南烟的东西不多,就一个行李箱和一个小背包而已。

见郁南烟出来,二叔也就不在多说,转身去屋里收拾了几样特产让郁南烟的带上,郁南烟也没有客气,很快,两人就开车离开了乡下,在走上高速的时候,季天宇忍不住开口了。

“你十五岁的时候才第一次见到你父母?”

郁南烟皱了下眉,知道应该是二叔说的,只是她并不想说这些事情,便淡淡的岔开了话题。

“这几天我会暂时住在别墅,等,季夫人走了之后,我就会离开。”

郁南烟本来是想说妈妈的,但想到自己已经和季天宇离婚了,便改口为季夫人。

听到郁南烟将自己的母亲叫做季夫人,季天宇莫名的有些烦躁,冷着脸道:“你倒是挺自觉的,这样也好,用不着我赶人了。”

郁南烟没有说话,转头去看窗外,她怕再说下去,两人又会争吵起来,只是心里却还是忍不住的有些难受。

季天宇这个男人,郁南烟在十六岁那天遇到的时候,就偷偷的喜欢上了,只是郁南烟也知道自己配不上季天宇,所以只能把这份喜欢偷偷地藏在心里,害怕被人看见。

可是,在二十岁生日那天,季天宇和郁醉薇订婚了,自己难受的喝醉了,忍不住的说出了自己喜欢季天宇的话,却不知被谁给听去,竟是传扬了出去。

她遭受了无数的白眼和嘲笑,其中还有季天宇对她的不屑一顾,郁南烟那时就知道,自己的感情对季天宇来说,就是一个笑话而已。

可是谁知道,就在婚礼前一天,郁醉薇居然逃婚了,留下书信说是为了她,不忍心她这个姐姐伤心难过,所以才放弃了婚礼。

季家不是小户人家,不可能这样随意取消婚礼,于是季夫人就让郁南烟代替郁醉薇出嫁,郁醉薇就这样成为了季家的XF,可同时也成为了所有人鄙视的对象。

郁南烟的委屈和难堪没有人看见,所有人都觉得她很恶心,用卑鄙的手段抢了妹妹的丈夫,就连郁家人和季天宇都是这般认为的。

能嫁给季天宇为妻,是郁南烟一直期盼的事情,但却不是用这样的方式,这样的婚礼太憋屈,也是对她的侮辱。

可是都已经嫁了,郁南烟只能让自己做好一个妻子的职责,也许有一天,季天宇能够看见她的好,只是她那么努力的对季天宇好,那么努力的想要得到季天宇的认可。

可是,一个流言就否定了郁南烟所有的努力,郁醉薇一回来,自己努力了三年的婚姻也结束了,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个笑话一样。

看着窗外,郁南烟眨了一下眼睛,若不是为了季夫人,她是不会和季天宇回来的,毕竟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可是,季夫人,那是一个比亲妈对她还要好的女人,自己最难的时候,都是季夫人在安慰自己。

现在是季夫人最难受的时候,她没办法做到无动于衷。

第七章 回来

车子刚在别墅门口停下,郁南烟就看见了站在别墅大门口的郁醉薇,一身大红色的裙子,将郁醉薇婀娜的身段勾勒得特别动人,脸上的笑容也是无比的甜美。

看见车子停下,郁醉薇就连忙走了过来,迎向走下车子的季天宇:“天宇哥,你终于回来了,我可是等你好久了,你去哪了?”

看见郁醉薇,季天宇的脸上不自觉的扬起笑意,看着郁醉薇柔声道:“就是出去了一会,薇薇等很久了吗?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郁醉薇嘟了下丰润的小嘴,撒娇的道:“也不是很久,人家也是怕耽误你的事,所以才没有给你打电话的。”

季天宇笑了起来,亲昵的拍了一下郁醉薇的头道:“没事的,你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不用担心会打扰我。”

“好,这可是你说的。”

两人旁若无人的说着话,态度亲昵,气氛和谐,谁都没有在意在坐在车里的郁南烟。

看着眼前的一幕,郁南烟有些心酸和难受,只是逼着让自己平静下来,毕竟她现在已经和季天宇没有关系了,也就没有了吃醋的资格。

眼见两人说的热闹,一时半会的恐怕是不会想起自己的,郁南烟只能自己打开车门走下车。

听到车门响,郁醉薇下意识的一转头,就看见了刚好下车郁南烟,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愕然,眨眼间却又变成了惊喜的笑容:“姐姐,你回来了?”

郁南烟看了一脸满是笑容的郁醉薇,她轻轻点头,拉着行李箱站在别墅门前,尝试着输入指纹和密码,却没想到,门竟然打开了,微微惊愕之后,郁南烟坦然的走了进去。

看着郁南烟爱搭不理的样子,郁醉薇的严重闪过一抹鄙夷和愤怒,这人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讨厌!

一转身,却是一脸难受的表情,看着季天宇迟疑的问:“天宇哥,姐姐是不是讨厌我?我是不是不该来这里啊?”

看着郁醉薇伤心的模样,再想想郁南烟刚才高傲的样子,季天宇的心里顿时不悦,冷哼一声对郁醉薇道:“别搭理她,她就是个疯子,这是我家,你想来就来。”

说着,季天宇干脆拉着郁醉薇一起走进了别墅,一抬头却看见楼上的客房门开着,不由在心里冷哼,这倒是挺自觉的,没有去主卧.

季天宇看见的情况,郁醉薇自然也是看见的,心里顿时想起季天宇的助理跟她透露的信息,说是季天宇正和郁南烟在谈离婚,现在这情况,看来应该是真的。

郁醉薇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不管他们是怎么谈的,这婚他们一定要离,郁南烟霸占了她季夫人的位置那么久,也该还给她了。

季天宇和郁醉薇在楼下说了好一会的话,也不见郁南烟有任何的表示,更不看他们一眼,心里顿时就恼怒起来,看向郁醉薇道:“薇薇,过两天我有一场酒会,你陪我去吧?”

郁醉薇顿时很是惊喜:“真的吗?”说完又发现自己这样似乎不妥,忙做出担忧的样子问道:“可是,姐姐她不去吗?我去是不是不太合适?”

季天宇顿时嗤笑一声:“她去干吗?酒会上的事情她什么都不懂,去闹笑话吗?”

两人说话的声音不低,而郁南烟也没有关门,自然把两人的对话都听了个一清二楚,本来在整理衣服的动作不由一顿,心里抽痛了一下。

郁南烟低下头,她以为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经死心了,可是现在依然会因为他们的对话难过,或许,她依然放不下季天宇。

郁南烟抱着手里的衣服,在床边坐了下来,她的性子沉静,表达感情的方式也不够浓烈,她学不来那些撒娇讨好,只会一门心思的对人好。

结婚三年来,季天宇从来没有带郁南烟出席过任何一次的宴会,哪怕是没有舞伴,自己一个人去,都没有带过郁南烟。

曾经,郁南烟以为,可能只是季天宇不喜欢带舞伴而已,现在听到这话才明白,原来不是季天宇不需要舞伴,只是不像带她而已,只因为她是个笑话。

宴会,在她十八岁的那年参加过,那是父母给他们举办的成人礼宴会,宴会不是特别大,但很是隆重,只是不是为她,而是为了郁醉薇,只因为她们是双生,所以才顺带了她而已。

那是郁南烟回到郁家之后第一次参加宴会,郁南烟特别的紧张,在回到郁家之后,郁南烟的各种生活习惯在郁家人的眼里,显得特别的小家子气,也特别的土。

第八章 笑话

每次有宴会之类的,郁家出席的永远是四个人,他们每一个都是那么的光彩夺目,只有郁南烟,像是一个丑小鸭,只适合待在家里等他们回来而已。

所以那一次的成人礼,因为郁家人的重视,郁南烟特别的紧张,她没有参加过任何的宴会,不知道该怎么做,便私下里悄悄的求助了在她看来,脾气最好的妹妹郁醉薇。

面对郁南烟的求助,郁醉薇非常的热情,给郁醉薇说了不少的注意事项,还主动帮郁南烟设计形象,这让郁南烟极为的感动,只觉得郁醉薇是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

成人礼开始的时候,郁醉薇是由郁唐英挽着手出去的,而她郁南烟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的跟在两人的身后,就像一个仆人一样。

宴会正常开始,郁正雄上台致辞之后,便开始介绍他们姐妹,对于郁醉薇,郁正雄说了很多,而郁南烟的介绍,只有一句话,我的另一个女儿。

但郁南烟也觉得满足了,毕竟这是她第一次被郁家人正式的介绍,让人知道郁家除了郁醉薇之外,还有一个郁南烟的存在。

可没想到的是,就在两人上台之后,郁正雄要对两人拥抱的时候,郁南烟却不小心崴了脚,这还不算,本来挺漂亮的裙子在她摔倒的时候,竟撕裂开来,导致郁南烟差点春光泄露。

之所以说是差点,那还是因为郁南烟从来没有穿过那样的礼服,总觉得太过于暴露,所以在裙子里多穿了一条过膝的打底裤,裙子撕裂的地方正好是她的大腿位置。

虽然没有真的泄露春光,但郁南烟的举动仍旧成为了所有人的笑话,郁正雄脸色漆黑的让她滚回了房间,从此以后,郁南烟再没有参加过任何正式的宴会。

只有郁醉薇偶尔参与一些小姐妹的聚会时会带上她,只是每次郁南烟都会出点状况,闹出点笑话,久而久之,郁南烟就成了所有人眼中扶不上墙的烂泥,一个彻底的笑话。

那时的郁南烟还很单纯,认为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没有做好,才会让大家笑话她,还拖累了郁家,尤其是对她很好的郁醉薇,直到婚礼前,郁醉薇逃婚才让郁南烟看清楚了郁醉薇的为人。

回过神来的时候,楼下已经没有了声音,郁南烟迟疑了一下,站起身走到门外一看,郁醉薇和季天宇已经不见了,门也关上了,估计是一起出去了吧。

站了一会,郁南烟面无表情的回了客房继续整理衣服,整理好之后便到楼下的厨房,打算给自己做一点吃的,但是打开冰箱却是什么都没有,郁南烟只能拿上钱包出门。

等郁南烟再次回到别墅的时候,季天宇并没有回来,看着空无一人的别墅,郁南烟已经习惯了,只是现在她不会再去做饭,然后开着灯等待季天宇的回来。

回到客房之后,郁南烟找出手机开始查找租房的信息,等明天陪季母祭拜完季父,后天季母就会离开,而她也要离开这别墅。

乡下,这次郁南烟不打算再去,毕竟乡下的医疗条件是比不上这里的,不说其他,就是为了腹中的孩子,她也要留在这里,她不想自己的孩子像自己一样,总是被人嘲笑成乡下丫头。

至于生活,郁南烟却是不担心的,当年她学的是设计,虽然没有正式的找过工作上班,但却是在网络上接过几次任务,做过几单的,而且顾客的评价很是不错。

以后一个人生活的时候,依旧可以在网络上接单,既可以养活自己,而且时间还比较自由。

郁南烟计划着未来,自己带着孩子要如何生活,至于孩子的父亲,不在郁南烟的计划之中,郁南烟甚至觉得,她也许可以换一个城市,季天宇这一辈子都不要知道孩子的存在。

郁南烟想的入神,没有听到楼下的动静,却是季天宇回来了,打开大门,看着漆黑一片的客厅以及厨房,季天宇愣了一下,郁南烟已经回来了啊,为什么这里依旧是漆黑的?

季天宇上楼站在郁南烟的房间门外,低头看着门缝里透出的亮光,确认了郁南烟在屋里的事实,莫名就松了口气,随即安慰自己,还好郁南烟识相,没有逃跑,否则他是不会放过她的。

第二天一早,郁南烟换好了衣服下楼的时候,季天宇已经等在那里,看见郁南烟后,季天宇冷着脸道:“走吧,妈叫我们过去吃早餐。”

双生一枝花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双生一枝花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双生一枝花全部精彩内容

《郁南烟季天宇小说by梁公子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