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红李峰子小说by圆圆圆圆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简红李峰子小说by圆圆圆圆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铁索危情

时间:铁索危情作者:圆圆圆圆

铁索危情简红李峰子小说

铁索危情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洪哥,别那么急嘛。”我忙将脸侧过去,他只触碰到了我的嘴角。“你别给我摆谱啊,酒吧里穿成那样还给我抛媚眼的,不是你吗?”洪哥说着。我忙将压在舌下的小药片渡入他的口中。洪哥愣了几秒想往后撤,可立刻又被我拉入激烈亲吻中渐渐的,他的身子越来越软,意识慢慢的涣散,我一松开手便整个人瘫倒在地板上。我抿了抿有些红肿的...

铁索危情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

李峰子有XF儿,而是一个结婚结了五年的XF儿。

我是和他在一起两个星期之后才知道的,之前我不问,他不说,所以我也就一直都理所当然的以为他是单身。

那天早上天才蒙蒙亮,我还赖在床上睡享受我难得的懒觉,房门却突然被人大力的拍打着。

我被吓醒了,还以为又是那个流氓找过来了,忙下床凑在猫眼上看。

门外是个三十多岁的妇人,穿着碎花布料的连体裙,又胖又矮,一脸的怒气。

“你是谁?要干什么?”我隔着防盗门问她。

“你给我开门!你个贱货!烂货!不要脸的狐狸精,勾引别人的老公的烂货!”

我被她粗鲁的言语吓了一跳,忙反驳道:“你别血口喷人啊!我什么时候勾引人家老公了?你别胡说!”

谁想到哪女人更来了劲,将门拍的啪啪作响,嘴里一刻不停:“你个浪货,吸人精的玩意儿,你不敢把门打开就是心虚了!你开门让我进去,我也好让街坊四邻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还他妈的幼儿园老师?能教出什么好的来!”

我也被她气的狠了,便将门给打开了让她进来,那女人进来嘴里一边骂一边就来抓我的头发,扇我巴掌。

我哪里见过这种架势,一时落了下风被她连着打了好几下,身上的疼痛更是加剧了心中的怒火,我使出全身的力气将她推开。

“你干什么!凭什么一上来什么都没问清楚就骂人!你要再动手我就报警了!”

“我还要问清什么?我明明白白的看着我男人进了这间屋子,白天才出去的!”她顶着一头枯黄的头发,愤怒的瞪着我。

男人?我心里一惊,忙开口问道:“你是谁?你老公又是谁?”

女人喘着粗气回道:“老子叫杨翠兰,老子的男人是李子峰,你敢说你没见过他?”

李子峰?他,他居然有妻子了?

我的心像是被重重的打击了一下,震的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

“怎么?他没告诉你我是他老婆吗?我告诉你,我和他已经结婚五年了!你这种烂货别一天就想着破坏人家的家庭!”

“我,我……”我张了张嘴却没办法说出话来。

他不该是我的男朋友吗?他怎么会已经有妻子了呢?满心都是慌乱,一时也不知道该解释些什么。

杨翠兰眯着眼睛打量了我几番,猛的又扑了上来,一把扯住了我的头发,在我身上又抓又拧,尖利的指甲划破了好几个地方。

“我打死你个骚货,烂货!让你再去勾引我男人,让你再去!”

“你别!别!”我吃痛不已,又反抗不得,只好出声求饶道。

可那杨翠兰仿佛是来了兴致,手上的劲使得越来越大,嘴里的辱骂声也愈发的不堪入耳。

我和她缠斗在一起,跌跌撞撞的我的手摸到了桌子上的烟灰缸,于是想都没想的狠狠往她的后脑勺上砸,砸了几下我不记得了,只记得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杨翠兰一身的血,身体软软的趴在沙发上。

我屏住了呼吸,颤颤巍巍的抬手去摸她的脉搏。

没有!怎么摸都没有!

“啊啊啊!”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失手杀了人的恐惧从四面八方涌来,我瘫坐在地上,口里不自觉的尖叫着。

杨翠兰的眼睛还没有完全的闭上,半睁着,她的身下和我的手心里是浓稠的鲜血,就那些看着我,面容狰狞,嘴角莫名其妙的咧开了。

我只觉得心跳的越来越快,脑子像是要炸开了一般,喉头发紧呼吸愈发的困难,突然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昏暗的房间里突然多了一个人影。

是李子峰!他来了!

说不上是高兴还是恐惧,我缓缓的抬头去寻他,却猛的对上了他平静的眼神。

没有愤怒,没有厌弃,没有恐惧,他就很普通的看着我,然后很平静的问了我一句:“醒了?”

我呆呆的点了点头,脑子里一片浆糊,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是个什么意思,按理说要是自家XF儿死了,哪个男人能有他那么淡定的。

“醒了就来帮着处理。”他指了指还趴在沙发上的杨翠兰。

我打了个寒颤,抖着开口道:“处,处理?”

李子峰有些不耐烦的点了点头道:“不然么?把她放在这里等着发臭,还是等着警察来把你抓走?”

我愣住了,大脑还处于卡壳的状态,身体却先一步的服从了命令,半昏半醒间就帮着李峰子把杨翠兰的尸体埋在了后山的土层里。

后山上的植被茂密,李峰子拿着铲子拍了拍填好的土堆,又往上面压了几颗草,风吹过他的脸,额头上的汗水缓缓落下。

我站在他旁边目不转睛的瞧着,那滴汗水划过他的下巴,脖颈,赤裸的上身,最后在小腹处消失。

“行了!”李峰子放下铲子拍了拍手,看起来很是满意自己的“杰作”,他转头看着我,抬手摸了摸我的脑袋,“行了行了,没事了,别他妈苦着脸了!”

忽的,我的心里松了一口气,抬手狠狠的砸进他的怀里,靠着他坚硬的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我哭的歇斯底里。

明明刚刚还怕的要死,现在听了他的一句话却觉得世界上什么事情都不重要了。

“哎呀,哭啥啊,有啥好哭的,又不是你死XF儿你哭啥啊……”李峰子的话里满满都是嫌弃,可那一双手却是一下一下的,缓缓的抚着我的后背,帮我顺气。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跨过了那条横线,跌入了这个深渊中,和他成为了一对亡命鸳鸯。

“我说起来还要谢谢你。”李峰子打破了饭桌上的沉默,“要不是你,我估计都没法摆脱那个母老虎!”

“谢个屁!”我笑着呛了他一句,起身收拾着桌子上的碗筷,而他则大爷一般的靠在床上刷着手机。

又得换房子了。

我看着厨房阳台上好不容易才长活了的仙人掌,有些不舍。

每次做了事情,我们都得换一个地方,不然要是长期在一个地方待下去,迟早会被发现。

就是不知道他选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我看了一眼看手机笑的开心的李峰子,微微叹了一口气。

罢了罢了,只要是跟着他,哪里都成。

第五章

夜渐渐的深了,屋外偶尔能听到汽车经过的声响,其中还夹杂着几声隔壁女人哄孩子的私语。

我躺在床上毫无睡意,只盯着黑暗里的那扇窗户,铁质的边框在月光下泛着冰冷的质感。

那种熟悉的刺激感还没有消退,我的手因为肾上腺素的分泌而抖个不停,胸口的心跳不快却像是打在耳膜上一样。

咚!咚!一下又一下,永不停歇。

身边的李峰子早就已经睡熟了,不时的砸吧两下嘴再翻个身,呼噜声一阵大一阵小,半边身子压在被子上。

我抬手仔细的给他拉了拉被子,在确认他不会着凉后,又继续无神的盯着窗外的那一片黑暗。

根本无法闭上双眼,每一次当我徘徊在睡梦边时便会狠狠的坠落,随即那些黑影就会一哄而上,将我吞噬殆尽。

我尽力的放松自己神经,将自己的大脑放空,盯着窗外,耐心的等着那一片天空慢慢的亮起来。

真好,无论如何都能等待天亮的那个时刻。

朝阳橙色的光辉溜进房间里,在被子上留下一道狭窄的光印,我伸手去摸了摸,暖乎乎的,心情在那一刻莫名的变的有些愉悦,就好像感觉到了好久没有触碰到的希望一样。

我侧头看了看还在睡梦中的李子峰,凑过去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如果余生的每一天都能够和你一起看朝阳,那也就不枉我来这人间一趟。

“你好了没有?快点!再不走天就完全亮了!”李峰子费力的将洪哥的尸体装进一个大步袋子里,又仔细的蹲在地上检查那里面是否有遗漏的头发。

我在里间细细的检查了一遍房间里是否还有遗留下的物品,半敞着的衣柜已经被我搬空了,桌上也只剩下几盆带不走的植物。

我和李峰子的东西实在是很少,因为经常要搬家,所有的东西基本上就只需要一个大旅行箱就能装下了。

“好了好了,我已经全部都收好了,现在立马就可以出发啦。”我拖着那个黑色的旅行箱走到他的身前,伸手给他递了一件棕色的夹克衫:“多穿一些,今天天气预报说会降温。”

“麻烦!磨磨唧唧的!”李峰子瞪了我一眼,骂骂咧咧的将那件衣服披在身上,随即弯腰隔着布袋把尸体抗在肩上。

洪哥的体重不算轻,他看起来略微的有些吃力,我忙伸手将门打开好让他过去,紧紧的跟在他后面,最后有些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这个临时的小家,亦步亦趋的离开了。

因为是清晨,楼道里几乎没有什么人,李峰子一手扛着尸体,另手顺势拽住了我的胳膊,慢慢的往我们停放车辆的地方走。

“雪儿!雪儿?是雪儿吗?”突然我们的身后穿来了一连串的声音。

我吓的立刻就僵在原地,背后的汗毛一根一根的全部都竖了起来,李峰子也停住了脚步,回头看我的眼神里透露出隐隐约约狠绝的意思。

谁?到底是谁?

还没等我思考出来,身后的声音又响起了:“雪儿,是你在那里吗?我是樱桃啊。”

我松了一口气,用眼神示意旁边的李峰子不要轻举妄动,随后转过身去。

昏暗的楼道里,隐隐约约能看见楼梯上方有一个声音,我尽力将声音里的紧张掩饰住:“是樱桃啊?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不多休息会儿吗?”

樱桃确定了是我后,扭着腰下了几级楼梯,“我哪敢休息啊?我可比不上你,天天有暴发户陪着,诶,你后面那个是不是就是昨儿晚上的金主啊?”

她口里的话虽是调笑,却让我冷不丁的捏了一把汗。

樱桃不过是个酒吧里的配酒女,但是好死不死的还见过洪哥,要是她现在看到我身后的人不是洪哥,难免会起疑心,再加上我们又突然的离开了出租屋,谁知道会惹出什么样子的麻烦来。

“你可别说笑了,什么金主啊,人家也就是个客人,不过你要再站在这里胡说八道,说不定就要错过真的金主了!”我努力的站直了身子想将她的视线遮挡住,尽力漫不经心的把话题移开。

“对对对,我可不和你胡扯了啊!我先进去了,拜拜!”

看着樱桃一溜烟似的跑了,我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回头就对上李峰子那双充斥着戏谑的眼睛。

“金主?你可还真是抬举我啊,我可先和你说清楚啊,我没钱,也包养不起你。”

我没好气的拍了他一下,“别胡说了,还不快走,你难道还要等着她再出来一次吗?”

李峰子笑嘻嘻的拉过我,低头在我的嘴角边亲了一口,那是一个特别特别轻柔的吻,非常的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又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就离开了。

不过是一个吻,却很好的抚慰了我因为紧张而有些脱力的身子,高兴的挽着的他的手往路口处走。

破旧的二手轿车内,李峰子坐在驾驶座上,一边开车一边眼神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而我坐在他身边给他指路,洪哥则是被我们扔在了后座上。

“看样子前面那个路口往右转,再往前走四百米就是那个废弃的厂子了。”我将手机上放大了的画面递到他的眼前,“咱们应该今天一个早就能把事情都给做完。”

李峰子点点头,按着导航的指示来到了一个破旧的厂子门口。

红白相间的大烟囱,砖红色的建筑物上蒙了一层淡淡的灰色,窗户上的玻璃也已经破碎,遍地都是枯黄色的荒草。

这就是事先经过调查过的抛尸处,偏僻,荒凉,周边还没有任何的一个电子监控器,实在是太难得了。

李峰子从后排将洪哥抱出来放在地上,我拿着铁锹跟在他的后面,眼神四处扫视着,就怕万一有那些爱探险的人闯进来。

“行了,就这里吧。”李峰子看完土质从地上起来,接过我手里的铁铲,一铲子一铲子的挖着那个洞。

不多时那个坑已经成形了,我和他一人抱着洪哥的头,一人抱着洪哥的脚,将这个暴发户扔在了坑里。

填土的事情便交给了我,我慢慢的将土填回去,又找了两株野花也草种在上面,就这样,基本和旁边以肉眼是看是分不出什么差别来了。

我和李峰子又回到了小轿车里,心里突然落下了一颗大石头,我高兴的问他:“峰子哥,咱们接下来去哪儿?”

李峰子低声笑了笑,抬头看我时候眼里全是兴奋:“去同乐!”

第六章

同乐是一个小镇子,就在我们的所在镇子的隔壁,开车也不过是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

“同乐?那不就在隔壁嘛,我们为什么不走的更远一些?”我疑惑的看着他,按理来说不是应该逃的越远越好吗,怎么会就选老这么近的一个地方就落脚了?

“你不嫌麻烦嘛!再说了跑远的地方有什么用,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做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李峰子一边发动汽车,一边将自己的领口扯开,“要是跑的太远的话,一定就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力,再说了我们就在隔壁待着,万一那老货的尸体被人给发现了,我们也能最快的得到风声,也好计划下一步要怎么走。”

“你总是有理的那个,真是说不过你了。”我有些无奈的摇摇头,看着他眼里快要溢出来的快乐,也只能心甘情愿的接受了。

“那就别逼逼了,咱们就上路吧!”李峰子兴奋的喊出声来,将脚下的油门踩的作响,然后就还带着我一连做了好几个漂移。

眩晕和失重刺激着我的身躯,我的眼前全都是雾蒙蒙的一片,只能被动的感受着他带给我的心里上的,和身体上的极致愉悦和快乐。

我偷空侧头看他,李峰子一脸意气风发的样子,口里还哼着一首不知名的小调,日光打在他的脸上淡化了那些皱纹,他现在看起来就如同一个叛逆少年一般。

忽的,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的心口突然一阵一阵的发紧发疼,恍惚之间,隐隐约约的感受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我却也没太当回事儿,就只是匆匆的略过去了,一路和李峰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你看你看,峰子哥,那稻田旁边的,是不是白鹭?”

“白鹭?你怕不是出现幻觉了吧?哪有什么白鹭?”

“真的真的,我刚刚明明就看见了!”

“随便你吧,你说看见就看见了。”李峰子有些无奈的耸耸肩。

“对了峰子哥,咱们这次是不是得去租一个稍微大一些的房子?要不然东西啥的也不好放啊。”

……

晃晃悠悠的汽车在空无一人的老路上行驶着,轮胎刮过地面扬起飞尘,一路前行,就好像是在追逐着天边才刚刚升起不久的太阳一样。

飞蛾扑火,奋不顾身,直到山穷水尽,粉身碎骨才会停止。

待我们到达同乐镇的时候,已经是快接近下午了,太阳高高的悬挂在空中,气温相比较早上已经上升了好几个度。

李子峰将车停在一片楼房前面,从包里数了一千块钱递给我:“你先进去找找合适的房间,先把东西给搬进去。”

我接过那一千块钱,却感觉他好像不是要和我一起下车的样子,忙抬头问他:“那你呢?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走?”

李子峰顿了顿才开口:“我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完,等我处理好了就立马来找你。”

“什么事情啊?危险不危险?是在哪里?我和你一起去。”

面对我接连的发问,李子峰显得有些不耐烦了,挠了挠后脑勺语气不善道:“老子的事情用得着每件都告诉你吗?你去干什么?我要得着你吗?”他皱着眉,毫不留情的说道:“快点滚下去找房子,有什么事情等老子回来再说!”

见他已经开始有些上火了,有害怕他再次出手打人,我只好一边把车门打开,一边说:“好好好,你别生气,我现在就下去,你一会儿一定要快点回来啊。”

我站在道路旁边,满脸不舍的看着他,李子峰却只是潇洒的挥了挥手,便驾车离开了,只留下淡淡的尾气味道。

李子峰来过同乐吗?他怎么会在这里有事情需要处理?为什么不带着我?又为什么一定要来同乐这个地方?

无数个疑问同时挤进我的脑袋里,而随之而来就是无边的恐惧。

他会不会是厌倦我了?想要将我一个人丢在同乐,所以这才拿了一千块钱给我当生活费?又或许是之前犯下的事情被人发现了,警察已经开始追捕了,他把我扔下来当做诱饵,替罪羊?

愈来愈多的念头冲进了脑海里,恐惧此时犹如化作了一只大手,死死的拽住了我的胃,玩命的掐,疼痛感混着恶心一直冲刷着我的内心。

就在李峰子的车快要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时,我抬手招来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跟着前面那辆黄色的轿车!跟上了我就再白给你两百!”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钱给的不够,我们还是在半路失去了那辆车的行踪。

我愤愤的敲了一下椅背,心里止不住的埋怨师傅的开车技术太差,却也只好先下车站在路边,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心肝儿,可想死我了……”

“哎呀,你好坏啊,这还在外面呢……”

“我他妈可忍不住了!”

我身旁的一个小巷子里,突然传出了一阵对话,期间还掺杂着男女的呻吟和接吻声。

我本来是想要立刻离开此地的,却不想被那个男人的声音拦住了去路。

为什么会那么熟悉?

越听那一段男女的对话,我的心就越往下掉,当你真正的把一个人记在心里,他的一切也就印在了你的心里,就算是一些小细节你也会注意到,更何况是声音这样明显的东西。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缓缓的转过身子去,用尽了我这辈子的勇气抬头看了一眼那对男女。

男的正面对着我,抱着怀里的女孩正忘情的亲吻着。

李峰子,峰子哥。

我喃喃的在心里唤着那人的名字,那个把别的女人抱在怀里亲吻的人,也就是我的爱人,我的男朋友,我的灵魂伴侣,我的世界和我的一切。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的整个天空的塌了,我的大腿抖的厉害,身上一阵一阵的发冷,从心里一点一点的透露出来。

没了,什么都没了。

巨大的震惊过后,一股难言的愤怒涌上心来,满满的充斥着我的胸口。

第七章

那天的天空非常的蓝,阳光非常的暖和,空气里弥漫着惬意,而我则躺在一条小巷子里,身上哪哪儿都疼,双眼盯着头顶上的太阳,心脏就像是不会跳动了一样。

冷寂,空洞,我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正在缓缓的流逝。

七分钟前,我发现了李峰子在和一个女人偷情,极度的愤怒让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全身上下都只晓得要把那个贱女人给揍死。

于是我冲了上去,狠狠的拽着那个女人的头发,在她的脸上留下一道一道的指甲印,脚下的高跟鞋不留余地的往她的小腿上招呼。

“贱人!浪货!你他妈要不要脸!你勾引我男人!”

熟悉吗?几乎没有过多的思索,我的口里吐出了杨翠兰的话语,李峰子的妻子那天好像也是这么骂我的来着。

李峰子愣了几秒,显然是想不到我居然跟踪了他,还撞破了他们偷情时候的模样。

惊慌?愧疚?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我忙着应付那个女人,没能看到他那一刻脸上的表情。

不过很快,一只手拽住了我的手臂,狠狠的将我摔在地上,额头磕在一颗小石子上,不太疼,就是有些懵。

“简红!你他妈疯了?”李峰子大声的责问着我,就好像我才是那个做错了事情的人。

我哽咽了一下,手撑着地坐起来,讨好的笑着说:“峰子哥,对,对不起,我错了,咱们,咱们回家吧?”

“你他妈是犯病了吧!”李峰子把那个女人拉到身后,走到我前面一脚又将我踩在地上,“谁给你的本事,让你他妈上来就打老子的人的?啊?”

“不,不是,我……”

“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特别牛逼了?在老子面前也能横起来了?简红我告诉你,你他妈就是拿来给我泄火用的贱货!”

冰冷的辱骂带着拳头一起纷纷落下,肚子,脑袋,胸,他一处都没落下。

我不敢反抗,只能将那些痛呼咽下,李峰子打我,实在是太有经验了,他知道打哪里最疼,知道打哪里留下能留下的更长时间的痕迹。

五分钟后,李峰子结束了自己的施暴,他喘着粗气往我旁边吐了一口痰,转身搂着那个女人便扬长而去。

小小的巷子又恢复了平静,我躺在地上,每呼吸一次都扯着疼,胸口那里更是,仿佛是被人生生的挖去了一块肉,疼且空洞。

刚刚那个男人真的是李峰子吗?我突然有了这么一个疑惑。

是那个在巷子里救了我的,帮着我把误杀了的妻子埋了的李峰子?

“不,不是的……”我小声的辩驳着,眼泪却随着脸颊落下。

一滴,两滴,无数滴。

“凭,凭什么啊?”我哽咽着问,四周却是一片寂静,没有人能回答我的疑惑,“明明是我……”

明明是我帮他勾引人,帮他杀人,帮他抛尸,明明我为了他已经把双手浸到鲜血里面了,明明是我为了他放弃了自己的生活,陪他一起堕入这黑暗的世界了。

可为什么到头来,他还是要离开我呢?为什么?凭什么?是我哪里还做的不好吗?还是我有哪一点惹他生气了?

那个女人!一定是她,绝对是哪个骚货勾引了我的峰子哥,不然他怎么会无缘无故要和我分开呢?

想到那个女人,我的一腔悲伤立马转换成为了无边的愤怒。

那是我的峰子哥,她怎么能,她怎么敢!

我握紧了手,狠狠的捶打着坚硬冰冷的水泥地,我要她付出代价!我一定要让她得到应有的报应!然后再把峰子哥给抢回来!

一个决定就这样在我的脑子里形成了,我从没有那么一刻想让一个人立马消失在李峰子的眼前。

我躺在布满灰尘的路上,肉体在承受着疼痛,灵魂却无比的亢奋,我现在就好像是我和李峰子的感情守卫者,我将会把那些不安定的的因素一点一点,一个一个的消灭掉,这样我和他肯定就能长长久久了。

世人都知道嫉妒是原罪,但是就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克服它。

夜晚的同乐展现出了它的另一副面孔,五颜六色,形状各异的霓虹灯牌不停的闪烁着,不同的楼房里传出不同的音乐,各种穿着的人们在其中穿梭,酒精和烟味迷漫在每一个角落里。

我蹲做在白天那个小巷子的角落里,密切的观察着过往的男男女女,这地方晚上就是一个“灰色地带”我想着那女人应该是这几家店里面的一个工作人员,只要我有足够的耐心和细心,还愁抓不到人吗?

正这么想的时候,我看见了那个女人,那个勾引峰子哥的女人。

她站在一群人中央,手里夹着一根烟,不时的抽上两口,带着浓厚的妆容,黑色的吊带小裙子领口低,下摆短,哪里都遮不住,大腿很直,而且还特别白,不停的向着周边的人抛着媚眼。

不得不说,她算是这一行中长的好看的那一类,自带风尘烟火气,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那都是带着钩子的,势必要把你的心钩到她的那里,让你为她们心甘情愿的掏钱买欢乐。

我强压着心里的怒火,走到她的身边,小声的说道:“我想和你谈谈。”

她好像是没有听见我说的话一样,还是在自顾自的抛媚眼。

我用我觉得最温和的语气再说了一遍:“小姐,我想和你谈谈,我们能不能去那边的角落。”

这次她总算是有了些反应,微微侧过来一些脸,随意的扫视着我整个人,毫不在意的说道:“我干嘛要跟你去,你没看到我现在正在招揽分吗?你该干嘛干嘛去,别来打扰你姑奶奶的上班时间!”

我对她的耐心算是耗尽了,干脆直接拿出了那把杂志卷起来抵在她的后腰,最后问了一遍:“我想和你聊聊,不知道是否有这个荣幸?”

这个女人的身子很明显的颤抖了一下,随后就僵在原地,她必定是把我手里的杂志当作是一个凶器了。

“别,别别,有话咱们好好说,好好说,你想要聊什么我都聊,你先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啊。”

第八章

昏暗的空间里只有一盏路灯在闪烁,那女人自觉的跟着我来到了旁边的小角落里,周围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外面正在播放的歌曲。

“你叫什么名字?”我冷冷的问她。

她疑惑的看着我,应该是惧怕我手里拿着的刀,隔了一会儿后才开口道:“我叫赵琴,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想先把她这个人的基本情况给摸透再做打算,于是把刀收起来,耐着性子又问她:“你平常是在哪里工作。”

赵琴靠在后面的砖墙上,无所谓的说道:“我就是在那个富丽堂皇上班,晚上7点开始到第二天的早上结束,就是陪陪酒什么的,也不去干那些有的没的。”

富丽堂皇是小巷子里最靠前面的一个夜总会场,外部的装修特别的浮夸,充斥着有钱的虚假感,不知道有多少人是笑着进去,哭着出来,想来更多的一部分人应该是躺着出来的。

“那你他妈为什么勾搭我男人?你个贱人!”她那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实打实的激怒了我,这话还没有过脑子便立马从嘴边喷了出去。

“你男人?我一天要陪的客人有些多,他妈哪里知道你男人是哪一个!”赵琴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好像是正在细细的回忆我男人会是哪一个。

“等等,你是!你是白天的那个!”赵琴突然指着我,一脸的惊讶,“你是峰哥不要了的那个老女人!”,借着灯光她总算是看清了我的相貌,猛的反应过来。

“你才是老女人!”我愤愤的骂回去,“你要脸不要脸啊!被千人骑,万人操的东西!”

“哈哈哈哈哈,你难道不是?”赵琴捂着嘴大声笑道:“看你这个骚样子就知道还不是在酒吧里陪酒的,你是什么好货啊?长的那么丑还出来陪,你比我高贵啊?你难道还以为你还是那个什么幼儿园老师啊?”

“你怎么知道我原来是幼儿园老师?”我心里一紧,这些私密的事情本应该死死的沉在底部,没道理会被其他人知晓,忙开口追问道。

“你的那些破事情,峰子哥可都告诉我了。”赵琴一脸的得意,还不要脸的凑到我面前:“峰子哥从来不满我什么事情,他和你的事情也全部都告诉我了,”

“全部都告诉我了。”短短的一句话,轻轻松松的就将我推向了深渊。

原来在我不知道地方,他居然把什么事情都和这人分享,那为什么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连多的话都不愿意说一句。

可我又立马担心了起来,李峰子不会也把我们杀人的事情也告诉赵琴了吧?

“告诉你了什么事情?”我故作镇定的问她。

赵琴砸吧了几下嘴,隔了一会儿,见我有些焦躁了才缓缓的说道:“说你原来是个幼儿园老师,和他认识了以后就粘上他了,他甩不掉就只能先凑合凑合了。”

我一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难过的是李峰子居然这样的形容我和他的这段感情,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将那些事情给说给别人听,那些属于我们自己的小秘密还没有被第三个人发现。

“怎么?你不会还想着把峰子哥从我这里抢回去吧?”赵琴抱着手挡在胸前,不屑的说道:“我告诉你想的美!我是真的喜欢峰子哥的,他现在也是喜欢的我,你就该回哪去就回哪儿去!”

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悲伤和愤怒两种情绪不停的充斥在我的脑海里,“你妈你就是个贱货,还好意思说什么喜欢不喜欢,李峰子他就是一时兴起,我和他认识多久了,你和他才认识了几天,这根本就不能够相提并论!”

“是,我们不过是才认识了几天,但是这就足够顶的好几年了!”赵琴的情绪也有些激动,“我告诉你,我其实还应该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又老又丑,我可能还不会有这个机会和李峰子在一起。”

“呸!你他妈才又老又丑,你看看你身上的山寨货,你他妈就是个婊子!。”

口上虽然是互相骂着,可我和她都还没有动手的迹象,她显然是忌惮我手里的小刀,而我则是忌惮李峰子,我怕他又再次对我拳脚相向。

“对了,峰子哥还说过你专门破坏人家幸福,你就是个小三,他早就想把你给甩了!”

“为,为什么?你别他妈胡说!峰子哥怎么可能要把我给甩了?”我皱起眉,我其实从来不确定李峰子在这段情感里面有一个什么样子的态度,我和他的沟通几乎为0,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在一起,又这么噼里啪啦的快要分手。

赵琴翻了个白眼,“因为你给他带绿帽子了!你看上那些有钱又有势的人,我是真的没有见过你那么蠢的人了,陪酒都能给人把自己给陪出去,真是哈哈哈哈哈哈……”

李峰子,原来在你的心里,我就是一个这样的一个人,而我对你作出的那些事情,作出的那些牺牲和付出,也不过是变成了你和另一个情人饭后的闲聊。

死去的心彻底的死去了,没有人能够承受那样子的疼痛,我像是被人锁起来开膛破肚,清醒着疼,看着自己的心脏一点一点的被人给拿掉。

赵琴毫无顾忌的哈哈大笑着,每一个笑声都狠狠的砸在我的心上,渐渐的,之前已经消散了的愤怒又慢慢的积攒起来。

凭什么?凭什么?为什么他能够和李峰子在一起,能得到李峰子的维护,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啊!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耳边有一个声音在小声的告诉我,我应该让面前是这个女人吃吃苦头,要让她知道什么叫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赵琴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水,“你也不要在这里耗费时间的,峰子哥是绝对不会离开我的,他觉得我好,我觉得他也好,我俩要在一起过日子的!”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屁话,你为峰子哥付出过什么?你没有那个资格,老师也完全不过来!”我有些激动,愤怒的问她,睁大了双眼瞪着她,“你不过是个黄毛丫头罢了,我告诉你,峰子哥肯定是喜欢我的!”

怒火彻底的烧掉了我的最后一根弦,脑中的理智荡然无存。

我压低了声音,凑到她的耳边说道:“我帮着他杀了不少人,你敢?”

铁索危情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铁索危情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铁索危情全部精彩内容

《简红李峰子小说by圆圆圆圆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