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韩少泽小说by安芯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安静韩少泽小说by安芯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静待花开

时间:静待花开作者:安芯

静待花开安静韩少泽小说

静待花开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安静的脸上。安静的脸瞬间肿起,巴掌印浮现在了她的脸上,她身子也因为这一巴掌踉跄了几步后磕在了身后的凳子上。那巨大的声响,让韩少泽的脸上更添了一丝的厌恶。“不是我。”安静顶着那红肿的脸反驳...

静待花开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

很快,医院便到了。

李瑞林抱着安静那因疼痛而晕过去的身子,飞快朝着医院内奔去,他突然觉得安静的身子,似乎比昨日抱起来更轻了一些。

……

当床上的人悠悠转醒,安静下意识的便去轻抚着自己的小腹,似乎一切安好。

“静静,你的身体不好,恐是要住院。”李瑞林担忧的声传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韩少泽为什么又那样对你?”

安静艰难的起身,她感觉身体宛如撕裂般的疼痛,她深吸一口气,低垂着眼眸,声音哽咽:“婆婆去世了。”

身上,似乎有好几处疼痛感,背部被桌角磕得生疼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

“与你有什么……”接而,李瑞林像是想到什么,猛地从凳子上起身,一拳头打在了墙上,低吼一声,“他不会以为是你做的?”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窒息感。

安静双眸望向了窗外,她喉咙艰难的发出一个声:“嗯。”

“他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做?静静,你放手吧,他不值得。”李瑞林接而再坐在凳子上,低沉着声。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放不下。”即便如此,她还是死心塌地,无法放弃。

再者,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没有父亲。

李瑞林手一紧,眉头紧皱,“他不值得。”

结婚这么久,李瑞林一直看着安静受苦,却又无能为力,他希望安静能离开那个男人,却看着她一次次的拒绝。

那韩少泽不爱她,这般只会伤心伤身。

“我想休息了。”安静再次躺下了,她闭上眼,不愿再听到李瑞林的话语。

李瑞林揉了揉眉心,语气柔和了下来,“那你好好休息,我明日再来看你。”他必须要走,怕自己一个生气,再次去找韩少泽打一顿。

听着门响,安静再次睁眼,她抬手,轻抚着小腹,双眼通红,“宝宝,我定会护着你,也不会让你没了爸爸。”

那儿虽依旧平坦,但她似乎能感受到有个生命。

当病房门再次被推开时,安静望着那让她爱慕的脸依旧冰冷,欣长的身子站在了床边,语气依旧没有丝毫情愫,“护好他。”

“少泽。”

安静眼睫微颤,当她以为韩少泽是关心她,却听着那宛如恶魔般的声传来,“这是你唯一赎罪的机会,生下他。”

“我没有,少泽,妈不是我害死的!”安静轻颤着声,摇头。

韩少泽眸子一沉,弯腰,钳住她的下颚,冷冷道:“你日日送去的保温盒,里面沾染了什么你别说不知道!”

那个保温盒,昨天太累,本想着今日再清洗。

谁曾想居然被几人拿去做了鉴定,那上面可是有对林琳身体有害之物,坐实了安静便是那杀死林琳的凶手。

可,安静从未动过手脚。

“我没有,少泽,我从未做过,我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在这家唯一的温暖便是林琳给她的,安静怎么会下毒手?

韩少泽冷笑一声:“你那恶毒的心思,早就不是一天两天,害琼儿流产,杀死妈,还有什么你是做不出来的?”

下颚的痛感袭来,惹得安静一句话都无法说出,布满血丝的眸子噙满了泪水。

“别用你那恶心的眼神望着我。”韩少泽狠狠甩开了她的下巴,接而拿起一旁的纸,像是擦拭脏东西般狠狠擦着手,接而把纸扔进垃圾桶内。

“照顾好你的孩子,若是他没了,你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扔下这句话后,韩少泽大步离开。

安静趴在床上,下颚的疼痛感蔓延开来,似乎到了心口处,她手攥着心口处,撕裂般的痛感让她一时间无法呼吸。

那个孩子,是她唯一留在韩少泽身边的筹码了。

整整两日,韩少泽对她不闻不问,唯有李瑞林会来医院看看她,她躺在病床上,无聊时便望着窗外的景色。

林琳,要出殡了。

安静撑着自己那略有些虚弱的身子,穿好衣服,走出病房。

“你身子还未恢复,不可出去。”一个护士急忙拦住了她的身子,劝着,“即便不为了自己,也想想肚子内的孩子。”

“护士,我必须出去,放心,我没事。”安静扯出一丝笑意,抬着沉重的脚步,离开。

“诶——”

本还想叫住,身后一个声音传来,“今天,她的婆婆要出殡,作为EX,自是要前去吊唁,让她去吧。”

林琳的葬礼,在一个教堂内。

全数人一身黑衣,坐在了教堂内,听着牧师致辞,沉重哀痛的气氛,蔓延在整个教堂之内,安静寻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

手上,紧握着林琳那张笑靥如花的照片,她豆粒大的泪珠打在照片上,她才察觉自己眼眶中早已满含泪水。

蓦然,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身子,她踉跄几步,直接被带出了教堂内。

“滚回去。”依旧冰冷的语气。

安静手中紧攥着那张照片,语中带着恳求,“少泽,我只想送走妈,求你,让我送走她好不好?”

“任何人都可以,唯有你,不配,你有何颜面?”韩少泽冷冷的开口,双眸中的厌恶与嫌弃一览无遗。

这冷到让人窒息的话语,安静想过千万遍,但听到之时,还是那般痛。

她不想再做解释,此刻,安静只想送走林琳,再次开口:“不管如何,我都是EX,作为EX我应该去送走她。”

“呵!杀人犯还想送走杀死之人,贱女人,赶紧滚,否则,你连独中那个孩子也别想保住!”韩少泽恶狠狠的道了一句。

安静立马捂住她的小腹,泪水瞬间涌出,她沙哑着声,“这是你的孩子,你——”

“滚!”

若是想留住这个孩子,安静必须离开,她望着韩少泽走进教堂。

教堂的钟声敲响,她只能躲在一旁的灌丛中,看着那黑漆木棺材被抬出,她捂着自己口鼻,眼泪潸然落下,她听着人群中的哭声,自己却不敢吭声。

……

等所有人尽数散去后,她才走出灌丛,却听着一旁还未离开之人传来一句话:“没想到,韩少的母亲,居然是自己老婆害死的。”

第五章

不……不是。

安静多想跑过去,在那人面前大吼一声不是她,可她没有那般的勇气,只能背对着那两人,听着那谈笑声中渐渐远离的脚步声。

教堂内的人,已全部离开,安静这才抬着沉重的步子,离开,回了医院。

后来,安静才知道,有人在教堂说林琳的死是安静而为的,并且有了证据,瞬间,所有人唏嘘不已,也在感叹。

既然杀了林琳,为什么不把安静给抓起来?

安静可能知道,只是因为肚中的那个孩子,若是没有他,安静早就不知道在何处了。

接下来的日子安静都是在医院中度过,韩少泽出现过一两次,唯一在乎的只有她那肚子中的孩子,知晓孩子健康他便会离开。

终于,她出院了。

“静静,你非要回那个家吗?”李瑞林开车送着安静回家,脸上爬满了担忧。

安静的手轻抚上自己的小腹,“至少,我还有他的孩子,你放心,只要有这个孩子的话,少泽不会对我如何的。”

至少,韩少泽是关心这个孩子的。

“那你若是有事,记得第一时间跟我打电话,知道吗?”知道劝解不了,李瑞林只得妥协了一句。

“嗯。”

安静有信心,韩少泽不会对她如何,肚中的孩子,或许能挽回韩少泽,毕竟是自己的骨肉,或许韩少泽会为了这个孩子而妥协。

想到此处,安静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

别墅,很快便到了。

安静下车,朝着李瑞林挥了挥手,“你先走吧,我不会有事的。”

“那你小心些。”

车子行驶离开,安静才转身,走进了别墅内,一进去,别墅内的佣人便望向她,宛如在看一个陌生人,看着她朝着自己的卧室内走进去。

只是,这卧室内的陈设,和以前全然不一样了。

桌子上她原本的照片也全数不见了,却换上了苏海琼的照片,还有好几张苏海琼与韩少泽在一起笑靥如花的照片,刺痛了安静的双眼。

“少夫人,您的东西,被换到了另外一个房间,这是苏小姐的房间。”佣人立马上前,惊慌的眸子看着她。

安静进来的时候便知道了,但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心口宛如被剜了一刀,生疼生疼,可她非要强装淡定,嘴角扯出一丝苦笑,“知道了,带我去吧。”

如今都明目张胆的进了韩家,完全不把安静放在眼里。

以前苏海琼偶尔会过来,可安静每每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却直接进了韩家住进了主卧,她却被赶走了。

本以为是客房,可安静万万没想到,这……是一杂货间。

“少泽,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毕竟她也是你的老婆,住这种地方会不会不太好?”身后,那娇弱的声音传来,却给安静十足挑衅的韵味。

韩少泽冷嗤一声,“那是她本就该待的地方,若不是肚中的孩子,她恐怕早已进了监狱。”

“不会的,她不会杀林伯母的,少泽,我们再调查一些,我相信她。”苏海琼抬眸,双眼中尽是单纯和疑惑,也在为安静说着好话。

可,这并未让韩少泽消气,却让他语气更加冰冷,“琼儿,我们不是已经调查完了不是吗?”

安静站在那儿,她的身子微颤,手紧握成拳头,背对着二人,她不敢去看韩少泽那溢满恨意的眸子,也不想看到那装模作样关心她的眼神。

虽然苏海琼句句都是担忧,可安静知晓,她是在激怒韩少泽罢了。

“安静,我相信你,你一定不会对林伯母动手,她对你不是一向很好吗?”苏海琼放开了韩少泽,转而拉住了安静的双手。

“你就暂且在这里委屈一下,等找到了证据证明你没有杀死林伯母,我会跟韩少泽说一下,让你住进主卧怎么样?我,我是因为家在装修,暂时住在这里而已。”

话语看似诚恳,可安静并不觉得,苏海琼越发这样,只会越发激怒韩少泽罢了。

安静低垂着眼眸,扯开了她的双手,低笑一声:“谢谢关心,我要整理东西了,你们还是先离开这里比较好。”

“那,那我们就先走了。”接而,苏海琼光明正大的挽住韩少泽的胳膊,离去。

望着那两人离去的背影,安静的鼻头一算,眼泪滚滚落下,如今那两人才像是夫妻,而她,却像是来这里工作的低贱佣人一般。

这里连佣人住的地方,都是不错的房间。

杂货间被佣人稍微收拾了一下,扔了被子和床单在这儿,却并未帮她铺上,她整理了一番后,便铺好了床单,才坐在了床上。

她的东西全被扔了过来,相框被扔在地上已碎掉。

那是安静与林琳的合照,两人笑靥如花的站在一起,林琳就好似她的母亲,在她嫁过来给予她的温暖,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却。

只是,那个孩子,若是那天告诉她,她会不会很高兴?

“少夫人,少爷让你现在过去。”一佣人小跑着过去,气喘吁吁的朝着安静开口。

安静把摔碎的相框放在了一旁集满灰尘的桌子上,转而跟着佣人走了出去,进了主卧内,淡漠的双眼望着亲密的二人,心却早已粉碎。

“从今天开始,你就复杂照顾琼儿,琼儿是因为你而小产,她的身子还未好,你必须照顾好她的身子。”韩少泽冷着脸,连语气都那般冰冷。

可是,安静现在还怀孕着。

“家中不是还有佣人吗?为什么要我?”安静眉头紧皱,她不能理解韩少泽。

韩少泽一个起身,阴沉着脸看着她,步步紧逼到她跟前,“你害琼儿变成现在这般,不由你照顾还有谁能胜任?”

虽说苏海琼已经出院了,但是还是在小产中,自然是要好好照顾。

“我——”

“从现在开始,你便是琼儿的佣人,贱人,若是琼儿出了事,我定不会饶过你。”韩少泽丝毫没有安静心目中那道柔光。

即便是肚中有了孩子,依旧没有改变太多。

“可是,我有身孕,不太好照顾她。”安静轻抚着小腹,祈祷韩少泽会放过她。

第六章:

“有身孕就这般的娇气?那些怀孕还上班的人,我见也是好得很!”韩少泽一个微眯眼,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人。

可,安静不同,她身子骨早就因为折磨而变得弱了不少,医生在她出院前,还嘱咐要在家好好休养。

安静颤着身子,凄楚的双眼看着他,一只手抓住了他,“少泽,我真的不可以,家中佣人就好,我不是想偷懒,而是为了咱们的孩子好。”

“恶心。”韩少泽一把甩开她的手,眸中尽是嫌恶。

那被碰过的地方,宛如有什么脏东西一般,韩少泽直接脱掉了外套,扔在了地上,随后冰冷道:“这件衣服,扔掉。”

只是被她碰了一下罢了,就要扔掉?

“赶紧给我滚出去,明天开始照顾琼儿,要是琼儿有任何不适的地方,你,也别想在这里待下去!”韩少泽转而抱住了苏海琼的身子,赶着安静离开。

安静弯腰,捡起地上的衣服,她心口那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忍不住鼻头一酸,却咬死不让自己流泪。

被他看到只会说装。

走出房间,安静准备关门,却看着苏海琼窝在了韩少泽的怀里,她挑眉,眉眼的得意带着一丝的冷嘲看向了安静。

她在羞辱安静。

安静立马关上门,她脚步飞快,低着头,走进了那杂货间,关上门的一刹那,她背靠在墙上,眼泪滚滚落下。

许久,直到两眼通红,她才再次开始收拾自己的房间。

所有的衣服,都是之前和林琳一起出去买的,她的钱,基本上都是林琳的,现在那些衣服,只会触及她的心口的某个地方,让她浑身都在作痛。

这一夜,安静孤枕难眠,她一闭上眼,脑海中便是那两人恩爱的场景。

次日早上,她醒来的时候,双眼通红,眼下一片乌青,昨夜,她很晚才睡,而此刻,她醒来是因为门外传来的敲门声。

“少夫人,少爷说让你赶紧起来,要照顾苏小姐。”门外,佣人疯狂敲打着房门。

安静咬牙,因为熬夜的缘由,她的身子似乎更加不舒服了,她收拾了一下后,打开门,扶着一旁的把手,悠悠朝着那儿走去。

餐桌上,韩少泽正在和苏海琼一同吃饭。

“少泽,我渴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苏海琼弱弱的道了一句,眼神飘了安静一眼。

韩少泽冷抬眸,冷意爬上了整个脸庞,“还不快去!”

这一吼,让安静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她踉跄着步子,头脑有些发晕,去厨房道了一杯水,就在要递给苏海琼之时,却见苏海琼猛地起身,她下意识松开手,杯子瞬间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啊!”苏海琼惊吓的抱住了韩少泽的身子,“少泽,吓死我了。”

“贱人,你是想吓死琼儿吗?赶紧收拾干净!”韩少泽一边护着苏海琼,一边恶言对着安静,双眼中的厌恶似乎更添了几分。

安静恍惚了一下,她忍着身体的难受劲,虚弱的开口:“少泽,我身体不舒服。”

“呵!你见你是娇气惯了,赶紧去清理了,否则,我绝不放过你!”韩少泽冷着眼,一字一句,像是刀片在刮着她的心口。

强撑着身子的虚弱,安静清理了地面,她咬着牙,尽量让自己不看那两人恩爱的模样,可眼神却不由自主的飘了过去,看一眼,似乎都会让她窒息。

吃了早餐后,韩少泽并未急着去公司,而是同苏海琼去了房间。

安静低垂着眼皮,她很想关闭自己的耳朵,不让自己听见那韩少泽逗弄苏海琼的声,还有那苏海琼得意的笑声。

两人那虚掩的房门,偶尔传来嬉笑之声,安静抬起沉重的脚步,上楼,伸手,预备关门。

“少泽,她害了我的孩子,我不怪她,可是如今她都有了你的孩子,以后你会不会因为孩子而喜欢她?”此刻苏海琼窝在韩少泽的怀里,娇嗔道。

韩少泽轻抱着她的身子,语气极致的温柔:“那个孩子,是你的。”

“我的?”苏海琼歪着头,不解的看着她。

“琼儿,我没能保护好你的孩子,所以,那个孩子是我赔给你的,你可以把他当做你的亲生孩子对待。”韩少泽紧紧搂着她,那温柔的话,却像是刀剑,插入了外面安静的心上。

她的孩子,她的孩子……

脑海中回想着那句话,让她轻颤原本要关上门的手松开,她仅仅捂着胸口,呼吸像是被夺走一般,她眼前一黑,身子趔趄几步,却听着那宛如恶魔般的声音,轻飘飘传来。

“那个贱女人,有什么资格养我的孩子,等她生下来之后,我便把她赶出韩家,以后,韩家的少夫人是你,孩子的妈妈也是你,好不好?”

安静挥舞着手,直到扶住了栏杆,她脸色苍白,颤着唇,一步步抬起那好似灌了铅的腿,下楼,她感觉双腿的无力感涌上来,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低垂着眼皮,看着那微微自然晃动着的脚。

方才韩少泽在房间说的话,萦绕在她的耳边,一遍又一遍,夺走她的呼吸,让她捂着胸口,久久的,她都难以承受。

直到佣人发觉到到她的不对劲,轻问了一句:“少夫人,你怎么了?”

“我没事,我没事。”安静起身,像是丢了魂魄一般,抬起自己的脚,朝着房间内走去,关上门,她轻靠在了门上。

此刻她很想哭出来,至少,那也是发泄,可是她睁大了通红的双眼,却丝毫哭不出来。

半晌,她颤抖着双手,半天才打开手机,她似乎感觉浑身冰凉,手指停在一个号码前许久后,她才按下号码,打了过去。

那边几乎是秒接,那熟悉的声传来,“静静,怎么了。”

“瑞林,帮帮我,求你,帮帮我。”安静失声说出来,她才发觉自己已经悲伤到了这种地步,可她必须要保护好自己腹内的孩子。

这个孩子是她的,怎么能给苏海琼做嫁衣?

“静静,慢慢说。”

“我想离婚。”这话,她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力气才说出来。

第七章:

“离,离婚?静静,你确定吗?”那边的李瑞林显然不信,他颤抖着身子,话语中压抑不住的有些小激动了起来。

他一直期待安静离开那个男人,现在,终于可以实现了吗?

安静紧咬着唇,身子在那儿不断的颤抖着,她紧握着手机,喉咙处艰难的吐出一句话,“嗯,我确定,瑞林我想离开这里,可以帮我吗?”

“好,我帮你!”

如今安静能够察觉,能够离婚,李瑞林自是会帮助,他踌躇了一下,开口:“等会,你已出去孕检为由先出来,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怎么帮你逃离韩家。”

“好。”

现在的韩少泽不会放她离开,因为肚子里的孩子,他们必须要想个办法。

许久之后,安静听着脚步声渐渐离开了别墅内,她便知道韩少泽去了公司,她打开门,走了出去,一个抬眸,别对上了那一抹得意的双眼。

一个低眸,她咬了咬唇,朝着一佣人道了声:“我去医院孕检。”

“好的。”

很快她便离开了别墅,叫了一辆车,很快便去了和李瑞林约好的餐厅内,她径直过去,坐下,低沉着声音:“有办法吗?”

“静静,你先告诉我,为什么突然要和韩少泽离婚?”让安静突然死心,肯定是又理由,李瑞林想知道韩少泽那混蛋又做了什么事情。

安静眼睫微颤,上面挂着泪珠,“这件事,我以后跟你解释,你先帮我想想办法该怎么离开,才会让韩少泽不会追着要我的孩子。”

她现在心心念念的,唯有肚中的孩子。

起初,她觉得至少有了这个孩子,韩少泽会对她好一点,可万万没想到,韩少泽居然把这个孩子当做是给苏海琼赔罪。

就算以后这个孩子没有了父亲,安静也会给她一个完美的家。

“要不,我们制造一场事故,对外宣称你死了,韩少泽肯定不会再追究,怎么样?”半晌之后,李瑞林想到了一个办法。

安静眉头紧皱,“那,怎么制造,还要骗过韩少泽。”

“具体,我会想想,然后到时候再告诉你,怎么样?”李瑞林手一紧,既然要跑掉,那就彻底一点,他想要安静和韩少泽彻底断掉关系,“只是,你要和韩少泽先离婚。”

“嗯,我会和他离婚。”安静握紧手中的那杯热茶,双眸闪着异样的神色。

韩少泽对自己怎样都行,可是偏偏要对她肚子中的孩子下手,这安静是无法接受的。

但心中想起韩少泽,却还是有那一抹爱慕与不舍。

毕竟,她曾那般的喜欢过那个男人。

和李瑞林分别了之后,她便立马回了别墅内,一走进,佣人便关切的上来问了一声:“少夫人,宝宝怎么样?”

“很好。”安静咬牙,一个点头。

佣人倒是没察觉到她脸上的异样,继续道:“少夫人,只要您生下来孩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会吗?

安静的手抚上小腹,苦笑一声,“你去忙吧。”

现在,韩少泽还未回来,佣人想着她身体的不适,便熬了一点鸡汤给她喝,却被苏海琼看到了,她连忙上前,挥手打掉了她手上的那碗鸡汤。

“苏小姐,您这是做什么?”佣人不解的看着她,但也不能说话,别墅内的人都知晓韩少泽对她的好。

同时,也知道她的嚣张跋扈,唯有在韩少泽面前才会显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苏海琼嗤笑一声,转而看着她那因打掉碗而微微发红的手,“诶呀,我的手受伤了,这该怎么办才好?到时候少泽回来了我怎么解释呢?”

那嚣张的气焰,让人恨得牙痒痒。

“少,少夫人,怎么办?”现在韩少泽不在,佣人无助的看向了安静。

安静一眼便瞥见了那眉眼中的得意,她淡淡的开口:“帮她清理伤口,我先回去了。”

“好,好的。”

这般的低声下气,佣人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只是当她开口说话的时候,佣人偏见那安静眸中的黯伤,一句话像是堵在了心口处,不知道如何说。

回去了房间后,安静坐在那儿久久的发呆,一直到李瑞林打来了电话。

“有办法了吗?”这里,安静逐渐待不下去了,苏海琼的嚣张,让安静心口逐渐开始发闷,为了孩子,她必须早些离开。

“我有一个朋友,正好是医生,他可以帮忙,就说你孩子小产大出血。”

安静死死压着自己在发闷的胸口,低沉着声音,“那靠谱吗?你能确定到时候韩少泽会相信吗?”

“到时候,我会给你安排一个葬礼,让所有人参加,到时候韩少泽自是会信。”那边,李瑞林的声音带着满满的自信。

“葬礼?到时候估计没有几人去吧,我这么令人讨厌。”特别是他,一想起韩少泽,安静的胸口就发闷,嘴角带着满满的自嘲,“随便一点不好吗?”

“既然要做戏,那便全套,否则韩少泽会信吗?”

“好。”

很快,电话就挂掉了,安静躺在床上,现在的她,困乏得很,不过一会儿就睡了。

惊动她的,是外面那脚步声,她知道,是韩少泽回来了,安静起身,睡了一觉精神倒是好了不少,她拿起桌子上的那几张纸,朝着门外走去。

果真,韩少泽回来了。

苏海琼亲昵的挽着韩少泽的胳膊,微抬下巴,带着一丝的炫耀看着安静。

也不知道为什么,安静的脚像是定在了那儿,半晌,在两人的注视下,她站在了两人面前,手中的纸递给了韩少泽,“我签了。”

这一份,是离婚协议书。

韩少泽冷漠的眸子看到安静的签名之时,微微有了触动,随即消逝,他拿走了离婚协议书,冷笑一声:“你终于想明白了?”

“嗯,我可以离开了吧?”安静看着他一脸淡然的模样,心口痛的窒息。

一旁的苏海琼却凑到了韩少泽的耳畔,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却见着韩少泽的脸色逐渐变得阴沉,让安静心生一股不好的预感。

第八章:

“安静。”那沉沉的传来一声。

惹得安静连连倒退几步,看着韩少泽那布满寒霜的眸子,她紧咬着唇,半晌,才吐出一句:“我,已经答应离婚了。”

“那当初我替你父亲偿还的五百万,既然你我离婚,那五百万——”一个眯眼,韩少泽冷冷的道出一句话,“现在便还。”

当初,韩少泽替安静偿还了她父亲的债务,结了婚后,自是不用还了,只是若是离婚,那五百万定是要归还的了。

可安静哪有五百万?

安静微微抬眸便能瞥见苏海琼那满满嘲意的双眼,摇着头:“我没有。”

她不知道韩少泽会做出什么,只是感受着那极致安静的空气,还有那让她极致难受的目光,周遭的佣人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

若是离婚,苏海琼定是光明正大成为韩少泽的妻子。

“既然你无法偿还那五百万,便在别墅内打工偿还,直到你偿还五百万为止。”韩少泽那满含冷意的话语,灌入了安静的耳内。

五百万?

即便是打工,那可是一天文数字,她一辈子都偿还不起。

安静低头,不敢吭声,她该如何说,在这里打工偿还债务,可她想逃离这儿,她无法在此待下去,她与韩少泽离婚,苏海琼和韩少泽便更不会顾忌了。

以前,好似也没顾忌过什么。

蓦然,韩少泽一把钳住她的下颚,逼迫安静看着自己,恶狠狠的话语再次戳着她的心口,“从今天开始,你便是别墅内的佣人。”

接而甩开了安静的下颚,韩少泽冷眸扫向了别墅的佣人,“以后,安静不是少夫人,而是别墅内的佣人。”

别墅内的那一股宁静,充斥着安静的整个身子,韩少泽那冰冷的话语,还有那刀光打向她,早已把她的心戳的千疮百孔了。

“少泽,好歹也是夫妻一场,这样会不会不太好?”苏海琼收回了那眉眼中的冷嘲,转而为安静求情,“她毕竟也怀了你的孩子。”

那个孩子,以后便是她的了,至少那个孩子要健康的生下来。

韩少泽没有拧在了一块,“不过是怀孕,那么多孕妇,唯有她一人身子骨弱?”

“少泽,你听我说,毕竟那是你的骨肉,至少,也要让孩子健康对不对?”苏海琼表面看上去是在为安静求着请,实际上,却只是想占有那么孩子罢了。

孩子……

这个字眼,让安静的眸子一颤,她轻抚上小腹,即便孩子生下来了,她也不会给韩少泽,她即便在别墅内打工一辈子也好。

“安静,只要把孩子生下来交给我,五百万我可以不用你偿还。”韩少泽的声,因苏海琼的话语软了几分,冷光依旧如刀剑狠狠剜安静。

“我是孩子的母亲,我不可能给你。”安静捂着小腹,摇头连连后退几步。

韩少泽再是一上前,一把掐住她的喉咙,一用力,瞥着安静那因空气被夺走而急喘着的模样,冷冷道:“这是你唯一的机会,明白吗?”

当身子被甩在一旁,她趴在地上,听着那脚步声逐渐远去。

安静捂着自己的小腹,全身都在颤抖着,孩子没事,可是她心口的凉意席卷全身,让她没有丝毫的力气支撑自己的身子。

直到韩少泽和苏海琼的背影消失,一佣人才上前,扶起她的身子,“少夫人。”

“别叫我少夫人了,我已经和韩少泽离婚了,以后我便是这屋内的佣人了。”艰难的起身,安静苦笑一声,心口早已空荡。

“少夫人,是少爷不懂,少夫人的好我们是有目共睹的。”在别墅内,安静对这些佣人倒还不错,至少,比起苏海琼要好得不少。

安静低垂着眼眸,在佣人的搀扶下回了自己的房间。

身上那大大小小的擦伤,让安静望着自己的小腹,她无所谓,只是这个孩子,是她唯一的寄托,她要生下这个孩子,然后想办法逃离。

再次拿出手机,安静给李瑞林打了一个电话。

“瑞林,我离婚了,可是当年韩少泽替我爸还了五百万,如今,韩少泽让我归还五百万。”安静紧攥着手机,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李瑞林也没有五百万,他眉头拧在了一块,“那,该如何?”

“我只能暂且待在别墅内,其他的事情,只能以后再说了。”此刻的她,身体剧痛,还有人在监视她的一言一行,她无法离开。

“我也会想办法让你离开。”

听到安静离婚的时候,李瑞林心中是窃喜的,却又听到她要还债,再次陷入了难受之中,但如今最重要的,便是让安静离开。

她迫切的想要离开,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我怕,韩少泽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不可能,他怎么会知道?”李瑞林显然不信。

安静想起她拿着离婚协议书给韩少泽之时,苏海琼同他好似说了什么,能让他脸色大变的,她大概能猜测得到几分是因为他们知道了计划。

“不管怎么知道的,计划是不能执行的了。”想到要继续在别墅内痛苦,安静的心跟着一阵阵抽痛。

“静静,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带你出来的,相信我。”

“好。”

此刻,安静的寄托似乎只能在李瑞林身上,好在别墅内的佣人对她都还好,只是她不管做什么,楼上都有一双充满冷嘲的双眼盯着她。

苏海琼应该很得意吧?

顺利抢走了韩少泽,还想霸占她肚子内的孩子。

这孩子,她是绝不会让给苏海琼的!

某天,苏海琼突然出去了。

偌大的别墅内,只有佣人在忙活着,她一个咬牙,朝着偏门那儿走了去。

从别墅内逃离出来,安静跑了好长一段路后,才哆嗦着身子拿出手机,解锁,给李瑞林打了电话,“瑞林,我跑出来了。”

“那我们要离开这里吗?”若是能跑,李瑞林二话不说便要带着她离开。

安静沉住了气,她轻摇头:“暂时跑不了,我跑去哪儿,韩少泽都会抓到我,他既然知道计划,便知道我不会真正的死。”

静待花开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静待花开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静待花开全部精彩内容

《安静韩少泽小说by安芯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