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小说全文&藤秆(秦墨辰)小说在线阅读

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小说全文&藤秆(秦墨辰)小说在线阅读

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

时间: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作者:藤秆

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秦墨辰小说

小说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的作者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一见面便误终生。她日日夜夜都想的是,拿秦墨辰怎么办才好!少年时总跟在他身后的小尾巴,终于长大了。她眨巴着眼,抓着秦墨辰的衬衫衣袖委屈道:“我都觊觎你这么久了,什么时候你能转头觊觎觊觎我啊?要不,给个亲亲奖励也行啊?”秦墨辰:“.......”监狱里外,一个天上,一个地狱。她日日夜夜想到的是男人毫不犹豫转身的身影,是他冷峻面容下的绝情。她捂住胸口,钝痛难忍再不想相见。秦墨辰...

秦墨辰小说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推荐章节

第一章 入狱

隆市的夜很冷,阴霾的乌云遮住了月色,显得格外的压抑。

寒夜中,一辆汽车在空旷的道路上飞驰。

车后的尾气和周边掠过的风景相互交错,形成了窒息的压抑。

像是想要挣扎却已掠过的悲凉。

秦一一迷茫的站在路边,紧了紧手里的背包却也不知去向何处。

路边忽的有车子飞驰而来,一声刺耳的急刹,随即是男人阴狠的脸出现在那里。

她心下一紧,转身就要逃离。

然,男人三两步追上一把抓住就往车子那边拖。

“放开,你放开我。”

“放开?”男人阴冷的声音传来:“你想逃?”

音落,男人嘴角泛着残忍阴的鸷笑:“杀人偿命。”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杀苏芸姐姐。”

少女带着哭腔解释着,身子不停的挣扎着,脚上的帆布鞋也因为挣扎而掉落了一只,左脚也因为摩擦而鲜血淋漓。

然,男人一身的冷硬,手臂上的白袖章表明了他此刻正在为自己心爱的女人戴孝。

而因为心爱.女人的死去而散发的凶狠杀意震慑着面前的少女:

“不要用你那虚伪的谎言蒙骗我,我不会再信你。”

不,不是的。

等了他那么多年,爱了那么多年都无果都没有此刻心头爬上的委屈来的难过。

他不信她。

秦一一哭着摇头,忍着脚底的剧痛声音里几近祈求:“哥,你真的相信我,她是你心爱的女人,我怎么可能杀她,怎么可能杀了她?”

没有任何回应,动作依旧。

“秦墨辰,你到底要带我去哪?”

秦墨辰的眼中此刻只有漫天的恨意,伸手拉开车门直接将她甩了进去。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秦一一浑身僵硬,他眼底漫天的恨意像是直接将她定在了罪名柱上。

此刻的秦墨辰那如般冰寒至极,阴狠无比的想要将你毁掉的眼神直视着秦一一。

这一刻足矣毁灭她。

毁灭她所有的过去。

毁灭她过去所有的情感。

直到此刻,她才信他真的恨死了她,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可是若是真的千刀万剐了,那种痛不及她心底的万分之一。

从她记事的那一天起,他就想天神一样进驻她的生命,占据了她一切的情绪。

如今,他却如此恨她。

忍着心底蔓延的无助,秦一一努力的发出声音:

“我到了那边的时候,苏芸姐姐已经没了呼吸,我想要帮她做心肺复苏的,还没开始你就来了。”

“呵,真是诡辩的好口才。”

秦墨辰鼻子发出一阵冷哼,对于这样的解释根本不屑去听。

对于这样的回应,秦一一浑身僵硬,心底一点点下沉,在这寒夜里冻得她全身发抖。

秦一一不知道要怎么去辩解,当时确实只有她在,而她身边躺着的就是秦墨辰最心爱的女人。

当时她整个懵了,更让她莫名的是是相关人员检查后直指一系列的痕迹很符合她的动机和行为。

什么行为?

杀了苏芸的行为吗?

可是那天明明就是苏芸约她去小木屋,说有有关于秦墨辰的事情要谈,她才去的。

只不过路上遇到了堵车,她晚去了几分钟,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苏芸躺在那里了。

明明不是她做的,可是所有的一切证据却都指向她,她根本百口莫辩,她只能躲,躲着搜查自己想要去找证据。

她只是想要还自己清白。

“哥,我真的不是逃,我只是想要去找证据。”

“证据?证明你心如蛇蝎?无耻?狠辣?还是说证明你的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我……

秦一一忽然的哑口,不是他说的事实,而是没有人相信她,秦墨辰是认定了这件事就是她做的。

她亲手杀死了他的爱人。

她没有任何立场来解释了,在秦墨辰的眼底,她有着所有的动机,毕竟那么多年缠着他的人是自己。

口口声声想逼着他娶她的人是自己。

甚至刚知道他爱上苏芸的时候自己确实用了很多手段来威胁逼迫她离开秦墨辰。

她有足够的动机,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狡辩没有任何意义,秦一一你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音落,刺耳的急刹声响起,只见秦墨辰将车子靠边停下。

秦一一不解的看向不远处,却见到标志性的车辆和人群,颤抖着声音质问:

“你不可以私自审判我,不要,我不要去那里。”

男人面色冷俊,硬.挺的眉峰紧紧的皱在一起,仿佛是宣判她的死神,那不含人间情.欲的眸子便这样盯着你,不发一言。

秦一一彻底的崩溃了:

“秦墨辰,我如果想赶走苏芸姐姐我只要跟她说那天晚上你进我房间的事就可以了,根本不用去杀她,你不能……”

然而秦一一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喉头一紧,他狠狠的扣住她的脖子,咬着后槽牙的从唇齿间挤出一句:

“贱人,那晚我就该掐死你。”

秦一一的面色发紫,腹部隐隐作痛,面前的男人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他只丢下一句:

“秦一一,去死吧。”

音落,甩开了秦一一,而这时早已等候的记者,镁光灯不停的闪烁着。

秦一一就见警察制服的人上前,她的手腕上落下了一副银闪闪的手铐。

记者见状,连忙举起话筒:

“秦小姐,你真的是杀了苏芸小姐吗?

“你这是自首吗?”

“听说你因爱慕秦先生,心生嫉妒才杀了苏芸的吗?”

“秦一一,秦家养育了你这么久,你却当起了白眼狼,还害的秦先生的爱人死亡,请问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秦小姐,秦家的人已经将你赶出家门,以后你还姓秦吗?”

一连串的问题,秦一一被炮轰的身心俱疲,她只是不停的重复一句话:

“没有,我没杀人。”

“我没杀人。”

“我没杀人。”

……

秦一一心如死灰,警察那里明明说案件还需要进一步调查,可是眼下的一切,便是秦墨辰越界直接审判了自己,将她送进牢房。

怎么可以。

警车启动,秦一一看到车子从秦墨辰身边越过,她此时狼狈不堪,双手紧紧扒住窗户,扯着嗓子对着那边的人喊道:

“秦墨辰,秦墨辰,你会后悔的。

第二章 出狱

五年后。

青砖高墙建筑的大门外,女人还穿着五年前进来的那件衣服,刺目的阳光直射而下,女人抬了抬眼,许是觉得太过于刺眼,抬起一只手微微挡住,瘦弱的身子在阳光下,显得更加弱小。

直到身后传来铁门关闭的闷响,秦一一这才恍然,抬头看着刺眼的阳光,嘴角微弯。

“出去后好好做人。

”狱警那带有感慨的话依旧回响在耳边。

眼下,她自由了。

回想当年,从堂堂的秦家千金落魄成了阶下囚,承受着各式各样的辱骂殴打。

她从那个高傲的秦一一跌进无尽的深渊里,这一切都是秦墨辰的功劳。

他让她去死,她没死,却生不如死,不,不是的,她还有他。

不久,一辆破旧的小轿车停到了她面前,紧接着后门打开,车上跳下来一个小包子。

“妈妈。

”奶音叫的很是清脆。

“阿忘。”

身后紧跟着一个女人。

秦一一闻声望过去的时候腿已经被人抱住了。

“妈妈,宝宝可想,可想你了呢。”

一张萌萌的小脸映入她眼前,驱走了她心底所有的茫然和阴霾。

这一刻,那张麻木的脸上终是露出了一点喜色,蹲下,抱起来:“妈妈也很想你呢。”

转头,对着那边的女人露出感激的笑容:“琪姐,谢谢。”

宋琪笑着点了点头,又道:“走吧,我还要去送货。”

宋琪和秦一一在一个牢房,而秦忘就是秦一一的儿子。

秦一一坐在车内,看着怀中的秦忘,面上渐渐的爬满笑容。

这是她的儿子,她唯一活下来的希望。

宋琪开着车,抬手看了看手表的时间,眉头忽的紧皱,着急要去送货,宋琪索性是能超车就超,开的歪歪扭扭,吓得秦忘赶紧抱住了妈妈的脖子,转头奶音的警告:

“琪琪阿姨,你太快了,这样会被交警叔叔拦下来的。”

“切,我这叫技术,而且老娘又没违反交通规则,凭什么拦我?”

话说着,宋琪的手不停的摆弄着方向盘,秦一一见状,连忙抱紧怀里的儿子:

“琪姐,开慢点吧。”

宋琪刚想说什么,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娘俩的动作,想到什么,还是放慢了速度。

谁料,这时,猛地车身一个撞击,只见这时将前面的一辆车直接撞的前面一辆车偏到了另一侧的车道上。

秦一一赶紧将儿子护在怀里,尽量避免受伤,一颗小脑袋从她怀里探出来,看着秦一一的脸:

“妈妈。”

秦一一低头就看到儿子害怕又担忧的眼神,赶紧安抚:

“别怕,妈妈在。”

这会儿,宋琪已经下车和别人理论,虽说宋琪在超车但是此刻在自己的车道上,而被撞的那辆车却是一车两道,这事宋琪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车内,秦一一生怕宋琪吃亏,安抚好儿子就下车看看情况。

那边的司机也下来了。

宋琪见状立马叉腰状:

“你怎么开车的?一车两道,学没学过交通法?”

秦一一看了看宋琪的车,转头看了看那边的车,视线触及到车牌的时候,秦一一猛地浑身冰冷。

视线转到车子后座坐着的人影时,顿时心口发怵,浑身如坠冰窖。

她连忙退后两步,想叫宋琪走,宋琪此刻正心疼着自己的车,激烈的跟对方理论呢,哪里看得到她的动作。

秦一一见状,赶紧走回车内,抱起儿子就往反方向走。

“琪琪阿姨。”

秦忘不明白什么情况,就知道琪琪阿姨正和别人吵架呢。

他的这一声吓得秦一一连忙捂起了他的嘴,面色惨白,整个人都显得仓惶。

宋琪听到声音,转过头就见到这一幕,立马觉察到不对劲,恶狠狠的让司机在这等着,反身就去追。

司机不知怎么处理,这时回到车旁边,询问自己的老板。

此刻车窗落下,露出一张惊为天人的俊颜,司机看了看他此刻的冷峻的面色,咽了咽吐沫:

“秦总。”

“怎么回事?”

“那辆车跟我们车撞了,但是我提出的理赔金对方不接受。”

秦墨辰冷眉,转头看向那里,视线里看到的是一个身形消瘦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的女人,忽然那女人转过个侧脸,似乎在和怀里的孩子说些什么。

那本是漫不经心的秦墨辰眼神猛的收紧,是她。

秦一一。

此刻的秦一一坐在出租车内,浑身的肌肉紧张,秦忘见状,只得安稳的窝在她怀里,小心翼翼的拉了拉她的衣服:

“妈妈。”

这一声,换回了秦一一的思绪,她紧了紧怀中的人,忽然想起什么,立马拿出几年前老式的手机给宋琪打过去:

“琪姐,你乡下是不是有间房子?”

宋琪疑惑:“是啊,怎么了?”

“能先租给我吗?”

“你要去乡下住?”宋琪不解:“在我这住不一样吗?”

对面没说话,宋琪觉得得好好教育:

“一一,阿忘眼看着上幼儿园了,那里的教学环境哪有这里好,你……”

宋琪的话被秦一一打断:“琪姐,今天撞到的车子里的那个人……”

还不等秦一一说完,宋琪就见有人敲了敲自己的车窗,转头对秦一一道:

“一一,我这边有点事,等下我回给你。”

秦一一按下了电话,心底却是无尽的恐惧,秦忘在她怀里,努力的用她的小短手抱着妈妈。

“妈妈不要怕,宝宝会保护好你的。”

他虽然才5岁,但是已经懂很多了,她的妈妈生病了,即使琪琪阿姨没有正面告诉他,但是他知道,妈妈生的是心病,而唯一能治疗的只有自己。

果然怀里他的动作让心底充满阴霾的秦一一一点点的回暖,她看着怀中明明还是个小娃娃的儿子却努力的想为自己扛起一片天地的模样,努力的向他露出一个笑脸。

她怕了。

真的怕那无尽的恐慌和黑暗。

但是她此刻必须告诉自己,不可以软弱,她还有儿子,儿子需要人来照顾。

回到了宋琪的家门口,只见宋琪也刚好到家,看到母子俩立马开门,还抱怨:

“你知道吗?要不是那司机回头给了我5000块钱修车费,我一定去报警,不过这车也修不到这么多钱,剩下的带你去吃好的,补补身子,瞧瞧你,都瘦成啥样了。”

几人进门,然而宋琪却没得到秦一一的回应,转头却见她魂不守舍,立马问道:

“怎么了?”

“刚刚电话里我跟你说的事情,我……”

这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宋琪见状,招呼秦一一:

“你先去那边坐着,休息下,等下我们再说。”

说着,宋琪这时去开门,不久秦一一便听到门口的吵闹声,她连忙起身过去,只见一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那里,然而他看的不是宋琪而是秦一一,一声冷淡疏离的声音:

“秦小姐,先生让我来带您回家。”

视线落在秦忘的身上,来人瞳孔微眯,这是谁的孩子。

第三章 报警

视线落在秦忘的身上,来人瞳孔微眯,这是谁的孩子。

-----------------

毋庸置疑。

眉眼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先生。

秦一一闻言,立马抱紧了怀里的秦忘:

“回家?这里就是我的家,别的地方我哪都不去。”

“秦小姐,先生的吩咐,您别为难我们。”

秦一一怎么可能跟他们回去,更不可能让他们带走秦忘。

她唯一的信念便是儿子。

男子眼看着请不行,抬手一会就走进来几个彪形大汉,上来就要将秦一一和秦忘带走。

宋琪见状立马上前:“你们这是擅闯民宅,我有权告你们的,赶紧给我走。”

秦一一趁机退后,将儿子保护在自己怀里,秦忘吓得双眼含泪,却怕让妈妈担心也只抿唇看着门口,两只小手臂还是紧紧的搂着秦一一的脖子。

见儿子被吓到,秦一一也顾不得其他就对着那群人大喊:

“你们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警察?”

嘈杂拥挤的出租屋外忽的响起一声冷嘲。

彪形大汉见状纷纷退离出去,紧接着便见身姿欣长,面容俊美的男人带着他独有的气势抬脚走了进来,而他此刻看向她的眼神依旧阴冷。

“一个杀人犯倒是会寻求警察的帮助?”

他死死的盯着她,步步紧逼而来,那窒息的恐惧重新爬上秦一一的心头。

秦一一吓得生生退后了几步,直到退无可退之时,才颤着嗓子问道:

“你,来做什么?”

“我来做什么?”秦墨辰冷眸眯起,视线落在秦一一怀中的小包子身上。

那眉眼间的清冷和倔强让他心底一阵收紧,紧接着踹向旁边的桌子,带着怒火的声音响起:

“秦一一,你够狠,你竟然敢背着我,你够种。”

他勃然大怒,面部线条紧绷,那双阴狠的眼神被怒火所替代,凛冽的眼神落在秦一一那惨白的面孔上。

秦一一早已抖如筛糠,但是想着怀中的秦忘,又迅速的强装镇定:

“秦墨辰,我们早就只是陌生人了,请你离开这里,你已经吓到我儿子了。”

“今天不跟老子说清楚,你认为我会离开?”

“没什么好说的。”

“秦一一,你竟然敢说没什么好说的?”秦墨辰气笑了,冷峻的面色布满阴霾:“不如来聊聊你怀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

“这是我儿子跟你无关。”

“跟我无关?”秦墨辰猛的伸手扣住秦一一的下颚:“你认为他这张脸是跟我无关?”

这张跟自己简直如出一辙的缩小版,怎么都是他的种,能无关?

“这只是我儿子。

”秦一一只回这一句:“我不欠你任何了。”

她的眼眶猩红,声音带着颤抖,哪怕眼底早已蓄满泪水也倔强的不流下一滴。

秦墨辰见状,心口猛的一顿。

忽然乓的一声惊得秦一一连忙退后一步,而同时震惊的还有秦墨辰以及那边的宋琪。

只见秦一一怀里的秦忘双手呈战斗状的握起拳头,而刚刚的那一声是他拿起桌上的碗砸向秦墨辰的额头掉落在地发出的声音。

“不准你伤害我妈妈。”

秦忘那独特的奶音带着还未安抚好的哭泣的抽噎,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秦墨辰,生怕他再对妈妈做什么:“你要伤害我妈妈,我就打你。”

“阿忘。”

秦一一吓得赶忙捂住秦忘的嘴。

秦墨辰何时被人打过?

“你。

”秦墨辰摸了摸额头,已经有点肿起,他勾起一边嘴角,看着那边的缩小版。

真是和他妈一样的泼蛮。

怒火噌噌噌的往上邵,秦墨辰直接一个箭步过去伸手就夺走了秦忘,转身就走。

秦一一见状,赶紧上前去追:

“秦墨辰,你把儿子还给我。”

然而没走几步,秦一一就被彪形大汉给拦了下来。

“秦墨辰。”

“阿忘。”

一群人围着秦墨辰以及秦一一的儿子离开,一直小心抽噎的阿忘见状立马嚎哭了起来,他要妈妈:“妈妈。

妈妈。”

秦忘的撕.裂般的哭喊响彻在秦一一耳边,废旧的老楼带着哭扯的哭喊显得格外诡异。

秦一一也不知哪来的速度,明明瘦到不行却还是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扒着秦墨辰的车门:

“阿忘。”

车内的秦忘哭着挣扎着,最后只看到车子离开的身影,秦一一被保镖架在那里生生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抢走,。

等宋琪反应过来追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个场景,秦一一趴在地上哭吼着,祈求着,可是那辆远离的车却不可能回来。

所以大晚上的有人来入室抢人了?

秦忘可是秦一一的命啊。

宋琪一步步的缓缓靠近秦一一,她们是狱中的好友,她亲眼见过秦一一几次割腕自杀游走在生死边缘。

而她的情绪不能这样刺激,因为她有强烈的……

宋琪生怕一一又做出什么事情,小心的上前柔声问道:

“一一?”

秦一一浑身无力,虚脱的趴在那里,宋琪连忙将人扶起来,想起之前的一幕,狠狠的在地上跺了跺脚:

“这男人真不是个东西,人渣。”

“琪姐,帮我。”

“好,你说。”

秦一一借着宋琪的力气回到了出租屋,然而宋琪只见秦一一竟然笑了,笑着跟她说:“我想吃你做的饭了。”

闻言,宋琪立马去准备:“好,你等下我这身上衣服脏,去换身来给你做。”

待宋琪离开,秦一一去厨房片刻后又出来了,只是不知她将什么塞进了自己的包里。

正在做饭的宋琪忽然嘀咕了一句:“咦,那把刀呢,我明明放在这了啊。”

而这边的秦墨辰,让司机将车子开道老宅,刚下车就抱着已经挣扎的哭累了的秦忘进去。

刚到客厅就引得秦氏二老纷纷呢看过来,而此刻的他衬衣半截在裤子里,半截在外面,西装外套早已不知哪去了,领带半解,袖子卷到手肘,一副狼狈的模样,细看虎口处有着深深的牙印。

秦母见他肩头趴着一个小男孩,不禁问道:“墨辰,你这是怎么了?这是谁?”

秦父也被这一幕惊到,走了过来。

秦墨辰揉了揉眉心:“秦一一的儿子。”

闻言,秦母惊得退后两步。

秦父直接绕过后面,看到了男孩的脸,震惊的不是一星半点。

这时秦墨辰道:“亲子鉴定明天会出来,不过看着长相应该是我的。”

音落,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秦父怒视着秦墨辰:

“当初我说过什么?既然不喜欢一一,你给她希望做什么,你招惹又做什么?”

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全部精彩内容

《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小说全文&藤秆(秦墨辰)小说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