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叔宠妃悠着点竹九乐全文免费阅读by帝聿商凉玥

皇叔宠妃悠着点竹九乐全文免费阅读by帝聿商凉玥

皇叔宠妃悠着点

时间:皇叔宠妃悠着点作者:竹九乐

皇叔宠妃悠着点帝聿商凉玥小说

《皇叔宠妃悠着点》是一部很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I提供皇叔宠妃悠着点小说免费全文,小说的主角是帝聿商凉玥。传言十九皇叔冷情绝傲,不喜女色。商凉玥瞪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他不喜女色,那她现在肚子里的种是谁的?传言十九皇叔有着天神一样的脸,王府里的门槛都被踏破了。商凉玥呵呵,招...

皇叔宠妃悠着点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7章危在旦夕

青莲看见商琮文,立刻跑过来,"尚书大人,小姐好像不行了!"

"什么!"

商琮文大步过去,南氏惊愕,很快眼里划过精光。

不行了那正好。

她是不可能让一个庶女成为太子妃的。

商琮文立刻去看商凉玥,当看见这破旧的屋子,他脸色难看的吓人。

要让太子知道玥儿住在这样的地方,那还得了!

"赶紧把九小姐送到西厢房,请大夫过来!"

"是,老爷。"

很快,随从去请大夫,丫鬟们也把西厢房的房间收拾出来。

商凉玥很快被送到西厢房。

青莲一直跟着。

急的不行。

离开太子府之前,太子殿下一而再再而三的嘱咐一定要照顾好小姐,可小姐这才到商家多久便这般,她可如何跟太子殿下交代?

很快,刘管事进来,"老爷,大夫在五小姐那,在给五小姐看病。"

南氏一听,脸色变了,"玉儿怎么了?"

刘管事说:"五小姐……"

话未完便被商琮文打断,"五小姐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她能有什么?赶紧给我把大夫带过来,玥儿要有个什么闪失,你们都得跟着陪葬!"

商琮文还从没发过这么大的火,还因为商凉玥,卧房里的人都被吓到了。

刘管事更是拔腿就跑,"奴才这就去!"

南氏反应过来,叫,"老爷,你怎这般偏心,玥儿是你的女儿,玉儿难道就不是你的女儿?"

南氏的话让商琮文怒了,"你还跟我提玉儿,都是你教的好女儿,我商琮文差点被你给害惨了!"

殿下已经把事情跟他说清楚了,玥儿的事是裳儿和玉儿做的。

他暂不追究两人,但他必须处置。

他知道殿下不是不想追究,而是玥儿也是商府的小姐,那件事要闹出去,商府的名声毁了,玥儿也无法嫁给太子。

现在她还敢提玉儿。

想到这商琮文便怒火攻心,"把夫人送回房,没有我的吩咐,不准出来!"

南氏瞪大眼,"老爷,你这般做法让我寒心呐!"

商琮文不想再说,一拂袖,丫鬟嬷嬷便把南氏带走。

南氏看着商琮文,再看躺在床上眼睛闭着的商凉玥,握紧手帕,眼里划过阴毒。

小贱人,你以为你得了太子的青睐就一飞冲天?

我告诉你,没那么容易!

商凉玥听着南氏离开的声音,心里冷笑。

一切刚刚开始。

此刻,另一边,商怜玉的院落。

刘管事让人把大夫抢过来。

玲儿气的叫,"刘管事,你把大夫抢走,你什么意思?不想在府里待了吗?"

刘管事无奈,对着屏风后捂着脸怒红的商怜玉说:"五小姐,不是我要把大夫抢走,而是老爷吩咐了,一定要把大夫带到九小姐那,给九小姐看病,奴才也是没办法。"

"她看病?她能有什么病?她的病能有我的严重吗?我的脸毁了!毁了!"

"我没办法嫁人了!"

商怜玉拿起枕头朝屏风扔去。

为什么?那小贱人毁了她的脸,她还要抢她的人,为什么!

刘管事弯身,"五小姐,我也是听命行事。"

说完,带着人离开。

玲儿立刻跟上去,"李大夫!李大夫!"

被人挡住,玲儿眼睁睁的看着刘管事把大夫带走。

"小姐,怎么办啊!他们把人给带走了!"

玲儿没办法,跑进去,商怜玉捂住脸,双眼猩红,"什么怎么办?继续去给我找大夫啊!难道你要看着我的脸被毁了吗?"

"是!奴婢这就去,这就去!"

玲儿提起裙摆便朝外跑。

商怜玉握紧被子,眼睛布满浓烈的恨。

商凉玥,你毁了我的脸,我定让你百倍,千倍还之!

西厢房,雅阁。

现在正是商凉玥住的地方。

待南氏一走,青莲咚的一声跪商琮文面前。

"尚书大人,您可要为我们小姐做主啊!"

商琮文被她这一跪愣了,但很快反应过来,说:"青莲你起来说话。"

青莲摇头,看着他,"太子殿下让奴婢照顾小姐,奴婢便定要把小姐照顾好,可今日小姐一回来五小姐便来了。"

"小姐身子不好,需要好好休息,可五小姐不听阻拦,偏要进去,打扰了小姐不说还要让人处决小姐,强行用白绫勒小姐,以至小姐危在旦夕。"

"尚书大人若不信,可去查看小姐的脖子,上面红痕犹在,还请尚书大人为咱们小姐做主!"

青莲说完咚的一声,额头重重磕地上。

她家世凄苦,母亲终日缠绵病榻,父亲整日沉迷于赌场,终于把家业败光,把她卖进青楼,幸得遇见殿下,把她买了回去,她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那个时候她便发誓,她这一生只侍奉于殿下,对殿下忠诚。

现在,殿下让她照顾九小姐,他心爱之人,她定不会辜负殿下对她的信任!

商琮文听了青莲的话,脸怒红。

那个混账东西!

"把五小姐给我禁足,在九小姐没醒来之前,不准离开房门半步!也不准任何人去看她!"

"是,老爷。"

下人很快离开。

没多久,大夫过来。

商琮文赶紧说:"李大夫,快来看看小女。"

"尚书大人莫急,老朽这便看。"

青莲立刻在床前伺候,李大夫把东西放下,给商凉玥把脉。

一盏茶后,商琮文问,"怎么样?"

李大夫眉头紧皱,不断摇头,"尚书大人,九小姐体虚,病弱,加上急火攻心,身体已是……"

商琮文听他突然止住话音,心提起来,"已是如何?"

李大夫长叹一声,"已是强弩之末。"

"这……"

青莲睁大眼,身体摇晃,"怎会……"

商琮文赶紧问,"没有办法了吗?"

李大夫摇头,"倒也不是。"

商琮文眼睛瞬亮,"那如何?"

"老朽会开一副药给小姐服下,然后用千年人参为小姐吊着,如若过了今晚,小姐能醒过来,便暂时无虞,如若不然,今晚便是小姐的……"

话未完,但这里的人却每一个都听明白了。

要过不了今晚,商凉玥就再也醒不过来。

青莲立刻说:"我要去找太子殿下!"

 

 

第8章现在就处置了她!

商琮文脸色变了。

今晚的事要让太子殿下知道,那还得了?

商琮文赶紧说:"青莲,你在这照顾玥儿,你照顾玥儿我放心,我派人去通知太子殿下。"

青莲看床上脸上没有半点血色,像随时会死的商凉玥,点头,"是,尚书大人。"

的确,留小姐一个人在这,她不放心。

商琮文带着人出去,尤其是李大夫。

两人走到外面院落,商琮文看关上的房门,小声问,"李大夫,你实话告诉我,对于小女明日是否能醒,你有多大把握?"

李大夫摇头,"尚书大人,老朽没有把握。"

商琮文眉心拧紧了。

很快问,"那小女明日如若能醒,身体是否便康健?"

"难说,九小姐体弱,如若细细调养,倒还好,如若不然,便很容易陷入膏肓。"

商琮文脸色凝重了。

今晚不醒,太子会发难,眼看着到手的荣华富贵便要飞了,醒了,太子也会发难,但是,只要玥儿活一天,那就有希望。

而且……

商琮文眼底划过一道精光,说:"麻烦李大夫为小女开药,一定要用最好的药,务必让小女明日醒过来。"

李大夫点头,"尚书大人放心,老朽一定尽我所能让九小姐苏醒。"

"那就辛苦李大夫了。"

下人领着李大夫去开药,商琮文看合上的房门,招来随从。

"老爷。"

"去通知太子殿下,九小姐病危。"

"是,老爷。"

随从离开,商琮文走进雅阁。

而他刚走进去,暗处一个人也快速离开。

东厢房,秦楼。

碧云快速走进去,来到坐在梳妆台前的商云裳身后,脸带喜色,"小姐,九小姐怕是活不过今晚。"

"噢?"

"奴婢听的清清楚楚,九小姐今晚如若醒不过来,便再也不会醒。"

商云裳对着镜子照了照发髻上的珠钗,眼神清淡,"也就是说,她还有机会醒?"

"是的。"

"那有什么可高兴的?"

碧云愣住。

商云裳把头上的碧玉衩取下来,丢镜子前,看着她,"母亲被禁足,小妹也被禁足,脸更是被毁了,你觉得,我现在很高兴?"

碧云低了头。

商云裳站起来,来到窗前,看着窗外的夜色,美眸微眯,脸蛋冰冷,"我现在,一点都不高兴。"

聿王府。

帝聿负手立于庭院,身形挺拔如竹。

一人飞身下来,单膝跪地,"爷,九小姐生命垂危。"

剑眉微皱,帝聿转身看着他,"生命垂危?"

他给了她一瓶药,按理她不会走到这一步。

"是的,九小姐被送回商府后,五小姐便命人用白绫处置她,九小姐气急攻心,命在旦夕。"

命在旦夕……

凤眸眯了起来。

夜深了。

几匹骏马在街道上疾驰。

为首一人挥着鞭子,身体半伏,看着前方。

玥儿,等我。

一定要等我!

青莲端着汤药,喂商凉玥。

可药根本喂不进去。

一喂进去商凉玥便吐了出来。

青莲喂了几次都是这般。

她急了,"尚书大人,汤药喂不进!"

这可怎么办?

商琮文对随从说:"叫李大夫进来,快!"

"是,老爷。"

很快李大夫进来,商琮文赶紧说:"李大夫,小女汤药喂不进,这可如何是好?"

李大夫赶紧给商凉玥把脉。

一屋子的人都静了,一个个盯着李大夫的脸。

就怕他说出什么不好的消息。

如果商凉玥不是太子殿下在乎的人,现在没有一个人会管商凉玥的死活。

但她现在是太子心尖上的人,她就是一根草也是昂贵的草。

没多久,李大夫放下商凉玥的手,摇头叹气。

商琮文见李大夫这脸色,声音紧了,"李大夫,小女……"

"尚书大人,九小姐的脉象越来越弱了。"

"这……"

青莲,"李大夫,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小姐啊!"

"老朽已经尽力了。"

李大夫躬身,已然没有办法。

商琮文脸色颓然。

怎会如此……

青莲跪在床前,抓住商凉玥的手摇,"小姐,太子殿下还没有来,您一定要撑住啊!"

"小姐!"

商凉玥被青莲摇的头晕。

她很想说不要摇,她不会死,但为了看后面的好戏,商凉玥忍了。

卧房里一时间一片愁云惨淡。

就在这时候,小厮的声音传来。

"老爷,太子殿下来了!"

刚说完,帝华儒便一甩长袍,迈步进来,"玥儿!"

"殿下,小姐……"

青莲一下跪在地上,"殿下,小姐快不行了……"

帝华儒一下止步,停在卧房中间,下一刻,大步来到床前,握住商凉玥的手,"玥儿!"

商凉玥眼睛紧闭,浓密的睫毛盖住眼睑,脸色苍青,憔悴,似随时会消失不见。

帝华儒的心痛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

明明送她走的时候她还鲜活的站在他面前,现在不过短短两个时辰,她便躺在床上,随时命殒。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说!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帝华儒厉眼看着商琮文,整个人散发着冰冷寒气。

商琮文立刻跪在地上,趴伏在地,"殿下,是臣教女无方!"

帝华儒眯眼,脸色冰冷,"所以,又是她们伤害了她?"

商琮文低了头。

帝华儒看向青莲,"青莲,你说!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给孤说清楚!"

他今天就把伤害她的人给处置了!

"是,殿下!"

"两个时辰前我和小姐回府,小姐累了,要休息,可没多久五小姐就来了,阻扰小姐休息,还让人用白绫处置小姐,小姐这才……"

青莲说着眼眶红了。

帝华儒笑了,看着商琮文,一字一顿,"尚书大人,你还真是养了个好女儿!"

商琮文头埋在地上,"殿下,臣已经让人把玉儿禁足,等玥儿醒来后便处置。"

"不用等玥儿醒来后处置,孤现在就要处置她!"

同是姐妹,没想到姐姐的心思这般歹毒。

这要继续留着,玥儿岂能活?

商琮文脸色变了。

他还等着商凉玥醒过来,好抚平太子殿下的怒火,饶过玉儿。

现下这般,可如何是好?

 

 

第9章我的脸是被九妹妹划的

"殿下,现下救治玥儿要紧,等玥儿稳定下来再处置玉儿也不迟。"

青莲也说:"殿下,现在救小姐最要紧!"

帝华儒看着商凉玥,眼底满是痛心,自责。

他该亲自把她送回来。

如果当时他亲自把她送回来,她们也就不会这么伤害她了。

"好,等玥儿醒过来,如若玥儿醒不过来,我要她陪葬!"

商琮文身体一软,松懈,"是,殿下。"

商凉玥眉头皱了皱。

本想着今晚就把商怜玉解决,但看现在情况,她得多活几个时辰了。

"青禾,马上把张太医请过来!"

"是,殿下!"

他不会让她离开他的,绝不!

很快,张太医来,给商凉玥把脉,开药。

这次商凉玥没吐药了。

青莲很高兴,"太子殿下,小姐没吐药了!"

帝华儒大悦,"好!"

商琮文擦了擦额头的汗。

看来是能醒了。

张太医又给商凉玥把了脉,帝华儒立刻问,"怎么样?"

"小姐脉象依旧薄弱,但已然平稳,臣再开两副药,次日小姐便会醒。"

"当真?"

"臣不敢欺瞒殿下。"

"好,今晚要辛苦张太医了。"

"太子殿下折煞臣了。"

一晚上,整个尚书府的人都在提心吊胆中度过。

商凉玥却是美美的睡了一觉。

李大夫的药她没吃,因为怕下毒,但太医的药她可以吃。

商云裳和商怜玉再有本事也不可能和太医有瓜葛。

所以她放心的吃了。

放心的睡了。

只是后半夜,大家都守着她的时候,门外出现一个人。

看着卧房里的一切,直到天边露出鱼肚白。

"太子殿下,现在已是辰时,您去歇息吧,小女醒了,臣便立刻通知殿下。"

这一晚上,丫鬟,仆人,商琮文以及帝华儒都守在卧房里。

"不用,我要等着玥儿醒过来。"

他要让她醒过来的第一眼便看见他。

商琮文看着帝华儒,心里暗叹。

殿下对玥儿是当真在乎。

"殿下,醒了!小姐醒了!"

青莲叫,帝华儒立刻看向商凉玥。

商琮文和张太医也跟着过来。

商凉玥睫毛颤动,眼睛一点点睁开。

帝华儒欣喜,握住她的手,"玥儿!"

商凉玥看着他,虚弱的叫,"太子……殿下……"

"是孤!"

"是孤!"

商凉玥皱眉,"太子殿下怎会在此?"

说着,看向四周,很快,讶异,"这里是?"

商琮文赶紧说:"玥儿,这是你的卧房啊。"

"卧房?我的卧房不是在……"

不等她说完商琮文便打断她,"玥儿,你刚醒,身子弱,少说话,好好休息。"

帝华儒说:"张太医,快来给玥儿查看。"

"是,殿下。"

张太医跪在榻前,给商凉玥把脉,查看商凉玥面色,半盏茶后,说:"小姐虽醒,但身子虚弱,需得好生休养。"

帝华儒点头,"好,玥儿,你好生休息,谁都不能打扰你。"

她醒了,该处置的人也要处置了。

商凉玥看帝华儒眼里的阴霾,虚弱的嗯了声,便闭上眼睛。

好戏要开场了。

见她闭上眼睛,帝华儒起身,看向青莲,"好生照顾小姐。"

"是,殿下。"

帝华儒深深看眼商凉玥,转身出去。

商琮文也跟着出去。

他知道,殿下要开始发难了。

很快,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卧房里只剩下青莲和商琮文连夜配的丫鬟。

青莲在卧房里照顾商凉玥,嘴里轻声,"小姐,你一定要好起来啊。"

商凉玥睁开眼睛。

本来这丫头她是没多大上心的,但从昨日到现在,她都一心一意为她。

似乎她来了这个地方后,她总是遇见好人。

见她睁开眼睛,青莲惊喜,"小姐,你醒了?"

"嗯,我饿了,给我拿点东西来。"

"好的,小姐!"

青莲立刻出去,"张太医,小姐想吃东西,现在小姐能吃什么?"

"小姐现在只能吃清淡的……"

商凉玥听着外面的声音,摸了摸肚子。

饿。

得吃饱了才有力气看戏。

窗外的一颗大树上,一个人站在上面,看着这边,一会儿后,飞身离开。

正厅,帝华儒坐在上首,商琮文坐在下首。

很快,商怜玉被家丁带了进来。

只是不同于以往,今日商怜玉戴了面纱。

看见帝华儒,她眼里划过惊慌,很快捂住脸,低头。

不能让太子殿下看见她受伤的脸。

不能!

帝华儒看着她捂住脸,冷声,"何故戴面纱?摘了!"

"不,不要!太子殿下……"

商怜玉惊恐摇头。

侍卫很快抓住她,摘了她脸上的面纱。

"啊!"

商怜玉立刻捂住受伤的脸,不敢看帝华儒。

可刚刚面纱揭开的那一刻,还是让人看见了她脸上的划痕。

昨晚没有大夫去给她处理伤口,现在那伤口已经红肿,发炎。

看着很是可怖。

商琮文脸色变了,站起来,"玉儿……"

听见商琮文的声音,商怜玉跑过去,扑进他怀里,"爹爹,女儿被害的好惨啊!"

听她哭的撕心裂肺,又想到她脸上的伤,商琮文立即问,"你的脸怎这般?"

商怜玉立时大哭起来,"女儿的脸是被九妹妹划伤的,爹爹,你要为玉儿做主啊!"

"你说什么?玥儿?"

啪--

帝华儒一拍桌子,厉声,"满口胡言!"

商怜玉被这响亮的一声给拍的吓到了,在商琮文怀里瑟缩的发抖。

但很快,她跪在地上,哭诉,"殿下,玉儿没有说谎,玉儿的脸真的是被九妹妹……"

这次不等帝华儒说,商琮文便打断她,"你给我闭嘴!"

商怜玉愣了,泪眼朦胧的看着商琮文,梨花带雨,"爹爹……"

"玥儿身子那般柔弱,怎能毁你的脸?你再胡说,不说太子殿下不饶你,我也不会饶你!"

帝华儒坐下,看着商怜玉,冷笑,"如若玥儿身子虚弱,危在旦夕,否则,今日这罪就真的落到玥儿身上了,我说的对吧,尚书大人?"

帝华儒看向商琮文,眼里尽是冰冷。

商琮文赶紧说:"太子殿下,这其中一定有所误会。"

 

皇叔宠妃悠着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皇叔宠妃悠着点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皇叔宠妃悠着点小说全文

《皇叔宠妃悠着点竹九乐全文免费阅读by帝聿商凉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