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为后》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主角顾静好慕容盛宸)

《医妃为后》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主角顾静好慕容盛宸)

医妃为后

时间:医妃为后作者:风晓月

医妃为后顾静好慕容盛宸小说

完结小说《医妃为后》是作者风晓月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静好慕容盛宸,书中主要讲述了:被放弃的身份,从丑女摇身一变,成为神医,以复仇为己任,是她拯救了他,还是他改变了她?将军府,宸王府,闯皇宫,打绿茶,劈渣男,一路披荆斩棘!...

顾静好慕容盛宸小说医妃为后推荐章节

第4章 野兽变俊男

顾静好回到她的房间,心情甚是愉快,宴会破坏,以后三夫人与大夫人之间,怕是也不能平静。

众人都在焦头烂额,顾静好正好从厨房的后门溜出去,这次,没有人发现。

娘亲的陵墓在城外的荒山上,灵位也在这里。

顾静好给娘亲摆好供果,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了:“娘,女儿来看您了,这些年,按照您的遗愿,从来不展露才华锋芒,可是她们依旧处处针对,这些年,女儿过得很辛苦。”

顾静好擦了擦泪说道:“女儿知道当年的事,您是被人陷害的,我一定想办法,找出那人,为您报仇。”

又絮絮叨叨说了会话,直到纸钱都燃成了灰烬,顾静好才站起身,准备离开。

这时,顾静好嗅到了一丝丝血腥味,淡淡的弥漫在山林间。

是人还是野兽,暂且不知,如果是人,倒还有机会转圜,如果是野兽,那就麻烦了!顾静好立刻警觉起来。

突然,一个身影闯进了顾静好的视线,是人,可,顾静好还没来得及长舒一口气,就被一把剑架在了脖子上。

“你是谁?是他们的同伙?”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只是问的话让人听着不舒服。

顾静好见来人没有直接杀了她,知道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也就没那么害怕。

往后挪了挪身体,尽量让脖子离剑远一点:“这位大侠,我来这里,不需要向你汇报吧?”

黑衣人并没有理会她:“大晚上的,你一个女子,出现在这荒郊野外,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顾静好闻到那股血腥味是从他身上传出,离得近了,那味道越发浓郁,不单是鲜血,里面还有蚀骨散的味道,似乎,还有别的,暂时不能确定。

见顾静好不做声,黑衣人将剑提了提,顿时顾静好的脖子上有血珠冒了出来。

顾静好吃痛回神,说道:“我来祭拜娘亲,只是,大侠身上有血迹,又有蚀骨草的味道,你的身份才是令人怀疑。”

黑衣人,也就是十二皇子慕容盛宸吃了一惊,自己中毒的事,除了心腹,并没有人知晓,难道这个女子真是慕容泽他们派来的?

话一出口,周围气温陡降,黑衣人眼中已经露出浓浓的杀机。

顾静好感觉到周遭的气氛比刚才冷了不少,赶紧道:“你的毒一定跟你很久,直到现在,是无人能解吧。”

见慕容盛宸没有说话,知道自己猜对一二,顾静好接着说:“你不能杀我,我能解!”

慕容盛宸和慕容泽眼下都是太子的热门人选,慕容泽表面和煦,实则心思阴暗深沉,又有皇后和皇后的母族,宰相府南宫氏作为靠山,朝中的支持者不少。

慕容盛宸是贵妃箫念的儿子,能文能武,杀伐果断。

大将军顾振兴渐渐老了,整个锦州大陆,只有他才有能力率领大军,抵御外敌。

箫念出身寒微,并无外戚助力,但是皇上对箫念甚是宠爱,箫念也非常争气,生下皇帝的老来子慕容盛宸。

宸,本就有王的寓意,从名字就能看出慕容盛宸在皇上心中的位置。

如今皇上身体大不如从前,皇上既惧怕皇后和她势力,会对慕容盛宸不利,对自己不利,又不想亏待慕容盛宸,立储之事迟迟不定,两股势力早已开始暗自较劲。

慕容盛宸上次出征中了埋伏,胸口中箭,那箭头上涂的毒液,寻遍大夫也只能解其一二,无法根治。

今天毒发,不巧遭到伏击,拼力脱身逃到山林,遇到这个女子,竟说她能解?

慕容盛宸半信半疑,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仅凭血液就能嗅出你中毒,你还不信?再说,就算我骗你,也打不过你,你大可杀了我。

”顾静好有点点心虚,她读遍神医谷的医书,却不曾真正的实践过,为了活命,只能如此说。

毒发的时间一次比一次近,虽然派人去寻羌国神医,可就算找到了,一时半会,也不一定回的来,试试又如何?

“敢耍花招,剑出必死。

”慕容盛宸目光中的杀意,微微收敛。

顾静好长舒一口气:“不过,天色擦黑,我无法辩清你的伤口。”

“随我进城!”慕容盛宸其实怕她是慕容泽派来的,就算不是,时间拖久了,慕容泽的人迟早也会找到这里来,离开才是正确选择。

至于顾静好,巴不得早点离开,万一他主意变了,要杀自己,这里荒僻,连个呼救的人都没有。

进城后,慕容盛宸带着顾静好偷偷潜入了锦州最大的泰和酒楼,直奔天字一号房。

顾静好无比好奇黑衣人的身份,遭人暗算,又能在这里出入自如,身份必定不寻常,他到底是谁?

“现在可以开始了。

”慕容盛宸洗去一身血迹,换了身黑色的长衫。

顾静好闻声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英气逼人的公子,目若朗星,神仪明秀,腰间系着一块翠玉,黑衣墨发,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清冷的气质,似乎是黑夜的王者。

只是,似乎有点面熟,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一路都在躲藏,慕容盛宸此刻才看清顾静好的面容,不由得有些怀疑:“既说能医治我这么难的病症,为何你自己的脸?”

顾静好闻言,狡黠的一笑,从怀里拿出小瓷瓶,倒了点东西在手上,往右耳朵后面一使巧劲,小半个东西从脸上掉了下来,竟是人皮面具。

慕容盛宸此刻内心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人皮面具,这可是锦州乃至整个乾苍大陆失传已久的绝技。

再看顾静好的真容,不似从前见过的那些庸脂俗粉,白皙的脸颊,灵动的双眼,不施粉黛却显得整个人更加出尘,慕容盛宸一时竟看的入神。

随即收起心里的情绪,慕容盛宸淡淡的开口:“看来,你还是有两下子,开始吧。”

“公子坐下,容我先诊脉再说。

”顾静好没有解释,人皮面具,只是娘留着自己保命的东西之一。

脉象浮浮沉沉,似乎有两股力量在博弈,不单是中毒这么简单。

顾静好有个大胆的猜测:“公子,我能看看你的血吗?”

第5章 这不叫条件

慕容盛宸满心的疑问,还是点头应允。

一手拿剑,划破手指,用桌上的小茶碗接了一点点血。

滴进碗里的鲜血是暗红发黑的,碗底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不仔细根本看不出来,这更加印证顾静好的猜测。

“有法子治,不过公子既要医治,我有一点请求。

”收回手,顾静好不知慕容盛宸到底是谁,但从他的穿着言行也能知道,身份不简单。

如果能从他那里,为自己换来些许好处,是再好不过的。

慕容盛宸:“你在跟我谈条件!”

“这不叫条件,相抵诊金而已。

”顾静好硬着头皮接着说。

慕容盛宸盯着她看了半晌,却见她神色坚定,不由得嘴角勾起一抹玩味:“有意思,说吧。”

“第一,治疗期间,你不能接受别的医者治疗,第二,说实话,我只有七成把握,你自己想好是否一试。”

看了眼慕容盛宸的冰块脸,顾静好心里暗道:不能露怯,这是眼下唯一能抓住的机会。

“第三,我是顾将军府的人,只可惜身份尴尬,不能自由的出入家门,你需要帮我解决。”

“那你也得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慕容盛宸道,还没开始治疗,就敢先跟他提条件的,她还是第一个。

“今天公子必定毒发,若我没说错,此刻你虽然看起来完好无损,实则肤下痛痒难耐,心口位置更是隐隐作痛。

”顾静好凭着自己看医书的记忆,说了出来。

慕容盛宸只是眉头紧锁,并没有回答她的话。

顾静好知道慕容盛宸有戒备,有怀疑。

于是取出怀里随身携带的银针,对慕容盛宸道:“我可以用这个帮你暂时压制,要真正的解毒,得等收集齐所有的药材再说。”

这套银针也是柳簌簌留给顾静好的遗物,小巧精致,所以顾静好一直随身带着。

慕容盛宸还是心存疑虑,看着顾静好清澈的双眼,不知道为什么,直觉让他相信顾静好不会害自己。

“可以。

”慕容盛宸点头应允。

施针的过程,顾静好心里犹如打鼓一般砰砰直响。

刚开始,慕容盛宸的表情毫无变化,待顾静好将针,插入最后一个穴位,慕容盛宸突然眉头紧锁,表情渐渐变得痛苦起来。

里衣黏黏糯糯的贴在身上,顾静好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生怕出什么别的问题,毕竟自己是纸上谈兵,这是第一次在活人身上施针。

好在慕容盛宸并没有其他反应,半个时辰一过,顾静好开始拔针,待所有针拔完,慕容盛宸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顾静好吓得眼都不敢眨,一动不动的望着慕容盛宸。

慕容盛宸吐出血后,尝试着顺了顺气,果真觉得先前那般不适都渐渐消失。

片刻后,“你说的三个条件我答应。

”慕容盛宸抛出了这样一句话。

顾静好松了一口气,从来没有实施过,还好成功了,真要感谢自己超凡的记忆力。

“那就说定了,公子想到办法,自会联系我,时间不早了,先告辞。

”顾静好只说是将军府的人,没言明自己的身份,是想看慕容盛宸到底有多大本事,能不能查清自己到底是谁。

等顾静好离开后,慕容盛宸立刻召来暗卫,去查明她的身份。

暗卫办事速度极快,查清顾静好的身份不说,将整个将军府的情况也一并摸清上报。

告别后,顾静好偷偷原路回到自己的房间,从怀里拿出那个装着慕容盛宸血的小茶杯,仔细的查看了一番。

果真是蛊。

这下有点棘手,蛊分很多种,每一种蛊都有不同的解法。

慕容盛宸所中的蛊,名为噬心,属于子母蛊的一种,子蛊一旦碰到宿主肌肤,会不知不觉的钻进皮下,时间久了,就流向心脏,一点点的进行蚕食。

母蛊离得越近,子蛊生命力越旺,看慕容盛宸的情况,母蛊离得必定不近,否则早就毙命了。

蛊不为很多人所知,加之慕容盛宸本就中了蚀骨散,蚀骨散的毒性掩盖了蛊的活动轨迹,这就是为什么没人诊断出来的原因。

这一天并不平静,想好了对策之后,顾静好早早就睡下了。

次日一早,院子里就有人嚷嚷起来。

“天呀,听说十二皇子今天要来府中。

“真的吗?据传十二皇子可是比五皇子生的还要好看,只是生性冷淡,没人敢近身罢了。”

“咱们将军府最近真是热闹,也不知哪位小姐有福气。”

“……”

各种叽叽喳喳的声音将顾静好吵了起来。

刚起来,就有人过来让顾静好去帮忙,说今天十二皇子要来。

顾振兴无比兴奋,没想到那日请五皇子的宴会黄了,今天十二皇子这尊战神又来府中,说出去不光他顾振兴有面子,整个将军府,那都是无限荣光。

后院此刻,更不平静。

“听说十二皇子前来是要寻我们顾氏的绝技,双面绣。

”顾婉荷很是得意:“那岂不是就是来找我的?我的双面绣可是众姐妹中,最好的。”

“姐姐你未免太自信了,怎知你的绣品就一定是姐妹中最好的?这马,还有失了前蹄的时候呢。

”顾星莹的话里带刺。

经过上次丢脸的事件,虽说没有证据指明是顾婉荷干的,但是种种迹象表明这件事跟顾婉荷脱不了干系。

况且自己爱慕十二皇子多年,顾星莹顿了顿,有点嘲讽的说:“你也不怕撑,皇上和爹爹都有意将你指给五皇子,虽然五皇子态度不明,但你还盼着得到十二皇子的注意,小心最后一个都捞不着。”

“你还是顾着你自己吧,我的事情还用不着你操心。

这次别又搅了十二皇子的宴会,失了我们将军府的名声。

”顾婉荷有些刻薄的说着,跟平时在大家面前的温婉淑女的形象,完全不一样。

“顾婉荷你……”顾星莹被提起不堪回首的事情,又羞又恼,一时语塞。

正要理论,大夫人不悦的打断道:“少说两句,今天都打起精神来,你们要对付的,是顾婷婷和顾静好那俩个小贱人,是怎么赢得十二皇子的目光,不是窝里反。”

“顾婷婷一副包子怂样,绣品并不出色,顾静好顶着一张鬼见愁的脸,两人都不足为惧。”

虽然嘴上嘀咕着,见母亲如此说,两人也只好噤声,不过各自的心里,都憋着一股气。

第6章 十二皇子上门

这边,三夫人钱盈雪,也拿出将军成亲时送的碧玉手镯。

边给顾婷婷戴着,边道:“婷婷呀,这打扮,太过素净,你可别被那两个臭丫头抢了风头,这要能出彩,我就可以在张芝华那个毒妇面前扬眉吐气了。”

帮顾婷婷插上一支流珠步摇,钱盈雪有些得意:“我女儿要模样有模样,要才华有才华,可不比她张芝华的女儿差,更不是顾静好那个丑女可以比的。”

顾婷婷嘴动了动,最终是没说什么。

钱盈雪一生都在谄媚,典型的后院夫人,心胸狭隘,生的顾婷婷却是心思纯良,单纯又心善,和她截然不同。

顾振兴领众人在府中等候多时,十二皇子尊驾终于到了,和五皇子的大排场不一样的是,十二皇子只骑着马,带着近侍。

“老臣携家眷拜见十二皇子。

”顾振兴请安后赶紧迎慕容盛宸进正厅。

“顾将军,我来,是寻你顾家女子的绝技,双面绣。

”慕容盛宸依旧是言语简短。

“好,我这就叫小女们都上来。

”顾振兴赶忙道。

闻言,顾婉荷,顾星莹以及顾婷婷,站出来向慕容盛宸请安。

这种宴会,因为相貌有些吓人,怕冲撞贵人,顾静好是没资格,也不被允许参加的。

“见过十二皇子。

”顾婉荷率先上前,俯身盈盈一拜,不胜娇羞。

慕容盛宸冷峻的目光甚至看都没看她。

顾婉荷故作温婉的笑容僵在脸上,从来都是锦州的才俊追着自己跑,何曾被如此冷落过。

见顾婉荷吃瘪,顾星莹都想笑出声来,强忍住心中的激动行礼道:“小女子见过十二皇子。”

慕容盛宸同样的,没有理睬顾星莹。

顾婉荷看着,心里总算好受了点,心下暗道:“一会绣品出手,看你还不正眼瞧我。”

在顾婷婷也请安后,慕容盛宸看向顾振兴颇为不悦:“坊间都道你顾家有四位小姐,为何只有三位?”

此刻顾振兴才道:“殿下有所不知,小女顾静好样貌有些不便见客。”

“是呀,这三位闺秀,绣品一绝,顾静好就没必要出来,以免吓到殿下?”慕容盛宸对自己两个女儿都不正眼瞧,大夫人有点沉不住气。

“既是寻出色绣品,难道顾家绝技是用脸绣的不成?”慕容盛宸不爽道。

没想到,顾静好在将军府的地位如此低下,甚至连顾静好的父亲,都看不起她。

他大张旗鼓的来,除了看看顾静好在将军府的处境,更是想考验,顾静好值不值答应那三个条件。

“大姐姐的那张脸,十二皇子看后要做恶梦的。

”顾婉荷讥讽一笑。

“对呀,大姐一直在后院,不曾面客,可不就是怕吓到客人吗?”虽然顾星莹很不满顾婉荷,但是这个时候,一致对外才是主要的。

“可是我们四人都会顾家的绝技,静好姐姐也应该出来,才算公平。

”顾婷婷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慕容盛宸。

顾振兴看了看慕容盛宸的脸色,赶紧说道:“还不快带,快请大小姐上来。”

顾静好正在花厅帮忙修枝,冷不丁被传,心里颇为疑惑,有些戏谑的想,难不成顾星莹又闹肚子了?

进入花厅,顾静好惊得下巴掉了一地,此刻坐在正厅的,正是昨晚上的黑衣公子。

顾振兴奉之为上宾,又坐在主位,那她再猜不到这是谁,就是傻子了。

“见过十二皇子。

”顾静好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初见他觉得眼熟,仔细看来,慕容盛宸和慕容泽眉眼有三分相似,只是气质大不一样而已。

“一个月后,太后寿辰,我需要一副双面百寿图。

”待顾静好上来之后,没有多余的话,慕容盛宸直言道。

“我的绣工是锦州出了名的,若您不嫌弃,我愿意效劳。

”顾婉荷率先开口来。

“十二皇子,既是寻绣,我们应该比试,谁的绣品最好,就谁来绣十二皇子的图。

”顾星莹不高兴的白了一眼顾婉荷,抢着说道。

“顾将军真是教女有方。

”慕容盛宸并没有理会顾星莹,只是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顾振兴。

天气虽凉,但是顾振兴的冷汗爬满整个额头,慕容盛宸这是责怪两个女儿不懂规矩,顾振兴呵斥道:“十二皇子还没开口,有你们俩说话的份吗?”

两姐妹心中都是不甘,却又不敢顶嘴,这时,顾振兴讨好的问道:“十二皇子,要不,就让小女们比试一下,可好?”

慕容盛宸本就有意看顾静好的本事,应声说:“好,那就绣凤凰吧。”

立刻有下人去拿针线布匹上来。

顾婉荷和顾星莹的绣工不差,心里都有些得意,从未见过顾静好的绣品,这下,有好戏看了。

穿针引线,其他三位都是非常流畅,唯独顾静好用两根线,引到一根针孔里。

看来不会呀!这下不光大夫人和三夫人,连下人都看起了热闹。

顾婉荷,顾星莹,顾婷婷都已经绣起了凤凰的头,顾静好才刚刚开始。

下人们早就开始窃窃私语了。

“你看二小姐绣的,那眼睛,活灵活现的,真好看。”

“对呀,四小姐绣的也好看,特别是颜色,我还从未见过呢。”

“三小姐的羽毛也绣的好,看上去像是真的。”

顾婉荷抿嘴偷笑,暗想,这算什么,好看的还在后面呢。

顾星莹也美滋滋的,今天一定要让十二皇子眼前一亮。

只有顾婷婷,颇为担忧的看向顾静好。

顾静好也绣完了一点,大夫人看了笑道:“静好呀,你这绣的是什么呀?一团乱糟糟的。”

没空理会大夫人的奚落,顾静好只是专注在绣品上。

听大夫人这么说,其他人都将注意力转到顾静好的绣品上。

“她这绣的什么呀,完全看不出来是凤凰。”

“就是,我绣的都比她好。”

“一根针引两根线,她这做法,一看就不会。”

“也不知道将军叫他出来丢人干什么。”

众人都是一脸嫌弃的看着顾静好。

慕容盛宸并没有出声,他也很疑惑,这根本就不是常规的绣法,甚至就像不会一样,只是细看,这绣品,看着不太寻常。

一炷香之后,顾婉荷三人都已经绣完了,顾静好还还在收尾。

第7章 山鸡变凤凰

“大姐,你这绣的是大雁还是山鸡呀?”顾星莹自然不会放过可以奚落顾静好的机会。

顾婉荷也笑了起来:“不会就是不会,你说了我们不会笑话你,你绣成这样,反而在十二皇子面前丢脸,连带着将军府都惹人笑话”

顾振兴肠子都悔出来了,早知道这样,说什么都不该让顾静好出来。

但是任凭别人怎么说,顾静好并不出声反驳,也不受其影响,只专注于绣品,如此一来,大家也就失了兴致,各自说话去了。

过了片刻。

“好了。

”顾静好的话打断了大家。

“这是?”为什么一小会没看,就完全不一样了?顾星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会这样?刚刚不还是四不像,这会子,怎么就变成了栩栩如生的凤凰?”顾婉荷也很诧异。

顾婷婷道:“大姐是真人不露相呀。”

顾星莹白了顾婷婷一眼:“你就知道多事,拍马屁。”

慕容盛宸拿过顾静好绣起的凤凰,眼神有点疑惑:“这是?隐绣?”

“回殿下,是隐绣。

”顾静好不但绣的是双面绣,还是隐绣。

两面都是凤凰,正面是起飞的凤凰,背面是起舞的凤凰,栩栩如生。

正反凤凰的翅膀上,都能隐隐的看出不同颜色的字,拿起来在不同的角度看,那凤凰像是有生命一般,活了起来,翩翩起舞。

更难得的是,隐绣几乎已经失传,就算翻遍整个锦州,都不一定能找出一副来。

“隐绣难寻,没想到你居然会,还能将其与双面绣结合,真是人不可貌相。

”慕容盛宸从不轻易夸赞他人,此番却是真心佩服。

“哼,投机取巧,十二皇子明明说的是双面绣,却非要用什么隐绣来博关注。

”顾星莹酸唧唧的说道,她可是从未见过什么隐绣。

“其他三位的绣品您要不要看看?”大夫人不死心的问了一句。

“好。

”隐绣一出,几乎就已经定了高下,慕容盛宸已经认定顾静好的绣品,但是没比较就定论,日后他人难免有微词。

“这幅中规中矩,在寻常绣品中,可以算出彩,只是在双面隐绣的面前,就逊色了许多。

”慕容盛宸说的是顾婉荷的。

顾婉荷从顾静好绣完双面隐绣,就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胜算,虽说心里很憋屈,但是嘴上还是赶紧道:“殿下说的是,婉荷惭愧,还有许多不足,会不断地学习,以求精进。”

慕容盛宸又看着顾婷婷的绣品,点点头:“这凤凰的颜色另类别致,甚好。”

顾婷婷本就无意争夺,莞尔一笑:“让十二皇子见笑,还是静好姐姐绣的好。”

“至于这幅,末尾的针脚有所改动,改的并不算完美,整副绣品因为这个瑕疵,黯然失色,勉强算是中等品。

”这一副,恰巧是顾星莹的。

顾星莹只顾快点绣完,最后出了点差错,本以为已经完美的掩盖住,没想到竟被一眼拆穿。

所有人闻言都看着顾星莹,顾星莹难堪的低下头。

顾星莹此刻真是恨,不光是顾静好,连顾婷婷都能得慕容盛宸一句甚好,她却成为绿叶。

“胜负已定,双面隐绣自然是最好的。

”慕容盛宸不光是私心,而是顾静好担得起。

顾静好知道绣品只是其一,慕容盛宸真正要的,是要自己前去替他医治。

环顾一周,顾静好意有所指的道:“只是劳烦十二皇子帮我寻个安静的地方,我好心无旁骛的专心完成。”

“那就每日去我府中,无人敢打扰你。

”慕容盛宸丢下这句话,不理会顾振兴还在说什么,转身离去。

慕容盛宸虽是十二皇子,但是年过十八,已经迁出宫自己住,因未曾封王,府第暂且没有命名。

没有过多的交流,似乎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样,可将军府彻底的炸开了锅。

顾婉荷正要开口询问,却听顾星莹的声音响起:“顾静好,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双面隐绣?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十二皇子?”因为嫉妒,顾星莹的声音尖锐,刺耳。

“三妹妹慎言,勾搭这两个字,我可担当不起,再说,这隐绣我会,自然是我的本事,没必要告知你。

”顾静好知道就算顾星莹顾婉荷再怎么恨,眼下是万万不敢动自己的。

“就算没有勾搭,你久居后院,很少出门,十二皇子过来就知道将军府有四位小姐,见到你丑陋的样子,不曾诧异。

”顾婉荷不禁有些起疑:“你是不是偷偷出门,见过十二皇子?

顾静好笑着瞥了一眼顾振兴道:“暂且不提有没有见过十二皇子,我好歹是将军府的小姐,出门用得着偷偷的,还是得跟你汇报,得你允许?”

大夫人神色晦暗,脸上还是挂着慈母的微笑:“姑娘家就要有姑娘家的样子,哪能偷溜出去和男子私会,叫人知道,会说将军府没教养的。”

“我看你分明就没将我娘这个当家主母放在眼里。

”顾星莹趁机拿出母亲的头衔来压顾静好。

“真要感谢大夫人这些年的悉心关照,我才有今天。

”顾静好抿嘴笑道。

顾振兴听出顾静好话里有话,柳簌簌死后,这些年自己对她不管不顾,在后院过得很辛苦,只是这都不是自己造成的。

心里不仅没有愧疚,反而每次见到,顾静好越来越神似柳簌簌的脸,都能想起当年的那件事,就算不胜厌烦,又不舍得将顾静好赶出去,顾振兴也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心态。

“好了,少说两句,都听到十二皇子的话了吧,最近都安分些。

”顾振兴言语中带着浓浓的警告。

知道大家都对顾静好不满,可如今顾静好得了十二皇子的赞许,那在她为十二皇子办事期间,就不能出任何问题,至少不能在将军府出问题。

顾婉荷也看清了眼下的形势,心中早有主意。

只是顾星莹依旧不甘心的对着顾静好说道:“一个月,你还是好好的完成十二皇子交代的事情吧,要是中间出了差错,可别连累我们。”

“我会尽力,不让各位失望。

”顾静好看着她们恨的咬牙切齿,却不能拿自己怎么样,心里很痛快。

第8章 尘封的忘事

待回到房间后,张芝华气急败坏,将房间里能砸的都砸碎了,面目狰狞的说道:“千防万防,顾静好这个贱人,脸都毁了还能翻出花来!”

说到这,又指着顾婉荷顾星莹两姐妹的鼻子骂道:“你们两个不中用的,我为你们操碎了心,你们竟然连个丑八怪都比不过,关键时刻一点作用都没有!”

顾婉荷赶紧上前安抚道:“娘,您不要生气,也不知道顾静好那个小贱蹄子用了什么手段,不过,只要她的绣品出了问题,那十二皇子会怎么样呢?”

“对呀,娘亲,现在我们没办法在府中动她,但是她每天往返,途径之路总有地方下手。

”顾星莹已经不止想把她赶出王府了,她现在已经动了杀心。

只要顾静好不在了,那十二皇子自然要再来找人绣,自己不就有机会脸吗?还能趁机多接近十二皇子,想到这里,顾星莹不禁勾起了嘴角,仿佛那天已经到来。

“早就叫你们提防着那个小贱人,我和柳簌簌斗了多年,她心思缜密,她女儿得她悉心教导十年,能差到哪里去?当年若不是用了……”自觉说错话,张芝华赶紧捂住嘴。

转而又说:“总之,你们不能掉以轻心,要做,就彻底些。”

虽然张芝华及时住了口,可还是被窗外,前来打探情况的钱盈雪听见。

见屋里说话的声音停下,钱盈雪这才推门进去:“见过大夫人。”

“你来干什么?我还没找你呢。

”张芝华本就在气头上,这时来个出气筒,正好。

“我来看看二小姐和三小姐。

”气氛不对,钱盈雪小声道。

“哟,二小姐三小姐,在你心中,她顾静好真就是大小姐?哼!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如果不是我,就凭你一个姨娘,能爬到三夫人的位置?”

大夫人越说越气,竟一巴掌向着三夫人打过去:“你女儿居然能得到十二皇子的夸赞,她也配!也是,你是烟花之地出来的,你女儿肯定也学了个大概,一身狐媚。”

三夫人握紧拳头,看着大夫人身边的丫鬟都在捂着嘴笑,眼底的恨意更浓,狼狈的爬起来匆匆告退。

回屋关上门,钱盈雪想起张芝华说的那些话。

又想起当年自己之所以和张芝华走得近,是因为有天外出买胭脂,不小心在茶楼偶遇张芝华和一个粉头白面的小厮同桌。

之后,似乎张芝华就格外热情,虽然之后也见到过两三次,但也只以为是撞到张芝华养小白脸,张芝华怕自己声张,所以忙着笼络。

那时候,大夫人还是柳簌簌,张芝华是二夫人,钱盈雪虽然早于张芝华进府,碍于身份,又无所出,不过只是姨娘。

当时身份低下,人微言轻,也就自当没见到过。

而,大夫人心善貌美,对待整个府中,上至那时还在的老将军夫人,下至不知名的仆人,都是非常亲厚。

张芝华进府后,一直不甘屈居二夫人的位置,又不爽顾振兴对柳簌簌的好,就一直和柳簌簌过不去,斗的厉害。

顾振兴公务繁忙,时不时就要出征,女人们的斗争在他眼里都是小打小闹,无暇理会,柳簌簌性子沉寂,不喜争辩。

不过因为得老夫人欢心,大将军的宠爱还在,所以张芝华一直没能讨到好,即使生下大少爷。

后来在柳簌簌生下小少爷的第三年,戎族开始不安分,屡屡进犯边境上的牧民,顾振兴奉旨去边关镇守,老夫人在顾振兴走的第二年也病倒,局势在这时出现了反转。

府中不知何时传起大夫人柳簌簌行为不检点,与人有私,这样的话,有天竟是被张芝华带人捉奸在床,且又有柳簌簌的贴身丫鬟,慧云的指证,这下算是坐实了柳簌簌偷人的罪名。

府中的风都吹向张芝华。

老夫人本就病重,得知自己看重的柳簌簌,做出此等伤风败俗的事情,一口气没上来,气死了。

于是乎,柳簌簌的罪名又多了一重,张芝华碍于顾振兴对柳簌簌的宠爱,柳簌簌又是大夫人,不能逾越处理,只能暂时命人将柳簌簌禁足。

柳簌簌和顾静好受尽白眼与唾弃,日子一久,柳簌簌忧思过度,身体日渐拖垮,强撑着等将军回来还自己一个公道。

顾振兴带着一身疲惫回来,热茶都没喝上,就听说老母亲被气死,心中悲愤交加,又人证物证俱全,一气之下休了柳簌簌,将其逐出家门。

柳簌簌苦等一年,以为顾振兴会相信自己,查明因果还她清白,哪知将军沉浸在丧母的悲痛里,全然不听解释,被休的第二天,柳簌簌跳崖自尽。

后来就是张芝华得到将军信任,成为了大夫人,将军府的主母。

如今想来事情的疑点甚多,当年柳簌簌未嫁之时,是全锦州出名的才女,琴棋书画,女红女德都是数一数二。

有次顾振兴外外出,恰遇地痞纠缠柳簌簌,英雄救美,两人渐生情愫。

后来柳簌簌家道中落,顾振兴依旧是一腔深情,娶了她。

柳簌簌成为将军府的主母后,操持内外,进退有度,深受大家的喜爱,怎么会做出如此荒唐之事。

在生下顾婷婷后,顾振兴将自己抬为三夫人,依着张芝华的性子,又怎么可能轻易容得下自己。

设想一下,如果是张芝华派人先散播谣言,再叫人使计栽赃,上演一出捉奸的戏码,张芝华和人合计时被自己撞破。

虽然自己不知道两人之间的设计,但是难保张芝华不会做贼心虚,忙着拉拢自己。

“如此想来,那么一切就能说的通了。

”钱盈雪不禁说出了口。

先前要她替顾星莹受过,引得整个将军府的下人都瞧不起自己,连带着瞧不起自己的女儿。

如今更是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只是现今张芝华掌管整个将军府,没法和她斗,但是,这件事如果让顾静好知道……

“娘,你在想什么呢?”顾婷婷推门而入。

“没什么。

”钱盈雪赶紧转移话题,说起了别的。

这件事定不能让顾婷婷知晓,多个人知道,就多分危险。

次日,顾静好如约赶往十二皇子府。

医妃为后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医妃为后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医妃为后全部精彩内容

《《医妃为后》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主角顾静好慕容盛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