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经年洛翡翠小说by金银馒头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顾经年洛翡翠小说by金银馒头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萌宝快递惹火娇妻买一送一

时间:萌宝快递惹火娇妻买一送一作者:金银馒头

萌宝快递惹火娇妻买一送一顾经年洛翡翠小说

萌宝快递惹火娇妻买一送一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五年前,一场意外,洛翡翠睡了顾经年五年后,她携子归来,成了顾经年的情妇搂着她的男人强硬又霸道,“说,孩子的爸爸是谁?”一个可爱的小奶包跳出来,“哪里来的野男人,敢抢我妈咪!”从此她的世界,多了一大一小两个傲娇怪。...

萌宝快递惹火娇妻买一送一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 顾经年的秘密

顾经年的吻一直都很霸道,吻够了才舔舔唇放过她。

洛翡翠缓了好久,总觉得今天的顾经年不太一样,好像迫不及待想确定什么。

她不着急,等着顾经年开口。

顾经年倒了红酒给她,慵懒的靠在桌上,淡淡说,“经纪人把你的合约拿过来,快到期了。”

洛翡翠傻乎乎的笑,她懂顾经年的意思,也恍然明白过来他着急找她什么意思。

“所以呢?”

顾氏国际这几年确实给了她不少资源,但她也绝对不是花瓶,不管什么样的角色,她都会花费很大心血研究,就算是最危险的镜头,她也坚持亲自上阵。好几次,因为太过投入角色,她差点从角色里出不来,还是看了好久的心理医生。

她敢问心无愧的说,她的努力绝对配得上顾经年给她的资源。

也因此,从起初很多人骂她花瓶,到后来越来越多的人认可她的演技,就算是人情配角,她也不止一次碾压了主角,就连最严苛的导演都惊艳。

她以为,这些年的付出应该是有结果的,可是,她从来没有拿过大奖。

虽然,早就读懂了这个圈子的薄凉,可她还是会因为那些不公而难过。而且,她不明白,顾经年给了她最好的资源,却为什么从来不帮她运营奖项。

她不是抱怨,也没有资格抱怨,没有顾经年就没有如今的她,说不定,她还抱着孩子在哪个角落躲债,说不定,早产的儿子因为没钱看病而……

她相信,顾经年有他的考量,她只需要接受。

只是,眼前有了岔路,合约到期,意味着她可以离开顾经年,走还是留,连她自己都在犹豫。

“你会走吗?”顾经年开门见山,又恢复了一贯的慵懒,不在乎的样子好像刚刚的急切都是洛翡翠的错觉。

会走吗?

洛翡翠不止一次这么问自己,好像无解。

全世界都觉得她爱惨了顾经年,为顾经年肝脑涂地是她该做的。她爱顾经年吗?跟她要不要走一样无解。

爱又如何,她从来不是他对的人;不爱又如何,跟了他五年,好像有些东西早就融入血脉,深入骨髓了。

端起酒杯,抬眸,她狠狠灌了下去,放下酒杯的瞬间,眼底深藏锋芒。

顾经年眯起了危险的眼睛,他很清楚,顾氏国际少了谁都行,就是不能少了洛翡翠,这几年,所有艺人的收入加起来都没有一个洛翡翠挣得多。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不是洛翡翠,顾氏国际旗下的娱乐产业早就宣告破产了。她是顾氏国际娱乐产业的摇钱树,无可撼动。

那他为什么不帮她运行大奖?

自私……与爱有关。

仙女退了羽衣,天使折了翅膀,只能留在心爱的人身边。

就算洛翡翠的爱情很多年前丢在某个混蛋身上了,就算她待在他身边像个傀儡,只有冰冷的身体,再无其他心思,那他也要强行留下。

可最后,他还是输了。

五年,心累了,哪怕他再权势滔天,哪怕他再对她掏心掏肺,她也不肯给他想要的那些。

所以,他选择了分手。

可笑的是,分手的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就这么放过洛翡翠,却让他夜夜无眠,疼了心肝脾胃肺,丢了灵魂,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让她走,绝无可能。

就在顾经年想要威胁她的时候,洛翡翠却突然笑了,甜甜美美的,“宝宝,你刚刚有没有被我的演技骗到?”

顾经年漂亮的桃花眸闪过几许错愕。

洛翡翠干净一笑:“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我怎么忍心抛下你呢。我当然会续约,不过,三七分,我要七。”

顾经年如释重负:“成交。”

洛翡翠笑的乖巧又可爱,只是没人看得见她荒凉的心。

为什么要把功利演绎的淋漓尽致?蒙上灰尘的感情,让她怎么坚持下去?

她以为,就算他们不是恋人了,也应该算是友好的合作关系,但刚刚那一吻,却突然让她恶心了。

从顾经年办公室出来,洛翡翠就被堵在了顾氏国际楼下,一瓶水扑面而来,经过的人都看呆了。

慕安安看着她,好像她有多罪孽深重,又有多罄竹难书似的。

“因为男人,优雅尽失,是蠢女人才会做的事。”洛翡翠并不生气,极其缓慢的擦擦脸,嘲讽的对慕安安说。

顾经年的新欢,也不过如此。

她宛如高傲的孔雀,转身就走。

慕安安已经忍了好久,眼见着洛翡翠教训自己,更是气恼,伸手抓住她的胳膊,“洛翡翠,你很得意?”

得意?

洛翡翠打量慕安安,严格来说,慕安安真的是个很绝色的女人,一系嫩绿色抹胸纱裙把她的皮肤衬托的白皙无暇,黄金分割的身材玲珑有致,一双腿纤细笔直,这身材,绝对算得上完美了。

巴掌大的小脸点缀着精致绝美的五官,气势空灵干净,如果不是眼前这张嫉妒扭曲的表情,真真像极了无邪的精灵,澄澈动人。

单论外貌,顾经年的眼光是好的,这张脸,还有她的努力,注定了她会登上娱乐圈巅峰。

让这种女人嫉妒,得意,有点吧。

她笑笑,正准备说话,顾经年已经一脸阴沉出现在顾氏国际门口了,气场强大到让人想忽视都难。

啧,人家小姑娘撑腰的来了。

挥挥手,她抬脚走了。

慕安安看见顾经年,先是愣了下,然后讨好的过去挽住顾经年的胳膊开始道歉,“总裁,对不起,人家只是太紧张你了。洛翡翠进去那么久,我以为……”

顾经年的心情糟糕透了,不管洛翡翠好也罢,坏也罢,都是他顾经年的人,慕安安算什么东西,够格欺负他的女人?

碍于人多,顾经年一言不发进了办公室。

慕安安追过来,伸手抱他,顾经年的火气飙升到了极点,大手一挥,慕安安摔在了地上,她不敢起来,跪在地上往顾经年腿边爬。

很美,犹如纯洁无暇的仙子跪在男人面前,无端生出一种变态的美。

顾经年很厌恶,打心底厌恶。

“慕安安,最近这段时间我太惯着你了是吗?”顾经年浑身充斥着一股骇人的劣气,对于欺负了洛翡翠的人,他向来懒得控制脾气。

何况,她居然敢朝洛翡翠泼水。

他的逆鳞,绝不允许任何人践踏!

第五章 五年,魂牵梦绕的男人

“总裁,”慕安安抓着顾经年的裤腿,想说什么,可是再度被顾经年一脚踹开了,冷声道,“记住你的身份!我只是和你炒绯闻,并不代表会跟你假戏真做,发生点什么!至于洛翡翠,你更没有资格动她!”

慕安安脸色惨白,像是承受不住顾经年带给她的伤害,她盈盈哭出来,纯美的眼泪顺着小巧的脸庞滑落,梨花带雨,好不凄美。

顾经年突然就心软了,不是心软慕安安,而是想起了当年求他要她的女孩儿,一样十八岁,一样清澈的眼睛凄凉希冀的看他。

曾经,那女孩儿也是这样无助,曾经,他以为他能触碰到她最软的地方……

眼神渐渐变得迷离,顾经年呢喃,“如果你够优秀,五年之后,我娶你。”

顾经年的话犹如重磅炸弹,彻底惊呆了慕安安,眼泪停止了,她不可置信又满脸惊喜,“真的?”

顾经年应声,再有五年,他就三十二岁了,如果新娘不是洛翡翠,是谁,又有什么重要?

慕安安,亦或者其他人,对他来说,都没有太大区别。

“总裁。”慕安安声音里充满了眷恋,像只温顺的宠物蹭着主人的腿,满满的眷恋。

顾经年笑着,面若桃花,可声音却冷的渗人,“所以,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我知道,总裁。”慕安安马上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

五年,只要在这五年里她奋发努力,总裁就一定会娶她,她会成为站在总裁身边的女人,享受万丈光芒。

慕安安想想就觉得好幸福,金钱,权势,还有全天下最完美的男人,顾经年一定会超爱她的,她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慕安安的小宇宙熊熊燃烧,她一定会不遗余力超越洛翡翠,成为娱乐圈最闪耀的那颗星。

……

洛翡翠从顾经年办公室出来,惆怅无比,突然就想喝一杯。至于经纪人的那些交代,统统抛到了脑后。

酒吧里,她正准备找座位,蓦地,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坐在吧台上,刹那间,洛翡翠惊呆了。

苏亦朗!!!

那个她迷恋了整个高中的男人,那个死了五年,夜夜出现在她梦里,让她无法忘却的男人。

苏亦朗,她的初恋,她的执念,她的罪孽。

洛翡翠几乎是冲过去的,恍若丢了心神,宛如梦呓,“苏亦朗……”

她双眼通红,整个人都在轻颤。

男人回头,墨色的头发,墨色的眼睛,淡漠而又清冷的看她。

一模一样的脸,一模一样的气质,就连生气时候对她的冷酷都一模一样。

然而,男人却不认识她,“小姐?”

“我不是小姐,我是洛翡翠,洛翡翠啊。”她抓着他的衣袖,眸子里写满了笃定,他就是苏亦朗,不要以为不笑了她就不认识他了。

“你不是出车祸了,怎么会在这里?”她眼眶红红的,眼泪开始啪嗒啪嗒的掉,用力拽他,慌乱无措的呢喃,“你骗我,你骗我的是不是?你没死,你真的没死……”

她不会认错人的,就算她自己都有几个长相相似的替身,可她绝对不会认错苏亦朗。

但他死了呀,她亲眼看见他盖上了白布,亲眼看见他下葬……

也许真的认错了,她不该沉迷在过去的记忆里,死了就是死了,不可能复活。

也许,只是长得相似。

她已经很努力说服自己了,可心里却还是有个念头在疯狂滋长——

他就是苏亦朗!!!

洛翡翠想起了以前的事情,眼泪掉的更凶了:“对不起,我认错人了,你长得跟我初恋男友很像。”

男人点头,表示了然,看了看时间,好像要走。

洛翡翠抓住他的衣袖,她不管,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太像苏亦朗,她甚至觉得他就是,她想跟他多呆一会儿。

整整五年,他的身影就像是一根根细细密密的丝线,一圈一圈缠在她心头,疼,而且窒息。

她仰着精致的小脸问:“我能请你喝杯酒吗?”

清澈又绝望的眼神,男人想拒绝,可她抓得紧紧的,处于绅士,只好答应了。

洛翡翠收拾好情绪,在他身边坐下,要了两杯烈酒,没有一点犹豫,仰头,一饮而尽。

男人有点惊讶,但没说什么。

放下杯子,洛翡翠又要了一杯,咕噜咕噜再次喝完了,酒的后劲很大,她胆子也跟着大起来,噼里啪啦开始说话。

“我知道,你就是苏亦朗,你骗不了我的……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无理取闹跟你分手,害你出了车祸。我害了你,把你害死了……你冷冰冰的躺在停尸间,再没了痛苦,可留给我的却是无止境的难受。”

“整整五年,我没有一天能忘记那天的车祸,还有满天血迹。我总想着,是我害死了你,如果不是我说分手,你也不会闯红灯追我,更不会出车祸。”

“苏亦朗,我不是故意的,跟你分手,我比你还痛苦,可是我爸爸欠了好多钱,你妈妈找我,只要我跟你分手,她就会帮我爸爸还账。我只有爸爸一个亲人了,如果还不了钱,他会被高利贷打死,我没办法放着他不管啊。”

洛翡翠哭红了眼眶,哽咽到说不出话。

好半天,她才擦擦眼泪,抓着男人的手说,“苏亦朗,你能不能不要恨我,能不能晚上也别来缠着我了,我不想爱你了,整整五年,什么都过去了,什么都没有了,我想去找自己的新生活了。”

苏亦朗,我已经累了,不想再被回忆困住了。

苏亦朗,哪怕你是炸死,我也不在乎了,我累了,连恨的力气都没有了。

苏亦朗,你活着就好,我们放过彼此好不好?

洛翡翠哭的撕心裂肺,男人却不给面子的看着她,淡淡的,冷冷的,完全不解风情。

得不到回应,洛翡翠哭的更崩溃了,“苏亦朗,你说话啊,你说句话能死啊!”

男人又看了看表情:“我赶时间。”

说完,走了。

洛翡翠哭的妆都花了,一个人趴在吧台上一边哭一边拿纸巾擦鼻子,他根本就是说谎,明明就是苏亦朗,却还装的不认识她。

他怎么可以这么混蛋?

第六章 贞子般的怨念

洛翡翠又要了一杯酒,起身,结账,就这样明目张胆离开了。

明天大概会曝光吧,可是,曝光又如何?只要不曝光她的儿子,其他还有什么在乎的?

擦干眼泪,洛翡翠又开始纠结了,明天的照片肯定拍的很丑,如果被顾经年看见了,一定会嘲笑她。

她的手不经意间摸到了怀里收据,那是她买给顾经年的生日礼物。虽然早就察觉到那男人想要分手了,可她以为最起码会等到他的生日过后,就连礼物,她都选好了。

大概是真的腻了,她的礼物还没有送出去,他就已经有了新欢。

拿出那张价值百万的收据,她自嘲的笑笑。

然而,即便是这样,洛翡翠还是决定给顾经年过最后一个生日,前提是他有时间。

她去买了最新鲜的蔬菜和海鲜,又让教练来家里教她最魅惑的舞姿,然后是选红酒和甜点,最后买了蛋糕,回家亲自下厨。

七点的时候,洛翡翠准备好了一切,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然后给顾经年打电话。

两天前,他答应的,应该不会爽约。

可是,顾经年的电话没接,洛翡翠想,应该是在路上了。

她迅速去洗澡,穿着为了给顾经年过生日特意准备的性感旗袍,还有非常诱惑的内衣。

顾经年不喜欢化妆品,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是素颜,还好她是美女,天生底子好,最近保养得又够到位,完完全全的出水芙蓉。

洛翡翠坐在桌前等着,从七点等到八点,然后是九点,顾经年依旧没来。

她琢磨着是忘了,还是有事脱不开身?

总不会是……出事了吧?!

洛翡翠心里一惊,马上拿手机又给顾经年打电话。然而,在她滑开屏幕的瞬间,整个人愣住了,身体透彻的凉。

她洗澡的时候,顾经年给她发过短信,简单明了——

我们分手了。

所以,他不会来了?

所以,他这是提醒她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眼睛酸酸胀胀的,疼的厉害。

她的手也在抖,几乎拿不稳手机,怎么会这样?前几天他们还好好的,就在两天前,他还高高兴兴的答应要跟她一起过生日,不过眨个眼的时间,他就反悔了。

也许,也许是他的恶作剧,亦或者是别人拿了他的手机故意气她。

洛翡翠不甘心,又把电话拨了出去。

这次,顾经年接了,背景很嘈杂,好像是宴会。

洛翡翠听见了里面无数的欢声笑语,还有无数的人在祝福顾经年。

她彻底死心了,尤其听见顾经年情绪不错的声音,“什么事?”

他没有解释短信的事情,连她的名字都没有呢喃的叫一声。洛翡翠知道,他们之间彻底完蛋了,除了工作,再没有其他关系。

心脏仿佛淬了毒,那毒性以极其缓慢地速度渗透到她的神经,然后传递到大脑,可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幻成一根尖锐的针,狠狠刺进了她的身体,疼的撕心裂肺。

眼泪无声滚落,可她依旧笑着开口,“顾经年,生日快乐。”

“嗯。”淡淡的,很好听,仿佛她痴爱的大提琴的声音,带着沉沉的韵味,即便是在嘈杂的环境里,依旧那么动人。

她说:“短信,我看见了。”

他们分手是很早之前的事情,她不懂,为什么还要说出来,好像在期盼他能说点什么,或者挽回点什么。

虽然知道是奢望,可洛翡翠还是屏住了呼吸,静静等待。

一如她所想,真的只是奢望。

顾经年沉默着,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然后,洛翡翠就从电话里听见了一道女人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带着娇滴滴的媚。

“谁的电话?”

她忘了,顾经年身边早就有了另一个女人。

她哈哈一笑:“那我不打扰你了,你和你的真爱一起过吧。顾经年,生日快乐,要……幸福啊。”

说完,她迅速挂了电话,生怕手机那头的男人会听出她哽咽的声音。

顾经年,你赢了,用五年征服了我的心,然后绝情走掉,我却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

洛翡翠哭着刷微博,看这些年她跟顾经年走过的点点滴滴,看着他从稚嫩傲娇的年纪到如今稳重成熟,却也残酷无情。

再然后,她看到了慕安安的主页,全都是她和顾经年的亲昵照,还有他们生日宴会现场的幸福照片。

自虐似的,她又跑到顾经年的微博下面,他唯一关注的对象成了慕安安,而过去那些关于她的微博,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清空了。

再搜索,一片空白。

洛翡翠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拿着红酒杯开喝,枉费她辛辛苦苦做了一桌子美食,是顾经年那个混蛋没福气,她一点都不要给他留。

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畜生,在一起的时候甜言蜜语,海誓山盟,转个头就乌龟王八,翻脸无情,呜呜呜。

凌晨两点多,洛翡翠已经醉的东倒西歪了,拿着手机开始回复顾经年的短信。

“老娘天下第一美,你真舍得为了那个黑乌鸦跟我分手吗?”

在一起五年,洛翡翠从来没有失控过。收到这条短信,顾经年倒是愣了下,算是他无聊生日里唯一的欢乐,下意识,他想要跟她调侃几句,可是想到他们分手了,不能总惯着她,让她不知好歹。

他又把手机默默放在口袋里,继续他厌恶的酒会。

没有等到顾经年的短信,洛翡翠义愤填膺。

“你说啊!老娘哪里不美了?分明就是你心里变态,审美扭曲,才会去喜欢一个黑黢黢的臭乌鸦。”

“顾经年,你这个始乱终弃的王八蛋,你就是个人渣,我祝你这辈子都不举!”

“分手有什么了不起?有本事你代表月亮消灭我啊?你这个怂包又JJ短小的家伙,鄙视你。”

洛翡翠噼里啪啦发了一堆恶毒又任性的话,完全忘了她还得靠着金主大人吃饭。

顾经年从哭笑不得到最后完全黑了脸,小东西,原来对自己怨念这么深啊。Emmmm,措辞猥琐,极尽凶残,该怎么惩罚她才好呢?

顾经年摇晃着腹黑的大尾巴,心情愉悦的应酬。

呀,为什么会这么开心呢?

洛翡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居然是睡在地板上的,头疼的要爆炸了。

她踉踉跄跄爬起来,总觉得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不管了,先洗澡。

擦!

在她裹着浴巾出来,习惯性拿出手机的刹那间,整个人吓得魂飞魄散了。

第七章 小三VS前女友

不仅仅是她昨晚对顾经年惨绝人寰的诅咒,竟然还有顾经年最后一条阴测测笑脸——

洛翡翠,你死定了!

洛翡翠脸都绿了,她平时在顾经年面前乖巧的跟哈巴狗似的,这下好了,彻底得罪了自己的长期饭票。

她抓耳挠腮,撞墙的想着,要不坦白从宽,负荆请罪?

可顾经年那人,小心眼又爱记仇,睚眦必报,无耻没节操,“自首”会不会死的更惨?

洛翡翠惊悚的戳着手机,小心翼翼发了个短信:要不,我再牺牲下色相?

她阿Q的想着,顾经年应该没辣么渣,脚踩两只船,红杏出墙的事情,有一绝对不会有二,他肯定会拒绝,绝对会拒绝。

滴滴。

顾经年回复的速度吓她一跳:成交,今晚我的办公室见。

洛翡翠吐血,T-M-D,见过渣的就没有见过这么渣的。

没多久,经纪人打电话过来,提醒她下午记得去试镜,说那个剧本不错,绝对会大火。

洛翡翠在这个圈子里五年,眼光独到是公认的,但凡她主演的角色,没有一个不火的。她的鉴赏力是毋庸置疑的,而更重要的是,她有一个眼光毒辣的经纪人,钟莉。

从她第一部电视到如今,都是钟莉一路扶植她走过来的,可以说,两个人不仅仅是合作关系,更是亲如姐妹。

洛翡翠没有犹豫,决定去试戏。

只是,让洛翡翠没有没想到的是,试戏的过程中,坐在最中间的那个男人,居然是她上次见到的那个像极了苏亦朗的男人。

她震惊看着他,以至于忘了来这里的目的。

导演和制片人皱眉:“洛小姐,请介绍下你自己,然后开始你的表演。”

洛翡翠回过神来,开始认真表演。

不过,看得出来,因为第一印象不是很好,导演和制片人对她不是很满意。

她清楚,这部电影怕是泡汤了,但她不着急,反而直直看向坐在最中间的男人,眼神清澈的问,“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那长相,那气质,明明就是苏亦朗啊。

不管了,哪怕是配角,她都要进入这个剧组,好搞清楚眼前这个男人的真实身份,还有六年前那件事情的真相。

从里面出来,洛翡翠像是彻底点燃火焰的小宇宙,昨天那些小事统统不在话下,她早就……早就……

顾经年!!!

看见顾经年,洛翡翠有些怂,却又有些鄙视,昨晚还醉生梦死的花天酒地,今天就人模狗样的来陪新欢试镜,不累啊?

没错,洛翡翠嫉妒了。

整整五年,顾经年从来没有这么体贴过她,她唯一一次被他送入剧组还是她第一次拍戏的时候,只是因为那晚他要的太厉害,她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不得已,他只能送她。

慢慢回忆过去,她以为顾经年对自己已经算很好了,可是跟慕安安一对比,她瞬间被秒成渣。

心里酸酸的,难受的厉害。

可到底是洛翡翠,依旧撑着漂亮的笑容走过去,若无其事的寒暄,“顾总,陪小三试镜啊?”

顾经年对上她精致优雅,丝毫没有嫉妒的笑容,心里骤然一缩,像是被谁狠狠给了一拳,窒息的难受。

果然,不在乎的吗?

他下意识握住慕安安的手,好像这样就能证明,在这段关系里是他甩了洛翡翠,他才是彻彻底底的赢家。

洛翡翠看见他们交握的手,眼底闪过一抹自嘲,不明白心里还在期待什么。

低头,眼眶也变得酸酸的。

顾经年没有察觉到她的心思,清韵的桃花眸越发冰冷了,却依旧风轻云淡的跟她寒暄,“你也来试镜?”

洛翡翠点头,看一眼那个被她暗搓搓视为“乌鸦”的慕安安,“祝你成功。”

慕安安恨死了她刚刚一句“小三”,逮到了羞辱她的机会,于是挽住顾经年的胳膊,娇滴滴的说,“你也是,前女友。”

洛翡翠一噎,黑乌鸦!

“我还有通告,先走了,再见。”她犹如骄傲的孔雀,挺直了腰背,从顾经年身边擦过去。不是打不过慕安安,只是她现在没有那个心思。爱情这种东西太可怕,也太恐怖,如果可以,她这辈子都不想再沾惹了。

嘶——

手腕传来一阵疼痛,她转头,正对上顾经年那张妖冶性感的脸。

“你!”

她还没有说话,顾经年就在她唇边呢喃,“我反悔了,不如去洗手间。”

洛翡翠直接黑了脸,差点拿脚上的高跟鞋朝顾经年头上拍过去。

去你丫的,死变态!

可她不敢,因为她看见顾经年眼底森冷的威胁,还有他看似风轻云淡,却透着狠厉的眸光。

她能怎么样?当然是答应啊。

双肩搂住顾经年的脖颈,她的眼神透过肩膀,直直看向不远处一脸极度狰狞的慕安安身上,然后娇艳绝伦的笑,“那小三……”

她的唇落在顾经年耳垂上,十足十的挑逗。

顾经年转头:“我联系好了,你进去吧。”

慕安安恨得咬牙,眼底尽是浮浮沉沉的恨,总有一天,她会彻底毁了洛翡翠,这个贱人!

慕安安走了, 洛翡翠马上从顾经年怀里推出来,呵呵笑着,“顾总,我年老色衰,毫无新意,说真的,怕倒了您的胃口。小三不错啊,身轻体软易推倒,想必在床上也能玩出新花样,不如让您的子子孙孙去试试,搞不好还能来个一见钟情。”

瞧瞧,她是不是够善解人意,是不是够德智体美样样兼备?

“洛小姐,你没有听过一句话吗?”

“玉女用来结婚生子,呵护疼爱;至于你……呵呵。”顾经年在她耳边说道,“你懂的。”

洛翡翠心里一扎,堆砌的比城墙还要厚的心理防线,好像在瞬间崩塌了。

以摧枯拉朽之势,输的溃不成军。

整整五年,原来在顾经年眼里,她不过只是个发泄的对象,低贱到不配得到男人的呵护。

她笑着,感受他的粗鲁,出口的话却狠的伤人,“顾经年,还不腻吗?可我,已经腻了。”

瞬间,顾经年脸色骤沉。

第八章 你不觉得脏吗

“腻了还能这么热情,亲爱的,你这身子不是贱是什么?”

洛翡翠扣着顾经年身体的力道很重,咬牙抗拒他的亲近,“那还不是得靠顾总赏口饭吃,不给顾总捧场,哪天恼羞成怒,奴家不得喝西北风了。”

“是吗?”顾经年淡淡应了一声,从她身上推开,表情疏离。

这一步,便是万丈深渊。

洛翡翠知道自己伤害了他,这五年他对自己真的挺好的,给她足够的资源,护她周全,在这个圈子里,如果不是顾经年,她怕是早被人吃的骨头渣都不剩了。

就连在床上,他也从来没有粗鲁过,就算起初因为那件事情她性冷感,他也没有半点厌恶,反而耐心的引导她,把她带入一个神秘世界,让她感受做女人的甜蜜。

她不懂,五年鲜少吵架的两人,为什么如今会变成这样?

她说:“顾经年,你找到了你的真爱,而我好像也拾回了我的回忆。我们在一起五年,谢谢你给了我最美好的岁月,你不仅仅是我的老板,也是我的恩人,所以,就这样吧。”

她略带伤感的说完,眼底闪过一抹掺杂着类似遗憾的岁月静好的平和。

如果可以,她当然希望跟顾经年走下去,哪个女人没有渴望过“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浪漫,可她不能,也没有资格。

很多年前,她就已经失去了幸福的资格。

“可你,欠我的。”直白露骨,他拿出短信晃了晃。

洛翡翠彻底被打闷了,她好不容易堆砌起来的那些华丽文艺范,一下就被顾经年狠狠戳破了,什么美好憧憬,什么烟花烂漫,都抵不过顾经年一句任性的“我想和你上床”。

洛翡翠浑身每个细胞都早奔腾着无数草泥马,恨不能一口盐汽水喷死眼前这个贱人。

都特么分手多久了,他还想吃就吃,想要就要,真特么把她当那种女人了?

淡定,淡定。

洛翡翠努力扑灭自己体内的熊熊怒火,极其端庄的笑着,“顾总,你已经有下一任了,没听见吗?我刚刚被称为前任。”

“所以啊,你是小二,她是小三。”顾经年微笑,真挚的眸子就像是幼儿园纯洁的小朋友。

小二?他怎么不说她是黑心店家!!!

洛翡翠抓狂了,崩溃了,完全被顾经年的脑电波打败了。

“我拒绝。”她愤而转身。

顾经年却把她拽到怀里:“拒绝可以,先把欠我的还了。”

欠他的……

洛翡翠恨不能给自己两个嘴巴,挖了坑,看吧,把自己埋了。

答应吧,显得她没节操;

不答应吧,想起她巨大怨念发给他的那些恶毒短信,以顾经年的小心眼,就算今天她跑了,以后他也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洛翡翠决定采用拖延战术,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脑子迅速运转,怎么办,怎么办?

顾经年看她表面笑嘻嘻,心里MMP的无赖样子,居然觉得特别萌,让他有种恨不能咬一口的冲动。

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在洛翡翠白嫩的小脸上留下两排浅浅的牙印。

洛翡翠无语。

算了,迟早也是还,早还早了结。

她抱着必死的决心,在这男人浮光潋滟的期待下,跟他毫无节操的走进了洗手间。

很享受,很激情,却又有种桃花飘零,随风飞扬的凄凉感。

不知道顾经年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画风突转,旋律成了黑暗,堕落,华丽的曲调。

洛翡翠承受着,脑子里闪过无数画面,心酸的,甜蜜的,痛苦的,美好的,这一刻都变得迷离了。

她问顾经年:“你不觉得脏吗?”

顾经年的脸色瞬间黑色跟墨汁似的,额头上青筋暴涌,“你嫌我脏?可你不照样被我睡了五年?你觉得我脏,自己又能多干净?”

他心痛,他让她比他更痛。

洛翡翠笑了,笑的妖娆,“是啊,既然脏都脏了,那不如再脏一点。”

她配合他,疯了似的满足他一切需求。

刚刚,她想说的是,被她这样一个曾经不知道被谁侵犯过的女人玷污五年,他不觉得脏吗?

也许,他永远不会知道,她在他面前有多自卑。

顾经年愣了下,很快又疯狂起来,耳边尽是洛翡翠嘤嘤哼哼的声音,还有恍若猫咪的呢喃,他被狠狠刺激了,尽情掠夺,纵横驰聘。

四十分钟以后,洛翡翠的衣服皱了,整个人软软的靠在门板上。

顾经年已经整理好了,微笑着看她,然后他的手机响了,里面传出慕安安娇滴滴的声音,“你在哪儿呢?”

顾经年眉梢染着几率魅色,绚若桃花,转身,离开了。

洛翡翠盯着他优雅决绝的背影,看一眼自己扯破的衣服,原本火热的身体一下子就凉了。

这才是真正的顾经年,冷酷,绝情,毫无人性。至于那些所谓的千般清韵,温文尔雅,全都特么是假象!!!

咔嚓咔嚓。

突然,一道拍照的声音传来,洛翡翠大惊。

男人拿手机给她看看:“很美。”

洛翡翠脸色已经吓得惨白:“你干什么?把照片删了。”

男人收回手机,细细的看,“还别说,洛小姐H的样子真的迷死人了。”

他滚烫的手伸过来,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他。

男人的眸子很冷,看的洛翡翠浑身都在发颤,也更加确定就是苏亦朗本人。

那种认知狠狠冲击着她的心,她的记忆,过去那些少女情怀,那些甜蜜的初恋般的感觉一股脑扑来,她有些承受不住。还有后来那场车祸,那些噩梦,六年时间,他们没有见过,却纠纠缠缠到了今天。

只是,曾经她把他当成生命里救赎的阳光,就算这世界再怎么肮脏,可她记忆里那个男人却是干净的,明媚的,是爱她的。如果他死了,她觉得自己会抱着这种信仰过一辈子。

然而,他回来了,却用这种近乎羞辱的方式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好像毁了她记忆里最美的东西。

他说:“洛翡翠,我回来了。”

他说:“我现在很有钱,有很多很多钱,所以……我包养你吧。”

不是回到他身边,而是清清楚楚的“包养”。

他的唇落在她唇上,有些痒,细细密密的,然后成了深吻。再然后,他推开了她,眼底明明白白写满了恶心。

“洛翡翠,虽然你是个被人用烂的二手货,但谁让你也是我的人生中唯一的遗憾。我包养你,给你一切资源,离开顾经年。”

萌宝快递惹火娇妻买一送一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萌宝快递惹火娇妻买一送一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萌宝快递惹火娇妻买一送一全部精彩内容

《顾经年洛翡翠小说by金银馒头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