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月泽白芷爱在荼蘼花尽时完结版在线阅读

秦月泽白芷爱在荼蘼花尽时完结版在线阅读

爱在荼蘼花尽时

时间:爱在荼蘼花尽时作者:安安同学

爱在荼蘼花尽时秦月泽白芷小说

秦月泽白芷爱在荼蘼花尽时完结版在线阅读,《爱在荼蘼花尽时》小说免费阅读 秦月泽白芷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这里有作者安安同学执笔的都市言情小说爱在荼蘼花尽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最新章节目录解读。爱在荼蘼花尽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我原本做着养尊处优的秦太太,有一个可爱的儿子,还怀上了二胎。不料变故突至,秦月泽忽然变心,把我从天堂狠狠推进无底地狱。他伤害了我,害死我父亲、扼杀了我的孩子……我恨不能将他挫骨扬灰,然而当我费尽千辛万苦,亲手将他送上地狱之路,却发现他身份特殊,他所做的一切,竟然都只是为了保护我,而...

爱在荼蘼花尽时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九章 宴会开撕

然万事俱备,还欠东风。

我还缺个男伴。

原本就被秦月泽他们打落十八层地狱的我,这样孤零零一个人走进去,被一众趋炎附势的人冷落,只会更凄凉更尴尬。

我在酒店楼下呆了半小时后,始终没有物色到合适的人,正准备失望离去时,有人轻敲我的车窗玻璃。

我转头看窗外,外面站着一个男人,太阳帽的帽檐拉得很低,还戴着墨镜,看不清楚面容。

他朝我晃了晃手里的东西,我看着是一张碟片,心里暗骂,老娘又不是男人,没看小片的兴趣!

我懒得理睬他,那人却契而不舍地敲窗户。

我不得不把窗户放下来,正要喝斥他,他抢先说话了:“秦太太,我给你一个好东西。”

“对不起,我已不是秦太太。”我盯着他,先更正他的称呼。

他把碟片丢在我身上,神秘一笑,说道:“拿这个进去,可以彻底毁了霍清羽的人设。”

“这是什么?”我对碟片感兴趣了。

他打了个响指,手插在裤兜里,吊儿郎当地走了。

“喂!你是谁!为什么给我这个!”

在这孤苦无依的世界,忽然出来一个友军,我不想错过,赶紧下车追。奈何鱼尾裙高跟鞋十分不便,我走了十几米,那人已打了车,一会便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这是个什么人呢?我猜不到,但我肯定,他一定是厌恶秦月泽和霍清羽的!也或许在这一场杀人不见血的商场争斗中,他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那只黄雀。

我拿着碟片回到车里,先在车里播放。

霍清羽作为当红影星,一直乐此不彼地做人设,什么慈善天使,什么小动物保护协会,尤其是在保护小动物这一块,她做的宣传最多,也因此圈粉无数。

碟片的影像播放,竟然是霍清羽在残忍地虐猫!

画面我不想过多描叙,免得令人不适,但我只看了一段,便恶心的想要呕吐了!

“这个虚伪的娘们!”我咬牙,取出碟片放进包包里,从车上下来。

我有了这个东西,已无需再等什么男伴,我一个人便可以手撕一把这对渣男贱女了。

订婚宴进展得如火如荼,霍清羽正利用这次大好机会,大力为自己做着宣传。大厅的屏幕上,滚动播放着她和小动物们的亲昵合影,还有她救助流浪狗流浪猫的一些事迹。

她甚至拿出募捐箱,当场发起募捐。

秦月泽拿着话筒,亲自为她站台。他目光温柔,略带痴迷地望着霍清羽,深情款款说:“我很感谢,在我感情最低谷的时候遇着思羽,是她用她的温柔和善良,抚平我内心的创伤。”

我缓缓走到他们面前,脸上带着浓浓的嘲笑。

人群开始窃窃私语,各种鄙夷的、嘲讽的、幸灾乐祸的目光落在我身上。

秦月泽的目光望向我,他微皱眉头,不满地盯着我。

霍清羽也看到我了,她本来绷紧了脸,看上去想生气,但随之又变了脸,笑容满面朝我走来。

“白小姐,如果你来祝福我们,那我们欢迎,酒水糕点请随意,如果你来踢场子,那么对不起,请你给自己留些颜面!”

我淡淡地笑,淡淡地说:“我来祝福你们。”

我早已经把碟片交到了音响师的手里,那小女孩是一个真正的小动物爱心人士,她只看了一眼碟片便气得发抖了,连报酬都没要,直接答应我,马上帮我播放碟片。

大厅里舒缓动听的音乐忽然被一声声凄厉的猫叫打断,所有的人讶异地望向大屏幕。

霍清羽当即脸色惨白,她失声尖叫:“谁!谁在放这个!给我停!给我停下!”

更惨更令人气愤的画面出现了,在场的娱记怎么可以放掉这么大的瓜,大家的镜头争先恐后对着大屏幕,一时间镁光闪烁,整个大厅一片混乱。

霍清羽完全慌了神,抓着秦月泽喊:“月泽,你快去,快去让后台关了!”

秦月泽大步走了,霍清羽慌慌张张跟着他跑。秦月泽这么行事狠戾的人,却在五分钟之后,才让大厅的大荧幕关闭。

我心里暗笑,一定是那个小妹妹太倔强,初生牛犊不怕虎,对秦月泽的强势根本置之不理,而霍清羽伪善的面具刚被撕掉,无数媒体的记者正在追踪着她,她更不敢嚣张造次。

这两个人还是一起出来了,霍清羽拿着话筒结结巴巴的解释:“对不起!请大家不要相信这个视频,当时我遇到一些困境,我心情很不好……所以……所以做了一些过激的行为……但我平时真的不是这样,我很爱小猫小狗,我一直在帮助它们……”

她为了博取观众的同情,一边说一边还眼泪汪汪了。

我冷冷笑着,看着她发挥演技,然后走到秦月泽面前,讥诮地说:“秦先生,我真的很想再听一次,您对善良温柔的夏小姐的深情表白。”

秦月泽脸色黑沉,冷冷说:“闹够了就算了!”

“呵呵!”我清冷一笑,挺直脊背转身,不疾不缓地往大厅外走。

有记者追着我问,我们的离婚是不是另有隐情,今天的视频是不是我爆的料。

“无可奉告。”我淡淡一笑,挤开人群,快步离去。

回到车里,我长吐一口气。这一段日子来,我算是出了第一口恶气。这个瓜抛出来,霍清羽的前程,将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她崩塌的人设,怕是再也难立起来了。

李彬的电话打过来,我点开接听。

“白芷,我看到新闻了!我看现场直播的视频了!”

“嗯,劲爆吗?”

“劲爆,但是,你想过后果吗?你不怕霍清羽报复你?”

“不怕,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还怕报复?”

“好吧,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你先回家,我下班后过来。”

我赶紧拒绝:“不要过来,李斌,从现在开始,你不要靠近我,你和我越远越好,我不想你因为我受到任何牵连!”

“但是我担心你。”

“李斌,你听我说,从现在开始,我已经走上了复仇的道路,以后做的每一件事情,可能都不是常人能够接受的,你不要劝我,也不是为我担心……”

李斌打断我的话:“白芷,你是不是觉得我胆小怕事?我若真胆小怕事,也不会和秦月泽对着干,背上和你私通的锅了!”

“李斌……”

“你先回家,关好门,哪里都不要去,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好吧。”

李斌的关心让我的心暖暖的,我挂了电话,听他的话,驱车回家。

回家的第一件事,便是翻看今天的热搜,很好,#霍清羽虐猫#,#霍清羽人设崩塌#,只十来分钟,便妥妥的上去了。

第十章 人设崩塌

我整理张妈给我的包裹,拿出明宇的衣服,瞬间泪流满面。

“明宇,我可怜的孩子,妈妈会给你报仇……”

我泣不成声,心肝脾胃全都痛了。

我把他的小衣服收好,放在枕头边上,我想每天闻着他淡淡的奶香味,幻想他还在我身边。

身体还是虚弱的,我什么都没吃,昏天黑地地睡到傍晚时分,直到门铃声将我惊醒。

我透过猫眼,确定是李斌后,才把门打开。他买了菜,买了油,还有米面,像个居家的小男人。

“睡了一觉吗?”他反手锁了门,柔声问我。

“睡了。”我和他一起往屋里走。

“眼睛还是有黑眼圈,我一会给你搭脉,明天给你配点中药,调理一下。”他看我一眼,温和笑了笑。

他的好,让我压力很大,我微蹙眉尖,却不知道说什么。

他站住脚,郑重其事的说:“你不要总想着会连累我,我也是个有血性的男子,我不怕被连累。”

“你不怕连累,但你父母会为你操心!”

“什么呀,我都24了,又不是妈宝男!”

他去厨房做饭了,一边和我说着他们科室的一些新鲜事,想转移我的一些注意力。

我的怔怔地坐在外面,并没有怎么听。

他换了话题,说科室的人,今天也都在谈论霍清羽,都非常气愤,有好几个曾经是她的粉丝,今天全都脱粉了。

“她们说的,对于这种虚伪至极的女人,必须一生黑。”

“嗯……”我努力扯扯嘴角,笑了笑,表示自己在听他说话。

“据说她最近新戏马上就要上线,这下倒霉了,估计粉丝集体抵制。”

我点点头,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就算秦月泽护着她,让她不至于遭受全网封杀,但粉丝的抵制,谁也干涉不了。

不仅她倒霉了,她父亲和秦月泽也跟着倒了大霉,因为据我所知,这部电影的主要投资方是他们两家。秦月泽新插手影业,第一部戏便凉了,估计也是郁闷得紧。

“我都觉得,这次狠狠出了一口恶气!”李斌炒了一碟芹菜牛肉,端到桌上。

我看着他说:“你不好奇,是什么人给我的视频吗?”

李斌皱眉,问道:“对呀,是什么人给你的?”

我摇头,“我不知道,我不认识那个人,也没看清他的脸,我也纳闷呢。”

李斌笑道:“一定是看不惯霍清羽的人,也或许是她的竞争对手。”

“嗯。”我点点头。

我们一起吃了晚饭,在李斌的劝导下,我晚上努力咽下了一碗米饭。

他坐了一会儿,我便催着他走了。

我想一个人静静,但真的安静下来,我又无所适从了。我早早的吃了一颗安定,抱着明宇的衣服,缩在被子里睡下。

李斌叮嘱过我,让我尽量不要依赖安定,但这段日子我心里太难过了,不得不依赖。

药物让我很快进入了睡眠,甚至没有梦。

早上起来,我的头还是很沉,借助药物的睡眠,质量很差。

今天又有了新的新闻,霍清羽昨晚被人堵在停车场里,丢了一身的臭鸡蛋和烂菜帮,她现在已如过街老鼠,根本不敢出门。

网上对她的骂声铺天盖地,同时也骂秦月泽瞎了眼,当然,之前被泼了污水的秦太太,现在反过来很多声援的了。

对于这些,我倒是不太在乎,因为我似乎不需要。

我现在只想坐等那个神秘人再来找我,给我提供些有用的东西,毕竟这一次只重创了霍清羽,对于秦月泽,不过是给他挠了一下痒痒。

为了能遇到那个神秘人,我不顾李斌的一再阻挠,每天去街上晃荡。

我知道有危险,但是我不能因为有危险,从此以后就把自己锁在家里,不见天日。我还得在阳光之下活着,还得出来找工作,我不可能靠着张妈捎给我的那点首饰,躲在家里苟延残喘。

因为失忆,加上我这三年过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奶奶生活,我几乎没什么工作能力,根本不敢走进大公司去应聘。

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学历,这三年来我从来没有关心过这个问题,而我的那些学历证明,也根本不知道放在哪里。

而且拿到学历证明也没什么用,过去所学什么都忘了,除了认识字,会算简单的数学,其他都是一片空白。

我无奈的想着,或许我只能去端盘子或者去做保洁阿姨了。

熬到小月子满了,我努力调整好情绪,走出家门,正正经经地去找工作。路过一家摄影工作室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我这些年闲着无事,对化妆颇有研究,不如去应聘一下跟妆师。

他们家有招聘,然招聘上第1条便是有本科学历,我为难地站住脚了。

看样子我还得去一趟秦家,和秦月泽见一面。

我拿出手机,点开联系人。他的号码存在第一位,我还没删,看着很刺心。

我做了几个深呼吸,才按了他的号码。

电话通了,那边却没有声音。

“秦月泽,请问一下,你知道我的学历证明放在哪里吗?”我冷冷的问。

他好一会儿才回答:“决定好好活下去了吗?”

我咬牙说:“我活下去的目的,不过是要将你送入地狱,不然我死不瞑目。”

他沉默,良久之后深深呼了一口气,说道:“你是可以好好活下去了,晚上你去了南岸的别墅,我会亲手把东西给你。”

南岸的别墅,那栋楼比较偏远,但是夏天很凉爽,我和他平时都会带明宇过去度暑假。

“好。”我答应他。我也想去看看,明宇应该还有一些衣物和玩具在那边,我想过去整理一下,带回自己身边。

“你会化妆,记得打扮一下。”

“打扮?呵呵……”我冷笑,私人约见,我还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给他看吗?他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我不是说让你打扮漂亮,你扮成佣人的样子进去吧,我不想和前妻传什么绯闻,让清羽难过。”

原来如此,我切齿骂了两个字:可耻。

第十一章 他有眼泪?

我也不想高调的和这个混蛋去见面,所以我按照他的要求,把自己打扮成50岁左右的女佣,提着菜篮子,坐公交车去了南岸。

别墅的大门密码还没有换,我很顺利的进去了。他还没有来,别墅很安静,一个人也没有。

将明宇的东西都整理好后,我缓缓走到后阳台,这一边可以遥望海景,暮色之下,十分美丽。

我回想从前的场景,秦月泽在厨房为我们做西点,而我和明宇在阳台上无忧无虑的捉迷藏做游戏。

物是人非,曾经的温馨,今生今世都没有了。

我的双眼水汽弥漫,巨大的悲恸来袭,海风吹来,让我忍不住瑟缩,双手不觉环抱自己。

外面传来汽车的声音,秦月泽来了。

我回到客厅,等他进来。

他小跑上楼,进来后,和我四目相对。

“化妆的技术不错,这个手艺好。”他在我对面坐下,竟然还笑了笑。

我把明宇的东西抱在怀里,森冷盯着他。我想我的眼神一定满含杀气!

他看了我怀里的东西一眼,轻轻呼了口气,然后打开自己的包,把一份文件夹丢给我。

文件夹里有我的学历,还有我曾经打印的简历,我看一眼,吃了一惊。

我竟然是硕士学历,职业是记者以及资深媒体人。

“秦月泽,我是怎么失去记忆的?”我盯着他问。

“一场意外。”

“什么意外?”

他的眸子收紧了,脸色也阴沉了,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场景。

“什么意外?”我见他迟迟不回答,追问一句。

“火灾。”他沙哑回答。

“什么火灾?在哪里发生的?”

他看着我,不做回答了。

我嘴巴刚动,还没出声,他便冷声制止我了,“不要再问了!”

我们就这样僵着,我放弃再追问这个问题,因为以他的性格,他不愿意继续说的话题,追问不休只会令他暴躁。

“那我问你,为什么我们婚后三年,我父亲从来没有看过我?”

“你父亲在美国,生意很忙,没时间看你。”秦月泽轻描淡写回答。

“难道电话视频都不可以吗?为什么你骗我说我是个孤儿,从来不告诉我,我是有亲人的!为什么我父亲从来不要求和我通话?”我激动的问。

他淡淡一笑,看着我说:“因为你和你父亲有一些矛盾和误会,叛逆少女。”

他说“叛逆少女”的时候,目光中竟然闪过一丝宠溺,像极了从前。

我心神恍惚了一下,但明宇的东西及时提醒了我,这个恶魔,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我站起来准备走,我一分钟也不想和他再继续待下去。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说了一句:“你以为我会喜欢霍清羽吗?”

我冷笑,如果他没有伤及我的孩子,这句话或许还能让我有所心动,但现在我只觉得他贱,觉得他恶心。

我快步往外走,他忽然追了上来,抓住我的胳膊,将我按在墙上。

“你干什么?放开我!”我愤怒瞪着他。他的行为,让我感觉极其羞辱。

他没说话,强硬地压着我,深深盯着我的眼睛。

我挺直挣扎,讥诮一笑:“你别和我说,你爱的是我,你抛弃我,不过是因为你需要更大的前程!”

他没理我,手指将我一缕头发捋在耳后,然后顺着脸颊轻抚下来,捏着我的下巴。

“瘦了很多。”

“拜你所赐!”

他忽然低头,吻住我的唇。对他恨之入骨的我已经不再是他之前那个卑微的妻子了,我毫不留情的咬住他的唇,直至感觉到咸咸的血液流入我的嘴里,才厌恶地放松牙齿。

然而他却没有放弃,他不管滴血的唇,手禁锢着我的脖颈和头,强硬地完成了他的深吻。

血滴在他白色衬衣上,他看一眼,轻声叱责:“好狠!”

我狠?我这点狠,能及他的万分之一?

“恶心!”我切齿。

从他的禁锢下逃走,在楼梯下,我回头冷冷说:“秦月泽,我这辈子活着的唯一意义,就是将你送入地狱!”

他很厚脸皮地微笑,“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将来你亲手把我埋葬,毕竟你是我这一生唯一且最爱的女人。”

我最近胃本来不好,听着这话更是想呕吐。

“有本事你在霍清羽面前这么对我呀,渣男!”

“哈哈,但我更爱的是权势和财富,所以你只能受委屈了。”

我不想再听他胡扯下去,提着包裹迅即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忽然想起还有一件东西没拿。在书房的抽屉里,有我和明宇一起做的一个永生花玻璃球,我想回去取了,当做永久的留念。

我快步返回,心里祈祷,秦泽宇不要拦挡我,更不要侵犯我。

上楼的时候,我发现他没在客厅,赶忙蹑手蹑脚去书房,没想到他就在书房里,而且手里拿着我和明宇做的永生花。

他脸色很暗沉,抬眼看我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他的眼眶已红。

这个恶魔,他还有眼泪?他良心还有一丝丝没有彻底泯灭?

那又如何,明宇没了,永远没了!

我走过去,夺了他手里的玻璃球,鄙夷又冷漠地看着他。他没说话,和我对视。

想到明宇,我便浑身发抖了,我忽然很崩溃地掐着他的脖子,沙哑着嗓子嘶吼:“秦月泽,你赔我的孩子!赔我的明宇!”

他猛地翻身,将我压住,盯着我的眼睛,眸中似乎隐含着深深的痛楚。

这模样像极了那天晚上,恍恍惚惚的梦境。

“秦月泽……”我颤声,满怀希冀抓着他的胳膊。

他眸中的痛楚逐渐隐退,变得冷酷,手指掐向我的咽喉。

“白芷,不要闹!对你没有好处!”

他掐着我的喉咙,我说不出话。

他的嘴唇向我靠近,热热的呼吸吹在我的脸上,在我耳边低沉魅惑的说:“孩子……总有一天我会还给你……”

我惊喜盯着他,我想问,他的意思是不是明宇还在,他终有一天会把孩子还给我。

他却把嘴唇移向我的锁骨,用脸颊轻轻的蹭我,用唇轻轻的吻我……

终究是三年同床共枕的夫妻,他清楚我每一个敏感的点,他的动作令我浑身颤抖,但他给我的痛苦,又让我从心底里抗拒着他。

“真tm想你……”他爆了一句粗口。

爱在荼蘼花尽时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爱在荼蘼花尽时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爱在荼蘼花尽时全部精彩内容

《秦月泽白芷爱在荼蘼花尽时完结版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