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五丫小说免费阅读作者(Miss、Z_19)

秦五丫小说免费阅读作者(Miss、Z_19)

农女致富经

时间:农女致富经作者:Miss、Z_19

农女致富经秦五丫小说

农女致富经全文免费试读Miss、Z_19小说全文在线地址,主人公的结局如何。农女致富经小说章节在线阅读分享,农女致富经全文免费试读Miss、Z_19小说全文之精品推荐章节:一不小心重生穿越到农家,穷的只能啃树皮,看秦五丫如何发家致富过好日子。...

秦五丫小说农女致富经推荐章节

第12章

“谢谢婶子,等我二嫂回来了,我定与她说您惦记着她,婶子你们忙,我得回家做饭去了。

”五丫见时间不多,便寻着借口与栓子媳妇道别。

“行,婶子也得和她们洗衣裳去了。

”说罢便见栓子媳妇拎着一桶脏衣服朝着另外已经妇人追出去,待身影完全消失,秦五丫才转身朝着村口走去。

她现在并不打算回老秦家,而是打算去一趟柳家屯看看王氏口中的嫂子家娘家侄子到底是何方神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等自己将王氏的鬼主意弄清楚了,再去与秦老汉讲理也不迟,免得被他们寻了借口。

五丫虽然并没听到王氏说那小子的名字,不过王氏的大嫂,五丫却是知道的,柳家屯柳三瘸子的独生女,柳杏儿,大名鼎鼎,清河镇方圆几里的村子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柳杏儿的爹柳三瘸子年轻时当过兵,杀过人,后来战事平息了,周围几个村子里同去的兄弟都死绝了,只有他一个人拖着一条瘸腿带着同村兄弟的衣物回了村子。

可是他当年十四出门去当的兵,这一去就是六年,等回来时双亲都已经去了,只剩下两个哥哥,柳家也因此分了家。

好在柳三虽然腿是瘸了,可柳三的大哥二哥却是惦记着柳三当初是替自个儿去服兵役的,还为此瘸了腿,落了残疾,心下不忍,纷纷拿出自家的银子替柳三盖了房子,又给他讨了一房媳妇。

后来朝廷慰劳当年的受伤占时,有分了柳三三十两银子,加上柳三六年当兵得来的服役钱,柳三竟存下了七八十两的银子,将这些银子都换成了十亩良,柳三腿脚不方便只与自己媳妇留下了一亩地饲弄,其他的都租了出去收租子,柳三自己又有编篓子的手艺,两年下来又挣下了几十亩良田,竟成了柳家吞有名的富户。

可惜柳三媳妇却不是个有福气的家里刚有了起色,她就怀上了柳杏儿,原本是喜事,可不想生柳杏儿的当晚,柳三媳妇就难产去了,只留下了襁褓里哇哇啼哭的柳杏儿。

柳三瘸人虽然长的粗,确是个有情分的,一心惦念着自己难吃死去的媳妇,哪怕没有儿子,也一直没再起娶个继室的心思,自己又当爹又当娘的把亡妻留下的唯一女儿柳杏儿宠上了天去。

据说柳杏儿从断了奶开始吃的就是精米熬成的粥,穿的都是细布,这等吃穿用度,虽比不上镇子里的大家小姐,可在十里八村也是独一份的好。

等长大些柳杏儿被他爹惯的几乎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方,不但吃的用的挑剔,家里事情一点不会做更是喜欢那狗眼瞧人,看谁谁不顺眼,一副眼珠子长到天上去的模样。

柳杏儿虽然名字娇俏,脸蛋也白嫩,可因着从小无人敢管教她,这性子竟然比一般的男娃还野,什么打架放火扔石头样样都来,被她欺负的孩子也不敢回家告状,因为知道告状了自己爹妈不但不会给自己出头,反而还会被骂。

柳三的几十亩田地,都是上好的良田,在他家田种粮食,不但产量高,还比镇子里张员外家出租的租金便宜,所以柳杏儿这个小霸王也城了村里人人巴结的对象,哪里有人敢得罪。

即便是知道女儿成了这样,柳三瘸也不舍得打骂一句,他觉得他自己愧对了女儿,反倒对柳杏儿更好了,还专门买了个婆子回来伺候柳杏儿衣食住行。

也因着一样,柳杏儿就成了柳家屯或者说十里八村独一个有婆子伺候的大小姐,这可羡慕坏村子里那些每天在家里做牛做马还要被打被骂赔钱货的女娃子。

别说是别人了,就连穿越过来的秦五丫也羡慕柳杏儿。

比起柳杏儿的霸王生活,秦家三姐妹的待遇,同是女儿家,看看人家柳三瘸的作风,再看看自家秦老汉的作风,这已经不能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来形容了。

按理说这样好吃懒做又狗眼看人低的霸王女是没人愿意娶的,可耐不住人家老爹有钱啊,柳三瘸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以后柳家的那些田那些宅子钱不都是柳杏儿的,谁要是却了柳杏儿就等于发了大财。

所以柳杏儿长至十六时,真的是一家女儿百家求,柳三瘸家的门槛子都快被来提亲的人给踏破了。

柳杏儿全然不知人家是冲着她爹的钱来的,反倒更加高傲自得起来,千挑万选的,选了王家村的王大宝,王大花的大哥。

王家虽然条件不好,可王大宝却长的不错,白白的看着不像一般庄稼人,这才入了柳杏儿的眼。

而柳三瘸也没让王家人给柳杏儿备的嫁妆足足有七十二担,除了金银首饰,还有一套上好的柳木家具,这手笔就是照着大户人家的规矩做的,且那婆子也给柳杏儿带上了,等于有让王家白得了一个不要钱的佣人。

说起来柳杏儿和王大花的性子简直是一样一样的,只是一个是终极版,一个是进化版,说来秦三丫秦四丫的婚事,除了王氏外这个柳杏儿也没少搀和,真的是王八对上了乌龟,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柳三瘸没儿子,这次王氏嘴里说的柳氏娘家的侄子,必定是出自柳大或者柳二家。

柳二家就一个儿子,才娶了媳妇也没几年,生了一双子女,均没年满十岁,自然不会是这家。

那剩下的就是柳大家的。

柳大家有的有一个闺女三个儿子。

三个儿子分别叫柳大金、柳大木、柳大火,那个闺女叫柳晓水。

秦五丫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的时候差点一口水来,这亏得柳大家就四个娃,要是再来一个不得叫柳大土?或者是柳晓土?

这柳家取名的水平比老秦家还不如,老秦家的三丫、四丫、五丫已经够省事了,没想到柳家更绝,上一辈的叫柳大,柳二柳三,这一辈干脆叫金木水火土。

到了柳家屯,五丫便寻了个妇人打听清楚了,这个柳大木,柳大火家的儿子还都没成年,那王氏口中说的应该是这柳大金家的,柳大金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才六岁,那儿子今年刚好十九,与王氏说的一致,小名叫柳石头,大名叫柳青山。

只是等五丫对那妇人问起这柳青山的人品性子时,那妇人却仿佛见了鬼一般看向秦五丫,随后四处张望,像是怕人发现,最后什么也不说匆匆就走了。

这不是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五丫心里头的疑惑越来越重,这柳青山到底有三头六臂还是眼歪口斜这般不能与人说?

刚刚寻人时,五丫是特意找机会寻的那个妇人,刚进柳家屯时,五丫便看见那妇人在树荫下与人说着是非,边说还便笑,声音也极大,一点都不知道避讳,想来是个八卦的长舌妇。

本来找这种人打听是最好,她会把你想知道的不想知道的都如数家珍般告诉你,特别是那家子的坏事倒霉事,一定是说的又详尽又传奇。

原先五丫塞了一把酸枣子给那妇人,便随口问了柳家的事,那妇人正愁没人与自己说闲话,一听五丫提起就来了兴致,将那柳家的祖孙三代如同倒豆子一般都倒了干净,连柳二背着自己媳妇偷村头的寡妇都说了,半点不忌讳五丫只是个小姑娘,说道高兴处还满嘴的跑着粗话,可偏生到了柳青山这里,却闭嘴了。

五丫有些烦躁,却也不泄气,反而燃起了熊熊斗志,一个可以让长舌妇都能闭嘴的人到底是怎么样恐怖的存在,也亏的自己来打听,万一真不明不白的嫁过来了也不知道会怎样。

大人问不好,不如问问小孩看,虽说小孩的话不一定作数,不过聊胜于无,想着五丫掏了掏口袋里竟有的十来个酸枣往柳家屯的山溪边走去,大夏天的,孩子们能玩的莫过于上山摘果子,下溪汤水摸鱼,去山溪边找准错不了。

这西山下的酸枣子虽然又酸又涩,大人们不喜欢吃,不过小孩子们却爱的很,且这酸枣子就长在西山,方圆几个村子也就李家村有,想来柳家屯的娃子平时是吃不到的,用来套话最合适不过。

五丫走到山溪脚下,果然见几个半大的孩子正在溪水一角的石滩子上,摸鱼泼水玩,这中溪里长大的小黑鱼,浑身滑不溜丢十分的难抓,一个带头的小男孩正指挥着几个小一点的光屁股小孩,正在左右拦截,打算围堵这些黑鱼。

这山溪小,用这方法不是不可以,可是想抓多就比较难了,五丫想了想,到边上的的树林子里摘了些幼树叶子,这幼树五丫前世没见过,不知道是南北地方的差异还是这个地方的特色,五丫也不太清楚。

只知道这种树的树叶用力能搓出一种白色

的枝叶来,将枝叶涂满手掌,在太阳地下放上一会儿,枝叶里的水分消失,就会特别的粘堪比502胶水。

而且这枝叶水分一旦失去后就很难用水洗掉了,不浸泡个二十几分钟是弄不干净的,这样一来用来抓鱼最方便不过。

等感觉到自己的双手掌心粘度差不多了,五丫就跟着进了溪水,原前在山溪里抓鱼的那帮男娃子见来了个陌生的大女娃,明显一愣,但也没怎么顾及,他们现在首要目标是抓鱼,其他都不重要。

五丫也不理会他们直径往上游方向走了几步路,这山溪虽小,但因着从山顶上留下来,坡度够怂,正是夏季,前断时间又连连下雨,现在山溪的水流急促,大量的小黑鱼会被水流从山顶冲下来,最是抓鱼好时候。

第13章

五丫站在上游位置比那帮娃子好,不过他们人多势众并不在乎五丫的存在,五丫也不在意,自顾自的躬子将

的双手伸向溪水里,左右开工,一手一个专抓小黑鱼的鱼肚子。

这黑鱼的鱼肚子是黄白色,与全身的不一样,这鱼肚上有细小的鳞片,并不滑手,加之五丫手上有幼树汁,简直是一抓一个准,将抓住的鱼往石摊子上一扔,五丫也不闲着卯足劲的抓鱼,不过片刻,五丫身边的石滩子上就已经有十来条小黑鱼再蹦达了。

下游的那帮小娃子,几个人合力不过才堪堪捉住一条,为首的那个男娃显然已经发现了秦五丫这边的盛况,气呼呼的带着他的小弟上来找五丫说理:

“你是打哪里来的,怎么到我们柳家屯抓鱼了,这溪里的黑鱼只有我们能抓你知不知道!”明显还稚气的声音明显没什么底气却一板一眼的恐吓着,惹得五丫心里头暗自发笑,脸上却不表现出来。

反而当着他们的面一手一个又抓了两条鱼,这速度这技术含量,惹的几个小孩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五丫的嘴角扯出一抹贼贼的笑容,将手上的两条鱼扔进了带头男娃的鱼篓子,道:“这两天鱼送给你,那石滩子上的鱼也都给你们,我向你们打听一个人,只要你们说了,这鱼都是你们的,这几条了,可低得上你们抓上两三天勒。”

“真的?真的都给我们?”那带头的男娃大喜。

这鱼虽小,也可解馋,一锅子煮上一两条打牙祭美味,这石滩子上少说有十来条,要是都给了自己,可不是能吃上两三天么。

“骗你做什么?你也看到了,我抓鱼方便的很,想要几条就几条,你们只要说清楚我想打听的人,这些都送给你们。”

“那...那行。

你说吧,你想打听谁,只要是柳家屯的人,我们都知道。

”那带头的男娃一说,身边的几个小孩子也也都开始应和:“对,柳家屯的我们都知道。”

“我想打听柳大金家的儿子柳青山,你们说说柳青山这个人怎么样?做什么的,身上可有毛病?”

“柳青山?柳大傻子!”那带头的男娃惊呼出声,随后又用手捂住了自个儿的嘴巴,向五丫摇了摇头说:“柳青山的事情咱不能说,被柳大金家的知道了,可吃不了兜着走,你换个人问吧。”

“我不想知道别人的事,只打听柳青山的,你且说说为什么不能说柳青山的事情?说了,柳大金家会怎么样?”五丫好奇的问。

“那柳大金家的可坏了,前几日挨家挨户的敲门,塞饼子,我们不要就非得给我们,还不让说柳青山的事情,要是被他们发现谁说了,他就告诉柳三瘸子家,不把地租给我们。

所以我们不能说。

”说话的是另一个男娃,他这么一说就有几个人跟着附和:

“没错,柳大金家的也给我们家送饼子了。”

“我们家也送了,不能说的。

你换个人吧。”

“要不这样,你们就与我说了,反正这里就我们几个人,谁也不知道,柳大金家的也不知道你们说了,说完我就走了,你们也带着鱼走,这事就天知地知,你们只我知。

别人都不知道,你们放心吧!”

想了想,五丫诱惑到:“这可有十来条的鱼呢,拿去家里熬鱼汤,熬出来的鱼汤浓白喷香,好吃着呢,还能那棒子串着考了吃,焦黄焦黄的,香的不行。”

说着说着,几个娃子的口水就自觉的留了下来,有几个人想开口,又有些犹豫,相互看了看都是想说又不敢说。

“你们不说,这鱼我可都放回溪里去了。

”说罢五丫就作势要去石摊子上捞鱼,这帮小馋鬼,不来点狠的不行。

“别...别...别...你别扔鱼,我们说,我们说”一个圆滚滚的男娃子抹着口水最先忍不住了,转头又看向带头的那个男娃子:“大顺哥,我们就说了吧,反正别人又不知道。”

有一个开头,就陆陆续续的有几个人也跟着劝导:“就是,就是,大顺哥我想吃鱼,咱们就说吧。”

那带头的男娃本就心动,这下子看地下的这帮人都愿意说,也就不犹豫了道:“那你再给我们抓五条鱼,我就告诉你柳青山的事情。”

“行,你们说了我就给你们抓五条。

”说着五丫又从口袋里套出一把酸枣子:“喏,你们说了,这酸枣子也是你们的。”

“那些我们说。

”村里的娃子大多零嘴少,难得见到几个酸枣子,几个男娃的眼睛都冒出了贼光来,哪里还能不把柳青山给卖了。

等那帮娃子抱着二十来条黑鱼心满意足的走远,五丫才将自己的双手都泡到溪水里,直到那幼树枝叶全都泡开了才起身出了柳家屯往李家村赶去。

好你个王氏,你若这次给我寻了个正常的人家我还真拿你没办法,你偏生给我说了这个奇葩的柳青山,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想着五丫的嘴角划过一道意味不明的微笑,脚下的步伐也不自觉的加快了许多。

现在早已过来午时,村里的人家都已经早早吃过了午饭躺会屋子里打盹,即便是有农活要做的也都会再过些时辰,等日头轻一点才会下田,所以此时的李家村份外的安静,除了老秦家。

此时的老秦家乱哄哄的闹做一团,王氏在院子里拍着大腿指桑骂槐,秦老汉黑着脸,抽着旱烟也不说话。

而刚刚从镇子里赶回来的大山张氏两夫妻正一脸郁闷的坐在堂屋里,大山忙着给自家老婆端茶送水,而张氏则靠着躺椅,一手扶着自己的肚子一手拿着新买来的芝麻白糕往嘴里送。

时不时的看向院子里哭天喊地的王氏,张氏的嘴边就浮现一抹嘲弄之色,大有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只有林氏,大包小包的刚刚回到老秦家,水都没有喝上一口,就已经手忙脚乱的在厨房里做饭了。

一家子到了这个时辰都没有吃上午饭,能不让林氏着急吗,特别是大媳妇和二儿媳妇双双有了身孕,肚子可都带着金贵的小子,万万不能饿着。

而始作俑者的秦五丫此时正哼着歌往村子里里正家走去,边走还不忘边从地上抓黄泥巴往脸上身上抹,想了想又将自己的头发全都抓烂,混着黄泥如同鸡窝一般,好不凄惨。

还没进里正家的院子,就见里正媳妇抱着一木盆衣服正往外走,显然是想去河边洗衣服,却见秦五丫满身泥污狼狈不堪的站在自己远门口,吓的倒退了一步才缓过来道:“这不是老秦家的五丫头么,你这是怎么了?”

“婶子!求求婶子救五丫,五丫给你磕头了!!”

秦五丫一见里正媳妇脸上的嬉笑之色早已消失的一干二净,双溪一弯重重的跪倒到黄泥地上,上牙着下唇,眼里不自觉的掉落下来,那双眼睛里除了无尽的绝望什么也没有,秦五丫就这么当着里正媳妇的面一下又一下的磕着头。

“这是怎么了!谁来了。

”里正李顺全本在家中厅堂里睡午觉,一觉睡醒,眼还迷蒙着便听到外边传来女孩的哭喊声,便批了衣服急着赶了出来,同来的还有里正家的两个半大丫头和一个小子。

其中一个小丫头认识五丫,脆生生的叫了一声:“五丫姐姐。”

可现在的五丫完全没办法估顾及这小萝莉,只是见人多了,便哭的越发卖力,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把额头就着烂泥地磕的砰砰作响。

“求求里正伯伯,求张婶子,救救我吧。

我大嫂又要将我卖了去呀。”

“五丫,听婶婶的话,先起来,有什么事好好说。

”里正媳妇最先反映过来,放下手中的木盆先过来扶起了五丫,一边心疼的拍拍五丫身上的泥灰道:

“五丫,可怜的丫头,婶婶知道你委屈了,先不哭好好与婶婶说说,那姓王的破落妇有做什么缺德事了。”

秦五丫也不说话,只是趴在里正媳妇的怀里哭,像是要将心里全部的委屈都发来,渐渐的哭的近乎有些背过气去。

老秦家的大媳妇王氏嫁进来李家村几年,已经是出了名的破落妇,老秦家的两个闺女被她祸害成了什么样,大家都是明眼人,哪里会不知道。

几个妇人平日里说闲话也会避开王氏,都知道王氏这人是个烂坏了心肠的心肠下作东西。

虽然乡下人都重男轻女,嫁过门的嫂子媳妇不待见自家小姑子的事情多了去了,可多少瞧不顺眼,明里暗里的多说几句罢了,能把人家一个两个好好的姑娘祸害成这样也是少见。

只是大家虽都不喜,却也不能说上什么,这毕竟是老秦家自己的事情,秦老汉都把王氏怎么样,村里的人也不会多管闲事。

更何况老秦家是后来搬进了的外姓人,虽然是秦老汉的上一本就进村的,但外姓人到底是外姓人,即便是村里的里正看不过眼也不能说什么。

只是上次秦五丫在老秦家院子里也是如现在这般磕头,最后被王氏生生逼的撞了墙,这件事不过才过了三个月,里正媳妇现在还历历在目,如今看到五丫比上次还凄惨的模样,不满更加心疼了,安慰到:

“五丫不怕,那下作的王氏做了什么,你且与婶婶说说,有婶婶给你做主,她是不是又想让你卖给那里窝村的老于头?。

第14章

关注公众号即可阅读全部章节

第15章

关注公众号即可阅读全部章节

第16章

关注公众号即可阅读全部章节

第17章

关注公众号即可阅读全部章节

第18章

关注公众号即可阅读全部章节

农女致富经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农女致富经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农女致富经全部精彩内容

《秦五丫小说免费阅读作者(Miss、Z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