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裁的失忆娇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主角苏浅浅拓拔野)

《霸道总裁的失忆娇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主角苏浅浅拓拔野)

霸道总裁的失忆娇妻

时间:霸道总裁的失忆娇妻作者:深深

霸道总裁的失忆娇妻苏浅浅拓拔野小说

完结小说《霸道总裁的失忆娇妻》是作者深深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浅浅拓拔野,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有记忆的断层,夜夜都被同一个梦境困扰着,却始终不曾看清那个哀戚的女人,绝情的男人是谁,一如她始终没有找回失去的部分记忆一样。拓拔野霸道的闯进她的生活,让她喘不过气来。她用尽了力气来逃离这个男人,却还是不能逃出他布下的局。当她遇到儒雅斯文的拓跋沐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好像在冬日里遇见了暖阳,认为那便是自己一生所求的。然而,当真相揭穿,难堪的过往都摊在了面前,她该怎样去面对自己那没有了方向的心?...

苏浅浅拓拔野小说霸道总裁的失忆娇妻推荐章节

第4章 她不认识他

苏浅浅怔怔的望着眼前的男人。

他所带来冲击比刚才亲眼目睹车祸的冲击还要强烈。

为什么?她会对眼前这个男人有这种感觉?忽然间,以往在梦中才会出现的哭泣女人的影像,瞬间闪入苏浅浅的脑海中。

我恨你……

梦中那个女人的声音变清晰了,清晰得可以分辨出她破碎的语气,带着浓浓的哀伤,甚至恨意。

看着男人,苏浅浅忽然觉得心微微的痛了,梦中那个女人的那一句“我恨你”,是对眼前这个男人说的吗?

“浅浅。

”拓拔野看着她,没有移开目光的开口,深邃的眸子里,不无惊讶。

他真的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会在这里见到她!

她们两个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

苏浅浅又是一阵错愕。

他的语气,也很熟悉,但是,在他的记忆里,没有他,一丝丝都没有,她什么都想不起来。

她楞楞的瞅着男子,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是谁?”

为什么会知道她的名字?还用这样熟悉的声音叫着她的名字?

拓拔野微拧眉,眸子里似乎在酝酿着风暴,他不悦的问道:“苏浅浅!你不认识我?”

真想骂人!他的存在感有那么弱吗?他拓拔野从来就不是那种可以让人忽略的人!

苏浅浅本能的回答:“对不起……我该认识你吗?”

即使不记得他曾经在自己生命中留下的印记,苏浅浅还是无法不去在意他。

是因为……他有着难以形容的熟悉吧?

这一份熟悉,对她来说,却是陌生的,自从她因为意外失去记忆之后,她就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感觉。

说不定,凭着这一份熟悉感,她就能找回那一段缺失的记忆也说不定。

隐隐的,苏浅浅的心中燃起了一阵希望。

打从看见苏浅浅开始,拓拔野的视线就没有从她身上移开过。

他看着她,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试图从她的身上找出些蛛丝马迹。

她话里真实的蛛丝马迹。

她说,她不认识他。

她竟然……说她不认识他?

她怎么能,怎么敢不认识他?!

她消失了几个月,给他的,就是这样一句话?

简直就是不可原谅!

“对不起,我失去记忆了。

”苏浅浅本能的回答着。

眼前这个人的气势有些太过强烈了,如果下一秒,他掐住她的脖子的话,她也不会觉得意外的。

他的眸子中隐隐酿着风暴,但是,听到她的话中,他眸子中的风暴渐渐的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诧异。

她说,她失去了记忆?

他做梦也想不到会是这么一个答案。

脑海中迅速的闪过以前的事情,一直以来,困扰了他许久的事情好像也有了解决的办法一样,她失忆了啊!还真是好啊!

“苏浅浅,无论你是真的不记得还是假的不记得我,你都要为这句话付出代价。

从今以后,你会永远记住我的名字,我是拓拔野!”

宣告般的话语才刚落下,他的头就罩下了,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唇。

就是刚才那短短的时间里,他就已经想清楚了,既然她已经失去了记忆,既然,她的“身份”已经够不成他们之间的阻碍,既然,他跟天底下其他男人一样,都有拥有她的资格,那么,他就没有什么好疑惑的了!

他会让她变成他的!

突如其来的吻让苏浅浅彻底的傻眼了。

他的吻,并不温和,如狂风暴雨般席卷了她所有的思绪。

他紧紧地箍着她腰身,令她不能动弹,凶狠的力道几乎扭断她的手臂。

她反应过来之后拼命挣扎,却不能撼动他分毫。

男人和女人在体力上的悬殊,天生就注定了的。

她甚至没有机会防守,他的舌头就已经侵入她口中,与她的唇舌激烈纠缠,强迫她给予回应。

不管他们以前是怎样的关系,有过怎样的纠缠,她生理和心理上都接受不了被一个第一次才见面的男人侵犯。

她不能挣脱他的束缚之后,便集中所有力气,狠狠地咬下去。

随着牙齿陷入柔软的肉里,她感到肩头一阵尖锐的刺痛,逼得她不得不松口。

他滴血的嘴唇离开她的,双手还紧紧地箍着她的身。

看到他慑人的目光,苏浅浅本能的退缩了一下,心里清楚,这个男人,不是她惹得起的……

“苏浅浅!”她竟然咬破他的唇?这个该死的女人!谁给她的胆子!她还真是懂得怎么挑战他的权威啊!

他的吼叫让她的身体本能的缩了一下,可是,明明做错事的人是他,他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啊?她鼓起了勇气,对上他那有些暴戾的眼眸,说道:“是你自找的,谁叫你对我无礼!”

“很好。

”拓拔野勾起了一丝笑容,阴沉的,诡异的。

他低下头,眸子锁定苏浅浅的,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苏浅浅,你好样的!你让一切都乱了,既然你挑起了一切,那就要承担后果。”

说完,他放开了她。

苏浅浅本能的退开了,她望着拓拔野,心失去了以往的频率。

这一刻,她有一种被猎人盯上了的感觉,出于动物的本能,她好想逃走。

他没有错过她眼底的逃避,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痕,煞有兴味的望着她,然后挡住了她的视线,不让她继续望向车祸现场,并将她推进了公司的大堂里,末了,还加了一句:“苏浅浅,你别想逃,我不会再让你消失的。”

目送着苏浅浅离开之后,拓拔野的手机响起了,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号码,他接起了,“喂”了一声。

电话那一头,拓拔野的助理季天旭有些戏谑的说道:“老大,我收到消息,你所在的地方发生了严重车祸,所以,能不能请你纾尊将贵,移步隔壁那一条街,好让小的去接你?”

“知道,挂了。

”说了这么一句,再抬眼看了苏浅浅的背影一眼,他迈开步子,离开了。

苏浅浅整个人好像失去了心神一样,她愣愣的往前走,按下了电梯。

进去电梯之后,她才有些缓过神来,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好像还能感受到他刚才那紧密的拥抱和充满了掠夺意味的热吻。

她的手指忍不住轻轻的抚上了刚才那被他吻过的唇瓣。

-

-

第5章 你别想逃

那个叫做拓拔野的男人到底是谁?他跟她的过去,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他会用那种宣告性的语气说那样的话?而且,他那一刻的眼神,好像对她势在必得一样!

想到他最后的那一句“苏浅浅,你别想逃,我不会再让你消失的”,她的心就更加乱了,心中隐约觉得,她平静的生活会因为他的出现而宣告结束。

望着电梯里光滑镜面,她忍不住低低的叹气。

直到到了出版社所在的楼层,她依然显得心神不宁。

接下来,该不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吧?

开会讨论新书的插图的时候,苏浅浅的责任编辑萧筱注意到苏浅浅在走神,于是叫了几声:“浅浅,浅浅……?”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苏浅浅回过神来,应了一声:“什,什么事?”

知道刚才苏浅浅在走神,萧筱关切的问道:“浅浅,你没事吧?你的脸色看起来好像不大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苏浅浅抱歉一笑,说道:“没事,我没事,不好意思,刚才有些走神了。”

自从她出了车祸失去了记忆之后,大家对她,都不自觉的多了一份关切。

她不自觉的在心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那个叫做拓拔野的男人,真的影响她很深啊!

萧筱点点头,说道:“没事就好,新画的方案就按照我们刚才讨论的吧。”

苏浅浅一阵语顿,她刚才脑子里都是拓拔野,刚才大家说了什么,她一点都没有听进去。

知道苏浅浅刚才并没有认真在听,萧筱说道:“回去我将方案发到你邮箱,你看看再提笔吧!”

“谢谢。

”苏浅浅感激一笑。

“另外,这是许无痕指定要给你的稿子。

”萧筱将文案交给了苏浅浅。

许无痕是童书界赫赫有名的作者,他非常欣赏苏浅浅的绘画创作和想象力,通常他写好的稿子都指定由苏浅浅绘图设计。

他们配合了几年,也得过不少奖项,彼此还经常众在一起讨论书中的情节,两个人也算得上是很谈得来的朋友。

萧筱继续说道:“他说这几天会过来跟你讨论画作的内容。”

接过文案,苏浅浅将拓拔野驱逐出了脑海,专注的翻阅着许无痕的稿子,看了大概内容之后,她笑着说道:“很快乐温馨的故事。”

这是她最擅长表现的题材,苏浅浅一看到前页,就有一种忍不住想画画的冲动。

“你们见面的时候,有什么事情再讨论,然后将初稿给我看一下。

”萧筱最后说了这么一句。

“好的。

”苏浅浅轻轻的笑着说道。

公事说完之后,萧筱说道:“多休息一下,你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苏浅浅报以一笑,说道:“我知道,谢谢。”

“还有,多吃点,你太瘦了。

”萧筱皱着眉头说道。

“好好好。

”苏浅浅仍旧是笑着,不过心中却觉得暖暖的,被人关心,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开完会,抱着责编交给她的资料,苏浅浅下了楼。

出了出版社大厅,车祸现场已经处理过了,血迹也经过清洗了,然而,苏浅浅仍然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想到那个叫做拓拔野的男人还在这里轻薄自己,苏浅浅的胃部顿时一阵翻腾,她举步,想要赶快离开这个带给她不好感觉的地方。

拓拔野站在马路上,几个经过的小女生看到他,眸子顿时便冒出了爱心泡泡。

拓拔野一个瞪视,那些小女生就红着脸跑开了。

有些不耐的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他的脸色沉了一下,然后掏出手机,按下一个号码之后,出口便是一阵精彩绝伦的咒骂:“季天旭,该死的你开车开到外太空去了是吧?”

电话那头传来了季天旭那讨饶的声音,他有些无辜的说道:“老大,堵车非我所愿,恳请您再稍等片刻。”

“十分钟之内,你不到的话,就给我收拾包袱走人!”拓拔野搁下这么一句狠话之后,就动作有些粗鲁的挂上了电话。

该死的季天旭,竟然让他等了那么久,看来,他是不想要年终奖了是吧?

就在拓拔野觉得自己的耐性即将宣告完全消失的时候,季天旭才开着车出现了转角处。

季天旭的皮肤比一般男人的都还要白皙一点,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看起来一副斯文无害的样子。

拓拔野迈开修长的腿,走了过去,拉开车门,便走了进去,说道:“你怎么不再迟点出现?再迟点,我让人将你剁成肉酱,拿去喂狗!”

熟知拓拔野那火一般的性子,季天旭耸耸肩,将他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反正,拓拔野只是嘴巴毒了一点,并不会真的做出让人将他剁成肉酱的事情。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吐槽的说道:“老大,注意点形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混黑道的呢!”

拓拔野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像个女人一样,越来越啰嗦了。”

被拓拔野说自己跟女人一样,季天旭也不甚在意,他继续说道:“老大,你今天不是应该跟sally在一起吗?”

一般来说,老大前一天晚上跟女人鬼混完之后,第二天的心情都会不错,怎么今天好像吃了炸药一样啊?难道是因为sally昨天晚上没能好好的满足他,他今天的脾气才会那么差?

拓拔野毫不在意的说了句:“刚刚分了。”

“又分了啊,那要不要帮你约sandy?”季天旭边开车边问道。

拓拔野有些怪异的望了季天旭一眼,讽刺的说道:“你什么时候改行当拉皮条的了?”

季天旭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然后说道:“老大,我这是关心你啊!”

如果老大没有得到满足,那么,受罪的可是他啊!他才不要一天到晚面对着老大那好像便秘了一个世纪的脸!那样太不人道了!

“我的脸上写着我缺女人了吗?”拓拔野瞪了季天旭一眼,说道。

他又不是那种没有女人就活不下去的花花公子,之前一直游戏人间不过是因为……因为心中的那个人永远都不可能成为自己的,他才会放纵罢了。

不过,现在,他跟天底下所有的男人一样,可以拥有她,这一次,无论对手是谁,他都绝对不会放手!

要他放手!

除非他死!

-

-

第6章 想死滚远点

季天旭转过头来看了拓拔野一眼,本能的想说“是啊,你没有女人就活不下去”,不过,为了不让拓拔野瞪他,他将那些话都安奈在心底。

老大今天看起来明显的心情不好,他还是不要踩地雷了,他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暂时还不想成为十八年后的好汉。

拓拔野沉默了片刻,然后才开口说道:“给我去查一个人。”

听到这样的话,季天旭竟然觉得血液有那么一瞬间的振奋,通常,老大要他去查某个人的时候,就表示,他要对那些人使一些卑鄙手段了,他一点都不介意成为老大的爪牙!

睨了明显有些振奋的季天旭一眼,拓拔野大概也猜到他想到哪里去了,于是,没好气的说了一声:“别想太多,我要你去查苏浅浅。”

听到苏浅浅这个名字,季天旭本能的踩下了刹车,转过头来,错愕的看着拓拔野。

季天旭毫无预警的踩下刹车,拓拔野的身体本能的往前倾,他恶狠狠的瞪了季天旭一眼,说道:“你小子活腻了是不是?”

因为季天旭突然刹车,车子停着不动,后面的车子不耐烦的鸣着喇叭,“叭——叭——”的声音不断的响起,甚至还有人在骂了起来。

“会不会开车啊?”

“想死滚远点!”

……

季天旭看了看拓拔野,吞了一口口水,然后才又踩下了油门,不过,他还是小心翼翼的跟拓拔野求证着:“老,老大,请问,你刚才说的是谁?”

拓拔野给了季天旭一个白眼,不屑回答他的问题。

拓拔野那个不屑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季天旭知道自己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只是……老大竟然要他去查苏浅浅的资料?

不是sally,不是sandy,不是nancy……也不是老大那一串女人,竟然是……苏浅浅!

他以为苏浅浅已经跟拓跋家没有任何的联系了,没有想到,老大现在竟然让他去查苏浅浅,还真是太太太意外了!

“最快时间将她的资料给我,做不好这件事的话,你就回家吃自己吧!”拓拔野搁下了一句狠话。

季天旭马上来了精神,他知道,老大从来都不会开玩笑的,他投胎的时候就忘记了幽默因子了,所以,他最好在最短的时间里将苏浅浅最详细的资料递上,不然的话,他就真的要回家吃自己了。

要他回家吃自己?笑话,他现在的工作是钱多事少离家近,想炒掉他,别说门了,窗户都不会有一扇!

他寻思着等等就要给平时合作的那些征信社打个电话……

知道季天旭已经将自己的话给听进去了,拓拔野也不再说话。

“呃呵呵……”突然,一串有些诡异的铃声响起,虽然经常听到这熟悉的铃声,加上现在又是大白天的,但是,季天旭还是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的。

拓拔野掏出手机,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的时候,他一点接电话的意思都没有。

分神注意到拓拔野手机上的号码,季天旭脸色一变,说道:“老大,怎么不接电话?”

“怎么,我接不接电话还要经过你的同意,究竟我是老大还是你是老大啊?”

季天旭缩了缩脖子,没有再说话,他当然知道谁才是老大啊!只是,老大不接电话的话,倒霉的可是他啊……

果不其然,拓拔野的手机铃声截然而止之后,便是他的手机响起了。

看到屏幕上那个名字,季天旭有些哀怨的看了拓拔野一眼,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接起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他耳边就噼里啪啦的传来了一个女子的逼问声:“季天旭,野哥哥怎么不接电话?他在哪里?”

再次看看自己身边那个跟没事人一样的拓拔野之后,季天旭没好气的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闻大小姐,我又不是老大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不接电话啊?”

耳边传来了一个有些骄纵的声音:“少废话,你这个总管太监一定知道野哥哥的行踪,你不说的话,我一直打电话给你,烦死你!”

听到闻小书竟然用“总管太监”这个词来形容自己,季天旭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一大半,然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拓拔野却看起来心情好得不得了。

注意到拓拔野那要笑不笑的样子,季天旭就直想吐血,不过,做人家手下的,只能将所有的委屈都默默的往肚子里吞了,他哀怨的看了拓拔野一眼,然后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闻大小姐,请问你究竟有没有更好的形容词啊?”

总管太监?

丫的!总管太监有他这么帅气逼人吗?闻小书那女人还真是没眼光!

耳边又传来了闻小书那一点都不客气的声音:“废话少说,野哥哥究竟在哪里?”

“你要我说我就说,那我不是很没面子?”季天旭没好气的说道,竟然用“总管太监”来形容他,恕可忍孰不可忍啊!

“你早就已经不要脸了!”闻小书在电话的那头说道。

听着季天旭跟闻小书在斗嘴,拓拔野竟然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像今天的天气一样,好得不得了啊!

季天旭因为跟了个不管事的上司,所以,平日在公司里也是浑水摸鱼比较多,但是,当拓拔野交待事情给他的时候,他却总是能在最快的时间完成。

手中拿着季天旭给他的关于苏浅浅的资料,拓拔野只是点点头,便让季天旭离开了。

季天旭离开之后,他便迫不及待的将牛皮纸袋中关于苏浅浅的资料拿了出来。

当他看到报告说苏浅浅真的失去记忆之后,他的心“咯噔”了一下。

他知道苏浅浅出了车祸,以为车祸后她彻底的消失了是因为不想面对过往伤心的事情,之前,与苏浅浅重逢,听她说失忆,他以为那只不过是她随口说的借口,却没有想到,她真的是失忆了。

失忆,还真是一个好办法啊!

将过去从自己的记忆中抽离,自己却像一个无事人一样,继续生活下去。

只是……那个人……那个跟苏浅浅跟“关系匪浅”的人知道苏浅浅失忆了吗?为什么,苏浅浅出车祸,那个人却无动于衷呢?

不过,不管怎么样,那个人的“无动于衷”也说明了一些事情,既然那个人对苏浅浅已经“无动于衷”了,他也就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

翻到那页写着苏浅浅的住址跟电话号码的时候,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

-

-

第7章 失忆症

深夜,书房里,书桌前是一个泛黄的台灯,苏浅浅对着电脑认真的画着图。

突然,电话铃声突然想起,专心画画的苏浅浅被吓了一跳。

她看了电脑屏幕下方的时间,才注意到,现在已经是深夜两点了。

每次都是这样,她只要一专心工作起来,就会忘记时间的流逝。

原本,她并不打算理会那电话铃声的,熟悉她的人,都不会深夜打电话来给她,但是铃声持续不断地响,吵得她无法专心创作。

深夜两点打电话,这人不是真有急事,就是变态,她的生活是再简单,再平静不过的了,所以,并不会真的是有人有急事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给她。

不是急事,那么,就是变态了。

她一点都不想理会变态。

然而,不断的响着的电话声让她相信这不是骚扰电话,如果变态也这么有耐心,就不是变态了。

她离开了书房,拉进了身上的衣服,来到了客厅,接起了电话。

“喂。”

在这个一般人都会破口大骂的时候,她的声音依然温和有礼。

低沉粗糙的男性嗓音传来:“听声音,你还没睡。”

一股震颤的寒冷随着声音穿透了四肢百骸,苏浅浅立刻就认出这个声音,是拓拔野的声音!

她那握着话筒的手不自觉的紧握了些,他竟然在这个时间打电话给她!

拓拔野的声音透过话筒传了过来:“你不说话,是因为太过震撼,还是太过惊喜?或者,你认不出我的声音?”

从震撼中恢复过来的苏浅浅深呼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慌张,她努力保持声音平静,礼貌地问:“对不起,我的确听不出你的声音,请问你是谁?”

“苏、浅、浅!”他有些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叫着她的名字。

她的名字从他嘴里吐出来,字字都像钢钉,扎得她心惊胆战。

“无论你是真的听不出来还是装作听不出来,你都会后悔的。

从今以后,你会永远记住这个声音。

”她竟然无视了他!他一点都不介意让她知道,他的存在感是多么多么的强烈!

到了这个时候,苏浅浅没办法继续装傻,她只好硬着头皮说道:“你是拓拔野。”

不久之后,苏浅浅就知道她当时的做法适得其反了,拓拔野这种狂傲到将全世界都踩在脚下的男人,最不能容许别人忽视他,只要你给她足够的在乎,那么,一切就都好办了,不然的话,你以后的日子,便难过了。

他一语双关的说道:“还好,你的‘失忆症’不是很严重。”

不想跟他争辩“失忆”这个问题,苏浅浅说道:“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拓拔野,本能的想要排斥。

他再次的出现,让她又想起了一直在做的那一个梦,女人的哀伤和恨意。

那一段遗忘的记忆,是她想要找回来的,但是,如果找回记忆的代价是跟拓拔野有纠缠的话,那么,她宁愿放弃那一段记忆,继续她的生活。

拓拔野轻笑,口气有些不屑的说道:“你的‘失忆症’这么快又犯了?我说过,是你挑起了一切,你就要承担后果。”

拓拔野那蛮不讲理的话让苏浅浅微微的动怒了,她的声音不自觉的拔高了,说道:“拓拔野,我没有挑起任何事情,也没有必要去承担任何的后果!所以,请你不要来纠缠我!”

如果真的要追究,是他先找上她的,可是,他却一再的说是她挑起了一切,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挑起了什么,更不知道,他对她那势在必得的决心是从何而来!

拓拔野不理会苏浅浅的话,说道:“苏浅浅,你记着,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我得不到的,包括你。

现在,我就在你楼下,你下来,或者我上去,任你选择。”

苏浅浅有些失控的叫了一声:“不,我两者都不选。”

他说是让她选择,但是,事实上,她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无论她选择哪一个,她都必须见他!而她,根本就不想见到他!

老天,她以前到底是怎么招惹到这么一个恶魔的啊?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的话,她真的宁愿自己以前不认识他!不管他曾经在她的生命中扮演过怎样的角色!

拓拔野的声音中有着不容拒绝:“由不得你,我现在上去,你看是你主动给我开门,还是我自己砸开。”

苏浅浅终于忍不住语气中带上了几分威胁的说道:“拓拔野,我会报警,我说真的。”

她就不相信他真的能那么肆无忌惮!

“你不会的。

”拓拔野笃定的说道:“五分钟,你不下来我就上去。”

“拓……”电话的忙音截断了苏浅浅的话音,她用力挂上电话,胸前剧烈的起伏着。

拓拔野是一个无赖!他难得就不会尊重人吗?她已经明显的拒绝了,但是,他却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一样,真让人生气!

怎么办?直觉告诉她,拓拔野是一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她不能让他深更半夜上来砸她的门,那么剩下的选择,就只有屈服。

但是她不甘心,无论为了任何理由,她都不想跟拓拔野有任何的牵扯,拓拔野是一个危险的男人,她一点都不想招惹。

她只有五分钟,时间已经在大脑停摆的过程中溜掉了两分钟,看看墙上的挂钟,她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抓起钥匙冲出大门。

拓拔野已经走出车外,往警卫室的方向前进,然后他看到一抹纤细的身影匆匆而来,他的眸子中顿时就染上了几分得意,就说嘛,他拓拔野想做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做不到的!

苏浅浅走到雕花大门前面,停住了脚步,隔着门,说道:“我下来了,你有话就快说。”

“出来。

”他朝她勾了勾手指,嘴角是一抹得意的笑容。

苏浅浅摇头,说道:“我没有钥匙。

警卫已经睡了。”

接着路灯的光芒,她注意到拓拔野嘴角那道被她咬的地方的血迹早已经凝固,只留下了一道痕迹,那痕迹,就像一条丑陋的虫子。

拓拔野摇头,说道:“我不喜欢说谎的女人。

你自己出来,或者你去叫警卫开门,又或者我跳进去,我相信自己的身手,这扇大门还难不倒我。”

他不介意多给她几个选择。

-

-

第8章 我想跟你在一起

苏浅浅没有接受他任何一个建议,而是说道:“有事不能等以后再说吗?这么晚了,大家都睡了。”

“你还没有睡,我也没有,而且今晚,我想跟你一起。

”他的语气充满浓浓的挑逗。

“你——”苏浅浅觉得自己受到侮辱,这个人,根本都不听别人说话的!

什么叫做她还没有睡,他也没有,而且今晚,他想跟她一起啊?他那理所当然的态度还真让人想要赏他一巴掌!他以为她的主宰吗?他说什么,她就要照做吗?她平时待人也许和气,但是,却不代表她是那种让人搓圆捏扁泥娃娃!

“苏小姐,有事吗?”巡夜的警卫朝他们走来,看到门外站着一个高大英挺的男人,了然地笑道:“哦,男朋友不舍得走吗?”

“不是。

”两人同时回答,苏浅浅疑惑地看向拓拔野,却听他继续道:“我自己相思难耐,忍不住半夜跑来找她,她却忘了带钥匙,害我想拥抱她一下也不行。”

“拓拔野!”苏浅浅大叫,这样不靠谱的谎话,他竟然能说到眼睛都不眨?这个男人不仅仅是霸道,而且面皮还很厚!

该死的!她好想骂人!

“看。

”拓拔野朝警卫无奈地一笑,一改刚才面对苏浅浅那霸道的样子,像一个温柔的情人一样说道:“她总是这么害羞,追她可真辛苦,白天的时候不让亲不让抱。

好不容易没有人了,她又不开门。”

“别听他胡说,”苏浅浅急了,连忙说道:“他不是我男朋友,是个无赖,白天纠缠不清,晚上还来捣乱,我是不想惊扰到其他住户才勉强下来见他的。

”接着,她转向拓拔野,说道:“你听清楚了,无论你怎样威胁我,我都不会让你得逞,你死心吧。”

她扭转头,不顾一切的往回走,将拓拔野抛给冷下笑脸的警卫。

不管了,如果再让她面对拓拔野多一秒钟,她会发疯的!那个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沟通,他的骨子里就是一个野蛮人!

警卫一改刚才的和善,对拓拔野说道:“对不起,先生,我想,你应该回家去了,不然,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很好!

望着苏浅浅那决绝的背影,拓拔野在心中替她鼓掌。

从来没有女人像她一样,做得那么绝,做得那么狠!

如果他得不到她。

他就不配叫拓拔野。

如果苏浅浅知道她总有一天会屈服,那天晚上她就不会反抗;如果她知道她的反抗引起了他的不服输,她宁愿她第一次就屈服……

因为拓拔野的出现,苏浅浅一整晚都没有睡好。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却又在半梦半醒间,被梦中的那个女人纠缠着。

“我那么爱你,那么相信你,对你全心全意,你竟然背叛我?为什么?难道我给你的,还不够吗?”那是女人伤心欲绝的声音,被背叛那刺骨的痛传到了苏浅浅的心里。

梦中的那个男人冷笑,有些刻薄的说道:“你要身材没身材要情趣没情趣,你真的觉得你给我的,够了吗?”

睡梦中的苏浅浅的眉头皱了起来,手紧紧的揪住了胸前的衣服,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了。

梦中的女人失控的哭了出来,伤心欲绝的说道:“我恨你!我曾经有多爱你,现在就有多恨你!”

男人看着女人,云淡风轻的说道:“我不在乎,你爱我,恨我,我都不在乎。”

梦中的女人尖叫,痛哭。

眼泪不停的从苏浅浅的眼角滑落,湿了大片的枕头,终于,苏浅浅哭出了声音,然后转醒,因为刚哭过,她总觉得,胸口好想堵着一口气,有些缓不过来。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注意到床头的闹钟时针指向了五。

耳边回荡着梦中那个男人的话:“我不在乎,你爱我,恨我,我都不在乎。”

不在乎,那是因为他的心里,没有她的位置吗?

苏浅浅为梦中的女人觉得难过,被自己全心全意的爱着的人伤害,那会是怎样的痛苦?这也难怪,梦中的那个女人哭得那么伤心了。

苏浅浅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不自觉的问道:“你到底是谁?我又是谁?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然而,回答她的,还是一室的安静。

经常被同一个梦纠缠着,在拓拔野出现之后,她甚至曾经怀疑过,梦中的那个女人就是她,而那个男人就是拓拔野。

不过,在了解拓拔野性格中的野蛮因子的时候,她就觉得,那个男人不是他,因为,她不认为自己会爱上那样一个野蛮,不懂得尊重别人的男人。

但是,如果那个男人不是拓拔野的话,又会是谁?不是拓拔野,为什么她却会对拓拔野有着莫名的熟悉感?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梦中那个被最爱的人伤害的女人,会是她吗?会吗?

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睡意全无,望着黑漆的窗外,在床上坐到了天亮。

天亮之后,苏浅浅接到了许无痕的约她见面的电话。

看到镜子里那个脸色苍白,眼底下挂着两轮重重的黑影的自己,苏浅浅又叹了一口气,她今天实在不应该顶着这么一张恐怖的脸出去吓人啊!

她拿出了粉饼,遮去了自己过于苍白的脸色……

颐风集团是目前国内数一数二的五星级连锁酒店。

此刻,G市颐风集团总部的办公室,电话声不停的响起,每个人都在忙碌着。

总裁室内。

总裁室占据着集团总部的最高楼,室内设计独特,最外面的墙是一整片的落地窗。

室内光线充足,甚至明亮到有些刺眼了。

一个年轻的男人站在落地窗前,静静的望着窗外。

男人有着一头柔软的黑发,他的眼睛像一口幽邃的千年古井,深不见底,不知道埋藏在最深处的,是什么不欲人知的幽微心事,格外的耐人寻味;然而,他的鼻梁上却架着一副眼镜,那副眼镜,为他添了几分斯文儒雅的感觉。

他的气息很是干净,如果,他不是站在这里的话,别人会以为带着几分书生气息的他是大学里年轻的教授。

他的嘴角永远黔着斯文无害的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清风的感觉。

他便是颐风的总裁拓跋沐。

-

-

霸道总裁的失忆娇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霸道总裁的失忆娇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霸道总裁的失忆娇妻全部精彩内容

《《霸道总裁的失忆娇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主角苏浅浅拓拔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