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女神医楼小安全文免费阅读by李清越颜煜青

重生之女神医楼小安全文免费阅读by李清越颜煜青

重生之女神医

时间:重生之女神医作者:楼小安

重生之女神医李清越颜煜青小说

《重生之女神医》是一部很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I提供重生之女神医小说免费全文,小说的主角是李清越颜煜青。李清越是天生神医。星月阁学医十年,能闻汤辩药性,丝线断脉案。为报阁主救养之恩,入青楼毒杀淮南侯,下手后才发现,一切是局。阁主只为借她之手杀找她十年的亲生父亲淮南侯。只是明了已晚,她已被下毒,无力复仇,...

重生之女神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7章:长庆坊

"你能有什么办法,赶紧进屋。"李沉毅不耐烦的推着李清越往屋里走:"不动手你就不听话,赶紧进去。"

进了屋。

李沉毅便出屋,只是过了一会又进来,丢了一包松花糖到李清越手里:"别一天天的总想往外跑,这松花糖是李记的,比你去外面小摊买的糖点要好多了。"

说完,李沉毅就不耐烦的走了。

不久,屋外传来李长德的叫骂的声音:"怎么和你妹说话呢,就不会说好听的,没看你妹还病着吗。"

"赶紧出门做事吧,如果明天老刘过来,有的头疼。"

李清越打开小小的油纸包,取出一颗松花糖放嘴中。

有点太甜了。

不过李清越也没吐,只是将剩下的几颗松花糖包回去,仔细的放置起来。

"冬菊。"李清越开口。

不一会,冬菊便进屋:"小姐,有什么吩咐?"

"李沉毅的衣裳都在什么地方?"

冬菊有些莫名:"少爷的衣裳自然是在少爷的屋里。"

"旧衣裳呢?"

"旧衣裳也是,都锁在衣箱里。"冬菊开口。

"帮我取几件我哥的旧袍子,最好是我能穿的。"李清越开口。

冬菊更莫名。

"快去。"

因为李长德宠爱,府上对李清越几乎都是有求必应,所以即便是李清越的要求古怪,冬菊最后也是照办。

不一会,便取回来几件旧衣裳。

衣裳虽旧,却可以看出这些料子比李沉毅如今穿的衣裳料子要好。

"小姐,这几件衣裳少爷挺宝贝的。"冬菊小声提醒。

"你下去吧。"

打发了冬菊,李清越才拿起衣裳和自己对比,冬菊的拿的衣裳大小确实合适。

她本来是打算明日再出门的,但看李府的状况,若是明日再有债主上门,恐怕根本拿不出银子来。

所以她决定换一下时间,今夜就去一趟长庆坊。

她在长庆坊呆的那段日子,虽然是作假,却攒下不少积蓄,正好拿回来,也好解解李府的燃眉之急,除此之外,为了对付星月阁,恢复淮南侯的声名,她也是要去长庆坊一趟。

入夜。

李清越便换好衣衫,偷偷从屋中走出。

李沉毅和李长德大约是一起赚银子了,并不在家里,却也正好,李清越揪着冬菊不注意的空隙,便溜出李府。

长庆坊的夜晚十分热闹。

还未靠近,便有靡靡之音传来。

李清越几乎走近,便被门口招揽生意的姑娘拉了进去。

不过李清越也不拒绝便是了。

长庆坊分一楼二楼,一楼属于不富有的散客,看看姑娘,看中了,便付些零散的银子,亲薄一二。

二楼则是专门招待富甲权贵的,全是雅间,到了里面,只管等着妈妈领着一个个姑娘见客。

李清越的目标是二楼,因为她原本住的地方在二楼,不过以她手里的银子,可去不了二楼。

当然,不提银子,就这穿着,也是去不了二楼的。

但李清越也不慌张,打发了将她迎进来的姑娘,便直接往长庆坊后院走。

这长庆坊是星月阁专门收集各路消息的据点,正因如此,每日有专门负责在此驻守的人。

对于李清越来说,这就是她的机会。

星月阁内负责长庆坊的人是游娘子,她恰好熟悉。

不多会,李清越便到得一个暗门前,将将再往前,已经有人出来拦着:"不好意思,这里不是客人随便进入的地方。"

"踏青姑娘让我过来取一样东西。"李清越平静抬眼。

踏青是长庆坊坊主游娘子的亲随,因为这身份,大多数守在长庆坊的暗卫都知道。

听到这话的人不由上下打量李清越,显然还是怀疑:"过去怎么不曾见你来过?"

"刚刚从暗营出来,第一次做事情,所以你没见过我。"李清越安静的开口。

听到这话,丁武表情明显放松下来,因为星月阁的人全是通过暗营训练了出来的,能说出暗营,自然是自己人:"你进去吧,拿了东西,记得快些出来,今日长庆坊会有贵客,万一不小心让人注意到异样就不好了。"

李清越点点头。

便直接进了暗门。

这暗门可以直通二楼,甚至一些明面上,二楼客人看不到的房间。

不过李清越的目标很明确,今日要去的便是自己身前的房间。

她刚死两日,为了不显得奇怪,想来不会有人随便动她的房间,不过这也是保不齐的事情。

她死了,知道她死了的人说不定会过来拿走一些她的东西。

不过李清越并不担心,因为她习惯性将东西分开放,即便被拿走大部分,只要稍微有留存,解决李家如今银钱紧张的局面是没有问题的。

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她曾经接收柳钟毓送来的暗信,如今是否留存。

因为敬仰爱慕柳钟毓,她舍不得毁掉同柳钟毓通过的任何消息,也因此连暗杀淮南侯的那几张信纸也不曾烧掉,存放在她住的屋子的暗格中,这件事情并没有人知道。

这也是她能够证明淮南侯是被人害死的证据。

想要恢复淮南侯的声誉,第一步,便要让人先知道,淮南侯不是正常死亡,而是被人毒杀,如此一来,只要有人深究,再适当的将长庆坊和星月阁的关系一点点放出去,最后将所有事情真相揭开,想来就能恢复淮南侯的声誉。

随着暗门上楼,便见楼道上的守卫。

看到她便拦住她。

她一律用的之前同样的借口,终于花费了一盏茶时间,到得她原本住的房间。

只是让李清越没想到的是,房间外,竟然也守了人。

李清越顿了顿,最终上前。

想要拿到证据,终归是要冒险的。

所以李清越缓步走到守在她住所门前的人跟前,将过来替踏青取东西的话说了一遍。

守门的人明显谨慎:"踏青让你过来拿什么东西?"

"踏青让我过来拿游娘子的手环,说是前日游娘子过来看清夜姑娘时,不小心落在了屋中。"李清越一字一句的开口。

守门人依旧在打量李清越。

"你看着很陌生。"守门人开口。

"新从暗卫出来的人,总会叫人陌生。"李清越淡淡回话。

守门人始终没能在李清越身上找出不对的地方,最终让开挡住李清越进屋的门:"取东西快一些,上面已经下令,清夜姑娘的屋子,不能随便进入,如果你不是帮游娘子取东西,这屋子是不会允许你踏入。"

李清越点头应是,才踏进自己屋中。

 

 

第8章:拿银子

不过屋外守卫的人并没有离开,而是重新守住门口。

李清越看了一眼守卫,便扫视屋内。

屋内摆设明显有变化。

李清越心微微下沉。

星月阁的人恐怕在她死后直接到过她的住处,亦或者,在她还没死,让她去见柳钟毓的时候,已经到过这地方。

毕竟早就预料到她的结局。

就不知道她存放的银钱,查看过这里的人有没有动了。

李清越脚步没有停顿,直接走到梳妆台。

首饰盒打开。

空的。

李清越到床旁,将竹枕拿起。

她曾在竹枕里放了些银票。

只是拿起,李清越便一顿。

没有出现什么响动,显然,竹枕也是空的。

搜她屋子的人,不但贪财,恐怕对她喜欢分开藏东西的性格也比较了解。

她的死,还真是一早就安排好的计划。

就不知道她私下留下和星月阁的任务通信,星月阁的人有没有猜到。

李清越神情没有波动,只是继续走到案台前,案台上放着一个没有任何花纹的小木箱,这木箱是她专门用来放置给人看诊用的银针和脉案的。

当然,除此之外,里面还放了丹药和银钱。

身为星月阁的人,随时可能要去办星月阁布置下来的任务,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遭遇什么情况,所以,这医箱里她也是放了东西的。

只是动医箱之际,碰到了一个随意摆放在旁边的紫檀盒子,盒子很小,大约也就能装下一只镯子的大小。

这是淮南侯死前送她的东西,只是那时候她不知道淮南侯是她父亲,便看也没看,随意的丢在了一旁。

李清越顿了一下,将紫檀盒子收进衣服里。

才取下医箱打开。

长庆坊大堂。

一身劲装女子到得暗门前:"今日长庆坊可有发生什么特别的情况?"

暗门前守着的暗卫丁武看到前来的女子目露惊讶:"踏青姑娘,您怎么这会过来了,您不是刚刚派人过来取东西了,我还以为您今日有事不会亲自过来了,才会派人过来取东西呢。"

踏青皱眉:"你在说什么,我根本没有派人过来取东西。"

"若不是您派的,人怎么会说是您派过来取东西的?"

下一刻,两个人脸色变化。

踏青直接询问人在哪里。

丁武看向暗门上楼的方向。

楼上。

李清越打开药箱后,微微松一口气。

估计是药箱里找的人不仔细,又或者这医箱暗格太多,找的人太着急,缝隙里竟是留下了四五颗金瓜子。

虽然一颗金瓜子只相当于八两银子,五颗金瓜子也就只有四十两银子,对比李府欠的八十两银子还差了一半,但想来明天可能来的麻烦应该能解决了。

至于剩下欠缺的银子。

李清越看了药箱中的药瓶,里面有一些过去炼制的丹药,到时候拿药堂去卖,应该就能凑到。

李清越想着,直接将药箱里的丹药瓶,连带金瓜子全收进起。

做完一切,李清越才走向屋内的泥塑佛龛前。

佛龛下面,就是她藏当初和星月阁的人传递消息的字条的地方。

"你好了没有,游娘子的手环还没找到吗?"突然,门外的守卫探头对着李清越开口。

李清越一顿:"就快好了,踏青说游娘子的手环应该在桌上,我没找到,所以到梳妆台看看,一会马上就好。"

"嗯。"

屋外的守卫这才点头,只是看屋内的状况,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又说不出来,最终继续守在门口。

事实上,他若反应快的话,便能发现,李清越这会站的位置并不是梳妆台前,反倒离梳妆台有些远。

不过,也是李清越太镇定了,才叫守卫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李清越等到守卫没继续看,才重新抬头看向泥塑佛龛。

要从这里面取东西,稍微需要费点时间。

毕竟打开的机关有点复杂。

当初是为了防止叫别人拿了这些东西影响星月阁,如今却是对她的考验。

毕竟门口就有守卫守着。

只要一个不小心,守卫在她取东西的时候探头,后果都不堪设想。

但错过这个机会,以后再想到这里就不容易了。

最重要的一点。

星月阁的人守的这么严,说不得也是发现了什么,万一是发现了佛龛的隐秘,只是没想到打开的手段,下次来,就不一定能拿到这些东西了。

李清越深吸一口气,摁下机关。

而李清越不知道的是,这片刻。

踏青已经带着丁武走上楼。

踏青上得楼,便询问守卫:"刚刚上楼的人去哪了?"

守卫认得踏青,虽然不知道踏青为什么询问的着急,却是直接给踏青指方向。

屋内

李清越已经将第一层机关破了,总共有三层机关,第一层机关是最难的,剩下两个机关比较简单,但容易出错。

好在,都是李清越熟悉的东西。

几乎一个呼吸间,李清越便解开第二个机关,露出一个五星的盒子。

一般人肯定会将这五星的盒子当做藏东西的东西,但其实不是,这是第三个机关,只要选对符号,再摁下,机关才算真正完全解开。

李清蓉直接摁下。

"踏青姑娘,你怎么来了。"

突然,外面传来门口守卫的声音。

李清越神情一凛,快速将最后的东西取到手中,只是准备将剩下的机关一股脑插回去之时,顿了顿,放弃了插回机关。

屋外

踏青:"你可有看到什么外人过来?"

"没有什么外人过来啊,除了踏青姑娘你派过来帮游娘子取手环的人进了屋外,没有旁人过来。"守卫对着踏青认真开口。

踏青听到这话瞬间,直接推开守卫,快速进屋。

"踏青姑娘,可是出什么事情了?"守卫还在询问。

"踏青姑娘根本没派什么人来!"跟着踏青的丁武开口。

不过看清屋内的状况,特别是佛案下凭空出现的已经空了的机关,守卫脸色也变了:"您派来的人明明进了清夜姑娘的屋子,刚刚我还催对方快一些呢,人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踏青直接打量周围,便看到屋内的一扇窗子是打开的。

不由快速走向窗口。

窗外没人。

 

 

第9章:唐突

"搜,搜整个屋子,来人可能取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必须将人给我找到,再派人去长庆坊外查看。"

但凡踏青往打开的窗户右侧看一眼,便会发现挂在屋外的李清越。

这么短时间,根本不够李清越多做什么。

跳下去更引人注目。

所以李清越直接选择挂在窗户外,赌一把发现屋中明显有藏着的东西丢失,一时间慌乱着急查找的人下意识只会往楼下看,而不会左右查看。

幸好,她赌赢了。

但如今也面临一个新问题。

那就是如何趁这个空隙离开。

这般挂在屋外面,她的臂力坚持不了太久。

李清越低头看了一眼街道。

不能跳。

这会跳下去,直接会被发现。

以这身体的状况,根本逃不掉,绝对是插翅难飞。

判断出自己的处境,李清越速扫视四周,终于看到相隔一间屋子的雅间窗户开着。

李清越心中一动,快速移动过去。

说着似乎不少时间,实则不是几个呼吸做下的决定。

几乎是李清越翻进那间雅间。

踏青带着手下走出长庆坊追踪,而走出长庆坊的瞬间,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

若不是李清越速度快,此刻恐怕已经被发现。

即便如此,这会的状况,也不是很好。

因为。

她进的屋子有人。

还是一个和她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正是在淮南侯府跟着她一起躲起来,看到李存志和李清淑争执的那个长相俊逸的少年。

只是这少年如今看起来和那日的散漫肆意模样不同,脸上面无表情,甚至有几分悲伤。

或许是衣衫变化。

束发嵌宝紫金冠换成了束发玉冠,衣衫也非束身外衫,换成了精致的紫袍,且这紫袍散散的披在地上,加上这几分悲伤。

竟是瞬间将年纪增加了几分,仿若弱冠公子。

而那人看到有人翻入,目光瞬间锐利,待得看清李清蓉后,显然也认出李清越,目露惊讶。

"你不是淮南侯府的那个小姑娘吗,你怎么从窗子外爬进来了,还打扮成这样子?"好看的公子上下打量李清越:"你穿男子装束可不如女子装束好看。"

不等李清蓉开口,屋外的敲门声响起。

眼见屋内没反应,敲门声急促一二:"公子,我带老鸨过来了。"

"进来。"颜煜青才开口。

李清越立刻站直身子,同时走到那公子附近,仿佛一个小厮一般静立一旁。

但若仔细看,这个距离,只要瞬间往前,便能控制住颜煜青。

而李清越也没注意到颜煜青在她举动出现的瞬间微微眯眼,身姿微微调整。

这片刻,一个小厮带着老鸨从屋外走进。

"清夜姑娘呢?"颜煜青直接开口。

李清越抬头。

"实在对不住公子,我们清夜姑娘今日不舒服,恐怕是不能出来伺候您了,所以我带了兰月姑娘过来伺候您,兰月姑娘是我们长庆坊除了清夜姑娘外,长的最好看的姑娘。"

"我来此就是为了见识见识清夜姑娘,想看看什么样的姑娘能将淮南侯迷的神魂颠倒,甚至丢了性命,谁耐烦见什么兰月。"颜煜青随意的靠坐着。

那贵公子闲散却贵气的风情无比吸引人的目光。

"可清夜姑娘确实不舒服。"老鸨小声开口。

"哦?我连续来了三个晚上,难不成清夜姑娘就不舒服了三个晚上,还是你故意不让清夜姑娘见我?"颜煜青看向老鸨:"又或者,你看不起承恩侯府。"

李清越听到这话微微抬眼。

这少年是承恩侯府的人?

承恩侯府在京中闻名,一是因为承恩侯是当年被判谋逆的礼国公府的女婿,礼国公府被判谋逆,承恩侯府却没跟着被灭族,第二则是即便被礼国公府影响,承恩侯府竟也能屹立至今,人人都说,若不是因为礼国公府,恐怕承恩侯府比之淮南侯府在京城都会更甚一筹。

不过李清越记得承恩侯府,却是因为淮南侯曾经为了救承恩侯之子,也就是礼国公的外孙,在二选一,只能救一个人的时候,救了承恩侯之子颜煜青。

正是因此,淮南侯才对她无比内疚,甚至以为她想复仇,亲手送上自己的性命。

只是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承恩侯府那位公子。

老鸨顿了顿:"实在不是我不替公子您询问,实在是清夜姑娘……"

颜煜青:"我只要见清夜。"

"公子您为何一定要见清夜姑娘。"老鸨小声询问。

"你这话倒是有趣,想见长庆坊的头牌,难不成还要理由?"颜煜青看向老鸨。

老鸨一个哆嗦:"这,我再去替您问问。"

待得老鸨离开。

颜煜青便看向李清越:"你这幅打扮,也是为了过来见识清夜姑娘的?也想看看什么长成什么样的天仙,能将淮南侯迷死?"

颜煜青凑近李清越:"或者,你因为那日在淮南侯府听到的大秘密,也想过来查查这清夜姑娘。"

颜煜青凑的有点近,呼吸几乎打到李清越。

李清越退后一步:"我还有事,先走了。"

李清越说完,直接往屋外走。

只是走出屋外,便见一队人从走廊上匆匆往这边走来。

即便是匆忙的一眼,李清越也瞬间认出来人,正是带人追踪自己的踏青和正面见过她的丁武。

李清越眉头一皱,快速退回屋中,并将门关上。

颜煜青见李清越回来:"你刚刚不是说有事先走吗,怎么又回来了?"

"将这几间房间都搜一搜,那人不可能短短时间跑掉,外面没有人看到有人跳窗,那人更大可能是还躲在长庆坊"像是回答颜煜青,屋外传来踏青的声音。

颜煜青挑眉,嘴巴无声的询问:"那外面的人可是来找你的?"

李清越却是已经听到隔壁的屋子的房门被推开,还传来女子的惊呼声,以及男子的呵斥声。

"看样子,那些人很快就要到咱们屋子了。"颜煜青低声开口。

李清越眉头皱的更紧,直接走向窗户的方向。

"你这是打算跳窗逃走吗,你的小身板受的了吗?"

眼看,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却是被颜煜青拽住。

"算了,看你紧张的,逗你真没意思。"

李清越眼睛微微眯起,不等颜煜青话说完,却是直接将头上的簪子一拔,一头青丝瞬间落下。

而这片刻,脚步声已经到的门外。

李清越看向颜煜青:"抱歉,要唐突了。"

说话间,将颜煜青按坐在小塌之上,扯过搁置在一旁的薄被,往肩上一披,整个人就势往颜煜青腿上一坐,环住颜煜青脖子。

 

重生之女神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重生之女神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重生之女神医小说全文

《重生之女神医楼小安全文免费阅读by李清越颜煜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