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灿韩士愈小说by鱼儿摆摆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程灿韩士愈小说by鱼儿摆摆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我开白事店的那些事儿

时间:我开白事店的那些事儿作者:鱼儿摆摆

我开白事店的那些事儿程灿韩士愈小说

我开白事店的那些事儿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我是一个个体商户,经营着白事店的营生。我的出生就是一场悲剧,先是克死了父亲,又克死了母亲,最后我唯一的亲人奶奶也离我西去。我是天注定的天煞孤星,本以为我这辈子不过孤独终老罢了,直到在梦中,那个唤我“丫头”的男人出现后……一系列的灵异鬼事如迷雾般笼罩了我的全部生活,等待我去慢慢播散开来…...

我开白事店的那些事儿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血窟窿

一股冷气似波纹扭转慢慢传感入我身旁。

“啊——鬼啊——”我惊恐的大叫,双手紧紧地扒着肩头瑟瑟发抖。

这男人出现的太突然,几乎就是一个眨眼间。这必然必的是鬼啊!

我缩到墙角,向那男鬼求饶道:“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

求饶之余,这男鬼咋有点面熟捏?

这,这不就是在梦里面夺走了我初吻的那个好看男人吗?

你们可知那种梦中出现过的人一转眼化为现实了的感觉!

只是他再怎么好看也摆脱不了他是鬼并非人的事实!

“不错。”男鬼挑着唇角,言辞间颇有几分赞赏的意思。

我惊异之余,注意到他看我的眼神,结果发现他正盯着的是我的一双“小馒头”。

登时,我的脸红的跟个红屁股似的。才意识到自己上半身光溜溜的,下半身也不整的很。长这么大我还没被男人这么看过呢!

我赶紧扯过被子给自己遮上。本来就缩在墙角的我,明明已经没有可退空间了,又平行的挪了挪,以来想和这男鬼拉开距离。

“我救了你,为什么又要杀你?”这声音和刚刚那“天籁之音”一般如此。

前时我看到的闯入房间里的黑影便是这男鬼咯。

面对鬼的反问,我不知所措。

一个慌神儿间,我已被男鬼像是提溜一根菜叶般似的,放到了床上。

我还没来得及躲,他便长臂一伸将我拉入怀中,款款而道:“丫头,我等了你这么久……”

我不懂他在说些什么,可见他微微蹙眉的神情,我对他竟心生出几分说不出的心痛滋味,这让我感觉很奇怪。

我的理智告诉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尽全力摆脱掉他。

“你放过我吧,我与你素不相识!你需要女人是吧,你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我多扎几个漂亮的纸人烧给你,你要多少我给你烧多少!”还被他抱在怀中的我,害羞的厉害,声音也小得可怜。

“丫头,等了这么久,我只想要你。”他的声音很平静,但听后却又给人那么深刻的感觉,那仿佛并不是一句话,而是一句跨越经年的誓言。

我紧咬着唇不敢说话,哪怕我现在裹着大被子,可他身上的气息着实太冷,咝咝的凉意深入了我每一处骨节。

我身体僵硬无比,已经开始发颤,紧紧地揪着被子,紧张的看着他,生怕他再往下对我有什么侵犯性的举动……

“丫头,睡吧……”他淡淡与我道,慢慢收回了紧揽着我的长臂。声音令人迷醉,简直比安眠药还搞笑一百倍。

随着他尾音刚落,那蚀骨般的阴森气息也渐消下去,极强的倦意向我袭来。

隐约我记得,他稍显笨拙的帮我掖了掖被角,就在他转身的瞬间,我见到他的背上竟有四处触目惊心的血窟窿……

我要惊呼出声,便意识全无了。

翌日我醒来的时候,全身上下的骨头都是酸的。

下意识的环视了一圈整间屋子,没有那男鬼的身影。

也是,鬼在白日是现不了身的。

这算是一档子什么事儿!

我不仅突然有了一双能见鬼的眼睛,现在竟然还接而连三的被同一只男鬼给缠上了!

小的时候因为村子里面的人大多迷信,再加上他们喊我扫把星,说我命中带煞,所以在我的内心深处我讨厌死了鬼啊,神啊之类的东西。

再者因为奶奶是神婆的原因,我又必须得妆模作样的跟她学点什么,我不愿当神婆,只为了应付奶奶学了一手扎纸活的本领。

我一心想考大学,学习我从小到大就钟爱的美术专业。

命运使然,我干上了我最瞧不起的开白事店行当。

我究竟是不是真的是一个天生的扫把星,不仅克家人,甚至连自己都克。

不知道是不是这鬼来过店里面,带来了晦气,一整天也没一单生意。

就在我夜里十一点来钟准备关店的时候。

一对小夫妻上门,男的面色悲痛苍白,女的脸色也不太好,但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的刁蛮劲儿。

听他们说是男方的母亲在家中突发心脏病,去了。

“老不死的,死在家里面,以后让我怎么住啊,晦气。”女人唾弃的直言不讳开口道。

俗话说的好,死者为大,这EX妇儿也不怕她婆婆夜里找她来!

那男人一脸懦弱样儿,感怒不敢言。

“看,看什么看!你那死妈什么值钱的都没给你留下,现在人死了,你知道光买这么一套纸活儿就得多少钱吗!?嫁到你们老李家,我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第5章:丫头,快离开

面对XF儿的唾骂,在一旁看着的我,都替他尴尬。

男人始终一言不发,只是脸色越发的苍白。

最后,在那女人的强烈建议和砍价之下,他们要了一套最便宜最粗糙的纸活儿。那女人甚至提出有什么边角料嘛,凑合凑合就行。

我无语。

等那女人一番挑三拣四各种讨价还价之后已经快凌晨一点钟了,他们要的急,有的东西得现做,紧忙活着终于在凌晨两点半把一整套纸活都做好了。

要说晚上熬通宵赶纸活儿又还是夜里送纸活儿我做过,只是最近遇到了这档子事情,难免心惧很多。

就是再心惧也得去。

做我们这行的,说白了是收的活人钱,做的死人的买卖,最后等同于还是赚死人钱。

驳“死人”约,这是非常忌讳的,丁是丁,铆是铆,绝对不能含糊。

装着一车的纸活儿,开着我的破货车,按照那对夫妻留下的地址出发了。

目的地是江城一处城中村的独栋小二层,房子破的不行,而且在紧边儿上,房子外面杂草丛生,根本不像有人常住在这里的样子。

荒芜人烟的很。

按常理说,这里死了人,咋也不点个灯笼,没几个家里亲戚守灵?

我下车,细看了一眼,二楼是有亮光的。

瞧那EX妇儿的刁蛮样子,怕是着急发送老婆婆,选了套最便宜的纸活儿还跟割了她块肉似的,不操办的话更不用花什么钱了。

“李先生,李太太?我送纸活儿的。”院门没锁,我推开铁门,走进去院里喊了一句。

这院子里面可真冷,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味道。

“都搬进来吧。”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那二层小楼里传了出来。

咦?这声音怎么感觉有点不对仗?李太太的声音好像没有这么老吧?

总之赶紧送完,赶紧走。

很快我就把这点抛之脑后了。

“丫头,快离开!”磁性的低沉声音入耳,这是那男鬼!

我下意识的朝后回头过去。

忽的,一声沉重而又压抑的“嘎吱”声在我耳边震颤开来,幽幽回荡。

那铁门已经兀自关上了!

这空气沉寂如水,的确是有微风飘过,但那也远远没到能把这么大的两扇铁门关上的程度吧!

我虽不懂他让我离开是什么意思

只随那铁门骤然关上的瞬间,满满的危机感和恐惧感已经支撑不下去我还站在原地深思的地步了。

直觉告诉我,这个地方并不安全,邪性的很。

我掉头拔腿就跑,卯足了吃奶的力气拍打着那铁门,铁门如巨人般无动于衷。

“别白费力气了,你和他们的下场是一样的。”

这是不是刚刚那位“李太太”的声音?

现在听来,这根本就是一个老太太的声音,带着满腔的愤怨和怒气。

这个老太太,不会是死掉的李老太太吧?

他们的下场,指得又是谁的下场?

“啊——”一道震耳欲聋的惨叫声音从二楼传出。

紧接着一道赤目的猩红色似喷泉一般散在二楼的玻璃上。

一颗还冒着热气的人头如同皮球一般滚落在我脚下,还有几滴鲜血跟着一起溅在我的脚背上。

那颗新鲜出炉的人头不是别人的,正是李太太!

她刚刚那一声尖锐的尖叫声像是利剑般,还在震得我的脑袋嗡嗡响。

现在这视觉冲击只让我吸口气都像是有把刀子在割我的喉咙一样。

“哈哈哈,你这个死女人!”一个蹒跚身影冲到赫然出现在我眼前。

满身鲜血,提着大刀,面孔狰狞的竟然是李先生!

他的目光转向我,我对上他的眼睛,腿肚子止不住的发抖,他的眼神中满是怨气。

“你这个贱货,卖给他们那么劣质的东西烧给我,你和他们一起死!”此时,李先生的开口完全是一个老太太的声音,他身体呈现的姿势分明也是老人的姿态。

这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借尸还魂?

“诶诶诶!”我连忙摆手退后,面颊上更是划下一抹冷汗。“不是我卖劣质产品,是你EX指定要我拿最便宜的东西给她的。这和我没关系啊,你放我走吧。”

我望着李先生那张灰败的脸,错愕间,我看到他的衣衫下似乎都是虫,不断的蠕动着,密密麻麻的,看的人头皮发麻。

一个才死掉的人,尸体怎么会这么快就腐烂掉了呢?

就在这时,我都不知道应该称他为李先生还是李老太太了,他双目一横,怒瞪了我一眼。

操起手中的大刀就要朝我劈来。

就在我苦于无处闪躲的当间儿,更加暴击的画面来了。

第6章:我要你的头

一个无头尸体幽幽的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待那无头尸体走进,我一看,她身上穿的衣服可不就是那位尖酸刻薄的李太太无疑嘛。

这根本就是一间鬼院子啊,该死该死,真是该死,你们一家人的恩怨纠纷,干我一个送纸活的屁事啊。

不过我在奶奶留下的驱鬼日记里面有看到过,鬼灵这东西的思维是和正常人不一样的,很偏执非常之偏执。

“啊——我的头呢?我的头呢!?”李太太拱起手来到头部的位置,捧到的只是空气而已。

鬼知道她没有了脑袋,还怎么能说出话来。

听那声音貌似是从肚子里面发出来的,嗡嗡的。

“哈哈哈——”见状,占用着李先生的李老太太极度阴森的笑了起来。

突的,我只感一道危险的目光将我凝视,便是已经没有眼睛的李太太了。

她像是僵尸一样,一顿一顿的朝我走来,我吓得腿都软了,被她逼到墙角,无力逃躲。

“我要你的头,我要你的头——”

李太太不知道从哪里取了一把匕首出来,那匕首的刀刃上泛着冷森的光芒。我仿佛已经能够听到那利刃划破我肌肤的声音。

下一刻,一瞬的冰冷抵在我的脖颈上。

我惊恐不安的想要大叫出声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办法开口说话了。

忽的,四周阴风大起,树叶沙沙作响。

这个鬼院子的气温原本已经够低的了,现在仿佛又下降了十度之多。

“我的人你也敢碰。”一道不屑的语调如天籁之音般刺破天际而来。

已经接近贴面于我无头李太手中的匕首应声落地。

紧接着一道冰寒容光将我整个人探破,我被那注目的眼神吸引过去。

这不是那男鬼吗!?

这,这男鬼是来救我来了?

“你,你……”我的话到了舌头尖,又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

只因为下一刻,我已经双脚离开了地面,生平第一次摆脱了地心引力,就那样飞了起来。

“丫头,莫怕。”男鬼看我呆呆的样子,面带如三月春风般的柔和笑颜。

只听着这男人的声音看着他的笑,一时竟似回光返照般的,将此时此刻我深陷而入的危险境地全部都抛之脑了。

“你……怎么又是你……”惊讶之余,我的话中满满的都是嫌弃言意。

登时,男鬼那双似深渊般难以望到底的黑眸中显出微微怒意,原本箍在我腰间的手腕力量,也随着他迸发而出的怒意,有了松懈的意思。

要知道,他这一飞就是小层二楼的高度,这摔下去,不死也得残掉。

我赶忙不争气道:“别别别,我不想死!”

男鬼俨如一副攥住了我脉门的模样,在半空中,嘴角牵出一抹宠溺的笑,一只手臂的力量像是提溜一只小鸡仔似的只拽了我一条胳膊,那模样显然是等着我给他说好话呢。

我就是不被他摔死,再这么拽下去,我这条胳膊也得断掉。

“你,你别这样,你到底是想救我,还是要害我……你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了……”说这话的我,都快要哭出来了。

他双眼微眯,没使什么力气,又再度将我箍在了他的怀里。勾着唇角,一只手不安分的环着我的腰。

我能说我天生恐高嘛,心里面简直有一万个草泥马在奔腾,赶紧放我下来吧!

“我不叫‘你’,我叫韩士愈。”男鬼声音低沉,像是有种什么魔力,竟一时令我恐慌无比的心渐渐疏于平缓下去。

我呆呆点头,不受控制的说道:“韩……士……愈……”

男鬼目光炯炯的望着我,伸手在我的鼻尖上点了一点,表情闲适。

“乖乖的。”

我呆呆的望着他,心思已转。

对于从未谈过恋爱的我来说,这样一个无论从哪方面看来都绝不输当红小鲜肉甚至更胜于那些小鲜肉的一个男人,说打心底里没有小鹿乱撞的感觉那是假的。

只是……

程灿你还行不行了,现在的情况是有鬼要砍掉你的头诶,你还有心情在这里犯花痴,并且还是对一个侵犯过自己的鬼犯花痴!

愣神儿间,男鬼已经带着我重新回到了地面,或许现在我应该称他为韩愈了。

“挡我的路——死!”李太太的声音像是被人掐住脖子一样难听,下一秒就要朝我们扑过来。

“生前为非作歹,死后仍旧执迷不语,你若现束手就擒,我还能留你一个转世投胎的机会。”韩士愈身上煞气四溢,小院里瞬间阴风肆虐。

这鬼好厉害啊,给我一种,他只微微一发怒,地表都要晃上一晃的感觉。

第7章:第七章 小心点

李太太压根没听进去韩士愈的话,双目赤红,双眼闪着骇人的凶光,我看到她双手指甲又尖又长,完全符合所有恐怖片里对女鬼的形容。

韩士愈伟岸的身躯挡在我身前,奈何李太太压根就近不了我的身。

我看得出,李太太压根就不是韩士愈的对手。

韩士愈也表现得压根没把李太太当回事儿,忽的一下子,他的手里面不知什么时候竟多出来了一把剑。惹我注意的是,剑柄上的鎏金龙头十分有气势,并且看起来就很贵的样子。

原谅一向是金钱如人生追求的我,在这种险些丧命的时刻还在注意这些事情。

他手上的剑仿佛带着电,刺刺拉拉的响着。

李太太双目一闪,脸上闪现出恐惧表情,转身就要跑。

“现在才知道怕?已经晚了。”韩士愈冷笑一声,利刃入肉,我都还没看清他使了什么招式,那把龙头剑已经刺穿了李太太的肚子。

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我的想象,并没有发生我所想象中的血流成河的景象。她的肚子变成了一个黑洞,周围还冒着黑色,更像是被灼伤了一样,那个洞还在不停的扩大着。

那个洞甚至大到即将临近于将李太太的身体一分为二。

我敢说,这场景绝对比看血流成河还要更加恐怖一百倍,一千倍之多。

韩士愈并没有打算住手的意思,看来他是真的打算把她一分为二,像是什么他刚刚说的魂飞魄散。

奶奶留下来的那些典籍中是有写过的,我知道对于鬼来说魂飞魄散便是彻底的死掉了。

不过之所以会读那些典籍不过都是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村里盛传我逮谁克谁,命中带煞,村里面没有小孩子愿意和我玩,我家又很穷,连台黑白电视都没有。

唯一的消磨时光的方式就是看那些典籍里面的东西了,不过在我稍稍懂事之后,便有意识的逼迫自己不要再去看那些神啊鬼啊的东西,就是因为村民相信那些东西的存在,我才会被排挤,被不喜欢。

后来长大了,对那些典籍里面记载的内容早都忘得差不多了。

三五个呼吸间,在我还没有看清到底是怎么一回子事情的时候,李太太的身体剧烈的抖动了起来,我见从她的脑后位置有一缕黑气似逃命一般的飘出,紧接便消失不见掉了。

李太太的身体突然瘫软,一分为二像是两大块肉团一样掉在了地上。

我惊的张大了嘴,看着那流了一地的大肠和各种污秽物,胃里面一阵的翻江倒海,控制不住的往后退着步。

而韩士愈身上所散发出的令人无法直视的煞气也随着她魂飞魄散之后似在无形中被人摁下来暂停键,至少这大夏天的我不再有冰冻三尺的感觉了。

“韩士愈,告诉你身边的女人,小心点!”满含警告言意的一道陌生声线从虚渺的暗黑天际飘来,

他身边的那个女人?

说的会是我吗?

韩士愈冷哼一声,目光森森,一双凌厉的双眸紧锁与我,看得我心神不安的很,倒好像是我做错了什么事一样。

我正欲离开这是非之地,拔腿跑掉的时候。

“唔……”的一声打破了这院落怖人的死寂气息。

是李先生,他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的茫然与无措。

奇怪,刚刚我看他的脸不是已经腐败到生蛆了嘛,怎么现在又恢复到一副完好如初的模样了。

在他见到站立在院落中的韩士愈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势之后之后,紧接着整个人又皆被一种恐怖所覆盖。

“这,这是怎么回事?”他牙齿打颤打得厉害。“你,你是什么人?”他问向韩士愈,同时之间顺着韩士愈的目光看了过去,一声刺痛耳膜的尖叫,“啊——”

我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瞬间手腕被一抹阴寒攥住,三两下的事儿,就被提溜到我的小货车上去了。

我看着韩士愈稳操着方向盘的模样,我这辆九手货车仿佛都被他开出来了跑车的即视感了。没一会儿的功夫,我们就到家了。

咦?他怎么会认识我家的路?

另外,如果说只有我能看到韩士愈的话,那么这一路开过来,在摄像头里看到的岂不是无人驾驶!?

靠!警察蜀黍,我可一直都是守法的良好公民啊,我如果过我是被鬼挟持了的话,会有人相信我吗?

“我在晚上是可以现身的。”韩士愈幽幽然的飘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第8章:酉时后不要再出门

喵的,这男鬼莫不是还会读心术不成?

只要他一出现,我的反应情不自禁的不止慢一拍。等我回神过来的时候,这厮俨然一副大爷模样端坐在我家的沙发上。

不消说的是,这男鬼长得的确好看,光洁白晢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一双深不见的黑眸仿佛承载着星辰大海,鼻梁挺直,完美的脸颊轮廓更是无可挑剔。

我这才注意到,他穿的并非现代衣衫,而是一身黑色长袍,带了岁月的痕迹,但却又不失矜贵,反倒更显出这男鬼或许身份不凡。鎏金的包边和繁复的绣纹,看过不少古装剧的我也勉强懂得,那可不是普通老百姓能穿得起的衣服?

“你还要在那里站多久?”韩士愈嘴角带笑,瞧我的眼神颇有点看热闹的意思。

“你这鬼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我怒瞪他道,经过了这一系列的事情,我已经没有那么怕他了,“你到底是什么人?干嘛要插手我的生活?这些烂七八糟的事情是不是都你搞出来的?最气人的是,你,你还在梦里强吻我!?”说到这里,我脸颊难免一红。

“丫头,说话莫要如此粗鲁,身为女子你要懂得温婉。”他完全无视我的怒问,回答的驴唇不对马嘴。

我更是盛怒,被他那话气得不打一处来。

说我粗鲁?还嫌我不够温婉?

化怒意直接为咆哮,我道:“你,你……你现在离开我家!从此以后都不要出现了!”

韩士愈冲我挑眉一笑,目光灼热的看着我,大言不惭道:“丫头,明明是我救了你,你却还对我恶语相对?”

我一口老气卡在胸口,他说的这话我虽不大爱听,但却又真的是事实一桩,我被他噎的没话说。

突的,腰上一沉,韩士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我身后,将我牢牢的箍在了他怀里。

“丫头,记住这几日在酉时后务必不要再出门。”他薄凉的气息在我耳边喷吐着,我刚要一把将他推开,他便又消失了。

酉时前关门?那岂不是说我晚上七点前就要关门,照他这么说我还做不做生意了,还要不要吃饭了。

鬼的话,我才不信。

随着我坚决不打算听他的话的念想生出,阴风拂面,我还没来得及看清,韩士愈便又再次的消失不见了。

他消失的太突然,我只能泄愤的冲空中大喊道:“韩士愈!别再来破坏我的生活!”

空荡的白事店里只回荡着我的怒嚎……

万幸,他离开后的这一夜过得还算是太平,我终于算得上是不那么踏实的也睡了个踏实觉。

早起开铺之后,生意不错,忙忙乎乎一上午连个喝水的功夫都没有。

还有两个单子的纸活儿等着送,中午我随便吃了点便开始扎纸人了。

坐在铺子里,我一手掐着竹篾,一手挽着提前浆过的白纸,“刺啦”一声,右手的纸不知怎么的就被左手的竹篾给穿破了。

忽的,一道低沉声线在我脑中回荡起来,“丫头,记住这几日在酉时后务必不要再出门……”

我下意识的看了眼墙上的表,已经六点过半了,离酉时只差半小时了。这最后一单定在一小时之后就要给人家送过去的。

明明昨天我还视那男鬼的话为扯淡,怎么现在竟心生几分忌惮的感觉了。

那种感觉好似是,仿佛酉时一到我却还在外面徘徊,便会从天而降一张巨网,将我拢入无间地狱一般毫无还手之力。

该死,该死,该死!

程曦,你忘了奶奶同你讲过什么了吗?

鬼是这个世界上最会骗人的都东西,他们会用一系列的骗术诱使你走进他们的骗局,面对鬼并不怕,需得时刻保持清明之心,才最为关键。

思及此处,我不再胡思乱想。

拿了一张新纸,重新一心一意的扎起了我的纸人。所有东西都装好车之后,七点零二分准时出发。

这单活是殡仪馆要的,我这店算是方圆收费还比较合理,要价不虚高的白事儿店,殡仪馆有时忙不过来又或者是存货稀缺。

我所在的地方只是个小镇子而已,殡仪馆需要进货的话是要到城里去的,赶上着急的来不及,就会先从我这儿定纸活儿,先对付过去。

殡仪馆在外环上,我的白事儿店也算是镇中心的位置,别看只是个镇,现在发展好了,家家有小车的也不少,交通早都不像是早些年那样畅通无阻了。

我知道有条小道不堵车没弯路,一路上就是红绿灯也不见几个,半小时足够我开到那里了。

我开白事店的那些事儿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我开白事店的那些事儿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我开白事店的那些事儿全部精彩内容

《程灿韩士愈小说by鱼儿摆摆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