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谋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第6章主角林若

深宫谋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第6章主角林若

深宫谋略

时间:深宫谋略作者:李家小姑娘

深宫谋略林若小说

深宫谋略小说在线全文阅读,主角林若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深宫谋略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李家小姑娘是如何刻画的。深宫谋略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讲述了:当驰骋沙场的女将军,变成了被困深宫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她该如何?林若算尽战场上的尔你我诈的凶险境地、却没有算到人心中掩盖的平静。当她看到兄弟们在火海中被人屠杀,甚至丢下悬崖,死无全尸!当她看到人群......

深宫谋略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教训

“凌云,够了,这件事,不准再提起!下去吧”

“是”一身黑袍的男子低头拱手道。

“章福”太监推门而入“奴才在”

“宫里竟然有人暗中下毒,这般厉害,以后把朕毒死了都易如反掌,传令下去,在韶华殿里面当值的宫女太监全部囚禁起来,一一审问。

如若没人招供,便一日杀一个,朕就不信,没有一个说实话的出来。”

“奴才遵旨”

“你说什么?章福亲自在韶华殿带走太监宫女。”云贵妃有些讶异,韶华殿如今可是重点保护的地方。

“是,娘娘,章公公说是奉了皇上旨意,要找出对皇上下毒的人。”樱桃解释道。

“对皇上下毒?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韶华殿?对皇上下毒的为什么要从韶华殿抓人,难道?”云贵妃嚯的站了起来,中毒的不是皇上,是那个女人!难道真让她猜中了不成?要人要害她。不行,她绝不能坐以待毙。

“樱桃,去打听一下,韶华殿是怎么一回事?”

“姑娘,您身体还虚弱,就别出去了吧。”婢女一脸为难得看着林若。

“怎么?北冥奇软禁了我不成?”林若脸色苍白,却依旧坚持出韶华殿这个门,她觉得自己待在这里,透不过气。

“没,没有”婢女有些发怵。

林若直接越过婢女,单独一人走到御花园,这个皇宫,她太熟悉了,只是那时候,她身侧的人,还是自己。

“这是那个宫的啊,怎么这般清寒,连个宫女都没跟着。”声音传来。

林若扫了一眼,不予理睬,她一直就对宫里这些勾心斗角厌恶至极,因此才宁愿领兵打仗。

“前面的,给本宫站住!”

身后恼怒的声音响起,林若微微冷笑,北冥奇的妃子还真是不长眼,刚好她有气没地发,不巧,这位出声的妃嫔正是清贵妃,她身边还跟着几个女子,想来也是北冥奇的妃子。

“大胆,贵妃娘娘在问你话呢。”

“啪”

这个声音一响,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被打的人是清贵妃的贴身宫女紫烟。

“真吵!”

林若微微甩了甩手腕,想到什么,眉头微皱。

“姑娘,姑,参见贵妃娘娘,参见吟美人,怡贵人”

刚刚跟着林若的婢女急忙赶来。见此情景一脸惊慌,她不过是去禀报章公公一声,怎么就惹这几位出来了?

“姑娘,呵,这宫里还有姑娘,本宫倒想知道,是哪个姑娘。”说完准备上前。婢女连忙挡在林若面前,紫烟一把拉走婢女,清贵妃看着这张脸,猛然一股怒气上头,手直接举了起来。

“啪”

林若仿佛听到附近的抽气声,清贵妃捂着脸难以置信得看着面前的女子“你,竟敢打我,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来人,给我打。”

“放肆!”

“参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朕看你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规矩都学到哪里去了。”北冥奇看着清贵妃,冷冷得训斥,见林若没什么事,才微微送了一口气。

“皇上,您看看臣妾,是她先打臣妾的,臣妾还疼着呢。”清贵妃撒娇得摇了摇北冥奇的袖子。林若一脸淡然的离开,走之前,北冥奇却仿佛看到她嘲讽的眼神。

“去哪?”北冥奇终究忍不住拦住林若。

林若看着北冥奇,微微一笑“我要去的地方,恐怕你,北冥奇不敢去!”北冥奇一顿,林若已经走了,看着林若的方向,北冥奇不语,那个方向,他自然知道是要去哪里。前皇后的宫殿,前皇后由于太子失踪,一时承受不住,竟然崩溃了,可这期间,也不免有人暗中下手,所以前皇后是和先皇一起去世的。

林若自踏进这个地方,便感觉到了荒凉之气息,

可见,有人时是怎样的凄凉难过,当时她偶尔来这后宫,最喜欢的便是呆在皇后这里,因为她不介意自己如何不端庄,不会要求自己循规蹈矩,可是结果,她却落得如此下场。

还有当初北冥宸出事,她确实有些心慌意乱,但也是以为她另外办什么事可没想到,竟然,可是凭他的能力,谁伤的了他呢?

“姑娘,姑娘,云贵妃来了”

林若刚刚回来,便听到婢女急匆匆来报,林若微微皱眉,这些人,当真如此空闲么。

“听闻韶华殿住了个皇上心尖上的人,本宫特来瞧瞧,是哪家妹妹,长得何等天仙。”

说话间,人便已经走了进来。云贵妃笑意吟吟得看着林若,随即便握着她的手道:“倒真是位天仙般的妹妹,妹妹沉睡多日,身体可好些了?”

林若扫了一眼云贵妃,不动声色得抽回手,开口道:“谢贵妃关心了,只是我一不喜和人亲近,二我家中并未兄弟姐妹,因此,贵妃不必姐妹相称。”

云贵妃有一瞬间僵硬,娇笑道:“妹妹倒是个实诚的,只是你我以后都是伺候皇上的,便是1以姐妹相称也无妨。”

林若猛然看过去,眼神一冷

“云贵妃误会了,我与你的皇上,半点关系也没有,更不用说伺候一事!贵妃若是无事,便请吧。”

“你这人怎么如此不知好歹,我家娘娘屈尊前来探望,你便是这般态度么”

樱桃忍不住开口斥责道。

“樱桃,谁准你乱说话了,妹妹勿怪,这丫头平时在我身边娇纵了些,既然如此,那慢慢就好好休息吧,本宫便先走了。”说完便带着人进来了。

林若看着云贵妃离开的方向,眼中不屑一顾、

“娘娘,如今她什么位分都没有,娘娘又何必如此讨好,而且她还这般无礼。”

樱桃有些气不过,他们主仆自进宫便一直顺风顺水,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人,被碰了钉子,肯定会恼怒的。

云贵妃卧在摇椅上,看着樱桃气不过的脸,笑道:“你懂什么,她虽然未有名分,可是她一直住在韶华殿,便也有那么个意思。

而且,前几日清贵妃才因为他被皇上训斥,本宫可不像清贵妃那般蠢,明知道她是皇上心尖上的人还往前撞,就算不是讨好,不要为敌也是好的。”

“可是她这般目中无人”

“敌人的敌人就是最好的朋友”云贵妃看着远处冷笑道。

“是奴婢误事了”樱桃开口道。

“韶华殿那边章福查的怎么样了?”云贵妃想到什么问道。

“还是没人招,已经打死了几个宫女了。”樱桃有些不忍。

“既然如此,樱桃,找个机灵点的丫鬟,跟章福透露见过韶华殿的丫鬟在出事前一天见过紫烟。”

“娘娘是想?把罪名推到清贵妃身上?”

 

第五章栽赃

云贵妃微微一笑

“算是给她个教训,再说,也不一定是陷害,这宫里,若是那位死了,本宫遭殃了,最大的好处还不是她清贵妃!你去找元福,他自然可以办成此事。”

“元福公公?他会帮我们吗?”樱桃有些疑惑,未听闻与元福公公有何联系的啊。

“元福和章福同为皇上贴身侍从,却处处被章福压了一头,他自然心有不愿,

前段时间他来找本宫,说是本宫父亲当年给过他恩典,若本宫有事,他必定知恩图报。

是不是给过恩典本宫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反正,有用之人留着就是。

这后宫之地,本来就是明争暗斗,现在是他派上用处的时候了。”

“可是娘娘,元福公公可信吗?若是?”

“樱桃,你要知道,在这里,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有时候不是真心投靠的人,也可以有用处的。”

云贵妃自信满满,她一直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正是如此,她才求得父亲将她嫁与皇上,虽然现在还不是皇后,但是,以后的事谁说得准呢!

幽暗的地牢里,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牢中囚着的人皆奄奄一息。

“姑娘,你可要快点,此地可是重点看守的地方,本不可。”看守牢房的人有些小心翼翼得面前戴着帽子的女子,声音不免压低一点。

“知道了”女子匆匆走了进去。循着路线走到了最后一间牢房,牢房只有一名女囚犯。

女囚犯蜷缩着在角落,头发散乱。眼神中有些惊恐不安,看到来人,女囚犯征征得看着,随后反应过来,更往角落里缩了缩,眼神漂移不定。

“这么怕做什么?我又不是杀你灭口的”女子冷嘲热讽得开口。

女囚犯仿佛被刺激到什么一般,猛得抬头,发了疯一般冲了过来,想说什么却又没开口。

“主子说了,死咬着这件事,一家老小皆平安,不然,你应该知道后果。”女子继续开口,话语中满是威胁的意味。女囚犯如听到什么一般瘫软了下去。

女子顺手丢过去一个玉佩“实在坚持不住,可以把她咬出来,你是个聪明的,知道怎么做。”说完冷笑一声便离开了。

“姑奶奶,你总算出来了,快走吧。”牢头抹了一把莫须有的虚汗,连忙把人请出去。

女囚犯捡起玉佩,愣愣得看着,像是决定了什么一般猛得砸门“我招了,我招了,来人啊!”

“吵什么!”衙役凶狠狠得骂道。

“我要招供,我愿意招。”女囚犯看着衙役说。

“皇上,皇上,有人招了。”章福匆匆走了进来,手里托着一个木盘。

北冥奇放下笔墨,开口道:“是谁?”

章福将手上拖盘呈上“额,是怡贵人。”

北冥奇看了一眼拖盘上的玉佩,冷笑一声“还真是有手段,这玉佩,是后来拿进去的吧。

囚犯进去的时候不是有搜身了么,怎么人招了才拿出玉佩了。这幕后黑手,真是越伸越长了。”

“奴才也觉得奇怪,可那宫女一口咬定是衙役搜得不仔细,漏了。”章福开口道。

“罢了,把怡贵人抓起来,先关着吧。”北冥奇按了按眉心。

“抓,抓怡贵人?皇上不是知道怡贵人是被陷害的吗?怎么?”章福有些愣神。

“在这后宫,有时候靠的不是美貌,是家族。”

“求姑娘救救我家主子”

“姑娘,求求你了,我家主子没下过毒啊”

“你这丫头怎么如此不懂规矩,若是惊扰了姑娘,有你好果子吃,快走。”

“好吵,怎么这么吵。”林若睡梦中隐隐约约听到哭喊声,她原本以为是做梦,可是微微清醒了些,才发现是从门外传来的。

“怎么了?”林若打开房门。

“姑娘,姑娘恕罪,打扰姑娘了,奴婢这就把人带走。”说完连忙拉着哭喊的婢女。

这位姑娘性子阴晴不定,不要惹怒了她才好啊。

“姑娘,求姑娘救救我家主子,她没有下毒害你啊,姑娘。”婢女挣扎开跑到林若面前求情道。

林若微微皱眉,蹲了下去,与婢女直视“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沐儿,是怡贵人的丫鬟,姑娘,主子真的没有下毒啊。”沐儿连忙求情。

“我不认识你家主子,你家主子出事,你来求我做什么?”林若起身,看着沐儿说道。

沐儿连忙擦干眼泪“姑娘所言不错,姑娘与我家主子素不相识。

可是今日,皇上派人将主子带走了,说是主子对姑娘下毒,可是主子从来没做过此事啊,求姑娘救救我家主子吧。”

林若看了一旁的婢女,婢女屈膝道:“姑娘有所不知,姑娘沉睡之时,老先生自己研制出解药了,没成想被人调换,致使姑娘中毒,

皇上便下令彻查此事,昨日一个宫女招供说是怡贵人指使的,还,还有玉佩为证。”

林若微微抬头“既然证据确凿,那便不要在这里吵闹了,退下。”说完便走了回去。

“姑娘,姑娘,我家主子没做过此事啊,求求姑娘了。”沐儿一惊,姑娘并没有打算救她家主子。

“这后宫,从来都是人家说你有,你便有。回去吧。”林若并未转身,只是背对着沐儿开口。

后宫跟战场一样,甚至,后宫比战场更可怕,至少,战场上的任何计策都是光明正大的,而后宫,呵。

“朕听说,今日有人求你,你没管?”夜,北冥奇来到韶华殿,看着林若坐在桌子前。便自顾自得坐下去,自己斟了一杯茶。

“这是你后宫之事,与我何干!”林若一脸漠然。

北冥奇拿着茶杯的手一顿,笑道:“自然与你有关,毕竟,你将会是我北冥国的国母。”

“嚯”林若猛得站起来,眼中满是震惊“北冥奇,你疯了吗?”

北冥奇悠悠得饮着茶“若儿,你觉得,朕是在开玩笑吗?”

“呵,怎么?你觉得我会乖乖嫁给你?你哪来的想法,你杀我兄弟,伤我家人,凭什么认为我林若会嫁给你!”林若冷笑得问道。

“若儿,你知道你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吗?

亲人,任何和你有关系的人你都放不下,你觉得,凭如今的你,能保住什么?

你莫不是还以为你依旧是那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一呼百应吗?”

北冥奇不紧不慢得开口。攻克人心,他向来是长项。

“不要用你那套说辞,北冥奇,我当年就不应该听信他的话,将你收入军中,

不然,今天这种场面,也就不会发生了。”林若犹记得当初北冥宸过来找她时带着那个弱小的弟弟时的情景。

“咚”玉器摔在桌子上的声音,林若下意识看过去,这一看,却让她震惊万分。

 

 

第六章软禁

 

林若有些颤抖得拿起掷在桌上的玉佩,玉佩上沾了些许血血迹,但是自己干了,可见这些血迹也有些时日了,

林若微微抚摸,还能感觉出上面的花纹,顺着花纹,林若一再确定,那是一个宸字。

她没有看错,就算玉佩模糊了,可是痕迹没有变。

“你怎么会有这个的”林若眼神发冷,这是北冥宸的贴身玉佩,是皇后娘娘特别为他打造的,这北冥,仅此一枚!

“若儿,你这般聪慧,莫非,不懂么?”

北冥奇并不着急解惑“若儿,我早就说过,你如今,护不了你想护的人了。”

林若扫了一眼北冥奇,笑道:“北冥奇,你以为凭一枚玉佩,就想证明什么?证明北冥宸在你手里么,北冥奇,你太可笑了,他是北冥的太子,他的能力,北冥百姓都知晓。

他当年单枪匹马杀入敌军营帐,取下敌军首领的时候,你在哪?”

“他以五千兵马退敌军两万兵马而自己不伤风毫的时候,你在哪?”

“朝中内乱,御林军均被替换,他一人挟持叛军头领,身中利箭,依旧坚持到北冥安全的时候,你在哪?

北冥奇,这桩桩件件,你如何能比得了?你以为你登上北冥皇位就可以取代他吗?你差太多了!”

“轰”

林若面前的桌子猛得被掀倒在侧,北冥奇脸色冷得可怕“若儿,你今日说的种种,只是因为你心中有他,可是你又何曾看到过,朕背地里做了何种努力!

皇后养子,朕背地里受尽欺辱,你当真以为皇后养子很风光吗?

朕前面压了一个宸皇兄,文武全才,人人都赞皇后嫡子天资聪慧,可是又有谁看到,朕的辛苦。后来朕懂了,在这皇宫,不需要努力,只需要权利,只需要,狠!”

北冥奇似是想起以前的往事,声音甚至有些沙哑。

“所以你伤了你的兄长,杀了先帝,甚至,害死皇后。”林若恼怒得反驳。

“朕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朕开始靠近宸皇兄,他去哪,朕就去哪,可是没想到”

北冥奇看着林若说道:“万万没想到,朕会遇到你。”

说完手微微抚上林若的脸颊,还未触到,林若便一脸厌恶得躲开。

北冥奇看着面前的人,开口道:“若儿,在你心中他是文武双全、翩翩公子、皇后嫡子,甚至会是天下之主,可是若儿,他太心软,他从来就不适合这个位置。”

“所以你夺了他的位置,为自己谋权篡位找了个这么好的借口?”林若嘲讽道。

“你口口声声说北冥宸文武双全,不可能中了任何人的计策,可是,你别忘了,朕是他的皇弟,是他信任的人,更何况,朕了解他的一切,你可知道,他怎么出事的?”

北冥奇看着林若,微微冷笑。林若紧紧盯着北冥奇,微微颤抖

“你果真伤了他,他这般信任你,你竟然,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若儿,你当真想知道吗?那夜,他听闻你出事,匆忙赶出,一出门便中了埋伏,而后被压往朕秘密建造的地宫中,你不是夸他武功好吗?朕亲自伤他经脉,让他武功尽失,他心心念念的都是你,可惜。”“够了,不要再说了,北冥奇,你有种!”林若猛得推开北冥奇“北冥奇,我林若,一定会为他报仇,一定会!”

北冥奇摇摇头“若儿,你不要再自不量力了,你武功尽失,兄弟尽散,如今的你,有何能力?你最好乖乖当朕的皇后,朕也许能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让北冥宸受太多的折磨!”说完甩袖离开。

“来人”北冥奇看着韶华殿的殿门开口道:“从今日起,不准任何人出去韶华殿,尤其是她。”

“是,奴才遵旨”侍卫齐声道。

“章福”

“奴才在”章福连忙上前

“昭告天下,十日后举行封后大典,从今日起,各宫抓紧准备!”

“是,奴才遵,封后?皇上,您?”章福有些反应不过来。

“听不懂吗?”北冥奇说完便甩袖离开。

“奴才遵旨”章福说完连忙跟上去,

皇上今夜来之时明显是心情愉悦的,可到底是怎么了?

出来竟如此恼怒,还禁足了那位,说是生气,却提前了封后大典,真真是搞不懂。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云贵妃惊讶得看着樱桃“你说什么?皇上十日后要举行封后大典?和韶华殿那位?”

樱桃摇摇头道:“皇上只传出了圣旨,并未说明是谁,奴婢也不清楚。”

“肯定是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皇上突然下此懿旨。”云贵妃缓缓坐下,樱桃不敢开口,深怕打扰自家主子思考。

“贵妃娘娘,云贵妃求见。”

忽然,门外婢女走了进来。云贵妃眼神微敛,樱桃开口道:“娘娘,清贵妃这会来?”

“这个时候来,恐怕,是心慌了吧,本宫正殿见她。”

“今日吹得什么风,竟叫妹妹来本宫这里喝起茶来了?”

“贵妃姐姐果然非同凡人,还有如此心思打趣妹妹。”清贵妃一身淡紫色衣裙,倒是衬的整个人不同风情。

“妹妹这话说得,如今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本宫自然也是开心。”云贵妃笑意吟吟道。

“姐姐就别装傻了,妹妹说的是什么意思,姐姐比我清楚。”清贵妃有些来气“姐姐啊,不是我说你,好歹你也是伺候皇上的人,如今眼见皇后之位便要被他人抢了,姐姐这般气定神闲,倒让妹妹我以为,姐姐有何锦囊妙计呢。”

云贵妃开口道:“清妹妹,立后是皇上的事,岂是我们等可以干涉的,再说,妹妹已经牺牲了一个怡贵人,难道还要本宫当出头鸟啊成?”

清贵妃看着云贵妃笑道:“贵妃娘娘此话差异,怡贵人的牺牲,可是为了贵妃,当时的情况,姐姐可是第一个嫌疑人,再说,皇上一日杀一个,终究不妥,本宫不过帮姐姐一把,帮皇上一把。”

“那你今日来找本宫,有何事?”云贵妃不想跟她辩驳下去,左右不过一个怡贵人,又是清贵妃自己的人,她自然懒得去理。

“你不是真的眼睁睁得看着那个登上后位吧。”清贵妃开口问道。

“皇上选的人,你我能有什么意见”

深宫谋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深宫谋略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深宫谋略小说全文

《深宫谋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第6章主角林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