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妃不得欢章节阅读颜若初小说免费阅读

狂妃不得欢章节阅读颜若初小说免费阅读

狂妃不得欢

时间:狂妃不得欢作者:挽清风

狂妃不得欢颜若初小说

狂妃不得欢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作者挽清风刻画的主角人物出场了。狂妃不得欢小说全文分享,狂妃不得欢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狂妃不得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一朝穿越,她竟然成了不受宠、受尽欺辱的王妃?什么?!王爷夫人美人一大堆,竟然还敢上门来挑衅?管你是夫人、公主,还是皇后,惹到了姑奶奶,照样打的你们满地找牙!王爷夫君后悔了,竟然跑来说爱上她了?你说后悔就后悔,本姑娘还不稀罕你了呢……...

狂妃不得欢精品章节在线阅读

第十八章

感受到颜若初的目光,端木瑾转头,眼中快速的划过什么。

颜若初微微一愣,随即一笑。既然端木瑾之前也不知龙立玄会在,她自然不会怪到他的头上。

虽然不想看到龙立玄,不过,颜若初也知道,如果她此时离开的话,定会引起龙立玄的怀疑。况且,她对自己此时女扮男装的装束还是很有信心的。

深吸了一口气,她跟着二人走进了房间。

房间内,龙立玄端坐在正对着门口的位置上。见三人走进,他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扫过,最终,定在了颜若初的身上。

抬了抬眉毛,颜若初仿佛第一次见到龙立玄一般,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看向身边的端木瑾,问道:“王子,这二位是……”

端木瑾自然明白颜若初不想二人发现了她的身份,听到她的话,立即为她介绍了一下,“这二位是瑾王爷和御王爷。”说完,端木瑾转头看向龙立玄,“看来我和瑾王确实很有缘,就连吃饭都能碰到。”

端木瑾的话,也间接的向颜若初表示了,他是真不知龙立玄会出现在这里的。

感觉到这个男人的细心,颜若初微微一笑。面前却突然多出了一个脑袋,只见龙城诞突然靠近她,好奇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王子的朋友吗?”

眉心一蹙,颜若初随口答道:“我姓萧,御王爷可以叫我萧白。”

“萧白?”重复了一遍颜若初的话,龙城诞突然一跳,就跳到了龙立玄的身边,激动的说:“皇兄,你看到没有,这个萧白的皮肤比我的还要白呢!”

颜若初嘴角一抽,睨了龙城诞一眼。这个男人的皮肤的确较其他人白一些,不过,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颜若初心中的疑问刚刚响起,龙城诞就已经为她做了解答。

只见他丝毫不在意龙立玄视而不见的眼色,依旧兴奋的说:“皇兄,这下子我的那些朋友就不能说我长得像女人了吧,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带萧白见见他们,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说我像女人!”说着,龙城诞还对着空气哼哼了两声,那摸样,孩子气十足。

可是,颜若初的脸却黑了。如果她此时真的是一个男人的话,恐怕,龙城诞已经无形中得罪了一个人。

不过,幸好她不是男人。

扯了扯嘴角,颜若初无奈的叹了口气,“御王爷说的是,在下自小生过一场病,从此之后身子就较其他人长得慢一些,又因为少见阳光,所以皮肤偏白。”

“哦,原来是这样啊!”龙城诞点了点头。

这一段插曲就算过去了,三人依次落座。颜若初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也就是龙立玄的对面。

普一坐下,她就感觉到一束目光望了过来。

脊背一僵,颜若初慢慢的攥紧了桌下的手掌。

或许是,之前三次在龙立玄的手里吃了亏,颜若初面对他的时候,总是没来由的感觉到紧张。尤其是现在这种时候,感觉到那个男人探究的目光,她就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让她整个人坐如毛毡。

龙立玄的目光在颜若初的身上转了一圈,就收回了目光。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竟觉得这个男人有些熟悉。可是,记忆中又的确是没有这样的一个男人……

剑眉轻皱,龙立玄只当是自己的错觉罢了。

颜若初感觉到龙立玄的目光离开,心中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包厢外却响起了敲门声,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瑾王爷万福!御王爷万福!”男子一进门立即走上前,站在了龙立玄与龙城诞之间,态度恭敬中又带着热络,一看就是与二人熟悉之人。

“恩。”龙立玄挑眉扫了男子一眼,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倒是龙城诞,他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来到男子的身边,笑着说:“贺掌柜,你怎么才来啊!我可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说着,他仿佛生怕别人不信一般,还弯腰捂住了肚子。

被称为贺掌柜的中年男子一笑,“抱歉,刚刚实在是有事走不开。这不,才闲下来就立刻过来了嘛。”说着,男子两手抬起在空中拍了两下,屋内立即走进来几个上菜的小二。

颜若初看着一道道菜被摆上桌,眼底一亮。不多不少,正好十盘,有荤有素,有清有淡。

看着倒是不错,就不知道口感如何了。

抬眸,颜若初望向对面。见龙立玄丝毫没有动筷子的举动,她不由得撇了撇嘴,难道这菜是用来看的吗?

端木瑾转头间看到颜若初的反应,他转头看了龙立玄一眼,率先开口道:“御王爷不是说饿了吗?既然如此,怎么还不动筷子呢!”说完,他看向桌子,故意露出垂涎的神色,“这菜没端上来还不觉得,一闻这香味,我还真觉得有些饿了。”

听闻端木瑾的话,龙立玄转头看了他一眼。脑海中快速的闪过什么,他不自觉的将目光看向对面。

颜若初感受到他的目光,抬起头来。四目相对,颜若初眉心一跳,又移开了目光。

正在这时,屋内突然响起一声不合时宜的声音,“咕噜噜……”

龙城诞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坐回椅子上,抓起筷子伸到离他最近的一盘脆笋面前,一去一回,一块脆笋就进了嘴里,他边吃边道:“我是真的饿了!你们不吃我可吃了。”

说着,龙城诞又夹了几筷子脆笋,一看就是对那道菜情有独钟。

接着,端木瑾也拿起了筷子,夹起手边的一块香菇,慢慢的咀嚼了起来。

颜若初抬眼看了一眼对面的龙立玄,见他依旧没有动筷子的打算。低头看向桌子上,目光一一在每一道菜上面扫过,每一道菜,颜若初都会仔细的看一会儿,然后再看向下一道……

少顷,其他人也注意到了颜若初的目光。

贺掌柜看着颜若初光是看,却不吃,也低头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菜,疑惑的问道:“公子为何不吃呢?是不是菜不合您的口味?您有什么想吃的尽管说,这天底下还没有我这里做不出来的呢!”

贺掌柜说着,眼底快速的划过一丝自得,虽然那亮光只是一闪,却还是让颜静晨捕捉到了。

目光又在桌子上转了一圈,颜若初倒也没有开口打击这位掌柜。毕竟,从桌子上的菜色就可以看出来,是来自很多地方的。

想来,这宴天下的生意这般好,和这里的厨子是分不开的。

想到做菜,颜若初不免觉得有些手痒了。

在现代的时候,她闲暇的时间很多,有时饿了又不想出去,她就自己在家琢磨着做些东西吃。没想到,久而久之,竟然也做的像模像样。

之后,她每隔几天都要亲手下厨,做一顿丰盛的,来犒劳自己。

这么想着,颜若初不由想起了身上的银票。她出来不就是想看看这里什么生意好做嘛,这宴天下的生意这般好……

目光微移,颜若初看了贺掌柜一眼。生意这般好,出兑是不可能的了,不过,若是其他的呢?

心里一动,颜若初顿时计上心头。

只见她伸手一指,指着被龙城诞吃了一半的脆笋道:“这个火候不够,脆笋太生了。”

接着,是一盘鸭肉,“这个色泽倒是可以,但是烤的不均匀,手法欠缺。”

继而,是端木瑾吃过的香菇,“这个汤多了。”

然后……

颜若初就这么一个个的指过去,最后,竟然没一个好的。

自己引以为傲的东西,被别人批评的一个不剩,贺掌柜的脸色自然好不到哪里去。他冷冷的憋了颜若初一眼,却碍于两位王爷在场,只是冷哼了一声,道:“公子,这菜好不好,不光是看一看,闻一闻就可以的,你至少也要尝一尝吧!你还没尝就说我这里的菜不好,未免太过果断了。”

“我果断?”冷笑一声,颜若初勾唇看向贺掌柜,似笑非笑道:“贺老板,竟然您对你店里的菜色这么有信心,敢不敢与我比试一番?”

“这……”怀疑的看着颜若初,贺老板见她面色平淡,且不避不退,才知道她是说真的。

目光转向龙立玄,见他面色无异。贺掌柜的身上仿佛有了底气一般,掷地有声的回道:“有何不敢!”

就这样,一番比试即将开始。

端木瑾怀疑的看着颜若初,低声道:“萧……萧公子,你……”

眨了眨眼,颜若初伸手打断了他的话,挑眉道:“你不信我能赢吗?”

张了张嘴,端木瑾想说不信,却在触到颜若初眼中自信的神色之时,生生的止住了。只是,他还是不禁担忧的看向颜若初。

他知晓颜若初的身份,自然也知道她是丞相府的嫡女。虽然女子会些简单的厨艺不足为奇,但是若是和宴天下的厨艺相比……

他还是免不了有些担忧。

无奈的摇了摇头,颜若初笑着拍了拍端木瑾的肩,却没再劝他。站起身,她看着贺掌柜道:“有比试自然就要有赌注,贺老板,就不知我想赌的东西,你敢不敢堵了。”

眸光闪烁着兴奋的光芒,颜若初看着贺掌柜一愣,张口问道:“赌……赌什么?”

鱼儿,上钩了。

“就赌你这宴天下三成的股份,如何!”

嘶……

此话一出,就连龙立玄也震惊的抬起了头。看着“萧白”自信的摸样,龙焰轩微微眯起双目,为何他感觉这一幕如此熟悉,好像是那个女人……

脑海中忽然闪过龙城诞刚刚的话“像女人……”,龙立玄此时才对颜若初细细的看去,果然见她肌肤白皙,如同女人!

心头一震,龙立玄猛地站了起来,走至颜若初的身边,伸出手,刚要碰到颜静晨,却生生的又停了下来。

不对!

这人的身高不对!

颜若初的身高只到他的下巴而已,而面前的这人分明已经到他的耳际了。

龙立玄自上而下的打量了“萧白”两眼,这才慢慢的收回了手……

第十九

心中一松,颜若初这才惊觉自己的后背已经完全湿透了。

转回身,她挑眉看向半天没有说话的贺老板,冷嘲道:“怎么?贺掌柜不敢吗?”

颜若初说这话的时候,眼底划过一抹讽刺。正好被看着她的贺掌柜看个正着,眼中怒火登时升了起来,赌气道:“有何不敢!”

瞧着颜若初稚嫩的脸庞,贺掌柜原本有些惊疑不定的心,终于慢慢的安定了下来。在他的眼中,颜若初不过是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罢了!他的宴天下在这京城之中开了也有十余年了,难道他这个金牌掌勺还比不过一个黄毛小儿么?

想到此,贺掌柜嘴角一勾,睨着颜若初道:“比试嘛,讲究的自然是公平二字,我的赌注有了,就不知道公子你拿什么当做赌注了?”

贺掌柜说着,眼睛似是无意的划过颜若初的腰间。

颜若初垂眸,看到自己腰间的牡丹玉佩,目露了然。伸手将牡丹玉佩解了下来,颜若初放在眼前仔细的看着,一边看一边道:“贺掌柜好眼力!这可是我家祖传的玉佩,你看看这玉质,白得发亮,放在阳光下那么一看,里面可是挑不出一丝杂质的。”

颜若初说着,故意举起玉佩放到了阳光下,让贺掌柜看到。见贺掌柜的眼睛越发的亮,颜若初心中冷笑。

这贺掌柜分明就是想借机敲诈,她这块牡丹玉佩可是颜丞相亲手交给她的,让颜丞相那般宝贝的东西,不说价值连城,也是个稀罕之物吧!

宴天下的三成股份虽然不少,但是相较于她的牡丹玉佩。明眼人一看就是她亏了!

不过,这贺掌柜的想要这玉佩,也要他有这个本事才行!嘴角勾起,颜若初爽快的说:“好,我就用这块玉佩当赌注!”

眼中一喜,贺掌柜立即对着屋内的小二使了一个眼色,冲着颜若初道:“那好!我们立字为凭!”

这话,也正是颜若初想说的,她自然点头答应。

少顷,小二就拿来了纸笔,颜若初看着贺掌柜写下了二人的赌注之后,二人又分别在字据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玉佩,颜若初机不可见的勾了一下唇,随手将玉佩又挂回了腰间。

抬眸,颜若初扫了贺掌柜一眼,那一眼看似云淡风轻,却让贺掌柜如寒芒在背。抬起头,他直觉的看向龙立玄,因为在他看来,这样的眼神除了龙立玄,屋内不会再有其他人。

眼珠一转,贺掌柜向着龙立玄靠近两步,笑着道:“瑾王爷,今日正巧你和御王爷都在,不如就让你们做一下见证人,可好?”

剑眉轻皱,龙立玄抬头看了贺掌柜一眼,随即,又看了颜若初一眼。点了点头。

“那好!这位公子,我们现在去厨房吧!”

依据字据上写的,这次比试很简单。就是贺掌柜和颜若初,每人各做两道菜,再由见证人,也就是龙立玄和龙城诞,二人尝过之后,决定谁赢。

颜若初对于让龙立玄和龙城诞做见证人,也没有什么异议。点了点头,二人就一先一后的出了包厢,向厨房走去。

桌子前,端木瑾看着那个消瘦的背影离开,目露担忧。转头看了龙立玄和龙城诞一眼,他突然起身,“两位王爷,你们先坐,我去看看。”

说完,端木瑾也追了出去。

龙城诞本来就是一个闲不住的,看着贺掌柜和颜若初离开,他就想要起身了,哪成想,却被端木瑾抢了先。

站起身,龙城诞看着龙立玄,眼中满是好奇,“皇兄,我们也去看看吧!你难道不想看看萧白公子做菜的样子吗?”

看“他”?

剑眉一皱,龙立玄没有回答。心中却因龙城诞的话,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脑海中晃过萧白的身影,龙立玄竟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就跟着龙城诞走了出去。

直到二人来到了厨房,看着在灶台前忙碌的两人,他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

目光一沉,龙立玄冷冷的看着“萧白”,长眉紧皱。看着他一手拿着一根胡萝卜,一手拿着刀,手法熟练的切成块,龙立玄的目光紧紧的定在了“萧白”的手上。

那双手,根根葱白,纤细修长,一个男人怎么会生的这样的一双手?眼底精光一闪,龙立玄又开始打量起“萧白”的身高来。

这人到底是不是颜若初?可是身高明显不对,这要如何解释?

难道,颜若初还有一个哥哥不成?

眉头一拧,龙立玄慢慢的收回目光,眼角余光瞄到一旁的端木瑾。他慢慢的走了过去,“王子,你和萧白的关系是?”

男人清冷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探究,端木瑾身子一震。这才将目光从颜若初的身上收了回来,转眸看向龙立玄,勾唇浅浅一笑,“瑾王爷在好奇什么?我和萧白不过是偶然相识,今日又恰巧碰到了,所以邀请他一起用餐罢了。如果非要说关系的话,那就只是朋友而已。”

“朋友……”轻轻的咀嚼着这两个字,龙立玄突然勾唇一笑。二人又将目光放在了灶台前。

此时,颜若初已经切好了所需要的食材。抬头看了一眼对面,贺掌柜比她快了一步,已经烧热了油,正要往锅里放食材。

快速的扫了一眼那方桌子上的食材,颜若初收回目光,见身旁的炉子燃的正旺,也开始往锅里倒油……

半个时辰后。

二人几乎是同时收手,颜若初和贺掌柜将四盘菜放在一旁的长桌上,众人纷纷围了上去。

贺掌柜做的是红烧狮子头、清蒸鲈鱼,这两样正是宴天下招牌菜的其中之二。众人一见到这两道菜,目光微变,略有不同。

再看向颜若初的时候,目光中有得意,还有担忧……

颜若初做的是宫保鸡丁、炒鸡蛋。单看这外表,自然是贺掌柜的略胜一筹。

端木瑾看着颜若初面前的两道菜,不由得面露担忧,抬头看向颜若初,却见她面带笑容,自信满满。

心里微动,端木瑾竟觉得,看着这样的笑容,他就莫名的心安。

只见贺掌柜此时已经是一脸的得意,他走到龙立玄和龙城诞的面前,恭敬的说道:“请两位王爷试菜吧!”

话落,就有两个厨房伙计将两双筷子送了上去。

龙城诞看着桌子上的菜早已经垂涎欲滴了,接过筷子他快速的上前,夹起一块炒鸡蛋就放进了嘴里。

颜若初看到他的动作,丝毫不感到意外。因为这炒鸡蛋,就是她专门为龙城诞准备的。之前,她无意中注意到龙城诞除了吃那盘脆笋之外,还动了一筷子炒鸡蛋。

颜若初微微转头,看向他身边的龙立玄,见他也走上前,拿起筷子。依次夹起了桌子上的菜,清蒸鲈鱼、红烧狮子头、宫保鸡丁、炒鸡蛋。

每一道菜,他都会细细的咀嚼一番,而后咽下,再喝一口一旁的清水,继续尝下一道。

颜若初静静的看着龙立玄的举动,眼底浮起丝丝赞赏。如若这里不是古代的话,她还真会以为龙立玄是专业尝菜的呢!再观他身边的龙城诞呢,吃了一口炒鸡蛋之后,就没再吃别的,一大盘的菜都被他吃掉一半了……

一旁,端木瑾见龙立玄和龙城诞一个吃完不说话,另一个不停的吃,也不由得走上前,拿起一双筷子,夹起一块炒鸡蛋放进了口中……眼底一亮。

颜若初看到端木瑾的表情变化,嘴角慢慢的勾了起来。

这道炒鸡蛋是最简单易学的菜,她当初学习做菜的时候,做的最多的就是这个。又因为它节省时间,所以,以前她可是经常做这个。

做得多了,就连外面饭店里的都没她做的好吃。

冷冷的憋了一眼贺掌柜的两道菜,颜若初的眼底快速的掠过一抹精光。拿二十一世纪的厨艺和这连烧菜都要用炉灶的古代相比,她不赢岂不是丢了二十一世纪人的脸?

比试的结果,自然是颜若初获胜了。

美滋滋的收起贺掌柜临时写下的,类似于股份转让书的字据。颜若初一抬头,就对上了几束异样的目光,心里一突。

颜若初脑海中灵光一闪,她脸色登时一变,捂着肚子道:“不好意思,我肚子疼,先去个茅厕。”

说完,颜若初飞也似的跑出了厨房。然,出了厨房之后,她却没往后院的茅厕去,而是快步跑出了宴天下,眨眼间,人就消失在了街上。

待到宴天下里的几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遍寻不到了。

龙立玄目光一沉,总觉得今天的事情有些蹊跷,可是具体是哪里,他又说不上来。

长眉一皱,龙立玄看了龙城诞和端木瑾一眼,转身朝着门口走去,“本王先回府了。”

端木瑾一愣,看着龙城诞快速道:“御王爷,今日天色已晚,改日,改日我再回请你哈!”说完,他就追着龙立玄而去。

最终,宴天下内只剩下了一脸郁闷的龙城诞。想着刚刚吃过的菜,他一转头,对着贺掌柜道:“把那两道菜给本王打包,本王要拿回府吃。”

本以为,这件事情就此过去。可第二天,却不知这件事是谁传了出去,京城里开始有人议论起这件事来,最后,竟然闹得人人皆知。

三天后,城中上至七十岁老翁,下至三岁孩童,人人都知道了萧白这个名字。更有甚者,为了见一见他,天天到宴天下报道。

贺掌柜看着生意越来越好,心中原本的憋屈感终于消散了一些。

而,就在外面议论纷纷之时,引起这件事情的主角,却老实的呆在院子里,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第二十章

这日,王府里突然来了宫里的公公,宣龙立玄进宫。

马车上。

月影看着对面闭目养神的龙立玄,浓眉轻轻的皱了起来,担忧的开口道:“王爷,皇上召您进宫所谓何事?会不会是皇后……”

对面的男子突然睁开眼睛,月影话语一顿,触到龙立玄眼中的冷意,他立即跪了下来,“王爷,月影知错。”

冷眸扫了月影一眼,龙立玄又闭上了眼睛。他知道月影是在担心他,但,那个人始终是他的母后。

龙立玄没有让月影起身,他自然也不敢起来。就这样,马车又在路上大约行驶了半个时辰,这才到达宫门前。

二人下了马车,又改乘轿子,在宫里又走了半个时辰,这才终于到达了御书房。

皇上身边的喜公公进殿请示了之后,龙立玄入内。

御书房内。

皇帝坐在桌前,低头看着桌上的奏折。两个宫女站在他的身后,轻轻的打着扇子。

龙立玄入内之后,在地中站定,自始至终,皇帝都没有抬头看他一眼。不过,这样的情景龙立玄早就已经习惯了,他只是安静的站在地中,垂头看着地面。

一个时辰之后,皇上终于看完了桌子上的奏折,抬起头,露出一张和龙立玄酷似的脸庞。

皇上龙天绝今年四十二岁,身材微微发福,却不显笨重。龙立玄的五官大部分是遗传了他的,唯独一双眼睛和龙天绝不像。

龙立玄的眼睛是狭长的丹凤眼,眼睛深邃而有神。而龙天绝是一双圆目,目光中自带着一股威严之气,让人望而生畏。当然,这些人里面不包括龙立玄。

他坦然的面对着龙天绝的审视,弯腰行礼,“儿臣参见父皇。”

“恩。”皇上轻轻点了点头。目光在龙立玄的身上转了一圈,平均无波。“你有两个余月没进宫了吧?”

龙立玄拧眉,狭长的凤眸底快速的划过一抹冷意,低头道:“是。”

心中冷笑,龙立玄对于皇上的态度早已经习以为常。有时,他真的很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皇上的儿子,如果是,为何他从未感觉到父爱?

别说是父爱,就连母爱也没有。

想到皇后的种种作为,龙立玄目光渐渐变冷。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么多年,他调查了无数遍,可是每一次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最后,他也就不再调查了。

这时,上头又传来皇上的声音。

“朕听闻京城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叫做萧白的男子,他的厨艺很不错,连宴天下的掌柜都败在了他的手中。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眼中划过一抹疑惑,龙立玄抬头看了皇上一眼。不明他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你去查一查这个萧白的身份,找到他,带来见朕。”皇上说完,起身走了。

龙立玄看着皇上的背影,微微拧眉,“……是。”

从御书房出来之后,龙立玄想了一路也没有想通皇上因何要见一个会厨艺的男人。以前,京城中也经常会出现一些奇能义士,皇上听过之后也就算了,为何独独这次……

眼前再次晃过那日的情景,龙立玄轻轻皱起了眉。那日之后,萧白就再也没再京城出现过,就如同消失了一般。

因着对那个男人奇怪的感觉,龙立玄也曾经让月影去调查过,结果却是查无此人。

想着皇上给的三日期限,龙立玄目光一沉。看来,他有必要去见一见端木瑾了,毕竟,萧白是他带出来的。

一路出了宫,又坐上马车,回到王府之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龙立玄直奔端木瑾暂居的客院,却没见到人。

月影问过了暗处的暗卫,才知道,原来端木瑾去了碧水居。

凤眸微眯,龙立玄的脸色登时一变。

碧水居。

颜若初和端木瑾坐在大堂内说话,翡翠在一旁候着。

颜若初抬眼看着端木瑾,淡淡一笑,“王子,谢谢你那日借我衣服,还帮我隐瞒身份,如果不是你间接的帮忙,我也不能得到宴天下的三成股份。”

翡翠一愣,抬头看向颜若初。

颜若初那日回来之后,并没有说过外面发生的事情。所以,红袖和翡翠都是不知道的,普一听到,颜若初竟然得到了宴天下的股份之时,翡翠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余光扫到翡翠的反应,颜若初脸上的笑意不变,没有说话。

端木瑾听到颜若初开口,轻轻的摇了摇头,“宴天下的股份是王妃凭自己的本事得到的,我可不敢鞠躬,再说,我也只是尽了一点微薄之力而已,实在是愧对王妃的感谢二字。”

颜若初见端木瑾面色真诚,也就不再多说。想了想,她开口问道:“听闻王子多年来游历各国,去过很多地方,可否和我说一说?”

端木瑾一愣,笑着道:“当然可以。”

……

龙立玄踏进碧水居之时,就听到了大殿内传出的笑声。眼底一寒,他快速的朝着门口走去。

红袖从外面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龙立玄面色不善的样子。心中一急,她立即朝着门口跑去,却被月影拦住了去路。

抬头,红袖赶紧往龙立玄的方向看了一眼,见他已经靠近大殿,眼睛一转,她张开口就要喊。

可是,月影仿佛早就知道她的心思一般,伸手在红袖胸前快速的点了两下,红袖就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张开嘴却只发出“啊啊……啊啊……”的声音。

月影淡淡的瞟了红袖一眼,转身,朝着龙立玄走去。

而此时的屋内,颜若初依旧随意的和端木瑾说着话,大多数的时候,都是端木瑾在说,她在听。

听着端木瑾说他到过的地方,那里的风土人情,颜若初表面上装作是云淡风轻,心里却是暗暗的记住了。

正在这时,房门猛地被推开,两个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颜若初看着龙立玄进来,心下一惊。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来的?他听到了什么?

端木瑾也是吓了一跳,看着龙立玄道:“王……王爷,您怎么来了?”

脸色一沉,龙立玄冷冷的扫了二人一眼,语气不善,“王子这是何意?本王王妃的院子,你能来得,难道我就来不得吗?”

“这……自然不是。”端木瑾一惊,站了起来。

“龙立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听着龙立玄阴阳怪气的话,颜若初也愤怒的站了起来。

她抬头往院子里看了一眼,看到了一个粉色的背影,那衣服她认得,是红袖。见红袖站在院中一动不动,颜若初立即明白了过来。

不过,她此时的心里却是直打鼓,不确定龙立玄到底在外面听了多少。

屋内的气氛,因着龙立玄的到来,顿时变得奇怪了起来。

端木瑾见这二人的脸色都不好看,笑着道:“王爷,您不要生气,我只是和王妃说几句话而已,这就要走了,你们……”

“既然王子打算离开了,那本王就不送了。”龙立玄转头看向端木瑾,冷冷一笑,“月影,送王子回去。”

“是。”月影应声,抬脚来到端木瑾的面前,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王子,请吧。”

端木瑾一愣,哪里想到龙立玄竟然真的开口赶人。他抬头看向颜若初,目露担忧。

此时,颜若初的肺都要气炸了,忍住想要将龙立玄踹出去的冲动。她转头对着端木瑾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会有事。

端木瑾虽然不放心,不过也知道这是人家王爷的家务事,轻叹了一声,他这才离开。只是,一颗心却七上八下的,忍不住为颜若初担忧……

龙立玄看着二人“眉目传情”,面色登时一冷。待到端木瑾离开之后,他抬脚朝着颜若初走去……

一个人影突然拦在了颜若初的面前。翡翠看着面前的龙立玄,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王……王爷……”

见到有人敢拦着自己,龙立玄的脸色变得越加的难看。前几日,他就听闻颜静晨从丞相府带回了一个丫鬟。此时,看到她竟然敢拦在自己面前,龙立玄快速的伸手,一把就钳在了翡翠的脖子上。

“就凭你也敢挡在本王的面前?难道,你的主子没教过你尊卑有别吗?”龙焰轩说着,凤眸扫了颜若初一眼。突然,他猛地甩手,将翡翠甩向身后,狼狈的摔在了地上。

“咳咳……”翡翠闷哼一声,趴在地上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冷哼一声,龙立玄余怒未消,道:“月影,拉出去乱棍打死。”

“是。”月影立即上前,拉起了翡翠。

颜若初心里咯噔一下,赶紧上前,劈手朝着月影伸出的手砍去。

月影一惊,连忙收回手,同时另一手挥出,与颜若初打斗了起来。

龙立玄在一旁看着,突然,他的脑海中猛然闪过一个片段。微微眯起双眼,龙立玄冷声开口道:“住手!”

月影回头看了龙立玄一眼,顿时收手,站在了一旁。

颜若初冷哼一声,也收了手。看来这些日子的锻炼还是有了一些效果的,如果是之前那会,她不一定在月影的手下坚持这么长时间,而且,最终二人还是打成了平手。

突然,颜若初猛地感觉到一束冰冷的视线望了过来。她转过头,就对上了龙焰轩冰冷的凤眸。

死死的盯着颜若初的脸,龙立玄一步步的朝着她靠了过来,“颜若初,本王倒真是小瞧了你啊!黑衣人、萧白……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身份?”

狂妃不得欢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狂妃不得欢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狂妃不得欢全部精彩内容

《狂妃不得欢章节阅读颜若初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