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定闪婚总裁离婚行不小说全文&松美(苏牧安江付辰)小说在线阅读

限定闪婚总裁离婚行不小说全文&松美(苏牧安江付辰)小说在线阅读

限定闪婚总裁离婚行不

时间:限定闪婚总裁离婚行不作者:松美

限定闪婚总裁离婚行不苏牧安江付辰小说

小说限定闪婚总裁离婚行不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限定闪婚总裁离婚行不的作者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限定闪婚总裁离婚行不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一段不光彩的过往,一场被设计的婚姻,她学会逆来顺受。可当她发现她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时,当她发现信任的背后隐藏着一层又一层的骗局时,她终于硬气一回,毅然离开。当她归来,却发现她好像成了罪魁祸首,是她弃所有人的感情于不顾,曾经的那些伤害,背后仿佛有着另一层的秘密….....

苏牧安江付辰小说限定闪婚总裁离婚行不推荐章节

第一章 讽刺的家宴

江家老宅门前,苏牧安提着礼盒慌慌张张的下了出租车,艰难的给司机付了钱。

司机不由的多看了这女人几眼,毕竟住在这富人区的还要打车也确实少见。

苏牧安低垂着眼睑装作没有看见对方的好奇打量,腾出手接过钱,便转身往老宅走去。

江家老宅的院子装修很是考究,古香古色,假山流水,却一点都不显可以生涩,也就江家这种底蕴深厚的世家有实力这般。

苏牧安一路走进大厅,入眼便见一群人簇拥着,嬉笑谈话好不热闹,但一见到她的身影,声音变小了不少,一干人瞥了她一眼,便装作没有看见接着自己适才的话题。

管家佣人皆如同她是透明人一般,竟无一人上前去接过她手中的礼盒,不远处站着她的丈夫江付辰,冷冷的看着她,苏牧安心中刺痛一下,低下头硬着头皮走到那被簇拥着的,看起来珠光宝气的妇人面前。

“妈,不好意思,今天下课的有些晚,这是我给您带的礼物。

”苏牧安手伸着,但却半晌也没有人接。

“看来这四五千块钱一个月的工作,比我这个老婆子重要多了。”

刘晓欣轻哼了一声,她保养良好,看起来也就五十出头,发型穿着皆精致,背也挺得笔直,尽显优雅姿态,但唯独那下垂的唇显出一分刻薄来。

没有人帮苏牧安说话,苏牧安干干的扯了扯嘴角,递着礼盒的手有些酸疼。

“呦……这送的什么呀,珍珠粉?现在谁还时兴吃这个呀?”刘晓欣看着礼盒,嫌弃的只皱眉头,尖声细语的让苏牧安十分难堪。

“妈……这是老字号的珍珠粉,养颜的,这个不好买的。

”刘晓欣身边的一女人忽然开口帮腔。

她面容温婉精致,身上披着一件针织披肩,整个人显得温柔随和,见苏牧安看过来,还冲她浅浅一笑,而她身边站着的却是他的丈夫江付辰,两人宛如一对璧人,

苏牧安淡淡的收回目光,果不其然,那女人一开口,刘晓欣便勉为其难的让人将礼盒拿了下去。

“算了算了,我也不差这些东西,既然人来齐了,那就开始用餐吧。”

苏牧安松了一口气,环顾四周找到保姆,紧紧的抱着一天没见的孩子。

等她再去餐桌时,自己丈夫右手边坐着的却是适才帮她说话的那女子,也正是江付辰的大嫂。

两人微微靠近说着话,林薇薇捂着嘴笑着,一点都不避讳,偌大的江家仿佛也习以为常。

苏牧安眨了眨眼睛,抱着孩子径直的坐在另外一边。

江奕仿佛刚刚睡醒,苏牧安调好温度的粥送到嘴边都不吃,紧紧的闭着嘴巴小声的啜泣,好不委屈。

江奕当年早产,这些年身体一直都不好,哭声也没有多大的力气,惹的人心疼。

“你也不看看你的样子,孩子怎么吃得下你喂得饭。

”坐在上座的刘晓欣不满的将筷子放下,鄙夷的看着苏牧安的穿着打扮。

苏牧安茫然的看了看自己,为了上课方便,她身上皆是宽大的休闲衣物,头发扎起的马尾也有些散了,但身上却不可避免的沾染着颜料与粉笔灰。

她轻轻的摇了摇唇,她来之前好好的将手洗过,但因为时间紧急,到底还是没有换衣物。

“弟妹,把江奕给我吧,我几天都是我在带他。”

林薇薇细声细气的开口,但苏牧安却不安的将孩子搂紧了些,她求助的看向江付辰,对方薄唇微启,淡淡的一句话就让她心跌下谷底。

“把孩子给薇薇。”

苏牧安心凉了一片,只能看着林薇薇把孩子接过去,说来也奇怪,在林薇薇怀里江奕竟止了哭声,甚至还吃了几口饭。

“付辰,你看,奕儿多乖啊。

”林薇薇侧过身子几乎都要靠在江付辰的怀里。

温馨和谐的场面看在苏牧安眼里,心中却是一阵一阵的揪疼,口中的饭也如同嚼蜡一般无味,但深深地无力感却更是让她绝望。

这些日子里,江奕被强制性的带离她的身边,让林薇薇来照料,这才几日便是这般光景,若是再长久些,江奕连自己这个母亲都忘记了。

“你们看看,我们奕儿与薇薇多亲近啊,比亲生的还要要好呢,我看你们三个才更像是一家人。

”刘晓欣欣慰的看着,满脸宠溺的打趣林薇薇。

“妈…..”林薇薇满脸的娇羞,抬眼看了江付辰一眼,见对方并没有对这话不满,心中更是雀跃。

苏牧安脸色却早已惨白如纸,她这副样子却再次引来刘晓欣的说教。

“你看看你的样子,摆脸色给谁看呢?好好的一顿饭看着你的脸都倒胃口,依我看,今年孩子三岁生日宴,就把过继的事给办了,孩子再跟着你这个母亲,迟早都要被带坏。”

餐桌上顿时一片安静,众人都被这重磅消息砸的缓不过神来。

“妈妈……妈妈…..”而这时,江奕却忽然哭闹了起来,浑身动着要挣脱林薇薇的怀抱,小手往苏牧安的方向伸着。

林薇薇慌了起来,连忙大力将江奕抱在怀里,试图哄着,但江奕岂会领情,小嘴一张,竟学会用还没长齐的小米牙咬人。

林薇薇低叫一声,差点将江奕摔下去,眼见江奕的头往椅角摔,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好在苏牧安在一旁眼疾手快,将吓得哭都哭不出来的江奕搂在怀里,轻轻的拍着。

苏牧安稳了稳心神,竟直勾勾的迎上刘晓欣的视线。

“如果大嫂就是这么对我的孩子,请恕我不能同意。”

“他刚刚咬我……”林薇薇连忙辩解着。

“他能有多大的力气,你就把他往地上摔?”苏牧安眼中泛着泪打断她的话。

“看来大嫂果真是没有当过母亲,就算是奕儿拿刀捅我,我也不会把他摔下去。

第二章 我只要孩子

这五年来,在刘晓欣印象中,苏牧安从来都没有有这般强硬过。

此时她紧紧的抱着江奕,丝毫不畏惧的正视着她的目光,这般忤逆模样,顿时让她怒不可遏,她狠狠的将汤匙扔在汤锅里。

“不过继?我看你不是不想过继奕儿,你是怕没了孩子,付辰会跟你离婚吧。”

苏牧安闻言脸色苍白,她当然知道没了孩子,她与江付辰的婚姻就少了唯一的桎梏,可是当听到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时,心里还是刺痛。

她看了自己丈夫一眼,从刚才,对方没有帮她说一句话。

“既然这样的话,我就这把话挑明了,我不怕离婚,我只要孩子。”

顿时餐厅陷入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苏牧安对江付辰的执念,每个人都看在眼里,即使当年受到那么大的屈辱,苏牧安也咬牙忍受着接受这段婚姻。

江付辰轻蹙着眉头,不满的看着看不清神色的苏牧安,他伸手去碰她的肩膀。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过继不过是想让大哥留个孩子,你依旧是江奕的母亲。”

苏牧安微微侧过身去躲过江付辰的手,看着他的目光淡然的让他心惊,不知何时,她眼中看向他时那浓浓的爱慕与崇拜早就消失殆尽,此时全然是麻木。

“我在说什么你们自己心里明白。

”苏牧安深吸了一口气,唇微微颤抖着。

“既然今天我连孩子都差点保不住了,我也就没什么好替你们遮掩了,江付辰你和大嫂之间那点破事早就人尽皆知,想给你大哥留个后?你们自己生去,想要离婚,你把离婚协议拿来,我签字要是眨个眼睛我就不配当江奕的妈!”

苏牧安喘着气,眼睛通红的看着江付辰,江付辰微怔,等听明白苏牧安说的什么,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你一天到晚瞎想什么?”

可看在苏牧安眼里那就是被当众拆穿的恼羞成怒,江奕察觉到母亲情绪的不对劲,趴在她的怀里小声的啜泣起来,好不让人心疼。

江付辰看着一大一小,头痛的太阳穴闷闷的跳,苏牧安跟护崽的野猫似的,仿佛只要有人动江奕她就狠狠的给对方挠上一顿。

“行了,过继的事先放一放,奕儿身体不舒服,我们就先回去了。”

江付辰疲惫的拿起外套想披在苏牧安身上,对方压根不领情,一听要走连包都不拿了扭头就打算离开,被江付辰一把拉住。

一场好好的家宴被搅和的乱七八遭,大家的脸色都好看不到哪去,特别是自己的母亲,江付辰替苏牧安向所有人道了歉,强硬的用外套将她包裹起来,拿着她的包才打算离开。

“付辰……”林薇薇颤抖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苏牧安身子令人不察的抖了抖,果不其然,江付辰停下了脚步再次走到林薇薇身边。

苏牧安再也待不下去了,她脚步停都没停,直接往外走去,滚烫的泪再也忍受不住从脸颊滑落,她低头亲了亲江奕的额头。

“我的好孩子……”

自那天起,苏牧安仿佛撕破了脸。

她与江付辰之间本就与寻常夫妇不同,她让佣人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住进客房,往日里刻意维持的假象如今都懒得维持了。

苏牧安早上起得比较早,不用她准备早餐,但是却需要她给江奕喂饭。

江奕那日许是听懂了大人的争吵,回来后没日没夜的粘着她,甚至江付辰靠近都扭过头排斥。

苏牧安心疼的不行,但自己却还有工作,只能挤出时间多陪陪他。

“奕儿乖,把粥喝了好不好。

”苏牧安举着小勺子喂着,江奕倒也听话,张嘴就吃了,却整个人赖在她的怀里,不愿意离开。

“吃饭就好好吃,坐没坐相像个什么样!”

餐桌对面,江付辰面色有些不满,他对江奕自小就严厉,越发的看不惯江奕柔柔弱弱的样子。

苏牧安咬了咬唇,冷笑了一声。

“怎么,奕儿之前是这个样子吗?他是小,但他听得懂大人在说什么,若不是你们说的那些,他至于现在这么粘着我吗?”

“慈母多败儿,你若是真的教不好他,难道真的想像妈说的那样给他换个母亲?”江付辰冷冷的看着苏牧安,语气平静的像是在说今日的天气一般。

苏牧安深吸了一口气,心疼的揪了起来,她与江付辰同床共枕五年,自然知道他能说到做到。

她实在是懒得争论,亲了亲江奕的额头,将孩子递到阿姨怀中,早饭都没有吃上一口,拿起椅子上的外套,便往门外走去。

今天是周日,但她还需要上班。

还未走出门口,便撞见打算按门铃的罗曼,对方面容妆容精致,身上一套剪裁良好的职业装,见苏牧安出来,神色有些诧异。

“牧安姐,我来给付辰哥送文件。”

苏牧安微微冲她点了点头,侧过身子让她先进去,心中却略带嘲意。

罗家家大业大,把自己的女儿安排在江家实习,可真是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也不知道林薇薇知道后会作何感想。

苏牧安这样想着,脚步却没有停,公交车马上就要到了,若是赶不上这一趟,恐怕就要迟到了。

苏牧安在一家教育机构当美术老师,生活作息跟别人都是反着来,像是周日便正是最忙的时候,她忙了大半天,连口水都没有喝上,身上手上沾染的都是颜料。

好在今日是集训的最后一天,手里的这一批学生过两天就要参加艺考,下午孩子们便陆陆续续的回去,准备考试的事宜。

苏牧安松了一口气,跟同事打个招呼便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回去。

也不知道江奕半天没有看到她,会不会闹小脾气,一想到江付辰对江奕严厉冷漠的模样,苏牧安心里更是不放心。

回到家中,苏牧安一边喊着江奕一边换着拖鞋,却没有人应答。

她心里奇怪,他们住的是一栋复式小别墅,并不大,往日江奕听到她的声音,便早早的口齿不清叫着妈妈回应着。

阿姨也不在,许是出去买菜去了。

第三章 管别的女人叫妈

她上了二楼,听到书房里传来江奕闹腾的声音。

苏牧安有些无奈,书房是江付辰办公的地方,平日里最讨厌外人进入,也许是阿姨出去没人带,江付辰没有办法才带孩子进书房办公。

听江奕在里面傻笑的声音,苏牧安甚至能看到江付辰被吵得无奈的模样,带孩子,从来都不是他的强项。

想到这,苏牧安面上的神色软了软。

她正打算敲门进去,却在书房里听到第三人的声音,她的手顿了顿,那正是早上说来送文件的罗曼。

“妈妈…..妈….妈妈….”江奕正向罗曼学说话,他还在长牙齿,总是爱流口水,说起话来都带着口水音含糊不清。

罗曼却声音带着喜悦,放柔了声音一点一点的引导着。

“对,来,再喊一声,妈..妈…..”

“妈妈.”江奕这一声喊得有清又脆,把屋里的女人高兴坏了。

“付辰哥,小奕儿刚刚喊我妈妈了,他是不是把我当做他妈妈了。

”罗曼声音带着娇媚,此时却显得天真烂漫,仿佛并没有察觉到自己适才说的话有什么问题。

“是吗?”江付辰声音低沉,听不出来他的情绪,苏牧安却心却沉到了谷底,江付辰这是默许江奕叫别的女人妈妈?

苏牧安听不下去了,直接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江奕坐在书桌前带着金丝边的眼镜处理着文件,而罗曼则脱了鞋坐在地毯上逗,弄着江奕。

“妈妈!”江奕一眼看到苏牧安,挣脱了罗曼的桎梏,趴在地毯上向她爬过来,白嫩的小脸还咧着嘴笑,漏出几颗小米牙来。

苏牧安一把将他从地上抱起来,替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在看到他手指缝里的食物残渣时,她脸顿时阴沉下来。

“江付辰,难道你不知道医生叮嘱过这几天奕儿不能吃甜食吗?他吃了会拉肚子的。”

江付辰轻轻蹙起眉头,显然不知道苏牧安到底在说什么,对于对方莫名的兴师问罪感觉有些奇怪。

“我没有喂他东西。”

这时站在一旁的林薇薇才开口,面上有些慌张。

“对不起牧安姐,是……是我喂的,奕儿想吃东西,我就喂了些,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不能吃甜食。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一双漂亮的眸子往江付辰的方向瞟去,宛如在求助。

苏牧安心中冷哼,她还什么都没说呢,怎么一副有人要把她吃了的模样,她压下适才面上的咄咄逼人,冲对方浅浅一笑。

“没事,你没有当过妈妈,这些事自然就粗心了些,小孩多多少少脾胃有些差,以后可别乱喂人家孩子东西了。”

罗曼轻轻地咬了咬唇,她与苏牧安年纪差不多大,今日倒成了小辈被她教训了,但心里也生怕江奕被她喂出毛病来,此时倒有些待不下去了。

“既然牧安姐回来了,那付辰哥我就先回去了。”

江付辰淡淡的应了一声,罗曼拿起包就径直从苏牧安身边走过,这回连客套的招呼都没跟苏牧安打。

“罗小姐,等一下。

”苏牧安抱起江奕,她缓缓的走到罗曼面前,嘴角微微勾起带着浅笑。

“可能令尊没有教导过你这一方面,但我看你也快三十了,就好心提醒一句你,教别人家的孩子喊自己妈妈,这可不是什么正经姑娘能做出来的,当然,我想你今天可能不是故意的,但以后在外人面前可千万要注意,不然别人还以为罗家大小姐磨尖了脑袋想当人家后妈呢。”

罗曼脸色顿时青青白白,一双眸子都气出水雾来。

苏牧安这一通似告诫似损的话,正直戳她心底,让她怒也怒不得,谢也谢不得,最后也只能压下心中的怒气,冲苏牧安挤出一抹难看的笑来,但目光却似要把她吃了般。

苏牧安看着罗曼愤愤离去的背影,淡淡的收回视线,江奕还在她的怀里搞不清楚状况,咧着嘴笑的天真。

苏牧安又爱又气的拿纸巾给他擦了擦口水,正打算离开书房,便听见从刚刚至始至终都宛如看戏一般的江付辰轻笑了一声。

“奕儿不能吃甜食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这语气显然是知道刚刚苏牧安是在故意诓罗曼。

苏牧安连生气质问的力气都没有,嘴角勾起一抹嘲意的笑,轻飘飘的道了一句。

“你自然不知道,连孩子被诱导着喊别人妈妈这事你都能装作不知道,你还知道什么?

自这件事后,苏牧安彻底对江付辰失望头顶,两人的关系本来就连陌生人都不如,如今却更是降到了冰点。

但其实却是苏牧安单方面的冷战,江付辰性情本就淡漠,平日里都是苏牧安主动居多,现如今连苏牧安都懒得在维持温馨假象,整个小别墅内更是宛如冰窖一般冷冰冰,没有一点人气。

江付辰情感再迟钝,也感受到了不同,本来话就不多的他更加的沉默,但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小别墅便是另一番景象。

苏牧安难得的放了长假,便尽心尽力的陪在江奕身边,那日家宴上的事她实在是怕了,她曾经好几晚做噩梦都是江奕忘记了她,追着林薇薇喊妈妈。

江奕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变得白白胖胖,此时穿着一身白色小熊连体服,跌跌撞撞的踩着松软的地毯朝苏牧安走来,嘴里依旧吐字不清的喊着妈妈,让苏牧安的心都软成了一片。

正玩得起劲,门铃响了起来,苏牧安见阿姨去开了门,便收回目光,手里拿着玩具逗,弄着摔倒在地的胖娃娃。

“你们干什么这是,这里是江家,我要报警告你们私闯民宅。”

苏牧安听到阿姨的惊呼声,连忙把江奕抱在怀中,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一行人闯进客厅,为首的是一张熟面孔,江家老宅的管家,后面跟了几个五大三粗的保镖。

“老管家,你这是干什么?”

苏牧安吸了几口气使自己镇定下来,她下意识的将怀中的孩子搂紧,冷冷的看着这些不速之客。

限定闪婚总裁离婚行不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限定闪婚总裁离婚行不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限定闪婚总裁离婚行不全部精彩内容

《限定闪婚总裁离婚行不小说全文&松美(苏牧安江付辰)小说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