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若初小说全文-《狂妃不得欢》免费在线阅读

颜若初小说全文-《狂妃不得欢》免费在线阅读

狂妃不得欢

时间:狂妃不得欢作者:挽清风

狂妃不得欢颜若初小说

狂妃不得欢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挽清风原创小说狂妃不得欢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狂妃不得欢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狂妃不得欢免费阅读:一朝穿越,她竟然成了不受宠、受尽欺辱的王妃?什么?!王爷夫人美人一大堆,竟然还敢上门来挑衅?管你是夫人、公主,还是皇后,惹到了姑奶奶,照样打的你们满地找牙!王爷夫君后悔了,竟然跑来说爱上她了?你说后悔就后悔,本姑娘还不稀罕你了呢……...

狂妃不得欢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就在月影准备与颜若初交手的时候,一个人影却快速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前,“王爷……”

龙立玄的目光始终紧紧的所在颜若初的身上,话却是对着月影说的:“你退下!”

月影微微皱眉,不明白龙立玄的用意。不过,转而他又释然了,王爷的武功他是知道的,天下间能伤了他的人屈指可数。抬头,月影看了一眼对面的颜若初,这才转身退到了一边。

而此时的颜若初握着飞刀的手已经沁出了点点的湿汗,她终于知道为何她刚刚觉得月影有些熟悉了。今日正是他一直跟在龙立玄的身边,并处置了苏嬷嬷的。

面上神色不变,可是,颜若初却紧紧的注视着龙立玄的反应。他的武功她是见识过的,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她确实不是龙立玄的对手。当然,这是因为她现在的身体不是自己的而已,如果她还是以前的魅杀,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打赢龙立玄,但是他在她的身上也一定讨不到好处!

虽然胜利的希望不大,但是临阵退缩也不是她的作风。

颜若初握紧手里的飞刀,随时准备迎接龙立玄的攻击。

“你……是谁?”在颜若初紧紧盯着龙立玄的时候,他也在时刻观察着她。

对上女人在黑夜中依然晶亮如黑宝石一般的眸子,龙立玄竟然隐约间觉得有些熟悉,这双眼睛很像……像那个女人……

摇了摇头,龙立玄打断了自己脑子里的想法。他今日是怎么了,怎么总是想起那个女人,就连刚刚和月影谈话,竟然也想到了帮着她爹颜丞相。

“废话少说!要打便打,不打就别挡着姑奶奶的道。”故意尖细着嗓子说话,颜若初可不想就这么站着,在房顶上吹冷风。何况,龙立玄这人精的跟什么似的,让他盯着自己看,万一让他认出来,就糟了。

虽然她想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不过,不是还有句话么,叫做……先发制人!

说时迟那时快,想到就去做一直是她魅杀的为人准则!

伸手一掷,颜若初精确无比的将手里的飞刀刺向了龙立玄,同时,也不忘扔给一旁的月影一个。收回手,她快速的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靠之!

一个龙立玄她就已经不是对手了,更何况一旁还有一个身手不弱的月影?

有道是:能屈能伸,才是真女子!

她才不会傻得冲上去真打呢!但是,她也不傻,两柄飞刀自然是对付不了龙焰轩和月影的,但是……若是擦了麻药的呢?

身后有呼啸而来的风声,颜若初知道是龙立玄追来了。目光一沉,她脚下一点,身子在空中快速的转了一个方向,迎着身后之人就冲了过去。

看着颜若初漂亮的动作,龙立玄眼前一亮。这样好的身手,而且还会用毒的女子还真是少见。霎时间,龙立玄的心里终于升起了点点玩味,不过,他手下的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敢怠慢。

刚刚,因为接了颜若初的飞刀,他的右手现在还麻着呢,虽然看样子不像中毒,但是滋味也不好受。

迫不得已,他现在只能用左手和颜若初较量。

眨眼间,二人已经交手了数十招。

颜若初仗着手里有飞刀,勉强和龙立玄打了一个平手。二人快速的再次交手,随即,双双后退,落在了房檐之上。

“本王看你还是束手就擒吧,你打不过我的。如果你乖乖投降,我或许还会看在你是女子的份上,免了用刑之苦。”看着微微气喘的颜若初,龙立玄的眼底浮起一丝笑意。

此时,他已经不光是想抓住对面的女人了,而是越加的好奇这个女子的身份。通过刚刚的交手,他虽然肯定这女子的身手不如自己,但也被女子刁钻诡异的攻击动作,搞的束手束脚。特别是,在二人的交手中发现这女子并没有内力之后,他就越加的好奇了。

有意思!

“素闻瑾王怜香惜玉,看来传言果然不虚啊!只是,本姑娘却有一个疑问,不知瑾王爷可否为我解答?”眉梢一挑,颜若初快速的眯了一下眼睛。

“你说。”

颜若初掀唇道:“本姑娘刚刚在府里转了一圈,看到瑾王爷的好几房美妾都居住在西面华丽精致的院子内,但却独独没有看到您新娶的瑾王妃,这是为何呢?”

龙立玄身子一僵,狭长的眉毛慢慢的皱了起来,举目看了颜若初一眼,目露探究。

他可不认为女子的话是随口一问的,相反,这女子有此一问,定然是有目的的。不过,她的目的是什么呢?

想着女子刚刚来的方向的确是王府西面,龙立玄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西边的院子住的都是女眷,这女子去那里做什么?难道,心下一惊,龙立玄的眼底霎时冰冷一片。

府中的女人难道有别人派来的奸细?

而且,下人也有可疑。

颜若初此时哪里知道龙立玄的想法,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问了一个这么愚蠢的问题。如果,龙立玄因此而想到了她的身份,那她岂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哎呀!真是笨!

陷入自责中的颜若初,完完全全的忽略了心底里生气的点点酸气。轻咳一声,她赶紧打断了龙立玄的思路,“喂,我说你到底还打不打啊!不打我可就走了。”

想走?

他瑾王府何时变成别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了?

龙立玄眸子一冷,身子迎风而起,迎着颜若初就飞了过去。

颜若初自然不敢怠慢,握紧手里的飞刀迎面而上。

一旁,月影看着即将再次交手的二人,目露担忧。伸手一掷,他手里的佩刀就朝着龙立玄射了过去,“王爷,接住。”

月影起先虽然看不起颜若初,觉得她根本不是龙立玄的对手,但是刚刚见识了她的麻药之后,也不敢掉以轻心。他是王爷的贴身暗卫,自然不想王爷受伤。

“没必要。”并未回头,龙立玄的身后就像长了眼睛一般,伸手一挥,就将月影扔过来的刀原路打了回去。

接住自己的刀,月影抬头又看了龙立玄一眼,这才将佩刀放进了要见的刀鞘。他知道,王爷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不接他的刀,就说明王爷有必胜的信心。

月影明白,颜若初又岂会听不出来。

靠!什么叫做没必要?这不明显看不起她吗?她顶级特工魅杀何时受过这个侮辱?尼玛,叔叔能忍婶婶都不能忍了!

眸光一冷,颜若初的左袖间顿时又滑下一柄飞刀,身子一躬,她快速的举起右手对着龙立玄就是一刺……

没中?

再刺!

再刺!

再刺刺刺刺……

对上颜若初又急又快的刺法,龙立玄开始还游刃有余,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动作也开始出现了迟缓的状态,好几次,如若不是他有内力,都差点被颜若初刺到。

眼看着,颜若初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拼命的对着他又砍又刺,弄得龙焰轩一阵恼火。本来他就是左手,出招有些不习惯,再对上颜若初刁钻奇怪的招式,着实郁闷。

“喂,我说你这个女人,你够了啊!你再不停手的话,休怪我手下无情!”

就是现在!

双目一眯,颜若初的眼中划过一抹笑意,只见她快速的举起右手刺向龙立玄的胸前,这个动作她刚刚做了好几次,所以龙立玄很轻易的就劈开了她的手。

只不过,在龙立玄看不大的地方,颜若初的左手已经以一个刁钻的姿势刺向了他的右腹……

龙立玄看不到,可是一旁的月影却看了一个清清楚楚。瞳孔一缩,他赶紧开口提醒,“王爷,小心!”

哪料,龙立玄的嘴角却慢慢的勾了起来。颜若初看到他嘴角的笑,心里暗道不好,可是左手已经刺了出去,收不回来。心下一横,颜若初只有将全身的力量惯于左臂,用力的刺下……

嘴角的笑意慢慢变冷,龙立玄伸手一抓,就精确无误的抓住了颜若初的左手腕,然后一拉,颜若初身子一晃就被龙立玄拉进了怀里。

一股令人陶醉的香气钻入鼻尖,龙立玄的心神一荡,手臂已经快过思想的揽上了颜若初的腰,将她固定在了自己的怀里。

该死!

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颜若初喷着浓浓怒火的眸子猛地射向龙立玄,如果目光可以杀死人的话,她一定将龙立玄烧的骨头渣子都剩不下一丝一毫。

“放开我!你个混蛋!淫贼!”

剑眉一挑,龙立玄看着蒙面女子恨不得杀了自己的摸样,他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垂眸看着女子脸上蒙着的黑布,他慢慢的抬起手来。怀里的女子仿佛料到了她的动作,身子跟着一僵。

举起的手就在颜若初脸前方不足三厘米之处停了下来。龙立玄瞟了一眼自己微微颤抖的右手,心里原本已经褪下去的玩味再次升了起来。

这样神秘的感觉,更好玩,不是么?

放下手,龙立玄带着笑意的眸子对上颜若初漆黑如墨的双眼,忽然,他快速的低下头,对着颜若初裸露在外的莹白脖颈狠狠咬下……

“嘶……”

剧痛袭来,颜若初倒吸一口冷气。可是,还不待她有所动作,男人已经快速的离开,并退到了离她十米之外的地方。

“女人,本王决定放你一马,你最好赶快离开,否则等我改变主意了,你可就逃不掉了。”

什么?

她没听错吧?

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颜若初看着龙立玄不像说假的样子,终于心下一横,转身快速的跑开了。

不过,方向却不是她居住的碧水居的方向,而是王府大门的方向……

第八章

看着那与夜色几乎融为一体的纤细身影消失,月影这才飞身而起,落在了龙焰轩的身后,不解的问道:“王爷,你为何放了她?”

龙立玄并未回答,而是看着颜若初的背影彻底的消失在视线中,这才收回目光。二人从房顶下来,再次回到了书房之中。

此时,外面正好响起四更的锣声。

揉了揉眉心,龙立玄的眼中染上了一丝疲态。

“王爷,都快天亮了,您还是赶紧歇了吧!”月影皱眉。这几日,王爷为了准备大婚的事情,已经几夜没有合眼了。今夜又耗费了这么多体力,而且……

心下一惊,月影举起自己的右手看了看,刚刚因为全部的注意力都在王爷的身上,此时他才发现,原本发麻的手臂,已经恢复正常了。

龙立玄已经在月影之前发现了这一事实,垂下眼,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鼻翼间仿佛还残留着那股幽香一般,竟让他觉得疲累的感觉也消散不少。

想着那女子之前的问话,龙立玄的眼前闪过颜若初那张清透美丽的容颜,他的心底快速的划过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柔意。想了想,他看着月影道:“过几日让管家通知王妃,让她搬到……翠微居住吧。”

眼底划过一抹讶异,月影恭敬的答道:“是。”说完,他就退了出去。

龙立玄扫了一眼桌子上的书,慢慢的阖上了眸子。少顷,才起身去了寝殿。

碧水居。

颜若初回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五更天了。

她本以为龙立玄是为了跟踪她才放她离开的,自然不敢直接回到碧水居。在一个院子里躲了一个时辰,直到确定龙立玄没有派人跟踪之后,她这才返身回到了这里。

“该死的!”

低低的咒骂一声,颜若初快速的扒去了身上的夜行衣,藏好,这才重新躺在了床上。

被子里传来的暖意,让颜若初舒服的眯起了眼睛。此时虽然是春天,但是夜晚的天气还有冷的人发颤,她在外面呆了这么久已经冷的浑身发颤了。

身体慢慢的暖和了起来,颜若初翻了一个身,却是,毫无睡意。

该死的龙立玄,亏他还是一国王爷呢!竟然是一个采花淫贼!不要脸!

颜若初想着三次见面,她次次被龙立玄揩油,占便宜,心中的怒火就蹭蹭蹭的往出冒。混蛋龙立玄,别落在姑奶奶的手里,否则我定要斩你的双手!还要把你的牙一颗颗的拔下来!哼!

努力的压制住心中的冲动,颜若初猛地伸手将被子蒙在了头上。

睡觉!

天边再次被染红了,太阳慢慢升起,新的一天再次到来了。

红袖从睡梦中醒来,揉着惺忪的睡眼看了一眼床上依旧熟睡的颜若初,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走了出去。

直到门被关上,床上原本熟睡的女子突然睁开了眼睛,那清冷的双眸中哪里有一点刚刚睡醒的样子。

颜若初麻利的起身,来到镜子前,头微偏使脖颈展现在镜子中,果然,那里印着一个深深的红色的齿痕。

伸手在齿痕周围轻轻的转了两圈,颜若初的眸子慢慢的冷了下来。该死的龙焰轩,他是属狗的吗?竟然还会咬人!

转过身,颜若初从柜子里拿出一件高领的衣服,快速的穿上。

正在这时,门被从外面推开。红袖端着脸盆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已经穿好衣服的颜若初,微微愣了一下,才道:“小姐,梳洗一下吧!”

“嗯。”点了点头,颜若初从红袖的手里接过手巾,开始洗脸。

红袖的眼中闪过讶异,看着颜若初自然的动作,她张了张嘴,最终也没有说什么。

洗完脸,颜若初就坐到了梳妆镜前。她伸手将长发的上半部分用一根白玉簪子别在了脑后,下面自然垂下,而后又在右耳边别了三朵小花的银簪。简单别致的装扮,配上她身上淡紫色的长裙,竟生出一股别样的风情。

一张清丽的小脸慢慢的靠了上来,红袖看着镜中的颜若初,眨了眨眼,毫不吝啬的赞美道:“小姐,你这样打扮真好看,这是不是就是小姐以前和奴婢说过的……说过的……”眉头一皱,红袖怎么也想不起来那句话如何说了,“哎呀!反正意思就是天生的美人,根本不用刻意打扮,就会很好看很好看!”

看着红袖苦恼的样子,颜若初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如果她没猜错的话,红袖想说的是“天生丽质”吧。起身,她开口吩咐道:“好了,你快去帮我找几本书来,我今日要看书。”

“哦。”低低的应了一声,红袖听颜若初说了几本书的名字之后,二人又简单的用了早膳,红袖就出去找书了。

颜若初在房中呆着没事,见外面阳光明媚,就来到了院中。

荒凉的院子中遍地的杂草,和红香儿洪玲阁内满院的奇异花草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撇了撇嘴,颜若初随意的走到一处还算干净的地面上,举起双臂,开始晨练。说是晨练,其实也就是一些简单的伸展动作而已。

刚刚吃饭的工夫,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三个决定。

第一,快速的了解这里的一切,以备不时之需。

第二,快速的把这副身体塑造好,尽快恢复魅杀往日的身手。

至于这第三嘛……

颜若初转头在四周看了一圈,眼底划过一抹坚决。皇家最多的就是是非,她能能以重生,是断断不想再生活在这是非之地了。所以,她必须要尽快的离开这里!

想到离开,颜若初不由的有些头疼。从两次的试探中,她已经明白,让龙焰轩放她离开是不可能的了。等着他主动送上休书,还说不定要等到猴年马月。

那么,她就只有两条路了……逃!还有一条路,就是惹怒龙立玄,让她不得不休了自己。

只不过,在她选择这两样其中一个之前,她必须要见一见颜若初的爹,也就是颜丞相一面。

毕竟,她占了颜若初的身子,而且从她的记忆中知道颜丞相对她是极其宠爱的。所以,她不想她的决定,为颜家带来任何的损伤。

这,就算是她对已经死去的颜若初做的补偿吧!

悠悠的叹了一口气,颜若初开始继续晨练。

平静的日子持续了五天。

这五天里,颜若初每日只睡三个时辰,其余的时间全部用来看书和锻炼身体了,就连吃饭都是在看书中草草进行的。

这日。

颜若初起床之后,如同往常一样,吃过早餐就坐在了桌前看书。摸了摸从早上起来就一直跳个不停的右眼皮,颜若初微微皱眉,总觉得今日会有事情发生。

果然!

不多时,院门口就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两个衣着艳丽的女人,身后跟着七八个丫鬟姑子一起走了进来。

颜若初微微眯起双眼,看着红香儿脸上的纱布,眼底快速的划过一抹冷意。这红香儿还真是不长记性,才短短五日就按捺不住又来了。

目光掠过红香儿身旁的粉衣女子,颜若初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还找了帮手?她红香儿以为这样,她颜若初就会怕了吗?

不自量力!

放下手里的书,颜若初慢慢的站了起来。

红袖早已在红香儿踏进院中的时候,身子就紧绷了起来。小心的抬头看了颜静晨一眼,感受到颜若初身上散发的冷意,红袖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心中却暗骂自己不争气。

小姐都不害怕,她害怕什么?难不成还要小姐保护她不成?这么想着,红袖赶紧挺了挺胸脯,努力的心中说了三遍“我不害怕,我要保护小姐”,这才终于有了一些底气。

靠近颜若初,红袖小声道:“小姐,香夫人身边的是柳夫人,她是府中的三大宠妃之二,除了她俩,还有一个苏夫人。”知道颜若初对王府的事情知之甚少,红袖索性多说了一些给她听。

颜若初点了点头。转过头,对着红袖吩咐道:“红袖,碧水居来了贵客,你还不快去沏茶。”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却正好能让院子里的人听到。

“小姐……”红袖一怔,正要说些什么,却在看到颜若初深邃的目光之后低下了头,“是。”

看着红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颜若初这才收回目光,转头看向门口。正好此时,红香儿和柳夫人走进了屋内。

“姐姐还真是一个呆的住的人,嫁进王府几日,竟然一次院子都没出过。这知道的是清楚王爷娶了王妃,不知道的还以为王府里压根就没有这个人呢。”红香儿捂唇偷笑,目光扫过颜若初带着难言的嫉恨,不过,那恨意也只是一闪就消失了,如若不是颜若初一直注意着她,还真发现不了。

“多谢妹妹提醒!不过,即使我不出去,我依旧是王爷明媒正娶的瑾王妃,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可不是那些胭脂俗粉比得了的。”冷哼一声,颜若初压根不把红香儿的冷嘲热讽放在眼中。

红香儿,你还妄想着脸上的伤好?做梦去吧!

她那夜给红香儿下的可是对女人致命的毒药,那药若是让平常的女人闻了,倒是没什么。可偏偏红香儿的脸上受了伤,那么这个药对她就足以致命。它虽然现在还要不了红香儿的命,却会让她脸上的伤口表面看起来日益好转,暗里,却是一点点的溃烂,直至烂到骨头里,最后连尸骨都存不下来。

深邃的黑眸内快速的划过一抹肃杀,颜若初转而将目光看向一直未曾开口的柳夫人。倒也是一个娇滴滴的美人,一身粉色的牡丹罗裙,穿在她玲珑有致的身躯上,再配上那张莹白如玉的小脸,虽不足以倾国,也足以让男人们生出怜爱之心。

这个柳夫人她也是听说过的,柳夫人柳心璃,她是户部尚书之女,和红香儿的爹官位相等。只是,她听说这个柳夫人性情随和,温婉大方,却不知传言到底是真是假。

此时单看外表,倒不像尖酸刻薄之人。但是,能和红香儿站在一起的人,有性情随和的吗?

冷哼一声,颜若初又坐了下来。

红香儿看着颜若初镇定自若的样子,肺都快气炸了。什么叫做不是胭脂俗粉比得了的?她的意思不就是在说她是那个胭脂俗粉吗?该死的颜若初,真是可恶!

袖中的粉拳握紧,红香儿讶异着心里想要上去把颜若初大卸八块的冲动,脸上重新挂上了笑意,只是这次的笑有些牵强了。

“姐姐是府里的正妃,自然是别人比不了的。只是这正妃也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姐姐虽然现在身在其位,也要坐稳才行,否则,说不定那一日就被其他人替代了下去,那可就哭都找不到地方了。”

冷笑一声,红香儿拉着柳夫人的手问道:“柳夫人,你说我说的话有没有道理啊?”

双眸慢慢的眯起,颜若初把目光从红香儿的身上移到了柳夫人的身上。她倒是想听听这个柳夫人如何回答……

第九章

感受到颜若初的目光,柳夫人身子一颤。抬起头,她快速的看了颜若初一眼,触到她平静无波却异常深邃的眸子,她的心里竟然生出了一丝退意。

从刚刚进入屋内开始,她就仔细观察过颜若初的反应。虽然这个女人并没有表现出十分强悍的摸样,但她还是看出来颜若初是个惹不得的人。

试问,敢毁红香儿容的人能是好惹的吗?

憋了一眼身旁人,柳夫人的眼底闪过一丝轻蔑。别以为她不知道红香儿的目的,想要拿她当枪使,也要看她愿不愿意。

心里虽然这么想,柳夫人也没有立即开口。她能获得王爷的宠爱,全因她在王爷面前善解人意,不骄不躁,故,此时她是断断不能得罪面前这两人的任何一个。

正在柳夫人不知如何回答之时,她突然憋到红袖从后堂走了出来。眼底一亮,她抬脚慢慢的向前走了两步,看着颜若初,柔柔开口道:“王妃,本来您入府的第二日妾身就该来给您敬茶的,可是,妾身的身子不争气,心口疼的毛病又犯了,这一疼就疼到了今天。这不,今日一有好转,妾身就想着过来给姐姐敬茶,巧的是在府中遇到了香夫人,就一起过来了。”

见颜若初耐心在听,柳夫人脸上的笑意大了一分。转回身,她拉起香夫人的胳膊,继续道:“姐姐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妹妹们计较……”

“柳心璃,你究竟在胡说些什么!”愤怒的打断柳夫人的话,红香儿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伸手一指颜若初,她怒声道:“柳心璃,我今日让你和我前来是教训这个贱……啊……”

尖叫声突然在屋内响起,所有人皆是一愣。

眉头一皱,颜若初快速握拳将红香儿的下巴往上一顶,红香儿就闭了口,耳边的尖叫声终于停了下来。

眼中划过一抹杀意,颜若初盯着红香儿扭曲的五官,寒声道:“香夫人,看来上次的教训还是没让你学乖,既然你自找死路,我也不介意成全你!”

慢慢的松开红香儿断了的手指,见她快速的倒退数步,颜若初脸上的冷意却丝毫不减,冰冷的声音如同掺着冰箭一般射在了红香儿的身上,让她整个人颤抖如筛。

“香夫人,有再一再二,却不能有再三,如若你还是不长记性,下次可就不是断手断脚这么简单了!滚!”

被颜若初突然拔高的声音一吓,红香儿终于再也坚持不住,瘫坐在了地上。指尖的疼痛疼的她一头大汗,她红香儿何时受过这个?

从小到大,她的身上就连擦破个皮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可是这几日呢?不仅被毁了容,还被人断了指。突然,红香儿猛地抬头看向颜若初。都是这个女人!都是这个女人!

“啊……我要杀了你……”心中的怒火终于再也压抑不住,红香儿突然从地上站起,向着颜若初冲了过去……

屋内的一众丫鬟姑子早就吓得惊呆了,此时看到红香儿像疯了似的冲向颜静晨,更加不敢上前。她们来之前虽然已经听过王妃的强悍了,可是哪里想到王妃身手如此厉害,此时上去,岂不是自寻死路?

原来,红香儿上次在颜若初手里吃了亏之后,回去后就把所有气都撒在了丫鬟姑子身上,将她们打的死的死,伤的伤。所以,她这次带来的人全是她身边新进的下人,却不想还是一样的结局。

冷眸盯着如同疯妇一般的红香儿,颜若初的眼底划过一抹不屑。就红香儿这小胳膊小腿的,她还真是懒得动手。不过嘛……颜若初忽然就笑了,她锻炼了好几天,却不知成效如何。此时,红香儿上赶着送上门来,倒是正好给她练手。

粉拳握紧,颜若初就要上前。却不想,一个人却比她更快冲了上去……微微一愣,颜若初赶紧伸手拉住了欲冲上去的红袖,可是,红袖依旧挥舞着双臂,歪打正着的还真打了红香儿两拳。

“我让你嚣张……让你欺负我家小姐……我打死你……打死你……”

听着红袖念念不停的话,颜若初的心中浮起一股暖意。上一世,她无父无母,唯一效忠的主子还成了害她之人。此时,她忽然觉得穿越也是好事,至少她的身边已经有一个真心实意对她的红袖了。

就在颜若初愣神的空当,突然再次听到一声尖叫。

“小贱人……我要你的命……”

眼底一寒,颜若初快速的抬头,就见红香儿抓着红袖的头发,两人正在撕扯。一股怒气从心底升起,颜若初快速的伸手抓住红香儿的两只手腕,一拧……

“啊!”

对红香儿的尖叫置若罔闻,颜若初看着红袖的头发从红香儿的手中滑出,赶紧伸手将红袖推到了一旁。嘴角勾起,她对着红袖眨了眨眼,笑着道:“站在这别动!看你家小姐为你报仇!”

红袖一愣,还没反应过来。颜若初已经转过了身,两手抓住红香儿的发髻,一扯……原本端庄美丽的发髻就在她的辣手摧花之下消失无踪。金钗、簪子也落了一地,却没人敢捡。

可是,颜若初却没停手的打算,她一手抓着红香儿的头发,抬起膝盖就对着红香儿的肚子用力撞去……

众人脸上霎时间血色全无,全部低下了头,此时,她们恨不得能变成老鼠钻进地里。可是,就在这时,却有一个极不和谐的急促之声响了起来。

“王妃手下留情啊!她怎么说也是府中的夫人,若是王爷追究下来……”

颜若初置若罔闻,膝盖狠狠的撞上红香儿的肚子,再听到一声刺耳的尖叫之后,这才将疼的浑身痉挛的她扔在了地上。

丫鬟姑子们一见,抬起头怯怯的看着颜若初,待确定她不会再动手之后,这才敢上前围住了红香儿。

转回头,颜若初看向刚刚出声的方向。柳夫人心中一窒,脑海中回荡着颜静晨刚刚的样子,她紧紧的攥紧了袖子里的双手,这才忍住想逃的冲动。

深吸了一口气,她颤声道:“王……王妃,您打也打了,看在……看在王爷的面子上,就算……算了吧。”

原本围着红香儿的丫鬟姑子,听到柳夫人的话,有几个胆子大的也立刻朝着颜若初跪了下来,磕头道:“王妃,您饶了夫人吧!”

“求您饶了夫人吧!她已经昏过去了……”

颜若初瞟了一眼众人之中,果然见红香儿昏了过去。不过,颜若初倒是不担心红香儿的伤,她刚刚下手倒是懂得轻重的,红香儿最多也就是疼的受不了,晕过去了而已,伤倒是不重。

撇了撇嘴,颜若初刚要开口,却听院子里传来一阵脚步声……

只见院中快步走进一个中年男子。他进入屋内之后,看到屋内的情况明显愣了一下。男子赶紧上前对着昏死过去的红香儿查看了起来,浓眉紧皱。

“小姐,这是王府的管家,周福。”

转头,颜若初看了一眼身侧的红袖,看出她眼中的担忧,颜若初微微一笑,安抚似的拍了拍红袖的肩膀。转过身,她却找了一处椅子坐了下来,看着周福冷声问道:“周管家来本王妃这里所为何事?”

周福把目光从红香儿的身上收了回来,看着面色沉静的颜若初,眉皱的更深,“王妃,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香夫人怎会昏倒?”

颜若初嘴角一勾,毫不在意的解释道:“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女人们的争斗罢了!香夫人对本王妃不敬,本王妃出手教训她一下而已。”眼波流转,颜静晨看着周福明显不信的表情,脸色也冷了下来,刻意压低声音道:“怎么?周管家不信本王妃的话?”

“不敢!不敢!”周福只觉一股浓厚的威压迎面扑来,竟让他觉得心惊。这样的感觉……好像王爷生气时的样子。心里打鼓,他抬头小心的看了颜若初一眼,见她面色不悦,这才想到自己过来的目的。

轻咳了一声,他开口道:“王妃,老奴今日过来是奉了王爷的意思,从今日开始,您就可以搬到翠微居去住了。”

“嘶……“一瞬间,满屋哗然。

颜若初看着所有人不敢置信的神色,转头看向红袖。

“咳咳,小姐……”红袖对上颜若初的目光,面上一囧,小声解释道:“小姐,翠微居是王府里最大的院子,奴婢听闻那比香夫人的洪玲阁大上好几倍呢!”顿了一下,红袖又说了一句:“听说香夫人好几次求王爷想住进那里,王爷都没答应。”

翠微居么?

眼底划过一抹不屑,颜若初的目光扫过屋内的众人,就在所有人以为她会欣然答应,并欢天喜地搬去翠微居的时候,她却大声的拒绝了。

“周管家,我不能搬,也不想搬。你回去告诉王爷,就说我谢谢他的好意,不过,不必了!我觉得这里挺好的,而且这几日我已经对这里产生感情了,舍不得离开。”

什么!

众人转头看了一眼屋内,家具是掉了漆的,墙壁是掉了皮的,就连仅有的几件瓷器掉了瓷的,就这样的房子,都可以算得上是王府里就差的房子里。

可是王妃刚刚说了什么?她说这里挺好?还说对这里产生感情了,舍不得离开?

她们是不是听错了!

对于众人震惊的神色,颜若初仿佛没有看到似的。站起身,她冷声开口道:“怎么?难道你们没有听到本王妃说的话吗?还是说你们要本王妃亲自请你们出去?嗯!”

狂妃不得欢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狂妃不得欢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狂妃不得欢全部精彩内容

《颜若初小说全文-《狂妃不得欢》免费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