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狂妻很逆天》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主角顾清欢慕容泽)

《神医狂妻很逆天》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主角顾清欢慕容泽)

神医狂妻很逆天

时间:神医狂妻很逆天作者:沐小七

神医狂妻很逆天顾清欢慕容泽小说

完结小说《神医狂妻很逆天》是作者沐小七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清欢慕容泽,书中主要讲述了:新婚前夜被告知未婚夫要妻妾同娶,她活活气死。再睁眼,华国神医穿越成顾府懦弱的二小姐,妙手回春,枯骨生花,惊才绝艳,冠盖满京华!继母欺压,姐妹陷害,未婚夫变心,她大手一挥,统统教他们重新做人!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却不想平白招惹了一个妖孽,她挖坑,他填土,她步步为营,他荡平阻碍。他宠她上天入地,蚀骨铭心,只有她还傻傻的不自知。直到某天,闺房里忽然躺了个黑影。“……你在这里干什么?”妖孽笑答:“夫人,...

顾清欢慕容泽小说神医狂妻很逆天推荐章节

第4章 她是妾

忽然,轿子一颤,起了。

顾清欢只觉得眼前闪了闪,再没有男人的踪迹。

她摸了摸刚刚被勒疼的地方,心里有些后悔。

一块长命锁而已,她并不在意,但她怕对方以此顺藤摸瓜查出她的身份,那麻烦就大了。

“早知道就不管这闲事了,真是狗咬吕洞宾。”

“小姐?你在说话吗?”

或许是抱怨的声音有些大,外面的柔慧小心翼翼的问。

顾清欢撇了撇嘴,才道:“没有。”

“哦,小姐是在里面等得无聊了吧?端王府就快到了。”

这句话无疑是给了顾清欢莫大的鼓舞。

她立刻将刚刚那个讨厌的男人抛在脑后。

如今,眼前的才是正事。

片刻后,礼乐齐鸣。

端王府到了。

“请新郎踢轿门!”喜娘的声音很欢喜。

她的轿门没有动,却有人喜气洋洋的道:“迎王妃进门!”

王妃进了门,可她还在轿子里。

原来,她已经是妾了。

顾清欢不慌不忙的取下喜帕,顺便伸了个懒腰。

动作散漫随意,丝毫没有大家闺秀的矜持和端庄,倒有几分疏懒妩媚。

正想着下一步要怎么办的时候,轿门“咚”的一声被踢开。

瞬间,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

透过凤冠的金色流苏,她看到了门口站着的男人。

眉宇硬朗,漆黑的眸子带着深不可测的冰冷,没有丝毫柔情,只有无尽的淡漠。

这就是她原本要嫁的男人,慕容泽。

慕容泽看着轿子里面那仪态尽失的女人,剑眉拧起。

“王爷来了?我还以为你忙着拜堂去了呢。

”顾清欢愣了愣,迅速收了夸张的姿势。

“……顾清欢!”

“我在呢。”

“本王警告你,别给脸不要脸。

”他的脸上没有温柔,只有一层凝结的冰渣。

顾清欢丝毫不惧,笑着反问:“不知……王爷何时给过我脸了?”

“你!”

慕容泽指节紧握,好像下一秒就要过来掐住她的脖子。

实际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大步跨进花轿,伸手捏住她的下颚,仿佛要将其捏碎。

“唔……”顾清欢吃痛皱了皱眉。

“你以为已经到了端王府门口,本王就不能把你怎么样了?你信不信,只要本王想,哪怕是当着全盛京老百姓的面也一样能休了你!”

高大的身影将她死死抵在角落,四周都是令人窒息的森冷气息。

“咳……我当然信,王爷神勇之名……盛京无人不晓,我也……身体力行的感受过了。”

这话听起来是在夸他,实际却是说他持强凌弱。

慕容泽想不明白,这个女人明明已经快喘不过气了,为什么还能如此从容。

那眼眸里的光华,甚至比鎏金的凤冠更加耀眼。

顾清欢觉得下巴都快要被他卸掉了,还是咬着牙继续道:“王爷不用去拜堂吗?在花轿里呆了这么久,只怕你的心上人要想歪了。”

慕容泽这才反应过来,生硬的转开目光,冷冷道:“素素不会像你这般小人善妒!”

“那……”顾清欢剪水般的眸子转了转,微光粼粼,别有深意。

忽然,她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听说嫁娶时新郎都是要亲自背着新娘下轿的,既然灵素姑娘心胸宽广,那就劳烦王爷辛苦些,背我下去吧?”

第5章 红颜祸水

顾清欢看似语笑嫣然,眼睛里却没有情绪,仿若坚冰。

可惜慕容泽根本看不见。

他觉得这个女人正在勾引他,无耻至极。

名门出身的大家闺秀,也不过是个靠着卖弄风骚吸引男人目光的浮花浪蕊。

不知是因为嫌恶还是为了压下心中那一丝异样,他猛地将她推在轿壁上,发出“咚”的一声。

“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别不自量力的去妄想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他眸色阴鸷,语气更是鄙夷。

顾清欢撞得生疼,脸上却笑得很愉悦,“所以,你就用正妃的礼制迎灵素进去,偷梁换柱,对吗?”

她的怯懦人尽皆知,慕容泽料定了她不敢提出异议,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人善,被人欺。

慕容泽觉得理所应当。

这样既维护了皇家的面子,又履行了对小三的承诺。

可惜他不知道,现在的顾清欢已经不再是那个任人搓圆捏扁的软包子了。

人欺她一尺,她会还一丈。

“王爷你听,外面似乎有人在议论我们呢。”

蔻丹的指尖点了点轿壁,十指纤纤,青葱如玉。

慕容泽眼底一滞。

都说顾清欢其貌不扬,他也从未这么近的看过她,以往每每靠近,他都会以各种理由躲开。

如今看来,她似乎也没有印象中那么难看。

正当慕容泽呆愣的时候,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传了进来。

“啧啧,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火气旺,一时一刻都等不得,还没拜堂呢,这就干柴烈火起来了。

”说话的人老气横秋。

又有人道:“刚刚进去的是王府的正妃,至于现在这位,应该就是端王殿下新纳的小妾了吧?”

“岂止是妾,你们不知道,早在这之前王爷就为她置办了一座宅院,亭台楼阁,相当豪气!”

“哦,原来是养在外宅的,难怪把王爷迷得神魂颠倒。”

不管在哪里,外宅都要比妾更上不得台面。

这种人要么是流落风尘的女子,要么是被休弃过的糟粕,反正不是正经人家的姑娘。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杂,慕容泽的脸色也越来越黑。

他本来是想给顾清欢难堪,却无故让灵素背了骂名,让他如何不气。

“顾、清、欢!”

被叫到的人浑然未觉,好心劝道:“王爷若是心疼你那位贵妾,就该快快下轿,免得围观的百姓再臆想出什么事端来。

现在王府贵宾满堂,你就不怕有些不好听的话传到宫里去吗?”

“你!”慕容泽简直想把她放在嘴里嚼了。

可她说的没错,今日宾客众多,并不是算账的好时机。

只要进了这端王府的大门,在他眼皮子地下,有的是时间来收拾这个女人。

他一忍再忍,终于将那股掐死她的冲动按捺下去,黑着脸退出了轿子。

紧接着,顾清欢也走了出来。

红衣款款,琳琅环佩,华姿灼灼。

围观的百姓虽看不见她的容貌,却偏觉得那一步一挪间轻灵翩跹,宛如仙子踏浪,定是个绝代佳人。

“果然是个妙人儿。”

“红颜,祸水啊!”

慕容泽脸色更黑了。

顾清欢未置一词,只是在柔慧的搀扶下进了门。

“小姐,当心门槛。

”小丫头的语气十分压抑,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第6章 又遭陷害

顾清欢正要说话,一双白嫩的手忽然过来拉了拉她的袖口。

“姐姐小心,别看这是侧门,门槛也高的很,别摔着了。

”对方的声音客道且恭敬,可“侧门”两个字却说得格外清晰。

妻走正门,妾走侧门,这是众所周知的。

看来有人是迫不及待的要来示威了。

“多谢提醒。

”顾清欢不动声色的抽回手,声音冷静。

可就在收手的一瞬,灵素忽然倒了下去,还发出不高不低的惊叫。

“你做了什么?!”

慕容泽走进门,正好看到这一幕,额上青筋直跳。

他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不安分,刚进门就开始惹事。

旁边的丫鬟半夏连忙哭道:“王爷救命啊,夫人不过是好意关心顾小姐,可她不领情就算了,还欺辱夫人,真是欺人太甚了!”

“你胡说,明明是她自己摔倒的!”柔慧气得跳脚。

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怎么能容她们如此血口喷人?

“她说得对,不怪姐姐,是我自己没有站稳。

”灵素抽泣了两声,十分委屈。

一句话便将弱柳扶风的气质塑造得淋漓尽致。

慕容泽只会心疼她的柔弱,然后更加憎恨顾清欢的阴险。

“你就是太心善,才会处处被这些恶人欺负。

”他心疼,过来扶她。

半夏见时机成熟,便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顾清欢腰间的环佩勾到了灵素的衣角上。

只要她再害灵素一次,肯定会被重罚,说不定还会被直接抬回顾府去,从此无人问津,孤苦终老。

一个没人要的东西,看她还拿什么耀武扬威!

“呀!”

果然,灵素惊呼一声,倒了下去。

慕容泽没反应过来,竟是没有扶住。

半夏暗喜。

可还没来得及笑出来,就被连带着一起摔了下去。

两人绊做一团,摔了个大马趴。

凤冠划伤了她的脸,露出好长一道血口子。

“素素!”

“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顾清欢不知何时自己把盖头撩了起来,秀眉紧皱,分明就是一脸置身事外的表情。

半夏气得咬牙。

明明已经万无一失,怎么会忽然摔了?

一定是她暗中推了她们!

“你……是你干的对不对?你嫉妒夫人,所以才想暗中害她!”她脸还在渗血,狰狞可怖。

都说顾家二小姐怯懦胆小,没想到却是个阴险的蛇蝎!

她们太小看了她!

“我?”面对无故的指责,顾清欢只是眨眨眼,随即往后退了半步,一脸无辜,“我做什么了?”

“是你推了我们!”

“你胡说,明明是你的镯子勾到了喜服,为何要污蔑我家小姐?”柔慧气不过,为顾清欢辩护。

众人的目光落到半夏的镯子上。

镂空的银镯现在还和灵素的衣角勾在一起,难舍难分。

“你这丫鬟也真是的,自己想逃避责任,为何要拖我做垫背?这锅我可不背。

”顾清欢眨了眨眼。

她多无辜啊,她可是一直温顺的小绵羊呢。

半夏气得想冲上去咬死她。

一定是这个女人暗中做了手脚,可是她明明已经够小心了,怎么会被发现呢?

而且就算发现了,她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衣角反勾到自己的手镯上的呢?

这个女人不简单!

第7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王爷……”灵素也很狼狈。

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丢了面子,又不能发火,怕毁了自己娇弱善良的形象,只能默默的落两滴美人泪。

“别怕,本王在,没有人能欺负你。

”慕容泽心疼的将她揽进怀里,转头踹开了脚边的半夏,“贱婢!伤了人还想推卸责任!给本王拖下去!”

“不!不是的,奴婢是冤枉的,王爷明察啊!”

“滚!”

“王爷!夫人,您帮奴婢求求情吧,奴婢这都是为了……”

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灵素就低呼一声,晕了。

慕容泽当然再没心思听她狡辩,立即打发了侍卫将人拿下,又催促着赶紧去请御医。

顾清欢看在眼里,脸上没有表情。

偷鸡不成蚀把米。

恶人终会自食其果。

看得出来,半夏手上的镯子不是一个普通婢女戴得起的,只怕是早就谁收买了。

现在没了用处,自然要弃车保帅,过河拆桥。

“王爷,贵宾们已经在前厅等着了,这个时候去请御医,怕是不妥。”

忽然,沉稳的声音传来。

一个妇人站在不远处,锦衣端肃,除了脸色不是很好,其他处处都透露着精明干练。

顾清欢笑了笑。

她之前稍微做了点功课,大概能猜到对方的身份。

这人应该是淑太妃的心腹,许氏。

淑太妃在宫中侍奉太皇太后,不方便出席,但一定会派她过来。

因为许嬷嬷,也是慕容泽的奶娘。

“奶娘,你来了?”

“奴婢见过王爷。

”许嬷嬷福了福身,道,“王爷要是信得过奴婢,不如让女婢替她看看,若没有大碍,也不会误了吉时。”

误了吉时是大忌。

慕容泽掂量了片刻,答应了。

“辛苦奶娘了。”

“王爷且先去前厅招待贵宾吧,这里有奴婢。

”许嬷嬷顿了顿,又道,“对了,相爷也来了。”

“……知道了,本王一会儿就过去。”

许嬷嬷上前按了按灵素的人中,没一会儿,她果然悠悠转醒。

慕容泽这才安心离去。

待他走后,她看向两个新娘子,最后将目光落在灵素身上。

“王爷真是心疼姑娘,要知道,御医可不是谁都能请的呢。

”她的声音格外慈祥,像一位温柔的母亲。

灵素以为得了她的欢心,低了低头,娇羞道:“王爷厚爱,灵素不敢高攀。”

许嬷嬷脸色忽然一变,厉声道:“既然知道自己不敢高攀,为何还要死皮赖脸的嫁进王府?”

上一秒的春风拂面,在这一刻变成了扇在脸上的巴掌。

灵素白了脸。

“王爷不惜以性命威胁也要娶姑娘入门,可见姑娘迷惑人的本事是真不小,只是不知道你图的究竟是什么?王府的荣华富贵吗?”

“不……我是……我是真心……”

“不管你有什么目的,太妃特意让我来提点一下姑娘,还是不要痴心妄想的好。”

许嬷嬷在宫里打滚这么多年,不至于连这点小手段都看不出来,因此更觉得灵素这个人上不得台面。

倒是顾清欢,好歹有一半神医宋氏的血脉,人也乖巧温顺,比来头不明的狐媚子好掌控多了。

第8章 恨不得杀了她

许嬷嬷转过身,客道的见了礼。

“奴婢见过顾小姐,太妃这次专程让奴婢来,就是怕顾小姐受了委屈,同时也让奴婢带话,说王爷只是一时年轻气盛,待日子久了自然会明白顾小姐的好。”

“多谢嬷嬷提点,清欢受教了。

”顾清欢笑得很温顺。

其实所有人都清楚,再过一百年,慕容泽也不会看上她。

但是希望还是要有的,哪怕只是些虚无的幻想。

要想掌控一个人,首先要明白对方想要什么。

她们以为,顾清欢想要的是慕容泽的心。

“顾小姐能明白太妃的苦心就好。

”许嬷嬷擦了擦额上的汗,脸色更差了些。

顾清欢犹豫了一下,还是问:“我见嬷嬷脸色不好,可是哪里不舒服?”

许嬷嬷摇头,“小毛病,不碍事。”

现在婚礼才是头等大事。

等重新整理好了仪容,她带着人浩浩荡荡去了前厅。

本不想让灵素过去,毕竟娶妻同时纳妾这种事情并不光彩,可她又怕慕容泽问起,只好不情愿的将人带上。

端王府的大厅,宾客满堂,人声鼎沸。

顾清欢蒙着喜帕,心中思绪万千。

她并不想这场婚礼顺利进行。

嫁给了慕容泽,在王府坐冷板凳不说,还要天天跟灵素那朵白莲花勾心斗角。

她没有那个闲工夫。

自己的事情还没解决完,哪有时间看小丑跳梁。

必须先回顾府。

可是有什么办法能中止婚礼呢?

正想着对策的时候,许嬷嬷已经亲手将绣球的另一端交到了慕容泽手中。

慕容泽还不知道自己原本的计划被打乱了,现在他手中牵着的根本就不是原本想娶的那个人。

“素素。”

含情脉脉。

顾清欢心绪一动,忽然有了主意。

“王爷叫错了,我不是灵素。”

“……你!”

细弱蚊蚋的一句话,让慕容泽脸色瞬间大变。

旁边的许嬷嬷也皱了皱眉。

糊涂!

原本这种事情,只要她不出声,慕容泽是万万不会发现的。

仪式一成,难道他还会要求重来一次?

这个顾家的小姐,到底还是太笨了。

她暗叹一声,上前低声劝道:“王爷,如今宾客满堂,千万莫要……”

意气用事这几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来,便脸色煞白,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还不等慕容泽反应,许嬷嬷就在所有宾客的面前倒了下去。

“咚!”

喧闹的大厅有了一瞬间的死寂,然后再度炸开了锅。

“出什么事了?”

“那不是淑太妃身边的许嬷嬷吗?”有宾客眼尖。

慕容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瞬间慌了神,半晌才道:“都愣着干什么,快去请太医!”

其他人顿时乱做一团。

本来大厅里空气就不流通,这样一闹,就更乱了。

许嬷嬷脸色青白的捂着肚子,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大颗大颗的汗水也止不住往下掉。

“王爷。”

有人叫了一声,慕容泽没听到。

“王爷。”

那人又叫了一声。

慕容泽这才反应过来,抬眼望去,只见顾清欢已经扯下喜帕,清秀的小脸格外冷静。

“滚!本王现在没有功夫跟你废话!”他把所有的愤怒都迁到了顾清欢身上。

这个女人不吉利。

如果跟他拜堂的是灵素,一定不会出这样的状况。

他现在恨不得杀了顾清欢!

神医狂妻很逆天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神医狂妻很逆天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神医狂妻很逆天全部精彩内容

《《神医狂妻很逆天》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主角顾清欢慕容泽)》